72

Dicebas quondam solum te nosse Catullum,
     Lesbia, nec prae me velle tenere Iovem.
Dilexi tum te non tantum ut vulgus amicam,
     Sed pater ut gnatos diligit et generos.
Nunc te cognovi: quare etsi impensius uror,5
     Multo mi tamen es vilior et levior.
Qui potis est, inquis? Quod amantem iniuria talis
     Cogit amare magis, sed bene velle minus.

本诗格律是哀歌双行体。这首写给莱斯比娅的诗开创了拉丁语爱情诗的多个主题:一是“唯一爱人”的主题,二是以亲情喻爱情的主题,三是情与欲相矛盾的主题。

Dicebas(不定式dicere),未完成过去时表明莱斯比娅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参考第70首)。

Iovem(主格Iuppiter,朱庇特),参考第70首注释3。

第4行,在这行诗里,卡图卢斯将自己对莱斯比娅的爱与父亲对儿子、女婿的爱相比,似乎令人困惑。Copley(1949)认为,卡图卢斯是想说明自己的爱是纯精神的,Elder(1951)将其理解为“父亲所感觉的全部柔情”。Harmon(1970)指出,父爱的核心是和儿子(或女婿)在精神上的共鸣。正如父亲因为在孩子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而欣喜,卡图卢斯也曾经认为,自己与莱斯比娅心心相印,因此这种说法的重心不在精神、肉体之分,而在于突出两人之间曾经的默契(虽然可能是卡图卢斯的错觉)。Dilexi和diligit(分别是diligere的完成时第一人称单数和现在时第三人称单数)也与这样的阐释相一致,在拉丁语中diligere带有“敬重”之意,不像amare更偏情爱。

Uror(不定式urere),被动式,“燃烧”之意,表明欲望之炽烈。莱斯比娅的不专一使得卡图卢斯与她相聚的机会减少,因而更想亲近她。

Vilior和levior分别是vilis(“便宜”)和levis(“轻”)的比较级。

Iniuria(“伤害”),不仅指莱斯比亚放纵情欲,还指对卡图卢斯敬重之爱的轻慢。

Bene velle,指对他人幸福的关心,这个词组常用于友人和亲人。

你曾说,莱斯比娅,卡图卢斯是你
     唯一的知己,朱庇特也难让你倾慕。
那时,我爱你,不像凡夫爱恋女子,
     却像父亲爱护自己的儿子和女婿。
现在我已了解你:所以,虽然我的爱5
     越发炽烈,你在我心中却越发轻贱。
这怎么可能,你问?因为这样的伤害
     只会让欲望更执著,让情谊更疏远。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