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Poetae tenero, meo sodali,
Velim Caecilio, papyre, dicas
Veronam veniat, Novi relinquens
Comi moenia Lariumque litus:
Nam quasdam volo cogitationes5
Amici accipiat sui meique.
Quare, si sapiet, viam vorabit,
Quamvis candida milies puella
Euntem revocet, manusque collo
Ambas iniciens roget morari.10
Quae nunc, si mihi vera nuntiantur,
Illum deperit impotente amore:
Nam quo tempore legit incohatam
Dindymi dominam, ex eo misellae
Ignes interiorem edunt medullam.15
Ignosco tibi, Sapphica puella
Musa doctior: est enim venuste
Magna Caecilio incohata Mater.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卡图卢斯邀请一位诗人朋友到他在维罗纳的家。这首看似简单的诗却有学者难以解开的不少谜团。例如第5行中的“评论”究竟指什么?“他和我共同的友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卡图卢斯这么急迫地让朋友来?为什么作品超过一半的篇幅都在描写那个女孩?卡图卢斯对朋友的诗歌如何评价?Copley(1953)提出了一种解读。他觉得incohata(“未完成”)在这首诗中是个贬义词,指朋友的作品尚需打磨。他推测说,卡图卢斯的这位朋友可能已经写完《库柏勒》,自己感觉很好,准备发表。卡图卢斯认为虽然这部作品的确很迷人,但仍不完美,不宜立刻发表,所以邀请朋友面谈。但朋友不肯来,并以恋爱为由。卡图卢斯于是写了这首诗再次催促他来。Fisher(1971)不同意Copley的看法。他认为incohata是“未写完”的意思。他根据第1行的tenero一词和诗中的其他线索,提出这位朋友现在已经改写爱情诗,而卡图卢斯认为他未完成的微型神话史诗《库柏勒》水准很高,不应放弃,因而劝他继续写下去。

Poetae tenero(poeta tener的与格),字面意思是“温柔的诗人”,但在古罗马文学传统中(参考奥维德),常常指爱情诗人。Copley认为,它也指这位诗人朋友年纪尚轻。

Caecilio(Caecilius的与格),凯奇利乌斯,卡图卢斯的一位诗人朋友,身份不详。

Veronam,Verona(维罗纳的宾格),维罗纳是卡图卢斯的家乡。根据卡图卢斯此时在家乡这一事实判断,这首诗可能作于公元前56年他从比提尼亚回来之后,或者更晚。

Comi,Comum(科蒙)的属格,科蒙城在维罗纳以西约一百英里。公元前59年,恺撒迁徙了5000人到此居住,重建了这座城市,改名Novum Comum(新科蒙)。

Larium指Lacus Larius(拉里乌斯湖),今天的科莫湖(Lago di Como)。科蒙城就位于这个湖的西南角。

Amici…sui meique(主格形式为amicus…suus meusque),意思是“他和我共同的友人”,多数学者认为,这位友人只可能指卡图卢斯本人,这是一种调侃的说法。

第10行,Fisher提出,morari(“耽搁”,“逗留”)这个词往往有贬义,卡图卢斯可能是以一种曲折的方式责备凯奇利乌斯沉溺于情诗写作,而不去完成更重要的作品——《库柏勒》。

Dindymi(主格Dindymus,丁蒂穆斯山),位于小亚细亚佛里吉亚地区的一座山。dominam(主格domina),女主人。Dindymi dominam字面意思是“丁蒂穆斯山的女主人”,指女神库柏勒,因为丁蒂穆斯山在古代是敬拜库柏勒的中心。这里卡图卢斯是指凯奇利乌斯的作品。根据古代称呼诗集的惯例,Dindymi dominam很可能是这部作品的头两个词。卡图卢斯对这部作品感兴趣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体裁,这部作品是卡图卢斯所欣赏的微型神话史诗(epyllion),与第95首提到的诗人钦纳的《斯密尔纳》类似;二是内容,卡图卢斯对库柏勒崇拜很痴迷,他的重要作品第63首就是以库柏勒的祭司阿蒂斯为主人公的。

第15行,Fisher指出,第12-15行用了不少古罗马爱情诗中典型的语汇,间接地呈现了凯奇利乌斯所写的爱情诗的内容。

Venuste(形容词venustus)是卡图卢斯最为欣赏的品质,指一种可爱的魅力。

Magna…Mater字面意思是“伟大的母亲”,因为库柏勒是众神之母。

纸草啊,请你对温柔的诗人、
我的朋友凯奇利乌斯说一声,
快离开新科蒙的城墙,离开
拉里乌斯湖滨,到维罗纳来:
因为我想让他听听一些评论,5
来自一位他和我共同的友人。
所以若他还算明智,一定会
日夜兼程,即使美丽的女孩
一千次唤他回去,用双手
搂住他的脖子,劝他停留。10
就是她,如果我的消息确切,
正爱着他,爱得丢了魂魄。
自从读了他未完成的诗篇
《库柏勒》,悲惨的火焰
就一直咬噬着她的骨髓。15
我不怪你,比萨福的缪斯
还博学的女孩:凯奇利乌斯
未完成的《神母》的确很美。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