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 Colonia, quae cupis ponte ludere longo,
Et salire paratum habes, sed vereris inepta
Crura ponticuli axulis stantis in redivivis,
Ne supinus eat cavaque in palude recumbat:
Sic tibi bonus ex tua pons libidine fiat,5
In quo vel Salisubsali sacra suscipiantur,
Munus hoc mihi maximi da, Colonia, risus.
Quendam municipem meum de tuo volo ponte
Ire praecipitem in lutum per caputque pedesque,
Verum totius ut lacus putidaeque paludis10
Lividissima maximeque est profunda vorago.
Insulsissimus est homo, nec sapit pueri instar
Bimuli tremula patris dormientis in ulna.
Cui cum sit viridissimo nupta flore puella
Et puella tenellulo delicatior haedo,15
Adservanda nigerrimis diligentius uvis,
Ludere hanc sinit ut lubet, nec pili facit uni,
Nec se sublevat ex sua parte, sed velut alnus
In fossa Liguri iacet suppernata securi,
Tantundem omnia sentiens quam si nulla sit usquam;20
Talis iste meus stupor nil videt, nihil audit,
Ipse qui sit, utrum sit an non sit, id quoque nescit.
Nunc eum volo de tuo ponte mittere pronum,
Si pote stolidum repente excitare veternum,
Et supinum animum in gravi derelinquere caeno,25
Ferream ut soleam tenaci in voragine mula.

本诗格律是Priapean,其名称源于希腊神Priapus(普里阿波斯)。这种格律在泛希腊时期常用于献给普里阿波斯的颂诗。普里阿波斯是酒神狄俄尼索斯和爱神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是丰饶之神,其形象是一个阳具或有巨大阳具的人身。这种格律与诗歌的主题恰好相配合。卡图卢斯嘲讽了一位性冷淡而且性无能的老年男子,他让年轻、美丽、活泼的妻子虚掷青春。Rudd(1959)和Khan(1969)的细致分析向我们揭示了卡图卢斯用词的考究。这首诗几乎每个词都有象征或隐喻意义,然而丝毫不妨碍表层文字的流畅和表层意象的鲜活。Rudd还探讨了此诗精巧的结构。1-11行为第一部分,其中1-4行是对小镇和桥的描绘,5-7行是过渡,8-11行是所许的愿,构成了一个4-3-4的对称结构;12-22行是第二部分,按照丈夫-明喻-妻子-明喻-丈夫的布局推进;23-26行是收尾部分。卡图卢斯描写小镇和桥的时候,处处体现人的特征;描写丈夫和妻子的时候,又处处以物来比拟;结尾处又呼应了前文的系列词语,使得结构格外紧密。而且,对比细节之后,Rudd指出,小镇和桥分别为妻子和丈夫的形象作了铺垫。这首诗的另一个突出特点是,通篇都在写性,却没有一个直接描绘的词语。

Colonia(科洛尼亚)可能是卡图卢斯杜撰的一个地名,虽然在意大利北部的Cologna Veneta有一处“卡图卢斯之桥”。诗中这个小镇明显被塑造为一个活泼奔放的年轻女孩的形象。

Ludere(“游戏”)首先指下文的庆祝活动中的各种游戏,如果把科洛尼亚视为女性角色,ludere也可指轻松的调情,与后文年轻妻子的性格一致。此外,ludere也可以指性活动中的前戏。

Inepta(原形ineptus),原意是“笨拙”,这里或许指桥摇摇晃晃的样子。如果桥影射后文的丈夫,则inepta还可暗示“不知怎样做才合适”(即不知道履行丈夫职责)。

Crura(原形crus,“腿”),Merrill(1893)指出,拉丁文中crus用于非生物极其罕见,通常用pes(“脚”)表示这个意义。可见卡图卢斯有意把桥拟人化。

Supinus指仰面躺卧,第9行的praecipitem(原形praeceps)指面朝下跌下去。这两个位置在古罗马的性活动中分别代表了被支配和支配的地位。用supinus修饰桥,突出了它的阴性,也暗示丈夫缺乏阳刚。

Khan(1969)指出,诗中大量的形容词(如cava,“凹陷”)和名词(如palude,“沼泽”)在古希腊罗马文化中都是女性性器的隐喻,有许多文学作品为证。

Libidine(原形libido),原意是“欲望”,这里理解为“意愿”。

Salisubsali(原形Salisbusalus,萨利斯布萨卢斯),是当地敬拜的一位神,名字可能为卡图卢斯所杜撰。从构词上看,似乎与“跳”(salire)有关。这行诗有许多s音,似乎是在模仿跳舞时脚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名义上属于罗马的自治城市称为municipium,其居民称为municipes,卡图卢斯家乡维罗纳就是这样的城市。据此可以推断,此人大概是卡图卢斯同乡。

Rudd认为,将此人从桥上扔入沼泽,既是惩罚,也是为了将他从麻木状态中惊醒。

Haedo(原形haedus),“小山羊”,给人的印象活泼轻佻。

Nec se sublevat此处意思是不能摆脱这种状态,但这个说法在拉丁文中常指性无能。

在拉丁语中,alnus(“赤杨”)形式上像阳性,其实是阴性,这个词和被砍伤的赤杨躺在沟渠中的意象都影射此人的性无能。

Liguria(利古里亚),意大利地名。

第21行的stupor(“麻木的状态”)是借代手法,指上文的老头。

最后一行的solea指绑在(而不是钉在)马或骡蹄子底下的铁掌,因而才会被沼泽的粘泥吸住。

Mula是母骡子,却无法生育,也与此人的情况相类似。

科洛尼亚,你渴望在这长桥上游戏,
急切地踏起舞步,然而它笨拙的腿
踩在重新搭起的朽木上,令你生畏,
怕它突然坍塌,仰面陷在泥坑里:
你若想得到一座好桥,称你的意,                                    5
甚至在祭拜萨神时都不会有所损伤,
就别吝啬我求的这份开心大礼——
我想借你的这座桥把一位同乡
倒着扔下去,叫他的脑袋和脚
都痛快地没入整片可憎的泥沼                                           10
最深最黑最臭不可闻的烂污里。
他几乎是个白痴,甚至比不上
父亲摇晃的怀中熟睡的两岁孩童。
可他却娶了一位青翠欲滴的姑娘,
这位姑娘,比柔嫩的山羊还轻佻,                                    15
守护她本应比守护最甜美的葡萄
还细心,他却任她玩乐,毫不在意,
自己也没多少活气,像一棵赤杨
被利斧砍伤了腰身,躺在沟渠里,
没任何知觉,仿佛周围空无一物。                                    20
他就这样,锁在无色无声的麻木里,
不知自己是谁,到底是活还是死。
现在,我想把他从你的桥上扔下去,
倘若这能让他从昏冥中猛然惊醒,
把僵死的心弃在沉沉黑泥里,仿佛                                    25
母骡,把蹄铁留在执拗的沼泽中。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