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Hesterno, Licini, die otiosi
Multum lusimus in meis tabellis,
Ut convenerat esse delicatos:
Scribens versiculos uterque nostrum
Ludebat numero modo hoc modo illoc,5
Reddens mutua per iocum atque vinum.
Atque illinc abii tuo lepore
Incensus, Licini, facetiisque,
Ut nec me miserum cibus iuvaret
Nec somnus tegeret quiete ocellos,10
Sed toto indomitus furore lecto
Versarer cupiens videre lucem,
Ut tecum loquerer simulque ut essem.
At defessa labore membra postquam
Semimortua lectulo iacebant,15
Hoc, iucunde, tibi poema feci,
Ex quo perspiceres meum dolorem.
Nunc audax cave sis, precesque nostras,
Oramus, cave despuas, ocelle,
Ne poenas Nemesis reposcat a te.20
Est vehemens dea: laedere hanc caveto.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从形式上看,这是卡图卢斯写给诗人朋友里奇尼乌斯·卡尔伍斯的一封信。卡图卢斯和卡尔伍斯饮酒唱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回到家里,卡图卢斯依然兴奋异常,夜不能寐,于是给卡尔伍斯写了这首诗,希望能继续他们的唱和游戏。近五十年来,这首诗才成为学者们关注的一个重点。Scott(1969)分析了作品的结构,将其划为1-6行、7-13行、14-17行、18-21行四个部分,并指出卡图卢斯在每个部分都随内容重点的变化而采用了不同的风格。Burgess(1986)根据泛希腊时期诗人忒奥克里托斯(Theocritus)的诗作和文法家阿忒奈俄斯(Athenaeus)的描述,重构了古典诗歌唱和传统的特征,并用卡图卢斯诗集中的其他作品(例如第14首和38首)加以印证。MacLeod(1973)和Zetzel(1982)分析了诗作对古典爱情诗歌的戏拟和以性喻诗的特点。

Licini(里奇尼),Licinius(里奇尼乌斯)的呼格,即卡尔伍斯。

Lusimus(不定式ludere),“游戏”。这个词有伦理和诗学双重意义。从伦理上说,它和上一行的otiosi(“闲散”,源于名词otium)反叛了古罗马男性伦理。古罗马传统要求男性致力于政治、军事、经济等正事(称为negotium,与otium相对)。卡图卢斯所描绘的这种沉溺诗酒的生活是“阴柔”的体现。从诗学上说,它挑战的是以神话和严肃历史题材为内容的史诗传统。卡图卢斯崇尚的是一种聚焦私人生活的轻型诗歌。

Tabellis,写诗用的蜡板,与第42首中的pugillaria和codicillos差不多。

Delicatos(原形delicatus)有“轻快”、“俏皮”、“优雅”、“情色”等多重意思,既指这种生活方式轻松迷人,也可能影射写作的内容和风格。

Mutua(“相互”)指明了这里两位诗人是在唱和。根据Burgess的考证,西方古典时代的唱和传统规定,如果一方提出和诗要求,另一方有义务满足要求。和诗内容和风格由原诗确定,但不必遵循同样的格律。

Incensus(不定式incendere),字面意思是“点燃”,这个词和它对应的希腊语是西方古典爱情诗的一个标准词汇。但卡图卢斯将常规的amore(“爱”)换成了lepore(“魅力”)和facetiis(“机巧”),就把爱情描写变成了诗学描写。

Miserum(原形miser,“可怜”)和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描写也明显在模仿爱情诗。

第15行,浑身瘫软也是爱情的症状,参考第51首诗第9-12行。

Burgess指出,preces…nostrae(“我的请求”)从爱情比喻的角度说,指对方应当回报“我”的爱,从诗歌唱和传统的角度看,这里卡图卢斯是希望卡尔伍斯继续这个唱和游戏。事实上,这首诗本身已经启动了新一轮唱和,卡尔伍斯收到这首诗后有义务作出回应。

Despuas(不定式despuere),原意是“吐痰”,这里意思是“鄙夷”,“不加理会”。

Ocelle,ocellus(oculus,“眼睛”的小词形式)的呼格,通常是对女人的昵称,所以也有情诗用语的色彩。

Nemesis(奈米西斯)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平衡和公正的女神,一般通过打击强势一方达到扶助弱势一方的目的。Scott指出,卡图卢斯是第一个在诗歌中呼求奈米西斯的古罗马诗人,很可能是从泛希腊时期的诗歌中吸收的用法。Burgess认为,卡图卢斯提到奈米西斯,等于把卡尔伍斯置于比自己高的位置,间接称赞了朋友的诗艺。

里奇尼,昨天我俩没什么事,
就用我的蜡板玩了许多游戏,
因为我们约好要开心到底:
你和我都惬意地写着诗句,
玩着这套格律,那套格律,5
伴着美酒与戏谑,彼此唱和。
从你家回来,你的才智幽默,
里奇尼,仍让我魂不守舍。
可怜的我,吃饭没了滋味,
眼睛也无法在安宁中入睡,10
我发了疯,不能自已,在床上
辗转反侧,只盼着早一刻天亮,
早一刻和你说话,和你在一起。
可是疲惫的四肢仿佛已半死,
全然不能动弹,我只好为你,15
迷人的朋友,写下了这首诗。
读了它,你就会知道我的痛苦。
但亲爱的,你要小心,别得意,
也别对我的这份请求不屑一顾,
以免奈米西斯女神降罚于你——20
她心狠手辣,千万别惹她生气。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