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Vivamus mea Lesbia, atque amemus,
Rumoresque senum severiorum
Omnes unius aestimemus assis.
Soles occidere et redire possunt:
Nobis, cum semel occidit brevis lux,5
Nox est perpetua una dormienda.
Da mi basia mille, deinde centum,
Dein mille altera, dein secunda centum,
Deinde usque altera mille, deinde centum.
Dein, cum milia multa fecerimus,10
Conturbabimus illa, ne sciamus,
Aut ne quis malus invidere possit,
Cum tantum sciat esse basiorum.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这首诗是西方carpe diem主题最早、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在古罗马时期就已赢得盛誉,奥维德(Am.I.8.58)和马尔提阿利斯(VI.34.7; XI.6.14; XII.59.3)都引用过它,文艺复兴时期及以后更是吸引了大批模仿者(仅以英国为例,就有赫里克、马洛、马维尔、多恩、琼森等人)。这首诗的构思非常精巧。Pratt(1956)分析说,作品可以分为“一”和“多”两个大的部分。第1-6行为第一部分,unius、semel、una都与“一”有关,1-3行、4-6行又分别构成了两个小单元,1-3行强调的是态度的坚决,4-6行强调的是时间和生命消逝过程的不可逆。在7-13行中,mille、centum、multa都着力渲染“多”,其中7-10行中的“多”尚可计数,11-13行的“多”则不可计数。这首诗的轻快灵动与数字的助推力密不可分,其诙谐俏皮则主要源于对爱情主题的独特处理。吻是激情的、感性的,计数是冷静的、理性的,卡图卢斯却把二者完美地

结合在一起。7-10行很容易唤起古罗马人在算盘(abacus)上计数的形象,让人忍俊不禁。如果我们考虑到数字和计算在古罗马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公共财务和私人财务都有详尽严格的记录),作品的幽默效果就更为明显。Zetzel(1982)指出,卡图卢斯用记账的方式来数吻的个数,与第2行对“严厉老家伙”(senum severiorum)的蔑视相呼应,都体现了对古罗马主流价值观的揶揄和反叛。

Assis(原形as)是古罗马的一种铜币,也是基准货币单位,这里的意思是老家伙们的议论一钱不值。

这里搅乱数字的做法是出于古时的一种迷信心理: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不可能用来伤害我们。

西方迷信认为,嫉妒者的眼睛能以魔法伤害人。

莱斯比娅,让我们尽情生活爱恋,
严厉的老家伙们尽可闲言碎语,
在我们眼里,却值不了一文钱!
太阳落下了,还有回来的时候:
可是我们,一旦短暂的光亮逝去,5
就只能在暗夜里沉睡,直到永久。
给我一千个吻,然后给一百个,
然后再给一千个,然后再一百个,
然后吻到下一千个,然后吻一百个。
然后,等我们已吻了许多千次,10
我们就搅乱数字,不让自己知道,
也不给嫉妒的恶人以可乘之机——
如果他知道我们到底吻了多少。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