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Disertissime Romuli nepotum,
Quot sunt quotque fuere, Marce Tulli,
Quotque post aliis erunt in annis,
Gratias tibi maximas Catullus
Agit pessimus omnium poeta,5
Tanto pessimus omnium poeta,
Quanto tu optimus omnium patronus.

本诗歌律是十一音节体。这首诗是写给古罗马最著名的演说家、学者西塞罗的一封信。关于这封信的语气,学者们有许多争论,大约一半人认为这是真诚的夸赞和致谢,另一半人则认为诗作的语气明显是反讽。与此相关的问题是,这首诗的背景和动机是什么?由于没有任何明确的线索,学者们提出了许多假说。Fredricksmeyer(1973)提出,这首诗应当是真诚的道谢,其原因可能是西塞罗在卡图卢斯与恺撒的和解中发挥了中间人的作用。卡图卢斯《歌集》中有许多严厉抨击恺撒的诗(第29首、57首和93首),令恺撒大为恼火,但卡图卢斯的父亲却与恺撒关系很好,父亲和政治的双重压力可能迫使卡图卢斯最终选择和解(第11首第10-13行对恺撒的恭维或许就是证据)。考虑到西塞罗是罗马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和恺撒极力笼络的对象,卡图卢斯可能曾写信向他求助,并在事成后表示感谢。Thomson(1967)和Laughton(1970)相信,卡图卢斯在这首诗中讽刺了西塞罗的文学品味,并提出引发这首诗的事件可能是西塞罗向卡图卢斯赠诗。西塞罗在公元前60年后曾致力于写诗,并赢得了诗人的名声,但他的诗歌美学与新诗派的卡图卢斯相去甚远。卡图卢斯借此机会揶揄了他一番,暗示他做个最好的律师就该知足了,不要到诗歌圈里来碰运气。Svavarsson(2000)也认为,从作品本身看,反讽的说法更有说服力。主要理由是:诗中夸张的吹捧和夸张的自我贬损很可疑;“罗慕路斯的后裔”有戏拟史诗的感觉;诗歌夸饰的风格很可能在模仿西塞罗的演说;对西塞罗严肃的称呼和第三人称的自指有意淡化了情感;最后一行还可能语带双关(参考注释6)。卡图卢斯讽刺西塞罗的原因在于,他认为后者的文学观念不够先锋,风格过于偏向夸张造作的亚细亚派,不像简明、精炼的阿提卡派(参考第53首注释5)。根据卡图卢斯和西塞罗的性格,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卡图卢斯以投其所好的方式感谢(事由我们无从知晓)西塞罗(以自负和喜好夸张出名),却语藏机锋。

Romuli,Romulus(罗慕路斯)的属格,罗慕路斯是罗马城的建造者。

Marce Tulli,Marcus Tullius的呼格,西塞罗全名是Marcus Tullius Cicero。

第2-3行的表达方式可以参考第21首和第24首的2-3行。

从语法上说,全诗的主要内容都包含在4-5行中:“Gratias tibi maximas Catullus agit”(“卡图卢斯向你表示最深切的感谢”)。卡图卢斯在前后却加了五行诗,显然与新诗派精炼的诗风相悖,应当是一种戏拟。

Patronus,这里指律师。如果把optimus omnium patronus视为整体,意思就是“最卓越的律师”,与西塞罗的身份相符,至少是表面的称赞。但如果重读omnium,则可能激活omnium patronus(“所有人的律师”)的一种特殊含义,指没有道义原则、可以为任何人辩护的律师。西塞罗曾经做过控告瓦提尼乌斯(参考第14首、52首和53首)的律师,也曾作过为他辩护的律师,卡图卢斯可能讥讽西塞罗立场变化太快。

罗慕路斯的所有后裔里,过去、
现在、未来所有数不尽的后裔里
口才最最优秀的马库斯·图利乌斯,
卡图卢斯这位最最蹩脚的诗人
向你致以最最真诚的谢意,5
他是多么最最蹩脚的诗人,
你就是多么最最卓越的律师。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