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O qui flosculus es Iuventiorum,
Non horum modo, sed quot aut fuerunt
Aut posthac aliis erunt in annis,
Mallem divitias Midae dedisses
Isti, cui neque servus est neque arca,5
Quam sic te sineres ab illo amari.
“Qui? Non est homo bellus?” inquies. Est:
Sed bello huic neque servus est neque arca.
Hoc tu quam lubet abice elevaque:
Nec servum tamen ille habet neque arcam.10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这首诗属于尤文提乌斯系列,参考第15首、21首、48首和99首。诗中的“家伙”根据“既没奴隶也没钱柜”的措辞判断,当指弗里乌斯(参考上一首诗)。MacLeod(1973)认为,这首诗的诙谐之处在于,卡图卢斯扭曲了爱情诗(包括同性爱情诗)的浪漫传统,故意扮演了类似皮条客的角色。他在诗中关心的不是情人被抢走,而是关心弗里乌斯的经济状况。

Flosculus(flos的小词),意思是“花”。

第三行,这里的表述方式可以参考第21首和49首的2-3行。

Midae,Midas(米达斯)的属格。米达斯是佛里吉亚的国王,因为他善待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同伴Silenus,酒神答应他的请求,让他能把手所触碰的任何东西变成黄金,因此他常被视为财富的象征。

啊,尤文提乌斯家族的花朵,
不只是眼前这些,而且是过去、
现在、未来所有族人中的花朵,
我宁可你把米达斯那样的财富
送给那个没奴隶也没钱柜的家伙,5
也不愿你如此接受他的恋慕。
“为什么?难道他不好?”你会问。
他是挺好,可他没奴隶也没钱柜。
无论你怎样轻描淡写,置若罔闻:
他就是没有奴隶,也没有钱柜。10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