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Egnatius, quod candidos habet dentes,
Renidet usque quaque. Si ad rei ventum est
Subsellium, cum orator excitat fletum,
Renidet ille; si ad pii rogum fili
Lugetur, orba cum flet unicum mater,5
Renidet ille. Quidquid est, ubicumque est,
Quodcumque agit, renidet: hunc habet morbum
Neque elegantem, ut arbitror, neque urbanum.
Quare monendum est te mihi, bone Egnati.
Si urbanus esses aut Sabinus aut Tiburs10
Aut parcus Umber aut obesus Etruscus
Aut Lanuvinus ater atque dentatus
Aut Transpadanus, ut meos quoque attingam,
Aut quilubet, qui puriter lavit dentes,
Tamen renidere usque quaque te nollem: 15
Nam risu inepto res ineptior nulla est.
Nunc Celtiber es: Celtiberia in terra,
Quod quisque minxit, hoc sibi solet mane
Dentem atque russam defricare gingivam,
Ut quo iste vester expolitior dens est,20
Hoc te amplius bibisse praedicet loti.

本诗格律是limping iambics。这首诗的主角是第37首末尾描绘的那位西班牙人艾格纳提乌斯。

Renidet(不定式renidere),原意是“闪耀”,引申为“露出笑容”。renidet及其不定式在诗中反复出现,复制了艾格纳提乌斯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傻笑给别人造成的厌倦感;此外,renidet连续三次出现在行首(拉丁语诗歌最重要的位置),也模仿了艾格纳提乌斯极力吸引众人注意的心态。

Usque quaque,“在任何地方”,“在任何场合”。值得注意的是,que、qua、que接连三个音都有咧嘴露齿的效果。

第2行,拉丁语诗歌不押尾韵,est在这首诗中却四次出现在行末,应当是诗人刻意的安排,参考注释16对[st]音的分析。

第3行,Merill(1893)解释说,在古罗马的法庭上,被告常常邀请一些朋友聚集在被告席一侧,为自己助阵。当辩护律师竭力唤起听众和法官对被告的同情时,这些朋友也应摆出悲伤的表情。艾格纳提乌斯为了炫耀自己的牙齿,却破坏了这个规矩。

Egnati(艾格纳提)是Egnatius(艾格纳提乌斯)的呼格,bone(bonus的呼格)字面意思是“好”,表示亲切,这里有讽刺意味。

Urbanus是urbs(“城市”)的形容词,在古罗马,urbs通常特指罗马城。

Sabinus,萨宾人,居住在意大利中部的古老民族,公元前290年被罗马征服。

Tiburs,提布尔人,Tibur(提布尔)在罗马城东北15英里。

Umber,昂布里亚人,Umbria(昂布里亚)在萨宾以北,南阿尔卑斯高卢以南。

Etruscus,伊特鲁里亚人,居住在Etruria(伊特鲁里亚),古罗马人从伊特鲁里亚那里学习了很多宗教仪式和政治制度。

Lanuvinus,拉努维昂人,Lanuvium(拉努维昂)位于罗马城东南19英里。

Transpadanus,意为“Padus(帕杜斯河,今天意大利北部的波河)以北”,包括卡图卢斯的家乡维罗纳。

Minxit(不定式mingere),“小便”。根据古罗马作家Diodorus Siculus (5.33.5) 和 Strabo (3.4.16)的记载,当时的西班牙人的确用尿液做牙膏。

Vester(“你们的”),根据上下文,这里的vester只能理解为单数,相当于tuus(“你的”)。据Katz(2000)说,所有拉丁文学中,vester=tuus的例子只有四个,其中另外一个例子是卡图卢斯第99首第6行。他认为,卡图卢斯之所以这么用,是为了声音效果,参考注释16。

第20行,Katz提醒我们注意这首诗、尤其是这一行的声音效果。这一行中有三个[st]音(iste、vester和est)。在拉丁语中,[t]是齿音(在英语等许多语言中则是齿龈音),[s]是齿龈音,这意味着发[st]这个音时,需要将舌头从上齿龈稍微往下挪到上齿背部,这个动作惟妙惟肖地模仿了艾格纳提乌斯清洁牙齿的动作。他对自己的牙齿如此关心,甚至连背面都要随时打磨!前文出现的许多est和est的乱序形式tes也是为了达到这个效果;用vester代替tuus,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此外,[st]音还是古罗马人心目中凯尔特人的口音标记(凯尔提伯利亚的居民是凯尔特人)。卡图卢斯传达的信息是:如果你是别的什么地方的人,傻笑尚可忍受,可你却是西班牙的凯尔特人!

艾格纳提乌斯,因为有一副亮白的牙齿,
永远都粲然而笑。如果作为被告的朋友
去法庭助阵,当律师用悲情将眼泪引诱,
他会粲然而笑;如果参加某位孝子的葬礼,
当母亲为夭亡的独子哀哀哭泣,他会5
粲然而笑。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在哪里,
无论做什么,他都粲然而笑:这个顽疾
在我看来,既欠优雅,也让文明人羞愧。
所以,我必须劝告你,亲爱的艾格纳提。
就算你是罗马人或萨宾人或提布尔人,10
干瘦的昂布里亚人或肥硕的伊特鲁里亚人,
或皮肤黝黑、牙齿像吸血鬼的拉努维昂人,
或(我也没忘家乡)帕杜斯河以北的人,
或无论什么地方牙齿刷得很干净的人,
我仍然不希望你这么粲然地笑到永恒:15
因为天下没有什么比愚蠢的笑更愚蠢。
可你却来自凯尔提伯利亚,在那里,
每个人都会在早晨用自己撒的东西
奋力刷洗他们的牙齿和鲜红的齿龈,
所以,你那令人羡慕的牙齿越是光洁,20
就等于宣告你饮下了越多神奇的洗液。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