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Credis me potuisse meae maledicere vitae,
      Ambobus mihi quae carior est oculis?
Non potui, nec, si possem, tam perdite amarem:
      Sed tu cum Tappone omnia monstra facis.

本诗格律是哀歌双行体。这首诗也属于莱斯比娅系列。

Meae vitae(主格mea vita),“我的生命”,指莱斯比娅,参考第45首第13行、第68首第115行和第109首第1行。

第2行,将莱斯比娅与眼睛相比较,参考第82首。

Tu,“你”,所指不明。

Tappone,主格Tappo(塔博),据Merrill(1893)说,可能是古罗马喜剧中的一个典型角色。卡图卢斯可能是指对方把自己说过的玩笑话(要骂莱斯比娅)当真了,并指责他和塔博这类人一样,喜欢传播道听途说的东西,拨弄是非。

Omnia monstra facis,omnia(当名词用,“所有事情”)是宾语,monstra(“离奇反常的事情”)是宾补。

你相信我会说她的坏话?她可是我的生命,
      她对我的价值胜过我自己的这双眼睛。
我不能;如果能,我就不会爱得无法自持,
      但你和塔博却让什么事都变得怪诞离奇。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