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b

Si qui forte mearum ineptiarum
Lectores eritis manusque vestras
Non horrebitis admovere nobis,

这三行诗在卡图卢斯《歌集》的权威抄本中都放在这个位置,但显然与前面这首诗没有关系。不少学者(例如Merrill)认为,这三行诗和第2首的最后三行(IIb)构成了单独的一首序诗。第1首是《歌集》某些诗(卡图卢斯生前出版的某部被后人称为《小雀》的诗集)的序诗,而这首六行诗则是整部《歌集》的序诗。倘若果真如此,我们就得到这样一首别有风味、内涵丰富的诗:“如果机缘巧合,你们读到我 / 这些拙劣的作品,并且毫不 / 惊悚地把你们的手伸向我,/ 这给我的快乐,就像传说中的 / 金苹果,它令捷足的少女欣喜,/ 因它让缠束已久的腰带滑落。”Atlanta的神话就成了卡图卢斯的诗学隐喻。诗歌在不合适的读者面前是矜持的,它把自己的珍宝隐藏得很深,如同Atlanta小心守护着自己的贞洁。但正如Atlanta其实心里盼望着神的金苹果,诗歌也盼望着理想的读者打开自己的宝藏。以性喻诗是卡图卢斯经常采用的手段。他理想中的诗歌是给诗人自己和读者都带来快感的高度艺术化的作品。但他的作品是反常规的、叛逆的,要求读者有高度的承受力,所以他特别提到“毫不惊悚”,如果读者把他的作品视为洪水猛兽,自然体会不到其中的妙处。也正因如此,卡图卢斯觉得知音难觅,自己并不会成为大众喜欢的诗人。

如果机缘巧合,你们读到我
这些拙劣的作品,并且毫不
惊悚地把你们的手伸向我,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