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Nulli se dicit mulier mea nubere malle
     Quam mihi, non si se Iuppiter ipse petat.
Dicit: sed mulier cupido quod dicit amanti,
     In vento et rapida scribere oportet aqua.

本诗格律是哀歌双行体。这首诗是《歌集》第三部分莱斯比娅系列的第一首,主题和措词都很传统。Zetzel(1982)指出,它的原型是泛希腊时期诗人卡里马科斯的铭体诗第25首:“卡里格诺托斯向爱奥尼斯发誓, / 她在他心目中永远最亲密。 / 他发誓:可是他们说得没错, / 情人的誓言永远进不了神的耳朵。”

Mulier(“女人、妻子”),与puella(“姑娘、情人”)相比,这个词非常郑重,表明卡图卢斯将两人的关系视为与婚姻一样严肃。

Iuppiter(朱庇特),古罗马神话中的主神,风流成性,有很多婚外恋情,而且一旦看中某位女人,几乎总能得手。

第3行,有人认为,这首诗表达了卡图卢斯对女性的仇视,但这行诗并未仅仅指责莱斯比娅,形容amanti(主格amans,“情人”,此处指男性一方)的词cupido(原形cupidus,“热切”)很关键,男方也有责任,因为他盼望听到甜言蜜语(哪怕知道是假的)。

第4行,这里的意象在古希腊就已经有了(例如索福克勒斯和柏拉图)。

我的女人说,除了我,不愿与任何人
     结婚,即使朱庇特求爱,她也不肯。
她说:但女人送给炽热情郎的言辞
     只应写在风中,写在流逝的水里。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