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Acmen Septimius suos amores
Tenens in gremio “Mea” inquit, “Acme,
Ni te perdite amo atque amare porro
Omnes sum assidue paratus annos
Quantum qui pote plurimum perire,5
Solus in Libya Indiaque tosta
Caesio veniam obvius leoni.”
Hoc ut dixit, Amor, sinistra ut ante,
Dextra sternuit approbationem.
At Acme leviter caput reflectens10
Et dulcis pueri ebrios ocellos
Illo purpureo ore suaviata
“Sic” inquit, “mea vita, Septimille,
Huic uni domino usque serviamus,
Ut multo mihi maior acriorque15
Ignis mollibus ardet in medullis.”
Hoc ut dixit, Amor, sinistra ut ante,
Dextra sternuit approbationem.
Nunc ab auspicio bono profecti
Mutuis animis amant amantur.20
Unam Septimius misellus Acmen
Mavult quam Syrias Britanniasque:
Uno in Septimio fidelis Acme
Facit delicias libidinisque.
Quis ullos homines beatiores25
Vidit, quis Venerem auspicatiorem?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一些学者(例如Merrill 1893;Fordyce 1961)认为,这首描绘爱情的诗非常单纯。另外一些学者(例如Baker 1958;Ross 1965; Khan 1968;Singleton 1971)却读出了反讽的味道。Kitzinger(1992)在其中发现了卡图卢斯对语言和符号表意局限性的敏锐直觉,指出这首诗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其意义的不确定。阐释这首诗遇到的困难主要源于内置的多重视角、关键因素的省略处理和微妙的语言。诗中有四种视角——叙述者、男主人公、女主人公和小爱神(Amor,即丘比特),这样如何理解诗歌所描绘的场景、所记录的语言、所做的判断就变得异常复杂了。与诗歌内容相关的一些重要因素卡图卢斯并未呈现给读者。Kitzinger分析说,第8行中的ante(“以前”)指向一个令人困惑的过去,第19行中的ab(“从……开始”)指向一个变动的未来。小爱神的喷嚏是这首诗最大的谜题(参考注释6),如果将其视作兆象,那么次数、方向都很重要,然而恰好关于这两个问题学者至今争论不休。至于语言中的玄机,请参考注释5、8、9和12。Kitzinger认为,卡图卢斯对语言(无论是情人的语言还是诗人的语言)能否有效传达自己的意思持怀疑态度,并且故意在作品中运用一些手段,令读者陷入阐释的困境。

Acmen(Acme的宾格),Acme(阿克梅)是希腊名字,暗示女主人是希腊人或希腊人的后代。

Septimius(塞普提米乌斯)是罗马名字。男女主人公民族身份的不同在下文的语言中有明显的反映。Ross (1965)注意到,塞普提米乌斯和阿克梅说话时所用的意象、声音(例如男主人公用了很多[r]、[s]音,女主人公则用了很多[m]、[l]音)很不一样,表明了截然不同的情感和思维,因此他们之间的冲突是可预计的。

Libya(利比亚)和India(印度)分别代表了古罗马人心目中世界的最南和最东。这两个词后面显然浮动着帝国征服的图景。

Kitzinger分析了3-7行中语言整体和局部的矛盾。塞普提米乌斯所竭力突出的是omnes…annos(“永远”),他所用的perdite(动词perdere“摧毁”变来的副词)、perire(“死亡”)唤起的确是死亡的形象。

第8-9行(与17-18行相同)是本诗的一桩悬案。小爱神打喷嚏是确定无疑的,但他到底打了几个喷嚏?在诗歌开场之前打了没有?打喷嚏是在左边、右边,还是从左向右?喷嚏是吉兆还是凶兆?Stearns(1929)提出,小爱神每次都打两次喷嚏,先左边,后右边。他用大量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学中的例子说明:左边在古罗马是吉利的方向,但古希腊文化(以右为吉)的传入造成了混乱,为了让读者更明确,卡图卢斯让小爱神在右边也打了喷嚏;此外,古罗马文化中先左后右是吉利的,而且古罗马人相信,至少应有两个兆象相继发生,才可明确判断是吉兆。我的译文采用了他的说法。

Septimille,Septimillus(Septimius塞普提米乌斯的昵称)的呼格。

第16行,阿克梅着力强调usque(“永远”),可是她描绘的图景(火焰吞噬骨髓)却无法持久,必定终结。与塞普提米乌斯的盟誓相比,她的用语更个人化,这也体现了古希腊文化和古罗马文化的差异。

第20行,这里叙述者所用的语汇和句式刻意渲染两人的和谐。

Syrias(叙利亚)和Britannias(不列颠)都用了复数,一方面是夸张地表达爱情,另一方面也让读者联想起罗马的开疆拓土。

第25行,这个问题让一直和叙述者一起处于旁观者地位的读者被迫对前面的场景做出评估,却未必能找到答案。卡图卢斯似乎故意用细致的平衡结构让读者无法到达一个明晰的结论。

Venerem(原形Venus,维纳斯)既可指爱(尤其是性爱),也可指爱神维纳斯本身;auspicatiorem(原形auspicatus)既可指“保佑他人”,也可指“被保佑”。

塞普提米乌斯把情人阿克梅
搂在怀里,说,“我的阿克梅,
如果我不是爱你爱得失魂落魄,
一心一意要和你度过所有年月,
像最痴情的人那样生死不渝,                                     5
我甘愿去炽热的利比亚和印度,
孤身面对目光狰狞的狮子。”
听到这话,小爱神打起了喷嚏,
先左边,后右边,表示同意。
可是,阿克梅把头微微仰起,                                    10
绛红的嘴唇迎着甜蜜的情人,
亲吻了他沉醉梦幻中的眼睛。
她说,“塞普提米乌斯,我的生命,
让我们永远只侍奉这一位主人,
永远如同此刻:我柔软的骨髓                                    15
正被更亮、更热烈的火焰包围。”
听到这话,小爱神打起了喷嚏,
先左边,后右边,表示同意。
两颗心有了这个吉兆的祝福,
从此相亲相爱,找到了归属。                                    20
塞普提米乌斯觉得,一个阿克梅
比无数个叙利亚和不列颠还宝贵;
阿克梅也只在塞普提米乌斯身上
享受生命中所有的快乐与欲望。
谁曾见过比他们更幸福的人,                                    25
谁曾见过更受神护佑的爱情?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