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2. 1

Sunt quibus in satura videar nimis acer et ultra
legem tendere opus; sine nervis altera, quidquid
composui, pars esse putat, similesque meorum
mille die versus deduci posse. Trebati,
quid faciam praescribe. ‘Quiescas.’ Ne faciam, inquis,5
omnino versus? ‘Aio.’ Peream male, si non
optimum erat; verum nequeo dormire. ‘Ter uncti
transnanto Tiberim, somno quibus est opus alto,
irriguumque mero sub noctem corpus habento.
Aut, si tantus amor scribendi te rapit, aude10
Caesaris invicti res dicere, multa laborum
praemia laturus.’ Cupidum, pater optime, vires
deficiunt; neque enim quivis horrentia pilis
agmina nec fracta pereuntes cuspide Gallos
aut labentis equo describit volnera Parthi.15
‘Attamen et iustum poteras et scribere fortem,
Scipiadam ut sapiens Lucilius.’ Haud mihi dero,
cum res ipsa feret. Nisi dextro tempore, Flacci
verba per attentam non ibunt Caesaris aurem,
cui male si palpere, recalcitrat undique tutus.20
‘Quanto rectius hoc, quam tristi laedere versu
Pantolabum scurram Nomentanumque nepotem,
cum sibi quisque timet, quamquam est intactus, et odit!’
Quid faciam? Saltat Milonius, ut semel icto
accessit fervor capiti numerusque lucernis;25
Castor gaudet equis, ovo prognatus eodem
pugnis; quot capitum vivunt, totidem studiorum
milia: me pedibus delectat claudere verba
Lucili ritu, nostrum melioris utroque.
Ille velut fidis arcana sodalibus olim30
credebat libris neque, si male cesserat, usquam
decurrens alio, neque si bene; quo fit ut omnis
votiva pateat veluti descripta tabella
vita senis. Sequor hunc, Lucanus an Apulus anceps:
nam Venusinus arat finem sub utrumque colonus,35
missus ad hoc pulsis, vetus est ut fama, Sabellis,
quo ne per vacuum Romano incurreret hostis,
sive quod Apula gens seu quod Lucania bellum
incuteret violenta. Sed hic stilus haud petet ultro
quemquam animantem, et me veluti custodiet ensis40
vagina tectus; quem cur destringere coner,
tutus ab infestis latronibus? O pater et rex
Iuppiter, ut pereat positum robigine telum,
nec quisquam noceat cupido mihi pacis! At ille
qui me commorit (‘melius non tangere!’ clamo),45
flebit, et insignis tota cantabitur urbe.
Cervius iratus leges minitatur et urnam,
Canidia Albuci quibus est inimica venenum,
grande malum Turius, si quid se iudice certes.
Vt quo quisque valet suspectos terreat, utque50
imperet hoc natura potens, sic collige mecum:
dente lupus, cornu taurus petit: unde nisi intus
monstratum? Scaevae vivacem crede nepoti
matrem; nil faciet sceleris pia dextera: mirum,
ut neque calce lupus quemquam neque dente petit bos:55
sed mala tollet anum vitiato melle cicuta.
Ne longum faciam: seu me tranquilla senectus
exspectat seu Mors atris circumvolat alis,
dives, inops, Romae, seu fors ita iusserit, exsul,
quisquis erit vitae, scribam, color. ‘O puer, ut sis60
vitalis metuo, et maiorum ne quis amicus
frigore te feriat.’ Quid, cum est Lucilius ausus
primus in hunc operis componere carmina morem
detrahere et pellem, nitidus qua quisque per ora
cederet, introrsum turpis, num Laelius aut qui65
duxit ab oppressa meritum Carthagine nomen
ingenio offensi aut laeso doluere Metello
famosisque Lupo cooperto versibus? Atqui
primores populi arripuit populumque tributim,
scilicet uni aequus virtuti atque eius amicis.70
Quin ubi se a volgo et scaena in secreta remorant
virtus Scipiadae et mitis sapientia Laeli,
nugari cum illo et discincti ludere, donec
decoqueretur holus, soliti. Quidquid sum ego, quamvis
infra Lucili censum ingeniumque, tamen me75
cum magnis vixisse invita fatebitur usque
invidia, et fragili quaerens illidere dentem
offendet solido, —nisi quid tu, docte Trebati,
dissentis. ‘Equidem nihil hinc diffindere possum.
Sed tamen ut monitus caveas, ne forte negoti80
incutiat tibi quid sanctarum inscitia legum:
si mala condiderit in quem quis carmina, ius est
iudiciumque.’ Esto, si quis mala; sed bona si quis
iudice condiderit laudatus Caesare? si quis
opprobriis dignum latraverit, integer ipse?85
‘Solventur risu tabulae, tu missus abibis.’

这首诗是《讽刺诗集》第二部的序诗,大约作于公元前 30 年,第 11 行称屋大维为“不可战胜的恺撒”,可能暗指公元前 31 年的阿克提翁战役。此时距《讽刺诗集》第一部发表已有五年时间,是贺拉斯回顾外界对自己 的评价、阐述自己诗观的一个好机会。自从在上部诗集第 4 首中为讽刺诗 辩护以来,外界对贺拉斯作品的评价似乎没有大的变化,批评其讽刺诗的 依然是两类人,一类是憎恶成为讽刺目标的公众,一类是更欣赏卢基里乌 斯激烈风格的传统讽刺诗爱好者。贺拉斯在这首序诗里,再次反驳了他们 的观点,但和第一部诗集里更私人化的论述方式不同,这篇作品设计了一 个戏剧化的场景。贺拉斯将写诗引发的争议视为一宗案件,扮演了一位当事人,向自己的朋友律师特雷巴丢(Trebatius)征询法律建议,特雷巴丢 提出了三种解决办法,但都被贺拉斯否定。Leeman 指出,贺拉斯准确地模仿了古罗马审判前当事人和律师做案件分析的程序,特雷巴丢给出的三条 “法律建议”非常专业:停止创作(法律上称为 status coniecturalis,指一 件事是否可做);不停止创作,但改写史诗(法律上称为 status definitionis, 指一件事是否可以改头换面去做);仍写讽刺诗(注意拉丁语 satura 是表示 体裁的名词,不一定非要讽刺),但写颂赞性的(法律上称为 status qualitatis, 指是否有减轻或否定罪责的情形)。Clauss 详细分析了此诗的结构,作品的第一板块(1-20 行)主要表达特雷巴丢的观点,第二板块是贺拉斯的反 驳(21-86 行),两者之间有对应关系。第一板块又可分为两部分,A 部 分是“案情介绍”(反对贺拉斯的意见,1-5a 行),B 部分是律师的“法 律建议”: (1)停止创作(5b-9 行) ; (2)改写史诗(10-15 行); (3)改 写赞颂性的讽刺诗(16-20 行)。第二板块也可分为两部分,B1 部分(21 -78a 行)是贺拉斯的反驳,A1 部分(78b-86 行)是总结(贺拉斯要继 续写讽刺诗) 。B1 部分还可细分:(1)特雷巴丢称所有人都不喜欢讽刺诗 (21-23 行),但贺拉斯认为写讽刺诗是必要的(24-39a 行);(2)贺拉斯称自己的讽刺诗是防御性的(39b-60a 行); (3)特雷巴丢称写讽刺诗 可能得罪权贵(60b-62a 行),贺拉斯说他的权贵朋友能保护他(62b-78a 行)。在为自己辩护的过程中,贺拉斯也间接回答了自己为什么不为屋大维 写歌颂文治武功的史诗。Clauss 指出,贺拉斯除了效法卢基里乌斯之外, 也深受亚历山大诗人卡利马科斯(Callimachus)影响,并且认为后者对精 湛技艺的追求是克服前者缺点的途径。卡利马科斯为代表的亚历山大诗派 是反对写史诗的,贺拉斯在这首诗中多处暗引了卡利马科斯的作品,更明 确表达了与后者相似的诗观,他相信,与其接受毫无水准的吹捧,屋大维 更愿接受符合作者性情和诗学观念的好作品(bona carmina) 。Anderson 指 出,这首诗的幽默效果很大程度上来自贺拉斯对列举例子(priamel)手法 的反常规运用。priamel 是古希腊文学中的常见手法,就使用一系列的例子 做铺垫,引出作为高潮的观点,通常这些例子应当能够体现后面的观点,但在这首诗里,例子往往很荒唐,或者互不相干,而且往往也证明不了观点(除非以某种可笑的逻辑去连接),例如 24-37 行和 47-60 行。Anderson 认为,贺拉斯用不合适的例子、笨拙的归类和近乎疯癫的逻辑戏弄了他的 批评者,也嘲笑了卢基里乌斯式的看待讽刺诗的传统观点。 

第 1 行 Sunt quibus in satura videar nimis acer,与格 quibus(省略了先行词) 和 videar(我看起来)搭配,“在某些人(被讽刺的人物)看来,我在讽刺诗里过于严厉。” satura(讽刺诗)点名了全诗的中心话题。

第 2 行 ultra legem tendere opus,“把作品拽到了合法的(界限)之外”。 tendere 原义是“拉伸”,如同拉弓。legem 有双重含义,既指创作的法则(lex operis),也指法律,法律场景是这首诗的结构框架,而且 1-4 行是作为一 个“法律难题”讲给特雷巴丢听的。altera...pars,“另一部分人(卢基里乌 斯的追随者) ”,putat(认为)的主语,alter 暗示只有两种否定自己作品的观点。sine nervis...esse,“缺乏力量”。 

第 3 行 quidquid composui,“无论我写的是什么” 。similesque meorum versus,“和我的(诗)相似的诗”,similes 和属格 meorum 搭配,同时修饰 versus,合起来作不定式 mille die deduci posse(一天能写出一千行)的主 语,deduci(被纺出)是来自纺纱的意象。

第 4 行 Trebati(主格 Trebatius,特雷巴丢)的呼格形式表明贺拉斯在跟特 雷巴丢说话,如同当事人咨询律师。特雷巴丢(C. Trebatius Testa)是当时 著名的法律专家,西塞罗的朋友。

第 5 行 quid faciam praescribe,“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praescribe(命令、 指示)这个动词表明了对方意见的权威性。Quiescas,“安静下来”,如 Morris 所说,这个简短的回答完全符合特雷巴丢法学权威的身份,同时它也具有 律师语言模棱两可的特点,既可理解为“别理会那些意见”,也理解为“停 止写作”。Ne faciam, inquis, omnino versus,“我完全——你的意思是——不 写诗了?” Ne 从句不是 inquis(你说)的宾语,而是贺拉斯对 Quiescas 的试探性理解,inquis 更像是插入语,表示不相信的语气。

第 6 行 Aio,字面意思是“我(是这样)说”,可译为“是的”。Peream male, si non,“我发誓”,该结构和《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9 首第 47 行 dispeream ni 的用法相同,参考该行注释。

第 7 行 optimum erat,“这(的确)是好的(办法)”,erat 的未完成过去 时表明在征询意见之前,贺拉斯已经这么认为了。verum nequeo dormire, “可是(不写诗)我(就)睡不着觉”。Ter,“三次”。uncti,“抹了(橄榄) 油的(人)”,过去分词作名词,充当第三人称复数将来命令式 transnanto (游泳穿越)的主语,也是下一行 quibus 的先行词。

第 8 行 Tiberim(台伯河)作 transnanto 的宾语。somno quibus est opus alto, 与格 quibus 的先行词是 uncti,somno est opus alto,“需要深度睡眠”, somno...alto 是夺格,和 opus(需要)搭配。

第 9 行 irriguum...mero(用纯酒浇灌)修饰宾语 corpus(身体),和第三人 称复数将来命令式 habento 搭配,“让他们泡在酒里”。sub noctem,“在夜 晚到来的时候”。根据西塞罗的描绘,这位大律师既喜欢游泳(Ad. Fam. 7.10.2),也喜欢喝酒(Ad. Fam. 7.22) 。

第 10 行 Aut(或者)引出第二方案。si tantus amor scribendi te rapit,“倘 若如此强大的写作欲攫住了你”,动名词属格 scribendi(写)修饰 amor(爱)。 命令式 aude(敢)包含了某种冒险(进入未曾进入过的领域)的意味。

第 11 行 Caesaris invicti res dicere,“吟唱无敌恺撒的事业(写史诗)”,属 格 Caesaris invicti 指屋大维,修饰 res(此处指 res gestae,伟大人物的事迹),invicti(无敌)可能影射屋大维在阿克提翁战役中击败了强大的安东尼, dicere 和情态动词 aude 连用。multa laborum praemia laturus,“你的辛劳将 得到许多报酬”,将来主动分词 laturus(得到)修饰 aude 的主语“你”。

第 12 行 Cupidum,形容词作名词,“渴望(这么做的我)”,充当 deficiunt (让……失望)的宾语,vires(力量)作主语,贺拉斯的意思是“我心有 余力不足”。pater optime,“可亲的长者”,晚辈对年岁大的人的尊称。

第 13 行 enim,解释原因。neque...nec...aut 连接了三个战斗场景,和 quivis...describit 搭配,意为“不是任何人都能描绘” 。horrentia pilis agmina, “枪林耸立的队伍”,horrentia 形容像动物竖起身上的硬毛那样,此处指士 兵密密麻麻地拿着投掷用的长矛(pilis)。

第 14 行 fracta...cuspide,独立夺格,“兵刃已折断” ,pereuntes...Gallos,“奄 奄一息的高卢人”。

第 15 行 labentis equo...volnera Parthi,“从马上摔下的帕提亚人的伤”。 agmina、Gallos 和 volnera(=vulnera)都是 describit 的宾语。

第 16 行 Attamen et iustum poteras et scribere fortem,“但是你可以描绘他的 正义和勇敢” 。形容词 iustum(正义)和 fortem(勇敢)作隐含宾语 eum(他, 指屋大维)的宾补,和 scribere(写)搭配。

第 17 行 Scipiadam ut sapiens Lucilius,“就像明智的卢基里乌斯(写)小西 庇阿”,Scipiadam 是 Scipiades 或 Scipiadas(意思是“Scipio 的后代”)的 宾格,不用 Scipio 的宾格 Scipionem,是因为它不合格律。小西庇阿指灭 亡迦太基的西庇阿,他崇尚希腊文化,身边有大批文人,卢基里乌斯是他 的朋友。sapiens(明智的)一词表明,特雷巴丢在两种讽刺诗之间,更倾 向于卢基里乌斯的传统。Haud mihi dero,“我不会缺任何东西”,意为“我会胜任”。

第 18 行 cum res ipsa feret,“当事实本身提供(机会)的时候” 。Nisi dextro tempore,“如果不(选择)正确的时机”,Flacci(主格 Flaccus,弗拉库),无确指,但是非常平民化的名字,代表出身寒微的人,修饰 verba(话),另一种可能是贺拉斯自指,他的全名是 Quintus Horatius Flaccus。

第 19 行 per attentam non ibunt Caesaris aurem,“不会进入恺撒专注的耳 朵”,意思是“恺撒不会认真听”。

第 20 行 cui male si palpere,“对他,如果你抚摸不得法”,与格 cui 的先行 词是 Caesaris,palpere 是异相动词 palpor(抚摸)的将来时第二人称单数 虚拟式。这里贺拉斯把屋大维比作一匹马。recalcitrat undique tutus,“浑身 警觉的他就会用马蹄踢你”,tutus 指“处于警惕状态”。Clauss 发现,贺拉斯在这里巧妙地引用并改写了卡利马科斯《致阿波罗的颂诗》 (105-107行), 后者在诗中提到弗托诺斯(Phthonos)走到阿波罗耳边,批评写短诗的作 者,却被阿波罗踢了一脚。屋大维经常把自己的胜利归于阿波罗的庇佑, 贺拉斯表面上把他比作马,暗中却把他比作阿波罗,算是用奉承弥补了拒 绝为他写颂诗可能引发的不快。至此第一板块结束,贺拉斯提出问题,寻求建议,但又简洁地否定了所有建议。

第 21 行 Quanto rectius hoc(est) ,“这样做恰当得多”,hoc 指特雷巴丢上 文的建议,Quanto(多么)表示感叹,比较级 rectius 和比较连词 quam 呼 应。tristi laedere versu,“用刻薄的诗句去攻击”,tristi...versu,工具夺格。

第 22 行 Pantolabum scurram,“小丑潘托拉布”,见《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8 首第 11 行(本书未收录)。Nomentanum...nepotem,“放荡子诺门坦”,见 《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 首第 102 行。特雷巴丢举出了贺拉斯诗歌中两个 人身攻击的例子。

第 23 行 cum sibi quisque timet,“当每个人都为自己感到害怕(担心成为 靶子)”。quamquam est intactus,“虽然没提到他”。odit,“恨(你)”。

第 24 行 Quid faciam,“我该怎么办”。贺拉斯开始为自己找相似处境的例子。Saltat Milonius,“米罗纽跳舞”,Milonius 所指不详,但西塞罗曾说过, “没有人在清醒时跳舞,除非他疯了”(Mur. 6.13),可见在古罗马跳舞是 有失尊严的事。ut semel,“一旦”。

第 25 行 与格 icto...capiti(头被击中)是“喝醉”的委婉语,和 accessit(靠 近)搭配,accessit 的主语是 fervor(狂热)和 numerus(数字),fervor 这 里指不可遏止的跳舞欲望,numerus...lucernis,指喝醉后觉得蜡烛出现重影。

第 26 行 Castor gaudet equis,“卡斯托喜欢马”,equis(马)是夺格。ovo prognatus eodem,“从同一个蛋里生出”,指他的孪生兄弟 Pollux(珀鲁克 斯),pugnis(gaudet), “喜欢格斗”。Wickham 指出,此行化用了荷马的《伊 利亚特》 (3.237)。两兄弟是丽达(Leda)的儿子,水手的保护神。Anderson 认为,将一个身份不明的罗马人米罗纽和两位神并置,感觉不伦不类,这 三个例子构成的群体难以归类,更难以从中提炼出一个结论。

第 27 行 quot capitum vivunt...milia,“有多少千个脑袋活在世上”,中文用 “多少万”更顺口。totidem studiorum,“就有多少种癖好”,totidem,“同 样数量的”,studiorum(爱好、偏好)是部分属格。

第 28 行 me pedibus delectat claudere verba,“我喜欢把词语关在格律里”, 指写诗的机械性一面。Anderson 问道,在疯狂的舞蹈和神话人物的运动(骑 马和格斗)之间,写诗该摆在哪里?贺拉斯故意给我们出了个难题。 

第 29 行 Lucili ritu,“以卢基里乌斯的方式”,属格形容词 melioris(更优 秀)修饰属格名词 Lucili,与表示比较的夺格 utroque 搭配,nostrum utroque, “我俩中的任何一个”。从 30-34 行的描述看,贺拉斯显然言不由衷。

第 30 行 Ille,指卢基里乌斯。velut fidis...sodalis,“好像忠实的伙伴”。 arcana...credebat libris,“把隐藏深的情感想法托付给他的书”。credebat 带宾格宾语时,不是“信任”,而是“信任地告诉自己的秘密” 。fidis...sodalis 和 libris 都是与格。olim,“很久以前” 。

第 31 行 neque...usquam decurrens alio,“从不转向任何别的地方”,现在分词(改变方向)修饰 ille。si male cesserat,“如果境况不顺”,这是一个无 人称惯用语,si bene(cesserat)也一样,“如果境况顺”。

第 32 行 quo fit,“于是事情到了这个程度”。fit,“发生”,副词 quo 表示行动或变化的方向,和表示结果的 ut 从句搭配。omnis vita...senis,“这位 旧诗人的全部生活”。Morri 认为,用于古人时,senis 可不指年纪。

第 33 行 pateat(呈现出来)的主语是 vita(生活)。votiva...veluti descripta tabella,“就像一幅绘有图像的祭神画板”。descripta 修饰 votiva tabella,关 于祭神画板,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5 首第 13 行的注释。在《讽刺诗集》 第 1 部第 4 首里,贺拉斯曾批评卢基里乌斯的语言缺乏打磨,这里他或许 隐晦地谈到了他的另一个缺点,即没有分清艺术与生活的界限(这也是批 评贺拉斯的大众所犯的错误),这种观念上的问题导致他在写作时没有筛选 生活的细节,让作品沦为日记。

第 34 行 Sequor hunc,“我跟随他”,意为“他是我的榜样”,然而从上文可以看出,卢基里乌斯并不是理想的榜样。Lucanus an Apulus anceps, “(我 是)卢卡尼亚人还是阿普里亚人难以确定”,anceps,“暧昧的”。卢卡尼亚 在意大利南部,阿普里亚在卢卡尼亚以北。

第 35 行 nam,“因为”。Venusinus...colonus,“维努西亚的定居者”,维努西亚是贺拉斯家乡。arat finem sub utrumque,“在靠近两地边界的地方耕作”,这就解释了“(我是)卢卡尼亚人还是阿普里亚人难以确定”的原因。 这或许象征着贺拉斯的边界人形象,就如同卡图卢斯在《歌集》第 44 首讨 论自己的别墅到底属于萨宾还是提布尔一样,表达了某种暧昧身份。

第 36 行 missus ad hoc,“为此目的(见后面的 quo 从句)而被派遣”。 pulsis…Sabellis,“萨莫奈人被赶走之后”,Sabellis 本义是“萨宾人”,此处 借指萨莫奈人(Samnites),维努西亚建立于公元前 291 年,正值罗马与萨莫奈的第三次战争。vetus est ut fama,“如古老的传言所说”。

第 37 行 quo ne,表示目的的 quo 和表示否定目的的 ne 同时出现,在拉丁语中很罕见,学者们提出了多种解释。Morris 认为,quo ne=ut ne 或者 ut eo ne,这样虽然句意容易理解,但他承认此种用法在拉丁语中没有任何类似 的例子。Chase 把 ne 视为从句引导词,而把 quo 理解为代词夺格,合起来 的意思是“以免在任何方向上”。Palmer 和 Knapp 把 quo 视为关系代词, 先行词是 colonus,在 ne 从句中和 vacuum 搭配,表示“没有他(的存在)” 。 Dräger 指出,拉丁语中存在 quo 兼作目的从句连词和关系代词的例子。 Ramsay 认为,既然 quo 可作目的从句连词,那么其否定形式自然就是 quo ne,ne 不再是否定性的目的从句连词,而是替代了 non,拉丁语中其他表 示目的的从句中,non 都被 ne 替换。我觉得 Ramsay 的解释简明。这行 诗的意思是“以免敌人穿过无人(防守的边境)进攻罗马人”。形容词 vacuum (空的)作名词,Romano 是与格,和 incurreret(进攻)搭配。

第 38 行 sive...seu,“无论……还是”。此行中的两个 quod 都和 si 呼应,有 “任何”之意,修饰 bellum(战争)。Apula gens,“阿普里亚族”,violenta (狂暴的)同时修饰它和 Lucania(卢卡尼亚)。bellum 是 incuteret(攻击) 的宾语,合起来意为“发动战争”。在罗马早期历史上,这些地方都不在罗 马的版图之内。在 24-39a 行贺拉斯的主要论点其实很简单。特雷巴丢说 所有人都讨厌讽刺诗,贺拉斯说,人都有癖好,写讽刺诗是我的癖好,而 且我继承了祖先的战斗精神,但在此框架内,贺拉斯却一再跑题,塞入了 许多喜剧化的细节,特别是关于先祖的“伪史”。他的父亲是获释奴隶,祖 籍难以考证,但极不可能是土生土长的维努西亚人,所以家族就无法和阿普里亚人或卢卡尼亚人扯上关系。一本正经的叙事似乎是模仿律师法庭陈 述的风格。

第 39 行 Sed,“但是”,打住离题的胡诌,转入另一个话题:“我”的诗是防御性的。hic stilus haud petet ultro quemquam animantem,“这支笔不会主 动攻击任何人”。ultro,“自发地”。animantem(主格 animans),“动物、人”。

第 40 行 me custodiet,“它会保护我” ,veluti ensis vagina tectus,“就像藏 在鞘里的剑” 。vagina(鞘)是夺格,和过去分词 tectus(覆盖)搭配。

第 41 行 quem 回指 ensis,同时作 destringere(拔剑出鞘)的宾语。quem cur destringere coner,“我为什么要尝试拔剑”。

第 42 行 tutus ab infestis latronibus 修饰 coner(我尝试)的主语, “(只要我) 不会受到危险匪徒的袭击”。tutus,“安全”,ab 和夺格搭配表示分离。O pater et rex Iuppiter,夸张的呼告,“啊,天父、神主朱庇特!”

第 43 行 ut 引导祷告语,pereat positum robigine telum,“让我废弃不用的长矛锈烂”,夺格 robigine(锈)表示 pereat(毁灭)的原因,positum 修饰telum,表示“放在一边不用”。 

第 44 行 nec quisquam noceat cupido mihi pacis,“也别让任何人伤害爱好和平的我”。与格 cupido mihi 和动词 noceat(伤害)搭配,形容词 cupido(渴 望)管辖属格 pacis(和平)。At ille,“可是他”。

第45 行 qui me commorit,commorit = commoverit,“挑衅我的人” 。melius non tangere,“好别碰(我)”,melius,“更好”,意为不碰我是“更好”的选 择。clamo,“我喊”,贺拉斯已经提前发出警告。

第 46 行 flebit,“他会哭” 。insignis tota cantabitur urbe,“成为名人,在全城被人传唱” 。insignis(出名的)修饰 cantabitur(他被传唱)的主语。卡图卢斯曾威胁私敌,要让他“流芳千古”(《歌集》第 78b 首)。

第 47 行 在 47-56 行贺拉斯列举了许多例子为自己的自卫行为辩护,和 24-27 行一样,这些例子又有些荒诞不经。Cervius iratus,“凯尔维(若) 被人冒犯”,过去分词 iratus 相当于浓缩从句。leges minitatur et urnam,“他 用法律相威胁”,minitatur 是异相动词 minor(威胁)的反复形式,表明一 再发生。urnam,“罐子”,古罗马陪审团名单抽签和陪审团投的票都装在 一个罐子里。据古罗马注者说,凯尔维是一位告密者。

第 48 行 Canidia,“康迪娅”,所指不详,贺拉斯集中曾五次提到她,称她 会巫术和施毒,可见她是“名人”。Albuci...venenum,“埃布丘的毒药”, 作省略的动词 minitatur 的宾语,埃布丘(主格 Albucius)的名字出自卢基 里乌斯的作品。quibus est inimica,省略了先行词 iis,“对她的敌人”。  

第 49 行 grande malum,“高额的罚金(远超法律规定)”,作省略的动词 minitatur 的宾语,主语是 Turius(图里乌),si quid se iudice certes,“如果你打官司时他任法官”,se iudice,独立夺格,certes(你竞争)指和别人为 争夺某物而上法庭。贺拉斯故意用了三个反面角色(告密者、下毒者和坏 法官)来和自己类比,戏弄自己的批评者,不过如 Morris 所说,这些例子 也反衬出讽刺诗相对于古罗马社会的各种真正威胁是多么温和无辜。 第50行 贺拉斯对上述例子做出总结。本行的两个ut都是疑问副词(怎样), 引导间接问句,作命令式 collige(推论)的宾语。quo quisque valet,“每 个人所擅长的东西”,夺格 quo 既与 valet(擅长)配合,表示方面,也和 terreat(恐吓)搭配,表示工具,quisque(每人)既是 valet 的主语,也是 terreat(属于 ut 分句)的主语。terreat 和 imperet(命令、要求)用虚拟式 是因为它们在间接问句中。suspectos,“他怀疑(威胁自己)的人”。

第 51 行 hoc(这一点)作 imperet 的宾语,主语是 natura potens(不可抗 拒的自然)。sic collige mecum,“请和我一起这样推论”。 

第 52 行 dente lupus, cornu taurus petit,“狼用牙,牛用角攻击”,夺格 dente 和 cornu 都和 petit(进攻)搭配。unde nisi intus monstratum, “(这个原则)从哪里——如果不是从内部——揭示出来的”,主语是省略的中性代词 id。

第 53 行 在做结论的过程中,贺拉斯又举了两个动物界的例子,但他意犹未尽,给了一个更怪异的例子。与格 Scaevae...nepoti(浪荡子斯凯瓦)和 命令式 crede(托付)搭配,vivacem...matrem(长寿的母亲)作宾语。和许多古代社会不同,在古罗马,继承权男女平等,所以这位母亲活得太长, 就妨碍了儿子继承父亲的遗产。

第 54 行 nil faciet sceleris pia dextera,“他孝顺的右手不会犯任何罪”,nil 和部分属格 sceleris(罪错)搭配,pia(虔敬的)在拉丁语中一般指忠诚履 行对神和亲人的义务,dextera(右边的)后面常省略 manus(手)。mirum, “(这,指下文)真是奇怪的事”。

第 55 行 ut neque calce lupus quemquam,“正如狼不用蹄子攻击任何人”, neque dente petit bos,“牛也不用牙”,贺拉斯所举的例子恰好不奇怪,正是 各自本性的体现。

第 56 行 sed 承接 dextera 部分,“但是”。mala...cicuta,“致命的毒芹”,夺格和修饰 melle(蜂蜜)的 vitiato(被掺入、被污染)搭配,vitiato melle 是工具夺格,和 tollet(除掉)及其宾语 anum(老太太)配合。上一行的 ut 暗示,斯凯瓦弑母和第 55 行描述的现象一样自然,仿佛纯然出乎本能。 47-56 行的例子本义是要说明贺拉斯的讽刺之笔和人世间以及动物界的各种武器相似,是出于自卫的本能,但这些例子多半却是侵犯性的罪行, 是以漫画式的讽刺方式为自己的讽刺辩护。

第 57 行 Ne longum faciam,“长话短说”,这话的效果就像《哈姆雷特》中 饶舌的波洛纽斯却说出了“简洁是机智的灵魂”这样的隽语。seu...seu,“无 论……还是” 。me tranquilla senectus exspectat,“宁静的老年等着我”。

第 58 行 Mors atris circumvolat alis,“死神(拍打着)黑色的翅膀在我身边 盘旋”,atris...alis,夺格。

第 59 行 dives, inops, Romae, seu...exsul,“(无论)富(还是)穷,(无论) 在罗马还是流亡海外”。fors ita iusserit,“运气如此安排”。

第 60 行 quisquis erit vitae...color,“无论生活的色彩将是如何” 。scribam, “我(还是)要写(诗)”,它是对第 24 行“我该怎么办”的回答。经过 30 余行的长途跋涉,从神话到现实,从人类到动物,从过去到未来,贺拉 斯后却得出了这个反高潮的结论: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写我的讽刺诗。 这无疑让特雷巴丢深感沮丧。O puer,“啊,年轻人”,puer 对应贺拉斯对特雷巴丢的称呼 pater。ut 从句是 metuo(我害怕)的内容,应该反向翻译, ut sis vitalis,“你活不了多久”。

第 61 行 ne 从句也是害怕的内容,也应反向翻译,maiorum ne quis amicus frigore te feriat,“某位大人物朋友会让你领教死亡的寒冷”。属格 maiorum 这里不指祖先,而指有权势的人,和 amicus(朋友)搭配。夺格 frigore(寒 冷)与 feriat(击杀)及其宾语 te(你)配合,frigore 既让人联想起权贵拒绝他的冷淡,也让人联想起摧毁生命的寒霜和兵器的寒光。

第 62 行 Quid,“什么”,表示惊讶。cum,“当……的时候”,cum est Lucilius ausus primus,“卢基里乌斯敢于第一个”。

第 63 行 in hunc operis morem,“以这种创作方式”,componere carmina,“写 诗”,整个不定式作 est ausus 的宾语。

第 64 行 detrahere et pellem=et detrahere pellem,“扒掉(人们的)面具”, 也是 est ausus 的宾语,pellem(皮)指人们的伪装。nitidus qua quisque, qua 是夺格,回指 pellem,“因为这层皮每个人都光彩照人”。per ora cederet (=incederet)是固定说法,意为“得意地在人前走”。

第 65 行 introrsum turpis,“内心却很龌龊”,与表面的 nitidus 对照,修饰 quisque。num,“难道”。Laelius(C. Laelius Sapiens),莱利乌斯,小西庇 阿的挚友,当时罗马的著名政治家。

第 66 行 duxit ab oppressa meritum Carthagine nomen,“从被击垮的迦太基 载回应得的名声”,指小西庇阿。

第 67 行 ingenio offensi(sunt),“对(卢基里乌斯的)才华感到愤怒”,过 去分词 offensi(被冒犯)同时修饰 Laelius 和 qui 省略的先行词,所以用了 复数形式,doluere(=doluerunt,感到痛苦)的主语仍是莱利乌斯和小西庇 阿,laeso...Metello,“梅泰鲁被攻击”,夺格表示原因,和 doluere 配合,梅 泰鲁(Q. Caecilius Metellus Macedonicus),小西庇阿的政治对手。

第 68 行 Lupo cooperto,“鲁普被埋葬”,鲁普可能指 L. Cornelius Lentulus Lupus,也是小西庇阿的政治敌人,夺格也表示原因,过去分词 cooperto 又受夺格 famosis...versibus(让人名誉扫地的诗句)修饰。形容词 famosis 带有使动意味。Atqui,“但是”。

第 69 行 primores populi(民众的领袖)和 populum(民众)都作 arripuit (他抓住不放)的宾语,tributim,“逐一按部落”,古罗马注者称这里可能 影射卢基里乌斯的说法,后者称自己将“三十五个部落全部扯成了碎片”, 古罗马民众一共被划成了三十五个部落。

第 70 行 scilicet,“显然” 。aequus,“友好”,省略了 est,主语是卢基里乌斯。与格 uni...virtuti(唯有美德本身)和 eius amicis(美德的朋友)都与 aequus 搭配。

第 71 行 Quin 表示修正语气(何止如此),引导名词性从句 soliti(sunt)。 ubi(当……的时候)从句的主语在下一行,se(他们自己)作宾语。a volgo, “远离庸众” 。scaena in secreta,“在秘密的舞台”,意为“在私人场合”。 remorant=removerant,“退回、撤回”。

第 72 行 virtus Scipiadae,“小西庇阿的勇武”,mitis sapientia Laeli,“温和莱利乌斯的智慧”,两个短语作 remorant 的主语。Morris 指出,这是荷马 式的曲折表达法,相当于说“勇武的小西庇阿和智慧温和的莱利乌斯” 。

第 73 行 这行的两个不定式结构和 soliti(sunt)连用,表示两人经常做的 事。nugari cum illo,“和他聊家常琐事”, “他”指卢基里乌斯。discincti ludere, “放松地开玩笑” ,discincti 原义是“将衣服松开”,表示随意。两人不仅 没有因为卢基里乌斯写攻击人的讽刺诗而憎恶他,反而视他为好友。

第 74 行 donec decoqueretur holus,“直到蔬菜煮好”。古罗马人虽不是素食主义者,但较少吃肉。Quidquid sum ego,“无论我是什么样的” 。

第 75 行 quamvis infra Lucili censum ingeniumque,“虽然地位和才华都低于卢基里乌斯” 。censum(主格 census)原指统计财产以确定某人的社会阶层, 这里代指阶层。tamen,“然而”。

第 76 行 me cum magnis vixisse,“我一直和大人物生活在一起(相安无 事)”,不定式结构作 fatebitur(将承认)的宾语,主语是 invidia(妒忌)。 invita(不情愿)修饰 invidia,带有副词味道。usque,“一直” 。

第 77 行 quaerens illidere dentem(试图用牙咬)修饰offendet的主语invidia, 和中性名词与格 fragili(脆弱之物)搭配。

第 78 行 offendet solido,“将进攻(撞上)坚硬之物”。贺拉斯在此可能影 射伊索寓言中蝮蛇与锉的故事。nisi quid tu...dissentis,“除非你有不同看 法”。docte Trebati,呼格,“博学的特雷巴丢”。

第 79 行 Equidem,“就我自己而言”,nihil hinc diffindere possum,“我没法 从这里分出任何东西”,意为“我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第 80 行 ut monitus caveas,“受过告诫的你要小心” ,ut 表示祈使,过去分词 monitus 修饰 caveas 的主语“你”,回指上文的警告。ne 引导表示否定性目的的从句,“以免” 。forte,“偶然”。negoti incutiat tibi quid,“给你招 致麻烦”,negoti 是部分属格,和 quid 搭配。

第 81 行 sanctarum inscitia legum,“对神圣法律的无知”,inscitia 是 incutiat 的主语。 

第 82 行 si...quis,“如果有人”,mala condiderit...carmina,“写诽谤的诗”, in quem,“针对某人”。特雷巴丢是从法律角度定义 mala(不好)的。

第 83 行 ius est iudiciumque,“他可以控告你,通过法庭惩罚你”。ius 是指 起诉的权利,iudicium 是指法庭的判决。Esto,“的确如此”,贺拉斯常用 这个词表示让步。si quis mala,“如果有人写了坏诗”,贺拉斯是在审美的 意义上定义 mala 的。bona si quis...condiderit,“如果有人写出好诗”。

第 84 行 iudice...laudatus Caesare,“被作为裁判的恺撒(屋大维)称赞”, 此行的问号表示省略了作为问句的主句,“又该如何?”从结构上看,18 -20 行已经为这行埋下了伏笔。贺拉斯在那里将屋大维暗比阿波罗,作为 文艺神,阿波罗本来就是文学的裁判,在贺拉斯引用的卡利马科斯的作品里,他更是明显扮演了裁判的角色。

第 85 行 si quis opprobriis dignum latraverit,“如果有人怒斥的是值得有坏 名声的人”,dignum(值得)是名词化的形容词,和附属于它的夺格 opprobriis (丑闻)一起作 latraverit(朝……吠叫)的宾语。integer ipse, “(而)他自己却正直无邪”,integer 指道德上无污点。这里,贺拉斯又从道德(而非 法律)的角度定义了 mala:攻击无德的人不是坏行为。

第 86 行 特雷巴丢的回答很有法律语言的特色。Solventur...tabulae,“官方记录将被删除”,夺格 risu(笑)表示伴随的情形。tu missus abibis,“你自由了,可以走了”。 

某些人觉得,我在讽刺诗里过于严厉,
越过了合法的界限;也有人认为,我的
所有作品都缺乏力量,这种劣等诗
一天可以纺出一千行。我该怎么做,
特雷巴丢?“安静下来。”你是叫我5
再也不写诗?“没错。”我也这么想,可是
我会睡不着觉。“需要深度睡眠的人士
请抹上橄榄油,在台伯河里游三个来回,
等到晚上,请把身体泡在纯酒里。
如果这样还不能对抗创作欲的淫威,10
就吟唱无敌恺撒的事业,你的勤奋
将得到丰厚报酬。”前辈,我有心无力,
战阵的枪林耸立,将死的高卢兵士
兵刃已断,帕提亚人受伤坠马,这些
场景不是随便谁都有能力描摹。15
“但你可以颂扬他正义勇敢,就像
智慧的卢基里乌斯颂扬西庇阿。”如果
真有机会,我能胜任。时间不恰当,
贺拉斯的诗进不了恺撒专注的耳朵。
抚摸不得法,就会挨警惕的他一顿踢。20
“可那是多好的选择,远胜用刻薄的诗
去攻击小丑潘托拉布、放荡子诺门坦,
没被你瞄准的也个个害怕,个个恨你!”
我该怎么做?米罗纽只能跳舞,一旦
蜡烛摇起了重影,醉意催发了激情;25
卡斯托喜欢马,同一个蛋里生出的兄弟
却喜欢格斗;有多少颗脑袋,就有多少种
嗜好。我就喜欢把词语关在格律里,
像卢基里乌斯那样。他比咱俩都厉害。 
诗集在他眼里就是好伙伴,秘密30
都可以托付给它们,无论境遇好坏,
都心无旁骛。这位古代诗人的全部
生活于是便呈现其中,就像一幅
献给神的画板。我学他,虽然不清楚
自己是哪族人。家乡的农夫同时耕作35
卢卡尼亚和阿普里亚的土地,传说
赶走萨莫奈人之后,他们被派到此处,
以免这两个狂暴的民族挑起战端,
穿过无人的边境。但是,这支笔不会
主动攻击任何人,像藏在鞘里的剑,40
它保护我。我何必动武呢,又没有恶匪
把我包围?啊,众神之主朱庇特,
愿我的长矛永远废弃,直到锈烂,
也别让任何人伤害爱好和平的我!
可是如果我喊着“别碰我!”,还有人胆敢45
挑衅,他会痛哭的,全城都将歌唱
他的美名。愤怒的凯尔维要让人吃官司,
康迪娅会用埃布丘的毒药吓唬对方,
财产有纠纷,图里乌判案能扒你一层皮。
每个人都以自己的绝活威慑可疑的50
敌人,自然的律令不可抗拒。你想,
狼用牙,牛用角攻击,若非天性,这原则
从何而来?把长寿的母亲交给浪荡子
斯凯瓦,他孝顺的右手绝不会犯罪:
真神奇!正如牛不用牙,狼不用蹄,55
蜂蜜加致命的毒芹就除掉了这位老太太。
长话短说,无论是宁静的老年等着我,
还是此刻身边盘旋着死神的黑翼,
穷或富,在罗马或命定的海外,无论生活
是什么颜色,我都要写作。“后生,我怕你60
活不了多久,某位大人物朋友的冰雪
会让你殒命。”什么?当卢基里乌斯率先
勇敢地以这种方式写诗,扒掉每个 
内心龌龊之人的面具,让平日的光鲜
和得意顿然消失,难道莱利乌斯,65
难道征服了迦太基、载回荣名的西庇阿
竟憎恶他的才华,因为他毒辣的诗句
击垮了梅泰鲁、埋葬了鲁普而痛苦?
罗马的每个部落、每个阶层都被他
揪住不放,唯有美德和善人能逃脱。70
何止如此?当勇武的西庇阿和温和的智者
莱利乌斯回到私密的住所,远离了
众人,经常都和他闲谈说笑,等着
锅里的蔬菜。论地位,论才华,卢基里乌斯
都在我之上,然而“妒忌”将来只能说,75
卑微的我一直和大人物相安无事。
它想咬我,以为我软弱,却会磕到
一颗硬石子,除非你,博学的特雷巴丢,
有不同意见。“我没法继续和你唱反调。
不过,我告诫过你要小心,千万别因80
对神圣法律的无知让自己撞破了头:
如果谁针对别人写坏诗,他会上法庭,
等待定罪。”没错,坏诗的确如此,
可如果恺撒做裁判,称赞它是好诗呢?
如果作者是好人,是朝坏人吠叫呢?85
“档案已在笑声中删除,你可以走了。”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