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3. 30

Exegi monumentum aere perennius
regalique situ pyramidum altius,
quod non imber edax, non Aquilo impotens
possit diruere aut innumerabilis
annorum series et fuga temporum.5
Non omnis moriar multaque pars mei
vitabit Libitinam; usque ego postera
crescam laude recens; dum Capitolium
scandet cum tacita virgine pontifex.
Dicar, qua violens obstrepit Aufidus10
et qua pauper aquae Daunus agrestium
regnavit populorum, ex humili potens
princeps Aeolium carmen ad Italos
deduxisse modos.Sume superbiam
quaesitam meritis et mihi Delphica15
lauro cinge volens, Melpomene, comam.

这首诗写给缪斯神墨尔波墨涅(Melpomene)。《颂诗集》前三部是作 为一本书发表的,因此这首诗就相当于跋诗,贺拉斯也有意采用了和序诗 (第 1 部第 1 首)同样的格律。贺拉斯宣告自己率先将希腊抒情诗纳入了 罗马传统,自己的声名将不朽。类似的宣言从古希腊以来就是西方诗歌的 传统,但对文艺复兴时期相似主题的诗歌影响大的则是贺拉斯的这首诗。 值得一提的是,“纪念碑”成了俄国诗歌的一个突出传统,杰尔查文、罗蒙 诺索夫、普希金等大诗人都写过模仿或呼应贺拉斯的诗。本诗格律是 The Lesser Asclepiad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译文采用每行五顿 模仿原诗节奏,每四行一个单元,每个单元按照 ABBA 的方式押韵。 

第 1 行 Exegi,“完成”,现在完成时的形式强化了这一意义。monumentum, 一些版本作 monimentum,意思相同。monumentum 在拉丁语中意义比较宽泛,可以指记录、纪念物、纪念性的建筑,“纪念碑”并非其常用的意义, 如 aere perennius(比铜更恒久)所表明的,贺拉斯用来和自己的作品做比 较的是古罗马官方记事的铜版。当然,金字塔意象表明,贺拉斯也想到了 以青铜为材料的公共纪念物。Gibson 指出,这里贺拉斯或许还想到了当时 发生的一件大事。公元前 36 年,保存大祭司编年记录(Annales Maximi) 的宫殿发生火灾(Dio Cassius 48.42.45),Bucher 推测,记录在铜版上的历 史资料也一并焚毁了。

第 2 行 夺格 regali...situ(皇家的建筑)与 altius(更高)搭配。situ 在这里 的用法比较特殊,它一般不指建筑,而指建筑物的所在地。属格 pyramidum (金字塔)修饰 situ。金字塔虽然对于今人常象征永恒,但古罗马人很少 会用它做意象,贺拉斯联想到金字塔,一个原因可能是屋大维战胜埃及女 王克里奥帕特拉的胜利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Gibson 提供了另一个原因。 同时代的罗马诗人加卢斯(C. Cornelius Gallus,约前 70-前 26)在主政埃 及期间,在行省各地立了许多自己的塑像,还在金字塔上刻下他的“功勋”。 后来他被人举报并被召回罗马,深感羞辱,于是自杀了。加卢斯的例子证明,金字塔式的张扬不仅是无用的,而且是危险的。贺拉斯暗示,自己的不朽是诗歌和艺术结出的果实,而不是附着在政治上的。

第 3 行 quod,“因为”。imber(雨)被 edax(贪吃的)修饰,edax 形容雨对建筑的侵蚀。Aquilo(北风)被 impotens(狂暴的)修饰,Moore 把 impotens 理解为“没有能力(伤害)”,与 non…possit 的意义重复,不妥。

第 4 行 possit,“能够”,虚拟语气表示质疑。diruere(摧毁)与 possit 连 用。innumerabilis(不可计数的)修饰 series(系列) 。

第 5 行 属格 annorum(年)修饰 series。fuga(逃跑、流逝)受属格 temporum (时间)修饰。这一行的语序是典型的交错法(chiasmus)。

第 6 行 omnis(全部)修饰动词 moriar 的主语“我”。moriar 开始转为将来时,表示预言。multa…pars(大部分)受 mei(我的)修饰。注意 1-6 行连续使用了否定结构,6-13 行则是肯定的展望。

第 7 行 vitabit,“避开”。Libitinam,主格 Libitina(利比提娜),掌管死亡的女神,在敬拜她的神庙里储存着葬礼用的各种物资,还有一份死者名单, 此处代指死亡仪式。usque,“一直、不停地”。ego,“我”,表示强调。postera (后世的)修饰 laude(称赞),夺格与 recens(新鲜的、历久弥新的)搭 配。

第 8 行 crescam,“增加、成长、兴盛”。dum,“只要”。Capitolium,卡皮 托山,罗马宗教的核心地点。

第 9 行 scandet,“登上”,主语是 pontifex(省略了 maximus,大祭司)。cum tacita virgine,“和沉默的(维斯塔)贞女一起”。

第 10 行 Dicar(说),将来被动式,与第 14 行的不定式 deduxisse(引入) 连用。两个 qua 都引导地点状语从句。violens(凶暴的、湍急的)修饰 Aufidus (奥菲杜河),obstrepit,“发出咆哮”,奥菲杜河是贺拉斯故乡阿普里亚的 一条河(今天的 Ofanto 河)。古代诗人常为自己给家乡带来荣耀而自豪。

第 11 行 pauper aquae(缺水的)语法上修饰 Daunus(古代阿普里亚的国 王),意义上修饰阿普里亚,这一地区夏季酷热干旱。agrestium 修饰 populorum,“乡野之民” 。

第 12 行 regnavit,“统治” ,这个词与属格搭配是仿希腊语的用法。ex humili potens,“从寒微出身变得发达”,potens 修饰主语“我”。从 ex 到 modos 的部分和 Dicar 一起构成主句。

第 13 行 princeps,“第一个”。形容词 Aeolium 从 Aeolia(艾奥里亚)变来, 修饰 carmen(诗歌),作 deduxisse 的宾语。艾奥里亚在小亚细亚西部沿海, 艾奥里亚方言是古希腊语的重要一支,以抒情诗的成就(萨福和阿尔凯奥 斯)闻名。ad Italos modos,“适应意大利(拉丁语的)节奏和韵律”。贺拉 斯似乎有意忽略了卡图卢斯在抒情诗方面的成就,但他主要是从体裁和格 律的角度说的。虽然卡图卢斯的作品从内容上说开创了罗马的爱情诗传统, 但他只有两首诗采用了艾奥里亚的格律(萨福诗节),其余的多是哀歌双行 体和其他格律。相比之下,贺拉斯《颂诗集》前三部 88 首诗中有 55 首都 是用的萨福诗节或阿尔凯奥斯诗节,剩下的除了 6 首之外,用的也是属于艾奥里亚传统的阿斯克勒皮阿迪(Asclepiades)诗节。

第 14 行 deduxisse,注者对这个词的理解彼此差异很大。Moore 的解释是 “创作”,并说是从纺纱的意象引申来的。Wheeler 认为,贺拉斯借用了“引 水灌溉”的比喻。Wickham 觉得 deduxisse 的用法和 deducere coloniam 相 似,意为“到别处新建” 。Garrison 采用了《牛津拉丁词典》的义项 12d: “转变、转换、发展”。这一行的后半部开始对缪斯神说话。Sume,“接受”, 用命令式表达的请求。superbiam,“骄傲”,这里意为“令人引以为傲的荣 誉或成就”,因为贺拉斯一直声称缪斯神给了他灵感,那么他的成就也是缪 斯的成果。

第 15 行 quaesitam(获得)修饰 superbiam,夺格 meritis(你的优点、教 诲)与之配合。与格 mihi(我)表示 cinge(戴上)的受益者。夺格 Delphica (德尔斐的)修饰 lauro(月桂、桂冠),与 cinge 配合。德尔斐是诗歌守护 神阿波罗的圣地。 

第 16 行 volens(心甘情愿的)修饰“你”——墨尔波墨涅(Melpomene)。 comam,“头发”,cinge 的宾语。 

我完成了这座纪念碑,它比青铜
更恒久,比皇家的金字塔更巍峨,
无论是饕餮的雨水,还是狂暴的
北风,还是飞逝的时光和无穷
年岁的更替,都不能伤它分厘。5
我并非全部死去,大部分都将
逃脱葬礼女神,后世的颂扬
将让我长青不朽,只要大祭司
和沉默的贞女还会登上卡皮托山。
湍急的奥菲杜河喧嚷之处,干渴的10
道努斯曾统治的乡野,人们会说
我为寒微的出身赢得了尊严,
率先引入了艾奥里亚的诗歌,
调节了拉丁语的韵律。请接受你所
启示的骄傲成就,并欣然为我15
戴上德尔斐的桂冠,墨尔波墨涅。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