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1. 3

Omnibus hoc vitium est cantoribus, inter amicos
ut numquam inducant animum cantare rogati,
iniussi numquam desistant. Sardus habebat
ille Tigellius hoc. Caesar, qui cogere posset,
si peteret per amicitiam patris atque suam, non5
quicquam proficeret; si conlibuisset, ab ovo
usque ad mala citaret ‘Io Bacche!’ modo summa
voce, modo hac resonat quae chordis quattuor ima.
Nil aequale homini fuit illi; saepe velut qui
currebat fugiens hostem, persaepe velut qui10
Iunonis sacra ferret; habebat saepe ducentos,
saepe decem servos; modo reges atque tetrarchas,
omnia magna loquens, modo, ‘Sit mihi mensa tripes et
concha salis puri et toga, quae defendere frigus,
quamvis crassa, queat.’ Deciens centena dedisses15
huic parco, paucis contento, quinque diebus
nil erat in loculis. Noctes vigilabat ad ipsum
mane, diem totum stertebat. Nil fuit unquam
sic impar sibi. —Nunc aliquis dicat mihi: ‘Quid tu?
nullane habes vitia?’ Immo alia et fortasse minora.20
Maenius absentem Novium cum carperet, ‘Heus tu,’
quidam ait, ‘ignoras te, an ut ignotum dare nobis
verba putas?’ ‘Egomet mi ignosco,’ Maenius inquit.
Stultus et improbus hic amor est, dignusque notari.
Cum tua pervideas oculis mala lippus inunctis,25
cur in amicorum vitiis tam cernis acutum
quam aut aquila aut serpens Epidaurius? At tibi contra
evenit, inquirant vitia ut tua rursus et illi.
‘Iracundior est paulo, minus aptus acutis
naribus horum hominum; rideri possit eo quod30
rusticius tonso toga defluit, et male laxus
in pede calceus haeret.’ At est bonus, ut melior vir
non alius quisquam, at tibi amicus, at ingenium ingens
inculto latet hoc sub corpore. Denique te ipsum
concute, num qua tibi vitiorum inseverit olim35
natura aut etiam consuetudo mala; namque
neglectis urenda filix innascitur agris.
Illuc praevertamur: amatorem quod amicae
turpia decipiunt caecum vitia, aut etiam ipsa haec
delectant, veluti Balbinum polypus Hagnae:40
vellem in amicitia sic erraremus, et isti
errori nomen virtus posuisset honestum.
Ac pater ut gnati, sic nos debemus amici
si quod sit vitium non fastidire; strabonem
appellat paetum pater, et pullum, male parvus45
si cui filius est, ut abortivus fuit olim
Sisyphus; hunc varum distortis cruribus; illum
balbutit scaurum pravis fultum male talis.
Parcius hic vivit: frugi dicatur. Ineptus
et iactantior hic paulo est: concinnus amicis50
postulat ut videatur. At est truculentior atque
plus aequo liber: simplex fortisque habeatur.
Caldior est: acres inter numeretur. Opinor,
haec res et iungit, iunctos et servat amicos.
At nos virtutes ipsas invertimus, atque55
sincerum cupimus vas incrustare. Probus quis
nobiscum vivit? multum demissus homo: illi
tardo cognomen, pingui damus. Hic fugit omnes
insidias nullique malo latus obdit apertum,
cum genus hoc inter vitae versemur, ubi acris60
invidia atque vigent ubi crimina: pro bene sano
ac non incauto, fictum astutumque vocamus.
simplicior quis et est, qualem me saepe libenter
obtulerim tibi, Maecenas, ut forte legentem
aut tacitum impellat quovis sermone? ‘Molestus;65
communi sensu plane caret,’ inquimus. Eheu,
quam temere in nosmet legem sancimus iniquam!
Nam vitiis nemo sine nascitur; optimus ille est,
qui minimis urgetur. Amicus dulcis, ut aequum est,
cum mea compenset vitiis bona; pluribus hisce70
(si modo plura mihi bona sunt) inclinet, amari
si volet; hac lege in trutina ponetur eadem.
Qui ne tuberibus propriis offendat amicum
postulat, ignoscet verrucis illius; aequum est
peccatis veniam poscentem reddere rursus.75
Denique, quatenus excidi penitus vitium irae,
cetera item nequeunt stultis haerentia, cur non
ponderibus modulisque suis ratio utitur, ac res
ut quaeque est, ita suppliciis delicta coercet?
Si quis eum servum, patinam qui tollere iussus80
semesos pisces tepidumque ligurrierit ius,
in cruce suffigat, Labeone insanior inter
sanos dicatur. Quanto hoc furiosius atque
maius peccatum est: paulum deliquit amicus,
quod nisi concedas, habeare insuavis, acerbus85
odisti, et fugis, ut Rusonem debitor aeris,
qui nisi, cum tristes misero venere Kalendae,
mercedem aut nummos undeunde extricat, amaras
porrecto iugulo historias captivus ut audit.
Comminxit lectum potus, mensave catillum90
Evandri manibus tritum deiecit; ob hanc rem,
aut positum ante mea quia pullum in parte catini
sustulit esuriens, minus hoc iucundus amicus
sit mihi? Quid faciam si furtum fecerit, aut si
prodiderit commissa fide sponsumve negarit?95
Quis paria esse fere placuit peccata, laborant
cum ventum ad verum est; sensus moresque repugnant
atque ipsa utilitas, iusti prope mater et aequi.
Cum prorepserunt primis animalia terris,
mutum et turpe pecus, glandem atque cubilia propter100
unguibus et pugnis, dein fustibus atque ita porro
pugnabant armis, quae post fabricaverat usus,
donec verba, quibus voces sensusque notarent,
nominaque invenere; dehinc absistere bello,
oppida coeperunt munire et ponere leges,105
ne quis fur esset, neu latro, neu quis adulter.
Nam fuit ante Helenam cunnus taeterrima belli
causa; sed ignotis perierunt mortibus illi,
quos venerem incertam rapientes more ferarum
viribus editior caedebat, ut in grege taurus.110
Iura inventa metu iniusti fateare necesse est,
tempora si fastosque velis evolvere mundi.
Nec natura potest iusto secernere iniquum,
dividit ut bona diversis, fugienda petendis;
nec vincet ratio hoc, tantundem ut peccet idemque115
qui teneros caules alieni fregerit horti,
et qui nocturnus sacra divom legerit. Adsit
regula, peccatis quae poenas irroget aequas,
ne scutica dignum horribili sectere flagello.
Nam, ut ferula caedas meritum maiora subire120
verbera, non vereor, cum dicas esse pares res
furta latrociniis, et magnis parva mineris
falce recisurum simili te, si tibi regnum
permittant homines. Si dives, qui sapiens est,
et sutor bonus et solus formosus et est rex,125
cur optas quod habes? ‘Non nosti quid pater,’ inquit,
‘Chrysippus dicat: sapiens crepidas sibi numquam
nec soleas fecit, sutor tamen est sapiens.’ Qui?
‘Vt, quamvis tacet Hermogenes, cantor tamen atque
optimus est modulator; ut Alfenus vafer, omni130
abiecto instrumento artis clausaque taberna,
tonsor erat: sapiens operis sic optimus omnis
est opifex solus, sic rex.’ Vellunt tibi barbam
lascivi pueri; quos tu nisi fuste coerces,
urgeris turba circum te stante miserque135
rumperis et latras, magnorum maxime regum!
Ne longum faciam, dum tu quadrante lavatum
rex ibis, neque te quisquam stipator ineptum
praeter Crispinum sectabitur, et mihi dulces
ignoscent, si quid peccaro stultus, amici,140
inque vicem illorum patiar delicta libenter,
privatusque magis vivam te rege beatus.

这首诗的创作时间不详,但应当晚于公元前 38 年。从第 64 行可以判 断,此时贺拉斯与麦凯纳斯已有较深的友情。1-19 行是对歌手提格留 (Tigellius)的批评。我们在上一首开篇也见到了这个角色。但这部分并 没体现出作品的真正主题。在第 20 行,贺拉斯想象别人反驳他说,你如此 批评提格留,难道你自己就没有缺点吗?贺拉斯的回答是评价别人时不应过于苛刻。事实上,相对于古罗马社会流行的恶意攻击(尤其是在政治和 法律场合,西塞罗也不能免俗),贺拉斯的《讽刺诗集》要温和得多,而且 他讽刺的对象与其说是特定的个人,不如说是这些名字所代表的类型。只 看见别人的缺点,看不到自己的缺点,在伊索寓言中就已是一个重要主题。 在阐述这个主题的过程中,贺拉斯还批驳了斯多葛派哲学的两个观点:一 是所有的错误性质都是相同的,二是哲学家即国王。

第 1 行 与格 Omnibus...cantoribus(所有歌手)和 est 搭配,表示拥有。hoc vitium,“这个毛病”,ut 从句作其同位语。inter amicos,“在朋友中间”。

第 2 行 numquam inducant animum,“从来没有这个意愿”,不定式 cantare(唱)说明了意愿的内容。过去分词 rogati(被朋友提出要求时)修饰 inducant 的主语“他们”。

第 3 行 iniussi(没人要求时)与 rogati 相对。numquam desistant(cantare), “总是唱个不停” 。Sardus...ille,“那个撒丁佬(指来自撒丁岛的人) ”,作 Tigellius(提格留)的同位语,撒丁人在罗马名声很差。habebat 用未完成 过去时,因为提格留已死(从《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2 首我们已知)。

第 4 行 hoc,“这个(毛病)”。Morris 在注释中写道,提格留全名叫 Hermogenes Tigellius,与西塞罗同时代,后者曾多次在书信中提到他,并 一贯称他为“撒丁佬提格留”。他和许多权贵都有交往,包括恺撒、屋大维 和克里奥帕特拉。Caesar 指屋大维,公元前 44 年恺撒死后屋大维就开始自 称恺撒(因他是恺撒养子),公元前 27 年他才获得奥古斯都(Augustus) 的封号。贺拉斯在诗中一直称屋大维为“恺撒”,只偶尔用“奥古斯都”的 名号。Caesar 作 si 从句的主语。qui cogere posset,“他本来能够强迫他(提 格留)”,因为屋大维拥有崇高的地位和影响。posset 用虚拟式是因为 qui 从句附属于用虚拟式的 si 从句。

第 5 行 peteret(请求)和 proficeret(做成)的虚拟式未完成过去时似乎与 拉丁语语法不符。通常,表示与过去事实相反的假设,主从句均要使用虚 拟式过去完成时。但我认为,这里所假设的情景并非一次性的,而是根据 提格留的性情做出的假设性推测,具有反复性特征,因而用未完成过去时 更合适。贺拉斯的重点是:即使位高权重如屋大维,也不能改变提格留的 性情,倘若请求他唱歌,也会屡屡碰壁。per amicitiam patris atque suam, “通过父亲和自己跟他的交情”。

第 6 行 non quicquam proficeret,“他不会取得任何结果”。si conlibuisset, “(在同样的场合)如果他(提格留)有兴致”。无人称动词 conlibuisset 的虚拟式延续了刚才的想象场景,完成时表明了“这样做让他高兴并且他 已决定(唱歌)”。ab ovo usque ad mala,“从鸡蛋到苹果”,指从宴席开始 到结束,在古罗马,鸡蛋属于开胃小菜,苹果等水果属于饭后甜点。

第 7 行 citaret,这里的意思是“反复唱”,不是这个词的常用义,所以 Bentley 认为 iterare(重复)更合适,Wickham 猜测它可能是 cieo(发出声音)的 反复动词(所谓的 frequentative),意为“反复发出声音”。无论如何解释, “Io Bacche!”都是其宾语。“Io Bacche!”(咿哟巴克)可能是古罗马祝酒 歌的开头或其中的叠句。Io 是仪式化的表示欢乐的叹词,Bacche 是酒神 Bacchus(巴克斯)的呼格。Nicklin 指出,提格留反复唱“Io Bacche!”并 不真是表演,更像是练声,这个短语可以唱成四个音节,每个音节都以一个不同的元音结尾,非常适合吊嗓子。modo...modo,“时而……时而” 。 summa(高的)和 hac(这种)都修饰 voce(嗓音),构成工具夺格,与 动词 citaret 搭配。

第 8 行 quae 引导的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voce,谓语是 resonat(回应,与…… 的声音相配) ,ima(低的)修饰 quae,与格 chordis quattuor(四根弦) 与 resonat 搭配,四根弦指里拉琴高的四根弦的组合,对应着低的音。 以上是 Smith 对 modo...ima 部分的解释,我认为很合理,这样 7-8 行的意 思就是:他忽而用高音、忽而用与里拉琴高四根弦相配的低音唱“咿哟 巴克”。多数注者把 voce 解释为“音调”,chordis quattuor 理解为夺格,认 为 summa 和 ima 不指声音高低,而指里拉琴琴弦位置,这样 7-8 行的意 思就变成了:他忽而用低音(summa voce)、忽而用与里拉琴低四根弦 发出的高音唱“咿哟巴克”。按照 Smith 的说法,这样解读会造成许多问题, 一是它强行颠倒了我们对拉丁词 summa 和 ima 的理解,二是它没有古希腊 和古罗马音乐学的支撑,三是里拉琴琴弦不多,高四弦和低四弦相去 不远,狭窄的音阶与诗中的形象不符。

第 9 行 Nil aequale,“没有什么前后一致的东西”,形容他性格多变。与格 homini illi(那人,指提格留)和 fuit 搭配表示“有”。saepe...ferret 部分是 浓缩的两个分句。saepe...hostem 分句的完整说法应是 saepe currebat velut qui fugiens hostem(curreret),“他经常跑起来就像某位逃离敌军的人那样 跑”,从句动词因为重复而省略了。

第 10 行 persaepe...ferret 分句应该补充一个 incedebat 之类表示行走的主句 动词,意思是:“更常见的情况是,他走起路来像某位端着献给朱诺的圣物 的人”。

第 11 行 habebat saepe ducentos(servos),“他经常有两百个奴隶”,有两百 奴隶算很铺张了。

第 12 行 saepe decem servos,“经常只有十个奴隶”,有十个奴隶算是基本 体面。reges atque tetrarchas,reges 是罗马周边国家的国王,tetrarchas 是罗 马册封的级别较低的君主(尤其在东方),合起来指宫廷里的事,和下一行 omnia magna(各种富贵荣华的话题)都作 loquens(谈论)的宾语。

第 13 行 13-15 行引用他的另一类言论。Sit,表示祈愿的虚拟式,Sit mihi mensa tripes,“给我一张三条腿的桌子”。

第 14 行 concha(贝壳)可能指贝壳状的容器,盛放 salis puri(干净的盐)。 toga(一件托加袍)受 quae 引导的表示目的的定语从句修饰。不定式 defendere frigus(御寒)和 queat(能够)连用。 

第 15 行 quamvis crassa,“无论多粗糙”。这里提格留似乎摇身变成了生活 简朴、只关心精神世界的哲学家。Deciens...contento 部分是一个省略了 si 的虚拟式条件句。Deciens centena(十倍一百)后面省略了 milia sestertium, “一百万塞斯托”。塞斯托是古罗马货币单位,可以大致理解为中文的“一 百万块钱”。拉丁语中以塞斯托(单数主格 sestertius)计算的金额表示方法 如下:(1)两千以内,基数词和 sestertii 连用;(2)从两千到一百万,基 数词或分配数词与 milia sestertium(复数属格,或者省掉 milia)连用;(3) 一百万以上,用副词性数词(即表示次数的数词)与 sestertium(要理解为 十万)连用。dedisses,“如果你曾给” 。

第 16 行 与格 huic parco(这个节俭的人)和 dedisses 搭配,夺格 paucis 和与格 contento 搭配,“满足于很少的东西”,后者作 huic 的同位语。 quinque...loculis 是虚拟条件句对应的主句。quinque diebus,“五天之内”, 相当于今人说“一星期之内”,说明那时的古罗马人还不熟悉星期制。

第 17 行 erat 相当于虚拟式 esset,但 erat 给人的感觉是,这是一再发生的 现实。nil erat in loculis,“钱袋里什么都不剩”。他不仅反复无常,而且口 是心非。Noctes vigilabat,“他晚上不睡觉”,Noctes 的宾格表示动作持续 的时间,ad ipsum mane,“直到早上” ,mane 是中性不变名词。

第 18 行 diem totum stertebat,“整个白天都打呼噜”。宾格 diem totum 用法 同 Noctes。Nil fuit unquam,“从来没有任何东西”。

第 19 行 sic impar sibi,“如此跟它自己相抵牾”。贺拉斯在此对提格留的性 格做了总结,下面开始转换话题。Nunc aliquis dicat mihi,“在这个节骨眼 上,某人(可能会)对我说”,dicat 的虚拟式表示潜在可能。Quid tu,“你 自己又怎么样呢?”

第 20 行 nullane habes vitia,“你没有任何缺点?”Immo 表示对观点的修 正,“不,我有”。alia(其他的)和 fortasse minora(或者没那么严重的) 修饰省略的 vitia(缺点),表达了贺拉斯对“我”(未必指贺拉斯本人,和 “你”一样都是戏剧性对话的角色)的判断。

第 21 行 Maenius(迈尼乌)是 cum 从句的主语,absentem Novium...carperet, “在背后诋毁诺维” ,absentem Novium 字面意思是“不在场的诺维”, carperet(扯下、撕毁)这个词有暴力感,表明言辞非常激烈。Heus 是一 个叹词,带有“你听着”的意味。

第 22 行 quidam ait,“有人说”,ait 的位置本来用现在完成时的动词,但 ait 这个词只有一般现在时。Morris 指出,22-23 行这段简洁的对白巧妙地 呼应了 19-20 行“某人”和“我”的对话,ignoras、ignotum 和 ignosco三个同源词的文字游戏也很有味道。ignoras te,“你是不了解自己吗?”an, “还是”,连接 putas(以为),“以为”的内容是不定式 ut ignotum dare nobis verba,ut ignotum(作为一个不被了解的人)修饰不定式结构的隐含主语 te(你)。dare verba(pro rebus),“只给言辞,不给事情(的真相)”,意为 “强行让人相信”,与格 nobis(我们)和 dare 搭配。这句问话的核心意思 是:是你不了解自己,还是我们不了解你?

第 23 行 迈尼乌的回答是 Egomet mi ignosco,字面意思是“我原谅我自己”, 潜台词是:不是我不了解自己,也不是你们不了解我,只是我对自己比较 宽容。Wickham 把 22-23 行的对话俏皮地概括为:“是你瞎,还是你以为 我们瞎?”“我闭眼装瞎。 ”

第 24 行 Stultus et improbus,“既愚蠢,也不道德”。hic amor,“这种爱(自 恋)”。dignus notari,“值得谴责”,notari 指审查官(censor)在人名旁边做 记号,表明该人有可耻的行为。

第 25 行 Cum 引导带有对比意味的从句。tua...mala,“你的过错”,作 pervideas(你浏览)的宾语。工具夺格 oculis...inunctis(抹了药膏的眼睛) 和 pervideas 搭配,形容词 lippus(眼睛红肿)修饰主语“你” 。

第 26 行 in amicorum vitiis,“在朋友的缺点中”,与 tua...mala 对应。cernis acutum,“你仔细鉴别察看”,与 pervideas 对应,中性形容词 acutum 此处 用作副词。tam...quam 表示比较。

第 27 行 aquila,“鹰” 。serpens Epidaurius,“埃皮达鲁斯的蛇”。古希腊文 学中,蛇常被形容为视力敏锐,是因为人们误认为表示“蛇”的词 drakon 与表示“看”的词 derkomai 有词源上的联系。Epidaurius,Epidaurus(埃 皮达鲁斯)的形容词,埃皮达鲁斯是古希腊的一个地点,位于伯罗奔尼撒 半岛。Wickham 的注释说,公元前 291 年,罗马从埃皮达鲁斯的医神庙 (Aesculapius 之庙)买来了一条圣蛇(蛇是医神法力的象征),放在台伯 河中的岛上。At tibi contra evenit,“可是反过来这件事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evenit 的主语是第 28 行的 ut 从句。

第 28 行 inquirant(检查)的主语是 illi(他们,“你”的朋友)。vitia...tua, “你的毛病” 。rursus,表示相反。et,“甚至”,表示强调。20-28 行的重 点是说:过分挑剔别人的人往往对自己的缺点视而不见。

第 29 行 29-32行贺拉斯想象人们对另一个人的指责。Iracundior est paulo, est 后面省略了 aliquis(某人),“某人脾气有点太暴躁了”,minus aptus,“不 太适合”,和与格复数 acutis naribus(敏锐的感知或判断)搭配,鼻子(naris) 在拉丁语中常表示判断力和品味。 

第 30 行 属格 horum hominum(这些人,即当时的人)修饰 naribus。Wickham 指出,horum 表示“当代的”在拉丁语中很常见。rideri possit,“他可能被 嘲笑”。eo,“因为这个原因”,指 quod 从句的内容。

第 31 行 rusticius,“太乡土气”,修饰 tonso(剃头) ,tonso 是动词 tondeo (剃头)的阳性过去分词与格,这里名词化了,rusticius tonso 的意思就是 “(这个)发型土气的人” 。toga defluit,“托加袍往下滑”,defluit 和与格 tonso 搭配,表明影响的对象,意为他不会正确穿托加袍,老往下滑。托加袍没 有扣子和束带,是披在肩上的,需要随时调整。Wickham 说,昆体良在书 里(11.3.137ff.)描绘了穿托加袍是如何费神的一件事。male…in pede…haeret,“没和脚贴在一起”,主语是 laxus…calceus,“松的鞋子” 。 这里勾勒了一位土气且不修边幅的人的形象。

第 32 行 At est bonus,“可是他人很好”, ut 引导省略了 sit 的结果状语从句。 melior vir,“更好的人”,表语。non alius quisquam,“没有任何另外的人”, 主语。

第 33 行 一连使用三个 at(可是)表达了急切的辩护之情和对指责者的不 满。tibi amicus(est),“他是你的朋友” 。ingenium ingens,“非凡的天才”, 这两个词在拉丁语中构成了矛盾修辞手法(oxymoron)。ingenium 指自然 的天赋,ingens 的意思是巨大或丰富到了超出或违背自然的程度。

第 34 行 inculto...hoc...corpore,“这个没有料理的身体”。latet,“潜藏”。sub, “在……下面”。古罗马注者认为贺拉斯这里描绘的形象是维吉尔,但并没 有足够的证据。Denique,“后”。te ipsum concute,“好好摇晃你自己”, 意为“仔细检查你自己” 。Morris 说,这就像抖开衣服的褶,开里面藏着东 西没有,这个意义上更常见的动词是 excutio。

第 35 行 num 引导间接问句,“是否” 。qua,中性复数宾格的不定代词,“某 些东西”,部分属格 vitiorum(缺点)与之配合。tibi 表示影响对象。inseverit, “播种”,主语是 natura(天性)和 consuetudo(习惯)。olim,“曾经”。

第 36 行 mala(坏)修饰 consuetudo。namque,“因为”。

第 37 行 neglectis...agris,“无人看顾的田野”,夺格表示地点。urenda filix, “应当被烧掉的蕨类植物”。innascitur,异相动词,“生长”。29-39 行除 了重申批评别人之前应该检查自己之外,还指出,别人微小的缺点可能掩 盖了他们身上重要的优点。

第 38 行 Illuc praevertamur,表祈使的虚拟式,“让我们首先关注这一点”。 Quod 从句作 Illuc 隐含的中性指示代词的同位语。amatorem...caecum,“盲 目的恋人”。属格 amicae(女友)修饰 turpia...vitia(令人厌恶的缺陷)。 

第 39 行 decipiunt,“欺骗” ,意为“逃过……的注意” ,相当于 fallunt。etiam, “甚至”。ipsa haec,“这些(缺陷)” ,ipsa 是表示强调的复指代词。

第 40 行 delectant,“让他喜欢” 。veluti(如同)引导表示比较的从句。 Balbinum(主格 Balbinus,巴宾)作省略的动词 delectat 的宾语。polypus (粉瘤)受属格 Hagnae(主格 Hagna,哈格娜)修饰,作主语。两个人名 所指都不可考。情人的盲目是西方古典文化中常见的主题,Morris 举了柏 拉图《理想国》 (5.474d)、卢克莱修《物性论》 (4.1160-1169)和奥维德《爱 的艺术》(2.657ff.)为例。

第 41 行 vellem(我希望)的未完成过去时虚拟式表明这个希望无法实现, 后面省略了 ut,in amicitia sic erraremus,“在友谊中也能如此犯错”。与格 isti errori(这样的错误)和 posuisset(放、给)搭配。

第 42 行 nomen...honestum,“光荣的名字”,宾语。virtus,“美德”,主语。

第 43 行 Ac,表示并列连接。ut...sic,表示平行的相似关系。pater...fastidire 部分的完整说法是:ut pater gnati vitium non fastidit, si quod sit vitium, sic nos debemus amici vitium non fastidire. “正如父亲不会挑剔儿子的缺陷, 如果后者有错的话,我们也不应该挑剔朋友的缺陷。”在原文中,pater 和 nos 共用动词 fastidire 的语义,属格 gnati(儿子)和 amici(朋友)共用 vitium。

第 44 行 下面举的几个例子都是父亲把儿子较为严重的缺陷掩饰为不那么 严重的缺陷。strabonem(名词,斜眼症患者)程度较重,paetum(形容词, 有点斜视)程度较轻,是父亲(pater)称呼(appellat)他的名字,Wickham 指出,轻微的斜眼甚至被认为是美的,这个词曾被用来形容维纳斯。

第 45 行 pullum(小鸡)。副词 male 形容负面特征的程度,修饰 parvus(身 材小)。male parvus si cui filius est,“如果某人有一个身材非常孱弱的孩子”。

第 46 行 ut 引导表示比较的从句,附属于 male parvus,abortivus(早产的) 修饰 Sisyphus。fuit olim 表示曾经如此。Sisyphus(西西弗)不是那位神话 人物,而是安东尼收养的一位侏儒。

第 47 行 hunc,“这位”,夺格 distortis cruribus(腿扭曲畸形)形容他的特 征。varum(形容词,罗圈腿的)是父亲给他的称谓。illum,“那位”。

第 48 行 balbutit,“掩饰地称为”,主语仍是前面的 pater。Scaurum,形容 词,“脚踝肿胀的”。fultum(被支撑)修饰 illum,夺格 pravis…male talis (严重畸形的脚踝)与之配合。Chase 评论道,值得注意的是,贺拉斯给 出的四个昵称 paetum、pullum、varum 和 scaurum 恰好是四个古罗马著名 家族的名字,因而赋予了上述有残疾的孩子某种高贵色彩。从翻译角度讲, 任何现代语言都难以准确传神地表达 44-48 行中多对词之间的细微区别和情感色彩,一种偷懒的办法是直接把四个昵称翻译成对应的四个家族名: Paetus(派图斯,该家族中 P. Aelius Paetus 曾任罗马执政官)、Pullus(普鲁 斯,该家族中 L. Iunius Pullus 曾任罗马执政官)、Varus(瓦卢斯,该家族 中 P. Attius Varus 曾任阿非利加行省总督)和 Scaurus(斯考卢,该家族中 M. Aurelius Scaurus 曾任罗马将军和执政官)。

第 49 行 与此类似,我们议论朋友时措辞也应温和。Parcius hic vivit,“这 位过得太抠门” 。Parcius 的比较级表示超过合理限度。frugi,“节俭的”, 不变形容词,作省略主语 is(他)的补语。dicatur,表示祈使的虚拟式,“让 他被称为”。Ineptus(傻、做事欠考虑)修饰 hic(他,指另一个人),这里 的意思可能是,他在别人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出现,在别人希望保持距离 时走得太近。

第 50 行 iactantior…paulo,“有点过分爱炫耀”,副词 paulo 修饰比较级 iactantior。后面是贺拉斯为他开脱而设想的回答。concinnus,这里的意思 是“招人喜欢”。与格 amicis 和 videatur 搭配,“在朋友们看来” 。concinnus amicis…videatur 属于 ut 从句,该从句作 postulat(希望)的宾语。Morris 说动词 postulo 的这个用法在普劳图斯的剧作中很常见。

第 51 行 At,“可是”,话题转到另一个人。truculentior,“太有侵略性、太 粗暴”。

第 52 行 plus aequo liber, “(说话)无顾忌超过合理的程度”,指口无遮拦。 simplex fortisque habeatur,“让他被(我们)看作直率、勇敢(的人)”。

第 53 行 Caldior,“脾气过于暴躁”。acres inter numeretur,“让他被算作激 情的人”。numeretur(数数)经常有“归类、描述”的意思。Opinor,“我 认为”。

第 54 行 haec res,“这件事”,指对朋友缺点的宽容,同时作 iungit(连接) 和 servat(保持、留住)的主语,amicos(朋友)同时作这两个动词的宾语。 整行意为:这样做既能赢得朋友,(一旦赢得朋友),也能留住朋友。贺拉 斯在此总结了 38-54 行的讨论。

第 55 行 贺拉斯话锋一转:我们不仅不能宽容地对待别人的缺点,反而把 优点当作了缺点。virtutes ipsas(美德本身)作 invertimus(我们颠倒)的 宾语。

第 56 行 sincerum...vas,“清洁的容器” 。cupimus(我们渴望)和不定式 incrustare(裹上一层污垢、弄脏)连用。cupimus 强调了时人对恶的追逐。 Probus(正直的)修饰疑问代词 quis(谁)。

第 57 行 nobiscum vivit,“活在我们中间”。multum(非常)修饰 demissus(行事低调的、不张扬的),一起作 homo(人)的定语。与格 illi(他)和 damus(我们给)搭配。

第 58 行 tardo(反应迟钝的)和 pingui(智力低下的)都是“我们”给他 的 cognomen(绰号),但受到 illi 的吸引变成了与格,这是拉丁语中的常 见现象。Hic(他)指另一个人。fugit,“躲避”,omnes...insidias,“所有的 阴谋”。

第 59 行 与格 nulli...malo(任何恶人或任何恶事,前者可能性更大)和 obdit (他放到……前面)搭配。latus...apertum,“敞开的侧翼”,意为未设防(借 用军事术语),作 obdit 的宾语。

第 60 行 连词 cum 含有“在这样的情形下”的味道,genus hoc inter vitae, “置身这样的时代”,无论将 genus hoc vitae 理解为“这个种族”、“这种人” 还是“这种生活”,贺拉斯指的都应该是他所处时代的总体状况。versemur, “我们活动、生活”。ubi 表示地点,“在这个世界”,引导后面的从句。acris invidia(严酷的妒忌)和第二个 ubi 从句的 crimina(指控、指责)共享一 个动词 vigent(繁荣、盛行),只不过 invidia 需要单数 viget 来搭配。

第 61 行 pro 表示交换关系,它管辖的夺格名词和 vocamus(我们称为)的 宾补处于对等地位。bene sano ac non incauto,“非常明智谨慎(的人)”, bene 是程度副词,non incauto 是双重否定。

第 62 行 fictum astutumque,“虚伪、狡猾”,修饰隐含的宾语 eum(他), 作宾补。

第 63 行 simplicior quis et est= simplicior quis est et,“有谁太不懂交往的规 矩”,比较级 simplicior 表示与人交往过于直接,不懂人情世故,et 后面省 略了与 qualem 呼应的 talis,所以这句话的后半段是,“而且还(像我)那 样”。qualem me saepe libenter obtulerim tibi,“像我过去那样爽快地把自己 (的真实面貌)呈现给你”。“你”指他的恩主和朋友麦凯纳斯(Maecenas)。

第 64 行 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forte,“或许”。legentem,“读书(的人)”, 和 tacitum(沉默或沉思的人)都作 impellat(强行吸引……的注意)的宾 语。

第 65 行 工具夺格 quovis sermone(随便什么话)和 impellat 配合。Molestus (讨厌的)是别人对他的评价。

第 66 行 夺格 communi sensu(社交常识)与 caret(缺乏)搭配,plane, “显然”。inquimus,“我们说”,我们代表旁人。Eheu,表示遗憾的叹词。

第 67 行 quam temere,“多么轻率地” 。in nosmet,“针对我们自己”,nosmet 是 nos 的强调形式。legem...iniquam(不公正的法律)作 sancimus(我们执行)的宾语。这里的逻辑是:对别人苛刻就是对自己苛刻,因为别人可以 同样对待我们,因此所有人都是这种态度的受害者。

第 68 行 vitiis nemo sine nascitur= nemo sine vitiis nascitur,“没有人天生没 有缺点”。optimus ille est,“他(指 qui 从句描绘的人)好”。

第 69 行 minimis urgetur,“被少的(缺点)威胁或困扰”。69-75 行是 贺拉斯的建议:朋友之间要相互宽容。Amicus dulcis(迷人的朋友、让人 喜欢的朋友)作表示祈使的虚拟式动词 inclinet(朝……倾斜)的主语。ut aequum est,“按照公正的做法”。

第 70 行 cum 引导时间状语从句,compenset(权衡)的宾语是 mea bona (我的优点) ,cum vitiis(和缺点)与之配合。与格 pluribus hisce(更多的 这些,指优点)和 inclinet 配合,仿佛朋友就是一杆天平,朝重的一边倾斜。

第 71 行 si modo,“倘若”,modo 表达了不确定的口气。plura mihi bona sunt, “我的优点更多”。

第 72 行 amari si volet,“如果他希望被人爱”。hac lege...eadem,“按照同 样的法则”,in trutina ponetur,“他也会被放在天平上”,意为“他也会被(我 和别人)按同样的原则衡量”。

第 73 行 Qui 省略了先行词,并作 postulat(希望)的主语,ne 引导否定性 的从句,和 offendat(冒犯)呼应,他不会冒犯朋友(amicum)。夺格 tuberibus propriis(自己的瘤子)和 offendat 搭配。

第 74 行 ignoscet,“他会原谅”,表示倾向的将来时,与格 verrucis illius(他 的疣)和它搭配。aequum est,“这是公平的”,主语是不定式。

第 75 行 peccatis veniam poscentem,“为(自己的)过错请求宽恕(的人)”, 作 reddere(返还)的宾语,peccatis(过错)是与格,poscentem(请求) 作名词,指发出动作的人,veniam(宽恕)同时也作 reddere 的另一个宾语。 rursus 表示相反方向,“反过来”。

第 76 行 在 76-95 行贺拉斯讨论了另一个相关问题:虽然人不可能没有 缺点,不犯错误,但这些缺点和错误是有轻重之分的,对待它们的严厉态 度也应与它们的严重程度相称。Denique,“总之” 。quatenus,“既然”。excidi penitus,“彻底铲除”,省略了 nequit(不能),主语是 vitium irae(愤怒这 个毛病,irae 的属格表示同位关系)。

第 77 行 cetera item...stultis haerentia(其他寄居在蠢人身上的类似毛病)。 item,“相似地”,这里起到类似连词的作用。与格 stultis(蠢人)与名词化 的现在分词 haerentia(粘在……上)搭配。non(不)和异相动词 utitur(用) 搭配。Morris 指出,stultis 是斯多葛派哲学的一个术语,指除了哲学家(sapiens)以外的一切人。如果这样,ratio 就有了双重意思,既可指一般 的人类理性,也可专指斯多葛派的哲学论证,从而为下文的反驳做了铺垫。

第 78 行 夺格 ponderibus modulisque suis(自己的砝码和刻度,度量衡的比 喻)与 utitur(使用)配合,主语是 ratio。ac 连接 utitur 和 coercet(限制、 控制)。

第 79 行 res ut quaeque est=ut quaeque res est,“按每件事的具体情况(所要 求的)”,ut 和 ita(如此)呼应。suppliciis delicta coercet,“用惩罚控制过 错”,主语仍是 ratio。

第 80 行 Si quis,“如果有人”。eum servum,“那个奴隶”,eum 这里相当 于指示形容词,servum 作 qui 从句的先行词。过去分词短语 patinam...tollere iussus(被命令端走盘子)修饰 ligurrierit(舔光、吃光)的主语(奴隶)。

第 81 行 semesos pisces,“吃了一半的鱼”,tepidum...ius,“半温的汁”,都 作宾语,ligurrierit 用虚拟式是因为 qui 从句附属于使用虚拟式的 Si 从句。

第 82 行 in cruce suffigat,“将他钉在十字架上”,钉十字架是古罗马严重 的处决方式。suffigat 的虚拟式表示这是假想的情形。Labeone(主格 Labeo, 拉贝欧),所指不详,古罗马注者认为贺拉斯指的是著名律师 M. Antistius Labeo,但从年代推算,不大可能是他。夺格 Labeone 和比较级 insanior 配 合,“比拉贝欧还疯”。inter sanos dicatur,“在正常人中间他会被说成……”。

第 83 行 Quanto(多么)修饰两个比较级形容词 furiosius(疯狂的)和 maius (严重的),比较级表示程度太过分。hoc(这)作 est 的主语,它不是回 指上文的钉十字架,而是下文列举的事情。

第 84 行 peccatum,“罪行”。paulum deliquit amicus,“朋友犯了一点小错” 。

第 85 行 quod 指朋友犯的错,作 concedas 的宾语,nisi concedas,“如果你 不原谅”。habeare insuavis,“你就会被认为缺乏大度”。acerbus(愤恨的) 修饰 odisti(你恨)的主语“你”。

第 86 行 fugis,“你逃跑” 。ut,“如同” 。Rusonem debitor aeris(fugit),“欠 钱的人逃离鲁索”。Ruso(鲁索),所指不详,古罗马注者称他为 Octavius Ruso。在古罗马,债主有剥夺欠债不还者人身自由的权力。

第 87 行 qui 回指 debitor(欠债者),同时作 nisi 从句和 qui 从句的主语。 cum 从句的主语是 tristes...Kalendae(悲惨的月初),在古罗马,月初是集 中还债的日子,参考《长短句集》第 2 首第 70 行的注释。misero(可怜的 人,指 debitor)是与格,仿佛月初是专门为他而来的(venere)。

第 88 行 mercedem(利息)和 nummos(本金)作 extricat(他付清、他摆 脱束缚)的宾语。undeunde,“无论从哪个地方” ,“无论用何种手段” 。amaras...historias,“难以下咽的历史”,amaras,“苦的”。historias 指附庸风 雅的债主鲁索写的历史书片段。

第 89 行 夺格 porrecto iugulo(伸长脖子)和 audit(听)搭配。captivus ut=ut captivus,“像战俘一样”。这是鲁索惩罚欠债者的独特手段,关于劣质文学 的杀伤力,可以参考卡图卢斯《歌集》第 44 首,诗人读了塞提乌的演说词, 竟染上风寒,被迫退回乡间静养。

第 90 行 Comminxit lectum,“他(我的朋友)弄脏了床”,potus(喝醉了) 修饰“他”。mensa…deiecit,“他从桌上碰掉”,宾语是 catillum(碗)。

第 91 行 Evandri manibus tritum,“曾被埃宛德的手触摸过”,意为“非常 古老”,修饰 catillum。埃宛德(主格 Evander,希腊语原义为“好人”), 传说中的文化英雄,在特洛伊战争前从阿卡迪亚将古希腊宗教、法律和文 字带到了意大利。古罗马注者认为埃宛德指贺拉斯同时代的工匠 Aulanius Evander,那样 tritum 的意思就等于“制造”。前一种理解更有味道,嘲讽 了罗马人对古董的狂热。ob hanc rem,“因为这件事”。

第 92 行 aut...quia,“或者因为”。ante 可能与 positum 搭配,表示“把菜放 在面前”,也可能修饰 sustulit(拿走),表示“抢先”。positum mea in parte catini(放在大盘子靠近我这边)修饰 pullum(鸡肉)。

第 93 行 sustulit,tollo 的现在完成时,现在分词 esuriens(感觉饿)解释 了 sustulit 的原因。minus...iucundus(不那么招人喜欢了)作 amicus 的表 语,与 sit mihi 搭配。hoc 是表示原因的夺格,“因为这个”。

第 94 行 Quid faciam,“我该做什么”,si furtum fecerit,“如果他犯了偷盗”, 虚拟式表示纯粹的假设。

第 95 行 prodiderit commissa fide,“他出卖了托付给他的东西”。过去分词 commissa 作中性复数名词,fide(=fidei)是一种古老的与格形式。sponsum negarit(=negaverit),“他拒绝(履行)诺言”。

第 96 行 96-124 行的哲学探讨是对 76-95 行观点的证明和深化。与格 Quis(=quibus)和 placuit 搭配,表示“愿意接受”不定式表达的观点, Quis 的先行词 ei(laborant 的主语)省略了。paria esse fere peccata,“各种 过错几乎都是一样的”,这是斯多葛派的观点,参考西塞罗《论善恶》 (4.19.55)。laborant 意为“他们陷入困境”。

第 97 行 cum ventum ad verum est,“当他们面对真实经验的时候”。sensus moresque,“感情和道德”,也可理解为一语双叙(hendiadys), “道德感情”。 repugnant,“反抗,与……发生冲突”。这是贺拉斯的第一个依据。

第 98 行 ipsa utilitas,“实用或者功利本身”,这是第二个依据。iusti prope mater et aequi,“几乎(是)正义和公平的母亲”,作 utilitas 的同位语。iusti 和 aequi 并提,涵盖了各种形式、各种程度的正义。

第 99 行 下面贺拉斯追溯了法律的起源,他的观点基本重复了卢克莱修《物 性论》的相关段落(5.780-1457)。为了突出早期人类的野蛮状态,贺拉斯 刻意使用了人和动物共同适用的语汇来描写进入文明社会之前的景象。 prorepserunt,“往前爬行”,主语是 animalia(动物,暗指人)。夺格 primis...terris(蛮荒的大地上)表示地点。

第 100 行 mutum et turpe pecus,“沉默丑陋的牲口群”,作 animalia 的同位 语。glandem atque cubilia propter,“为了橡子(食物)和洞穴(栖息地)”。

第 101 行 unguibus et pugnis,“用爪子和拳头”,工具夺格。dein,“然后”, fustibus(棍子)和 armis(武器),也是工具夺格。ita porro,“逐渐地”。

第 102 行 pugnabant,“争斗”,未完成过去时表现了争斗的漫长和反复性。 quae 的先行词是 armis,post,“后来” 。fabricaverat,“制造”,主语是 usus (经验),Wickham 把 usus 理解为“(使用的)需要”。

第 103 行 donec,“直到” 。verba...nominaque invenere,“他们发明了语言”。 这里 verba(动词)和 nomina(名词)都是语法术语,两词并提基本概括 了各类词语或者说语言整体。quibus 先行词是 verba 和 nomina,引导带有 目的意味的定语从句,并在从句中作工具夺格。voces sensusque notarent, 是轭式搭配法(zeugma),一个动词管辖两个宾语,分别使用不同的意义, notarent 本义是“记录”,这部分的意思是“给声音以意义,给情感以声音 (表达)”。

第 104 行 dehinc,“然后”。夺格 bello(战争)和 absistere(撤出、离开) 配合,整个不定式短语和 coeperunt(开始)连用。这里贺拉斯的意思不是 从此没有了战争,而是人类停止了原始状态下无休止的混乱争斗。

第 105 行 oppida...munire,“修建城镇” ,ponere leges,“创制法律”。

第 106 行 ne...neu...neu 从句表示法律的目的。ne quis fur esset,“以免任何 人成为盗贼(fur)”,latro,“劫匪”,adulter,“通奸犯”。

第 107 行 Nam,“因为”。fuit 的完成时表示这样的情形已经终结。ante Helenam,“在海伦之前(的时代)”,指特洛伊战争前。Morris 指出,在古 罗马人的观念里,有记载的历史始于特洛伊战争。cunnus,原指女性外阴, 这里指淫荡的女人。taeterrima belli causa,“战争悲惨的原因” 。

第 108 行 ignotis…mortibus,独立夺格, “(他们的)死亡无人知晓” 。perierunt (死)的主语是 illi(他们),后者是 quos 从句的先行词。

第 109 行 venerem incertam rapientes,“攫取危险的床笫之欢”,修饰 quos,一起作 caedebat(砍杀)的宾语。more ferarum,“以野兽的方式” ,more 是 mos(习惯、方式)的夺格。

第 110 行 表示方面的夺格 viribus(力量)和形容词比较级 editior(更高的) 搭配,表示“强力者”,作 caedebat 的主语。caedebat 这个词暴力色彩很突 出,它的未完成过去时形式表明这样的一幕反复上演。ut in grege taurus, “就像牲口群里的一头公牛”。

第 111 行 Iura(法律),相对于 leges,iura 更偏法律整体或体系。Iura 这里 作不定式的主语,inventa(发明、创立)后面省略了 esse。夺格 metu(恐 惧)和属格 iniusti(不义行为)搭配,表示原因。整个不定式结构作 fateare (你承认,异相动词 fateor 的现在时虚拟式)。fateare 省略了 ut,作 necesse est(这是必须的)的主语。整句意为:“你必须承认,法律是因为害怕不 义行为而创立的。”这句话呼应了第 98 行的观点,“功利几乎可以称为正义 的母亲”。贺拉斯在道德的问题上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不相信有某种形而 上的正义存在,正义和不义都是基于人类的功利,是法律和道德所做的人 为区分。在趋利避害本能的驱使下,人把对自己有利的定义为正义,不利 的定义为不义,并用法律规定下来。因此,严格地说,iniusti 的用法并不 准确,因为法律出现之前,iniusti 这个词没有意义。学界一般认为,贺拉 斯继承了伊壁鸠鲁派的观点,Shorey 指出,此类观点至少可以追溯到柏拉 图《理想国》中的格劳孔(Glaucon)和阿代曼图斯(Adeimantus)。dia ton tou adikeisthai phobon(2.360D)几乎和 metu iniussi 的意思完全一样。

第 112 行 tempora(时代)和 fastos(编年纪录)受属格 mundi(世界)修 饰,作 evolvere(展开、翻阅)的宾语。不定式 evolvere 和 velis(你愿意) 连用。fastos(主格 fasti)指古罗马的官方历法和在此框架下以编年方式记 录的官方历史。

第 113 行 Nec natura potest,“自然也不能”,iusto secernere iniquum,“将 不义和正义分开”,iusto(争议)是表示分离的夺格。

第 114 行 ut,“如同、以同样的方式” 。dividit(她区分),主语仍是自然。 bona diversis,“好的与相反的(不好的)”,fugienda petendis,“应该避免的 与应该追求的”,diversis 和 petendis 都是表示分离的夺格。由于贺拉斯是 实用主义者,他所说的 bona 没有“善”的含义。正如在《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2 首中,他并没分析通奸的善恶性质,而主要讨论了这种行为可能给 人带来的利益损害。

第 115 行 nec vincet ratio hoc,“(斯多葛派的)论证也不能让人信服这一 点”。vincet 此处意为“成功地证明”。hoc 的内容见 ut 从句。副词 tantundem(同样程度地)和代词(同样东西)都修饰 peccet(他犯错、他犯罪),主 语是两个 qui 从句各自的先行词。

第 116 行 teneros caules(未长成的卷心菜)受属格 alieni horti(别人的花 园)修饰,作 fregerit(剪掉、摘掉)的宾语。

第 117 行 nocturnus,“在晚上”,形容词用作副词。属格 divom (=divum=divorum)修饰 sacra,“献给神的圣物”。legerit 本义是“搜集”, 但 sacra legere 是法律术语,指“盗窃或抢夺圣物”,“亵渎神灵” (sacrilegium) 一词便是由此而来。Adsit 是表示祈愿的虚拟式,“但愿有”,前 ad-表达 了“现成可用”的邻近感。

第 118 行 regula,“规则、法律”,quae 的先行词。quae 引导带有目的意味 的定语从句。peccatis aequas(等于过错、与过错相当)修饰 poenas(惩罚), 作 irroget(强加)的宾语。

第 119 行 ne,“以免”。scutica dignum,“该用皮带轻抽的人”。形容词 dignum 用作名词,夺格 scutica 与之配合。scutica 是学校用来惩罚违规学生的皮带, 并不可怕。sectere(=secteris,跟踪、惩罚),工具夺格 horribili flagello(可 怕的刑鞭)与之配合。主语“你”是泛指,flagello(主格 flagellum),“笞”, 很粗重的鞭子,专用于行刑,在古罗马,鞭刑属于重刑。

第 120 行 这里的 Nam 主要起过渡功能,并无明显的意思。ferula(小棍子) 经常被古罗马学校里的老师用来惩罚学生,夺格和 caedas(打)配合。 meritum maiora subire verbera,“应该忍受更严厉惩罚的人”,形容词 meritum 作名词,和 subire(忍受)连用。verbera 也可指用鞭子抽,所以这里表达 的意思与第 119 行相近。关于连词 ut 的用法,注者有不同的理解。Morris 等人认为,ut 从句附属于 non vereor(我不害怕),按照拉丁语的标准语法, 表示害怕的从句应该反向表达(也即是说如果 ut 后面的部分是害怕发生的 内容,连词用 ne,害怕不发生的内容,连词用 ut),Morris 相信,贺拉斯 的确偏离了标准语法,但他认为可以接受,一是因为 ut 从句提前到了 non vereor 前面,二是 ut 从句可以理解为一个省略的指示代词 illud(那事,作 vereor 宾语)的同位语。Haskins 却提出,ut 就是正常用法,也即是贺拉斯 不害怕的正是 ut 从句描述的内容不发生:“你甚至连轻的处罚都不用(你 完全放过他) ”。

第 121 行 cum dicas,“既然你说”,后面的不定式结构作 dicas 的宾语。esse pares res furta latrociniis,“偷盗和暴力抢劫是一回事”。

第 122 行 et 连接 mineris(你威胁说) ,mineris 的宾语是 recisurum(剪除, 省略了 esse)管辖的不定式结构,te 作不定式的主语。magnis...te,“你威胁说要用同样的剪枝除掉大的和小的(罪错)”,这部分是个浓缩结构, 完整的说法是 mineris te(peccata)parva falce recisurum esse simili qua falce (peccata)magna recidat,magnis(大的罪错)是与格,和夺格 simili(相 似的,修饰 falce)搭配。第 120 行是贺拉斯对 121-122 行的解读。“你” 说将一视同仁对待大小罪错,“我”知道你的意思是全部严厉处理,而不是 全部宽大处理。

第 123 行 si 从句附属于 et magnis...te 这部分,dicas...latroniis 是价值判断, magnis...te 是相应的行动,该行动需要 si 从句中描绘的权力。tibi regnum permittant homines,“人们给你国王般的权力”。

第 124 行 124-142 行在重申朋友之间应互相宽容的同时,顺带讽刺了斯 多葛派哲学家对他们自己的理想化阐释。Si 从句的主语是 qui sapiens est, 即哲学家(或智者)。

第 125 行 sutor bonus,“一位好鞋匠”,贺拉斯借此嘲笑了斯多葛派“理想 的哲学家精通一切技艺”的说法。solus formosus,“唯一的英俊者”。rex, “国王”,呼应第 123 行的 regnum。

第 126 行 cur optas quod habes,“为什么希望得到你已经拥有的东西(王 位)”,这里的“你”显然就是第 124 行的哲学家,而且这句话是接着第 123 行说的,可知 120-123 行的“你”也是这位斯多葛派的代表,既然斯多葛 派认为哲学家就是国王,那么第 123 行的假设就是自相矛盾。Non nosti, “你不知道、你不懂”。quid pater Chrysippus dicat,“我们的祖师所说的意 思”。Chrysippus(克吕西波)是芝诺(Zeno)之后斯多葛主义的第二位创 始人,pater(父亲)的称谓体现了他的地位。inquit,“他(哲学家)说” 。

第 127 行 crepidas,“(希腊人穿的)厚底鞋”。numquam,“从来不”

第 128 行 soleas, “(罗马人穿的)薄底鞋”。sutor tamen est sapiens,“然而 哲学家却是鞋匠”。Qui,“怎么可能这样?”

第 129 行 Vt,“正如”,表示类比。quamvis tacet Hermogenes,“无论海默 根尼如何沉默”,海默根尼即第 4 行提到的提格留(Hermogenes Tigellius) 。 cantor(歌手)和 modulator(音乐家)都受 optimus(好的)修饰。

第 130 行 ut Alfenus vafer,“如同精明的埃费努”,根据古罗马注者的说法, 埃费努(Alfenus Varus)是当时的一位知名律师,他在学习法律之前是一 位理发师(tonsor)。

第 131 行 omni abiecto instrumento artis,独立夺格, “(即使)扔掉这一行 当的所有工具”。clausa...taberna,也是独立夺格,“关掉店铺” 。

第 132 行 tonsor erat,“他(仍)是理发师”。一些早期抄本 tonsor 作 sutor,显然不恰当,因为这里是在用类比说明鞋匠未必需要做鞋,自然要到别的 行业找论据。夺格 operis...omnis(所有行业)与 optimus...opifex(好的 工匠)搭配,solus(唯有他)起强调作用。这行的 sic 和下一行的 sic 意思 都是“以这样的方式”。

第 133 行 Vellunt tibi barbam,“扯你的胡子”,主语是 lascivi pueri(淘气的 孩子)。古罗马人从很早开始就有刮胡子的习惯,蓄长胡子是某些冒充哲学 家的人喜欢做的事。

第 134 行 quos 的先行词是 pueri,同时作 coerces(控制,此处指吓唬和驱 赶)的宾语。夺格 fuste(棍子)和 coerces 配合。

第 135 行 urgeris(你被推搡),夺格 turba circum te stante(站在你周围的 人群)与之配合。miser,“可怜的”,带有副词意味。

第 136 行 rumperis,Wickham 认为后面省略了 ira(愤怒),意思是“被愤 怒摧垮、怒不可遏”,Morris 把 rumperis et latras 视为一个整体,解释为“吼 叫到声音嘶哑”。latras(你像狗那么叫)是对“犬儒”(Cynic 来自希腊语 Kuon,狗)名称的奚落。斯多葛派深受犬儒派影响。magnorum maxime regum,“伟大国王们的伟大者,万王之王”。maxime 是呼格。

第 137 行 严格地说,137-142 行这个结构没有主句。Ne 引导表示否定性 的目的状语从句,dum 引导附属于 ne 从句的时间从句,该从句又可分为 tu 和 mihi 开头的两部分,由 et 连接。Ne longum faciam,“为避免太冗长”, 意味着诗要结尾了,贺拉斯用两幅平行的画面为这首诗画上了句号。夺格 quadrante(四分之一阿斯,古罗马公共浴场的低档收费)表示“以…… 价格”。lavatum(洗澡)是目的分词(supine),和表示趋向的动词 ibis(去) 连用。rex 作 tu 的同位语。

第 138 行 quisquam stipator(任何仆从)作 sectabitur(跟随)的主语。ineptum praeter Crispinum,“除了可笑的克里斯宾”。关于克里斯宾(Crispinus), 见《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 首第 120 行的注释。

第 139 行 与格 mihi 和 ignoscent(原谅、宽恕)搭配。dulces 修饰 amici, “亲切的朋友”。

第 140 行 si quid peccaro stultus,“如果愚蠢的我犯了什么错” 。peccaro = peccavero,将来完成时。stultus 是贺拉斯故意用的,与其当一位斯多葛派 夸耀的哲学家,不如甘于做一位“蠢人”,也可把 stultus 理解为带有副词 意味,修饰 peccaro。

第 141 行 in vicem,“轮到我的时候” 。illorum...delicta,“他们的过错”。 patiar...libenter,“我将愉快地忍受”。

第 142 行 privatus 作 vivam(生活)的主语“我”的同位语,意为“以普 通公民的身份”。beatus,“幸福的”,带有副词意味。te rege,独立夺格,“当 你做王的时候”。 

所有的歌手都有这个毛病,朋友们
请他唱,他总忸怩不肯唱,不想他唱,
他总唱个没完。提格留就是这种人,
那个已死的撒丁佬。即使恺撒的力量,
即使搬出他父亲和自己跟提格留的交情,5
都没法说动他;但若他有兴致,能够
从宴席开始唱到结束,“咿哟啊”不停,
忽而高音,忽而低音,和着琴的弹奏。
他的性情没法捉摸。经常疯跑,仿佛
敌人追赶,更经常恭敬地慢走,犹如10
端着给朱诺的圣物。有时两百人伺候,
有时只有十人。忽而谈王公贵族,
天下大事,忽而说,“给我一张破桌子,
一个盐瓶,一件可以御寒的袍子,
无论多粗糙都行。”但你若把一百万15
给这位节俭淡泊的人,只要五天,
钱袋就空了。晚上他不睡,熬到早上,
白天则鼾声如雷。从没人像他这样
自相矛盾。有人对我说,“你呢?难道
你没缺点?”有别的缺点,或许比较小。20
迈尼乌在背后诋毁诺维时,有人抗议,
“听着,你是不自知,还是以为大家
不知你,混淆视听?”“我对自己很仁慈。”
这样的自恋愚蠢,可耻,应该骂。
你用抹药膏的眼睛扫视自己的过错,25
为何察看朋友的缺点时却目光锐利,
像是鹰或者埃皮达鲁斯的蛇?可是
他们也可以反过来检视你的恶德。
“某人脾气太暴躁,不适合这个时代
苛刻的趣味,别人会嘲笑他,因为30
他发型土气,托加袍老往下掉,鞋也
不跟脚。”可是他心地善良,胜过周围
所有的人,而且他是你朋友,而且
粗野的外表下藏着惊人的天才。还有,
反省一下,自然或某种恶习是否35
在你身上撒了某些毛病的种子,
田野无人管,该烧的杂草就会冒头。
咱们先说这一点:盲目的恋人往往
看不见女友的可憎缺陷,甚至会迷上
它们,就像巴宾崇拜哈格娜的粉瘤。40
我真心盼望,我们对朋友也能这样
犯错,美德能给它一个光荣的名字。
就像父亲对孩子,朋友不如意的地方
我们也不应该挑剔。斜眼的孩子
父亲叫“睥睨”;谁的儿子身材瘦小,45
和早产的侏儒西西弗相仿,就叫“鸡宝”;
这位腿罗圈,名曰“宽膝”;那位跛脚,
走路不太稳当,父亲便称他“摇摇” 。
同样,有人如果太抠门,就说他节俭。
有人像个丑角,爱出风头:他不过50
想讨朋友们喜欢。可有人总爱冒犯
别人,口无遮拦:这叫率真、果决。
有人脾气太大:那叫有激情。我相信,
这样一定能找到朋友,留住朋友。
可是我们却颠倒过来,把美德本身55
当作缺点,给清洁的容器裹上污垢。
正直的人在哪儿?就是低调的那位:
我们却说他迟钝痴呆。还有人避开
一切陷阱,没有恶棍能突破他的防卫,
却因为妒忌和诽谤盛行于这个时代,60
我们不会欣赏他,不会辨别是非:
明智谨慎被我们称为狡猾虚伪。
谁不懂人情世故,而且像我将本色
袒露给你那样,麦凯纳斯,结果
像闲聊者惊扰了别人读书或沉思?“讨厌,65
真缺乏社交常识,”我们抱怨。可叹,
我们多么轻率地将恶法强加于自己!
因为没有人天生完美,好的无非是
缺陷少的。当好友像一杆公正的天平
衡量我的优点和缺点时,愿他朝那边70
倾斜(倘若我优点更多),这样友情
才会长存,别人才同样把他评判。
谁如果要求朋友别怪罪自己的瘤子,
就别指责人家的疣子。公平的道理:
谁想得到宽恕,就要宽恕别人。75
总之,既然不可能根除愤怒的顽症
以及附着在蠢人身上的种种毛病,
何不让理性使用自己的砝码和刻度,
按照事情的是非曲直来惩罚错误?
若有人仅仅因为奴隶端走盘子时80
吃光了剩下的半条鱼,还有半温的汁,
就用十字架钉死他,正常人一定会说
他比拉贝欧还疯。可是有的罪更疯狂,
更骇人听闻:朋友只不过犯了小错,
你却小肚鸡肠,不肯原谅,恨得牙痒,85
你躲避他,就像欠债的人躲避鲁索,
这些可怜人,等到悲惨的月初来临时,
如果还没有办法还清本金和利息,
就得像俘虏伸长脖子,听债主读他的
历史著作。朋友醉酒弄脏了床席,90
或失手摔了埃宛德碰过的古老的碗,
或饿急的时候从我面前的盘子抢去
一块鸡,我就从此对他另眼相看?
那他要犯了偷盗,出卖我的秘密,
拒绝履行诺言,我又该怎样处置?95
有人说,所有过错都一样,他们无力
解释生活的真相,它忤逆道德感情,
也不符合功利——公平和正义大致
都发源于此。当人类在蛮荒世界爬行,
喑哑污秽如牲口,为了橡子和洞穴100
用拳头和爪子争斗,继之以棍棒,
然后经验教会了他们制造枪。
终于,他们发明了语言,声音获得了
意义,情感获得了声音。混战渐息,
他们开始修筑城邑,创制法律,105
以免有人想做贼做匪,淫乱无忌。
在海伦的时代之前,已有许多荡女
引发了悲惨的战祸,但那些攫取危险的
床笫之欢的人,已悄无声息地死去,
强力者公牛一般,把他们野蛮地屠灭。110
你必须承认,法律诞生于对暴行的恐惧,
如果你有心去翻阅人类的历史记载。
自然也不能辨别正义与不义,虽则
她能区分好与不好,有益与有害。
谁也不能证明,这两种错性质相当,115
一人掐掉了邻居还未长成的卷心菜,
另一人趁夜色盗走了圣器。法律应这样,
惩罚和罪错的程度匹配,该用皮带
轻抽的人,千万别施以可怕的鞭刑。
我担心的不是你会用小棍子去对付那些120
应当受更严厉处罚的人,既然你宣称
偷盗和暴力抢劫是一回事,你还威胁
用同样的剪枝横扫大错小错,如果
人们允许你做王。如果哲学家天然就富有,
天然是好鞋匠,唯一的俊男,也是国王,125
何必追求已拥有的一切?“你没吃透
祖师克吕西波的话。哲学家从来不做
任何希腊鞋罗马鞋,然而他却是鞋匠。”
怎么可能?“这就像海默根尼不开口,
也是好的音乐家,精明的律师埃费努,130
就算当初扔掉了工具,关掉了店铺,
仍是理发师。所以我们说哲学家精通
每门手艺,哲学家是国王。”可是顽童
会拔掉你的胡子,万王之王!如果
你无法用棍子立威,就会被层层人群135
推搡,就会狗一样狂吠,直到嗓子破。
我不想再啰嗦,国王大人,你还是赶紧
去你的下等浴场吧,不会有仆从跟着,
除了蹩脚的克里斯宾。亲爱的友人
却会原谅我,如果我犯了愚蠢的错,140
我同样欣然地宽恕他们的过失,草民
一个,我却比你这位国王幸福快乐。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