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23

Vitas inuleo me similis, Chloë,
quaerenti pavidam montibus aviis
    matrem non sine vano
        aurarum et silüae metu.

Nam seu mobilibus veris inhorruit5
adventus foliis, seu virides rubum
    dimovere lacertae,
        et corde et genibus tremit.

Atqui non ego te, tigris ut aspera
Gaetulusve leo frangere persequor;10
    tandem desine matrem
        tempestiva sequi viro.

这首诗写给一位名叫库洛厄(Chloë)的女子。Chloë 应是杜撰的名字,希腊文的原义是“嫩枝”,与作品的主题和意象都很相配。Moore 等注者都认为,此诗的底本是古希腊诗人阿那克里翁的一首诗(Fr. 51)。Lee 认为,主导全诗的是一个明喻(“你”像小鹿)和一个暗喻(Chloë 名字隐含的嫩枝意象),它们既彼此独立,又互相配合,将全诗的动物和植物意象紧密地编织在一起。Ancona 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出发,批评此诗反映了以男性为中 心的性欲,虽然诗歌表层竭力表明抒情主人公对库洛厄毫无恶意和威胁,作品的词语和意象却让人觉察到,他就如诗中的猛兽,试图让库洛厄成为自己欲望的猎物。Fredricksmeyer 反驳道,Ancona 的不少论断都有过度阐释之嫌,诗中的性元素多只是暗示,并非如她所渲染的那样露骨,抒情主人公的劝诱并不包含暴力,对库洛厄也不构成任何伤害。本诗格律是 The Third Asclepiad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四行一节。译文采用每节前两行六顿、后两行四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vitas(躲避)的主语是“你”,库洛厄。与格 inuleo(小鹿)和 similis (相似)搭配,一些版本作 hinnuleo,意思相同。Fredricksmeyer 提醒我们 注意贺拉斯的语序。动词 vitas 隐含的“你”和“你”真正所指的对象 Chloë 分置这一行的两端,me(我)在这一行的正中,“我”和“你”被 inuleo 和 similis 两个词分开,而这两个词的意思是“你像小鹿”,词语排列传达 了这样的信息:是“你”的胆怯,“你”对爱情的畏惧,让“我们”无法成 为恋人。

第 2 行 现在分词的与格 quaerenti(寻找、追寻)修饰上一行的 inuleo,其 宾语是 pavidam...matrem(焦急的母亲)。montibus aviis(没有路、没有人 迹的山),地点夺格。quaerenti 和 pavidam 暗示了母女的失散。

第 3 行 non sine(不是没有)是间接肯定法(litotes)。vano(无依据的、 没道理的)修饰 metu(恐惧)。

第 4 行 属格 aurarum(风)和 silüae(森林)修饰 metu,表示恐惧的对象。 silüae=silvae,但这里是三个音节。这一行描绘了小鹿极度紧张的心情。 Fredricksmeyer 指出,森林也是绿色的,既然 Chloë 的名字意思是“嫩枝”, 库洛厄害怕森林,也就是害怕她自己,害怕面对自己青春觉醒的真相。这 一节传达的讯息是,正如小鹿和环境之间本该是和谐的,库洛厄与抒情主 人公也应当在一起。

第 5 行 seu...seu(无论……还是)。mobilibus(摇动的)修饰 foliis(叶子)。属格 veris(春天)修饰 adventus(来临)。inhorruit 此处的意思是风让枝叶 发出窸窣声,但它的另一个意思“因恐惧而发抖”也隐含在里面,影射小鹿的反应。Bentley 认为 5-6 行有问题,一个理由是在初春(“春天来临” 时)贺拉斯描绘的景物都还没出现,二是 inhorruit 的用法与常规相反。他把 mobilibus veris inhorruit adventus folliis 改成了 mobilibus vepris inhorruit ad ventum folliis(荆棘的叶子迎着风摇动,发出窸窣声)。但 Orelli 等人认 为,贺拉斯抄本中 inhorruit 的用法完全可解,Bentley 的版本从语言效果看比原来的版本逊色很多。Fredricksmeyer 指出,春天的到来不仅意味着恋人的到来,也意味着库洛厄自己性成熟阶段的到来。 

第 6 行 virides(绿色的)修饰 lacertae(蜥蜴)。Fredricksmeyer 认为,贺拉斯强调蜥蜴的绿色,或许是在暗示它们(抒情主人公的象征)与库洛厄 在本性上的一致。rubum,“荆棘”。Bannon 认为,rubum 让我们联想起 ruber (红色),颜色和荆棘的形状都暗示着女性生殖器。

第 7 行 dimovere,“从中间经过,分开”。蜥蜴在古希腊罗马文化中是阳具 的常见象征。

第 8 行 corde(心)和 genibus(膝盖)这两个夺格名词都表示 tremit(颤 抖)的位置,tremit 的主语是小鹿。Nadeau 和 Ancona 提出,5-8 行是明 显的性意象。枝叶在春风中摇动表明了库洛厄对恋人情爱举动的呼应,蜥 蜴象征着男性生殖器,蜥蜴分开荆棘代表着性行为。

第 9 行 Atqui,“然而”。Fredricksmeyer 认为,ego(我)和 te(你)无间 隔的并置代表了抒情主人公与库洛厄结合的梦想。tigris(老虎)被 aspera (凶狠)修饰。ut(如同)管辖 tigris 和 leo(狮子)。

第 10 行 Gaetulus 修饰 leo,Gaetulus 从 Gaetulia(盖图里亚)变来,盖图 里亚是北非的一个地区。frangere(击碎、撕碎)作动词 persequor(追逐) 的目的状语。意大利地区既无老虎,也无狮子,这幅奇特的景象在 Ronnick 看来表达了两种不同的视角。对于库洛厄来说,它是恐惧产生的幻象,对于诗中的劝诱者来说,它是以戏谑的语气告诉对方,她的恐惧是毫无来由的,他对她也没有任何威胁。

第 11 行 tandem(终于)这里表示劝诱的结论。desine(停止),命令式, sequi(跟随)与之配合,matrem 是 sequi 的宾语。

第 12 行 tempestiva(时间上合适、成熟)修饰命令式动词隐含的主语“你”, viro(男人、丈夫)与之搭配,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你”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你犹如一只小鹿,库洛厄,躲避着我,
在无径可循的山间追寻焦急的母亲,
    畏惧风的呼啸,丛林的
        起伏,你有理由警醒。

无论是枝头的叶子因春天的来临5
而窸窣抖动,还是绿色的蜥蜴
    从荆棘中间穿过,她的心,
        她的膝盖都在战栗。

然而我追你,并不像猛虎,或者
盖图里亚的狮子,仿佛一心10
    将你撕碎。你别再跟着
        母亲,已到出嫁的年龄。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