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3

Sic te diva potens Cypri,
    sic fratres Helenae, lucida sidera,
ventorumque regat pater
    obstrictis aliis praeter Iapyga,
navis, quae tibi creditum5
    debes Vergilium, finibus Atticis
reddas incolumem precor
    et serves animae dimidium meae.
Illi robur et aes triplex
    circa pectus erat, qui fragilem truci10
commisit pelago ratem
    primus, nec timuit praecipitem Africum
decertantem Aquilonibus
    nec tristes Hyadas nec rabiem Noti,
quo non arbiter Hadriae15
    maior, tollere seu ponere vult freta.
Quem Mortis timuit gradum,
    qui siccis oculis monstra natantia,
qui vidit mare turbidum et
    infames scopulos Acroceraunia?20
Nequicquam deus abscidit
    prudens Oceano dissociabili
terras, si tamen impiae
    non tangenda rates transiliunt vada.
Audax omnia perpeti25
    gens humana ruit per vetitum nefas.
Audax Iapeti genus
    ignem fraude mala gentibus intulit.
Post ignem aetheria domo
    subductum macies et nova febrium30
terris incubuit cohors
    semotique prius tarda necessitas
leti corripuit gradum.
    Expertus vacuum Daedalus aera
pennis non homini datis;35
    perrupit Acheronta Herculeus labor.
Nil mortalibus ardui est;
    caelum ipsum petimus stultitia, neque
per nostrum patimur scelus
    iracunda Iovem ponere fulmina.40

这首诗是赠给维吉尔的送别诗(propempticon) ,但它的写法令人困惑。 除了 1-8 行直接与道别相关外,后面都在谈论人类的僭越之罪(9-24 行, 航海;25-33 行,盗天火;34-36 行,飞行和侵入冥界),在朋友即将出海远行之际,说这番话似乎极不得体。而且,诗末四行甚至警告朱庇特随 时会因为这样的罪惩罚人类,在诗歌的语境里,更显得不祥。从第 6 行的 Atticis(阿提卡)可知,维吉尔即将去雅典,但现有资料表明,维吉尔在 求学时代之后只在公元前 19 年去过雅典,而《颂诗集》前三部公认的发表 时间在公元前 23 年,这首诗不大可能是后来添加进去的,而且维吉尔从雅 典回来后很快就去世了。如果此诗发表于他远行之前,尚可理解为某种戏 谑,如果发表在朋友去世之后,就显得非常不厚道了。Franke 据此认为, 诗中的 Virgilium(第 6 行)有误,应该是 Quintilium,并称这首诗与《颂 诗集》 第 1 部第 24 首相关。有人认为诗中的维吉尔可能不是那位著名的 诗人,但“我的灵魂的另一半”(animae dimidium meae,第 8 行)的亲密 称呼毫无疑问地指向我们熟悉的维吉尔。Moore 和 Wickham 认为,更合理 的解释是,维吉尔的此次雅典之旅我们并不知晓,时间早于公元前 23 年。 Amundsen 提出,此诗的主旨就是揭示人类不虔敬行为的愚蠢,并说诗作 的严肃语气下面藏着玩笑与幽默。Lockyer 认为,诗中提及的旅行只是象 征,贺拉斯其实是祝愿维吉尔在创作《埃涅阿斯记》的过程中一切顺利。 Nisbet 和 Hubbard 批评此诗缺乏贺拉斯其他作品的魅力,道德说教陈腐而 不得体,思想平庸,技巧也乏善可陈。Elder 认为这首诗歌颂了人类与天命 抗争的悲剧式的英雄主义。Traill 相信这是一首隐含着政治用意的诗,维吉 尔之旅是屋大维安排的政治任务,诗歌借朱庇特战胜巨人族的典故(在希 腊罗马传统中象征着文明战胜野蛮,秩序战胜混沌)影射了屋大维战胜安 东尼的现实,既肯定了屋大维敌人的勇气,也批评了他们的愚蠢,希望他 们能尽早归顺。关于作品的结构,Prodinger 认为 1-8 行和 9-40 行分别 是两首诗,Hendrickson 则提出这是一首戏剧化的诗,9-40 行是在维吉尔 的船从视线消失后诗人的独白,谴责船的发明让朋友分离。Carrubba 指出, 这首诗其实有非常精巧的结构。它的三部分(1-8 行,9-24 行,25-40 行)有三条线索联接。第一条是地、火、风、水四大元素。第一部分的塞 浦路斯、双子星、风神和船分别代表这四种元素,第二部分主要涉及水(船), 第三部分涉及火(普罗米修斯)、风(代达罗斯)、地(海格力斯)。第二条 线索是盗窃主题。在第一部分的商业比喻框架内,如果船不能让维吉尔安 然无恙地到达雅典,就侵犯了托付者贺拉斯的财产权,构成盗窃。第二部 分人类的船侵入神所禁止的海域,也可视为盗窃。第三部分的每个例子都 是不同形式的盗窃。第三条线索是句法结构。第一部分有 sic 的重复,第 二部分有 qui 的重复,第三部分有 audax 的重复。因此,全诗的结构极其 考究。本诗格律是 The First Asclepiad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译文采用单行四顿、双行五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Sic 与后面的祈愿式虚拟语气配合,表示祷告时提出的条件。te 指 第 5 行的船(navis)。diva potens Cypri 指维纳斯。potens+属格表示“掌管”。 维纳斯因为诞生于海中,被水手视为保护神,塞浦路斯(Cyprus)以崇拜 维纳斯著称。

第 2 行 fratres Helenae(海伦的兄弟)指珀鲁克斯(Pollux)和卡斯托 (Castor),他们传统上是水手的保护神。部分注者把 lucida sidera(fratres Helenae 的同位语)理解为海上风暴结束后常可看见的电火(所谓的圣艾 尔摩之火,fire of St. Elmo),水手把它看成珀鲁克斯和卡斯托显圣的标志。 Wickham 和 Moore 都持此看法,Moore 还引用了琉善(Lucian Navig. 9) 和斯塔提乌斯(Statius Silv. 3.2.8 ff.)的著作为证。但 Chase 认为它指的是 珀鲁克斯和卡斯托这对孪生兄弟化身成的双子座(Gemini) 。

第 3 行 ventorumque...pater(风的父亲)指风神埃俄洛斯(Aeolus),语典 出自《奥德赛》(10.21) 。diva、fratres 和 pater 同时作动词 regat 的主语。

第 4 行 aliis 指其他类型的风,传说风神有很多袋子装不同的风。Iapyga 是 Iapyx(亚普克斯)的希腊语式宾格,从地名 Iapygia(今天的 Apulia, 意大利南部)变来。亚普克斯是从西北偏西的方向吹来的风,对于从意大 利去雅典的航行来说是顺风。

第 5 行 creditum,“托付”,在商业用语中,creditum 表示借钱给人或者在 别人那里存钱。此处维吉尔被比作钱,船扮演借贷者或者银行的角色。

第 6 行 debes(欠)也是一个商业用语,表示有还钱的义务。finibus Atticis (阿提卡地界)指位于阿提卡半岛的雅典。

第 7 行 reddas(还)作为商业术语表示还钱或者交回存款。incolumem 在 商业用语中意为完好无损。precor,“我祈祷”,祈祷的内容是此行的 reddas 和 serves(保存)所在的从句(省掉了句首的 ut) 。

第 8 行 serves 在商业用语中指保护好财物的安全。Buttrey 指出,这里的 dimidium(一半)是罗马文学中用于指人的唯一例子。他认为,在 1-8 行的语境里,它不是简单的“一半”,而是当时罗马广为流行的半枚硬币。 有意思的是,这种硬币的图案往往是双面神雅努斯(Ianus)。为了找零的 需要,罗马人常把它切成两半,这样每半个硬币上都只有雅努斯的半个头, 这个形象恰好与“我的灵魂的另一半”相吻合。

第 9 行 Moore 指出,贺拉斯对人类航海行为的“反省”在今天看来似乎莫 名其妙,但在古代,航海常被视为人类过分骄傲的体现,是对神的一种冒犯。不仅如此,Hendrickson、Cairns 和 Pasquali 等人在仔细研究了古希腊 时期的送别诗传统后发现,诅咒人类的第一位水手是这类诗歌的固定程序, 是表达对友人或爱人关心的常规方式。Traill 指出,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贺拉 斯对第一位水手表达出的敬佩,因为这才是反叛传统的。Illi,ille(与 qui 呼应)的与格,与格与 esse 的各种形式搭配常表示“拥有”之意。robur 原指一种坚固的橡木,后来也形容意志的坚定。aes triplex(三重铜)指胸 甲(lorica)。Anthon 等人把 robur et aes triplex 理解为“重言法” (=robur aeris triplicis),但 Wickham 指出,本行这种表达在希腊语、拉丁语中颇为常见, Wheeler 也认为,应当保留两个意象的独立性,因为下文各自有词与它们 呼应。Carrubba 提醒我们,aes triplex 也可能是双关语。aes 在拉丁语中常 指钱,比如 aes alienum 就是债务,triplex 在商业用语中表示三倍。如果 1 -8 行中贺拉斯用了商业的比喻,这里就有可能延续这一条隐蔽的线索。

第 10 行 circa pectus(围住胸膛)与上一行 aes triplex 呼应。fragilem(脆 弱)与下一行 ratem(船)搭配,truci(凶险)与下一行 pelago(海)搭配, 两词紧邻突出了船与海的对比。

第 11 行 pelago 是 pelagus(海)的与格。Carrubba 敏锐地看出,commisit 与第 5 行的 creditum 相呼应,在商业用语中,它们都可表示“托付”。但 在 1-8 行中,是把维吉尔这个人托付给船,这里却是人把船托付给大海。

第 12 行 primus 修饰第 10 行的 qui。Africum 指西南偏西的风,praecipitem 形容风直冲过来的气势,也可理解为垂直方向的“从天而降”。

第 13 行 decertantem 指一直战斗到分出胜负,也修饰上一行的 Africum。 Aquilonibus,Aquilo(北风)的复数与格,与西南风争斗的对象。

第 14 行 Hyadas(毕星团),擎天神阿特拉斯的七个女儿的合称,他的另 外七个女儿被称为 Pleiades(天文上指昴星团)。Hyadas 因为哥哥 Hyas 被 狮子吞吃,终日哭泣,宙斯怜悯她们,把她们变成了星星。在古希腊罗马, 毕星团被视为雨星,所以贺拉斯用 tristes(悲伤)来形容。参考奥维德《岁 时记》(Fast. 5.165)。Noti,Notus(=Auster)的属格,南风。

第 15 行 quo(=quam ille)是表示比较的夺格,与下一行 maior(更强大的) 的呼应,arbiter 此处意为“控制者、统治者”。Hadriae(=Adriae)指亚得 里亚海,罗马人所称的亚得里亚海南边一直延伸到意大利南端和希腊西海 岸。此行意为南风是亚得里亚海的绝对主宰。

第 16 行 tollere(举起)前面省略了 seu(或者),ponere=componere(放下), freta 本义是海峡,这里和上文的 pelago 同义。风生浪起,风静浪止,风可以随心所欲操纵海。 

第 17 行 quem与gradum搭配,Wickham和Chase认为,这里的“死” (Mortis) 应当理解为拟人手法,才能体现出 gradum(脚步)的诗意。

第 18 行 siccis(干的、不流泪)被 Heinsius 和 Bentley 改作 rectis(目不斜 视),被 Cunningham 改作 fixis(基本等于 rectis),理由是流泪并不是恐惧 的自然表现。但他们的改动没有贺拉斯作品古代抄本的支持,而且他们的 解释并不适用于古人,Orelli 用奥维德《变形记》 (2.539)等作品证明,古 人认为,面对危险哭泣并非缺乏男子气概,反而是自然情感的流露。在此 情况下无动于衷,反而是不敬天畏神的忤逆表现。monstra 原指任何反常的 景象,这里和 natantia(游泳)搭配,应当指海里的怪兽。

第 19 行 此行动词 vidit(看见)也是上一行省略的动词,上一行的夺格 siccis oculis 也修饰此行的 vidit。

第 20 行 Acroceraunia 是 infames scopulos(恶名远扬的巉岩)的同位语, 字面意思是“雷霆之峰”。它是伊庇鲁斯(在今阿尔巴尼亚境内)西北的一 处狭长海岬,据说能吸引雷霆,附近发生过无数的沉船事故,屋大维在阿 克提翁战役胜利后返航也险些丧命于此。

第 21 行 abscidit,“分开”,宾语是第 23 行的 terras(各片陆地) 。

第22行 prudens这里用的是它的原义(pro-videns)“为将来做准备”。Oceano dissociabili 是表示分离的夺格。Oceano(主格 Oceanus)原是希腊神话中 的大洋神,这里借指海洋。dissociabili 由动词 dissocio(使分开)变来,带 有动词味道,意为“隔绝交通,阻止交流”。

第 23 行 tamen 的转折与第 21 行的 nequiquam(徒然)呼应。impiae(渎 神的)与 rates(船)搭配,也印证了第 18 行 siccis oculis 包含的忤逆意味。

第 24 行 vada 严格地说,指湍急的浅滩,这里指海。Knapp 称,transiliunt (跳过、跃过)突出了人类的轻浮和傲慢,他引用了贺拉斯的其他作品 (Odes 2.18.23-26)和奥维德的《变形记》(1.134)为证。

第 25 行 Audax(胆大的)与异相动词 perpetior 的不定式 perpeti 搭配,是 仅用于诗歌的仿希腊语结构,omnia(一切)是 perpeti 的宾语。perpetior 从 patior(忍受)变来,前 per 极力强调忍受的程度。

第 26 行 vetitum 是 veto(禁止)的过去分词,修饰 nefas(渎神之罪,中 性名词)。Wheeler 认为 vetitum nefas 中间应加上 et,两个词分别指人和神 所禁止的。

第 27 行 audax 重复,突出了渎神主题。Iapeti(Iapetus 的属格)genus,“伊 阿佩托斯之子”,指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第 28 行 mala 此处的意思不是“邪恶”,而是指“不幸、灾难” 。gentibus 泛指人类。 

第 29 行 aetheria 是由 aether(上界)变来的形容词。domo(家)多数情况 下用作阴性名词。

第 30 行 macies 原义是“消瘦”,这里指耗掉人元气的疾病。nova(新的) 与 cohors 搭配,受属格 febrium(热病)修饰。

第 31 行 incubit 的形象是一只鸟坐着孵蛋,这里用它描述各种病,突出了 沉重感和持久感。cohors 是军事术语,指一个军团(legio)的十分之一, 大约 360 人,这里极言热病种类之多。

第 32 行 semoti(隔绝、隔开)修饰 leti(死亡),两个词的空间距离形象 地表达了“隔开”之意。prius(之前)指普罗米修斯弟媳潘多拉打开装着 各种灾难的盒子之前。

第 33 行 corripuit,“夺走、加快速度” ,gradum,“脚步”,呼应第 17 行的 同一个词。

第 34 行 expertus 是异相动词 experior(尝试、经历)的过去分词,省略了 est。Daedalus(代达罗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巧匠,和儿子伊卡洛斯一起被 克里特国王米诺斯困在岛上,为飞回故乡雅典,他给自己和儿子各做了一 双翅膀。伊卡洛斯飞得太高,固定翅膀的蜡被太阳融化,坠入海中淹死。

第 35 行 non homini datis(未给人类)呼应第 24 行的 non tangenda(不应 触碰),都是神禁止人类的例子。

第 36 行 perrupit(突破)由 rumpo 变来,前 per 突出了冲破封的暴力。 Acheronta(主格 Acheron,阿卡隆河),希腊神话中冥府和阳间的界河,这 里代指整个冥府。Herculeus 是由 Hercules(=Heracles,海格力斯/赫拉克勒 斯)变来的形容词。赫拉克勒斯曾经强闯冥府。Traill 提醒我们,贺拉斯在 表面的渎神主题下选取的普罗米修斯、代达罗斯和海格力斯三位人物都体 现了勇敢的可贵品质,读者很容易钦佩而不是否定他们。Elder 干脆提出, 诗歌的主题就是赞美勇气,“哪怕勇气的结果是毁灭。”  

第 37 行 部分版本 ardui(陡峭的)作 arduum,但古代抄本均作 ardui,而 且相对于更大众化的 nil+中性形容词结构,贺拉斯更偏爱 nil+属格的结构。

第 38 行 注意此行从前面外视角的第三人称转成了内视角的第一人称“我 们” (petimus,追求),时态也从 9-37 行的过去时转成了现在时。stultitia (愚蠢)是表示原因的夺格,这个词无可辩驳的贬义似乎让上文提到的 Elder 的观点难以立足。这里的意象似乎影射提坦族与朱庇特争夺天庭领导 权的传说。Traill 认为,人称和时态的转换是一个重要线索,表明贺拉斯此 时谈论的已经不再是神话中的过去,而是当代的现实了。“我们”涵盖了诗人本人,这是他与屋大维的敌人共同承担罪责的姿态,是为了减缓批评的 力度,赢得他们的好感。

第 39 行 patimur(忍受)的被动与上一行 petimus 的主动从两个方向涵盖 了人类的愚蠢与贪婪。Traill 指出,scelus(罪)在贺拉斯诗歌中是表示罗 马内战的标志词,他可能在此处含蓄地指责屋大维的敌人。

第 40 行 iracunda(愤怒的)与 fulmina(雷霆)搭配,是拉丁语诗歌中常 见的移就格(hypallage)。一首为出海友人祝福的诗,以令水手心惊的雷 霆结尾,的确让人诧异。Traill 觉得,如果把它视为政治象征就很好解释了。 贺拉斯是在提醒屋大维的敌人,或许他们的用心不坏,勇气也可嘉,但在 目前的政治局面下,与屋大维对抗却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会招致屋大维的 严厉报复。

愿统治塞浦路斯的女神,
    愿明亮的双子星座,海伦的兄弟,
愿埃俄洛斯,为你指引,
    愿所有风都被囚禁,除了亚普克斯,
船啊,维吉尔已托付给你,5
    求你平安抵达阿提卡的海岸,
归还你的债,不缺毫厘,
    求你看好我的灵魂的另一半。
先把蜉蝣似的小船
    托付给凶蛮大海的人,必定有10
橡木与三重铜甲的肝胆
    不怕西南风长驱直入,鏖斗
北风军团,不怕雨星
    召集的墨云,也不怕南风的疯癫
(亚得里亚海在他手中,15
    涛升涛落,全凭他的一个意念)。
死神什么样的脚步才能
    让他恐惧,如果游动的水怪,
沸腾的海面,雷霆岩的恶名,
    都无法催下他的一滴眼泪?20
预见未来的神,徒然
    用无垠的深渊隔开了大陆,
如果一艘艘桀骜的舟船
    就这样跃过不可触碰的海域。
妄作的人类,忍受一切,25
    在被禁止的渎神之路上狂奔。
妄作的普罗米修斯,把火
    盗给人类,欺诈种下祸根。
火从天家降到世间,
    种种热病从此便栖伏在大地上,30
让人形骨损,此前
    索居一旁的迟缓宿命——死亡
也骤然加快了他的脚步。
    代达罗斯尝过了天空的滋味,
插着不许人拥有的翅羽;35
    海格力斯冲破了冥河的防卫。
没有什么过于陡峭,
    愚蠢的我们甚至向天庭登攀,
因为罪,我们也容忍不了
    朱庇特将愤怒的闪电搁置一边。40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