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4

Solvitur acris hiems grata vice veris et Favoni
    trahuntque siccas machinae carinas,
ac neque iam stabulis gaudet pecus aut arator igni
    nec prata canis albicant pruinis.
Iam Cytherea choros ducit Venus imminente luna5
    iunctaeque Nymphis Gratiae decentes
alterno terram quatiunt pede, dum graves Cyclopum
    Vulcanus ardens urit officinas.
Nunc decet aut viridi nitidum caput impedire myrto
    aut flore, terrae quem ferunt solutae;10
nunc et in umbrosis Fauno decet immolare lucis,
    seu poscat agna sive malit haedo.
Pallida Mors aequo pulsat pede pauperum tabernas
    regumque turres. O beate Sesti,
vitae summa brevis spem nos vetat inchoare longam.15
    Iam te premet nox fabulaeque Manes
et domus exilis Plutonia; quo simul mearis,
    nec regna vini sortiere talis
nec tenerum Lycidan mirabere, quo calet iuventus
    nunc omnis et mox virgines tepebunt.20

这首诗大约作于公元前 23 年,赠给朋友塞提乌(L. Sestius Quirinus) 。 Moore 认为,这位塞提乌很可能是西塞罗曾辩护过的 P. Sestius 的儿子。在 内战中,他和贺拉斯都支持刺杀了恺撒的布鲁图斯,后来战败后他虽然接 受了现状,但并未因此否定布鲁图斯的理念,一直保存着他的头像。贺拉 斯将这首诗排在诗集的第四位,表明他对塞提乌评价很高。这首诗在结构 上明显分为两部分,1-12 行描绘春回大地的美好景象,13 行突然转折, 开始提及死亡,感慨人生短暂,劝塞提乌及时行乐。对于不熟悉罗马文化 的读者来说,这样的转折显得太突兀,但 Barr 指出,罗马人庆祝牧神法乌 努(Faunus)的节日也是纪念死者的节日(dies parentales)开始的一天, 喜庆与抑郁情感的转换在他们看来是很自然的。学者们认为此诗有一个希 腊范本,Garrison 指出贺拉斯模仿的是阿尔凯奥斯的作品,Moore 感觉这 首诗可能受到 Silentarius 的影响。在罗马前辈的诗歌中,卡图卢斯《歌集》 第 46 首与此诗的前半部分情调上比较接近。Campbell、Wilkinson、Toll、 Rudd、Collinge、Nisbet 和 Quinn 等人认为第 13 行的“苍白死神”是全诗 的核心。Heinze 和 Lee 对此提出质疑,他们认为,从主题和结构看,9- 12 行关于牧神的祭祀才是诗歌的核心。Lee 把诗歌五部分的内容概括如下: 1-4 行(人在忙碌),5-8 行(天神),9-12 行(牧神祭礼) ,13-16 行 (地神),17-20 行(人在玩乐),他发现诗中的节奏对应也支持把 9-12 行视为作品核心的结论。Babcock 指出,法乌努除了是庇佑庄稼和牲畜的 牧神之外,也有预言神的一面。作为预言神,他的形象是可怕的。贺拉斯的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在《颂诗集》第 3 部第 18 首的注释中说,法乌努 也是会带来灾殃的阴间神。Babcock 分析了诗歌其他部分的细节,认为它 们都或明或暗地与法乌努的双重功能相关。他还认为,第 13 行和 14 行的 前半部分是法乌努回答献祭之人的话。Will 从历史学和考古学的角度分析 了这首诗与塞提乌个人生活的密切关系(详见相关注释)。本诗格律是 The Fourth Archilochian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Barr 特别指出,贺 拉斯选择的这种格律与主题配合完美。每组对句中,上一行前半段是长短 短格,下一行前半段是短长格,上行长而缓,下行短而急,但每句都以三 个长短格结尾。这样,每行结尾都是同样的节奏,这种无情的反复强化了 死亡不容分说的力量。另外,如 Zielinski 所说,倘若我们把长行和短行视 为两种相反的元素,那么相同的结尾也体现了 13-14 行所说的死亡对人一 视同仁的态度。译文采用单行六顿、双行四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ABB 的 格式押韵。 

第 1 行 solvitur 字面意思是“松开”,因而暗含有冬天如链和绳索捆缚世 界之意,当然也可理解为冬天的冰雪封冻大地,但地中海气候的意大利虽 然偶尔有雪,但并无一片冰封的景象。grata vice 是夺格,vice 表示“轮次” 或“变化”,冬天(hiems)之后便是春天(ver)。根据瓦罗《论农业》 (De Re Rust. 1.28),罗马历法的春天正式开始于 2 月 1 日,这也是西风 (Favonius=Zephyrus)开始吹的时间。Favonius 与动词 faveo(支持)有关, 因为温和的西风利于植物生长(favens geniturae),所以有此名。下文牧神 Faunus 一词的词源也与动词 faveo 有关,有人甚至认为法乌努(Faunus) 就是 Favonius 的化身。

第 2 行 machinae(=phalangae)指把船推入水中的装置。Wheeler 解释说, 古人极少在冬天出海,所以整个冬天都把船固定在岸上,春天到了才重新 推入水中。carinas 是船的龙骨,因为很久不下水,所以很干燥(siccas) 。 Will 用考古学的证据说明,塞提乌家族非常富有,拥有自己的制陶厂和商 船,许多印有 L. Sestius 名字的砖和酒器在地中海地区出土。春天对于他的 家族来说,也是新一轮海上贸易的开始。

第 3 行 否定词neque和iam呼应表示“不再”,说明状态已改变。动词gaudet (对……感到高兴)被 pecus(羊群、牛群)和 arator(农夫)分享,也同 时与 stabulis(这里指过冬的圈)和 igni(这里指冬天取暖的炉火)搭配。

第 4 行 prata,“草地” 。夺格 canis(白色)和 pruinis(霜)搭配,表示 albicant (发白)的原因。Babcock 指出,1-4 行的美好景象体现了牧神法乌努的庇佑。 

第 5 行 Cytherea 修饰 Venus,因为维纳斯诞生于 Cythera 岛附近的海水中。 imminente luna(月亮悬挂)是表示伴随状态的独立夺格。Babcock 提醒我 们,imminente 天然包含了动词 immineo 的“威胁”之意,月亮的盈亏和 季节的更替一样体现了时间的变化不可阻挡。

第 6 行 iunctae 修饰 Gratiae(美惠三女神),表示手牵手,与 Nymphis(水 泽仙女)的与格搭配。按照 Wheeler 的解释,decentes 的概念大体相当于 希腊语的 kalon,兼具了“美丽”与“得体”之意,但在这里或许指女神的 姿态优雅。 第 7 行 alterno...pede,“双脚交替”,形容跳舞(terram quatiunt,敲击地面) 的节奏。graves(原义为沉重)与 officinas(作坊)搭配,多数注者认为它 等于 laboriosas,形容艰巨的劳动,但 Wickham 解释说,它指的是冶炼炉 的沉重。Cyclopum 是 Cyclopes(希腊神话中的西西里独眼巨人族)的属格, 他们是火神伏尔甘(Vulcanus)的奴仆,为朱庇特制造雷霆。

第 8 行 ardens 是动词 ardeo(燃烧)的现在分词,这里描绘伏尔甘被炼铁 的火焰映红的样子。urit,“点燃”,Scaliger 猜测应是 urget(催促),Munro 根据巴黎抄本 A 改成 visit(检视),但从意象和词语的呼应考虑,urit 无疑 是佳选择。officinas 指伏尔甘管辖的冶炼炉或冶炼铺。但 Will 指出,出 土的罗马时期的陶器上普遍铭刻的“OF”表明,officina 当时是制陶工厂 或作坊的标准名称,如果这样,贺拉斯这里也是在影射塞提乌的产业。Will 还说,塞提乌是罗马用火烤制砖头、不再用阳光晒制的第一人,他生产的 砖因为耐火广受欢迎。7-8 行的重与 6-7 行的轻、7-8 行的忙与 6-7 行的闲形成了对照。

第 9 行 viridi(鲜绿的)修饰 myrto(桃金娘,维纳斯的圣物),与动词不 定式 impedire 搭配,是手段夺格。nitidum,“闪亮”。西方古代欢庆的宴席 上,通常的习俗是用香膏抹头,然后戴上花环。impedire 本义是“阻止、 防止”,此处的意思是“环绕、戴上”,但 Wheeler 指出,戴上花环据说可 以防止喝醉。

第10 行 flore(花)是quem的先行词。solutae呼应第1行的Solvitur。Babcock 认为,这里贺拉斯不只在描绘宴席上的欢庆,可能也影射了法乌努的祭礼, 因此与下面两行浑然一体。

第 11 行 此处的 et 表示强调,不表示并列的连接关系。umbrosis(布满阴 影的)与 lucis(树林,特指对某位神来说是神圣的树林)搭配。Fauno, Faunus 的与格。Wheeler 说一年有两个庆祝牧神的节日,一个是 2 月 13 日,一个是 12 月 5 日。immolare 原义是将碾碎的食物(mola)撒在祭品上, 引申为一般的祭祀活动。Garrison 指出,immolare 已经暗含着死亡,为后 面的转折做了铺垫。此行和第 13 行的 Nunc(现在)也呼应着第 3 行和第 5 行的 iam。

第 12 行 poscat(要求)和 malit(更愿意)的主语都是法乌努,隐含的结 构 sibi immolare 省略掉了。agna(小绵羊)和 haedo(小山羊)都是修饰 immolare 的工具夺格。Lee 解释说,山羊是献给作为牧神的法乌努,绵羊 是献给作为预言神的法乌努。

第 13 行 Pallida(苍白)是 Mors(死神)的惯用形容词。aequo 和 pede 搭 配,作动词 pulsat(敲击)的工具夺格。aequo 这里不是形容脚的动作,而 是强调一视同仁,不做区别。Wickham、Chase 和 Moore 都提到,古希腊 罗马人的习惯不是用手敲门,而是用脚踢门。tabernas 这里不是指店铺, 而是穷人(pauperum)的小房子。Will 认为,这里的死神或许也有具体的 所指,就是塞提乌父亲的死以及在内战期间塞提乌本人面临的死亡威胁。 Garrison 评论说,此行 4 个 p 开头的词语(头韵)模仿了死神踹门的声音。 死神的沉重之脚也与第 7 行女神的轻盈之脚形成了对照。

第 14 行 regum,“国王”,泛指有权有势的人,turres 指高层建筑物。Sesti 是 Sestius(塞提乌)的呼格。Will 说,regum turres 让人联想起塞提乌家族 的别墅。beate 是 beatus(幸运的、有福的)的呼格。塞提乌是共和派领袖 布鲁图斯的坚定支持者,并负责为共和派一方铸币,曾被支持恺撒的三巨 头悬赏捉拿,后被屋大维赦免,并在公元前 23 年出任执政官。相对于他的 众多共和派朋友来说,他的确是“有福的”。Babcock 指出,死亡的严厉意 象让“有福”的说法变得空洞。

第 15 行 summa 这里是名词,意为“结束”,和 brevis(短暂的)合在一起 表示生命短暂的过程。incohare 这个动词不是简单表示“开始”,而是意味 着“只能开始,却无法完成”。nos(我们)是 incohare 的逻辑主语。

第 16 行 iam 和将来时动词 premet(重压)搭配,意思是“很快”,而不是 “已经” ,iam 用于将来时表示说话人对结果的确信。fabulae(故事)是 Manes(亡魂)的同位语,突出了生命结束后的空虚和无实质(仅仅是名 字和谈资而已)。

第 17 行 domus(家)和上文的 Manes、nox(夜晚)一起作 premet 的主语。 exilis,注者一般解释为“空荡”、“无装饰”或者“虚幻”、“不真实”。Plutonia 是从 Pluto(冥王普鲁托)变来的形容词,和 exilis 都修饰 domus。quo 在 这里是表示地点的连接副词。simul=simul ac,“一……就”,是贺拉斯诗歌中的常见用法。mearis=meaveris,“旅行、经过”,将来完成时。

第 18 行 regna 和属格 vini(酒)搭配,不是指王国或统治,而是宴席上劝 酒派酒的权力,这样的“司酒”在拉丁语中常称为 magister/rex bibendi,参 考卡图卢斯《歌集》第 27 首。Will 指出,对于生产酒器的塞提乌来说,regna vini 的说法还多了一层影射他巨大产业的意思。sortiere=sortieris,是异相 动词 sortior(通过抽签或掷骰子获得)的将来时,该动词由名词 sors(抽 签或掷骰子)变来。大多数注者把 talis 看成 talus(掷骰子游戏)的复数夺 格,这样就是修饰 sortiere 的工具夺格,但 Wheeler 却认为,把它理解为修 饰 vini 的形容词(意为“这样的”)更有诗意,如果这样,这行诗的意思 就是:你到了冥府之后,就不能再为“(我们今天)这样的酒”做司酒了。 这种解释不仅更有现场感和对照感,也符合古希腊罗马人中间广泛流传的 一种说法,他们相信,死者只要没有冒犯多数的神,在冥府里就仍然可以 做生前爱做的事,只不过冥府里的一切都只是影子,并非真实。塞提乌 死后仍然可以掷骰子,仍然可以喝酒,但那时的酒就不是“这样的酒”了! 而且 sortiere 已经包含了掷骰子的意思,添加 talus 的夺格丝毫增加不了诗 歌的表现力,所以我赞同 Wheeler 的观点。

第 19 行 tenerum 同时包含了年纪轻、皮肤嫩、性情温柔等义。Lycidan 是 希腊名字 Lycidas(吕西达)的宾格。贺拉斯诗歌中的名字经常是杜撰的, 仅起到代表某个类别的作用。这里的 Lycidas 应当是希腊裔的美少年。Will 提出,Lycidas 即使在古希腊也是罕见的名字,或许确有其人。塞提乌家族 生产的酒罐中,有一只出土的印有“LVC.LV.SE”的字样。按照当时的惯 例,“LV.SE”是塞提乌名字 Lucius Sestius 的缩写,“LVC”或许就是酒罐 生产者或监制者 Lycidas 的前三个字母。古希腊罗马乃至整个地中海世界 都盛行双性恋,十来岁的男孩尤其受到成年男性的青睐。 mirabere=miraberis,是异相动词 miror(恋慕、惊奇)的将来时。Quo 回指 Lycidan,是与动词 calet 搭配的与格,calet 指对人充满炽烈的情欲。iuventus 在拉丁语中大体指二十到四十岁的男子,是集体名词。古罗马的道德允许 男子在结婚前与同性少年保持性关系,但在婚后这就是违反道德的行为了, 参考卡图卢斯《歌集》第 61 首。

第 20 行 nunc(现在)和 mox(很快)的对比,强调时间流逝之快。omnis (所有的)修饰上一行的 iuventus。男孩满二十岁后,成年男子往往就会 对他丧失兴趣,这时他就成为女孩(virgines)追求的对象。tepebunt 虽然 也表示情欲,但烈度远小于 calet,两个词的差异也体现了当时的性别刻板印象。

严冬的镣铐正被春日的煦风吹开,
    绞车把干船拖回大海,
牛群已不恋棚舍,耕夫已不恋炉火,
    原野上已不再有白霜闪烁。
维纳斯已在低垂的月下领舞,美惠神5
    与仙女手牵手,清雅的身影
随足音起伏,巨人族的炼炉被伏尔甘
    点燃,火光映红他的脸。
此刻当在抹膏的头顶戴新绿的叶冠,
    或欣悦土地生出的花环;10
此刻当在幽暗的林间向法乌努献祭,
    绵羊或山羊,遵他的旨意。
死神的足,同样地叩撞穷人的颓屋,
    贵人的府第。有福的塞提乌,
短促的生命不容我们有长久憧憬,15
    转眼黑夜、虚幻的亡灵、
惨淡的阴宅就把你制伏;在那一方,
    你再不能掌管如此的佳酿
再不能爱慕吕西达:此刻男士都为他
    疯狂,很快少女们也记挂20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