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2

Iam satis terris nivis atque dirae
grandinis misit pater, et rubente
dextera sacras iaculatus arces  
    terruit urbem, 

terruit gentes, grave ne rediret5
saeculum Pyrrhae nova monstra questae,
omne cum Proteus pecus egit altos  
    visere montes, 

piscium et summa genus haesit ulmo,
nota quae sedes fuerat columbis,10
et superiecto pavidae natarunt  
    aequore dammae. 

Vidimus flavum Tiberim retortis
litore Etrusco violenter undis
ire deiectum monumenta regis15
    templaque Vestae, 

Iliae dum se nimium querenti
iactat ultorem, vagus et sinistra
labitur ripa Iove non probante u-
    xorius amnis.20

Audiet cives acuisse ferrum,
quo graves Persae melius perirent,
audiet pugnas vitio parentum  
    rara iuventus. 

Quem vocet divum populus ruentis25
imperi rebus?  Prece qua fatigent
virgines sanctae minus audientem  
    carmina Vestam? 

Cui dabit partes scelus expiandi
Iuppiter?  Tandem venias, precamur,30
nube candentes umeros amictus,
    augur Apollo; 

sive tu mavis, Erycina ridens,
quam Iocus circumvolat et Cupido,
  sive neglectum genus et nepotes    35
    respicis, auctor, 

heu nimis longo satiate ludo,
quem iuvat clamor galeaeque leves,
acer et Mauri peditis cruentum
    vultus in hostem;   40

sive mutata iuvenem figura
ales in terris imitaris almae
filius Maiae, patiens vocari  
    Caesaris ultor, 

serus in caelum redeas diuque45
laetus intersis populo Quirini,
neve te nostris vitiis iniquum  
    ocior aura 

tollat; hic magnos potius triumphos,
hic ames dici pater atque princeps,50
neu sinas Medos equitare inultos  
    te duce, Caesar.

根据后一行可以判断,本诗写给屋大维。多数学者估计此诗作于公 元前 29 年到前 28 年左右,屋大维征服亚历山大城之后,获得奥古斯都封 号之前。Moore 认为可能的时间是公元前 28 年末,因为诗中萦绕的内战 隐忧可能是屋大维当年表示有隐退之意引发的。全诗分为三部分,1-20 行是不祥的兆象,21-24 行揭示凶兆的根源——内战,25-52 行是祈祷神 来解救罗马。Commager 认为,此诗虽然是一首颂词(paean),但也表达 了对屋大维的严肃忠告——不要过度复仇,不要延续内战。Nussbaum 却认 为,此诗并没有否定复仇,但划分了两个阶段,战争结束之前和之后,贺 拉斯肯定了此前的复仇,但希望屋大维能开辟和解的新时代。 Kiessling-Heinze 指出,此诗在形式上结合了罗马的赎罪主题和希腊的显圣 传统。Commager 和 MacKay 相信,本诗并非歌功颂德之作,而是告诫屋 大维不要陷在罗马人兄弟相残的原罪里,尽早结束罗马的内战灾难,在征 服异族、开疆拓土的过程中实现民族的救赎。本诗格律是 The Sapph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四行一节。译文采用每节前三行五顿、 末行二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Iam(已经)是强有力的开头,与 satis(足够)合在一起表达了不 堪重负的极度压抑之情。Fraenkel 和 Womble 谈到了它的心理效果。terris (= in terrras,大地)是表示利害关系的与格用法。dirae(dirus)是占卜用 词,指兆象“凶”,带有强烈的史诗色彩。

第 2 行 misit(送出、发出)和 terris 的与格呼应,有攻击的意味。pater 指人与神共同的父亲朱庇特(Iuppiter)。rubente 形容手发红,因为朱庇特 的武器是雷霆。

第 3 行 sacras...arces,“神圣的堡垒”。罗马卡皮托山(Capitolium)有两个 峰顶,一个峰顶是 Arx(初防守罗马的堡垒,后来被视为罗马领土的中 心)所在,另一个峰顶建有朱庇特神庙。此处 arces 用复数,可能同时指 这两处地方,Moore 说贺拉斯也可能泛指罗马的七座山丘。当时卡皮托山 顶的神庙被雷电击中。iaculatus 是异相动词 iaculor(扔、掷)的过去分词。

第 4 行 urbem 在拉丁语中如无特别说明,常指罗马城。  

第 5 行 terruit...terruit,首语重复法(anaphora),本诗用词有多处刻意的重 复和呼应。gentes 指各个民族,或者说全世界。grave(严峻的)与第 22 行 graves 呼应,ne 引导表示害怕的虚拟从句,因 terruit 包含了恐惧之意。 

第 6 行 saeculum 此处指时代。Pyrrhae(主格 Pyrrha),庇拉,古希腊神话 中丢卡利翁(Deucalion)的妻子。宙斯(朱庇特)决定用大洪水毁灭人类, 只有丢卡利翁夫妇活下来。monstra 指任何反常的景象,在古罗马通常被视 为兆象。nova 原义是“新”,此处指未曾见过,庇拉时代以前“未曾见过” 的景象贺拉斯时代“已经”(反复使用的完成时强调了这一点)再次见过, 突出了灾难重现、天意难测的悲剧感。questae 是异相动词 queror(哀叹) 的过去分词,表示主动。

第 7 行 Proteus,普罗透斯,海神涅普顿(Neptunus)的牧人,大洋神俄刻 阿诺斯(Oceanus)的儿子。主要放牧海豹,以善于变化著称。pecus 通常 指羊群,这里借指海里的动物。

第 8 行 visere 与 egit 搭配,表示目的,不定式的这种用法受了希腊语的影 响,通常拉丁语表示目的有三种结构:趋向动词+目的分词(supine);ad+ 名词宾格+被动将来分词(gerundive) ;ut/ne 引导的虚拟从句。

第 9 行 ulmo,ulmus(榆树)的夺格,诗歌中的地点夺格常不用介词。

第 10 行 quae 的先行词是上一行的 ulmo,树木在拉丁语中都是阴性名词。

第 11 行 natarunt=nataverunt,拉丁语完成体形式经常省略 v 和随后的元音。

第 12 行 dammae,小型的鹿、瞪羚之类的动物。

第 13 行 Vidimus 的主语“我们”指贺拉斯时代的罗马人。flavum(棕黄色) 是台伯河(泥沙较重,通常就呈棕黄色)的惯用修饰语,并非由于洪水才 用此词。Tiberim,台伯河,流经罗马城的河,如果朝着入海的方向看,古 代左岸属于传统的罗马地界,右岸属于埃特鲁里亚(Etruria)。

第 14 行 litore(主格 litus)是表示分离的夺格,litus 可能指海岸,也可能 指河岸。Wickham 指出贺拉斯诗中有两处“litus Etruscum”表示海岸的例 子,他和 Moore 提到,古罗马时代普遍相信,入海口的风和潮水倒驱河水, 导致泛滥。另一种解释是指河的右岸。Etrusco(主格 Etruscus)是埃特鲁 里亚(Etruria)的形容词,因为 Etruscus 和 Tuscus 基本可以互换,为了节 省字数,我把它译成了“塔斯坎”。

第 15 行 deiectum 是目的分词(supine),和 ire 连用。monumenta 并不是 英语的 momument,而是指过去留下的物质或文字见证,此处指古罗马第 二代国王努玛(Numa)修建的大祭司(Pontifex Maximus)住所。

第 16 行 templa...Vestae,维斯塔女神(Vesta)之庙。维斯塔女神(相当于 希腊神话中的 Hestia)是古罗马的灶神,神庙中有圣火,由终身不嫁的贞 女们守护。据说圣火直接关系到罗马的兴衰,所以如果圣火熄灭,将预示 大难临头。所以此时洪水的威胁格外可怕。维斯塔神庙在帕拉丁(Palatinus)山脚,紧邻大祭司住所。大祭司的职责与维斯塔密切相关。Wickham 指出, 恺撒遇刺前也担任大祭司,恺撒遇刺,女神自然震怒。所以,此处已经开 始暗示洪水的起因,为 26-28 行埋下伏笔。

第 17 行 Iliae(主格 Ilia),伊利娅,也叫瑞娅(Rhea 或者 Rea),罗马城建 立者罗慕路斯(Romulus)和孪生兄弟雷姆斯(Remus)的母亲。关于她的 身份和命运,古罗马有多种说法。在李维《建城以来史》中她是 Numitor 的女儿,Numitor 被弟弟 Amulius 夺去王位后,Amulius 故意选她为维斯塔 贞女,以让 Numitor 家绝后。此后,瑞娅怀孕生下了罗慕路斯和雷姆斯, 虽然她声称他们是战神马尔斯的儿子,但 Amulius 还是下令囚禁了她,并 让人把孩子投入台伯河溺毙。后来两兄弟意外获救,经过一番曲折,恢复 了 Numitor 的王位。在其他版本的传说中,她是特洛伊王子埃涅阿斯 (Aeneas)的女儿,Iulus(恺撒和屋大维所属的 Iulia 家族的祖先)的妹妹, 比瑞娅的时间早十余代。恩尼乌斯说她生下孩子后被投入台伯河,而且死 前已经成为河神阿尼奥(Anio)的妻子。在贺拉斯的这首诗里,她和台伯 河的河神结了婚。Wickham 指出,Acron 的注疏对此做了合乎情理的解释: Ilia 死后埋在阿尼奥河边,后来遗骸被阿尼奥河的洪水冲进了台伯河,所 以说她嫁给了台伯河神。nimium 一词 Wickham 和 Chase 理解为副词,修 饰 querenti,这样意思就是 Ilia 哀哭“过度”,让台伯河神无法承受。她之 所以哀哭,是因为她的后人恺撒被人谋杀。Wheeler和Moore却认为nimium 是形容词,与 ultorem(复仇者)搭配,指责台伯河的复仇行为超过了合理 限度,威胁到了罗马的生存。我觉得考虑到全诗的主题,后一种理解更有 道理。MacKay 认为,Ilia 哀哭的真正原因是罗马建城之初兄弟相残的行为, 罗慕路斯杀死雷姆斯,让她失去了一个儿子,这可以视为罗马的原罪。

第 18 行 ultorem(复仇者)是诗中的一个关键词,第 44 行再次出现,第 51 行 inultos(尚未复仇)也与它呼应。贺拉斯并未否定复仇行为在道义上 的合理性,但诗的重心是担忧过度报复会危及民族命运。vagus,原义是“流 浪”,这里指河流漫出正常河道,四处泛滥,从形象上与上一行的 nimium 呼应。象征地看,台伯河神的行为类似内战(攻击罗马),而不是外战(不 进攻埃特鲁里亚,早期罗马的敌人) 。

第 19 行 Iove non probante,独立夺格结构,“朱庇特不赞成”。朱庇特不赞 同他的行为,一是因为他的行为非理性,二是因为替恺撒复仇的任务是为 屋大维保留的。uxorius 是 uxor(妻子)变来的形容词。此词跨行处理,表 明在 Sapphic Strophe 这种格律中,贺拉斯把后两行看成一个整体。Chase 提出,它或许也形象地模仿了河水溢出河岸的情景。Nussbaum 对比了朱庇特和台伯河神的复仇,前者只是为了警告,后者目的却是毁灭。

第 20 行 从古罗马时代贺拉斯的注疏者 Porphyrion 开始,评注者就习惯把 1-20 行的兆象解释成恺撒死后的异常现象,并援引迪欧《罗马史》 (45.17)、 维吉尔《农事诗》 (1.466ff.)、提布卢斯《歌集》 (2.5.71ff.)和奥维德《变 形记》(15.782ff.)等人著作中的证据。但 Hirst 指出,贺拉斯笔下的兆象 远不如同时代其他人的描述“离奇”,而且此时距恺撒遇刺已经十五年。造 成天降灾祸的不是恺撒被杀,而是内战中的骨肉相残,同样的主题贺拉斯 已经在《长短句集》第 7 首和 16 首表达过。Commager 认为,1-20 行的 描写不是简单地汇报兆象,如果那样,贺拉斯完全可以根据其他人的作品 给出更明确指向恺撒的兆象,他用故意含混的措辞创造了更大的阐释空间, 或许象征着罗马当时混乱的政治局面,否则下一节就太突兀了。

第 21 行 audiet(将听见)转入将来时,是对罗马未来的担忧,它的主语在 第 24 行才出现。cives(公民)强调了内战的荒谬,与 Persae(波斯人)形 成对照。acuisse(磨锋利)的完成体表明内战已经发生。ferrum 在拉丁语 中常指剑。公元前 1 世纪罗马饱受内战之苦,马略和苏拉时期、恺撒和庞 培时期、恺撒死后都爆发过大规模内战,此外还有喀提林叛乱。恺撒死后 的内战尤其惨烈,人口剧减,此后一直都没能完全恢复。

第 22 行 此处 graves=molesti,但 graves 包含的沉重之意暗示“难以承受”。 Persae 本指波斯人,但根据历史判断,它和第 51 行的 Medos 都指帕提亚 人(Parthians)。古代波斯王国被亚历山大灭亡后,被马其顿人(塞琉古帝 国)统治过一段时间。公元前 250 年到公元 226 年间,帕提亚人在西亚建 立了王国,直到萨珊王朝恢复波斯人的霸权。罗马人曾多次败于帕提亚人 之手,公元前 53 年,克拉苏在卡莱战役中全军覆没,军旗被帕提亚人没收, 直到贺拉斯作此诗之时仍未夺回,被视为罗马的奇耻大辱。公元前 36 年安 东尼入侵帕提亚也遭败绩。perirent=perituri fuissent,表示“本应该”的虚 拟语气。MacKay 认为,贺拉斯用 Persae 指帕提亚人,可能也是为了唤起 波斯当年威胁希腊的可怕回忆,鼓动罗马人发动对帕提亚的战争。

第 23 行 vitio(罪)是表示原因的夺格,指内战双方犯下的暴行。

第 24 行 rara 这里指年轻人的数量因为战争而变得稀少。iuventus(年轻人) 是本节两处 audiet 的主语。

第 25 行 ruentis...rebus,“走向毁灭的局面”,表示目的的与格。

第 26 行 imperi 原义是“高的权力”,按照 Wickham 的说法,这里指“罗 马的整个统治体系”,尤其是国家的“权力和声威”。在公元前 1 世纪的语 境里,它往往包含着罗马统治各民族的意味。fatigent 原义是“让人疲惫、厌倦”,这里指苦苦哀求,到对方因为不胜其烦而让步的程度。

第 27 行 virgines sanctae 指维斯塔贞女,minus 这里实质上是完全否定。

第 28 行 carmina 此处指的是吟唱的祷词。

第 29 行 Womble 指出,partes(角色)和第 42 行的 imitaris(模仿)都有 戏剧用语的色彩,表明派神帮助罗马人是朱庇特的安排。scelus 带有宗教 意味,指需要净化赎罪(expio)的严重罪行。从这里开始,诗作开始考虑 哪位神合适承担拯救罗马的重任。

第 30 行 Tandem(终于),因为此前的祷告一直不蒙神垂听。

第 31 行 nube candentes umeros amictus,这个结构带有明显的希腊语色彩。 amictus 意为“罩住、遮住”,但并不像通常的过去分词表示被动,而相当 于希腊语的中间语态,表示动作对象是自己。candentes umeros(发光的肩 膀)是表示动作涉及的方面。神见凡人时,一般都要遮住自己身上发出的 神所特有的光芒。

第 32 行 augur,“占卜官”,在迷信兆象的古罗马地位很高。阿波罗是预言 神,能告诉罗马人如何清除他们的罪,平息神的愤怒。更重要的是,他也 是恺撒家族,尤其是屋大维本人的守护神。

第 33 行 Erycina 指维纳斯,因为她在西西里 Eryx 山上有神庙。传说维纳 斯是罗马先祖埃涅阿斯的母亲,因而与罗马和恺撒家族有天然的联系。作 为美神和爱神,她经常以微笑(ridens)的面目出现。Commager 注意到, 贺拉斯在呼唤每一位神时突出的都是与复仇者相反的特点,甚至战神都厌 倦了战争。

第 34 行 Iocus 就是希腊神话中的 Komos,快乐精灵,Cupido 是维纳斯之 子、小爱神丘比特。在传统的图画中,他们经常环绕在维纳斯周围。

第 35 行 genus et nepotes=genus nepotum,是重言法(hendiadys),意为“后 裔”,传说罗马先祖罗慕路斯和雷姆斯是战神马尔斯之子。之所以说“被冷 落” (neglectum),是因为战神长久以来都沉迷于战争游戏,似乎不关心自 己的后裔。

第 36 行 respicis,“你重新看”,神的注视通常表示认可,是吉兆。 auctor=auctor generis,民族的祖先,指战神马尔斯。

第 37 行 satiate 是过去分词 satiatus(满足)的呼格,与上一行 auctor(创 建者)呼应。ludo,“游戏”,每位神管辖的领域都可视为他们的“游戏” 。

第 38 行 iuvat 此处意为“让人喜欢”。leves 意为“光滑、光亮” 。

第 39 行 Mauri,“毛利人”,古罗马时居住在北非西部的民族,罗马曾设置 毛里塔尼亚行省(Mauretania),后来所谓的摩尔人(Moors)便是他们的后代。所有现存的贺拉斯作品抄本和古代版本中这里的词都是 Mauri,但 Bentley 把它改成了 Marsi(居住在意大利中部罗马以东的一个民族),后来 一些版本也沿袭了这个修改。Bentley 的理由是:39-40 行表明这里的士 兵具有勇敢、步兵、近战三个特点,毛利人都不具备,而且毛利人是罗马 人的敌人,战神不应喜欢他们。Orellius 为 Mauri 做了辩护,他认为此处描 绘的场景是:毛利骑兵的马已被罗马士兵刺伤,所以他只能下马迎战。Ritter 认为,这里强调的不是勇敢,而是凶狠。

第 40 行 vultus(脸)与 acer(凶狠)搭配,指面部表情。

第 41 行 iuvenem 呼应第 24 行 iuventus,iuventus 是年轻人的总称,iuvenis 指单个年轻人。在拉丁语中 iuvenis 的时间跨度很大,中年也包括在内。

第 42 行 ales(带翅者、鸟)这里指神,因为神和鸟一样会飞,本节所描 绘的神是墨丘利,他既有翅膀,也有飞鞋。Chase 指出,墨丘利既是调解 神、和平使者,也是神意的解释者、贸易神和文明的创建者。把屋大维比 作墨丘利,是对他的高度称赞。Elmore 反对将此节解释为墨丘利“化身” 为屋大维,而仅把前者视为后者的“象征”。他指出,在屋大维身前,除了 某些东方部族,没有人直接称他为神,他本人也明确反对把自己看作神。 imitaris 的意思也只是“模仿”。Womble 提出,除墨丘利之外的神都不适合 扮演终止内战、救赎罗马的任务,是因为他们都偏袒一方。

第 43 行 Maiae(主格 Maia,迈亚),原本是罗马的本土神,后与希腊神话 中的迈亚混同。Maia 是阿特拉斯神(Atlas)的七个女儿之一。patiens vocari (容许被称为),patiens 味道比较暧昧,既可以理解为更负面的“容忍”, 也可理解为中性的“允许”,但正如 Womble 所说,无论怎么理解,至少说 明下文“恺撒的复仇者”这个称号并不适合墨丘利,他也不喜欢这个称号。

第 44 行 ultor 呼应第 18 行的 ultorem,屋大维曾表示,他一生的主要任务 就是惩罚恺撒的谋杀者(参考苏埃托尼乌斯的 Aug. 10 和屋大维自己撰写 的 Res Gestae 2)。第五节 nimium...ultorem 的否定意味似乎也对这里的解读 有影响。Womble 认为,上一行的 patiens vocari 或许暗示,无论是其他罗 马人,还是屋大维自己,都没准确理解他的使命。罗马人误认为内战是复 仇的唯一手段,但这只能把罗马拖进毁灭的深渊。

第 45 行 后两节是向墨丘利的祷告,祈求他在人间多停留一段时间,完 成救赎罗马的任务。公元前 28 年屋大维的病让罗马人重燃内战的忧虑。

第 46 行 Quirini(主格 Quirinus,奎里努斯)原是萨宾族的战神,后来与 神化的罗慕路斯混同,populo Quirini 合起来指罗马人。罗慕路斯杀害了孪 生兄弟雷姆斯,或许贺拉斯故意用他影射罗马人在内战中兄弟相残的行为。

第47行 iniquum这里指对某事感到不满或愤怒,不能“平静” (aequo animo) 对待。

第 48 行 ocior,比较级在这里表示超出所期望的合理限度,“太迅疾的风” 意为不要让墨丘利太早离开人间。

第 49 行 triumphus(凯旋)是古罗马专门为取得重大胜利的将军举行的庆 祝游行。公元前 29 年,罗马为屋大维举行了持续三天的凯旋庆典。magnos (盛大的)表明贺拉斯寄望屋大维取得更大的军事胜利。

第 50 行 pater=pater patriae,“祖国之父”,屋大维直到公元前 2 年才正式 获得这个称号,但在此之前,当时的罗马人已经普遍把他视为救星和国父。 princeps 字面意思是“第一公民”,后来成为罗马皇帝的称号。公元前 28 年,屋大维获得 princeps 的称号。但 Womble 指出,princeps 在屋大维之前 已经成为罗马人对国家强力人物的通称,并不一定特指屋大维的身份。他 还认为,pater 在前文两次都明确指朱庇特,所以这里用 pater,暗示朱庇特 才是屋大维应当模仿的对象。

第 51 行 Medos,“美地亚(Media)人”,美地亚王国在波斯帝国崛起前是 西亚强国。但此处贺拉斯指的是帕提亚人。inultos(尚未报仇)指罗马军 旗被夺的耻辱尚未洗刷。Hirst 指出,贺拉斯反复表达过这样的思想:征服 异族才是崇高的,内战是可耻的,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12 首和第 35 首。Commager 评论说,复仇是此诗的重要主题,朱庇特、台伯河神、墨 丘利都与复仇有关,但复仇的功能却不尽相同,有惩罚、犯罪和赎罪之分。

第 52 行 te duce,独立夺格,“在你的统率下”,duce 一般指军队的统帅。 Caesar 此处不指恺撒,而指屋大维,他的全名是 Gaius Iulius Caesar Octavianus,把他称为恺撒,也表明他是恺撒的继承者。直到全诗的后一 个词,贺拉斯才点明此诗中心人物的名字。但如果我们拒绝屋大维化身墨 丘利的解读,那么或许直到后两行,贺拉斯的呼吁才真正转向屋大维, 希望他带领罗马走出内战的循环,在征服异族的过程中完成民族的救赎。 但从语法上讲,后两节浑然一体,呼吁的对象不大可能从墨丘利突然转 向了屋大维。 

太多不祥的雪雹已落向大地,
天父炽红的右手已用雷霆
轰击神圣的堡垒,他的府邸,
    震怖罗马城, 

震怖万族,怕不堪忍受的世纪5
重回,当种种异象让庇拉悲叹:
如羊群,所有水族被普罗透斯
    驱上了高山; 

各式的鱼,紧依着榆树的顶,
过去,鸽子曾时常在此栖身;10
平原成了泽国,小鹿在洪流中
    仓皇地扑腾。 

我们看见棕黄的台伯河,浪涛
湍急,被塔斯坎的堤岸
逼返, 汹涌着,决意冲毁维斯塔神庙15
    和努玛的宫殿, 

妻子伊利娅的哀哭让他愤怒,
自命的复仇者,早已越过领地,
在左岸肆意冲驰,全然不顾
    朱庇特的意旨。20

罗马公民的利剑没能让波斯
丧命,战祸此起彼伏,凋落
殆尽的青年,拜父辈之赐,
    将听闻这一切。 

如今,这个民族能呼唤哪位神25
来挽救帝国?怎样的祷告才能让
维斯塔回心转意,既然她不肯
    听贞女的吟唱? 

朱庇特将把赎罪的职司交给谁?
我们祈祷,终降临的是你,30
阿波罗,云层遮住双肩的光辉,
    占卜的先知; 

或者你愿意,环绕着快乐精灵
和小爱神的永远微笑的维纳斯,
或者你,我们的先祖,重新垂青35
    被冷落的后裔, 

你终于厌倦了战争,不再如平日
痴迷沙场的喧嚣和闪亮的头盔,
痴迷毛利兵面对染血的敌人时
    眼神的寒辉; 40

或者,你,慈母迈亚的儿子,
飞翔的信使,扮演青年的角色
已到凡间,容许我们称呼你
    恺撒的复仇者, 

祈求你迟迟不回天界,45
祈求你 欣悦地盘桓在罗马民族中间,
祈求你别因憎厌我们的恶事
    乘疾风远返,

祈求你钟情盛大的凯旋,中意
父亲和元首的名号,别让美地亚50
羞辱我们,旁若无人地驱驰:
    引领我们,恺撒。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