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2. 8

Vt Nasidieni iuvit te cena beati?
Nam mihi quaerenti convivam dictus heri illic
de medio potare die. ‘Sic, ut mihi numquam
in vita fuerit melius.’ Da, si grave non est,
quae prima iratum ventrem placaverit esca.5
‘In primis Lucanus aper leni fuit Austro
captus, ut aiebat cenae pater; acria circum
rapula, lactucae, radices, qualia lassum
pervellunt stomachum, siser, allec, faecula Coa.
His ut sublatis puer alte cinctus acernam10
gausape purpureo mensam pertersit et alter
sublegit quodcumque iaceret inutile quodque
posset cenantes offendere, ut Attica virgo
cum sacris Cereris procedit fuscus Hydaspes
Caecuba vina ferens, Alcon Chium maris expers.15
Hic erus, “Albanum, Maecenas, sive Falernum
te magis adpositis delectat, habemus utrumque.”’
Divitias miseras! Sed quis cenantibus una,
Fundani, pulcre fuerit tibi, nosse laboro.
‘Summus ego, et prope me Viscus Thurinus, et infra,20
si memini, Varius; cum Servilio Balatrone
Vibidius, quos Maecenas adduxerat umbras;
Nomentanus erat super ipsum, Porcius infra,
ridiculus totas simul absorbere placentas;
Nomentanus ad hoc, qui, si quid forte lateret,25
indice monstraret digito—nam cetera turba,
nos, inquam, cenamus aves, conchylia, pisces,
longe dissimilem noto celantia sucum—
ut vel continuo patuit, cum passeris atque
ingustata mihi porrexerit ilia rhombi.30
Post hoc me docuit melimela rubere minorem
ad lunam delecta. Quid hoc intersit, ab ipso
audieris melius. Tum Vibidius Balatroni
“Nos nisi damnose bibimus, moriemur inulti;”
et calices poscit maiores. Vertere pallor35
tum parochi faciem, nil sic metuentis ut acres
potores, vel quod male dicunt liberius vel
fervida quod subtile exsurdant vina palatum.
Invertunt Allifanis vinaria tota
Vibidius Balatroque secutis omnibus; imi40
convivae lecti nihilum nocuere lagoenis.
Affertur squillas inter murena natantes
in patina porrecta. Sub hoc erus “Haec gravida,” inquit,
“capta est, deterior post partum carne futura.
His mixtum ius est: oleo quod prima Venafri45
pressit cella; garo de sucis piscis Hiberi;
vino quinquenni, verum citra mare nato,
dum coquitur — cocto Chium sic convenit, ut non
hoc magis ullum aliud; —pipere albo, non sine aceto,
quod Methymnaeam vitio mutaverit uvam.50
Erucas virides, inulas ego primus amaras
monstravi incoquere; illutos Curtillus echinos,
ut melius muria quod testa marina remittat.”
Interea suspensa graves aulaea ruinas
in patinam fecere, trahentia pulveris atri55
quantum non Aquilo Campanis excitat agris.
Nos maius veriti, postquam nihil esse pericli
sensimus, erigimur: Rufus posito capite, ut si
filius immaturus obisset, flere. Quis esset
finis, ni sapiens sic Nomentanus amicum60
tolleret: “Heu, Fortuna, quis est crudelior in nos
te deus? Vt semper gaudes illudere rebus
humanis!” Varius mappa compescere risum
vix poterat. Balatro suspendens omnia naso,
“Haec est condicio vivendi,” aiebat, “eoque65
responsura tuo numquam est par fama labori.
Tene, ut ego accipiar laute, torquerier omni
sollicitudine districtum, ne panis adustus,
ne male conditum ius adponatur, ut omnes
praecincti recte pueri comptique ministrent!70
Adde hos praeterea casus, aulaea ruant si,
ut modo; si patinam pede lapsus frangat agaso.
Sed convivatoris, uti ducis, ingenium res
adversae nudare solent, celare secundae.”
Nasidienus ad haec: “Tibi di quaecumque preceris,75
commoda dent! Ita vir bonus es convivaque comis;”
et soleas poscit. Tum in lecto quoque videres
stridere secreta divisos aure susurros.’
Nullos his mallem ludos spectasse; sed illa
redde age quae deinceps risisti. ‘Vibidius dum80
quaerit de pueris, num sit quoque fracta lagoena,
quod sibi poscenti non dentur pocula, dumque
ridetur fictis rerum Balatrone secundo,
Nasidiene, redis mutatae frontis, ut arte
emendaturus fortunam; deinde secuti85
mazonomo pueri magno discerpta ferentes
membra gruis sparsi sale multo, non sine farre,
pinguibus et ficis pastum iecur anseris albae,
et leporum avolsos, ut multo suavius, armos,
quam si cum lumbis quis edit. Tum pectore adusto90
vidimus et merulas poni et sine clune palumbes,
suaves res, si non causas narraret earum et
naturas dominus; quem nos sic fugimus ulti,
ut nihil omnino gustaremus, velut illis
Canidia adflasset peior serpentibus Afris.’95

这首诗记述了一次失败的宴会。主人纳西丹(Nasidienus Rufus)精心 准备了许多独门秘制的菜肴,邀请麦凯纳斯等人前来赴宴,然而他异乎寻 常的烹制方法和学究气的食物介绍却败坏了宾客的食欲,壁毯突然掉下更 让现场一片狼藉,后大部分客人没吃完就溜走了。学界对这篇作品通常 的解释是,贺拉斯嘲讽了巴结权贵和追求豪奢的暴发户纳西丹。这首诗是 贺拉斯两部《讽刺诗集》的后一首,照理应该具有跋诗的性质,但许多评论者在这个方向上却一无所获。长久以来,这首诗获得的评价都不高。 Morris 认为它“绝不是讽刺诗里的佳作”;Fraenkel 觉得它只是娱乐之作; Coffey 声称它没有独立的艺术价值;Evans 相信这篇怪诞的作品仅仅表明, 贺拉斯决定不再写作讽刺诗,转向其他体裁。就作品的题材而言,很多研 究者都意识到了它与传统的关联。Rudd 指出,罗马讽刺诗的宴饮主题源于 古希腊的新喜剧,Fiske 探讨了卢基里乌斯作品中的宴饮场景,认为贺拉斯 受到了他的影响,Morris 相信,正是卢基里乌斯的影响妨碍了贺拉斯发挥 出他在其他作品中表现出的优点。但自 1988 年以来,几篇重要的学术文章 为这首诗“平了反”,证明无论在艺术处理还是在主题表达上它都是一篇上 乘之作。Baker 提出,贺拉斯在诗中讽刺的不是纳西丹,而是麦凯纳斯的 朋友们。首先,纳西丹在诗中的表现没有任何不妥,竭力为他找“罪证” 的评论家(例如 Lejay 和 Palmer)都有牵强附会之嫌。贺拉斯藏在幕后, 让自己的朋友、喜剧作家方达纽(C. Fundanius)来讲述故事,并通过提问 来操控叙述的方向,扮演了《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9 首中弗斯库的恶作剧 角色。后的结果是方达纽在嘲笑纳西丹的同时,被贺拉斯利用来嘲笑他 和同伴有违做客之道的行为。Baker 指出,对朋友善意的讽刺在古罗马诗 歌中并非没有先例,卡图卢斯对弗拉维乌斯(《歌集》第 6 首)和苏费努斯 (《歌集》第 22 首)的调侃与贺拉斯在此诗中所做的类似。贺拉斯敢于如 此讽刺朋友,证明此时他在麦凯纳斯朋友圈中的地位已经很稳固。Caston 相信,这首诗不仅是全书的终曲,也是两部《讽刺诗集》的终曲。首先, 它为《讽刺诗集》第二部中多首关于食物的作品做了总结,认可了简单食 物及其所代表的生活方式,它也揭示了讽刺诗和喜剧之间的关系,其写作 手法也隐含了贺拉斯对讽刺诗读者的期待,不是被动地等待作者指出讽刺 的对象,而是自己去独立评价,贺拉斯的隐身也当从这个角度解释。Caston 特别讨论了壁毯掉下来的美学含义。古罗马剧场和现代的剧场相反,是表 演开始时落幕,表演结束时升幕,所以发生在作品中段(54-55 行)的落 幕意味着某种表演从这里才开始。他认为,落幕之前的部分代表喜剧—— 讽刺诗的源头,落幕之后的部分则代表讽刺诗。O’Connor 的解读有说服 力,他指出,这首诗是当之无愧的跋诗,它在结构和主题设计方面都高度 成功,在全书中发挥了两个功能,一是通过宴饮这个传统的生活意象概括 了全书的反愚蠢主题。主人的意愿与结果之间的反差,突出了人类愚蠢的 一个关键因素:看不到欲望的边界,看不到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二是用纳 西丹的宴会象征文学创作,揭示从生活到艺术的转化机制,并隐约表达了 贺拉斯本人面对读者的忐忑心理。O’Connor 发现,有两类戏仿帮助贺拉斯传达自己的信息。首先是哲学戏仿,纳西丹的宴会影射了柏拉图的宴会, 尤其是柏拉图对幸福生活的讨论,而在此诗的姊妹篇《讽刺诗集》第 2 部 第 4 首中,食物问题显然是作为哲学问题来呈现的。其次是文学戏仿,贺 拉斯借用了史诗主题(愤怒与复仇)、史诗技法(呼告与列举)、史诗措辞 以及喜剧的情节模式。诗中纳西丹对待食物就像艺术家对待作品,严谨精 细,唯恐考虑不周,但他无法掌控客人对待食物的态度,更无法预料像帷 幕落下这样的意外因素。如果说他身上体现了人类的愚蠢,这种愚蠢的关 键并非是奢侈与放纵,也不是所谓的依附权贵,而是梦想逃脱偶然与运气 的控制。然而,他并不仅仅是讽刺的靶子,作为艺术家的象征,他无疑与 贺拉斯有相通之处。O’Connor 精妙地阐释了诗中小丑巴拉洛就壁毯落下发 表即席演说的场景,认为它有四个层次,完整地揭示了生活如何转变为艺 术。第一个层次是现场发生的事情,纳西丹从表面意义解读巴拉洛的演说, 没有意识到他的反讽;第二个层次是反讽,这个任务由小丑巴拉洛承担; 第三个层次是喜剧,由方达纽掌控,它将巴拉洛的演说纳入了泰伦斯式的 喜剧框架和荷马式的史诗戏仿中;后一个层次是讽刺诗,贺拉斯将方达 纽的喜剧叙述转化成了带有柏拉图色彩的哲学对话。每个层次都有一个听 众,依次是纳西丹、巴拉洛、贺拉斯和这首诗的读者。然而,无论贺拉斯 对自己的作品有如何精巧的控制,归根结底,他和纳西丹没有什么不同。 如巴拉洛所说,名声(fama)很少与努力(labor)相称。贺拉斯和纳西丹 面临的大危险就是一群怀着敌意的读者(品尝者)。在《讽刺诗集》的末 尾,在作品即将面对公众的前夕,贺拉斯借纳西丹的形象表达自己的焦虑, 是完全自然的。原文和译文中外层引号里面是方达纽的话,里层引号里面是方达纽叙述中的引语。 

第 1 行 Vt Nasidieni iuvit te cena beati,“那位幸福的纳西丹的宴会让你感觉 如何”。Vt 是疑问副词(如何),iuvit,“让人高兴”。纳西丹(Nasidienius Rufus),所指不详。te,指方达纽,贺拉斯认为他是当时优秀的喜剧作 家。beati(主格 beatus)既有“幸福”的意思,也有“富有”的意思。

第 2 行 mihi quaerenti(te)convivam...heri,“我昨天想请你做客”,与格 quaerenti(询问)修饰 mihi,和 dictus(省略了 est)搭配,“据说”,不定式是“据说”的内容。

第 3 行 convivam…illic de medio potare die,“你从正午开始就在那里喝酒”。 convivam(宴会宾客),potare,“喝酒”,古罗马宴会一般下午三点开始, 中午开始算很早的。后面一句是方达纽的答话。Sic(如此)由 ut 从句限 定,mihi numquam in vita fuerit melius,“我一生中没有比这更让我享受的”。 fuerit 主语较含混,bene+esse 是口语中的常见说法。

第 4 行 Da,“告诉我”,宾语在下一行。si grave non est,“如果这不算负担”, grave,“沉重的”,est 的主语是动词 Da 对应的动作。

第 5 行 “什么样的第一道菜平息了愤怒的胃”。贺拉斯这里模仿了史诗的 语言,iratum(愤怒的)也让人联想起阿喀琉斯的愤怒。prima(初的) 修饰 esca(食物)。ventrem(胃)和 esca 也代表了此诗中对立的两极,食 客关心的是胃(满足欲望),主人关心的是食物(达到心目中的标准)。

第 6 行 In primis Lucanus aper...fuit,“开始上的是卢卡尼亚的野猪”。In primis 是惯用短语,意为“初”,primis 并无实指,卢卡尼亚(Lucania) 山区的野猪以味道鲜美著称。leni...Austro captus 并不和 fuit 搭配,而是相 当于压缩的定语从句修饰 aper,“在吹温和南风的时候捕捉”,言下之意是 捕捉的季节会影响到野猪的味道(这在贺拉斯看来或许夸张,但在深谙饮 食之道的中国人看来却有道理)。

第 7 行 ut aiebat cenae pater,“如宴会之父反复所说” 。aiebat 的未完成过去 时似乎暗示纳西丹反复强调了野猪的来源和捕捉时间。宴会之父(cenae pater)指纳西丹,O’Connor 认为,这个词和诗中其他一些称谓(如 erus 和 dominus)突出了纳西丹竭力让客人吃得满意的焦虑感。

第 8 行 acria circum rapula, lactucae, radices,“周围(有)调味的芜青、生 菜和萝卜”,circum 这里是副词。qualia 从句前省略了 talia(如此的)。

第 9 行 qualia lassum pervellunt stomachum,“刺激迟钝食欲的(那类食物)”, lassum…stomachum,“疲惫的肚子”,指食欲不振。siser, allec, faecula Coa,“泽芹、鳀鱼酱和希腊酒糟”,faecula Coa,“柯亚酒的酒糟”,酒糟可用于 调味,柯亚酒是古希腊著名的葡萄酒。acria(味道强烈的)修饰 8-9 行所 有的调味品。

第 10 行 ut 引导时间状语从句。His...sublatis,独立夺格,“这些拿走之后” 。 puer alte cinctus,“一个腰扎得很高的奴隶”。

第 11 行 acernam gausape purpureo mensam pertersit,“用紫色的餐巾擦了枫 木的桌子”。gausape purpureo 是工具夺格,与 pertersit(清洁)搭配。Wickham 指出,贺拉斯这里模仿了卢基里乌斯的诗句(20.1)。

第 12 行 alter,“另一位(奴隶)”,sublegit quodcumque iaceret inutile,“扫 走了地上所有无用的东西(指食物碎渣)”。iaceret,“躺、留”。

第 13 行 quodque posset cenantes offendere,“以及可能让用餐者不快的东 西”。ut,“如同”。Attica virgo cum sacris Cereris,“带着刻瑞斯圣物的阿提 卡(雅典)少女”,指雅典的谷神德墨忒尔(Demeter,对应罗马的 Ceres) 庆典时头顶圣物篮的少女(kanēphoros),她们步伐稳重,仪态端庄。

第 14 行 procedit fuscus Hydaspes,“走来了肤色黝黑的希达佩”,希达佩应 该是来自印度的奴隶,名字取自希达斯佩河(Hydaspes),公元前 326 年亚历山大曾在此击败印度的波罗斯王国。

第 15 行 Caecuba vina ferens,“拿来了凯库布的葡萄酒”,凯库布出产上等 酒,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20 首第 9 行和第 12 行的注释。Alcon Chium maris expers,“埃康(拿来了)未加海水的奇乌酒”,埃康(Alcon)是另 一位奴隶的名字,奇乌酒(Chium)是希腊著名的葡萄酒。maris expers 的 意思学界有争议,常见的说法是“没有加海水”,当时罗马人常在希腊进 口的葡萄酒中加适量的海水,一是为了提味,二是为了健康,也有人把 maris expers 理解为“没有漂洋过海的(本土生产的)”或者“失去味道的 (maris 视为 mas 而不是 mare 的属格)”,但后两种解释似乎都让人觉得纳 西丹故意用不好的酒招待客人,但诗中其他地方看不出这种意图。纳西丹 没有给酒加海水,可能因为酒的味道很足,或者是他的个人喜好。

第 16 行 Hic erus,“这时主人(说)” 。Maecenas,纳西丹单独对麦凯纳斯 说酒的事,表明了对他的敬重。Albanum...sive Falernum te magis adpositis delectat,“如果你喜欢埃巴努酒或者法雷努酒甚于这些摆出来的酒”。埃巴努酒和法雷努酒都是好酒,adpositis 是中性复数名词的夺格,和 magis(更) 搭配表示比较。

第 17 行 habemus utrumque,“我们两样都有”。

第 18 行 Divitias miseras,“可怜的财富”,贺拉斯的评论,他对纳西丹的排场不以为然,Divitias miseras 的说法揭示了 beatus 两个意义之间的关联: “富有”未必带来“幸福”。quis(=quibus)cenantibus una,“谁和你一起 用餐的”,独立夺格,表示 pulcre fuerit tibi(让你过得开心)的原因。

第 19 行 Fundani,Fundanius(方达纽)的呼格。nosse(=novisse)laboro, “我很想知道”,nosse 用完成体不定式是因为这个词习惯用现在完成时而 不是一般现在时表示现在。

第 20 行 下面是方达纽的回答。Summus ego,“我(坐)头座”,古罗马一 张躺椅上一般安排三人,重要的位置称为头座(见前面的示意图)。Viscus Thurinus,“维斯库坐我旁边(中座) ”,infra, si memini, Varius,“尾座,如 果我没记错,是瓦里乌斯”。三位都是麦凯纳斯圈子里的文学人物。

第 21 行 cum Servilio Balatrone Vibidius,“维比丢和巴拉洛(坐)一起”。 维比丢(Vibidius)和巴拉洛(Servilius Balatro)应该都是麦凯纳斯门下的 小丑食客,balatro 本来就是“小丑”的意思。

第 22 行 quos Maecenas adduxerat umbras,定语从句,“他们俩是麦凯纳斯 带来的未被邀请的人”。umbras 指跟随重要人物赴宴的不速之客。他们俩 和麦凯纳斯一起占据中间的躺椅,其中麦凯纳斯的位子(见示意图)是 尊贵的,称为“执政官席”(locus consularis)。

第 23 行 Nomentanus erat super ipsum,“诺门坦在主人上方(坐头座)”, Porcius infra,“珀丘坐尾座”。诺门坦(Nomentanus)在贺拉斯诗中是浪荡 子的典型。珀丘(Porcius)所指不详,但他人如其名,“像猪一样”。

第 24 行 ridiculus totas simul absorbere placentas,“可笑的家伙,一口能同 时吞下几个蛋糕”。后面的不定式和 ridiculus(愚蠢可笑的)连用,表示体 现的方面。20-24 行模仿了史诗大战场景前的呼告(invocation)和列举英 雄名单的程式(catalogue),O’Connor 让我们参考《伊利亚特》 (2.484 ff.) 和《埃涅阿斯记》(7.641 ff.)。

第 25 行 Nomentanus ad hoc,“诺门坦在那儿的目的是”,qui 和 ad hoc 搭 配,引导表示目的的定语从句,功能等于 ut is。si quid forte lateret,“如果 有任何东西碰巧藏起来了(指没被客人注意到) ”。

第 26 行 indice monstraret digito,“他就用食指指给(他们)看”。indice... digito,“食指”,夺格。拉丁语中五个指头分别叫 pollex(拇指) 、index(食 指)、medius 或 famosus(中指、羞辱指)、anularis 或 medicus(戒指指、 医疗指,因为无名指据说连着心脏)和 minimus(小指)。nam 表示解释。 cetera turba,“人群中的其他人”,turba 常指乌合之众,有贬义,这里是相 对懂行的诺门坦说的,其他人都不太懂吃这些食物的讲究。 

第 27 行 nos, inquam,“我指的是我们”,方达纽解释 cetera turba 的含义。 cenamus aves, conchylia, pisces,“(我们)把禽肉、牡蛎肉和鱼肉混在一起 吃”,这种吃法印证了前面贺拉斯所说的“愤怒的胃”(iratum ventrem)。

第 28 行 longe dissimilem noto celantia sucum修饰前面一行的食物, “ (它们) 藏着一种很独特的调味汁”,sucum(汁)是现在分词 celantia(隐藏)的宾语,longe dissimilem(非常不一样)和它搭配,noto,与格,“已知(的汁)”。 celantia 一词似乎也有诗学含义,通过特殊的处理,纳西丹将食材的本相掩 藏起来,和贺拉斯对生活素材的处理相似。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正如贺拉 斯选择让方达纽来叙述故事,纳西丹也让诺门坦来讲解菜肴。

第 29 行 ut 引导带有举例意味的从句,呼应第 26 行的 monstraret。ut vel continuo patuit,“(我们没注意到的)立刻就显现出来了”,vel 和 continuo (立刻)连用强调速度之快,patuit(显现)和第 25 行的 lateret(隐藏) 对照,突出诺门坦揭秘者的角色。cum 引导时间状语从句,附属于 ut 从句。 属格 passeris(鲽鱼)和 rhombi(大菱鲆)修饰 ilia(内脏),ingustata(以前未曾尝过的)也修饰 ilia。

第 30 行 mihi porrexerit,“他(指诺门坦)递给我”,宾语是 ilia。

第 31 行 Post hoc,“然后”。me docuit,“他告诉我”。melimela rubere minorem ad lunam delecta,“蜜糖苹果发红是因为它们是在月亏之时的月光下采摘的”。分词短语 minorem ad lunam delecta 解释了 rubere 的原因。

第 32 行 Quid hoc intersit,“这能造成什么不同”,audieris(你听)的宾语。

第 33 行 ab ipso audieris melius,“你好听他自己(解说)”。Tum Vibidius Balatroni,“这时维比丢对巴拉洛(说)”。

第 34 行 Nos nisi damnose bibimus, moriemur inulti,“如果我们今天不把他 (纳西丹)喝破产,我们就只能怀恨而死”。damnose,“造成重大损失”, inulti(未报仇的)修饰 moriemur(我们将死)的主语。moriemur inulti 是 史诗人物面对死亡时常发出的哀叹,延续了前文的史诗戏仿。这行诗很符 合这两个职业小丑白吃白喝的身份和性格。他们这样的食客对于精心准备食物的主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悲哀。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他炫富的后果,维比丢的逻辑是:既然你看起来不在乎钱,我们就随意帮你花。

第 35 行 et calices poscit maiores,“并且要求(换上)更大的酒杯”。Vertere pallor tum parochi faciem,“这时苍白改变了驿官的脸”,意为“这时主人的脸色变白了” ,Vertere 是历史不定式。parochi(主格 parochus)是为往来驿 站的官员提供食宿的人,用这个词表明了纳西丹对客人的殷勤。

第 36 行 属格结构 nil sic metuentis ut acres potores 修饰 parochi,“他害怕莫过于凶猛的酒鬼”,nil 是现在分词 metuentis(害怕)的宾语,形容程度的 sic 与 ut 呼应,acres potores 和 nil 的语法地位相当。

第 37 行 出乎意料的是,主人担心的并不是花。vel quod male dicunt liberius,“或者因为他们(酒鬼)骂起人来更无顾忌”。

第 38 行 vel fervida quod subtile exsurdant vina palatum,“或者因为火热的 酒会钝化敏感的味觉”。fervida 修饰 vina,作 exsurdant(使迟钝)的主语, subtile... palatum 作谓语,两个理由其实都是害怕精心准备的盛宴达不到效果,酒后骂人破坏气氛,喝酒过度破坏味觉,纳西丹和艺术家一样,关心的是作品以及观众接触作品时的状态和环境。

第 39 行 Invertunt Allifanis(poculis)vinaria tota,“把一罐罐的酒倒进了埃里费酒杯里” 。Invertunt,“颠倒”,宾语是 vinaria tota,与格 Allifanis 和动 词搭配,主语是 Vibidius Balatroque。形容词 Allifanis 源于 Allifae(埃里费), 该地以生产大酒杯著名。

第 40 行 secutis omnibus,独立夺格,“其他人也效法他们”,secutis 是异相动词 sequor(跟随)的过去分词,表示主动意义。

第 41 行 imi convivae lecti,“低的躺椅上的宾客”,指诺门坦和珀丘。 nihilum nocuere lagoenis,“没有伤害酒罐”。他们和主人在同一张躺椅上, 代表主人一方,自然不会故意冒犯主人。nocuere(=nocuerunt,伤害)也 带有史诗色彩,呼应第 34 行的 inulti,仿佛拼命喝酒是战场上的复仇行为。

第 42 行 Affertur...murena...in patina porrecta,“(这时)端上来了一条石吸鳗,平铺在盘子里” 。Affertur(被带来)的主语是 murena(石吸鳗),后者受过去分词短语 in patina porrecta 修饰。squillas inter...natantes,“在游泳的虾之间”。贺拉斯用换序法(hyperbaton)模仿了石吸鳗被虾包围的画面。

第 43 行 Sub hoc,“紧接着这个”,意为“立刻”。erus,“主人”,这道菜显然是他的得意之作,所以他忍不住亲自介绍了。Haec gravida...capta est,“这 是在怀孕时(产卵前)捕捉的”,gravida 有浓缩的时间状语从句的味道。

第 44 行 deterior post partum carne futura,“产卵后肉质就会变差”。将来分词 futura 修饰 Haec,deterior(更糟的)是自带的表语,partum(主格 partus), “分娩、产卵”。carne(肉)是表示方面的夺格,和 deterior 配合。

第 45 行 His mixtum ius est,“为这些拌好了一种汁” ,His(这些)是与格, ius 是“酱、汁”的意思,不是“法律、权利” 。oleo(橄榄油)和后面的 一系列配料都用了夺格,与第 48 行的 coquitur(烹煮)配合。quod prima Venafri pressit cella 修饰 oleo,“在维纳弗初榨的油” ,Venafri 是地格,主格 Venafrum(维纳弗),prima…cella,字面义是“初的储油间”,因为榨油机在储油间里,所以指初榨之时,pressit 这里指榨油。Wickham 说,古罗 马橄榄油要榨三次,第一次质量好。

第 46 行 garo,主格 garum,“鱼酱”,de sucis piscis Hiberi,“来自鲭鱼制 成的沙司”,Morris 说,piscis Hiberi 专指鲭鱼,而不是“产于西班牙的鱼”。

第 47 行 vino quinquenni,“五年的葡萄酒”,verum citra mare nato,“但要 产于海的这边”,指意大利本土所产。

第 48 行 dum coquitur,“在烹煮的时候”。cocto…aliud 是插入成分。cocto 是独立夺格, “(刚)煮好后”。Chium sic convenit, ut non hoc magis ullum aliud,“没有什么东西比奇乌酒更适合它的了”,convenit,“相配”。

第 49 行 pipere albo,“白胡椒”,non sine aceto,“加点醋”,夺格与 coquitur 配合。

第 50 行 quod 从句的先行词是 aceto(醋)。Methymnaeam vitio mutaverit uvam,字面义是“它通过发酵(vitio)改变了美辛那的葡萄”,实际是说 这种醋由莱斯博斯岛的葡萄酒酿制而成,形容词 Methymnaeam 源于 Methymna(美辛那),古希腊莱斯博斯岛上的一个城镇。

第 51 行 ego primus…monstravi,“我第一个演示了”,纳西丹自豪地谈论自 己的“创新点”。Erucas virides, inulas…amaras...incoquere,“(如何在上面 的汁液里)炖绿芸苔和苦木香”。Erucas,“芸苔”,inulas,“木香” ,incoquere, “在……中间炖”。

第 52 行 illutos Curtillus echinos(incoquit),“库提鲁(炖)未洗的海胆”。 库提鲁(Curtillus)所指不详,但应该是位擅长烹调的人。

第 53 行 ut melius muria(sit id)quod testa marina remittat,ut 引导目的状 语从句,内部嵌入了一个定语从句,“为了让海里的壳(指海胆壳)煮出来 的汤汁比(通常的)汤汁味道更好”。夺格 muria(盐水、汁)和比较级 melius 搭配。testa,“壳” 。

第 54 行 Interea,“与此同时”,suspensa...aulaea,“悬挂的壁毯”,aulaea(单 数 aulaeum)也是戏剧术语,指舞台的幕布。graves... ruinas in patinam fecere, “沉重地砸在盘子上”。

第 55 行 现在分词短语 trahentia pulveris atri(tantum)修饰 aulaea,“拽下 了如此多的黑色尘土”。pulveris atri,“黑色尘土”,部分属格。

第 56 行 quantum non Aquilo Campanis excitat agris,“连北风在坎帕尼亚的 原野上都没刮起过那么多的尘土”。Aquilo,“北风”。Campanis…agris,地 点夺格,excitat,“唤醒、搅动”。54-56 行有明显的史诗色彩。

第 57 行 maius veriti(担心发生更大的事)修饰 Nos(我们),veriti 是异相动词 vereor(害怕)的过去分词,表示主动意义,maius 作中性名词。postquam nihil esse pericli sensimus,“在意识到没有任何危险之后”。pericli(危险) 是部分属格,和 nihil 搭配。

第 58 行 erigimur,“我们站起来”。Rufus,指纳西丹。posito capite,独立 夺格,“低着头”。

第 59 行 ut si filius immaturus obisset,“仿佛儿子夭亡了”。filius immaturus, “未成年的儿子”,obisset=obivisset,“死”。flere,“哭泣”,历史不定式。 这里的形容非常巧妙。首先,它呼应了第 7 行的 cenae pater,既然纳西丹 是“宴会之父”,宴会失败,自然也就如同儿子死了,而且挂毯落下时重 要的一道菜刚刚端上来,还未被宾客品尝,就如同孩子在好的年华还未 有所建树,就被死亡夺走,的确是 immaturus。其次,它也延续了史诗的 戏仿,哀悼夭亡的孩子是史诗的一种经典场景。第三,如果我们把纳西丹 视为艺术家的代表,那么这也体现了艺术家对作品的深厚感情。

第 60 行 Quis esset finis,“结局将会是怎样”,Quis 是疑问形容词,修饰 finis (结局)。esset 和下一行 tolleret 的虚拟式都表示与过去事实相反的假设, 但没有用标准的过去完成时,而用未完成过去时,仿佛回到过去的那个时 刻展望将来,效果更生动。ni sapiens sic Nomentanus amicum tolleret,“如 果那位睿智的诺门坦没有如此安慰朋友”。ni=nisi,sic,“如此”,sapiens, “智慧的”,有反讽味道,amicum(朋友)指纳西丹,tolleret,“让人振作”。

第 61 行 Heu,哀叹的词。Fortuna,“时运女神”。quis est crudelior in nos te deus,“有哪位神比你对我们更残忍”。比较级 crudelior(更残忍)和夺格 te 搭配,in nos,“对待我们”。Fortuna 强调的是不可控外界的反复无常, fatum 强调的是不可控(对人而言)外界的注定轨迹。

第 62 行 Vt semper gaudes illudere rebus humanis,“你总是如此喜欢愚弄人 类的事务”。Vt 是疑问(和感叹)副词,“多么”。gaudes(你喜欢)的宾 语是不定式 illudere(嘲笑、捉弄),与格 rebus humanis 和它搭配。诺门坦 的话看似悲观,却能安慰主人,因为它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了时运。

第 63 行 Varius mappa compescere risum vix poterat,“瓦里乌斯几乎没法用 餐巾捂住自己的笑”。夺格 mappa(餐巾)和 compescere(抑制、忍住)搭 配。这位史诗和悲剧作者只看见了诺门坦史诗和悲剧语言中的喜剧。

第 64 行 Balatro suspendens omnia naso,字面义是“巴拉洛把所有的东西 都挂在鼻子上”,意为“巴拉洛对一切都不屑一顾”。

第 65 行 Haec est condicio vivendi,“这是人生的(基本)处境”。动名词属 格 vivendi(生存)修饰 condicio(条件、处境)。aiebat,“他说”。 

第 66 行 eo,“因此”。responsura tuo numquam est par fama labori,“相称的 名声永远不会回应你的努力”,“名声永远不会和努力相称” 。

第 67 行 Tene,-ne 强调人称代词 Te(你)。67-70 行的不定式表示感叹。 ut ego accipiar laute,目的从句,“为了我能受到丰盛的款待”,这句话对读 者而言有反讽味道,因为巴拉洛并未受到邀请,只不过是以大人物扈从的 身份来的。Te...torquerier omni sollicitudine districtum,“你被各种焦虑撕扯, 忍受折磨”,Te 是不定式的主语,夺格 omni sollicitudine(各种焦虑)同时 和被动不定式 torquerier(=torqueri,被折磨)和过去分词 districtum(往不 同方向拉)搭配。

第 68 行 68-70 行的 ne...ne...ut 列举三种焦虑。作为表示害怕的从句,其 内容都应反向翻译。ne panis adustus(sit) ,“担心面包烤煳了”。

第 69 行 ne male conditum ius adponatur,“担心上桌的是调得不好的沙司” 。

第 70 行 ut omnes praecincti recte pueri comptique ministrent,“担心所有服 务的奴隶仪容不够整洁大方”。praecincti recte,“衣服扎好的” 。compti,“整 洁优雅”。ministrent,“服务、照料”。

第 71 行 praeterea,“此外” ,Adde hos...casus,“加上这些偶然因素” 。Fortuna 和 casus 都强调偶然,但 Fortuna 指某种控制性力量(例如神)无法预测的 运作,casus 一般指纯粹的偶然。两个 si 从句都是 casus 的例子。aulaea ruant si,“比如挂毯掉下来”。

第 72 行 ut modo,“就像刚才”。si patinam pede lapsus frangat agaso,“比如 侍者脚踩滑了,摔坏了一个盘子”。夺格 pede(脚)和 lapsus(滑倒)搭配。 agaso(原义是马夫,这里指侍者)是 frangat 的主语。

第 73 行 convivatoris, uti ducis, ingenium,“主人的天才就和将军一样”,下 一行两个不定式的共同宾语。属格 convivatoris(主人)和 ducis(军事统 帅)都修饰 ingenium,uti=ut,表示类比。

第 74 行 res adversae nudare solent,“逆境习惯显示” ,celare secundae,“顺 境习惯隐藏” 。O’Connor 评论道,诺门坦的呼告像悲剧风格,巴拉洛的解 释却代表了喜剧的实用智慧。

第 75 行 Nasidienus ad haec,“针对他的话纳西丹(说)”。Tibi di quaecumque preceris, commoda dent,“无论你祈求什么礼物,都愿神赐给你”。定语从 句 quaecumque preceris 修饰 commoda(利益、好处)。

第 76 行 Ita vir bonus es convivaque comis,“你是这么好的人,这么体贴的 宾客”。纳西丹显然没有体会出巴拉洛的反讽。

第 77 行 soleas poscit,“叫人把拖鞋拿来”,罗马人就餐上躺椅时会脱掉拖鞋,纳西丹的这个动作意味着他准备起身(布置收拾屋子的事并去取更多 的菜)。Tum in lecto quoque videres,“这时你在每张躺椅上可以看见”。

第 78 行 stridere secreta divisos aure susurros,“来回的低语在秘密的耳朵里 响”。divisos(分开的)修饰 susurros(低语),表示“一会儿这边,一会儿 那边”,两个词作 stridere(发出声音)的主语,secreta...aure 是地点夺格。 这一行密集的 s 音模仿了低语的感觉。

第 79 行 贺拉斯的反应。Nullos his mallem ludos spectasse,“我真希望当时 看到了这样的表演” 。mallem(我更喜欢)和 spectasse(=spectavisse,观 赏)连用,Nullos 修饰 ludos(公共表演),作宾语,夺格 his(这些)和包 含比较意味的 mallem 呼应。

第 80 行 sed illa redde age quae deinceps risisti,“但请赶紧讲后来让你发笑 的事”。age 表催促,无实义,命令式 redde 这里的意思是“讲述”。illa(那 些事)作 redde 的宾语和 quae 从句的先行词。deinceps,“然后” 。

第 81 行 Vibidius dum quaerit de pueris,“当维比丢问奴隶”,num sit quoque fracta lagoena,“是否酒罐也碎了”。quoque(也)指除了掉下来的挂毯和 砸碎的盘子之外。

第 82 行 quod sibi poscenti non dentur pocula,“因为他要酒的时候没人给他 斟”。dentur 的虚拟式表示引述维比丢给出的理由,与格 sibi poscenti(他 要求)和 dentur 搭配。关于 pocula(酒杯),Morris 的解释合理,他说它 不是指杯子,而是指酒,奴隶们在挂毯掉下之后的忙乱中顾不得给客人斟 酒了,如果理解为杯子,81-82 行就没有逻辑了。que 连接两个 dum 从句。

第 83 行 dum ridetur fictis rerum,“当大家都为编造的借口发笑时”,ridetur (笑)是被动式的无人称用法,和夺格 fictis rerum 搭配。关于 fictis rerum, Morris 的解释是大家其实嘲笑的是纳西丹,为避免露馅,故意编造一些不 相干的笑话。Balatrone secundo,独立夺格,注者有两种解释,一是巴拉洛 仿效维比丢的做法讲笑话,secundo 的意思是“做第二个、跟随”;二是巴 拉洛(和他小丑的身份一致)竭力逗大家乐,secundo 借用了顺风的比喻, 表示创造合适的条件,两种都说得通。

第 84 行 Nasidiene,“纳西丹啊”,这里方达纽突然切换到了第二人称,模 仿史诗风格,强化了喜剧效果。redis mutatae frontis,“你带着新的表情返 回”,纳西丹又充满了信心和憧憬,mutatae frontis 是表示特征的属格。

第 85 行 ut arte emendaturus fortunam,ut 和将来主动分词短语搭配,“仿佛要用技艺修补时运”。arte 也有“艺术”的意思,贺拉斯在这里似乎突出了厨艺在诗中的象征作用。deinde,“后面”。secuti...pueri,“跟随的奴隶”。 

第 86 行 夺格mazonomo... magno(大盘子)和修饰pueri的现在分词ferentes (托着)搭配。

第 87 行 discerpta 修饰 membra gruis,“撕好的鹤的肢体”,指鹤的翅膀和 腿。属格 sparsi(撒)和附属于它的夺格 sale multo(很多盐)一起修饰属 格 gruis(鹤) 。Wickham 指出,gruis 在拉丁语其他所有地方都是阴性,这 里贺拉斯用阳性,或许暗示纳西丹特意指明了鹤的性别(“细节决定一切” 似乎是他的信条)。non sine farre,“也撒上了面粉”。

第 88 行 et 连接 ferentes 的第二个宾语 iecur anseris albae,“白鹅的肝”, pinguibus...ficis pastum(填满了肥美的无花果)修饰 iecur,pastum 原义是 “吃”,这里指在里面填塞东西。

第 89 行 et 连接第三个宾语 leporum avolsos...armos,“扯下来的兔腿”。 leporum 是 lepus(兔子)而不是 lepor(魅力)的属格,avolsos 是 avello(扯 下)的过去分词。ut 意思是“作为”,相当于英文 as,multo suavius,“一 种好吃得多的(食物)”,副词 multo 修饰名词化的比较级形容词 suavius(更 甜美、更鲜美)。

第 90 行 quam 表示比较,和 suavius 呼应,si cum lumbis quis edit,“如果 有人和(兔子的)肚子一起吃”。表示特征的夺格 pectore adusto(烤了胸 脯)修饰 merulas(乌鸫) 。

第 91 行 vidimus(我们看见),宾语是后面的不定式结构,poni(摆上桌) 作 merulas 和 palumbes(林鸽)共同的谓语。sine clune(没有后臀的)修 饰 palumbes。

第 92 行 suaves res,“美味佳肴”,palumbes 的同位语。si non causas narraret earum et naturas dominus,“如果主人没有喋喋不休解释食物的理由和性 质”,causas 和 naturas 都是自然哲学的术语。纳西丹作为艺术家的失败之处,就是讲解自己作品的妙处,那是评论家的事。

第 93 行 quem nos sic fugimus ulti,quem 的先行词是 dominus,“报完仇的 我们如此逃离他”,fugimus(逃跑)终结了对史诗的戏仿,也是对纳西丹 有效的报复,ulti 显然呼应了第 34 行的 inulti。很可能这是宾客们“低语” 的成果,在主人离席的时候,他们已经密谋好了如此捉弄他。

第 94 行 ut 呼应 sic,表示限定,nihil omnino gustaremus,“我们一点都没尝” 。velut illis Canidia adflasset,“仿佛康迪娅朝它们吹了气”。康迪娅 (Canidia)看来会巫术。

第 95 行 peior serpentibus Afris,“比北非毒蛇还可怕的”修饰 Canidia, serpentibus Afris 是表示比较的夺格。 

那位幸运儿纳西丹的宴会,你觉得如何?
我昨天想请你做客,他们却说你从中午
就在他那儿喝酒了。“太棒,这是一辈子
享受的一次。”如果不嫌烦,请告诉我,
到底是怎样的第一道菜平息了你胃的愤怒。5
“首先是卢卡尼亚的野猪,吹温和南风时
捕来的,宴会之父是这么说的,它周围
摆着调味的芜青、生菜、萝卜,都足以
唤醒食欲,还有泽芹、鳀鱼酱和希腊酒糟。
端走了这些,一位束着高腰的奴隶10
用紫色的餐巾擦净枫木的桌子,另一位
扫走了地上的残渣和所有碍眼的东西。
然后走来了肤色黝黑的希达佩,窈窕
如阿提卡少女,顶着献给刻瑞斯的圣器。
他拿来凯库布酒,埃康拿来了未加海水的15
奇乌酒。这时主人说:‘麦凯纳斯,如果你
更喜欢埃巴努或法雷努,这两种酒我都有。’”
可怜的财富!谁和你一起用餐的,方达纽,
让你这么开心,我很想知道。“我在头座,
维斯库坐我旁边,尾座嘛,如果没记错,20
是瓦里乌斯。维比丢和巴拉洛坐在一起,
他俩是麦凯纳斯的随从,职业的吃货。
诺门坦坐主人那桌的上座,珀丘坐尾座,
可笑的家伙,一口能吞下几个蛋糕。
诺门坦的功能是,什么东西客人没注意到,25
他就用食指提醒他们,因为其他人,
我是说我们,只顾吃禽肉、鱼肉、牡蛎,
全不知里面藏着一种很特别的调味汁——
秘密立刻就显明了,当他递给我大菱鲆
和鲽鱼的内脏,都是我从未尝过的玩意。30
然后他又告诉我,发红的蜜糖苹果
是在下弦月时摘的,这有什么奥妙,
你好听他解说。这时维比丢对巴拉洛说:
‘今天不把他喝破产,就像人死仇没报。’
他俩要求换大杯。殷勤的主人脸色35
一下就白了。他怕的莫过于凶猛的酒鬼,
或许因为他们骂起人来更无顾忌,
也或许因为热酒会钝化敏感的口味。
两人把一罐罐的酒倒进了埃里费酒杯里,
其他人也纷纷仿效,只有低躺椅上的40
宾客没有去伤害酒罐。这时端来了
一条石吸鳗,在游泳的虾之间,平铺在
盘子里。主人紧接着介绍说,‘这是怀孕时
捕捉的,因为产卵后肉质就会变坏。
汁是专门做的:用了在维纳弗初榨的油,45
鲭鱼制成的酱,放了五年的葡萄酒,
而且是海这边产的,等到烹煮的时候
(我插一句,煮好以后,如果加上奇乌酒,
味道比什么都强)再加上白胡椒和一点
用美辛那的葡萄酒酿制的醋。是我先50
向世人展示,如何在汁里炖绿芸苔、苦木香,
库提鲁用的是未洗的海胆,海里的壳
炖出来的汁比通常的盐汤鲜美得多。 ’
正在这时,沉重的壁毯从天而降,
砸在盘子上,拽下无数的黑色尘土,55
坎帕尼亚原野上的北风都自愧不如。
我们怕还有意外,等确定危险已过,
都站起身:只有纳西丹在那里低着头,
仿佛哀悼夭亡的儿子。结局会如何?
如果睿智的诺门坦没如此安慰朋友:60
‘啊,时运女神,有谁比你更残忍?
你总是这样,以捉弄我们人类为乐! ’
瓦里乌斯捂着餐巾,几乎笑出声。
巴拉洛向来瞧不起周围的一切,接着说:
‘这就是人生的宿命:你的努力永远65
换不来与之相称的名声。看看你!想给我
丰盛的款待,却被焦虑折磨得团团转,
担心面包烤煳了,担心上桌的沙司
味道不好,担心所有服务的奴隶
仪容不够整洁大方!此外,还要加上70
这些偶然因素,比如挂毯掉下来,
就像刚才,比如侍者踩滑了,摔坏
一个盘子。主人的天才和将军一样,
逆境时方能显示,顺境时总是隐藏。 ’
纳西丹回应道:‘无论你祈求什么,愿神75
都赐给你!你真是好心、体贴的客人!’
他叫人去拿拖鞋。这时每张躺椅上
大家都叽叽咕咕,咬着彼此的耳朵。 ”
这样的表演精彩,真希望我在,可是,
你先赶紧给我讲,还有什么好玩的。80
“维比丢问奴隶,酒罐是不是也碎了,
为何 他要酒的时候没人给他斟,大家都编着
各种滑稽的借口,巴拉洛煽风点火。
纳西丹啊,此时你抛下郁闷的表情回来了,
决心用技艺修补时运,跟随的奴隶85
托着大盘子,里面是撕好的鹤的肢体,
撒了许多盐和面粉。还有白鹅的肝,
填满了肥美的无花果,还有扯下来的兔腿,
因为单独吃,比和肚子一起吃更美味。
然后乌鸫和林鸽摆在了我们面前,90
前者是烤的胸脯,后者去掉了臀部,
都是佳肴,如果没有主人在唠叨
它们的原理和性质。我们集体逃跑,
终于报了仇,那些菜一口没尝,仿佛
比北非毒蛇还可怕的康迪娅给它们施了毒。”95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