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17

Velox amoenum saepe Lucretilem
mutat Lycaeo Faunus et igneam
    defendit aestatem capellis
        usque meis pluviosque ventos.

Impune tutum per nemus arbutos5
quaerunt latentes et thyma deviae
    olentis uxores mariti
        nec virides metuunt colubras

nec Martiales haediliae lupos,
utcumque dulci, Tyndari, fistula10
    valles et Vsticae cubantis
        levia personuere saxa.

Di me tuentur, dis pietas mea
et musa cordi est. Hic tibi copia
    manabit ad plenum benigno15
        ruris honorum opulenta cornu;

hic in reducta valle Caniculae
vitabis aestus et fide Teia
    dices laborantes in uno
        Penelopen vitreamque Circen;20

hic innocentis pocula Lesbii
duces sub umbra, nec Semeleius
    cum Marte confundet Thyoneus
        proelia nec metues protervum

suspecta Cyrum, ne male dispari25
incontinentes iniciat manus
    et scindat haerentem coronam
        crinibus immeritamque vestem.

这首诗写给一位名叫廷达瑞(Tyndaris)的女子。Tyndaris 在希腊语中意为“Tyndareus(廷达瑞俄斯)之女”。在希腊神话中,廷达瑞俄斯之女即是海伦,因此,这个名字或许是有用意的。海伦、墨涅拉俄斯和劫走海 伦的帕里斯构成了一组三角关系,而在这首诗中,按照 Nagel 等人的理解, 至少还存在两组三角关系,一是尤利西斯、珀涅罗珀和喀耳刻,一是廷达 瑞、诗中名叫居鲁士的男士和抒情主人公自己。Nagel 认为,在贺拉斯笔 下,抒情主人公和帕里斯一样,是魅力不可抵抗的第三者。因此,这首诗和我没有翻译的《颂诗集》第 1 部第 15 首(歌咏海伦、墨涅拉俄斯和帕里 斯)形成了有趣的对话,按照 Nagel 的观点,两首诗传达的讯息都是,美 和艺术比伦理更重要。Dunn 也认为,这是一首引诱对方坠入爱情圈套的诗, 甚至在作品层面,贺拉斯也跟读者玩了同样的游戏。在此类诱惑的过程中, 设局者一方面要掩盖自己的动机,装出柏拉图式恋情的假象,以免让对方 心生厌恶,另一方面又必须适时地、巧妙地透露动机,否则对方可能因为 无法领悟而离开。在读到第 5 节和第 6 节之前,我们不会想到这是一首邀 请廷达瑞来农场做客的诗,而且直到诗的后,我们对于抒情主人公、廷达瑞以及两人的关系也所知寥寥。Dunn 特别分析了诗作的反讽意味。在尤利西斯、珀涅罗珀和喀耳刻的三角关系中,抒情主人公显然希望我们将他 视为忠诚的珀涅罗珀,而把居鲁士和喀耳刻联系在一起,然而喀耳刻的“魔 力岛”和他本人的“魔力农场”却更相似,喀耳刻迫使尤利西斯滞留的行 为也呼应着他对廷达瑞的极力邀请。抒情主人公与居鲁士潜在的一致性瓦解了这种三角形关系。但也有相当多的学者认为,这首诗中贺拉斯的角色 是超脱的。Davis 相信,此诗的真正主角不是廷达瑞,而是贺拉斯农场所 在的卢克莱提山。West 认为,贺拉斯呈现的是一种安享平静快乐的伊壁鸠 鲁哲学,与居鲁士所代表的暴烈情感相对照。Syndikus 则指出,诗的田园 描写背后隐藏着诗学主题,贺拉斯推崇阿尔凯奥斯式的抒情诗,贬低情爱题材的哀歌(elegy)。Edinger 也提出,这首诗与情欲无关,而是着力探讨诗歌在世界中的位置。廷达瑞代表着音乐和诗歌,贺拉斯作品中与她类似 的角色在《颂诗集》第 2 部第 11 首和第 3 部第 14 首中可以找到。贺拉斯对廷达瑞的建议是:她若要为诗歌寻找一个栖身之地,就要来到牧神庇佑的乡间,远离情欲和暴力主宰的城市。本诗格律是 The Alcaic Strophe(参 考引言的“格律简介”),四行一节。译文采用 1-2 行六顿、第 3 行五顿、 第 4 行四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AB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velox(迅捷)修饰 Faunus(法乌努),法乌努是罗马神话中古老 的神之一,是农夫和牧人的守护神,也是预言神,后来与希腊的潘神(Pan) 混同了。此外,这个词在拉丁文中也以复数形式 Fauni 出现,相当于希腊 神话中的森林神 Satyrs,多了好色的特征。因此,如 Dunn 所说,他在此诗 中的角色是暧昧的,既可能是保护者,也可能是侵犯者。amoenum(美丽 怡人的)修饰 Lucretilem(主格 Lucretilis,卢克莱提山)。注者普遍认为卢 克莱提山指詹那罗山(Monte Gennaro),在意大利萨宾地区,Edinger 指出, 贺拉斯选取这个名字或许因为它让人联想起罗马历史上以贞洁著名的 Lucretia,她受辱于小塔克文之后自杀,成为罗马共和革命的导火索。

第 2 行 mutat,“交换”,Chase 提醒我们,此处贺拉斯的用法不同于拉丁文 常规,通常 mutat 的宾格名词是放弃的对象,夺格名词是交换的对象,根 据古希腊神话知识可以判断,这里情形正好相反。Lycaeo(主格 Lycaeus, 吕凯奥山),位于希腊的阿卡迪亚(Arcadia),山上有供奉潘神的庙。在贺 拉斯笔下,牧神法乌努经常离开希腊的居所,到他的萨宾农场做客。igneam (火一样的)修饰 aestatem(夏季)。

第 3 行 defendit(驱走、遮挡),这里保护的对象并非宾格名词 aestatem 和 ventos(风),而是与格(表示影响对象)名词 capellis(母山羊)。

第 4 行 Moore 指出,此处 usque=semper(总是)。meis(我的)修饰 capellis, pluvios(伴随着雨的)修饰 ventos。

第 5 行 impune(没有危险),Bentley 认为,它与后面的 tutum(安全)重 复了,把 tutum 改成了 toum,但 Orelli 指出,impune 并非修饰 tutum,而 是修饰 deviae(游荡的) 。tutum 修饰 nemus(树林),合起来作 per(穿过) 的宾语。arbutos,“野草莓树”。

第 6 行 quaerunt(搜寻)的主语是 uxores(妻子),宾语是 arbutos 和 thyma (百里香),latentes 修饰 arbutos 和 thyma,形容它们藏在别的植物中间。deviae 修饰 uxores。

第 7 行 贺拉斯在这里用一种绕弯子的说法来称呼母山羊:“发臭的丈夫的 妻子们”。olentis 形容公山羊(caper)散发的难闻气味。Dunn 认为,这一 行加上前面的 deviae 的一词或许暗示了廷达瑞对居鲁士的不忠,也影射了 居鲁士的可憎。

第 8 行 virides...colubras,“绿色的蛇” 。Pucci 认为,virides 与第 20 行的 vitream 有形象和意义上的关联(见下)。

第 9 行 Martiales(属于战神马尔斯的)修饰 lupos(狼),狼对于战神而言是神圣的动物,因为罗马人传说,一只母狼曾喂养过战神的儿子、罗马的 祖先罗慕路斯和雷姆斯,参见维吉尔《埃涅阿斯纪》中的 Martius lupus (9.566)。lupos 和上一行的 colubras 都作 metuunt(害怕)的宾语,只不过这一行的主语换成了 haediliae(小山羊),Bentley 版作 haeduleae,意思相同。

第 10 行 utcumque(无论何时),dulci...fistula(甜美的芦笛声),传说是潘神发明了芦笛。Tyndari,Tyndaris(廷达瑞)的呼格。直到这里,读者才 意识到这是一首邀请诗。

第 11 行 valles,“山谷”。Vsticae,Vstica(乌斯提卡山)的属格,同时修 饰 valles 和 saxa(岩石)。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认为,乌斯提卡山在萨宾 地区,山势缓和,因而贺拉斯用 cubantis(斜躺)来形容。

第 12 行 levia,根据格律判断第一个音节是长音,因此是“光滑”而不是 “轻”的意思,修饰 saxa。personuere=personuerunt,“到处回荡、回响”。

第 13 行 di me tuentur,“诸神看护我” 。dis,与格,表示对神而言,pietas, 宗教的虔敬。mea(我的)同时管辖 pietas 和 musa(缪斯,借指诗)。

第 14 行与格 cordi(心)作 est 的表语,意为符合心意,喜欢。Hic(这里), 指贺拉斯的农场。多数古代抄本都作 Hinc(从这里),但由于接连三个 hic 的排比非常流畅,多数现代注者都选择了 Hic。copia(丰饶)作下一行 manabit(流出、涌出)的主语,指下文丰饶角(cornu)中盛放的东西。 manabit 和下文几个动词的将来时都表示说话者的承诺。

第 15 行 ad plenum 极言物产之丰富。benigno(慷慨的、丰富的)修饰 cornu。

第 16 行 ruris(主格 rus,乡村)修饰 honorum(主格 honor,荣耀,此处指为乡村赢得赞誉的瓜果花卉),honorum 与形容词 opulenta 搭配,opulenta 修饰上文的 copia,表示有充足的供应。cornu 是夺格,表示丰饶之物的源 头。丰饶角传统上是时运女神(Fortuna)的法宝,是海格力斯(即赫拉克 勒斯)从河神 Achelous 那里抢来献给她的,在古代作品中,丰饶角象征着 丰收和好运,里面装满了瓜果和花卉。 第 17 行 reducta(幽僻的)修饰 valle,Wickham 指出,这个词同时包含了 “安静”和“清凉”两重意思。属格 Caniculae(主格 Canicula)修饰 aestus (暑热),Canicula 字面意思是“小狗”,在古罗马也用来指所谓的“犬星”, 即 Procyon(小犬座南河三)。Wheeler 提到,这颗星夏季和太阳一同升起, 罗马人认为它加剧了酷热,所以一年中热的日子被称为“犬日”(dies Caniculares) 。

第 18 行 vitabis(躲避)的主语是“你”。fide(主格 fidis,里拉琴)被 Teia修饰,两个词的夺格表示工具。Teia 是 Teos(泰俄斯)的形容词,泰俄斯 在伊奥尼亚(Ionia)地区,是古希腊诗人阿那克里翁(Anacreon)的故乡, 所以fide Teia指像阿那克里翁那样吟唱。乐器fide呼应着第10行的fistula, 延续着作品的音乐子主题。

第 19 行 dices(说)在贺拉斯的诗中经常与 scribere(写)相对,暗示一种 轻型的诗歌,与宏大的史诗传统相对,参见前面的第 6 首。laborantes(受 苦)同时修饰 Penelopen(主格 Penelope,珀涅罗珀)和 Circen(主格 Circe, 喀耳刻)。in uno 与 laborantes,“在一个人身上”,“为一个人”,指奥德修 斯(拉丁名尤利西斯),珀涅罗珀是奥德修斯忠贞的妻子,喀耳刻曾经爱上 奥德修斯。贺拉斯选择让廷达瑞吟唱这段故事,应当不是偶然。

第 20 行 vitream(玻璃制成的、像玻璃的)修饰 Circen(喀耳刻),这个形 容词一直让注者困惑,Edinger 认为它描绘的是喀耳刻衣服的明亮色彩。 Pucci 总结了它的三种意思:一是明亮美丽,二是很多色泽(因为玻璃映射 光,多色暗示不忠),三是形容海水似的颜色,相当于 caerulea。但他认为, vitream 固然可能有这些意思,但它的颜色在诗中与前文蛇的绿色很相似, 可能暗示二者属于同一类角色,喀耳刻施法让人变猪的酒也可与蛇的毒液 类比。

第 21 行 innocentis(无害的)修饰 Lesbii(从名词 Lesbos 变来),省略了 vini(酒)。innocentis 此处意为“不会醉人的”,Lesbos 是古希腊诗人阿尔 凯奥斯和萨福的故乡,两人都是贺拉斯效法的对象,因此 Lesbii 很可能包 含了诗学隐喻。pocula(酒杯)管辖属格 innocentis...Lesbii,作下一行 duces (在诗中意为“畅饮”,参考 Odes 3.3.24 和 4.4.12)的宾语。

第 22 行 sub umbra,“在树荫下”。Semeleius,意为 Semele(塞墨勒)之 子,即酒神巴克斯(狄俄尼索斯),Thyoneus也指酒神,Thyoneus意为Thyone (堤俄涅)之子。在一些神话版本中,堤俄涅也被称为酒神之母,并与塞 墨勒混同,Moore 举出的例子有 Hymn to Dionysus v.21 和品达的 P.3.176。 Thyone 的词源 thuō 意为“狂暴、冲动”,与这里描述的场景很吻合。

第 23 行 Marte,Mars(战神马尔斯)的夺格。confundet(混在一起)与 proelia(战斗)搭配,相当于更常见的短语 miscere proelia 或者 commitere proelia。

第 24 行 metues(害怕),主语是“你”。protervum(莽撞、狂暴)修饰 Cyrum (主格 Cyrus,居鲁士)。Nagel 指出,贺拉斯集中还有两处提到居鲁士(Odes 2.21.7,3.29.27),两处他都以富有国王的面目出现。

第 25 行 suspecta,“被怀疑”,修饰隐含的主语“你”,这里的居鲁士被描绘为一位爱猜疑、善妒忌的男人。ne 在此处引导表示害怕内容的从句。male dispari,“(力量)不可匹敌”,副词 male 形容程度,dispari 是与格,与动宾结构配合,表示动作的受害者。

第 26 行 incontinentes(无节制的、无自制力的)修饰 manus(手),iniciat (扔)此处带有强烈的攻击性。

第 27 行 scindat,“撕裂” 。haerentem(粘着、附着)与 crinibus(头发)配合,共同修饰 coronam(花冠、花环) 。

第 28 行 immeritam(不配)这里意为“不应当受此对待”,修饰 vestem(长 袍)。vestem 和 coronam 都是 scindat 的宾语。Pucci 认为,25-28 行描绘的暴力只是激烈的调情,Dunn 却相信,抒情主人公的情欲与竞争对手相仿,用来描写居鲁士的威胁语气同样也表达了他本人的威胁。Edinger 认为,居 鲁士和廷达瑞并非恋人关系,廷达瑞的节日庆祝装束和居鲁士的色情反应 表明了居鲁士对廷达瑞性格的误判,把音乐家当作了妓女,而抒情主人公 的邀请却暗示,他不会如此对待一位音乐家。

法乌努常与吕凯奥山暂别,降临
秀丽的卢克莱提,这位捷足的牧神
    为我的母羊驱散炎热的暑气,
        抵挡风雨联袂的侵袭。

她们远离丈夫的气味,在祥谧林中5
自在无忧地漫步,搜寻隐藏的百里香,
    还有野草莓树,那些小羊羔
        也不用因为绿蛇而惊扰,

也不畏惧深受马尔斯宠爱的狼群,
廷达瑞啊,只要甜美的芦笛之音10
    开始回荡在乌斯提卡山的和缓
        溪谷和光滑崖壁之间。

诸神看护我,我的虔诚,我的缪斯,
也合他们心意。这里,丰饶角向你
    慷慨倾倒出它满盈的珍宝,15
        瓜果花卉,乡村的荣耀。

这里,山谷幽僻,你可以躲避犬星
带来的暑热,可以弹着泰俄斯里拉琴
    吟唱珀涅罗珀和妖魅的喀耳刻
        如何为同一个人受折磨。20

这里,你可以畅饮柔和的莱斯博斯,
在凉荫下休歇,没有狂暴的塞墨勒之子
    和战神马尔斯相互争斗,你也
        不必担心自己被莽撞的

居鲁士怀疑,不必害怕他的手野蛮25
侵犯无力抵抗的你,扯碎你发间
    佩戴的美丽花环,撕裂你身上
        那件纯洁无辜的衣裳。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