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2. 2

Nullus argento color est avaris
abdito terris, inimice lamnae
Crispe Sallusti, nisi temperato
    splendeat usu.

Vivet extento Proculeius aevo,5
notus in fratres animi paterni;
illum aget pinna metuente solvi
    Fama superstes.

Latius regnes avidum domando
spiritum quam si Libyam remotis10
Gadibus iungas et uterque Poenus
    serviat uni.

Crescit indulgens sibi dirus hydrops,
nec sitim pellit, nisi causa morbi
fugerit venis et aquosus albo15
    corpore languor.

Redditum Cyri solio Prahaten
dissidens plebi numero beatorum
eximit Virtus populumque falsis
    dedocet uti20

vocibus, regnum et diadema tutum
deferens uni propriamque laurum,
quisquis ingentes oculo inretorto
    spectat acervos.

这首诗写给撒路斯特(C. Sallustius Crispus),著名历史作家撒路斯特 的侄孙和养子。他于公元前 36 年继承了养父的巨大财富。内战中,他开始 支持安东尼,后转向屋大维,并成为后者的重要帮手,地位仅稍逊于麦凯 纳斯。根据塔西佗《编年史》 (Annales 3.30)的说法,他虽没有贵族身份, 权势却超过很多当过执政官的人,并说他生活方式豪奢。Moore 引述的一 首 Crinagoras 的铭体诗称他对朋友慷慨。贺拉斯在《讽刺诗》(Satires 1.2.47-54)里也提到了一位撒路斯特,他不惜血本要为自己赢得慷慨的名 声。因此,当贺拉斯在这首诗中称赞对方花钱节制的时候,他是否真诚值 得怀疑。Calder 和 Alexander 都认为,此诗在表面的恭维下藏着讽刺。Moore 认为,这首诗的主题是斯多葛哲学的一个悖论:唯有智者是富有的。本诗 格律是 The Sapph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四行一节。译文 采用每节前三行五顿、末行二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Nullus(没有)修饰 color(色泽、光彩)。与格 argento(白银)和 est 搭配,表示拥有,abdito(藏)修饰 argento。夺格 avaris(吝啬、贪婪) 修饰 terris(大地)。关于 argento 的意义,注者有争议。Wickham 等人把它理解为银矿石,这样 avaris terris 的意思就是“吝啬的大地不愿吐出它的银矿”,avaris 的“守财奴”意义可能激活一种联想,就是守财奴将钱藏在隐蔽的地方,与大地的行为相似。Wickham 提到,根据普林尼《自然史》 (N. H. 34.2)的记载,撒路斯特家族拥有铜矿,对贺拉斯的描写应有深刻体会。 但早期罗马注者和 Alexander 等学者认为,argento 指的是银币。如果这样 avaris terris 就是移就手法,是“守财奴”(avaris)把钱埋在地下,舍不得 花,更怕被别人发现。

第 2 行 Calder 认为 abdito 带有条件句的意味,“如果藏在地下”。inimice (敌人)是呼格,作下一行 Crispe Sallusti 的同位语,属格 lamnae(=laminae) 和它配合。lamina 指尚未铸成钱币的金属块,例如金条银块,这里带有轻 蔑的语气。Alexander 的猜测是合理的,inimice lamnae 很可能是撒路斯特 经常挂在嘴边自我炫耀的一句话,表明他视金钱如粪土的大度。

第 3 行 Crispe Sallusti,Sallustius Crispus 的呼格。Moore 指出,到了罗马 共和国晚期,当 praenomen 不出现的时候,nomen 和 cognomen 的颠倒已 很常见。自 Bentley 以来,主流的观点认为 nisi(除非)引导的从句从属于 inimice lamnae,但 Alexander 等人相信,它与 1-2 行的分句配合,如果这 首诗真有讽刺、劝诫之意,那么 Alexander 的观点更合理。抛开主题不论, 我觉得如果 nisi 从句与 1-2 行配合,这一节的结构更平衡,如果它修饰 inimice lamnae,那么 Crispe Sallusti 上附着的成分似乎太重。temperato(有 节制的)修饰 usu(使用)。temperato 是全诗的核心词,符合贺拉斯一贯相 信的黄金中道法则。贺拉斯的讯息是:像守财奴那样将钱藏起来、让钱失 去其流通功能的做法固然是错的,你那种不把钱放在眼里、随意挥霍的“慷 慨”也不对。

第 4 行 splendeat(发光、显出光彩)与 color 呼应。

第 5 行 Vivet(活)的将来时表示预言,extento...aevo,独立夺格,“寿命 延长”,因为他的美名在他死后仍会延续。Proculeius(普罗库留),指 C. Proculeius Varro,麦凯纳斯的妹夫,他的两个弟弟在内战中失去全部财产 后,他把自己的财产平分为三份,给他们各一份。Calder 指出,贺拉斯选 择普罗库留作为样板很奇怪,因为他是诗中这位撒路斯特的主要对手(参 考塔西佗《编年史》3.30)。贺拉斯写这首诗时普罗库留还活着,所以 Vivet 和下文的 aget 都用了将来时。

第 6 行 notus,“闻名”,属格 animi paterni(父亲般的态度)表明了因什么 而闻名。in fratres,“对兄弟”,与 animi 配合。所指见上一行的注释。

第 7 行 illum(他)指普罗库留。aget,此处表示用翅膀(pinna)驮着。 夺格 pinna 的单数是诗歌用法,metuente solvi 修饰它。metuente(metuo 的现在分词夺格)通常的意思是“害怕”,Garrison 指出,一些诗人把 metuo 和 timeo 用作“不愿”的意思。solvi,被动不定式,表示翅膀变松弛、疲 惫。metuente solvi 合起来意为“不知疲倦”。如果 solvi 表示“松开、融化”, 则如 Ritter 所说,贺拉斯在影射伊卡洛斯(Icarus)飞行坠海的神话。

第 8 行 Fama,“名声”,这里拟人化了,作 aget 的主语。superstes,“继续 活”,意为不朽,修饰 Fama。

第 9 行 Latius,“更广阔”,指国土,与 regnes 配合。regnes,“统治”,主 语是“你”,虚拟语气表示假设。avidum(贪婪的)与 spiritum(心灵)搭 配,作 domando(驯服)的宾语,夺格 domando 表示“统治”实现的方式。 斯多葛派相信,精神上的自我统治胜过政治权力。伊壁鸠鲁派相信,欲望 越少,相应的财富就越多。

第 10 行 quam,与比较级 Latius 配合。si(如果)引导后面假设的情形。 Libyam,“利比亚”,泛指北非,作下一行 iungas(连接、并入)的宾语。 remotis(遥远的)修饰 Gadibus(主格 Gades,今日西班牙的 Cadiz)。

第 11 行 uterque Poenus,“两个迦太基”,指迦太基人在北非和西班牙的两 部分领土。Garrison 指出,即使在罗马摧毁迦太基城之后,迦太基人在西 班牙的领土仍继续存在,称为新迦太基(Nova Carthago)。

第 12 行 serviat(臣服于)管辖与格 uni(一个人),uni 指向 iungas 的主语 “你”。

第 13 行 贺拉斯在 13-16 行把贪婪比作水肿病(hydrops)。Crescit,“增 加、加重”,indulgens sibi,“自我放纵”,这个分词短语表示 Crescit 的方式。 dirus(可怕的、悲惨的),修饰 hydrops。

第 14 行 sitim pellit,“解渴”。nisi,“除非”。causa morbi,“病因、病根” 。

第 15 行 fugerit,“逃走、离开”,将来完成时表示先决条件。venis,“血管”, 夺格表示分离,与 fugerit 配合。aquosus(与水有关的)修饰 languor(虚 弱),后者和 causa 分享动词 fugerit。

第 16 行 albo corpore,“苍白的身体”,夺格用法同 venis。

第 17 行 Redditum(重新交给、重新得到)和与格 solio(王位)搭配,属 格 Cyri(主格 Cyrus,居鲁士)修饰 solio。“居鲁士的王位”指帕提亚王国, 其统治者自称是波斯大帝居鲁士的后代。Redditum 修饰 Prahaten(主格 Prahates,普拉哈提斯)。普拉哈提斯四世谋杀父兄后篡夺王位,后被赶出 帕提亚,他求助于斯基泰(Scythia)国王,与公元前 27 年夺回了王位。 Prahaten 作第 19 行 eximit(排除)的宾语。

第 18 行 现在分词 dissidens(意见不同)修饰 Virtus(此处意义接近“智慧”而非“美德”,或者说有德之人的正确判断),与格 plebi(平民、普通 人)和 dissidens 搭配。numero beatorum,“幸福之人”,numero 的夺格表 示分离,与 eximit 配合。Virtus 和 plebi 的对立也是斯多葛派和庸众在幸福 观念上的对立。beatorum 的尾音-um 因为下一行开头 eximit 的元音而无法 发出来(elision),这种现象称为 hypermetric(冗余音节),Garrion 认为这 里模仿了 Virtus 抢走普拉哈提斯幸福称号的动作。

第 19 行 populum,“民众”。falsis(假的、不实的)修饰 vocibus(“词语” 而非“嗓音” ),用夺格是因为下一行异相动词 uti(用)的要求。

第 20 行 dedocet,“反向教,教人放弃错误的东西”,主语仍是 Virtus。

第 21 行 regnum(王国)和 diadema(王冠)在意义上都受 tutum(安全、 稳固、永恒)修饰,两个名词都作 deferens(授予)的宾语。tutum 与世俗 权力的变迁无常相对。Moore 引述了塞涅卡的话来解释:“国王就是不贪求任何东西的人。”

第 22 行 uni,“唯一的人”,与格表示授予的对象。propriam laurum,“专 属于他的、不会被别人夺走的桂冠”,也是 deferens 的宾语。uni 指向 quisquis (无论是谁) 。

第 23 行 ingentes(巨大的)修饰 acervos(财宝堆)。oculo(目光)受 inretorto 修饰,夺格与 spectat(看)配合。注者把 inretorto 解释为“不回头看”、“平静地看”、“不再次看”。从动词 retorqueo 看,有“转回”和“转向一边” 等意思,无论是不回头看,还是不斜眼看,都表示不受诱惑,以平常心对 待。

第 24 行 关于acervos,Garrison让我们参考贺拉斯《书信集》 (Epist. 1.2.47) : aeris acervus at auri(一堆铜和金) 。 

撒路斯特啊,钱财的仇敌,如果
藏进吝啬的泥土,银币就不会
有任何色彩,享用却不至挥霍,
    它才显光辉。

普罗库留将虽死犹生,人世5
将传颂他对弟弟慈父般的爱,
长久的名声将驮着他,翼翅
    不知倦怠。

若驯服贪婪的心灵,即使遥远的
加迪斯和利比亚合并,即使东西10
迦太基都臣服一人,也无法超越
    你统治的土地。

悲惨的水肿越迁就自己,干渴
越严重,无法驱逐,除非病因
逃离血管,苍白的身体摆脱15
    多水的虚症。

普拉哈提斯夺回了居鲁士的王座,
智慧的“美德”却不与庸众为伍,
判定他幸福,并教大家抛却
    虚假的词语;20

永恒的王国和冠冕,不会被人
夺走的月桂,它都只赐给一位:
如山的金银在身边,他的眼睛
    都不会转回。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