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1. 4

Eupolis atque Cratinus Aristophanesque poetae,
atque alii, quorum comoedia prisca virorum est,
si quis erat dignus describi, quod malus ac fur,
quod moechus foret aut sicarius aut alioqui
famosus, multa cum libertate notabant.5
Hinc omnis pendet Lucilius, hosce secutus,
mutatis tantum pedibus numerisque, facetus,
emunctae naris, durus componere versus.
Nam fuit hoc vitiosus: in hora saepe ducentos,
ut magnum, versus dictabat stans pede in uno;10
cum flueret lutulentus, erat quod tollere velles;
garrulus atque piger scribendi ferre laborem,
scribendi recte: nam ut multum, nil moror. —Ecce,
Crispinus minimo me provocat: ‘Accipe, si vis,
accipiam tabulas; detur nobis locus, hora,15
custodes; videamus uter plus scribere possit.’
Di bene fecerunt, inopis me quodque pusilli
finxerunt animi, raro et perpauca loquentis;
at tu conclusas hircinis follibus auras,
usque laborantes dum ferrum molliat ignis,20
ut mavis, imitare. Beatus Fannius, ultro
delatis capsis et imagine, cum mea nemo
scripta legat, volgo recitare timentis ob hanc rem,
quod sunt quos genus hoc minime iuvat, utpote plures
culpari dignos. Quemvis media elige turba:25
aut ob avaritiam aut misera ambitione laborat;
hic nuptarum insanit amoribus, hic puerorum;
hunc capit argenti splendor; stupet Albius aere;
hic mutat merces surgente a sole ad eum quo
vespertina tepet regio; quin per mala praeceps30
fertur, uti pulvis collectus turbine, ne quid
summa deperdat metuens aut ampliet ut rem.
Omnes hi metuunt versus, odere poetas.
‘Faenum habet in cornu, longe fuge; dummodo risum
excutiat sibi, non hic cuiquam parcet amico;35
et quodcumque semel chartis illeverit, omnes
gestiet a furno redeuntes scire lacuque
et pueros et anus.’  Agedum, pauca accipe contra.
Primum ego me illorum, dederim quibus esse poetas,
excerpam numero; neque enim concludere versum  40
dixeris esse satis, neque si quis scribat, uti nos,
sermoni propiora, putes hunc esse poetam.
Ingenium cui sit, cui mens divinior atque os
magna sonaturum, des nominis huius honorem.
Idcirco quidam comoedia necne poema  45
esset, quaesivere, quod acer spiritus ac vis
nec verbis nec rebus inest, nisi quod pede certo
differt sermoni, sermo merus.  ‘At pater ardens
saevit, quod meretrice nepos insanus amica
filius uxorem grandi cum dote recuset,  50
ebrius et, magnum quod dedecus, ambulet ante
noctem cum facibus.’  numquid Pomponius istis
audiret leviora, pater si viveret?  Ergo
non satis est puris versum perscribere verbis,
quem si dissolvas, quivis stomachetur eodem  55
quo personatus pacto pater.  His, ego quae nunc,
olim quae scripsit Lucilius, eripias si
tempora certa modosque, et quod prius ordine verbum est
posterius facias, praeponens ultima primis,
non, ut si solvas ‘Postquam Discordia taetra  60
belli ferratos postes portasque refregit,’
invenias etiam disiecti membra poetae.
Hactenus haec: alias iustum sit necne poema,
nunc illud tantum quaeram, meritone tibi sit
suspectum genus hoc scribendi.  Sulcius acer  65
ambulat et Caprius, rauci male cumque libellis, 
magnus uterque timor latronibus; at bene si quis
et vivat puris manibus, contemnat utrumque.
Vt sis tu similis Caeli Birrique latronum,  
non ego sim Capri neque Sulci; cur metuas me?  70
Nulla taberna meos habeat neque pila libellos,
quis manus insudet volgi Hermogenisque Tigelli:
nec recito cuiquam nisi amicis, idque coactus,
non ubivis coramve quibuslibet.  In medio qui
scripta foro recitent sunt multi, quique lavantes:  75
suave locus voci resonat conclusus.  Inanes
hoc iuvat, haud illud quaerentes, num sine sensu,
tempore num faciant alieno.  ‘Laedere gaudes,’
inquit, ‘et hoc studio pravus facis.’  Vnde petitum
hoc in me iacis?  Est auctor quis denique eorum,  80
vixi cum quibus?  ‘Absentem qui rodit, amicum
qui non defendit, alio culpante, solutos
qui captat risus hominum famamque dicacis,
fingere qui non visa potest, commissa tacere
qui nequit: hic niger est, hunc tu, Romane, caveto.’85
Saepe tribus lectis videas cenare quaternos,
e quibus unus amet quavis aspergere cunctos
praeter eum qui praebet aquam; post hunc quoque potus,
condita cum verax aperit praecordia Liber.
Hic tibi comis et urbanus liberque videtur,  90
infesto nigris; ego si risi, quod ineptus
pastillos Rufillus olet, Gargonius hircum,
lividus et mordax videor tibi?  Mentio si quae
de Capitolini furtis iniecta Petilli
te coram fuerit, defendas, ut tuus est mos:  95
‘Me Capitolinus convictore usus amicoque
a puero est, causaque mea permulta rogatus
fecit, et incolumis laetor quod vivit in urbe;  
sed tamen admiror, quo pacto iudicium illud
fugerit.’  Hic nigrae sucus lolliginis, haec est 100
aerugo mera.  Quod vitium procul afore chartis,
atque animo prius, ut si quid promittere de me
possum aliud vere, promitto.  Liberius si
dixero quid, si forte iocosius, hoc mihi iuris
cum venia dabis: insuevit pater optimus hoc me,  105
ut fugerem exemplis vitiorum quaeque notando.
cum me hortaretur, parce frugaliter atque
viverem uti contentus eo quod mi ipse parasset:
‘Nonne vides Albi ut male vivat filius utque
Baius inops?  Magnum documentum ne patriam rem110
perdere quis velit.’  A turpi meretricis amore
cum deterreret: ‘Scetani dissimilis sis.’
Ne sequerer moechas, concessa cum venere uti
possem: ‘Deprensi non bella est fama Treboni,’
aiebat.  ‘Sapiens, vitatu quidque petitu115
sit melius, causas reddet tibi; mi satis est, si
traditum ab antiquis morem servare tuamque,
dum custodis eges, vitam famamque tueri
incolumem possum; simul ac duraverit aetas
membra animumque tuum, nabis sine cortice.’ sic me  120
formabat puerum dictis; et sive iubebat
ut facerem quid: ‘Habes auctorem, quo facias hoc,’
unum ex iudicibus selectis obiciebat;
sive vetabat: ‘An hoc inhonestum et inutile factu
necne sit addubites, flagret rumore malo cum  125
hic atque ille?’  Avidos vicinum funus ut aegros  
exanimat, mortisque metu sibi parcere cogit,
sic teneros animos aliena opprobria saepe
absterrent vitiis.  Ex hoc ego, sanus ab illis
perniciem quaecumque ferunt, mediocribus et quis  130
ignoscas vitiis teneor; fortassis et istinc
largiter abstulerit longa aetas, liber amicus,
consilium proprium: neque enim, cum lectulus aut me
porticus excepit, desum mihi.  ‘Rectius hoc est.’ 
‘Hoc faciens vivam melius.’  ‘Sic dulcis amicis135
occurram.’  ‘Hoc quidam non belle; numquid ego illi
imprudens olim faciam simile?’  Haec ego mecum
compressis agito labris; ubi quid datur oti,
illudo chartis.  Hoc est mediocribus illis
ex vitiis unum; cui si concedere nolis,  140
multa poetarum veniet manus auxilio quae
sit mihi (nam multo plures sumus), ac veluti te
Iudaei cogemus in hanc concedere turbam.

这首诗是贺拉斯为自己创作讽刺诗所做的辩护,带有诗学探讨的性质,虽然就风格而言,远不如《诗艺》严肃。作品的创作年代大约在《颂 诗集》第 1 部第 2 首之后,但应该在公元前 38 年之前(因为不像很多同类 诗,贺拉斯没在这首诗的恰当地方插入恩主麦凯纳斯的名字)。传统的解释认为,贺拉斯早期的部分讽刺诗在罗马流传开之后,招致了一些严厉的批 评。部分批评是道德上的,有人认为贺拉斯通过恶意中伤和攻击他人为自己赢得不正当的名声;部分批评是艺术上的,有论者提出贺拉斯的讽刺诗 远不如他的先驱卢基里乌斯。贺拉斯写了此诗作为回应,说明自己的讽刺诗并非私人攻击,更关注社会现象,而且他无意发表这些作品,更多的是作为个人道德修养的材料,他也分析了讽刺诗的语言特征和卢基里乌斯的 一些艺术缺点。Hendrickson 认为此诗虽然在反对罗马传统讽刺诗的同时确 立了新的讽刺诗规范,但它并不是针对某些人的批评而发。Rudd 在仔细分析这首诗和相关作品后反驳说,贺拉斯作品中有足够的线索表明他的早期 讽刺诗引发了激烈反弹,所以传统的解读依然有效。和贺拉斯的其他讽刺诗一样,这篇的结构似乎也很松散,但 Anderson 和 Dessen 相信,统摄作品的主题是文学和道德领域的自由问题(libertas)。用 Anderson 的话说, “在理想的情况下,自由的基础是一种责任感和自我约束,它能防止我们去干涉别人的自由”。他提出,贺拉斯在这首诗中以自己的生活和作品为例阐释了真正的自由,批评卢基里乌斯在道德和写作方面缺乏自我控制。 Dessen 支持他的看法,并分析了诗中的意象和细节所呈现的两组类比,一组是缺乏控制的诗人和被激情左右的社会人,另一组是有节制的诗人和有 理性的社会人。按照这样的线索分析,诗中几乎所有的细处都不再凌乱。这首诗引发学界兴趣的另一个因素是,贺拉斯在作品结尾提到了犹太人。 Reinach 认为,这是现存古罗马文学中早提到犹太人传教的文字,Schurer 用它作为旁证来理解《马太福音》 (23.15)关于法利赛人狂热传教的评价。但 Nolland 提出,这种理解是基于学术界对 140-143 行的普遍误读。他认 为,后四行影射的不是犹太人的传教活动,而是犹太群体的政治影响力。贺拉斯时代,罗马不少地方已经聚集了相当数量的犹太人,他们聚居的习惯和民族凝聚力放大了他们的政治声音,贺拉斯以戏谑的口吻说,讽刺诗 人的群体力量就像犹太人那样强大,足以迫使任何反对讽刺诗的人容忍他 们的存在。Nolland 发现,如果这样理解,诗中的几条线索都可以在篇末交 会在一起:(1)讽刺诗的特征;(2)贺拉斯称自己的文学成就微不足道(此 时他尚处创作生涯早期) ;(3)贺拉斯称自己有一些道德上的小缺点,希望读者原谅。在诗末,他不仅要求读者原谅自己,还要原谅所有的讽刺诗人。

第 1 行 Eupolis(欧波利斯)、Cratinus(克剌提诺斯)和 Aristophanes(阿 里斯托芬)是古希腊旧喜剧的三大代表(参考昆体良 10.1.65)。文学史将 希腊喜剧分为三个阶段:旧喜剧、中喜剧和新喜剧。按照 Chase 的概括, 三种喜剧的特点分别是真事真人、真事假人、假事假人。换言之,旧喜剧 个人攻击的色彩浓,新喜剧更看重喜剧人物的类型和社会风尚。poetae (诗人)作三个名字的同位语,表明了贺拉斯对他们的高度评价。

第 2 行 atque alii,“以及其他人”,alii 的中心语 viri(人)被吸进了 quorum 引导的定语从句中(virorum),comoedia(喜剧)和 prisca(古老的)分别 作从句的主语和表语。comoedia prisca 在时间上对应于《诗艺》第 281 行 的 vetus comoedia(旧喜剧),但可能不像后者有术语的味道。在保守的罗 马,表示“古老”的形容词 prisca 几乎总带有褒义。

第 3 行 si quis erat dignus describi,“如果有谁值得描述”。四种列举的情形 由 quod...quod...aut...aut 串起来。malus ac fur 是一语双叙(hendiadys),相 当于 malus fur(恶贼),后面省略了 foret(=esset)。

第 4 行 moechus,“通奸者、奸夫”。foret 用虚拟式表明 quod 从句表达的 是这些喜剧家的理由,不是贺拉斯提供的理由。sicarius,“谋杀者”。alioqui, “在别的方面”。

第 5 行 famosus,“名声很坏的”。multa cum libertate,“以很大的自由”,“无 所顾忌地表达”。libertas 在拉丁语中常偏指言论的自由,其重心在于不隐 藏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不在于随心所欲地扭曲事实。notabant,“记录下来、 变成文字”。Rudd 指出,第 3 行的 describi 和这一行的 notabant 都包含某 种精细之意,体现了贺拉斯对这些作者的认可。

第 6 行 Hinc omnis pendet Lucilius,“卢基里乌斯完全发源于这个传统”, 形容词 omnis(全部)带有副词意味。hosce secutus,“效法了这些人”。

第 7 行 mutatis tantum pedibus numerisque,独立夺格,“仅仅变换了格律”, tantum,“仅仅”。pedibus(音步,指长短音节的组合)和 numeris(音步数, 指不同音步的组合)合起来指格律的各个方面。古希腊喜剧主要用短长格三音步,卢基里乌斯主要用六音步。facetus,“诙谐机智”。

第 8 行 emunctae naris,描述特征的属格,字面义是“擦干净的鼻子”,比 喻敏锐的感觉。形容词 durus(粗糙、欠精细)和不定式短语 componere versus (创作诗)连用,不定式在功能上相当于表示方面的宾格名词(仿希腊语 用法)。贺拉斯的意思大致是,卢基里乌斯的语言打磨得不够。

第 9 行 fuit hoc vitiosus,“在这方面(指下文)他有缺点”,hoc 的夺格表 示方面。in hora,“一小时之内” 。ducentos...versus,“两百行诗”。卡图卢 斯也曾讽刺过追求数量的诗人,见《歌集》第 22 首和第 95 首。

第 10 行 ut magnum,省略的说法,意为“把它看作了不起的事”。dictabat (口述让人记录),在古罗马,奴隶主很少自己动笔,写东西时基本上是口 述给一位有文化的奴隶,这里可简单译为“写”,因为贺拉斯的重心不在于 说卢基里乌斯以何种方式写。现在分词 stans(站着)修饰主语“他”。stans pede in uno,“站在一条腿上”,Wickham 认为,这很可能是一句俗语,意 为“轻而易举地”。昆体良在表达相反的意思时,曾用过 omni pede standum est(需要双腿并用)的说法(12.9.8)。

第 11 行 cum flueret lutulentus,“当他浑浊地向前流时”,这里把卢基里乌 斯比作一条河。erat quod tollere velles,“(总)有一些你想去除的东西”, erat 表示存在,主语是 quod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

第 12 行 garrulus,“啰嗦”,省略了 erat,主语是“他”。piger(懒惰、懈 怠)和不定式短语 scribendi ferre laborem(忍受写作的艰辛)连用,动名 词属格 scribendi 修饰 laborem。

第 13 行 scribendi recte,“按正确方式写作”,贺拉斯修正了上一行 scribendi 的笼统说法。卢基里乌斯不是懈于写作,而是不愿忍受精细写作的麻烦。 ut multum(=ut multum scriberet),“他写得很多”,作 nil moror(我毫不关 心)的宾语,ut 部分更常用不定式结构表达。Ecce,“瞧!”。

第 14 行 Crispinus(克里斯宾)作 provocat(挑战)的主语,me(我)作 宾语。关于克里斯宾,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 首第 120 行和第 3 首 第 138 行。夺格 minimo(小的)具体所指难以确定。古罗马注者有两种 解释,有人认为 minimo 等于 minimo digito(小指头),用小指头向人挑战 表示蔑视对方,也有人认为它的意思是:挑战方承诺的赌注远远大于对方 所要求的,表示挑战的决心。Bentley 相信,minimo 是 nummo(一塞斯托 的钱,暗示克里斯宾的穷困)的讹误。命令式 Accipe(拿起来)的宾语是 tabulas(写字的蜡板)。si vis,“如果你愿意,请”。

第 15 行 accipiam tabulas,“我要拿起(我的)蜡板”。detur(给、确定)表示祈使的虚拟式,和与格 nobis 搭配,主语是 locus(地点)、hora(时间) 和 custodes(监督“我们”的人,裁判)。

第 16 行 videamus,“让我们看”,也是表示祈使的虚拟式,宾语是 uter(两 者中的谁)引导的间接问句。plus scribere possit,“能写得更多”。

第 17 行 下面是贺拉斯的回应。Di bene fecerunt,“诸神做得很好,诸神(对 我)做了一件好事”,是一种表达感谢的说法。quodque 中的 quod 是表示 原因的连词,que 连接 inopis(贫乏)和 pusilli(弱小),两个形容词都修 饰 animi(灵魂),一起作 me 的属格,表示“我”的特征。

第 18 行 finxerunt(他们塑造)的主语是神,宾语是“我”。现在分词属格 loquentis(说)在结构上修饰 animi,意义上修饰 me,raro(很少)作 loquentis 的副词,perpauca(很少的话)作其宾语。raro 指说话的频度,呼应 pusilli (精神的疲弱),perpauca 指说话的内容,呼应 inopis(思想的贫乏)。

第 19 行 19-21 行,来自冶铁业的比喻。at tu...imitare(可是你模仿),imitare 是异相动词 imitor 的现在时第二人称单数。conclusas hircinis follibus auras, “关在山羊皮风箱里的风”。hircinis follibus 与过去分词 conclusas 配合。

第 20 行 laborantes(辛苦劳动)修饰 auras,usque(一直下去)和 dum(只 要)呼应。ferrum molliat ignis,“火(ignis)让铁(ferrum)变软”,只要 冶铁工作没结束,风箱就要一直运行。

第 21 行 ut mavis,“正如你喜欢的”,mavis 表明了选择(在有节制的写作 和无节制的写作之间) 。Beatus Fannius,“幸福的范尼乌”。范尼乌所指何 人不详,古罗马注者称他为 Fannius Quadratus。ultro…delatis capsis et imagine,这一部分省略太多,语义不明(参考下文)。ultro,“自愿地” 。

第 22 行 delatis capsis et imagine,独立夺格,delatis(运走)同时修饰 capsis (装书卷的圆柱形盒子)和 imagine(人的石膏胸像)。和 cum 从句对比起 来看,这部分的大意应该是范尼乌很受欢迎。或许他的朋友主动把他的著 作和胸像送进了某个公共图书馆,或者他自己把这些捐给了图书馆,独立 夺格的结构让我们无法判断 ultro(自愿)的主体是谁。cum 从句表示对比。 mea scripta(我写的东西)作 legat(读)的宾语,nemo(没有人)作主语。

第 23 行 volgo recitare timentis, “(我)害怕在公共场合朗诵(它们)”。volgo 是副词,recitare(朗诵)作 timentis(害怕)的宾语,属格 timentis 修饰有 属格意味的形容词 mea 隐含的属格“我” (mei) 。ob hanc rem,“由于这个 原因(指下文)”。

第 24 行 quod sunt quos,“因为有人” ,quos 的先行词省略了。genus hoc, “这种诗(指讽刺诗)”,minime iuvat,“一点不让……喜欢”,宾语是 quos。utpote,“既然”。plures culpari dignos,“许多(人)都应当谴责”,plures 作 quos 的同位语,dignos(值得)和被动态不定式 culpari 搭配。

第 25 行 Quemvis media elige turba,带有条件句意味的命令式结构。elige, “挑选”,Quemvis,“无论谁”,宾语。夺格 media...turba(从人群中)表 示分离。

第 26 行 ob avaritiam,“因为贪婪(吝啬)”,Bentley 认为原文应该是 ab avaritia,即使如此,意义也不变。夺格 misera ambitione(可怜的野心)表 示原因。laborat,“受苦、受罪”。

第 27 行 hic...hic,“这位……那位”。nuptarum insanit amoribus,“因为爱上 了某些有夫之妇而疯狂”。属格 puerorum(年轻男孩)和 nuptarum 都修饰 amoribus(爱)。

第 28 行 hunc(这位,指另外一人),capit(攫住)的宾语,主语是 argenti splendor(白银的光泽),古罗马人热衷于搜集银器。stupet…aere(因为铜 而惊呆,失去理智),主语是 Albius(埃比乌,所指不详),他更喜欢铜器。

第 29 行 hic mutat merces,“他(另外一人)交换货物”,意为“他做生意”。 surgente a sole,“从太阳升起”,这里指“从东方” ,eum(指太阳,因 sol 是阳性名词),夺格 quo(先行词是 eum)引导 vespertina tepet regio 这个从 句,“西边区域因为它而变暖”。这部分的意思其实就是“从早到晚”,仿佛 这位商人在追着太阳跑,但它也可表示空间概念,“从东到西”,贺拉斯或 许也指他在罗马的辽阔疆域内经商。两种理解都可突出商人对财富的追逐。 27-28 行的动词 insanit、capit、stupet 和 29-30 行的意象都体现了某种偏 执和理性的失控,与卢基里乌斯的写作相似。

第 30 行 quin引导表示转折的名词性从句,“然而” 。per mala praeceps fertur, “被裹挟径直穿过灾难” 。

第 31 行 uti(=ut),“犹如”。pulvis collectus(est)turbine,“尘土被狂风 卷起”。ne 从句和 ut 从句都是 metuens(害怕,修饰“他”)的内容。

第 32 行 quid summa deperdat,“他从总的财产中损失任何东西”,summa 是表示分离的夺格,前 de-表达了“彻底”的意思。ampliet ut rem(= ut ampliet rem),“他不能增加财产”。表示害怕的从句应反向理解。

第 33 行 Omnes hi metuunt versus,“所有这些人都害怕诗”。odere(=oderunt) poetas,“憎恶诗人”。

第 34 行 下面是贺拉斯想象的诗人敌人说的话。Faenum habet in cornu,“他 (诗人)的角上有干草”。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说,在他的时代,农民警 告路人一头牛危险的办法,是在牛角上挂一绺干草。longe fuge,命令式,“逃得远远地”。dummodo,“只要” 。risum(笑)作 excutiat(他引发)的 宾语。excutiat(异相动词 excutio)原义是“抖掉”,和 lacrimas(眼泪)和 risum 搭配意思如上。贺拉斯这里指诗人的讽刺之作引发读者或听众的笑。

第 35 行 与格 sibi 表示“为了他自己(取乐)” 。non hic cuiquam parcet amico, “他就不会放过任何朋友”。与格 cuiquam 修饰 amico,和动词 parcet(饶 恕、放过)搭配。

第 36 行 quodcumque 引导的从句作下一行 scire(知道)的宾语。 quodcumque,“无论什么”。semel,“一旦”。chartis illeverit,“他已涂抹在 纸草上,他已写完”。illeverit 表明他写作的粗糙,与第 3 行的 describi(仔 细勾勒)形成对照。omnes…a furno…anus 整个不定式结构都作 gestiet(他 会很高兴)的宾语。omnes 同时修饰第 39 行的 pueros(奴隶)和 anus(老 女人),后面两个词也是 scire(知道)的主语。

第 37 行 a furno redeuntes,“从公共面包房回来”,修饰 pueros 和 anus,lacu (公共水池)的功能和 furno 相同。古罗马穷人没有自己的面包房和自来 水(古罗马有清洁的自来水系统,由高架引水桥和管道系统保障),只能到公共面包房去做面包,到公共水池去取水。这里的意思是:诗人是谣言的 传播者,故意把讽刺诗的内容散布给社会下层的人。

第 38 行 下面是贺拉斯的答话。Agedum,“来”,表示鼓励的叹词。pauca accipe contra,命令式,“听一些相反的话”。副词 contra 表示与刚才的观点 相对立。

第 39 行 39-63 行讨论喜剧(和讽刺诗)是否算诗的问题。Primum,“首 先”。ego,“我”,表示强调。me illorum excerpam numero,“我要将我自己从他们中间排除”。illorum...numero,“他们的数目”,即把他们视为一个群 体,numero的夺格表示分离。illorum是quibus从句的先行词。dederim quibus esse poetas,“我愿意称为诗人的人”,不定式 esse poetas 作 dederim(我给) 的宾语,quibus 是与格,一些版本中 poetas 作 poetis,那是 poetas受到 quibus 的吸引变成与格,也成立。excerpam 和 dederim 都是虚拟式。Clauss 认为, 这里贺拉斯故意给读者开了个玩笑:人们讨厌讽刺诗,所以害怕诗人,我 不是诗人,所以你们不用怕我。

第 40 行 neque...dixeris,“你也不会说”,dixeris 是表示潜在倾向的虚拟式 完成时,宾语是不定式结构 esse satis(是足够的),esse 的主语是本行的不 定式 concludere versum(按照格律写出诗行)。

第 41 行 neque...putes,“你也不会认为”。si quis,“如果有谁” ,scribat(写) 的主语,宾语是 sermoni propiora(和闲谈相近的东西)。uti nos,“就像我”。

第 42 行 不定式结构 hunc esse poetam(他是诗人)作 putes 的宾语。

第 43 行 两个 cui 从句的先行词 ei 省掉了。ingenium cui sit,“有天才的人”。 第二个 cui 从句省略了 sit。mens divinior,“更有神圣力量的心灵”,divinior 这里指拥有来自神的灵感(或者比喻地理解),强调诗人超出常人的精神力。 os magna sonaturum,“能发出伟大声音的嘴”,强调诗歌内容的分量, sonaturum 的将来分词形式表明具备这种能力。

第 44 行 des(给)和 cui 的先行词(他)的与格搭配。nominis huius honorem, “这个名字(诗人)的荣誉”。贺拉斯在这里表达了一个重要观点,诗有内 在外在之分,有形式的诗和内容的诗之分。事实上,中西文学史上很多诗 作只是形式上和体裁上的诗。废名也说过,有人是用诗的形式写散文的内 容,有人是用散文的形式写诗的内容。

第 45 行 Idcirco,“因此” ,qui.. quaesivere,“有些人曾问”,quidam 指亚历 山大的文法学家,西塞罗曾讨论过他们的怀疑(Orat. 20.67)。necne,“是 否”,comoedia poema necne esset,“喜剧是否是诗”。由于讽刺诗和喜剧的 渊源,讽刺诗自然也在怀疑之列。

第 46 行 quod 表示原因。acer spiritus ac vis,“强烈的精神和充沛的力量”。

第 47 行 nec verbis nec rebus inest,“无论语言还是内容中都没有”。nisi quod,“除了”,quod 引导名词性从句。pede certo,“确定的格律”,夺格表 示方面。

第 48 行 differt sermoni,“它和日常谈话(可译成散文)不同”,sermoni 是与格。sermo merus(est),“它是纯粹的散文”。48-52 行是贺拉斯想象 的对上述质疑的回答。At pater ardens saevit, “ (有人会说,可是在喜剧里,) 怒火中烧的父亲也会怒骂啊”。此人显然误会了贺拉斯 acer spiritus ac vis 的意思,贺拉斯说的“精神”和“力量”是内在的充沛灵感和雄健的表现 力,而非情绪的激烈表现。

第 49 行 quod 表示原因。meretrice insanus amica,“为他追求的妓女鬼迷心 窍”,meretrice 作 amica(女友)的同位语,两个词都是夺格。nepos 此处 的意思不是“孙子”,而是“浪荡子”,作 filius(儿子)的同位语。

第 50 行 uxorem(妻子)是前瞻用法,因为“儿子”拒绝(recuset)和她 结婚,虽然女方愿意提供很丰富的嫁妆(grandi cum dote)。

第 51 行 ebrius(喝醉的)修饰 filius,magnum quod dedecus,“这是很大的 耻辱,很丢人的事(指下文)”。ambulet,“四处乱走”。ante noctem,“入 夜之前、大白天”。cum facibus,“带着火把”。recuset 和 ambulet 的虚拟式 都表示这是父亲所列出的理由。48-52 行是古希腊喜剧中的常见场景。Dessen 评论道,这里的父子两人都体现出缺乏控制力、非理性的性格,与 后面贺拉斯与父亲的性格形成了对照。

第 52 行 numquid,“难道”。Pomponius(庞波纽),所指不详,可能是当 时读者熟知的一个人,也可能是某个喜剧中的角色。夺格 istis(剧中父亲 说的话)和名词化的比较级形容词 leviora(不那么激烈的话)搭配。

第 53 行 audiret(听到)和 viveret(活着)的未完成过去时虚拟式都表示 与现在事实相反。pater si viveret,“如果他的父亲还活着”。倘若庞波纽是 剧中人物,那么这个从句的意思就成了,“如果他有一个真实生活中的父 亲”。无论是哪种情况,52-53 行的主旨都是说:喜剧语言和生活语言几 乎无差别。Ergo,“因此” 。

第 54 行 non satis est,“是不够的”,主语是后面的不定式。puris versum perscribere verbis,“用不加修饰的语言把诗句写出来”。

第 55 行 quem 的先行词是 versum(诗句)。si dissolvas,“如果你详加分析”。 quivis,“无论是谁”,stomachetur,“他都生气”,stomachetur 是异相动词 stomachor 的现在时虚拟式,eodem...pacto,“以同样的方式”。

第 56 行 quo 的先行词是 pacto,personatus...pater,“作为角色的父亲”,形 容词 personatus 源于名词 persona(面具、角色)。His,“这些(诗句)”, 表示分离的夺格,与 eripias(你拿走)搭配。两个 quae 从句的先行词都是 His。ego quae nunc 后面省略了 scribo,“我现在所写的”。

第 57 行 olim quae scripsit Lucilius,“卢基里乌斯曾经写过的”。

第 58 行 eripias si tempora certa modosque,“如果你拿走固定的格律”,certa 同时修饰 tempora(音节的长短)和 modos(节奏),两个词合起来指格律。 quod prius ordine verbum est,“顺序在前面的词”,verbum(词)是先行词, quod 指代它并作从句主语,ordine(顺序)是夺格。

第 59 行 verbum 也是 facias(你使它变成)的宾语,posterius,“更靠后”。 现在分词短语 praeponens ultima primis,“把后的放到前面” ,ultima 是 中性名词复数,primis 是与格。

第 60 行 non 和第 62 行是主句,中间被 ut 从句隔开了。non invenias,“你 不会发现”。ut 后面省略了第 62 行的内容(因为重复而和主句 non 共用)。 si solvas,“如果你分析”。古罗马注者认为,后面引用的诗是古罗马诗歌之 父恩尼乌斯(Q. Ennius)所作。

第 61 行 引文大意是:“当可怕的不和女神 / 冲破了雅努斯的铁门。 ” Discordia(不和、纷争)大写表示拟人化,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厄里 斯(Eris)。postes,“门柱”,portas,“大门”,ferratos 同时修饰这两个词。belli portas(战争之门)可能指古罗马的雅努斯(Ianus)之门,战争时开 启,和平时关闭。refregit,“撞破”。这句话如果用散文表达,就是“战争 开始了”,但恩尼乌斯的诗却体现了想象、情感和技艺,或者说代表了贺拉 斯所说的真正的诗。

第 62 行 etiam,“仍然”。属格 disiecti(肢解的)修饰 poetae(诗人),合 起来作 membra(肢体)的定语。etiam disiecti membra poetae 是浓缩的结 构,完整的意思是:即使诗人的作品(如同身体)被肢解了,在其残肢(作 品残留的片段)里仍能发现诗人的特质。Morris 认为,这里影射了诗人原 型俄耳甫斯的故事。

第 63 行 Hactenus haec(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呼应第 39 行的 primum。alias, “在另外的场合”,iustum sit necne poema,“是否能被恰当地称为诗”,省 略了主语 comoedia(喜剧)或者 genus hoc scribendi(这种写作),这个间 接问句作 quaeram(我会探讨)的宾语。

第 64 行 贺拉斯开始考虑另一个问题。nunc illud tantum quaeram,“现在我 只准备讨论这个”,illud 的内容是后面的间接问句。meritone tibi sit suspectum,“你是否应该怀疑”,merito(正当地)作副词。与格 tibi 同时 表达了影响对象和被动句动作发出者两层意思。

第 65 行 genus hoc scribendi 作 sit 的主语。贺拉斯的问题是:读者是否应 该对讽刺诗抱敌视的态度。Sulcius(苏奇乌)和 Caprius(卡普留)所指何 人不详,但两人显然都是职业侦探或者职业告密者,acer 同时修饰他们两 人,意为“嗅觉敏锐”。

第 66 行 ambulat,“走路” 。rauci male,“嗓音非常沙哑(可能暗示脾气不 好)”,修饰 Sulcius 和 Caprius。cum…libellis,“拿着小册子”,libellis(单 数主格 libellum)指告密者用来记载证据的笔记本,英语的“诽谤” (libel) 一词就是由它变来的。

第 67 行 magnus...timor,“巨大的恐惧、巨大的威慑”,和与格 latronibus (劫匪)搭配,作 uter(省略了 est)的表语,que 连接上一个分句。si quis, “如果有人” 。bene...vivat,“正直地生活”,bene 这里与 latronibus 暗含的 道德败坏相对。

第 68 行 夺格 puris manibus(双手干净)修饰 vivat。contemnat utrumque (他就会鄙视这两人)。告密者在古罗马公众中恶名昭彰,贺拉斯故意拿告 密者来和讽刺诗人相比。

第 69 行 Vt,表示让步,“即使”。sis tu similis Caeli Birrique latronum,“你 和劫匪凯卢和比卢是一类人”,similis(相似)后面的三个词都是属格,和它搭配。凯卢(主格 Caelus)和比卢(Birrus)所指不详。

第 70 行 non ego sim(similis),“我也不像”,Capri(卡普留)和 Sulci(苏 奇乌)也是属格。cur metuas me,“你为什么要怕我”。

第 71 行 Nulla taberna...neque pila,“没有书店和书摊”,taberna 是有固定 房子的店铺,pila 是在户外柱子中间临时搭的摊位。meos habeat...libellos, “有我的书、卖我的书” ,habeat 的虚拟式表示祈愿,libellos 是双关语, 也暗指上文用于告密的“小册子”。

第 72 行 quis(=quibus)是与格,先行词是 libellos,和动词 insudet(用汗 渍弄脏)搭配,insudet 的主语是 manus...volgi Hermogenisque Tigelli(庸众 和提格留的手)。提格留(Hermogenes Tigellius),见《讽刺诗集》第 1 部 第 3 首第 3 行的注释。贺拉斯既对“庸众”的品味不屑一顾,也厌恶以提 格留为代表的所谓评论家。

第 73 行 nec recito cuiquam,“我不对任何人朗诵” ,nisi amicis,“除了对朋 友”,意味着贺拉斯的这些诗并未公开发表。idque coactus,“在被迫这样做 的时候”,表明贺拉斯不愿公开自己的作品(当然他也可能言不由衷)。

第 74 行 non ubivis,“也不是在随便什么地方”,coram…quibuslibet,“在 随便什么人面前”,quibuslibet 是夺格。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multi(很多人)。 in medio...foro,“在(罗马)广场中央”。

第 75 行 scripta...recitent,“朗读所写的作品”,recitent 的虚拟式表示一类 人的典型特征。quique(recitent)lavantes,“他们(甚至)洗澡的时候都在 朗诵”。

第 76 行 suave(悦耳地)修饰 resonat(发出回音) ,resonat 和与格 voci(朗 诵的声音)搭配,主语是 locus(地方,指浴场) ,conclusus(封闭的)在 描述 locus 的同时也给出了这种特殊音响效果的原因。Inanes(轻浮的人) 作 iuvat(让……喜欢)的宾语,主语是 hoc(这样做)。

第 77 行 haud illud quaerentes,“完全不问”,quaerentes 修饰 Inanes,illud 的内容是后面的两个 num 从句。num sine sensu, “(这么做)是否没有品味”, sensu 指社交常识。这个分句和下个分句共享动词 faciant(他们做)。

第 78 行 tempore num...alieno,“是否在不恰当的时间”。贺拉斯指出,他 不是上面这种人,所以下面的指责是不公平的。78-79 行的引语是别人斥 责他的话。Laedere gaudes,“你喜欢伤害人”。

第 79 行 hoc studio pravus facis,“邪恶的你故意这样做”。hoc(这事)是 宾格,指伤害人,studio(热情)是夺格,指天生的兴趣。pravus(堕落、 变态)修饰 facis 的主语“你”。Vnde petitum(从哪里找到的)修饰 hoc(这个指控)。

第 80 行 in me iacis,“你扔到我身上” 。Est auctor quis...eorum,“他们中间 有谁告诉你吗”,auctor 指对某事负责的人,quis=aliquis(某位)。eorum 由 定语从句限定。denique 表明语气的增强。

第 81 行 vixi cum quibus,“我和他们一起生活过”。关于 81-85 行的引语 部分,注者有两种不同的理解。Wickham 和 Fairclough 等人把这部分放在 引号外面,认为它是贺拉斯反驳批评者的一部分。其逻辑是:你如此指控 我,是因为我的朋友这么说我吗?如果是,那么他在背后说朋友的坏话, 道德不好,你应该提防他,不要轻信他。Morris 等人把它放在引号里面, 将它视为贺拉斯指控者的反驳。其逻辑是:你的朋友说的?不用他说,我 也知道你的道德败坏,你的种种行为已经表明了这一点。从措辞看多处呼 应了 34-36 行,而且被指责的人明显是位诗人。因此,Morris 的理解更合 理。从 Absentem 开始的五个 qui 从句的先行词都是第 85 行的 hic(这人) 。 Absentem qui rodit,“他咬不在场的人,他背后说人坏话”,英语中这种行 为叫 backbite(bite=rodit) 。

第 82 行 amicum qui non defendit,“他不为朋友辩护”,独立夺格 alio(eum) culpante(当另一个人指责他的时候)属于这个从句。solutos...risus hominum (人们的大笑)作 captat(以……为目标、竭力追求)的宾语。 第 83 行 famam dicacis,“诙谐善言的名声”,captat 的另一个宾语。

第 84 行 fingere...non visa potest,“他能虚构出没看见(没发生)的事情” 。 commissa tacere...nequit,“对让他保密的事他不能保持沉默”。过去分词 commissa(托付)作中性复数名词。

第 85 行 hic niger est,“他是个坏人”,对 81-84 行的总结,niger(黑色的) 这里形容道德品行。hunc...caveto,“一定要提防他” ,caveto(小心)的将 来命令式。tu(你)指罗马人(Romane 是 Romanus 的呼格),这里的 tu 泛指罗马公民。

第 86 行 下面是贺拉斯的回答。86-102 行的逻辑是:在罗马人的社交生 活中,讽刺别人或者拿别人当笑柄是很普通的事,为什么同样的话写入诗 里就不可以呢?你们没写诗,却对别人怀着真的恶意,我的诗却不是这样。 Saepe...videas,“你经常能看见”,videas 的虚拟式表示潜在可能性,宾语是 本行的不定式结构。tribus lectis,“在三张躺椅上” ,表示地点的夺格。cenare quaternos,“(每张躺椅上)有四位客人在用餐” ,quaternos 是分配数词。 古罗马人用餐时一般都是躺在长椅(lectus)上,上半身抬起。普通人家的 餐室通常在餐桌周围摆着三张躺椅(所以餐室在拉丁语中叫 triclinium),一张躺椅上躺三人就满了,四人就算挤了,贺拉斯的意思可能是宾客较多。

第 87 行 quibus 的先行词是上文的客人(4X3=12 位)。e quibus unus,“他 们中(至少)有一位”。amet...aspergere cunctos,“喜欢挖苦所有人”,不定 式结构作 amet 的宾语。quavis,“以任何方式”。

第 88 行 praeter eum,“除了他”,eum 作 qui 从句的先行词。qui praebet aquam,“准备(洗澡)水”。post,“后来”。hunc quoque,“他(准备洗澡 水的人)也(被嘲笑)” ,hunc 作 aspergere 的宾语。potus(喝醉的)形容 喜欢挖苦人的那人。

第 89 行 cum,“当……时候”。condita...praecordia,“隐藏的胸膛、隐藏的 真实想法”。verax...Liber,“真实的酒神(因为他让人酒后吐真言)”,aperit (打开)的主语。

第 90 行 Hic(这位,指刚才这人)。tibi comis et urbanus liberque videtur, “在你看来又开朗,又文雅,又坦诚(只因他不是诗人)” 。

第 91 行 与格结构 infesto nigris 修饰 tibi,“坏人的敌人”(贺拉斯用 nigris 这个对方刚用过的词来讽刺对方),与格 nigris 和上级与格 infesto(敌对的) 搭配。ego,“我”,强调主语(暗含为什么偏不允许“我”这么做)。si risi, “如果我笑” 。quod,“因为”。ineptus...Rufillus,“可笑的卢菲鲁”。

第 92 行 pastillos olet,“闻起来浑身都是香味”。Gargonius hircum,“加戈 纽闻起来像山羊”。这里贺拉斯原样引用了《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2 首的第 27 行,似乎暗示对方和其他一些人已经读过那首诗,如果这样,创作此诗 的一个原因的确是贺拉斯作品激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应。

第 93 行 lividus et mordax videor tibi,“我就在你眼中成了怨毒、刻薄的人 了吗?”lividus,“铁青色”,形容人暴怒。mordax,“爱咬人”,形容言辞 刻薄。mentio si quae...iniecta,“如果有谁碰巧提到” 。mentio,“提及”,名 词。si quae,更常见的用法是 si qua。

第 94 行 de Capitolini furtis...Petilli,“关于佩提留·卡皮托林的盗窃行为”。 Capitolini...Petilli(主格 Petillus Capitolinus),佩提留·卡皮托林是公元前 43 年左右的财务官(quaestor),曾被指控侵吞公款,后被无罪释放,但当 时的人似乎认为,这都是律师的功劳,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0 首第 26 行(本书未收录)。

第 95 行 te coram,“当着你的面”,te 是夺格。defendas,“你会(为他) 辩护”。ut tuus est mos,“正如你的习惯”。

第 96 行 96-100 行是“你”的辩护词。夺格 convictore...amicoque a puero 都修饰 Me(我),convictore,“一起生活的人、亲密的同伴”,amicoque a puero,“从童年就相识的朋友”,夺格 Me 和动词 usus...est(享受)搭配。 usus 在这里的意思是“享受我的友谊”。Capitolinus 是主语。

第 97 行 causa...mea,夺格,“为了我的缘故”。permulta,“许多事情”,中 性复数宾格,作 fecit(他做过)的宾语。rogatus(被要求)修饰“他”。

第 98 行 incolumis(安然无恙)修饰 vivit(他生活)的主语。laetor,异相 动词,“我高兴”。quod vivit in urbe,“因为他还(安然无恙地)生活在罗 马城”。urbe(城市)指罗马。

第 99 行 sed tamen admiror,“然而我还是觉得惊讶” ,admiror 是异相动词。 quo pacto,“以何种方式” 。iudicium illud fugerit,“他逃脱了那场审判”, iudicium 指审判,但严格地说,应该是逃脱了判决。

第 100 行 下面是贺拉斯的评价。Hic nigrae sucus lolliginis,“这(才)是乌 贼的墨汁”。nigrae(黑色的)修饰 lolliginis(乌贼),两个属格词都与 sucus (汁液)搭配,nigrae 呼应前面的 nigris。haec est aerugo mera,“这才是纯 粹的铜锈”,古罗马人把铜锈视为腐蚀性的毒药。贺拉斯用比喻说明上面那 种对待道德错误的态度才是真正的恶意。

第 101 行 Quod vitium,“这样的过错” ,回指上文,作不定式的主语,procul afore chartis,“将远离我的纸草(指诗)”,afore 是 sum 的将来不定式。

第 102 行 atque animo prius 省略了 procul afore,“在此之前(在变成作品 之前)会远离我的心”。101-102 行的不定式作 promitto(我承诺)的宾语。 ut,表示比较,“如同” ,is quid...aliud,“如果有任何别的东西”, promittere...possum,“我能承诺”。de me,“从我这里”。vere,“真实地”。

第 103 行 103-139 行贺拉斯用父亲的教育方法解释了自己何以会喜欢写 讽刺诗,说明自己的讽刺诗其实并非针对别人,而是用别人的例子对自己 进行道德教育,它也是自己无法改掉的一个小毛病。Liberius si dixero quid, “如果我说的任何东西过于直率”,Liberius的比较级表示超出合理的程度。

第 104 行 si forte iocosius,“如果(我)开玩笑或许过了头”。iocosius 是副 词 iocose(幽默戏谑地)的比较级。hoc...iuris,“这个权利” ,iuris 是部分 属格,hoc 作 dabis(给)的宾语,与格 mihi 和 dabis 配合。

第 105 行 cum venia,“以宽恕的态度” ,方式夺格。insuevit,“使养成习惯”, 主语是 pater optimus, “(我的)好父亲”,后面带双宾语 hoc 和 me,“给了 我这个习惯”,也有人把 hoc 理解为工具夺格。hoc 的内容见下文。

第 106 行 ut fugerem(ea),“为了我能远离它们(指 vitiorum)”,ut 从句表 示夺格动名词 notando 的目的。quaeque notando(给每一个做标记)修饰 上一行的 pater,描述父亲教育贺拉斯的方式。夺格 exemplis vitiorum(用恶德的例子)修饰 notando,属格 vitiorum 同时也修饰 quaeque(每一个)。 这行的意思是:父亲通过恶德的具体例子(人)来标明每种恶德,以便儿 子能够远离它们。

第 107 行 cum me hortaretur,“当他劝导我的时候” ,劝导的内容是 uti(=ut) 从句。parce frugaliter atque(= parce atque frugaliter),“节俭简单地”,和 viverem(我生活)搭配。

第 108 行 形容词 contentus(满足)修饰 viverem 的主语“我”,夺格 eo(那 个东西)与之配合,并作 quod 的先行词。quod mi ipse parasset,“他自己 为我准备的东西(指家产) ”,parasset=paravisset。后面省略了诸如“他会 说”的主句。

第 109 行 109-111 行是贺拉斯父亲的话。Nonne vides,“难道你没看见”。 这行的两个 ut 都是疑问副词,意为“怎样”。Albi filius,“埃比乌的儿子”, 关于埃比乌,见本诗的第 28 行。male vivat,“过得不好”,指经济状况。

第 110 行 Baius,“拜乌”,省略了 vivat,inops(穷困)修饰 Baius,带有 副词意味。Magnum documentum,“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教训”。Ne...quis velit, “让任何人都不要”,patriam rem perdere,“糟蹋掉父亲(传下)的财产” 。

第 111 行 cum deterreret,“当他吓阻(我)”。A turpi meretricis amore,“远 离对可憎妓女的爱”。

第 112 行 Scetani dissimilis sis,“你不要像斯凯塔努那样”。属格 Scetani (Scetanus,所指不详)和 dissimilis(不同)搭配。sis 是表祈使的虚拟式。

第 113 行 Ne sequerer moechas,“为避免我追求通奸的女人”,cum 表示对 照,“而与此同时”,concessa...venere uti possem,“我可以享受允许的性爱”。 concessa(作为让步而许可)表明父亲认为,不应过分压抑儿子的性欲, 但要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内。结合《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2 首的内容,贺拉 斯的父亲似乎将底层妓女和上层已婚妇女排除在性对象之外,而允许儿子 和获释女奴阶层的独立妓女来往。

第 114 行 过去分词 Deprensi(被人抓住)修饰 Treboni(特莱波纽),都作 fama(名声)的定语,但将 Deprensi 置于句首,似乎刻意突出坏(non bella) 名声的原因。Treboni(主格 Trebonius,特莱波纽)所指不详,但显然在通 奸时被抓。

第 115 行 aiebat,“他说”,第 113 行 Ne 从句附属的主句。Sapiens(智者、 哲学家)是 causas reddet tibi(会给你理由)的主语。vitatu...petitu 是表示 方面的分词(supine) 。 “在避免方面”和“追求方面”。vitatu quidque petitu sit melius,“任何东西是避免还是追求更好”,省略了 cur(为何),从属于causas(理由),quidque 置于 vitatu 和 petitu 中间表明了二者的选择关系。

第 116 行 mi satis est,“这(指 si 从句的内容)对我就够了”。

第 117 行 traditum ab antiquis morem,“从古人那里传下来的道德”,作 servare(保持)的宾语。tuam(你的)修饰 vitam famamque(生命和名声), que 连接 servare 和 tueri(看护)这两个不定式。

第 118 行 dum custodis eges,“当你需要监护人的时候”,custodis 是属格, 与 eges(你需要)搭配。

第 119 行 incolumem(平安)修饰 vitam 和 famam。possum(我能)同时 管辖 servare 和 tueri。simul ac,“一旦”。duraverit(使变坚固)的宾语是 membra animumque tuum(你的肢体和心智),主语是 aetas(年纪)。

第 120 行 nabis sine cortice,“你就可以放开浮木游泳”。sine cortice,“没 有浮木”就如同现代人不用救生圈一样。贺拉斯的父亲把自己的指导视为 一种辅助贺拉斯成长的力量,等他成熟,自己就退出,与 48-51 行的那位 父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sic,“就是以这种方式” 。me(我)和 puerum(男 孩)是同位语,都作 formabat(他塑造)的宾语,夺格 dictis(言谈)与 formabat 配合。

第 121 行 sive 呼应第 124 行的 sive,“如果……如果”。iubebat ut facerem quid,“命令我做某事”。sive iubebat 的主句是第 123 行。

第122行 Habes auctorem,“你有一个权威(榜样) ”,quo后面省略了auctore, quo auctore 是独立夺格结构,意为“以他为榜样”,quo 同时引导带有目的 意味的定语从句。facias hoc,“你做这事”。

第 123 行 unum,“一位”。ex iudicibus selectis,“从特别陪审员中间”。 iudicibus selectis(主格 iudices selecti)是古罗马司法官(praetor)每年选 出的参与刑事案件审判的陪审员,他们一般出身贵族或骑士阶层,在道德 方面公认是无可指责的。obiciebat,原意是“扔到面前”,这里意为“举出…… 的例子,一边说”。

第 124 行 vetabat,“否定” 。An…necne,“是否”。hoc inhonestum et inutile factu,“做这事是可耻而无用的”,factu 是表示方面的分词(supine)。

第 125 行 addubites,“你(难道)没有定论”,An…sit 做其宾语从句,cum 从句附属于这个从句。flagret 主语是 hic atque ille(这位和那位),原意是 “燃烧”,此处形容关于他们的谣言(rumore malo)正盛,如同烈火困住 他们。

第 126 行 ut...sic,表示类比。vicinum funus,“旁边的葬礼,邻居家的葬礼”, 作 exanimat(吓坏)的主语,宾语是 Avidos(贪婪的人),aegros(生病的,当他们生病的时候)修饰 Avidos。

第 127 行 mortis...metu,“由于对死的恐惧”,cogit(迫使)的主语是 funus (葬礼),sibi parcere,“放过他们自己”,“对他们自己更关爱”。

第 128 行 teneros animos,“稚嫩的灵魂”,指年轻人,absterrent(吓阻)的宾语,主语是 aliena opprobria(其他人的耻辱),表示分离的夺格 vitiis(恶德)和 absterrent 配合。

第 129 行 Ex hoc,“因为这样的原因(教育)”,sanus,“健康、理智”,这 里和 ab illis(那些恶德)连用,表示不受污染或影响。

第 130 行 perniciem quaecumque ferunt,quaecumque(任何)是中性复数关 系代词,先行词是 vitiis(illis 后面省略了 vitiis)。perniciem quaecumque ferunt,“每一种都带来毁灭”,所以 illis 指严重的过错。mediocribus...vitiis teneor,“我受一般毛病的控制”。quis(=quibus)ignoscas 从句限定 vitiis, quibus 是与格,和 ignoscas(原谅)搭配。

第 131 行 fortassis,“或许”,et,“甚至”,istinc,“从这些较轻的毛病”。

第 132 行 largiter abstulerit,“大量地带走、大量减少”,主语是 longa aetas (更成熟的年纪)、liber amicus(一位坦诚的朋友)和 consilium proprium (我自己的考虑)。

第 133 行 enim 此处并不表示明确的原因,只起到连接作用。lectulus...aut porticus,“床或柱廊”,分别表示家和广场,作 excepit(迎接)的主语, me(我)作宾语。

第 134 行 neque...desum mihi,“我也不会觉得自己有所欠缺”。Rectius hoc est,“这样做更正确”。Morris 认为,134-136 行的三个 hoc 和一个 Sic 分 别指向某个榜样的某种行为。

第 135 行 Hoc faciens,“做着这样的事”,vivam melius,“我就会活得更幸 福”。Sic,“以这样的方式”。dulcis(有魅力的)虽然修饰 occuram(迎接、 见面)的主语“我”,但也含有“在朋友看来”的意思。与格 amicis(朋友) 和 occurram 搭配。

第 136 行 Hoc quidam non belle,“这事某人做得不好”,副词 belle(好) 修饰省略的 fecit(做)。numquid,“难道”,与格 illi(他)和名词化的形容词 simile(相似的事)搭配。

第 137 行 imprudens,“不谨慎的”,修饰 ego,带有副词意味。olim,“将 来某天”,faciam,“做”。Haec ego mecum...agito(我和自己讨论这些)表现了上文所说的“我自己的考虑”。

第 138 行 夺格 compressis...labris(紧闭嘴唇)修饰 agito,表示“沉默地” 。ubi,引导时间状语从句。quid datur oti,“有空”,oti(闲暇)是部分属格, 和 quid 搭配。

第 139 行 动词 illudo(游戏、娱乐)和夺格 chartis(纸草)搭配,表示以 写诗(这里专指讽刺诗)为游戏,illudo 意味着贺拉斯所写的并非他前面 描述源于神圣灵感的伟大之作。Hoc est…unum,“这(个习惯)就是其中 之一”,mediocribus illis ex vitiis,“那些不那么严重的过错”,ex 表示 unum 的选择范围。

第 140 行 140-143行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总结全诗。cui的先行词是Hoc, 与格和 si concedere nolis(如果你不愿容忍)搭配。

第 141 行 multa poetarum...manus,“一大群诗人” ,veniet(来)的主语, 与格 auxilio(援助)是表示目的。大部分抄本中 veniet 作 veniat(虚拟式), 这里用的是 Morris 的版本,个人觉得 veniet 更好,一是因为它与第 143 行 的将来时 cogemus 搭配更自然,二是因为不用虚拟式让这个玩笑式的威胁 显得更真实。quae 的先行词是 manus(一队、一群),sit mihi,“属于我、 站在我一边” 。

第 142 行 nam multo plures sumus,“因为我们还有更多人”,multo 强调比 较级 plures(更多)的程度。veluti(如同)和 Iudaei(犹太人)搭配,修 饰 cogemus(我们将强迫)的主语,te(你)是宾语。

第 143 行 in hanc concedere turbam,注者有很大争议,多数人都把这四个 词视为一个整体,将介词 in 理解为“进入”,合起来意为“强迫你加入我们的群体”,很多学者据此认为这里贺拉斯影射了犹太人的传教行为。 Nolland 对此提出了质疑。他指出,cogemus 的军事色彩被另外两个有军事 色彩的词加强,manus 常指一队人马,auxilio 常指援军,以数量强迫敌人 屈服是军事记述中屡见不鲜的场景,这些词用来形容传教似乎不妥。而且 前面贺拉斯一直在试图说服读者容忍讽刺诗,到了篇末,他感觉似乎自己 的劝说仍未奏效,有必要使出秘密武器,这个武器自然应不同于前面的类 比论证,暴力的威胁放在这个位置比较合适。另外,Nolland 相信,in hanc concedere turbam 不是一个整体,in hanc…turbam 才是,in 是拉丁语中的常 见意思“对待”。贺拉斯说,这些诗人将用武力威胁强迫读者“对这个群体” 采取容忍态度(concedere)。如果这样,第 140 行和第 143 行的 concedere 意义就统一了,逻辑也很自然:如果你不愿容忍,我们就强迫你容忍。这 种篇末手段剧变、目的不变的现象并不罕见,例如卡图卢斯《歌集》第 42 首中,诗人率领他的诗句去向借他诗集不还的女人问罪,诗中大半篇幅都在辱骂和威胁对方,后一行却突然改变策略,称对方为“纯洁高贵的姑娘”,试图以软手段来达到目的。 

欧波利斯、克剌提诺斯、阿里斯托芬
以及其他旧喜剧的诗人如果发现
有谁值得描摹,例如偷盗的恶棍,
淫贼,杀人犯,任何声名狼藉的坏蛋,
都会用毒辣的文笔将他们记录在案。5
卢基里乌斯完全继承了这些人的衣钵,
只不过变换了格律,他的性情诙谐,
感觉敏锐,可是语言却比较生硬。
他的毛病在于,经常一小时就能
轻松造出两百行诗,还以此为荣。10
当他如浊水奔涌,你总想剔除些什么,
他太饶舌,不肯忍受写作的折磨,
我是说严谨的写作:写再多,我也不关心。
瞧,克里斯宾用小指头向我挑衅:
“来,咱俩拿起蜡板,找个时间、地点、15
裁判,看到底谁写诗更快。”感谢众神
赐给我一颗贫乏弱小的灵魂,寡言
少语,谈吐苍白,而你却心甘情愿
模仿关在山羊皮风箱里的空气,只要
火焰仍熔化着铁石,它就只能辛劳20
不止。范尼乌真有福气,他的著作
和石膏像收进了图书馆,我的诗书
却没人翻阅。我不敢在公开场合朗读,
它们太招人恨,因为太多人应当谴责。
随便从人群中挑出一个人,他要么因为25
贪婪,要么因为野心而寝食难安;
这位深陷婚外恋,那位痴迷美少年;
他为银器而癫狂,他为铜器而沉醉;
这位生意人不停奔波,从日升到日落,
从天涯到海角,可他却被灾难裹挟,30
如狂风中的尘土,整日担心自己
会不会遭受损失,会不会没有收益。
所有这些人都害怕诗歌,憎恶诗人。
“他的角上有干草,逃得远远的!只要能
供他取乐,任何朋友他都不放过。35
什么歪诗一写在纸草上,他就立刻
要让从公共面包房和水池回来的奴隶
和老女人知道。”来,听我怎么反驳你。
首先,我没把自己算作诗人,不是
他们中的一员,因为仅仅符合格律40
是不够的,如果谁像我这样,写的东西
和闲谈相仿,称不上诗人。没有天赋,
没有与神相通的心灵,不能发出
雄健的声音,你不会给他这样的荣誉。
所以有些人曾怀疑,喜剧是否属于诗,45
它缺乏强烈的精神,充沛的力量,无论
语言还是题材,离开了格律,它几乎
就是纯粹的散文。“可是剧中的父亲
骂得很凶啊,因为败家的儿子让妓女
迷了心窍,竟拒绝了有许多嫁妆的新娘,50
更丢脸的是,他喝醉了酒,四处晃荡,
大白天拿着火把。”庞波纽的父亲如果
还活着,斥责他难道不会这么激烈?
所以,仅仅用日常语言不足以写诗,
细加分析,任何人暴怒时和那位角色55
都没什么不同。如果你把今天的我
和从前的卢基里乌斯所写的句子
去掉特定的节奏,把前面的词挪到
后面,后面的挪到前面,诗人的残肢
不会藏在其中。然而,倘若你拆掉60
这行诗,结果却并非如此:“不和女神
阴郁地现身,撞溃了战争的沉重铁门。”
喜剧能否称为诗,我姑且讨论到这里,
现在我只想考虑,你是否有理由怀疑
这种写作体裁。苏奇乌和卡普留两人65
嗅觉敏锐,嗓音沙哑,走路都带着
告密的小册子,让匪徒脊背发凉,可如果
谁双手干干净净,却会冷眼看他们。
即使你和劫匪凯卢、比卢是一路货,
我也不是苏奇乌、卡普留,何必怕我?70
任何书店、书摊都不要卖我的小书,
省得印上庸众和提格留之辈的汗污。
我只对朋友朗诵,还得他们恳求,
不是随便哪儿、随便跟谁都开口。
很多人朗诵时选择广场,甚至澡堂:75
封闭的空间里他们甜美的声音回荡……
轻浮的家伙陶醉其中,从来不问,
合不合适,时间对不对。“你喜欢伤人,”
他说,“你以此为乐,你变态。”你的指控
到底有什么根据?难道我的朋友中80
有谁这么说?“一个人如果在背后搬弄
是非,别人说朋友坏话,也不反击,
一心只想逗人笑,赢得诙谐的名声,
随意造谣,别人托付的秘密也不能
守口如瓶,就是恶人。罗马人啊,警惕!”85
如果十几位食客在三张躺椅上用餐,
你至少会发现一位忙着挖苦其他人,
等他喝醉,酒神迫使他吐出真言,
就连准备洗澡水的人都要被他喷。
你自命恶人的仇敌,却觉得这位开朗、90
文雅、坦诚,而我如果嘲笑卢菲鲁
抹了太多香水,加戈纽闻起来像山羊,
你就说我怨毒、刻薄?有人假如
在你面前提起佩提留贪污的事,
你就以惯常的方式替他辩护,“佩提留95
一直把我当朋友,小时候就在一起。
他肯帮忙,办了许多事,只要我张口
就成。我很高兴,他还在城里,安然
无恙,不过还是奇怪,他是怎么逃脱
审判的。”这番话才是乌贼的墨汁,纯粹的100
铜锈。永远不会有这样的过错污染
我的诗,我的心,这是我能做出的
郑重的承诺。如果我的言辞太激烈,
如果我的玩笑过了头,请别苛责我,
因为这是我的好父亲培养的习惯。105
为避免我染上各种恶习,他总会逐个
举出例子,劝诫我生活应当节俭,
要满足于他为我攒下的这份家产。
“你没看见埃比乌的儿子过得不好,
拜乌身无分文吗?这雄辩地证明,110
不能 糟蹋遗产。”警告我别和妓女厮混,
他会说,“斯凯塔努的覆辙不要重蹈。 ”
他怕我缠上别人的妻子,允许我享受
适当的性爱,仍不忘提醒:“特莱波纽
叫人抓了,名声全臭了。哲学家会论述115
什么该躲避,什么该追求,我只要在你
还需看护的时候,把古人的道德延续
下去,让你的生命和名声毫无损失,
就已足够。一旦你到了成熟的年纪,
身心强大了,就可以放开浮木游泳了。”120
他就是这样塑造年幼的我的。如果
他让我做什么,就说,“你要以他为师”,
然后从特别陪审员中挑出一位。如果
想劝阻,就说,“这事可耻而且无益,
你难道看不出来?谣言都快把那两人125
烤焦了。”就像邻家的葬礼吓坏病中的
贪婪者,因为怕死而对自己多了份关心,
稚嫩的灵魂也经常被别人的耻辱惊醒,
远离了恶行。受惠于这样的教育,我没有
染上招来大灾祸的毛病,但仍有一些130
你可以容忍的小缺点;或许就连这些,
当年岁和智慧渐长,再碰上坦诚的朋友,
都可去掉大半。无论在家里,还是广场,
我都不觉得自己有欠缺。“这样更正确。”
“这么做我会过得更好。 ”“我要这样135
讨朋友喜欢。 ”“这事他做得不好,我不会
哪天也这么不谨慎吧?”我在心里默默
讨论着这些,如有空就把它们变成
纸草上的游戏之作。这就是那些小缺点
当中的一个,如果你不肯容忍,一大堆140
诗人会赶过来,做我的援军(因为我们
人多势众),像犹太人那样逼你就范,
直到你学会容忍我们这样一群人。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