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8

Lydia, dic, per omnes
    te deos oro, Sybarin cur properes amando
perdere, cur apricum
    oderit Campum, patiens pulveris atque solis.
Cur neque militaris5
    inter aequales equitat, Gallica nec lupatis
temperat ora frenis.
    Cur timet flavum Tiberim tangere?
Cur olivum sanguine viperino
    cautius vitat neque iam livida gestat armis10
bracchia, saepe disco,
    saepe trans finem iaculo nobilis expedito?
Quid latet, ut marinae
    filium dicunt Thetidis sub lacrimosa Troiae
funera, ne virilis15
    cultus in caedem et Lycias proriperet catervas?

这首诗写给一位名叫吕底娅(Lydia)的女子,但她极可能只是一个虚 拟的角色,如 Moore 所说,Lydia 对应的希腊文 Ludē 自安提马科斯 (Antimachus)以来就已经是情爱诗中常见的女性角色名字,仅在贺拉斯 的《颂诗集》第 1 部中,她就还出现过两次(第 13 首和第 25 首)。Chase 认为,Lydia 这个名字代表了奢华(或许因为它让人联想起古代小亚细亚 的富庶国家 Lydia)。Moore 还指出,就主题而言,这首诗或许只是希腊式 的仿作或练笔,至少普劳图斯就曾在戏剧中(Mostellaria, 149 ff.)以相似 的文字处理过这个陈旧的希腊主题——爱情让青年人变得萎靡。Dyson 认 为,这首诗有三个突出的特点,一是军事意象,二是特洛伊典故带来的阴 郁色彩,三是通篇都是问句,虽然三个特点评论者都注意到了,但却没有 把它们联系起来分析。和传统的解读正好相反,诗歌的中心不是叙巴里, 而是吕底娅。正如阿喀琉斯躲避战争并非出于本意,而是由于母亲担心他 会战死,叙巴里躲避体育锻炼(其实也是军事训练)也并不一定代表他的 立场,而反映了吕底娅的担忧。她并非用情欲消磨恋人阳刚气质的坏女人, 而是真心关怀他的好女人。不仅如此,贺拉斯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既利用 了希腊传统又颠覆了希腊传统,并隐晦地提供了一种不同于屋大维军国主 义宣传的一种视角。由于反战的情绪是由不直接卷入战争,而且在文学传 统中一向反战的女人表达出来的,贺拉斯就避免了给读者直接反对屋大维 的印象。本诗格律是 The Greater Sapph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 。 译文采用单行三顿、双行六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AB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Wheeler 指出,1-2 行的 per omnes te deos oro(字面意思:“让所 有的神作证,我请求你”)是祈愿时常见的程式化语言。 

第 2 行 Sybarin,Sybaris(叙巴里)的希腊式宾格。Chase 和 Moore 都相信, 这个名字暗示女性化的柔弱。properes 与不定式 perdere 搭配,表示“急于” 之意。动名词夺格 amando 点明了诗歌的一个关键词:情爱。

第 3 行 perdere,“毁灭”。apricum,“洒满阳光的”。

第 4 行 oderit(憎恶)和上一行的 properes 都是虚拟语气。Campum,Chase 和 Moore 都认为指 Campus Martius(战神广场),这是罗马青年钟爱的锻 炼身体的地方。patiens,patior(忍受)的现在分词,这里作形容词,属格 pulveris(尘土)和 solis(阳光)与之搭配,忍受尘土和酷晒是男性特质的 体现,Moore 指出可以参考塔西陀 Historiae 2.99。按照 Chase 和 Moore 的 理解,patiens 指叙巴里在过去能够忍受,Wheeler 和 Wickham 认为它指叙 巴里本来具备(却不去发挥)的能力。我倾向于后一种解释,因为 patiens 是现在分词,似乎无理由回指过去。但在两种理解中,动词和形容词都构 成了转折关系,与 5-6 行的结构相同。

第 5 行 Chase 认为,militaris(适合从军、适合参加军事训练)这个形容 词也与动词 equitat 构成了转折关系,带有“虽然”的意味。Moore 和 Garrison 认为,militaris=militares,修饰 aequales。Wheeler 则解释为“穿着军装”, 而 Wickham 理解为“作为士兵”。从层次的丰富性考虑,我更愿接受 Chase 的说法。

第 6 行 aequales,“同龄人”,指叙巴里的伙伴。equitat,“骑马”,意味着 他们在做骑兵训练,有版本延续上文的虚拟语气,把 equitat 改成了 equitet。 Gallica(高卢的)与 ora(嘴)搭配,Gallica ora=ora equorum Gallorum, 指高卢马的嘴,罗马好的战马都来自高卢。Wheeler引用了塔西陀Annales 2.5 的记述,里面提到罗马人对高卢马的狂热让高卢有一个时期几乎无马可 用。lupatis(像狼的)与 frenis(马衔)搭配,frena lupata 是一种装了狼牙 似的一排铁齿的马衔,专门用来对付烈马。Wickham 提到了奥维德《爱情 诗》(Am. I.3.15)和维吉尔《农事诗》 (G. 3. 208)中的例子。

第 7 行 temperat 这里指驯服烈马,有版本延续上文的虚拟语气, 把 temperat 改成了 temperet。Quinn 评论道,4-7 行的意象明显表达了叙巴里对体育 锻炼的憎恶。他进一步指出,由于后文特洛伊典故的存在,叙巴里的态度 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体育锻炼是军事训练的一部分,其终点是毁灭性的战 争,那么避之不及就是正常的反应。但 West 等人反对他的观点,他们认为 此处的语气是戏谑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贺拉斯认同叙巴里的做法,就等 于在反对屋大维的立场。 

第 8 行 timet(他害怕)与不定式 tangere(触碰)搭配。flavum Tiberim 见《颂诗集》第 1 部第 2 首第 13 行的注释。在台伯河里游泳是罗马青年喜爱 的活动。olivum,“橄榄油”,摔跤手用来涂抹身体。Dyson 指出,这里的 台伯河、第 4 行的战神广场和第 5 行的 militaris 共同构成了这首诗的罗马 背景,体育锻炼和军事训练不可避免地纠缠在一起。军事训练是为从军做 准备,而在罗马,从军是从政的必备步骤。如果这样,叙巴里不仅为了爱 情而荒废了身体,甚至也放弃了政治前途。 

第 9 行 夺格 sanguine viperino(蝰蛇之血)与下一行 cautius(更警惕地) 配合,根据贺拉斯《长短句集》(Epodes 3.6)的说法,蝰蛇之血是致命的 毒药。

第 10 行 vitat,“避开”。livida 与 bracchia(手臂)搭配,表示有不少瘀青 (投掷运动的结果)。gestat 此处意为举着手臂向人展示。armis,表示原因 的夺格,与 livida 配合,这里不指武器,而指罗马人锻炼用的铁饼、标枪 等投掷物(见下文)。

第 11 行 disco(主格 discus),铁饼。

第 12 行 trans finem(越过边界),指投掷得远,Moore 提醒我们参考《奥 德赛》(8. 192 ff.)。iaculo,“标枪”。nobilis,“出名”,形容句子默认的主 语叙巴里。过去分词夺格 expedito(投掷出)与 disco 和 iaculo 配合,表示 nobilis 的原因,expedito 包含的“快速”、“轻快”之意强调了动作的轻松。

第 13 行 13-16 行引用了后荷马时代流传的一个关于阿喀琉斯的故事。该 故事的情节记录在阿波罗多洛斯(Apollodorus)的《希腊神话》 (Bibliotheca, 3.13.8)中。阿喀琉斯的母亲忒提斯(Thetis)在特洛伊战争爆发前得知了 儿子会战死的命运,于是将他装扮成女人,藏在斯库罗斯(Scyros)国王 吕科梅迪斯(Lycodemes)的女儿中间。在此过程中,他和其中一位公主 代达米亚(Deidamia)产生了爱情。后来奥德修斯化装成小贩前来,在货 物里混了一些武器,阿喀琉斯因为表现出对武器的兴趣而暴露了身份。参 考奥维德《变形记》 (13.162 ff.)和斯塔提乌斯(P. Papinius Statius)的《阿 喀琉斯纪》 (Achilleis 1)。quid 此处意为“为什么”。属格 marinae(与海有 关的)修饰属格 Thetidis,因为忒提斯是一位海神,两个词都修饰 filium(儿 子,指阿喀琉斯)。latet(躲起来)在叙巴里的行为和阿喀琉斯的故事之间 建立了联系。Dyson 指出,诗中的一系列问题不是静态地并置在一起,而 是动态地推进,到了篇末,诗歌开头那个败坏阳刚之气的坏女人已经变成 了一位真心担忧恋人安危的好女人。

第 14 行 dicunt,“他们说”,经常用来引出传说的内容。sub 此处表示时间 上的临近,相当于“在……的前夕”,与宾格 lacrimosa...funera(令人哭泣的毁灭)配合。lacrimosa 是因为十年战争后特洛伊(Troiae 是属格,修饰 funera)将陷落。此行省略了完成体不定式 latuisse(躲藏),其逻辑主语是 宾格的 filium。 第 15 行 virilis 与 cultus 搭配,指男人的装束。Quinn 认为,对叙巴里来说, virilis cultus 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符合男性标准的行为” 。 第 16 行 caedem,“屠杀”。Lycias...catervas,“吕基亚人的军队”,吕基亚 是特洛伊强大的盟友,在抵抗希腊军队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处 吕基亚人借指特洛伊人。proriperet,“抓走”,主语是 cultus,宾语是省略 的 eum(他)。in caedem et Lycias catervas 是一个典型的轭式修饰法 (zeugma),介词 in 与 caedem 搭配表示进入(into),与 Lycias catervas 搭 配则表示对抗(against)。

吕底娅,天上地下,
    诸神作证,为何急于用你的爱摧垮
叙巴里?他为何憎恶
    明亮的原野,不再忍受曝晒与尘土?
他为何远离了同伴,5
    不再一起驰骋,紧勒狼牙的铁衔,
决意让高卢马驯服?
    他为何害怕棕黄的台伯河?为何畏惧
橄榄油甚于蝰蛇血,
    那双因练习投掷而瘀青的手臂为何10
不再示人?轻松
    越界的铁饼、标枪曾给他怎样的声名!
他为何躲藏,就如
    传说中忒提斯的儿子,在特洛伊悲剧
揭幕前,担心男装15
    会将他推向敌人的战阵,推向屠宰场?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