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1. 5

Egressum magna me accepit Aricia Roma
hospitio modico; rhetor comes Heliodorus,
Graecorum longe doctissimus; inde Forum Appi
differtum nautis cauponibus atque malignis.
hoc iter ignavi divisimus, altius ac nos5
praecinctis unum; minus est gravis Appia tardis.
Hic ego propter aquam, quod erat deterrima, ventri
indico bellum, cenantes haud animo aequo
exspectans comites. Iam nox inducere terris
umbras et caelo diffundere signa parabat;10
tum pueri nautis, pueris convicia nautae
ingerere: ‘Huc appelle!’ ‘Trecentos inseris!’ ‘Ohe,
iam satis est!’ Dum aes exigitur, dum mula ligatur,
tota abit hora; mali culices ranaeque palustres
avertunt somnos; absentem cantat amicam15
multa prolutus vappa nauta atque viator
certatim; tandem fessus dormire viator
incipit, ac missae pastum retinacula mulae
nauta piger saxo religat stertitque supinus.
Iamque dies aderat, nil cum procedere lintrem20
sentimus, donec cerebrosus prosilit unus
ac mulae nautaeque caput lumbosque saligno
Fuste dolat; quarta vix demum exponimur hora.
Ora manusque tua lavimus, Feronia, lympha.
Milia tum pransi tria repimus atque subimus25
impositum saxis late candentibus Anxur.
Huc venturus erat Maecenas optimus atque
Cocceius, missi magnis de rebus uterque
legati, aversos soliti componere amicos.
Hic oculis ego nigra meis collyria lippus30
illinere. Interea Maecenas advenit atque
Cocceius, Capitoque simul Fonteius, ad unguem
factus homo, Antoni, non ut magis alter, amicus.
Fundos Aufidio Lusco praetore libenter
linquimus, insani ridentes praemia scribae,35
praetextam et latum clavum prunaeque vatillum.
In Mamurrarum lassi deinde urbe manemus,
Murena praebente domum, Capitone culinam.
Postera lux oritur multo gratissima; namque
Plotius et Varius Sinuessae Vergiliusque40
occurrunt, animae quales neque candidiores
terra tulit neque quis me sit devinctior alter.
O qui complexus et gaudia quanta fuerunt!
Nil ego contulerim iucundo sanus amico.
Proxima Campano ponti quae villula, tectum45
praebuit, et parochi quae debent ligna salemque.
Hinc muli Capuae clitellas tempore ponunt.
Lusum it Maecenas, dormitum ego Vergiliusque;
namque pila lippis inimicum et ludere crudis.
Hinc nos Coccei recipit plenissima villa,50
quae super est Caudi cauponas. Nunc mihi paucis
Sarmenti scurrae pugnam Messique Cicirri,
Musa, velim memores et quo patre natus uterque
contulerit lites. Messi clarum genus Osci;
Sarmenti domina exstat: ab his maioribus orti55
ad pugnam venere. Prior Sarmentus: ‘Equi te
esse feri similem dico.’ Ridemus, et ipse
Messius ‘Accipio,’ caput et movet. ‘O, tua cornu
ni foret exsecto frons,’ inquit, ‘quid faceres, cum
sic mutilus minitaris?’ At illi foeda cicatrix60
saetosam laevi frontem turpaverat oris.
Campanum in morbum, in faciem permulta iocatus,
pastorem saltaret uti Cyclopa rogabat;
nil illi larva aut tragicis opus esse cothurnis.
Multa Cicirrus ad haec: Donasset iamne catenam65
ex voto Laribus, quaerebat; scriba quod esset,
nilo deterius dominae ius esse: rogabat
denique, cur umquam fugisset, cui satis una
farris libra foret, gracili sic tamque pusillo.
Prorsus iucunde cenam producimus illam.70
Tendimus hinc recta Beneventum, ubi sedulus hospes
paene macros arsit dum turdos versat in igni;
nam vaga per veterem dilapso flamma culinam
Volcano summum properabat lambere tectum.
Convivas avidos cenam servosque timentes75
tum rapere, atque omnes restinguere velle videres.
Incipit ex illo montes Apulia notos
ostentare mihi, quos torret Atabulus, et quos
nunquam erepsemus, nisi nos vicina Trivici
villa recepisset, lacrimoso non sine fumo,80
udos cum foliis ramos urente camino.
Hic ego mendacem stultissimus usque puellam
ad mediam noctem exspecto: somnus tamen aufert
intentum veneri; tum immundo somnia visu
nocturnam vestem maculant ventremque supinum.85
Quattuor hinc rapimur viginti et milia raedis,
mansuri oppidulo, quod versu dicere non est,
signis perfacile est: venit vilissima rerum
hic aqua; sed panis longe pulcherrimus, ultra
callidus ut soleat umeris portare viator:90
nam Canusi lapidosus, aquae non ditior urna
qui locus a forti Diomede est conditus olim.
Flentibus hinc Varius discedit maestus amicis.
Inde Rubos fessi pervenimus, utpote longum
carpentes iter et factum corruptius imbri.95
Postera tempestas melior, via peior ad usque
Bari moenia piscosi; dein Gnatia lymphis
iratis exstructa dedit risusque iocosque,
dum flamma sine tura liquescere limine sacro
persuadere cupit. Credat Iudaeus Apella,100
non ego; namque deos didici securum agere aevum,
nec, si quid miri faciat natura, deos id
tristes ex alto caeli demittere tecto.
Brundisium longae finis chartaeque viaeque est.

这首诗表面的题材非常简单,描绘罗马到布伦迪西(Brundisium,今 天意大利的 Brindisi)的一次旅行。但由于两个原因,这篇作品引起了学术 界的广泛关注。第一个原因是它在文学史上和贺拉斯文学生涯中的意义。 贺拉斯在这首诗里模仿并试图超越罗马讽刺诗的先驱卢基里乌斯。学界公 认此诗在结构和细节上与卢基里乌斯的第三书有很多相似之处。在那篇作 品里,卢基里乌斯记述了自己从罗马到卡普亚再到西西里海峡的旅程。 Lejay 和 Fiske 等人详细对比过两首诗,指出了它们的众多关联之处。第二 个原因是,贺拉斯的这首诗有非常明显的政治背景,但他在作品里却刻意 回避政治话题,然而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可循。在 28-29 行贺拉斯称麦凯纳斯和科凯乌(L. Cocceius Nerva,罗马皇帝涅尔瓦的曾祖)是派去解决重 大问题的使者,并说他们在过去曾在闹翻的朋友间起过调解作用,后面部 分应当指公元前 40 年的布伦迪西协定。恺撒死后,以屋大维和安东尼为首 的恺撒同盟者与共和派之间爆发了内战,但他们两人之间也有很深的芥蒂, 关系忽远忽近,直至后来彻底决裂,成为死敌。内战初期,屋大维难以独 立抵挡庞培儿子的军队,需要安东尼的支援。双方在布伦迪西达成了协定, 麦凯纳斯代表屋大维,波里欧(C. Asinius Pollio)代表安东尼,科凯乌在 中间担任见证人。但对于贺拉斯所描述的这次旅程,学界有争议。贺拉斯跟随麦凯纳斯到了布林迪西,但麦凯纳斯的目的地应该不是布林迪西。一 种观点(Morris 等人)认为,他在那里乘船去了雅典。据历史记载,公元 前 38 年秋,麦凯纳斯曾去雅典和安东尼协商,同行的还有安东尼的朋友卡 皮托(Fonteius Capito)和中间人科凯乌。如果这样,此诗大约作于公元前 38 年末或者 37 年初。另一种观点(Kirchner 等人)认为,麦凯纳斯终去了塔伦顿(Tarentum,今天意大利的 Taranto)。公元前 37 年夏,屋大维 和安东尼在塔伦顿会面,屋大维的左膀右臂麦凯纳斯和阿格里帕都参加了磋商,后达成了新的协定。如果贺拉斯的布伦迪西之旅与此有关,则此 诗的创作时间要稍晚,大约在公元前 37 年的下半年。更重要的问题是,作为麦凯纳斯的密友,贺拉斯肯定了解此行的目的,但他却避免点明,用意 何在?政治上的谨慎自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他对时局 的复杂心态。首先,他曾经是反对屋大维和安东尼的共和派中的一员,此时在政治上尚未心悦诚服地转向他们。其次,他对罗马未来的忧虑挥之不去(参考他几年前作的《长短句集》第 16 首)。他和大多数罗马人一样, 已经厌倦了绵延两代人的内战,如果此次屋大维和安东尼能够再次达成一 致,和平的曙光似乎就不远了,但另一方面,诗人的直觉却让他隐隐感到新的内战或许不可避免。贺拉斯在诗中故意呈现出来的天真形象让作品的 政治含义更显扑朔迷离。Reckford 相信,贺拉斯始终在希望和怀疑之间摇 摆,他特别分析了作品的三个方面。一是友谊(amicitia)的主题,贺拉斯在诗中突出了麦凯纳斯朋友圈内的温暖友情,似乎希望这种友情可以扩大 到政治领域,并终战胜屋大维和安东尼的分歧,但另一方面他似乎意识到真正的友谊只能存在于小范围内,外面的动荡世界是不可控的。二是暴力主题,作品中间部分描绘的骂战是外部世界暴力的一个缩影,在诗中它并没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被讽刺的艺术降服,贺拉斯当然希望政治和军 事暴力也能如此,但他知道在更广大的世界里,“诗歌不能让任何事情发生” (英国诗人奥登语)。三是性梦和失败奇迹的意象。它们或许是暗示对和平 的期望将难以实现,或许是以古罗马人常见的避邪方式,故意用悲观的预言来换取心愿的满足。贺拉斯的旅行是沿着古罗马著名的交通要道 Via Appia(阿匹亚道)展开的。 

第 1 行 过去分词 Egressum(离开)修饰 me,并和夺格 magna Roma(宏 伟的罗马城)搭配。accepit,“迎接”,主语是 Aricia(阿里契亚)。阿里契 亚离罗马约 16 哩。

第 2 行 夺格 hospitio modico(中等的客栈)和 accepit 搭配。rhetor,“雄辩 术老师”,comes,“同伴”,都修饰 Heliodorus(赫略多鲁)。可将 comes 视 为主语,rhetor...Heliodorus 视为表语,fuit 省略了。Frank 指出,Heliodorus 其实就是 Apollodorus(阿波罗多鲁),因为 Apollodorus 这个名字无法适应 讽刺诗 dactylic hexameter(长短短格六音步)的格律,所以贺拉斯用 Heliodorus 替换了。在古希腊语里,Helios 是老太阳神,Apollo 是新太阳神,用 Helio-替换 Apollo-是佳选择。阿波罗多鲁是恺撒为屋大维指定的老师,被学者 Wilamowitz 称为奥古斯都时期古典派诗歌的创立者。

第 3 行 Graecorum longe doctissimus,“希腊人中博学者”,作 Heliodorus 同位语,longe 修饰高级,表示他远远把别人甩在后面。inde,“从那里 (阿里契亚) ”。Forum Appi,地格,前面省略了表示到达的动词。Forum Appi (佛伦阿匹,Appi 一般拼写为 Appii)是距罗马约 43 哩的小镇。

第 4 行 differtum(充满、挤满)修饰 Forum,后面的夺格 nautis(船夫) 和 cauponibus...malignis(吝啬的客栈老板)与之配合。佛伦阿匹是内陆小镇,为何有许多 nautis(通常指水手)?Horwood 在分析了历史文献后, 发现阿匹亚道的这一段在贺拉斯时代因为年久失修,已很难通行,所以旅 客和货物都改走运河水道(在附近的沼泽中挖的),导致船夫云集。

第 5 行 hoc iter,“这段旅程”(从罗马到佛伦阿匹) ,divisimus(我们分成 两段)的宾语,ignavi(懒惰的)修饰主语“我们”。altius ac nos 修饰 praecinctis,字面意思是“腰带比我们扎得更高(的人)”,即“比我们精力 更旺盛、更愿意接受挑战的人”。与格 praecinctis 和 unum(一段)搭配, 意为这些人可以一口气走完。

第 6 行 minus...gravis,“不那么累人”,和与格 tardis(慢的旅客)搭配, 主语是 Appia(阿匹亚道)。这句话隐含了一个条件句:如果旅客把日程安 排得松一些,阿匹亚道就不那么累人了。在《书信集》 (1.17.53)中贺拉斯 提到阿匹亚道的路面很不平,走起来很累。

第 7 行 Hic,“这里”。propter aquam,“由于水的缘故”,quod erat deterrima, “因为水质非常差”。佛伦阿匹地处沼泽,水容易受污染,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说旅客都尽量避免在此停留。古罗马喝酒时一般都兑水,所以 贺拉斯即使只喝酒,也难避免摄入当地的水。ventri indico bellum,“我对 (自己的)肚子宣战”,指腹泻,这固然是幽默的说法,但或许也影射当时 的内战。indico 切换到历史现在时,效果更生动。

第 8 行 cenantes...comites,“用餐的同伴”,作现在分词 exspectans(等待) 的宾语,haud animo aequo(很不耐烦地)修饰 exspectans。

第 9 行 Iam,“已经”。nox,“夜晚”,parabat(准备)的主语。parabat 管 辖 inducere 和 diffundere 两个不定式。inducere terris umbras,“将阴影在大 地上牵引”,“给大地蒙上夜幕”。

第 10 行 caelo diffundere signa,“将星辰布满天空” 。signa 原义是“图像”, 这里指星星。9-10 行是明显的仿史诗体。

第 11 行 tum,“这时”。pueri nautis...pueris...nautae,主格和与格的交换表 示奴隶和船夫的动作是相互的。convicia...ingerere,“辱骂对方” ,ingerere (扔)是历史不定式(用于描述过去的不定式) 。

第 12 行 Huc appelle, “(把船)往这边靠”,可能是某位旅客的奴隶在招呼 船靠岸。Trecentos inseris,“你都塞三百人了”,并非回答刚才那句话,而 是在混乱场面中能够辨识出的另一句话。Ohe,“好啦”,叹词。

第 13 行 iam satis est, “ (人)够了”。Dum aes exigitur,“在付钱的过程中”。 dum mula ligatur,“在套骡子的过程中”,运河里的船是用骡子拉的。

第 14 行 tota abit hora,“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mali culices ranaeque,“可恨的蚊子和青蛙”,受 palustres(沼泽中的)修饰。

第 15 行 avertunt somnos,“赶走了睡眠”。absentem cantat amicam,“歌唱 (赞美)不在场的女友”,主语是 nauta(船夫)和 viator(一位旅客)。Wickham 等版本中 absentem 和 cantat 之间有连词 ut(当……时候),Morris 认为无 必要,14-19 行是省略连词的连珠格(asyndeton) 。

第 16 行 multa prolutus vappa,“被很多酒洗净了”,“喝醉了”,vappa 指变 了味的酒。

第 17 行 certatim,副词,“不甘示弱地”。tandem,“终于”。fessus(累了) 修饰 viator,dormire...incipit,“开始睡觉”。

第 18 行 missae pastum...mulae,“被打发去吃草的骡子”,pastum(进食) 是表示目的的分词,和过去分词 missae 配合,整个结构是属格,修饰 retinacula(绳子)。

第 19 行 nauta piger,“懒惰的船夫”,religat(绑)和 stertit(打呼噜)的 主语。retinacula...saxo religat,“把绳子绑在石头上” 。supinus,“仰面朝天”, 修饰 nauta。14-19 行都是用的历史现在时。

第 20 行 Iamque dies aderat,“天已经亮了”。cum,“当……时候”。Rolfe 认为这一行也是模仿史诗风格。不定式结构 nil...procedere lintrem(小船一 点儿没前进)做 sentimus(我们感觉)的宾语。

第 21 行 donec,“直到”。cerebrosus…unus,“一个脾气火爆的人” 。prosilit, “跳上岸”。运河水道很窄,船夫和骡子都在岸上。

第 22 行 mulae nautaeque caput lumbosque,“骡子和船夫的脑袋和小腹”, 作 dolat(猛击,原义是削成希望的形状)的宾语,夺格 saligno...fuste(柳 条棍)和 dolat 配合。

第 23 行 夺格 quarta...hora 表示时间,“在第四小时(大约十点)”。古罗马 人把日出日落之间的时间分成十二等份,同一小时的早晚会随季节发生变 化。vix demum,“终于”,带否定意味的副词 vix 表达了对行程被耽搁的不 满。exponimur,“我们被放到外面”,指下船登岸。因为这段旅程陆路不通,旅客虽然被耽搁,却也没法退票,然后上岸步行。

第 24 行 Ora manusque...lavimus,“我们洗脸和手” ,lavimus,“洗”,贺拉 斯用的是较老的形式,一般应为 lavamus。tua...lympha,“你的水”,工具 夺格。Feronia(菲罗尼娅),意大利本土的一位女神,在离塔拉契纳 (Tarracina,即下文的 Anxur)三哩的一个山脚下,有一处她的神庙。

第 25 行 Milia...tria,“三哩路”,古罗马的一哩(1479 米)跟一英里(1609 米)大体相当。pransi,过去分词,“用完午餐”。repimus,“我们爬”,形容马车在山路上被拽着前行的缓慢。subimus,“我们向上爬至”,这是拉丁 语中表示向高处行进的标准词语。

第 26 行 impositum(置于、位于)修饰宾语 Anxur(安苏尔) 。saxis late candentibus,“在远远闪光的白石上”,安苏尔盛产白色岩石,远看很亮。

第 27 行 Huc venturus erat,“将到这里”,将来分词和 erat 连用相当于过去 将来时。Maecenas optimus,“好的麦凯纳斯”,optimus 表达了贺拉斯对 麦凯纳斯的感激和挚爱。

第 28 行 Cocceius(科凯乌)和 Maecenas 一起作 erat 的主语。missi...uterque legati,“两位都是派来的使者”,magnis de rebus,“关于重要的事情”。

第 29 行 aversos soliti componere amicos,“习惯帮助闹翻的朋友和解”。soliti (习惯于)修饰 Maecenas 和 Cocceius,和不定式 componere(解决纠纷) 连用,“习惯于”暗示至少他们曾做过一次这样的事。aversos...amicos,“朝 着不同方向的朋友、闹翻的朋友”,暗指屋大维和安东尼。

第 30 行 Hic,“这里”。与格 oculis...meis(我的眼睛)和历史不定式 illinere (抹)及其宾语 nigra...collyria(黑色药膏)搭配,主语是 ego,lippus(眼 睛红肿)解释了抹药膏的原因。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3 首第 25 行的 措辞。Reckford 认为,这一行的形象或许有比喻意义,贺拉斯仿佛是故意 对读者说,我的眼睛有毛病,不要过分相信我的描述。这是他一贯的以退为进的写作策略。

第 31 行 Interea,“与此同时”。advenit(到达)的主语不仅有上文已经提 过的麦凯纳斯和科凯乌,还有 Fonteius Capito(方泰尤·卡皮托,介绍见 前面)。

第 32 行 ad unguem factus homo,“一位完美的人”,修饰 Capito,ad unguem factus 是来自雕塑艺术的比喻,雕塑家创作(factus)完之后,会用指甲 (unguem)扫过大理石雕像的关节,检查是否足够光滑。

第 33 行 Antoni...amicus,“安东尼的朋友”。non ut magis alter(没有另一 个人比他更如此)修饰 amicus,意为他是安东尼好的朋友。

第 34 行 Fundos(主格 Fundi),芬迪,另一个城镇的名字。libenter linquimus, “我们愉快地离开”。Aufidio Lusco praetore,独立夺格,“奥菲丢·卢科担 任市长”,这里贺拉斯似乎故意使用了夸张手法,praetor(司法官)是否可 用来称呼一个城镇的长官,值得怀疑。此外,由执政官的名字和 consule 或者 consulibus(执政官)构成的独立夺格在拉丁语中经常用来表示纪年, 这里似乎是一种戏仿。

第 35 行 ridentes(嘲笑)修饰 linquimus 的主语“我们”。insani praemia scribae,“那个疯狂文书的行头”,属格 insani...scribae 指明了奥菲丢·卢科 的出身,在等级森严的古罗马,嘲笑别人的低贱出身是常见的现象,不过 贺拉斯本人在罗马城也做过文书。praemia=insignia,指用来标志官员权力 的装饰物和各种排场。

第 36 行 praetextam,镶有紫边的托加袍。latum clavum,镶在衣服正面的 紫色宽边,象征着权力。Orelli 提到,位高权重的麦凯纳斯一直坚持用表 示低官阶的紫色窄边,相比之下,这人就更可笑了。prunae...vatillum,盛 放炭火的浅炉子,也有人解释为香炉,形似铲子。所有这些和 praemia 都是 ridentes 的宾语。

第 37 行 In Mamurrarum...urbe(在玛穆拉家族的城市)和 manemus(我们 停留)搭配,Mamurra(玛穆拉)是恺撒的手下,因掠夺行省财富而臭名 昭著,卡图卢斯曾写过十余首诗讽刺他。玛穆拉出生于 Formiae(佛米埃)。 lassi(疲倦)修饰“我们” 。deinde,“然后”。 第 38 行 Murena praebente domum,“穆雷纳提供寓所”,Capitone culinam, “卡皮托提供厨房”,都是独立夺格结构,后部分省略了现在分词 praebente。穆雷纳是麦凯纳斯妻子特伦提亚(Terentia)的兄弟。在古罗马 旅行,所经地点如有朋友,由他们提供食宿是通行做法。

第 39 行 Postera lux oritur,“第二天来临”。multo gratissima(让人格外愉 悦)修饰 lux。namque,“因为”。

第 40 行 Plotius et Varius...Vergiliusque,“普罗裘、瓦里乌斯和维吉尔”。三 位都是麦凯纳斯的朋友,普罗裘和瓦里乌斯是维吉尔的文学经纪人,瓦里乌斯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见《颂诗集》第 1 部第 6 首第 1 行的注释) 。 Sinuessae 是地格,表示“在希努萨(主格 Sinuessa)”。前面见到的多是政治圈的朋友,这里都是文学圈的朋友,所以贺拉斯格外高兴。

第 41 行 occurrunt,“迎接”。animae,“灵魂”,作上述三个名字的同位语, 受到后面两个定语从句的限定。quales neque candidiores terra tulit,“世界从 未诞生过比他们更纯洁的灵魂”,更常见的表达方式会把 quales 换成夺格 quibus。candidiores 字面义为“更白的” 。

第 42 行 neque quis me sit devinctior alter,quis=quibus,与格,回指 animae, alter(另外一个人)是从句主语,me(我)是比较夺格,和 devinctior(连 接得更紧密)搭配。sit 是表示潜在可能的虚拟式。

第 43 行 O 表示感叹。qui complexus,“怎样的拥抱”,复数,gaudia quanta, “多么强烈的快乐”,都作 fuerunt 的主语。

第 44 行 Nil,“没有任何东西”,contulerim(比较)的宾语,ego 是主语,与格 iucundo...amico(一位迷人的朋友)和 contulerim 配合。sanus(心智 正常的)修饰“我”,带有浓缩条件句的意味(只要)。

第 45 行 villula,“一所乡间的房子”,贺拉斯没说明其性质,但从描述看, 这似乎是间公共驿站。quae 引导的定语从句省略了动词 erat,Proxima Campano ponti,“靠近坎帕尼亚(Campania)的一座桥”,指萨沃河(Savo, 今天的 Savone 河)上的桥,是拉提乌姆(Latium)和坎帕尼亚的分界线, 离希努萨约 3 哩。

第 46 行 parochi,“驿官”,这是一个希腊词语,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说 拉丁语的名称是 copiarii(从“物资”一词 copia 变来),驿官按照法律的规 定负责为出公差的人员提供食宿方面的服务。ligna salemque 省略了动词 praebuerunt,“提供柴火和盐”,这两个名词受定语从句 quae debent(他们 应该提供,quae 作宾语,省略了 praebere)修饰。

第 47 行 Hinc,“从这里”,表明旅程继续。muli...clitellas...ponunt,“骡子 放下它们的行李包”。Capuae,地格,“在卡普亚” 。tempore,“及时地”。

第 48 行 Lusum it Maecenas,省略了 Lusum 的宾语 pila(球),Lusum 是目 的分词,和动词 it 连用,“麦凯纳斯去玩球”。dormitum ego Vergiliusque, 省略了动词 eunt,“我和维吉尔去睡觉” 。

第 49 行 这行的正常顺序是namque ludere pila inimicum lippis et crudis,“因 为玩球对眼睛红肿和消化不良的人不好”。上文贺拉斯已经提到自己的眼 疾,消化不良的人此处特别指维吉尔,古罗马多纳图斯(Aelius Donatus) 的维吉尔传记说他经常胃痛。

第 50 行 Hinc 指明向下一站进发。nos(我们)是 recipit(接待)的宾语, 主语是 Coccei plenissima villa(科凯乌储备充足的别墅)。

第 51 行 quae 从句修饰 villa,“它位于考迪昂的客栈上方”,Caudi(主格 Caudium,考迪昂),公元前 321 年萨莫奈人在此击败了罗马人,cauponas 本指女的客栈老板,这里借指客栈。从 Nunc 开始直到第 70 行,贺拉斯戏 仿了史诗中的叫阵场景。Nunc mihi paucis与Musa, velim memores搭配,“缪 斯啊,但愿你能用简短的话告诉我”,这是史诗作者常用的向缪斯呼告的话。 与格 mihi 和表示讲述的动词 memores(回顾)呼应。

第 52 行 属格 Sarmenti scurrae(弄臣萨门图)和 Messi...Cicirri(麦修·齐 基鲁)都修饰 pugnam(战斗)。古罗马注者说萨门图(Sarmentus)原是奴隶,主人(M. Favonius)死后以获释奴隶的身份被麦凯纳斯收留,担任文书,但他可能天生有喜剧才能,也是当时有名的弄臣(scurra)。在古罗马 的宴会上,常有滑稽表演助兴。麦修·齐基鲁(Messius Cirirrus)似乎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一位小丑,Cirirrus 的意思是“斗鸡”。两人的比试也是城里人和乡下人的智力对决。

第 53 行 quo patre natus,“是怎样的父亲生出”(家世如何),修饰 uterque (两人中的每人),contulerit lites,“开始争吵”。

第 54 行 Messi clarum genus Osci,“麦修的家世很显赫——奥斯坎族”。属 格 Osci 作属格 Messi 的同位语,两个词都修饰 genus(族类),后者也受形 容词 clarum(著名的)修饰。罗马人很鄙视奥斯坎人。

第 55 行 Sarmenti domina exstat,“萨门图的女主人(指 Favonius 的遗孀) 还活着”,“女主人”暗示萨门图是奴隶,而奴隶是没有自己的家庭的。ab his maioribus orti,“源于这样的祖先”,指麦修和萨门图。

第 56 行 ad pugnam venere,“他们开始战斗”。Prior Sarmentus,“萨门图先 (说)”。Equi te esse feri similem,“你就像一只独角兽”,不定式结构,主 语是 te,表语是 similem(相似),属格 Equi...feri 与 similem 搭配。Equi...feri 字面义是“野马”,但后面提到它有角,很可能是欧洲传说中的独角兽。

第 57 行 dico,“我宣布”,上面的不定式是其宾语。Ridemus,“我们笑”。 ipse Messius,“麦修本人(说)”。

第 58 行 Accipio,“我承认”。caput...movet,“他摇晃脑袋(扮演独角兽) ”。 下面的引语是萨门图说的话。ni(=nisi),“如果没有”。tua...frons,“你的 前额”,cornu...exsecto(切掉了角)和 foret 搭配,是表示特征的夺格。

第 59 行 quid faceres,“你会做什么?”cum,“既然”。

第 60 行 sic...minitaris,“你还这样威胁(我)”,mutilus(残疾的,指被切 掉了角)修饰 minitaris 的主语“你”。萨门图的逻辑是:你这只独角兽, 现在没了角,还这么威胁我,要是你的角还在,该有多凶!At,“但是”, 贺拉斯在此解释了独角兽玩笑的由来。illi,与格,指麦修。foeda cicatrix, “丑陋的疤痕”。

第 61 行 saetosam...frontem(乱发耸立的额头)被属格 laevi...oris(左脸) 修饰,作 turpaverat(破相)的宾格。

第 62 行 62-64 行的主语仍是萨门图。Campanum in morbum,“针对坎帕 尼亚病”,所指不确定,但根据上文描述,可能指坎帕尼亚地区的人可能因 为水土的原因倾向于在额头长疣,切除后就留下永久疤痕。in faciem,“针 对他的脸”,permulta iocatus,“开了许多玩笑”,iocatus 是异相动词 iocor 的过去分词。

第 63 行 rogabat,“他要求”,指萨门图要求麦修,内容见 uti(=ut)从句。 saltaret,“跳舞”,宾语是 Cyclopa(独眼巨人,希腊语宾格),pastorem(牧人)作 Cyclopa 的同位语,这里的宾格指“扮演……的角色”。这里影射的 典故是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Polyphemus)追求仙女伽拉泰亚(Galatea) 时所跳的动作猥亵的舞蹈。

第 64 行 这一行省略了表示说的动词。nil illi...opus esse,“他完全不需要”, 夺格 larva(面具)和 tragicis...cothurnis(悲剧的高底靴)。古希腊戏剧的面具涂成白色,嘴大张,悲剧演员表演时要穿上高底靴。萨门图嘲笑麦修足够丑,而且额上伤疤和波吕斐摩斯的独眼酷似,无须戴面具,他个子高,也无须穿高底靴。

第 65 行 Multa Cicirrus ad haec,“针对这些话齐基鲁(即麦修)反击了很 多”。Donasset iamne catenam...ex voto Laribus,“他(萨门图)是否已经把 链作为还愿礼献给家神”。Donasset=Donavisset,“献给”,宾语是 catenam, 和与格 Laribus 搭配,ex voto,“还愿”。古罗马人向神祈求的事实现后, 要向神献上当初允诺的礼物。Wickham 说,“链”暗示萨门图当奴隶时 曾逃跑,后被抓回,戴上链劳动。

第 66 行 上面的间接问句是 quaerebat(他问)的宾语,“他”指麦修。Quod 和 nilo 搭配,“并不因为他(已经)是文书(scriba) ”。

第 67 行 deterius dominae ius esse,“女主人(对他的)权力就减弱了”。不 定式结构是省略的某个表示说的动词的宾语。

第 68 行 denique,“后” 。cur umquam fugisset,“他为何竟要逃跑”。与 格 cui(对他而言)引导定语从句,satis una farris libra foret,“一天一磅谷 物就够了”。libra 是罗马磅(大约 329 克)。

第 69 行 gracili sic tamque pusillo,“如此苗条孱弱” ,与格,修饰 cui。Morris 指出,古罗马奴隶一天分得的谷物大约是 4-5 磅,麦修的意思是,像萨门 图这样的人,一天吃一磅就已足够,剩下的都可攒起来,可以用它换钱赎 得自由,无须冒险逃跑。

第 70 行 Prorsus iucunde,“极度快乐地”,修饰 producimus(我们延长), 宾语是 cenam...illam,“那场宴会”。

第 71 行 Tendimus hinc recta Beneventum,“我们从这里径直赶往贝内文”, recta,副词,“径直”。Beneventum 是地格。从考迪昂到贝内文只有 12 哩, 中间无须休息。Beneventum 因为后来图拉真皇帝在此建了纪念达契亚战争 的凯旋拱门而著名。ubi,“那里”,引导从句。sedulus hospes,“殷勤忙碌 的店主”。

第 72 行 paene macros arsit dum turdos versat in igni,这一行混乱的词语顺 序(hyperbaton)模仿了几乎发生火灾时的混乱场面。macros 修饰 turdos“瘦的画眉”,作 versat(他转动)而非 arsit 的宾语。arsit 在这里是不及物 动词,意为自己或自己的房子着火。paene,“差点”。在古罗马,肥画眉是美食,画眉瘦表示质量不好。in igni,“在火上” 。

第 73 行 nam 表示解释。vaga...flamma ,“ 游 动 的 火 焰 ”。per veterem...culinam,“穿过旧的厨房”,与独立夺格 dilapso...Volcano(火扩散) 搭配,Volcano(主格 Volcanus=Vulcanus),火神伏尔甘,借指火。

第 74 行 summum...tectum,“房顶”,作 lambere(舔)的宾语。properabat (加速)和不定式 lambere 连用,主语是 flamma。

第 75 行 75-76 行的两个不定式结构都是 videres(你会看见)的宾语。 Convivas avidos(贪婪的宾客)和 servos...timentes(恐惧的奴隶)都是 rapere (抢夺)的主语,cenam(食物)是宾语。tum,“于是”。这行诗生动地抓 住了两类人面对火灾的不同心理,饿着肚子的客人只想着吃东西,奴隶却 害怕火灾会怪罪到自己头上。avidos 和 cenam 的并置也突出了客人拯救食 物的急切。 第 76 行 omnes restinguere velle,“所有人都想灭火” 。

第 77 行 ex illo,“从那里(开始)”。incipit...ostentare(开始展示)的主语 是 Apulia(阿普里亚),montes...notos(熟悉的山)是宾语,动词和与格 mihi(我)搭配。阿普里亚地区是贺拉斯的故乡。

第 78 行 Atabulus(阿塔布鲁),普林尼《自然史》 (17.37.8)说,Atabulus 是阿普里亚地区特有的一种又热又干的风,对植物极具破坏性。所以贺拉 斯用了 torret(烤炙)一词,quos 的先行词是 montes。

第 79 行 nunquam(永远不会)。erepsemus(=erepsissemus),“我们爬出去 (指走完这程山路)”,虚拟式的过去完成时呼应着 nisi(如果没有)从句 的动词 recepisset(接待),表示与过去事实相反的假设。nos(我们)是从 句的宾语,主语是 vicina Trivici villa(特维库附近的一座房子) 。vicina(邻 近的)和属格 Trivici(主格 Trivicum)。今天的意大利城镇 Trevico 在山顶。

第 80 行 lacrimoso non sine fumo,“不是没有让人流泪的烟”。

第 81 行 这行是独立夺格结构,解释了烟的来源。udos cum foliis ramos, “湿的枝条和叶子一起” ,作 urente(燃烧)的宾语。camino(主格 caminus), 古罗马的一种炉子,用于室内取暖。

第 82 行 Hic,“这里”。mendacem...puellam,“一位不讲信用的妓女”。 stultissimus(愚蠢透顶)修饰 ego(我)。usque ad mediam noctem,“直到 半夜”。

第 83 行 exspecto(等待)的主语是 ego。tamen,“然而”。somnus,“睡意”。aufert,“带走”。

第 84 行 intentum veneri,“热切盼着性爱(的人) ”,指“我”,作 aufert 的 宾语。immundo...visu,“肮脏的画面”,指性梦的情节,夺格与 maculant (弄脏)搭配。somnia,“梦”,maculant 的主语。

第 85 行 nocturnam vestem(睡衣)和 ventrem...supinum(仰卧的肚子)都 是 maculant 的宾语。

第 86 行 Quattuor...viginti et milia, “24 哩”。hinc,“从这里(指特维库)” 。 rapimur...raedis,“我们被四轮马车拖着(走了)” 。raedis 是夺格。

第 87 行 将来主动分词 mansuri(准备停留)在这里表示意图,修饰 rapimur 的主语“我们”。oppidulo,“在一个小镇” ,作 quod 从句的先行词。versu dicere non est,“它没法用诗句说出来”,小镇的名字和第 2 行注释提到的 Apollodorus 一样,没法纳入讽刺诗的格律(长短短格六音步)。艺术与生活的距离,这是一例。

第 88 行 signis perfacile est,“它很容易通过(我描述的)特征(识别出来)” 。 贺拉斯在这里留下了一个谜题,困惑了注者两千年,备选的城镇有 Equus Tuticus 和 Asculum 等,但都被质疑。1996 年,Fitzwilliam 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这个神秘的小镇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贺拉斯的出生地 Venusia (维努西亚)。这个名字由四个短音节构成,无法适应长短短格,即使在古 罗马诗歌的其他格律里也很难嵌入,所以贺拉斯从来没在诗歌中用过这个 词,只使用过符合格律的形容词 Venusinus(Satires 2.1.34)和 Venusinae (Odes 1.28.26)。维努西亚就在阿匹亚道上,离 Beneventum(第 71 行) 大约两天的路程,离 Canusium(第 92 行)大约一天的路程。今天意大利 城镇 Trevico(前身是 Trivicum,第 79 行)正好在 Beneventum 和 Venusia 连线的中点附近。此外,维努西亚也符合 88-90 行的描述。venit 不是 venio (来)的现在时,而是 veneo(被出售)的现在时,置于句首表示强调。 vilissima rerum(所有东西中便宜的)修饰 aqua(水)。hic,“这里”。维 努西亚气候干旱,水资源稀缺,所以有人卖水赚钱。

第 89 行 sed panis longe pulcherrimus,“可是面包非常棒”,副词 longe 和 高级 pulcherrimus 连用形容程度。面包是维努西亚的特产。

第 90 行 ut 引导的结果状语从句形容 pulcherrimus 的程度。副词 ultra(之 外)指前面的路程。callidus…viator,“聪明的(知情的)旅客” 。soleat(习 惯、经常)和 portare(扛)连用,夺格 umeris(肩膀)与动词搭配。

第 91 行 nam 表示解释。Canusi(panis)lapidosus(est),“卡努西的面包 粗粝”,lapidosus,“像布满小石子一样”。卡努西(主格 Canusium,今天意大利的 Canosa),附近有著名的坎奈战役的战场。aquae non ditior urna, “水一点儿也不比(维努西亚)多”,修饰 locus(地方,指卡努西),属格 aquae(水)与比较级形容词 ditior(更富有)搭配,urna(古罗马容量单 位,大约 14 升)是夺格,表示差别。

第 92 行 qui 引导的定语从句修饰 locus。a forti Diomede est conditus,“由勇敢的狄俄墨得斯创建” ,olim,“过去”。狄俄墨得斯(主格 Diomedes), 特洛伊战争中的希腊英雄,阿戈斯国王,据说他创立了卡努西,参考维吉尔《埃涅阿斯记》(11.243ff.)。

第 93 行 Flentibus...amicis,“哭泣的朋友”,夺格与 discedit(离开)搭配, 主语是 Varius...maestus(伤心的瓦里乌斯),hinc,“从这里开始”。贺拉斯突出了朋友之间的恋恋不舍。

第 94 行 Inde,“从那里” 。Rubos,地格,主格 Rubi(鲁比),今天意大利 的 Ruvo。fessi pervenimus,“我们疲倦地抵达”。utpote,“由于” 。longum carpentes iter,“走了一长段路”,修饰“我们”,从卡努西到鲁比大约 30 哩。

第 95 行 factum corruptius imbri,“被雨弄得更糟糕”,修饰 iter(旅途), 夺格 imbri 与过去分词 factum 搭配。

第 96 行 Postera tempestas(第二天的天气)受 melior(更好的)修饰,意 为雨势减弱。via peior,“路更差了” 。ad usque Bari moenia piscosi,“直到盛产鱼的巴伦的城墙”。巴伦(主格 Barium)距布伦迪西约 75 哩,从这里开始,阿匹亚道就基本沿着海岸线走了。巴伦是渔业城镇,所以说“盛产 鱼”(piscosi) 。

第 97 行 dein,“然后”。Gnatia(那提亚,也称 Egnatia),距巴伦约 37 哩。 lymphis iratis exstructa(在泉水女神发怒时建立的)修饰 Gnatia,似乎暗示那提亚无泉水。Gnatia 此处代指那提亚的人。

第 98 行 dedit risusque iocosque,“给了我们许多开心的大笑”。risus 指笑 的动作,iocos 指玩笑。

第 99 行 dum 和 persuadere cupit 搭配,主语是 Gnatia,“当那提亚人竭力 想让(我们)相信”。此行的不定式结构是 persuadere 的宾语。flamma sine, “没有火焰” ,flamma 是夺格。tura(乳香,敬拜神的一种香料)是中性名词复数,作 liquescere(融化)的主语。limine sacro,夺格,“在神圣的门槛上”。这是当地人相信的一个奇迹,在神庙入口表演。普林尼《自然史》 (2.111)提到了那提亚的类似奇迹:祭坛上的木头会自燃。

第 100 行 Credat Iudaeus Apella,“犹太人阿佩拉会信(这个) ”,non ego, “我不会”,Credat 是表示潜在可能的虚拟式。古罗马人普遍认为犹太人是一个迷信的民族。

第 101 行 namque,“因为”。didici,“我学过”,内容是 101-103 行的两个 不定式结构。deos 是不定式的主语,securum agere aevum,“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意为神不会操心世间的事,不会用“超自然的”法力改变自然, 此处贺拉斯引用了卢克莱修的《物性论》(5.83) 。

第 102 行 nec 否定 deos...tecto 部分。si quid miri faciat natura,“如果自然 做出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例如第 99 行的所谓奇迹)”,miri 是中性名词的部分属格,和 quid 搭配。

第 103 行 tristes 这里并不指“伤心”,而是指各种不好的心情(诸如愤怒、 烦躁、妒忌之类),修饰 deos(诸神) 。ex alto caeli...tecto,“从天空高高的穹顶”,修饰 demittere(扔下来、降下来)。古代广泛流行的说法是:各种自然现象都是神的不同情绪的表现。Reckford 认为,deos id...tecto 同时化 用了卢克莱修的《物性论》 (2.1153-1154)和维吉尔的《牧歌》 (4.7)。卢克莱修的原文:haud, ut opinor, enim mortalia saecla superne / aurea de caelo demisit funis in arva(我认为,人类不是一根金线从上界降到大地的)。维 吉尔的原文:iam nova progenies caelo demittitur alto(新的一代人正从高空 降下)。101-103 行都反映了伊壁鸠鲁派的观点:自然现象只能用自然原因来解释。

第 104 行 Brundisium(布伦迪西),主语。finis,“终点”,表语。longae(长 的)同时修饰 chartae(纸草、作品)和 viae(道路、旅程) 

离开堂皇的罗马,我在阿里契亚暂驻,
驿馆不起眼,同行的老师赫略多鲁
却是希腊人的翘楚。下一站是佛伦阿匹,
那里遍地是船夫和抠门的客栈掌柜。
我们懒人分作两段的路,勤快人一气5
就能走完;可是不赶,阿皮亚道才不累。
这里的水质奇差,刚入口我便对肚子
宣了战,只好守着用餐的同伴,简直
度分如年。此时,夜幕已开始笼罩
大地,涌现的星辰开始在天空闪耀,10
奴隶和船夫突然对骂起来,四下里
一片喧嚷:“船往这边靠! ”“都三百人啦!”
“实在装不下啦!”掏钱,系骡子……一小时
就这么耗掉了。沼泽里可恨的蚊子和青蛙
赶跑了睡意。船夫灌了一肚子劣等酒15
口若悬河地吹嘘留在家里的女友,
某行客也不示弱,直到困得说不出话,
沉沉睡去。骡子被放去吃草了,系绳
绑在石头上,懒船夫仰天打起了鼾。
天破晓了,我们却发现船丝毫没前进。20
一个脾气火爆的人愤愤然跃上岸,
抡起柳条棍,猛击骡子和船夫的头和腰。
直到十点,我们才下了船,逃脱囚牢。
菲罗尼娅啊,我们用你的水洗手洗脸。
吃完饭,我们蜗牛般走了三哩,来到25
安苏尔,它建在白岩上,远看熠熠生辉。
我挚爱的麦凯纳斯会来这里,科凯乌
也来,两位特使都身负重任,因为
过去多亏了他们,朋友才复归和睦。
这里,我的眼睛肿了,抹了黑色药膏。30
很快麦凯纳斯和科凯乌便到了,还有
方泰尤·卡皮托,这人完美如雕塑,
他和安东尼的交情再无别的对手。
没在芬迪停留,我们很高兴,奥菲丢
在那儿主政,这位昔日文书的派头35
太荒唐:穿着宽边紫袍,摆着香炉。
然后,疲惫的我们到了玛穆拉的故土,
穆雷纳提供铺位,卡皮托负责伙食。
翌日的晨光尤其令人快慰,瓦里乌斯、
普罗裘和维吉尔在希努萨与我们会面,40
世上从未诞生过比他们更纯洁的心灵,
也不会有人与他们比我更亲密无间。
多么幸福的拥抱,多么欣喜的重逢!
只要我不疯,好朋友就是唯一的珍宝。
我们过夜的房子靠近萨沃河的桥,45
驿官送来了规定数量的盐和柴火。
继续走,骡子在卡普亚及时卸下了包裹。
麦凯纳斯去玩球,我和维吉尔睡觉,
没法活动,我眼睛肿,他消化不好。
后来到了科凯乌的别墅,它俯临考迪昂,50
里面东西应有尽有。缪斯啊,我希望
现在你为我简短地描述弄臣萨门图
和小丑齐基鲁的对决,出身怎样的家族,
战况又如何。后者身世显赫——奥斯坎人,
前者的女主人还活着,脱颖于如此的背景,55
他们开始了较量。萨门图先进攻:“照我说,
你是只独角兽。”我们哄然大笑,齐基鲁
答道“没错”,一边晃动头。“天!如果
额头的另一只角没剪掉,你该多威武!
都残废了,你还能吓唬我呢!”因为小丑的60
左鬓让一道狰狞的疤痕破了相。萨门图
肆意奚落他的坎帕尼亚病,他的脸,
要求他跳独眼巨人的舞,说他无须
戴面具,也不用踩着悲剧的高靴来表演。
齐基鲁反唇相讥:问对方是否把链65
献给家神作还愿礼;说他虽做了文书,
女主人的权力却丝毫没减;后还问
他为何竟要逃亡,既然一天一磅谷物
就够他吃,如此苗条孱弱的一个人?
我们兴致盎然,宴会一直持续到夜深。70
然后我们赶往贝内文,殷勤的主人
在烤肥画眉时差点儿让自己着了火,
伏尔甘游动,蔓延,穿过古旧的厨房,
一眨眼就要舔到房顶。你如果在场,
会看见贪婪的宾客和恐惧的奴隶如何75
抢救食物,大家如何忙不迭地灭火。
开始进入阿普里亚地界,熟悉的山峦
向我呈现,被热风烤炙,恐怕永远
爬不出去,若没有特维库附近的农舍
让我们喘口气。炉子里燃着未干的枝叶,80
熏得我们眼泪直流。在这个地方
傻透的我受了一个妓女的骗,苦等
到半夜,炽烈的欲火难灭,直到被睡神
收走;我梦到不洁的画面,贴身的小衣
和朝向天空的肚皮被弄得一片狼藉。85
我们乘着马车往前又赶了二十四哩,
准备在一个小镇停歇,它的名字不合
格律,不过很容易猜出来:便宜的水
当地人却拿来卖钱,但面包绝对美味,
知情的行客常一次用肩膀驮走许多:90
卡努西的面包粗硬,水也同样稀缺,
该城是由勇敢的狄俄墨得斯创建。
这里瓦里乌斯离开了,朋友们黯然
落泪。随后我们疲倦地抵达鲁比,
旅程本来就远,大雨更让人难堪。95
第二日天气转好,路却更糟了,一直
到渔乡巴伦的城墙。水泽仙女厌弃的
那提亚让我们过足了笑瘾,当地人竭力
想说服我们,神庙门槛上的乳香没有火
也会融化。犹太人阿佩拉会信这个,100
我不信,我知道众神过得平静惬意,
倘若自然制造了奇迹,一定不是
他们心绪不宁,从天界穹顶降下来的。
布伦迪西终结了我的远途和长诗。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