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1. 6

Non quia, Maecenas, Lydorum quidquid Etruscos
incoluit fines, nemo generosior est te,
nec quod avus tibi maternus fuit atque paternus,
olim qui magnis legionibus imperitarent,
ut plerique solent, naso suspendis adunco5
ignotos, ut me libertino patre natum.
Cum referre negas quali sit quisque parente
natus, dum ingenuus, persuades hoc tibi vere,
ante potestatem Tulli atque ignobile regnum
multos saepe viros nullis maioribus ortos10
et vixisse probos, amplis et honoribus auctos;
contra Laevinum, Valeri genus, unde Superbus
Tarquinius regno pulsus fugit, unius assis
non umquam pretio pluris licuisse, notante
iudice quo nosti, populo, qui stultus honores15
saepe dat indignis et famae servit ineptus,
qui stupet in titulis et imaginibus. Quid oportet
nos facere, a volgo longe longeque remotos?
Namque esto populus Laevino mallet honorem
quam Decio mandare novo, censorque moveret20
Appius, ingenuo si non essem patre natus:
vel merito, quoniam in propria non pelle quiessem.
Sed fulgente trahit constrictos Gloria curru
non minus ignotos generosis. Quo tibi, Tilli,
sumere depositum clavum fierique tribuno?25
Invidia adcrevit, privato quae minor esset.
Nam ut quisque insanus nigris medium impediit crus
pellibus, et latum demisit pectore clavum,
audit continuo ‘Quis homo hic?’ et ‘Quo patre natus?’
Vt, si qui aegrotet quo morbo Barrus, haberi30
et cupiat formosus, eat quacumque, puellis
iniciat curam quaerendi singula, quali
sit facie, sura, quali pede, dente, capillo;
sic qui promittit cives, urbem sibi curae,
imperium fore et Italiam, delubra deorum,35
quo patre sit natus, num ignota matre inhonestus,
omnes mortales curare et quaerere cogit.
‘Tune, Syri, Damae, aut Dionysi filius, audes
deicere de saxo cives aut tradere Cadmo?’
‘At Novius ollege gradu post me sedet uno;40
namque est ille, pater quod erat meus.’ ‘Hoc tibi Paulus
et Messalla videris? At hic, si plostra ducenta
concurrantque foro tria funera magna, sonabit
cornua quod vincatque tubas; saltem tenet hoc nos.’
Nunc ad me redeo libertino patre natum,45
quem rodunt omnes libertino patre natum,
nunc, quia sim tibi, Maecenas, convictor, at olim,
quod mihi pareret legio Romana tribuno.
Dissimile hoc illi est; quia non, ut forsit honorem
iure mihi invideat quivis, ita te quoque amicum50
praesertim cautum dignos adsumere, prava
ambitione procul. Felicem dicere non hoc
me possim, casu quod te sortitus amicum;
nulla etenim mihi te fors obtulit: optimus olim
Vergilius, post hunc Varius dixere, quid essem.55
Vt veni coram, singultim pauca locutus
(infans namque pudor prohibebat plura profari),
non ego me claro natum patre, non ego circum
me Satureiano vectari rura caballo,
sed, quod eram, narro. Respondes, ut tuus est mos,60
pauca; abeo, et revocas nono post mense iubesque
esse in amicorum numero. Magnum hoc ego duco,
quod placui tibi, qui turpi secernis honestum
non patre praeclaro, sed vita et pectore puro.
Atqui si vitiis mediocribus ac mea paucis65
mendosa est natura, alioqui recta, —velut si
egregio inspersos reprendas corpore naevos, —
si neque avaritiam neque sordes nec mala lustra
obiciet vere quisquam mihi, purus et insons
(ut me collaudem) si et vivo carus amicis,70
causa fuit pater his, qui macro pauper agello,
noluit in Flavi ludum me mittere, magni
quo pueri magnis e centurionibus orti,
laevo suspensi loculos tabulamque lacerto
ibant octonos referentes Idibus aeris,75
sed puerum est ausus Romam portare, docendum
artes quas doceat quivis eques atque senator
semet prognatos. Vestem servosque sequentes,
in magno ut populo, si qui vidisset, avita
ex re praeberi sumptus mihi crederet illos.80
Ipse mihi custos incorruptissimus omnes
circum doctores aderat. Quid multa? Pudicum,
qui primus virtutis honos, servavit ab omni
non solum facto, verum opprobrio quoque turpi;
nec timuit, sibi ne vitio quis verteret, olim85
si praeco parvas aut, ut fuit ipse, coactor
mercedes sequerer; neque ego essem questus. At hoc nunc
laus illi debetur et a me gratia maior.
Nil me paeniteat sanum patris huius, eoque
non, ut magna dolo factum negat esse suo pars,90
quod non ingenuos habeat clarosque parentes,
sic me defendam. Longe mea discrepat istis
et vox et ratio: nam si natura iuberet
a certis annis aevum remeare peractum,
atque alios legere ad fastum quoscumque parentes95
optaret sibi quisque, meis contentus honestos
fascibus et sellis nollem mihi sumere, demens
iudicio volgi, sanus fortasse tuo, quod
nollem onus haud umquam solitus portare molestum.
Nam mihi continuo maior quaerenda foret res100
atque salutandi plures, ducendus et unus
et comes alter, uti ne solus rusve peregreve
exirem, plures calones atque caballi
pascendi, ducenda petorrita. Nunc mihi curto
ire licet mulo vel si libet usque Tarentum,105
mantica cui lumbos onere ulceret atque eques armos:
Obiciet nemo sordes mihi, quas tibi, Tilli,
cum Tiburte via praetorem quinque secuntur
te pueri, lasanum portantes oenophorumque.
Hoc ego commodius quam tu, praeclare senator,110
milibus atque aliis vivo. Quacumque libido est,
incedo solus; percontor quanti holus ac far;
fallacem Circum vespertinumque pererro
saepe Forum; adsisto divinis; inde domum me
ad porri et ciceris refero laganique catinum.115
Cena ministratur pueris tribus et lapis albus
pocula cum cyatho duo sustinet; adstat echinus
vilis, cum patera guttus, Campana supellex.
Deinde eo dormitum, non sollicitus, mihi quod cras
surgendum sit mane, obeundus Marsya, qui se120
voltum ferre negat Noviorum posse minoris.
Ad quartam iaceo; post hanc vagor; aut ego, lecto
aut scripto quod me tacitum iuvet, unguor olivo,
non quo fraudatis immundus Natta lucernis.
Ast ubi me fessum sol acrior ire lavatum125
admonuit, fugio Campum lusumque trigonem.
Pransus non avide, quantum interpellet inani
ventre diem durare, domesticus otior. Haec est
vita solutorum misera ambitione gravique;
his me consolor victurum suavius ac si130
quaestor avus pater atque meus patruusque fuisset.

这首诗写给麦凯纳斯。从诗的语气看,此时贺拉斯和麦凯纳斯的友谊已经比较稳固,因此创作时间应该不早于公元前 38 年,作品在列举自己的幸福生活时,没有提及麦凯纳斯赠给他的萨宾农场,因此创作时间也不会晚于公元前 33 年。这篇作品包含了不少自传细节,贺拉斯一方面是为自己辩护,反驳妒忌者对自己进入麦凯纳斯核心朋友圈的种种攻击嘲讽,另一 方面也重新定义了罗马道德和政治生活中的几个基本概念。在众多评论者中,Rudd 对此诗的结构和主题的解读为精到。他把作品分为三个板块,每个板块内部又各有两个相互对照的部分。第一个板块(1-44 行)探讨的核心问题是高贵(nobilitas)。1-22 行说明,出身的所谓高贵低贱不应 成为决定个人地位的因素。贺拉斯的父亲是获释奴隶(libertus),不属于公民阶层,但贺拉斯通过努力,不仅进入了骑士阶层,而且成为屋大维第一权臣麦凯纳斯的好友,让许多人觉得他是汲汲于名利的政治暴发户。贺拉斯反驳的第一点便是,用出身论断人是错误的。23-44 行,贺拉斯话锋一 转,指出虽然出身不应妨碍人的政治晋升,但他无意于此,因为所有的政治追求都是基于虚荣心,只能给人带来不快乐。就个人而言,他区分了两种高贵的地位。一种是他在共和派阵营里曾获得的官职与权力,一种是他此时享有的与麦凯纳斯的友谊。由于后者的性质是私人的、非政治的,他认为其他人不应忌妒和敌视自己。第二个板块的中心问题是价值 (dignitas)。45-64 行从结果的角度来证明。贺拉斯认为自己身上有一些值得肯定的品质,所以赢得了麦凯纳斯的信任;麦凯纳斯是一个有眼光的人,而且交友非常谨慎,因此被他选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65-88 行追溯了他本人的教育,从原因的角度来证明。父亲为他选择了好学校、好老师, 让他接触到了适合培养良好道德的东西,塑造了今天的他,这是他价值的来源。第三个板块的话题是自由(libertas)。贺拉斯称自己之所以选择远离政治的生活,拒绝进入政治游戏,是因为这样才能保持自由。89-111 行从反面描述自由,普通公民的生活让他摆脱了众多心灵重负。111-131 行从正面列举了宁静生活的种种快乐。和西塞罗等人一样,贺拉斯否定了罗马社会对上述概念的定义,大家普遍把 nobilitas 误解为 gloria(权力与 声望),把 dignitas 理解为 honores(官阶和头衔),把 libertas 理解为 clientela (对权贵的依附和对下层的欺凌)。这些都是外在标准,而非内在标准,一 言以蔽之,美德才是高贵的基础。但和西塞罗等人不同,他无心参与政治 角逐,更无意改变现状,公元前 1 世纪政坛的污浊已让他对政治绝望,他更关心的是像伊壁鸠鲁派所说的那样,过平静幸福的生活。在这一点上, 他跟前辈卡图卢斯有相似之处,只不过后者的姿态更叛逆。就表达方式看, 这首诗突出地采用了两种手法,一是比较级结构,二是“不是……不是…… 而是”的句法,以此表明自己鲜明的态度。Hendrickson 提醒我们注意此诗 的文学体裁是“颂歌自传体”(encomiastic-autobiographical),贺拉斯毫不谦逊地称赞自己,符合这一体裁的传统,普鲁塔克曾说,在反驳别人攻击时,赞美自己是正当的。不仅如此,作品也包含了这个体裁的基本要素:出身(genos)、训练(trophe)、教育(agoge)、身心特性(physis)、生活方式(epitedeumata)和成就(praxeis)。 

第 1 行 1-6 行描述麦凯纳斯的做法。Non quia 和 nec quod 都与第 5 行的动词 suspendis 呼应,基本结构是“你并不因为……也并不因为……而”。 Lydorum quidquid Etruscos incoluit fines,这个结构带有限定范围的意思,和 nemo(没有人)搭配,意为“在所有定居埃特鲁里亚的吕底亚人中间” 。 quidquid,“无论什么(意为全部)”,和部分属格 Lydorum 搭配,作 incoluit (居住)的主语,Etruscos(埃特鲁里亚的)修饰 fines(边界、领土)。罗 马人传说埃特鲁里亚人的祖先是小亚细亚的吕底亚(Lydia)人。

第 2 行 nemo generosior est te,generosior 是 generosus(这里用其原义)的 比较级,“没有人比你的血统更高贵” 。

第 3 行 avus,“祖先”,maternus,“母亲这边”,paternus,“父亲这边”。

第 4 行 qui引导的定语从句修饰avus。olim...magnis legionibus imperitarent, “曾指挥庞大的军团(千军万马)”。关于麦凯纳斯的先祖,参考《颂诗集》 第 1 部第 1 首第 1 行的注释。

第 5 行 ut plerique solent,“如同许多人习惯做的” 。naso suspendis adunco ignotos,字面意思是“你扬起鼻子,挂住无名之辈”,这是贺拉斯的喜剧化 表达方式,其实就是仰头表示对无名之辈的轻蔑。

第 6 行 ut me libertino patre natum,“如同我这个获释奴隶的儿子”,因为与 宾格 ignotos(无名者)做比较,me 和修饰词 natum(出生)都用了宾格, 夺格 libertino patre(身为获释奴隶的父亲)与 natum 搭配。

第 7 行 7-17 行介绍麦凯纳斯的观点。Cum referre negas,“当你拒绝考 虑……的时候”,referre(考虑)的宾语是后面的 quali 从句。quali sit quisque parente natus,“每个人的父亲怎样”。

第 8 行 dum,“只要”,表示条件。关于 ingenuus 的意思,学界有争议,大 部分现代注者都取它的本义,即“出生时是自由人”,这样就排除了奴隶和 获释奴隶,但他们的唯一证据只是苏埃托尼乌斯的屋大维传记,据他说屋 大维从不允许非自由人进入他的餐室(Aug. 74) 。Gow 退了一步,认为这 里麦凯纳斯的限制只对政治领域有效,不适用于文学场合。但这明显与后 面 Tullius(第 9 行)的例子矛盾,而且也不符合全诗的中心观点,所以古 罗马注者的理解更有道理,就是 ingenuus 指的是道德上正直无污点。 persuades hoc tibi vere,“你让自己正确地相信这个(指下文)”,vere(正确 地)表明贺拉斯赞同麦凯纳斯的看法。

第 9 行 ante potestatem Tulli atque ignobile regnum,“在出身卑贱的图里乌 斯(获得)权力和王位之前”。Tulli(属格)指罗马第六代国王 Servius Tullius, 他的父亲不可知,母亲是一位奴隶,显然不属于 ingenuus,ignobile(低贱 的)修饰 regnum(王位),不是指王位低贱,而是说作为国王的人选,图里乌斯出身太低贱。

第 10 行 multos saepe viros,“曾有许多人”,nullis maioribus ortos,后面省略了 esse,“生于完全没有权势的家庭”,nullis maioribus,“没有(值得记 述的)祖先” 。

第 11 行 et...et,“既……又”。vixisse probos,“(作为)正直的人生活过”。 amplis...honoribus auctos,“获得重要官职而提高了地位”,honoribus(主格 honores)在拉丁语中一般指官职,而不是荣誉。注意这行的措辞表明,品 德至少和地位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因为这些人的地位是靠品德赢来的。

第 12 行 contra,“相反”。Laevinum,Valeri genus,“莱维努,瓦雷里乌的 后代”。罗马历史上,瓦雷里乌家族出了三位名为 Valerius Laevinus 的杰出 将领,这位显然不是其中之一。贺拉斯的重点是他出身名门。unde=a quo, 和 regno pulsus 搭配,“被他(指瓦雷里乌)赶下王位”。Superbus Tarquinius, “高傲者塔克文”,罗马后一位国王,因为残暴荒淫被赶下台,此后罗马 成为共和国,P. Valerius Publicola 在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 13 行 fugit,“逃跑”。属格 unius assis 修饰夺格 pretio,“一阿斯的价值”。

第 14 行 non umquam,“从来没有”。pretio 是表示比较的夺格,和比较级 pluris(更多)搭配,属格 pluris 和 licuisse 搭配。licuisse 不是无人称动词 licet(允许)而是一般动词 liceo(被标价、被出售)的完成体不定式。notante iudice...populo,iudice(裁判)和 populo(民众)是同位语,和 notante(观 察、评判)构成独立夺格,意为“哪怕是被民众评判的情况下”。贺拉斯的 意思是,哪怕像莱维努这样出身高贵的人,哪怕是让容易受蒙骗的公众来 评价,由于他缺乏内在的优秀品质,他的出身终也派不上用场。

第 15 行 定语从句 quo nosti 中的 quo(=quem)受先行词 populo 吸引,变 成了夺格,这种现象在古希腊语中常见,但在拉丁语中罕见。nosti=novisti, “你知道、你了解”。15-17 行的两个 qui 从句都修饰 populo。stultus(愚 蠢的)修饰 qui,带有副词意味。honores saepe dat indignis,“经常把官职 授予不配的人”,古罗马的公民大会有选举权。indignis 呼应前面强调的品 德。

第 16 行 famae servit ineptus,“盲目地充当名声的奴隶”,famae,与格。“名 声”这里主要指家族的声望,呼应前面所说的出身。

第 17 行 stupet,“惊呆、失去判断力” ,titulis,“头衔”,imaginibus,“蜡 制面具”,古罗马的显赫家族都保存着历代祖先的蜡制面具,下面印着他们的各种头衔,民众很容易受到迷惑。Quid oportet nos facere,“我们应该做 什么”,oportet(应当、合适)是无人称动词。

第 18 行 a volgo longe longeque remotos,“远离庸众的”,修饰 nos(我们)。remotos 指的不是社会地位,而是判断和见识。言下之意是:如果庸众在这件事上都有判断正确的时候,我们这些自命为见识超群者更不应该错误地 理解出身问题。

第 19 行 namque 这里主要起过渡作用,在 19-22 行的过渡之后,贺拉斯 接下来(23-44 行)说明的是,他论证不应以出身评判人并不是为自己的 政治野心辩护,事实上他无意于此,因为他认为所有的政治野心都是被虚 荣心所驱使。换言之,即使出身卑贱的人后成了社会眼中的“贵人”,也 对他自己没有益处,也增加不了他的价值。价值是内在的东西。在此基础 上,他便自然地进入诗作的第二板块。将来命令式 esto 基本上被贺拉斯用 作了表示让步的副词,相当于“姑且让”。19-21 行的人名都代指类型。 populus Laevino mallet honorem...mandare,“民众宁可把官职授予一位莱维努(出身贵族的人)”,mandare(托付、交予)和 mallet(更愿意)连用。

第 20 行 quam Decio...novo,“也不肯给一位德丘这样的新人” ,quam 与含 比较意味的动词 mallet 呼应。Decio 指 P. Decius Mus,在公元前 340 年的 维苏威火山战役中,为确保胜利而牺牲了生命,常被视为罗马爱国主义的 象征。novo 指没有贵族背景的政治新人(homo novus)。censor...Appius, “审查官阿匹乌”,指 Appius Claudius Pulcher,在公元前 50 年担任审查官 时,他从元老院议员名单里删除了许多贵族和所有获释奴隶儿子的名字。 moveret=me moveret senatu,“将我从元老院议员中除名”。

第 21 行 si,“如果(因为)”。ingenuo non essem patre natus,“我不是一位 自由人父亲的儿子”。

第 22 行 vel merito,“事实上很恰当”。Quoniam,“既然”。in propria non pelle quiessem,“我不肯安守本分”。in propria...pelle,“在自己的皮里”,影射伊 索寓言中披着狮子皮的驴。quiessem=quievissem,“保持安静” 。

第 23 行 工具夺格 fulgente...curru(炫目的马车)和 trahit(拽)搭配。 constrictos...ignotos(被绑缚的无名之辈)。Gloria(荣光)被拟人化了。这 里贺拉斯想象的场景是古罗马常见的凯旋仪式,被野心驱使的人就像荣光 女神的俘虏,作为战利品绑在凯旋马车后面。

第 24 行 比较级 non minus(并不更少)与夺格 generosis(出身高贵的人) 搭配。如 Wickham 所说,这首诗抨击了古罗马社会除贪婪之外的另一个顽 症——野心(ambitio)。无论出身如何,所有人都被卷入这个游戏。Quo tibi, 省略了 profuit,“对你有何益处”,主语是不定式结构。Tilli,呼格(主格 Tillius),提利乌,所指不详。

第 25 行 sumere depositum clavum,“得到已经失去的紫色宽边” ,depositum, “去掉”,clavum 指 latus clavus(衣服上的紫色宽边,象征权力)。显然提利乌曾任重要职位,失去后再次获得。fieri tribuno,“成为保民官”。tribuno 本来应用宾格,但因它指提利乌,被 tibi 的与格吸引,变成与格。

第 26 行 Invidia adcrevit, “ (对你的)妒忌增加了”,privato quae minor esset, “(如果你仍然是)普通公民,它会少很多”。privato(不任职的普通人), 与格,quae 的先行词是 invidia(妒忌、恶意),esset 的虚拟式对应于一个 与现在事实相反的假设从句(浓缩在 privato 的意义中)。

第 27 行 Nam 解释原因。ut 引导时间从句,“一……就”。quisque insanus, “每一个失去理智的人” 。nigris medium impediit crus pellibus,“在小腿中 部缠上黑色皮带”,夺格 nigris...pellibus 和动词 impediit(妨碍、束缚)搭 配,贺拉斯以夸张的方式揶揄了古罗马元老院议员的靴子。这些靴子是棕 色的,要用四根黑色皮带(corrigiae)绑在小腿较高部位,鞋的正前方有 新月(luna)标记。

第 28 行 latum demisit pectore clavum,“将紫色宽边从胸膛垂下来”。

第 29 行 audit continuo,“他立刻听见” 。Quis homo hic,“这人是谁”。Quo patre natus,“他父亲是什么人”。这些问题关注的都是家庭背景。

第 30 行 Vt 和第 34 行的 sic 呼应,表示类比,“正如”。si 引导的从句是 eat quacumque。qui...formosus 的定语从句修饰 si 从句的主语(被省略的第三 人称代词)。qui aegrotet quo morbo Barrus 部分自带了一个定语从句,quo 的先行词是夺格 morbo(病),“他被折磨巴鲁的病折磨”,aegrotet,“生病、 被折磨”,巴鲁(Barrus)所指不详。haberi 是 et 连接的部分。

第 31 行 haberi...cupiat formosus,“渴望被人称为英俊”。si...eat quacumque, “无论他去任何地方”。与格 puellis(女孩们)和动词 iniciat(引发)及其 宾语 curam(关心)搭配。

第 32 行 动名词属格 quaerendi singula(探寻细节)修饰 curam。

第 33 行 quali sit facie,“他有什么样的脸”。sura,“腿肚子”,pede,“脚”, dente,“牙齿”,capillo,“头发”。上述夺格名词都和 quali 搭配表示特征。

第 34 行 sic 呼应第 30 行的 ut,这部分的主语是 qui 的先行词(被省略的 第三人称代词),谓语是第 37 行的 cogit。promittit(承诺)后面的不定式 结构包含的都是政客的套话。cives, urbem sibi curae(fore) ,“公民、城市 是他所关心的”,意为“他会保护公民和城市的利益”。

第 35 行 imperium(帝国,指罗马统治的全部范围)、Italiam(意大利)和 delubra deorum(神庙)同样和 sibi curae(fore)搭配,“他也会守护好帝 国、意大利和神庙”。

第 36 行 这一行的两个间接问句是下一行 curare(关心)和 quaerere(询问)的宾语。quo patre sit natus,“他父亲是谁”,num ignota matre inhonestus, 后面省略了 sit,“他是否(因为)母亲无名而没有体面”。inhonestus,“丢 脸的、耻辱的”。

第 37 行 omnes mortales...cogit,“他迫使所有人”。这是从政者自己的选择, 担任公职必然会引发公众的关注和妒忌。

第 38 行 Tune,Tu,“你” ,ne 表示疑问语气。Syri, Damae, aut Dionysi filius (叙鲁、达玛或者狄奥尼索的儿子)是 Tu 的同位语。叙鲁(Syrus)、达玛 (Dama)或者狄奥尼索(Dionysus)都是常见的奴隶名。audes,“你敢”。

第 39 行 deicere de saxo cives,“把公民从岩石上扔下来”,“岩石”指塔比 亚岩(Tarpeia rupes),保民官在某些情况下可下令将罪犯从塔比亚岩扔下, 这是古罗马法律允许的一种处决方式。tradere Cadmo,“将(他们)交给卡 德摩”,Cadmo(主格 Cadmus)是一位刽子手(carnifex)的名字。这行提 到的都是惩罚罗马公民的极端方式。

第 40 行 40-41 行是“你”的回答。Novius collega,“我的同僚诺维”。 Novius 很可能是根据 novus(政治新人)杜撰的名字,collega 在拉丁语中 一般指同级别的官员。gradu post me sedet uno,“坐在我后面一级台阶”。 古罗马人在圆形剧场观看表演时,座位是根据社会等级安排的,贵族阶层 坐中间,骑士阶层坐靠前的十四排,其他阶层坐后面。

第 41 行 在 namque 这个分句中,ille(他,指诺维)是主语,quod 的先行 词(id)是表语。pater quod erat meus,“我父亲曾是的(东西) ”,应该是 获释奴隶(libertus)。也即是说,诺维官阶虽然和“你”相当,但从社会等 级看,还低一级(他还不属于拥有公民权的自由民)。由此判断,“你”已 经是自由民了。罗马法律规定,获释奴隶的下一代是自由民。Hoc,“因为 这个”。tibi Paulus et Messalla videris,“你觉得自己是保罗和梅萨拉吗”。保 罗和梅萨拉都是罗马贵族的名字。

第 42 行 43-44 行表示连接的 que 位置都不规范。hic(这位,指诺维), plostra ducenta,“两百辆马车”,Morris 指出,plostra 是贵族词汇 plaustra 的平民形式,说话者用这个词标明了阶级差异。

第 43 行 que 连接的是 plostra 和 funera(葬礼),concurrant(聚到一起) 是它们共同的谓语,古罗马贵族的葬礼排场很大。这个场景是假想的,所 以用了虚拟式,对应的主句动词 sonabit 用了直陈式,因为诺维的声音大是 作为事实陈述的。magna(宏大的)修饰 funera。sonabit(发出声音)的主语是 hic。

第 44 行 que 连接的是 cornua(喇叭)和 tubas(号角),两个词都作 vincat(战胜、盖过)的宾语,主语是从句的关联词 quod,quod 的先行词是隐含 在 sonabit 中的内部宾语(id,那个声音)。saltem,副词,“不管怎样”。tenet hoc nos,“这个能够控制(影响)我们”。42-44 行的意思是:“你”(普通 自由民)和诺维(获释奴隶)的阶层差别,在我们看来可以忽略不计(因 为你们的出身都不高贵),诺维的大嗓门就足以抵消“你”的微弱优势。作 品的第一板块到此结束。从贺拉斯的描写看出,无论出身卑贱还是出身高 贵的人,普遍都是门第观念和政治野心的奴隶,政治野心的基础除了贪婪 以外,还包括对高贵(nobilitas)的错误理解。麦凯纳斯卓尔不群的地方就 在于他把高贵首先理解为人品的正直。

第 45 行 下面进入诗歌的第二板块,贺拉斯开始聚焦于自己。45-52 行有 过渡性质,仍在讨论高贵的问题。Nunc ad me redeo,“现在我回到关于自 己的话题”。libertino patre natum(生于获释奴隶的父亲)修饰 me。

第 46 行 quem rodunt omnes,“所有人都咬(意为攻击、议论)我”,quem 回指 me。不定式结构 libertino patre natum 省略了主语 me 和动词 esse。贺 拉斯故意不避重复,因为他意识到,别人之所以攻击他,是因为他出身寒 微却赢得了较高的地位。

第 47 行 nunc(现在)和 olim(从前)分别概括了他引起别人妒忌的原因。 quia sim tibi, Maecenas, convictor,“因为我是你麦凯纳斯的同伴”。quia 从 句用虚拟式,表明是从别人视角给出的理由。

第 48 行 mihi pareret legio Romana tribuno,“罗马军团服从担任军政官的 我”。与格 tribuno(主格 tribunus,省略了 militum)是 mihi 的同位语,贺 拉斯曾在共和派军队中担任军政官,罗马每个军团(legio,约 4200-6000 人)有六位军政官,每人两个月轮流负责指挥整个军团,算是高阶军官了。

第 49 行 Dissimile hoc illi est,“这个(指麦凯纳斯的友谊)和那个(指担 任指挥官)不一样”。quia non 和后面的 ita 搭配,ut 呼应 ita,表示比较。 forsit(或许)修饰 iure(正当地)。honorem…mihi invideat quivis,“任何人 都嫉妒我得到官职”。

第 50 行 quia分句省略了invideat, “他(指quivis)不应如此妒忌”,te...procul 这个不定式结构作 invideat 的宾语。quoque,“也”。amicum praesertim cautum,“尤其谨慎的朋友”,作 te(你,指麦凯纳斯)的同位语。dignos adsumere,“选择值得(交朋友的)人”。

第 51 行 prava ambitione procul,“远离堕落的政治追逐”,Chase 等人认为 修饰 te(麦凯纳斯),Morris 等人认为修饰 dignos(朋友),都说得通。麦 凯纳斯身边的朋友都品行正直,而且多数都从事文学创作,这些人并不热衷政治,麦凯纳斯选择他们做朋友,说明他和许多政客不同,不是把友谊作为政治角逐的砝码。

第 52 行 52-64 行的逻辑是,因为麦凯纳斯懂得高贵的真正含义,被他选 中作为朋友,表明贺拉斯是一位有价值的人。Felicem dicere non hoc me possim,“我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把自己称为幸运”。Felicem 指受到好运 (fortuna)的垂青,这是很多妒忌贺拉斯的人的看法,他赢得麦凯纳斯的友谊不是靠自己的品质,而是靠运气。hoc,表示原因的夺格。

第 53 行 casu quod te sortitus amicum,省略了 sim,“因为我靠运气得到了 你这个朋友”,呼应上一行的 non。夺格 casu(偶然)和 sortitus(靠抓阄得 到)都突出了运气。虚拟语气表明这个理由是揣摩别人的想法。

第 54 行 etenim,“因为”,带有强调语气。nulla...mihi te fors obtulit,“没有 任何运气把你放到我面前”,与格 mihi 与 obtulit(提供)搭配。olim,“过 去某个时间” 。optimus...Vergilius,“好的维吉尔” 。

第 55 行 post hunc,“在他之后”。Varius(瓦里乌斯)和 Vergilius 都是 dixere (说)的主语,quid essem(我是什么样的)作 dixere 的宾语从句。贺拉斯 的意思是,维吉尔和瓦里乌斯曾先后向麦凯纳斯推荐自己。

第 56 行 Vt veni coram,“当我来到你面前时”。singultim,“不连贯、结巴”。 pauca locutus,“说了很少的话”,修饰第 58 行的主语 ego。

第 57 行 namque,“因为”。infans...pudor, “(让我)说不出话的羞怯”。infans 用的是原义,与行尾的 profari(说出来)呼应。prohibebat plura profari,“禁 止说更多”,主语是 pudor。此行后四个词的连续头韵形象地表现了贺拉斯 的紧张。

第 58 行 non...non...sed 都与 narro(讲述)呼应,主语是 ego。me claro natum patre,省略了 esse,“我出身名门”,claro...patre,“著名的父亲”。

第 59 行 circum...rura,“在乡村地产的各处”。me Satureiano vectari...caballo, “我骑着塔伦顿的马”,vectari 是被动不定式,常表示“骑马”,夺格 Satureiano...caballo 与之搭配。形容词 Satureiano 来自 Saturium,塔伦顿 (Tarentum)的一个城镇,直接修饰 caballe(马),也暗中修饰 rura(地产), 因为塔伦顿附近景色优美,许多罗马人都在这里买有地产。

第 60 行 sed, quod eram, narro,“而是讲述了我的实情”,quod eram 是宾语 从句。Respondes...pauca,“你答话很少”。ut tuus est mos,“如你的习惯”。

第 61 行 abeo,“我离开”。revocas nono post mense,“你九个月后叫我回来”, nono(第九)是用序数词表示基数词的意思。iubes,“你命令我、你让我”。

第 62 行 esse in amicorum numero,“成为朋友中的一员”。Magnum hoc ego duco,“我把这当作很重要的一件事” ,duco(认为)。

第 63 行 quod placui tibi,“我让你满意”,上文 hoc 指代的内容。qui turpi secernis honestum,“你将有价值的人与无价值的人分开”,qui 的先行词是 tibi,honestum 是宾语,turpi 是表示分离的夺格。贺拉斯是在道德、而不 是出身的意义上用 honestum 这个词的。

第 64 行 non patre praeclaro,“不是根据父亲(是否)著名”,sed vita et pectore puro,“而是根据生活和思想是否纯洁”,两个夺格结构都表示评价的标准, 与 secernis(分开)搭配。 第 65 行 65-70 行,贺拉斯正面评价了自己的品质,然后自然地过渡到对父亲的追忆,讨论这样的品质是如何形成的。Atqui,“然而”。夺格 vitiis mediocribus...paucis(为数不多的小毛病)修饰形容词 mendosa(有缺陷的), 后者修饰 mea...natura(我的天性)。

第 66 行 alioqui recta,“在其他方面是正直的”。velut,“就像”。

第 67 行 egregio...corpore,“出众的身体”,这里指全身的皮肤都好,夺格 与过去分词 inspersos(散布)配合,inspersos 修饰 naevos(胎记)。 第 68 行 这个 si 从句的主语是 quisquam(任何人)。avaritiam(贪婪)、sordes (龌龊)和 mala lustra(淫邪)都是 obiciet 的宾语,lustra,“妓院”,借指 纵欲行为。

第 69 行 obiciet...mihi,“扔到我面前”意为“指控我”,vere,“符合事实 地”。purus(纯洁)、insons(无邪)和 carus amicis(受朋友珍爱)都修饰 第二个 si 从句的主语“我”,同时也有副词意味,和 vivo(我生活)搭配。

第 70 行 ut me collaudem,“如我赞扬自己的话”。

第 71 行 71-88 行贺拉斯回顾了父亲对他的教育。causa fuit pater his,“这 些品质的原因是我父亲(意为应归功于他)”。与格 his(这些)和 causa(原 因)搭配。pater作qui的先行词,pauper(贫穷的)修饰qui。夺格macro...agello (一块贫瘠的小农场),解释 pauper。

第 72 行 noluit in Flavi ludum me mittere,“不愿送我去弗拉维的学校”。Flavi ludum 指弗拉维(Flavius)在贺拉斯家乡维努西亚办的学校。

第 73 行 quo(那里)引导定语从句,和第 75 行的 ibant(去)搭配。 magni…pueri,“尊贵的男孩”,受 magnis e centurionibus orti(生于尊贵的 百夫长)修饰。贺拉斯对这些阶层的厌恶溢于言表。在公元前 91-前 88 年的同盟者战争后,维努西亚作为战败的同盟城市之一,许多土地被罗马 征用,分给了退伍老兵。这些人在当地定居,成为地方的贵族阶层。

第 74 行 夺格 laevo...lacerto(左臂)表述悬挂(suspensi)的地方。过去分词 suspensi 是仿希腊语用法,不表示被动,而表示主动,宾语是 loculos(书 包)和 tabulam(写字的蜡板)。

第 75 行 octonos referentes Idibus aeris,octonos后面省略了nummos(硬币), aeris,属格,“钱”,现在分词 referentes 的主语是 pueri,“在每月月初带着 八枚硬币(的学费)”。Wickham 的版本作 octonis referentes Idibus aera,意 为“在八个月的每个月初带着钱”。罗马境内的地方学校一般每年有四个月 的假期,学费按月结,罗马城的学校全年都开放,学费按年结。贺拉斯似 乎是想说明,这些趾高气扬的军人子弟自视贵族,上的却是不入流的学校。

第 76 行 est ausus,“有勇气”,回到第 72 行的主句,主语是 pater。 puerum...Romam portare,“带孩子去罗马”,Romam 是地格。将来被动分词 docendum(被教)修饰 puerum,同时包含了目的意味。

第 77 行 因为 doceo(docendum 的原形)带双宾语,所以 artes(技艺)用 了宾格。artes 指学校学习的科目,罗马的好学校一般会教文法、修辞、哲学等,这些内容在很多地方学校都学不到。quas 的先行词是 artes,作 doceat (教)的宾语。quivis eques atque senator,“任何骑士和元老院议员(贵族)” 。

第 78 行 semet prognatos,“他们的孩子”,作 doceat 的宾语,semet 是表示 分离的夺格,与 prognatos(发源)搭配。Vestem servosque sequentes, “ (我 的)衣服和跟随(我)的奴隶”,作 vidisset(注意到)的宾语。贺拉斯的 父亲不仅为他选了合适的学校,还为他准备了与学校相称的衣着和随从。

第 79 行 in magno ut populo,这里的 ut 不只表示类比,还有限定意味,就 是上面所说的穿着和排场是与大城市相称的,in magno...populo 的重心不 是说人多,而是和维努西亚这样的小城镇相对比。si qui,“如果有谁”。 avita...ex re,“来自祖上的遗产”,和 praebei(被提供)搭配。

第 80 行 praeberi 管辖的不定式结构是 crederet(他会相信)的宾语,不定 式的主语是 sumptus...illos,“那些花”。与格 mihi 和 praeberi 搭配。

第 81 行 Ipse,“他自己” 。mihi custos incorruptissimus,“我忠实可靠的 看护者”,作 Ipse 的同位语,incorruptissimu 尤其指“不可用钱收买的” 。 omnes circum doctores aderat,“在每一位老师身边”。贺拉斯父亲为了儿子 不仅考察学校,也考察老师。

第 82 行 Quid multa,“为何说更多,何需多言”。Pudicum(纯洁,尤其指 性道德),省略了 me,分别作 servavit(他保持)的宾补和宾语。

第 83 行 qui 的先行词是 Pudicum 的概念,primus virtutis honos, “(男性) 美德的基础品质”。ab 表示分离,和 servavit 搭配。omni(每一种)和 turpi (丑恶的)都同时修饰 facto(行为)和 opprobrio(坏名声)。

第 84 行 non solum...verum,“不但……而且”。

第 85 行 nec timuit,“他也不曾害怕”,害怕的内容是 ne 从句,sibi...vitio quis verteret,“有人把这作为责怪他的理由”,“这”指后面 si 从句的内容。sibi 和 vitio(缺点、过错)是表达目的的双重与格。olim,“将来某个时候” 。

第 86 行 praeco(拍卖师)和 coactor(税吏)都是 sequerer(我追求、从 事)主语的同位语。parvas...mercedes,“微不足道的生意”,作 sequerer 的 宾语。ut fuit ipse,“正如他自己做过的”,由此我们知道他父亲是税吏。

第 87 行 neque ego essem questus,“我也不会抱怨”,省略了与过去事实相 反的条件句 si fuissem,“如果我做了(拍卖师或税吏)”,questus 是 queror (抱怨)的过去分词。at hoc nunc,“可是现在因为这个原因(指我没有成 为拍卖师或税吏)”。

第 88 行 laus illi debetur et a me gratia maior,“我更应该赞美和感谢他”,laus (赞美)和 gratia(感谢)都受 maior(更大的)修饰,作 debetur(欠)的 主语。与格 illi(他)和夺格结构 a me 都和 debetur 搭配。

第 89 行 89-92行贺拉斯在继续称赞父亲的同时,逐渐过渡到下一个板块。 Nil me paeniteat sanum patris huius,“只要我心智正常,我就不会后悔有这 样的父亲”。paeniteat(后悔)是无人称动词,与宾格 me 和属格 patris huius (这位父亲)搭配。sanum(心智正常)修饰 me,带有条件意味。eo,“因 为这个原因” 。

第 90 行 non 和第 92 行的 sic me defendam 属于一个分句,“我不会这样为 我自己辩护” ,sic 呼应 ut(如同),表示相似。magna...pars,“很多人”,形 式单数,意义复数,negat(否认)的主语,dolo factum negat esse suo,“否 认这(指下文)是他们自己的错”,dolo...suo=culpa sua(自己的错),是法 律术语。quod 从句作 factum esse 的主语。

第 91 行 non ingenuos habeat clarosque parentes,“他没有自由民(ingenuos) 或者贵族(claros)的父亲”。

第 92 行 Longe 形容程度,和 discrepat 搭配,合起来意为“很不一样”,主 语是 mea...vox et ratio(我的话和想法) ,vox,“声音”,ratio,“论证过程”。

第 93 行 si natura iuberet,“如果自然命令(规定) ”,省略了宾语 nos(我 们),命令的内容是后面的两个不定式结构。

第 94 行 a certis annis,“在(将来)确定的年数之后”,指某些人相信的循 环论。aevum remeare peractum,“归还已经度过的年月”,指重活一次。

第 95 行 alios...parentes,“另外的父母(偏重父亲)”,作不定式 legere(选 择)的宾语,ad fastum,“按照能让我们感到骄傲的标准”。quoscumque(无论怎样的)引导从句 optaret sibi quisque,“每个人无论选择怎样的(父母)” 。

第 96 行 meis contentus,“满足于我的(父母)”,修饰 nollem(我不愿) 的主语“我” 。honestos fascibus et sellis,“享有权杖和官座的(父母)”, honestos 指“有权力标志装饰的”,和夺格 fascibus(侍从为古罗马高官举 着的柴捆和斧头)和 sellis(古罗马国家级高官才有的座椅)搭配。

第 97 行 nollem mihi sumere,“我不愿为自己选择”,宾语是honestos,demens (疯的)修饰“我”,iudicio volgi,“按照庸众的判断”。

第 98 行 sanus fortasse tuo,“或许按照你的判断是明智的”,fortasse,“也 许”,tuo 省略了 iudicio。quod 表示原因。

第 99 行 nollem(我不愿)和 portare(承担),宾语是 onus...molestum(讨 厌的重负),haud umquam solitus(从来不曾习惯)修饰“我”。这里开始 涉及自由(libertas)的主题。

第 100 行 100-104 行列举了政治生涯的种种烦心事,将来被动分词的反 复使用突出了这种生活的强制性。foret 的虚拟式表示与现在事实相反的假 设。与格 mihi 和将来被动分词搭配,表示分词的动作主体是“我”。continuo, “立刻”。maior quaerenda...res,“想办法增加我的财产”。

第 101 行 salutandi plures,“和更多的(拜访者)打招呼”。在古罗马,有 权势的人通常都是很多门客的恩主,每天早晨他们会集中登门拜访。 ducendus et unus et comes alter,“带上一个或两个同伴”。

第 102 行 uti ne=ne,“以免”。solus rusve peregreve exirem,“我独自去乡下 或国外”。ve...ve,“或者……或者”。rus(乡村)是地格,和 exirem(我出 去)搭配。peregre,副词,“去海外”,指离开意大利地区。

第 103 行 plures calones atque caballi pascendi,“喂养更多的仆人和马”。

第 104 行 ducenda petorrita,“必须坐马车”,因为不能降低身份。Nunc(现 在)引出现实情况的对照。与格 mihi 和无人称动词 licet(允许)搭配,意 为“我可以” 。

第 105 行 curto...ire...mulo,“骑着阉骡旅行”,curto 意为“剪掉、割掉”, 常指给动物去势。Orelli 等人认为既然骡子无生育能力,阉割是多此一举, 因此把 curto 理解为“剪掉了尾巴的”。但 Ashworth 和 Andrewes 认为,后 一种解释更不合理。他们指出,雄骡子虽然没有繁衍能力,但仍有性能力, 如果不去势,本就性情倔强的它们很难驾驭,而且直到今天,西方军队配 备的雄骡子都是经过阉割的。si libet,“如果我乐意”,vel...usque Tarentum, “可以一直(骑)到塔伦顿”。

第 106 行 cui 引导含有结果意味的定语从句,与格表示影响对象。mantica(行囊)是 ulceret(磨破)的主语,lumbos(两侧腰部)是宾语,夺格 onere (重量)表示原因。eques armos 结构相同,省略了重复的部分,“骑的人 (指贺拉斯)磨破了它的肩部”。

第 107 行 Obiciet nemo sordes mihi,“没人会指责我吝啬”。quas 先行词是 sordes,从句内容和上一句相反,“别人却会指责你吝啬”。Tilli,呼格,指 第 24 行提到的提利乌。

第 108 行 cum,“当……时候”。Tiburte via,“在去提布尔(Tibur)的路上”, 提布尔在罗马城东北 15 英里处。praetorem(司法官)作 te(你,指提利 乌)的同位语,一起作 secuntur(跟随)的宾语,主语是 quinque...pueri(五 个奴隶),对于官阶仅次于执政官的司法官来说,这样的排场的确寒酸。

第 109 行 lasanum portantes oenophorumque,“扛着一口锅和一个酒壶”, 修饰pueri。lasanum的对应希腊语形式意思是“锅” 或“锅状容器”,Fairclough 把它理解成“尿壶”显然不对,Ullman 认为它就是做菜的锅。

第 110 行 hoc ego commodius quam tu,“在这一点上我也(过得)比你更 惬意”,commodius 修饰 vivo(生活) 。praeclare senator,呼格,“大名鼎鼎 的元老院议员”。

第 111 行 milibus atque aliis,“一千种甚至更多(的方面)”。夺格修饰 vivo。 贺拉斯的意思是,你作为一位公众人物,不仅要承担众多的公务,而且一 切行为都要接受公众的评论,已经失去了生活的自由。接下来(111-131 行)贺拉斯描述了自己的生活。Quacumque libido est,“无论我有什么欲望”。

第 112 行 incedo solus,“我都独自出去实行”,solus 意味着不受别人打扰。 percontor,“我问”,quanti holus ac far,“蔬菜和粮食的价格”,quanti 是表 示价格的属格。

第 113 行 fallacem Circum,“爱骗人的竞技场”,在罗马大竞技场(Circus Maximus)周围有很多占星者和算命者的摊位,是骗子云集的地方。 vespertinum(晚上的)同时修饰 Circum 和 Forum(广场),用作副词。pererro saepe,“我经常闲逛”。

第 114 行 adsisto divinis,“我在先知们身边停下”。先知们(divinis,与格) 是对算命者的讽刺说法。inde domum me...refero,“然后我回家”。

第 115 行 ad porri et ciceris…laganique catinum,描述了等待贺拉斯的晚餐。 catinum(一大碗)和三种食物的属格搭配,porri(porrus), “韭菜”,ciceris (cicer),“鹰嘴豆”,lagani(laganum)是一种类似通心粉的面食。

第 116 行 Cena ministratur pueris tribus,“由三位奴隶伺候我用餐”,在当时 算简朴。lapis albus,“一块白色的(大理)石”,一种三足平板石桌。 

第 117 行 pocula...duo,两只杯子,Chase 说可能一只装酒,一只装水。cyatho (主格 cyathus),“舀酒的勺子”,用介词 cum 和夺格是为了避免一直重复 同一个格。sustinet,“支撑、放着”。adstat,“旁边放着”,echinus,“形如 海胆的容器”,可能用来装盐,受 vilis(便宜的)修饰。

第 118 行 cum patera guttus,“一盏小碟和一个窄颈瓶”,用于奠酒,cum 用法同上一行。Campana supellex,“坎帕尼亚产的器具”,好的陶器。

第 119 行 Deinde eo dormitum,“然后我去睡觉”,dormitum 是表示目的的 分词。non sollicitus(不焦虑)修饰 eo(去)的主语“我”,quod 引导名词 性从句,作形容词 sollicitus 的宾语,mihi...cras surgendum sit mane,“我明 天必须早起” 。

第 120 行 obeundus Marsya,“要去见玛绪阿斯”。玛绪阿斯(通常拼写为 Marsyas)在古希腊神话中因为冒犯阿波罗而被后者挂在松树上剥了皮。但 罗马人把他视为占鸟术的发明者和言论自由的象征,他的雕像在罗马广场 矗立了数百年。罗马人习惯在他的雕像附近做生意、打官司。qui 的先行 词是 Marsya,qui se...negat posse,“他说自己不能” 。

第 121 行 voltum ferre...Noviorum minoris,“忍受小诺维那张脸”。Noviorum minoris 指诺维兄弟中的弟弟。关于诺维,见前面的第 40 行的注释。

第 122 行 Ad quartam iaceo,“我躺到十点钟”,古罗马第四小时(quartam) 指日升后的第四个小时。post hanc vagor,“然后我四处走”。aut…aut 连接 的是 lecto(读)和 scripto(写)。

第 123 行 lecto…scripto是省略了eo的独立主格结构,quod me tacitum iuvet 修饰 eo,合起来意思就是“在读或者写让安静的我高兴的东西之后”,贺 拉斯起床后会安静地读点或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unguor olivo,“我给自 己抹上橄榄油”,抹橄榄油一般是为体育活动(例如摔跤)做准备。

第 124 行 non quo(先行词是 olivo)后面省略了 unguitur(他抹油),主语 是 immundus Natta(肮脏的纳塔),纳塔所指不详,fraudatis…lucernis,独 立夺格,“偷来油灯之后”,纳塔用油灯的油抹身子。

第 125 行 Ast,“可是”。ubi,“当……时候”。me fessum,“疲惫的我”, admonuit(提醒)的宾语,主语是 sol acrior(更强烈的太阳),ire lavatum, “去洗澡”。

第 126 行 fugio,“我避开” 。Campum 指 Campus Martius(战神广场),是 古罗马人做体育运动常去的地方。lusum...trigonem,“玩三人球” 。trigon 是一种三人玩的球戏,拉丁语中过去分词加名词常合起来充当含动词意义 的名词,如 ab urbe condita 中 urbe condita 不是“被建的城”,而是“建城”。

第 127 行 pransus non avide,“在不贪婪的午餐之后”,pransus 是 prandeo (用早、午餐)的过去分词。quantum 前面省略了 tantum(如此的量) 。 interpellet(阻止)通常后面接 quin 引导的虚拟式从句,贺拉斯这里用了不 定式。inani ventre diem durare,“空腹忍过一天”。

第 128 行 domesticus otior,“更悠闲地待在家里”,domesticus 有副词味道。 Haec est vita,“这就是生活”。

第 129 行 过去分词的阳性复数属格 solutorum(摆脱了……的人)名词化 了,修饰上一行的 vita。夺格 misera ambitione gravique(可怜的沉重的野 心)与 solutorum 搭配,表示分离。野心是沉重的负担,让人不快乐。

第 130 行 his me consolor,“我用这些安慰自己”,异相动词 consolor 和夺 格 his(这些)搭配。victurum suavius,修饰 me,“将生活得更甜蜜”。ac 和比较级连用,表示“比”。

第 131 行 si quaestor avus pater atque meus patruusque fuisset,“假如我的祖父、父亲和叔叔都做过财务官”。quaetor(财务官)是古罗马“荣耀轨迹” (cursus honorum)的第一站,是进入元老院(从而成为贵族)的入门条件。这里贺拉斯似乎嘲笑了那些刚成为贵族就四处炫耀的家伙。

麦凯纳斯,虽然在埃特鲁里亚的所有
吕底亚人中你血统尊贵,虽然你先祖
无论母族还是父族,在遥远的过去
都曾指挥过庞大的军团,你却没有
像世人那样,仰起高傲的鼻子,冷对5
无名之辈,比如我,获释奴隶的后代。
你认为,只要品行端正,无须在意
谁有怎样的父亲,你明智地说服自己,
早在卑贱的图里乌斯登上王位前,
已有许多这样的人,虽然家境贫寒,10
心地却纯洁高尚,赢得了权力与荣誉;
相反,莱维努,尽管先祖瓦雷里乌
将暴君塔克文赶下宝座,他本人的价值
却比一阿斯还小,哪怕让庸众来裁判——
你知道,那些愚蠢的家伙,会把官职15
送给无能者,会崇拜名望,像奴隶一般,
会被头衔和蜡像迷花了眼。我们应当
怎么做,既然眼界和他们大不一样?
没错,民众更愿意把官位授予莱维努,
而不是德丘这样的新人,审查官阿匹乌20
也会因我父亲的缘故将我从元老院除名:
理所当然,谁让我不肯安守本分?
可是贵族不也和平民一起被捆绑,
拖在荣光神的彩车后面?提利乌,当上
保民官,紫色宽边失而复得有何益?25
无非更招妒忌,还不如一介布衣。
每一个疯子刚用黑皮带缠住小腿,
刚让紫色宽边从胸口垂下,立刻
听见“这家伙什么来历?”“他爸是谁?”……
如果某人得了巴鲁那种病,总盼着30
别人夸他英俊,无论他走到哪里,
女孩们总会好奇地端详每个细节,
什么样的脸,腿,脚,头发,牙齿;
如果谁发誓要为公民尽忠,要保卫
这座城市、这个国家、这些神庙,35
他父亲是谁,他母亲出身是否卑微,
所有人就觉得有义务关心,有义务知道。
“你,叙鲁、达玛或者狄奥尼索的儿子,
也敢指挥刽子手,也敢处决公民?”
“可是我同僚诺维的门第比我还低,40
和我父亲当年一样。”“凭这你就相信
自己是贵族?就算广场上有三场葬礼
和两百辆马车挤在一起,诺维的嗓门
都能盖过所有喇叭,这你可没法比。 ”
还是说我自己吧,获释奴隶的儿子,45
所有人都在嘀咕,获释奴隶的儿子,
就因为现在我是你麦凯纳斯的同伴,
就因为当初我曾指挥罗马的军团。
两件事其实不一样。有人或许会妒忌
我获得官职,可以理解,但他绝不应50
妒忌你的友谊,你择友是那么谨慎,
又不屑收买人心。我不能说这是运气,
仿佛我是靠抓阄捡到了你这个朋友,
并不是运气让我结识你:是诗坛圣手
维吉尔,还有瓦里乌斯多年前的引荐。55
我初见你时,结结巴巴,不敢多言,
(羞怯的天性仿佛住了我的舌头) ,
我没吹嘘自己出身名门,没夸口
我常骑着马巡视在塔伦顿的地产,
而是实话实说。一如平日,你很少60
回应。我走了,九个月后,你再次相邀,
让我留下,做你的朋友。我深感荣幸,
因为你选中了我,因为你素来评判人
不看出身,而看心地是否纯洁。 然而,
如果说我的性格只有一些65
小缺陷,其他方面还算优秀,如同
光洁的皮肤上散布着零星的胎记,
如果说没有人可以拿出证据指控我
贪婪、肮脏、淫乱,如果说我的品德
善良无邪,我也被所有朋友看重,70
那我应感谢父亲。虽只有一小片地,
他却不愿送我去弗拉维的学校,那里
上学的都是尊贵百夫长尊贵的儿子,
左胳膊挎着书包和蜡板,每个月初
手里还攥着八枚硬币。他竟有勇气75
带着年幼的我去了罗马城,让我学习
任何贵族和骑士都要教孩子的科目。
在这个摩肩接踵的城市里,如果谁
注意到我的衣着和跟在身后的奴隶,
肯定会以为这些都靠了祖上的钱财。80
他是我忠实无欺的看护者,他会守在
我的每位老师身边。何需多费言辞?
他让我保持了纯洁,这是美德的根基,
不仅远离每一种邪行,而且远离了
坏名声。他也不害怕任何人奚落自己,85
如果我终做了不起眼的拍卖师,或者
他那样的税吏;真如此我也不会怨恨。
但我更应赞美他,感谢他,为今日的一切。
我怎能后悔有这样的父亲?世上许多人
总是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说父母90
既没高贵的门庭,也没远播的声誉,
说这不是他们的错。我的声音和观点
截然不同:如果自然的法则规定,
在特定的时候可以把过去重活一遍,
并且人人都可以比照自己的虚荣心95
任意选择父母,我仍会选择他们,
不稀罕有权杖和官座的贵人。庸众会说
我疯了,你或许会说我很清醒,因为
我从不习惯重担,也讨厌那种活法。
一旦从政,我就得立刻想招增加100
财富,就得和门客见面,就得带一两位
同伴,以免独自去乡下或是海外,
就得喂养更多的仆人,更多的马,
就得永远乘马车。可是你看我现在,
只要乐意,就可以骑着阉骡去塔伦顿,105
即使我和行囊把它的腰和肩磨破了,
也不会有人骂我吝啬;你却逃不了指责,
司法官提利乌,如果你的提布尔之行
只有五个扛着锅和酒壶的奴隶陪伴。
我比你活得滋润,大名鼎鼎的议员,110
在一千零一个方面。无论我想做什么,
我都自由地去做。我问蔬菜的价钱,
我在广场闲逛到晚上,我在算命摊
流连,在先知身边停留,然后回家,
一大碗韭菜、鹰嘴豆和通心粉恭候着我。115
三个奴隶伺候我用餐,白石桌上
有两只杯子,一把酒勺,一个盐壶,
一盏碟子,一个窄颈瓶,都是好陶具。
吃完我就去睡觉,心里一片安详,
不用惦记着早起,不用见玛绪阿斯,120
就连他的雕像都受不了小诺维那张脸。
我躺到十点才起来走动,安静地读点
写点喜欢的东西,然后抹上橄榄油——
可不是脏鬼纳塔偷来的灯油。但如果
我觉得累,更烈的日头提醒我去洗澡,125
我就不玩三人球,从战神广场溜走。
午饭我不求饱,只要不用忍着饿
挨过整个白天就行,在家我更逍遥。
这就是生活,如果远离野心的魔爪,
一切都让我满足,就算我祖祖辈辈130
都是司法官,我也不会过得更甜美。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