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1. 9

Ibam forte Via Sacra, sicut meus est mos,
nescio quid meditans nugarum, totus in illis:
accurrit quidam notus mihi nomine tantum,
arreptaque manu, ‘Quid agis, dulcissime rerum?’
‘Suaviter, ut nunc est,’ inquam, ‘et cupio omnia quae vis.’5
Cum adsectaretur, ‘Numquid vis?’ occupo. At ille
‘Noris nos,’ inquit; ‘docti sumus.’ Hic ego ‘Pluris
hoc’ inquam ‘mihi eris.’ Misere discedere quaerens,
ire modo ocius, interdum consistere, in aurem
dicere nescio quid puero, cum sudor ad imos10
manaret talos. ‘O te, Bolane, cerebri
felicem!’ aiebam tacitus; cum quidlibet ille
garriret, vicos, urbem laudaret. Vt illi
nil respondebam, ‘Misere cupis’ inquit ‘abire;
iamdudum video; sed nil agis; usque tenebo;15
persequar. Hinc quo nunc iter est tibi?’ ‘Nil opus est te
circumagi; quendam volo visere non tibi notum;
trans Tiberim longe cubat is, prope Caesaris hortos.’
‘Nil habeo quod agam, et non sum piger; usque sequar te.’
Demitto auriculas, ut iniquae mentis asellus,20
cum gravius dorso subiit onus. Incipit ille:
‘Si bene me novi, non Viscum pluris amicum,
non Varium facies; nam quis me scribere plures
aut citius possit versus? Quis membra movere
mollius? Invideat quod et Hermogenes, ego canto.’25
Interpellandi locus hic erat: ‘Est tibi mater,
cognati, quis te salvo est opus?’ ‘Haud mihi quisquam;
omnes composui.’ Felices! Nunc ego resto;
confice; namque instat fatum mihi triste, Sabella
quod puero cecinit divina mota anus urna:30
‘Hunc neque dira venena, nec hosticus auferet ensis
nec laterum dolor aut tussis, nec tarda podagra;
garrulus hunc quando consumet cumque; loquaces,
si sapiat, vitet, simul atque adoleverit aetas.’
Ventum erat ad Vestae, quarta iam parte diei35
praeterita, et casu tum respondere vadato
debebat; quod ni fecisset, perdere litem.
‘Si me amas,’ inquit, ‘paulum hic ades.’ ‘Inteream, si
aut valeo stare aut novi civilia iura;
et propero quo scis.’ ‘Dubius sum quid faciam,’ inquit,40
‘tene relinquam an rem.’ ‘Me, sodes.’ ‘Non faciam,’ ille,
et praecedere coepit. Ego, ut contendere durum est
cum victore, sequor. ‘Maecenas quomodo tecum?’
hinc repetit. ‘Paucorum hominum et mentis bene sanae.’
‘Nemo dexterius fortuna est usus. Haberes45
magnum adiutorem, posset qui ferre secundas,
hunc hominem velles si tradere; dispeream, ni
summosses omnes.’ ‘Non isto vivimus illic
quo tu rere modo; domus hac nec purior ulla est
nec magis his aliena malis; nil mi officit, inquam,50
ditior hic aut est quia doctior; est locus uni
cuique suus.’ ‘Magnum narras, vix credibile!’ ‘Atqui
sic habet.’ ‘Accendis, quare cupiam magis illi
proximus esse.’ ‘Velis tantummodo: quae tua virtus,
expugnabis; et est qui vinci possit, eoque55
difficiles aditus primos habet.’ ‘Haud mihi dero:
muneribus servos corrumpam; non, hodie si
exclusus fuero, desistam; tempora quaeram,
occurram in triviis, deducam. Nil sine magno
vita labore dedit mortalibus.’ Haec dum agit ecce60
Fuscus Aristius occurrit, mihi carus et illum
qui pulchre nosset. Consistimus. ‘Unde venis et
quo tendis?’ rogat et respondet. Vellere coepi
et pressare manu lentissima brachia, nutans,
distorquens oculos, ut me eriperet. Male salsus65
ridens dissimulare; meum iecur urere bilis.
‘Certe nescio quid secreto velle loqui
te aiebas mecum.’ ‘Memini bene, sed meliore
tempore dicam; hodie tricesima sabbata: vin tu
curtis Iudaeis oppedere?’ ‘Nulla mihi,’ inquam,70
‘relligio est.’ ‘At mi; sum paulo infirmior, unus
multorum. Ignosces; alias loquar.’ Huncine solem
tam nigrum surrexe mihi! Fugit improbus ac me
sub cultro linquit . Casu venit obvius illi
adversarius, et, ‘Quo tu, turpissime?’ magna75
inclamat voce, et ‘licet antestari?’ Ego vero
oppono auriculam. Rapit in ius; clamor utrimque,
undique concursus. Sic me servavit Apollo.

这是贺拉斯《讽刺诗集》中受赞誉的一首诗,作品描述了贺拉斯极力摆脱某个家伙纠缠的过程,富于喜剧效果,也辛辣地嘲讽了古罗马社会中缺乏自知之明、千方百计往上攀爬的人。它融汇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多种元素。就希腊元素而言,它用人物轶事传递道德教训的方法可追溯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它的措辞影射了荷马史诗,它的情节吸收了希腊喜剧的内容。就本土传统而言,它与卢基里乌斯的作品有关联(参考 Fiske 的 研究),似乎也受到了卡图卢斯《歌集》(尤其是第 10 首)的影响,更大量借鉴了普劳图斯等人的喜剧情节和语汇。Rudd 指出,在微型喜剧的框架下, 贺拉斯采用了多种表现手段,既有叙述和对白,也有对观众的旁白、对不在场角色的呼告和一闪而过的意识碎片;省略连词,省略句子成分,频繁 使用历史不定式和历史现在时加快了情节的节奏,增强了生动性;日常口 语、仿史诗表达方式和法律术语的并置与对话,增加了作品的风格和主题层次。许多评论者都意识到,作品的后一句话“阿波罗就这样救了我” 不仅影射了荷马史诗《伊利亚特》(20.443),也影射了卢基里乌斯对荷马 原句的引用。Lejay 等人分析了贺拉斯和卢基里乌斯的不同处理,认为贺拉斯用拉丁翻译而不用希腊原文是对卢基里乌斯的隐晦批评,同时他对荷 马的创造性引用也表现出他对卢基里乌斯的超越。这句话的希腊原文出现 在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的对决中,在阿喀琉斯即将杀死后者的时候,阿波 罗突然出现,救走了赫克托耳。许多注者都讨论过贺拉斯提及阿波罗的幽 默效果,但 Anderson 提出,贺拉斯把这个包含战斗场景的典故发展成了全 诗的主题框架,将自己和“牛皮糖”的对峙比作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对阵, 并自始至终使用了许多带有军事色彩的词汇,形成了一张战斗意象之网。 但在诗的后,和荷马史诗里的情节不同,“阿波罗”(和“牛皮糖”打官 司的人)并没直接把诗人救走,而是把他的敌人劫走了。但 Mazurek 认为, 阿波罗并非影射那位打官司的人,而是此前出现的贺拉斯的朋友、诗人弗 斯库(Fuscus),他明明看出了贺拉斯的窘境,却故意拒绝施以援手,把他 视为阿波罗在诗中的替身,与日神掌管文艺的身份相符,也更契合荷马史 诗的情节。更重要的是,Mazurek 相信,对这首诗结尾的传统解释是错的。他借用 Zetzel 的话说,贺拉斯“是古代具反讽性和矛盾性的诗人……无论整体还是局部,他作品的突出特征都是有意识的反讽和含混”,所以不能 轻易相信他的任何话。“阿波罗就这样救了我”也是一样,在诗的末尾,贺 拉斯并未真正摆脱困境,反而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之所以如此,恰好因为 “阿波罗”——弗斯库——在有机会的时候故意不救他。Mazurek 指出,众 多评论者误读了诗的结尾,是因为他们忽视了诗中的法律元素,也不熟悉古罗马的法律。他引用 Kaser 等人的研究说明,在古罗马的法律纠纷中,如果被告未能按时出庭(到司法官面前),原告有权强制把他抓到法庭,但在采取强制措施时,应当有人做见证,见证人也应跟随原告和被告去法庭。 诗中的法律术语表明,“牛皮糖”是被告,另一方是原告,“牛皮糖”在交了保证金之后,保证在某个时间出庭,但为了缠住贺拉斯以有机会见到麦 凯纳斯这位大人物,他没有顾及自己出庭的义务,在篇末原告来抓他出庭 时,贺拉斯正好在场,而且同意到法庭上做见证人(贺拉斯的措辞证明了这一点)。所以贺拉斯虽然暂时摆脱了“牛皮糖”的无聊言语,却要立刻去 忍受法庭上同样沉闷乏味的陈述,这是作品大的反讽。Mazurek 从两个 方面支持了这种解读,一是贺拉斯的法律素养,二是古罗马喜剧的法律传 统。贺拉斯在腓立比战役后长期担任国库文书(scriba quaestorius),这个收入丰厚的闲差(每三年只上一年班)可以接触到大量的法律文件和法律程序。在法律尤其是民法高度发达的古罗马,打官司是生活的常态,所以 也成了喜剧的重要题材。Mazurek 特别指出,普劳图斯的喜剧《布匿人》 (Poenulus 1225-1233)和《库尔库利奥》 (Curculio 620-27)的法庭场景对理解这首诗很有帮助。 

第 1 行 Ibam forte Via Sacra,“我碰巧正在圣道上走”,卢基里乌斯曾写过 ibat forte domum(我碰巧正回家)。Via Sacra(圣道)是罗马城的主干 道,从卡皮托(Capitolium)开始,经过广场的许多宗教圣地,后到达大斗兽场(Colosseum,公元 1 世纪建)附近。sicut meus est mos,“正如我的 习惯”,指下一行的内容,Morris 等人认为指 Ibam,但正如 Wickham 所说, 如此理解会和 forte(偶然)一词相矛盾。

第 2 行 nescio quid...nugarum,“不知道什么琐事”,作现在分词 meditans (沉思)的宾语,如 Morris 和 Wickham 所说,nugarum 这里可能用作诗歌 术语,特指非高贵语体的诗句(比如讽刺诗),卡图卢斯《歌集》第 1 首第 4 行就用过这个词指自己的诗作,此外 meditans 也可能暗指创作。如果这 样,后面的事件讽刺意味更强,我们也更容易理解贺拉斯对“牛皮糖”的 敌意,如同中国“满城风雨近重阳”的故事。totus in illis,“完全沉浸其中”, totus 修饰 Ibam 的主语“我”,illis 指 nugarum。

第 3 行 accurrit,“冲我跑来”,Courtney 指出,accurrit 一词方向性非常明 确,不像 occurrit 只是碰巧遇见。quidam notus mihi nomine tantum,“某个 我只知道名字的相识者” ,notus 和与格 mihi 搭配,tantum,“仅仅”。

第 4 行 arreptaque manu,“一把抓住我的手”,Anderson 指出,贺拉斯作品 中这个词的各种形式一共出现过四次,其他三处都形容野兽的凶猛,因此 这个词的暴力感觉为后面的战斗主题埋下了伏笔。Quid agis,“你还好吗”, 古罗马人的常见问候语。dulcissime rerum,“亲爱的朋友”,呼格 dulcissime 受属格 rerum 修饰,此处 rerum 泛指人和事,不限于物,就如同 quidquid hominum(各种人、所有人)中的 quidquid 一样。后面省略了 inquit(他说)。

第 5 行 Suaviter, ut nunc est,“很好,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这都是古罗马 问候时的客套语,没有实质内容,贺拉斯的回答礼貌而疏远。Rudd 注意到, 全诗从头到尾都尽量避免使用第一人称复数,两次不可避免的时候“我们” 也不包括这位“牛皮糖”,从语法的角度表现了贺拉斯竭力不与对方有任何 沾染的厌恶感情。et cupio omnia quae vis,“我希望你(得到)你希望的一 切”,相当于中文“祝你心想事成”,暗示对话结束。

第 6 行 Cum adsectaretur,“由于他(仍然)紧跟我”,显然此时贺拉斯已 开始往前走,试图甩开他,但对方却不知趣,adsectaretur 的前 ad-和重复形态(由 adsequeretur 变来)表现了对方的强烈意图。Numquid vis,“你 不会找我有事吧?”,疑问词 Numquid 表明贺拉斯期待否定的答案。occupo(我抢先说),贺拉斯试图先发制人,让对方知难而退,这个词在军事上有 两个意思,一是占领阵地,二是抢先行动阻止敌人实现意图。At ille…inquit, “可是他说” 。

第 7 行 Noris nos,Noris=Noveris,nos=me,“你一定认识我”,Noveris 的 虚拟式表示潜在可能(你不可能不认识我)。这里,“牛皮糖”既误解了 Numquid vis 的真实含义(阻止而不是鼓励交流),也误解了贺拉斯的反应, 他可能以为贺拉斯只是临时忘记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厌恶他。docti sumus=doctus sum,“我很博学”。doctus 一词带有强烈的诗学意味,它几 乎是卡图卢斯开创的新诗派的标志词,但在新诗派看来,能称为 doctus 的 人寥寥无几,贺拉斯与新诗派的关系比较复杂,但他的部分诗学观念和卡 图卢斯接近,在《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0 首(也就是下一首,本书未收录) 中,贺拉斯讥笑了盲目模仿新诗派却毫无才学的人:neque simius iste / Nil praeter Calvum et doctus cantare Catullum(那只蠢猿 / 只学会了背诵卡尔伍 斯和卡图卢斯)。doctus 一词再次出现(只不过用作动词)。可以想见,此 人的狂妄一定让贺拉斯反胃。Hic ego...inquam,“这时我说”。

第 8 行 Pluris hoc mihi eris,“如果这样,你在我眼中更有分量了”。Pluris 是表示价值的属格,hoc 是表示原因的夺格。8-10 行的一系列历史不定式 突出了贺拉斯的无奈和紧张。Misere discedere quaerens,“凄惨地渴望离 开”,副词 Misere 是口语,普劳图斯和泰伦斯经常使用,不定式 discedere 作现在分词 quaerens 的宾语。discedere 在军事上有“退出战斗”的意思。

第 9 行 ire modo ocius,“有时加快脚步”,ocius,“更快”。interdum consistere, “时不时停下来”,in aurem...puero,“对着奴隶的耳朵”,puero 是与格。

第 10 行 dicere nescio quid,“说了不知些什么”。cum,“与此同时”。sudor ad imos manaret talos,“汗水一直流到我脚踝”。

第 11 行 这句引语是贺拉斯心里所说(aiebam tacitus),但从形式上看又是 对另一个人的呼告(apostrophe),Bolane 是 Bolanus(柏拉努)的呼格,te 是表示感叹的宾格,受 felicem(幸福)修饰,名词属格 cerebri(坏脾气) 和形容词 felicem 配合,表示方面。felicem 有浓厚的史诗色彩。贺拉斯渴 望自己能有火爆的脾气,不用顾及什么礼貌,那样就可摆脱此人了。

第 12 行 quidlibet(随便什么)作 garriret(喋喋不休)的宾语。

第 13 行 vicos 这里指街道,不是乡村。urbem 罗马城。laudaret,“赞美”。 Vt,“由于” 。

第 14 行 illi nil respondebam,“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回答” 。Misere cupis...abire,“你非常想离开”。 

第 15 行 iamdudum video,“我很早就看出来了”。sed nil agis,“但你什么 都做不了”。usque tenebo,“我要一直坚持”。

第 16 行 persequar,“我要跟(你)到底”,前 per-强化了意义。Hinc quo nunc iter est tibi,“现在你要去哪儿”,Hinc,“从这里”,quo,“到哪里”, iter,“旅程” 。Nil opus est te circumagi,“你不用被我拽着到处走”。

第 17 行 quendam...non tibi notum,“某位你不认识的人”,作 volo visere(我 想拜访)的宾语。

第 18 行 trans Tiberim longe,“在台伯河对岸很远的地方”。cubat is,“他躺 着”,意为“卧床不起”。prope Caesaris hortos,“靠近恺撒花园”。恺撒花 园是恺撒留下的一块地产,用作公园。17-18 行显然是贺拉斯临时编出来 的,所以让人感觉信息是一点点挤出来的。

第 19 行 Nil habeo quod agam,“我没事可干”,定语从句 quod agam 修饰 Nil。et non sum piger,“我也不懒”。usque sequar te,“我要一直跟着你”。

第 20 行 Demitto auriculas,“我耷拉下耳朵”。ut iniquae mentis asellus,“像 一只心情阴郁的驴子” ,iniquae mentis 是表示特征的属格。auriculas 和 asellus 的小词形式(diminutive)强化了口语色彩。

第 21 行 cum gravius dorso subiit onus,“当它的背忍受着太重的负担”,dorso 是夺格,和 subiit(忍受)搭配。Incipit ille,“他(又)开始说”。Anderson 指出,incipit 是史诗中表示说话的常见动词。

第 22 行 Si bene me novi,“如果我算有自知之明的话”(他当然没有)。non 和 facies 呼应,non Viscum pluris amicum, non Varium facies,“你不会让维 斯库(Viscus)和瓦里乌斯(Varius)成为(你心目中比我)更有价值的朋 友” ,pluris 是表示价值的属格,和动词 facies 搭配,表示判断。维斯库 (Viscus),贺拉斯和麦凯纳斯的朋友中有一对叫这名字的兄弟,都是文人。 瓦里乌斯(Varius),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6 首第 1 行的注释。此人如 此了解贺拉斯的朋友圈,显然是有备而来。

第 23 行 quis me scribere plures aut citius possit versus,“谁写诗比我更多或 者更快”,scribere(写)和 possit(能)连用,plures(更多)修饰 versus (诗)。此人的写作方式又犯了贺拉斯的忌讳,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4 首 12-18 行。

第 24 行 quis membra movere mollius,“谁能更柔软地舞动肢体”,可知此人会舞蹈,贺拉斯不喜欢舞蹈,参考《讽刺诗集》第 2 部第 1 首 24-25 行。

第 25 行 invideat quod et Hermogenes, ego canto = ego canto quod et Hermogenes invideat,“我唱歌的(水平)甚至海默根尼都会嫉妒”。quod 前省略了指示代词 id。贺拉斯对歌手评价不高,尤其是对海默根尼 (Hermogenes,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3 首 1-19 行)。

第 26 行 Interpellandi locus hic erat,“这是我拦截他的地方(机会)”,贺拉 斯再次试图阻止他继续。Est tibi mater, cognati,“你有母亲和别的亲人吗” 。

第 27 行 quis te salvo est opus,quis=quibus,与格表示影响对象,夺格 salvo (平安)修饰 te,两个夺格词都和 est opus(有必要)搭配,“对他们而言, 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对于贺拉斯问话的含义,学术界存在争议。某种形式 的威胁肯定隐含其中,但性质是什么,难以确定。Wickham 的理解是,贺 拉斯的文句充满反讽,“你这么多才多艺,这么完美,但完美的人总是招致 命运的嫉恨,所以比别人面临更大的危险,你的家人一定很担心吧?” Morris 等人认为,此时贺拉斯正在心里盘算一个可以吓退此人的方法,很 可能说他要去看望的朋友身染瘟疫,可能给他带来生命危险,让他为了家人,不要贸然前往。Anderson 从史诗传统的角度看,发现贺拉斯的话很像 一个假装强大的敌人向对手发出的威胁。Haud mihi quisquam,“我没有家 人”。威胁没有奏效。

第 28 行 omnes composui,“我把他们都安葬了”。28-34 行显然不是对话 的一部分,而是贺拉斯对观众(读者)的旁白。Felices,“他们(指此人的 家人)真幸运”,宾格表示感叹。Nunc ego resto,“现在只剩下我了”。

第 29 行 confice,命令式,“干掉我吧”,贺拉斯在心中对“牛皮糖”说。 namque,“因为”。instat fatum mihi triste,“晦暗的命运离我已经近在咫尺”。 instat 和与格 mihi 搭配,表示带着威胁性地靠近。在生命的关键时刻突然 记起或理解某个关于自己命运的预言,是西方文学传统中的熟悉场景,著名的例子是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王和莎士比亚笔下的麦克白。 Sabella 是 Sabina 的小词形式,修饰 anus,“一位萨宾的老婆子”,巫术和迷信在萨宾山民间很流行。

第 30 行 quod 引导 Sabella...urna 这个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fatum(命运)。 puero cecinit,“对着尚是小男孩(的我)唱过”。divina mota...urna,独立夺 格,divina 修饰 urna,“摇晃占卜的瓮(里面装着不同的签)” 。

第 31 行 31-34 行史诗体风格,模仿神谕的传统语言,这个场景让人想起 卡图卢斯《歌集》第 64 首中命运女神关于阿喀琉斯命运的吟唱。如果此诗 影射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的对决,贺拉斯恰好就是阿喀琉斯。Hunc(这位, 指贺拉斯)作 auferet(带走、杀死)的宾语。dira venena,“可怕的毒药”。 hosticus...ensis,“敌人的剑”。dira 和 ensis 都是典型的史诗词汇。 

第 32 行 laterum dolor,字面意思是“两胁的疼痛”,“胸膜炎”,Orelli 提 到,按照西塞罗的说法,克拉苏死于胸膜炎。tussis,“咳嗽”。tarda podagra, “让人行走不便的痛风” ,tarda 原义为“缓慢”。podagra 曾出现于卡图卢 斯《歌集》第 71 首。

第 33 行 garrulus(一位饶舌者)置于行首表示强调。hunc...consumet,“将 消灭他” 。quando...cumque=quandocumque,是插词法(tmesis)。loquaces (多言者)作 vitet(他要避开)的宾语。

第 34 行 si sapiat,“如果他有智慧”,simul atque adoleverit aetas,“他一成 人”。adoleverit,“成熟”,主语是 aetas(年纪)。

第 35 行 Ventum erat ad Vestae,“到了维斯塔神庙”,这里贺拉斯似乎刻意 用了无人称形态 Ventum erat(有一个到达),而不用 Venimus(我们到达), 表达他即使在词的层面也不愿和对方有任何关联。属格 Vestae 后面省略了 templum(神庙)。quarta iam parte diei praeterita,独立夺格,“白天的第四 部分过去了”,大概十点左右。

第 36 行 casu tum,“碰巧这时”。respondere vadato debebat,respondere 是 法律术语,表示“出庭”,和 debebat(他应该)连用,vadato 是 vador(接 受保证金)的过去分词。有些注者把 vadato 理解为无人称绝对夺格,意为 “已经付过保证金”,有些注者则把 vadato 理解为 vadatus(原告)的与格。 在古罗马,保证金由被告直接交给原告,如果被告不能按时出庭,原告可 以向法庭起诉,将保证金收归己有,当然如果官司胜算很大,更常见的做 法是抢在即将到期前强迫被告出庭。这里,“牛皮糖”显然是被告,并且已 经交了保证金,古罗马原告和被告去见司法官前,一般会约定在某个公共 地点会合,在这首诗里,会合点就是维斯塔神庙。

第 37 行 quod ni fecisset,quod 是关系代词,“此事如果他不做”,perdere litem,“他就会输掉官司” ,perdere 用不定式是因为省掉了隐含的 inquit 之 类的动词。

第 38 行 Si me amas,“如果你爱我”,“如果你当我是朋友”。paulum hic ades, “在这件事上帮点忙”,hic,“这里” ,ades 是法律术语,指以证人或顾问 身份出庭帮助朋友。Inteream,“让我去死吧!”,表达强烈的否定语气。

第 39 行 valeo=possum(能够)。关于 stare, Morris 等人认为就是它的本 义“站”,罗马法庭上,被告、原告和证人都站着,审判可能持续很长,如 果这样,贺拉斯的借口是身体吃不消。Orelli 等人把它解释为“出庭”,呼 应上一行的 ades,贺拉斯的意思是受不了庭审那一套。novi civilia iura,“懂 得民法”。如前面所说,贺拉斯熟知法律,stare 作后一种理解仍是借口。 

第 40 行 et propero quo scis,“而且,我正赶往你知道的地方”。Dubius sum quid faciam,“我不知道该怎么做”。dubius,“犹豫的”。

第 41 行 ne...an,表示选择,tene relinquam an rem,“是不管你还是不管我 的案子”。Me, sodes,“请(别管)我” 。Non faciam,“我不会的”。

第 42 行 praecedere coepit,“他开始领着我走”。praecedere,“走在前面”, 仿佛领着俘虏一样。ut,“因为”。contendere durum est cum victore,“和胜 利者争斗是很难的”。contendere(争斗)和 victore(胜利者、征服者)有 浓厚的军事色彩,也激活了 praecedere 的军事联想。

第 43 行 sequor,“我跟随”。至此战斗胜负已定,贺拉斯似乎只能听天由 命了。Maecenas quomodo tecum,“麦凯纳斯和你(关系)怎么样”。敌人 透露了真实用意,俘虏贺拉斯不是目的,目的是他背后的大人物。这自然 是贺拉斯憎恶的问题之一。

第 44 行 hinc repetit,“他又从这里开始问”。贺拉斯抓住机会反唇相讥, 用 paucorum hominum(朋友很少)和 mentis bene sanae(见识很高)两个 属格结构概括了麦凯纳斯的特征。这两个短语的针对性很强,“你想攀附 他?他的圈子很小,你挤不进去;他的眼光很高,看不上你。”贺拉斯没有 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是想用这些话堵住他的嘴。多数版本都把这句话划 到了下一段引语中,既与“牛皮糖”的见识不符,也让第 45 行成为描述麦 凯纳斯的话,然而,贺拉斯一贯反感别人把麦凯纳斯对他的赏识归于运气 (《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6 首) ,“牛皮糖”如此形容贺拉斯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我赞同 Courtney 的意见,将第 44 行这句话独立出来,作为贺拉斯的 答话。

第 45 行 Nemo dexterius fortuna est usus,“没有人(比你,指贺拉斯)更熟 练地利用运气”,显然此人也把偶然遇见贺拉斯视为运气,所以绝不放手。 Nemo 是主语,fortuna 是夺格,与 est usus 搭配。Haberes(你会有)的虚 拟式与第 47 行 si 从句的假设(其实是要求)呼应。

第 46 行 magnum adiutorem,“一个重要的助手”,在军事领域 adiutorem 指 副官。作为胜利者的饶舌家伙竟然屈尊做失败者贺拉斯的副手,似乎令人 惊讶,但他的真实目的却是借助他结识麦凯纳斯往上爬。qui 引导带目的 意味的定语从句,posset qui ferre secundas(partes) ,“他可以扮演配角”。

第 47 行 hunc hominem(眼下这人,意为“我”) 。velles si tradere,“如果 你愿意引荐(给他)”。dispeream(让我死吧)和 ni(如果不)连用表达强 烈语气,相当于“我发誓”,参考卡图卢斯《歌集》第 92 首第 2 行。

第 48 行 summosses(=summovisses)omnes,“你已经扫清所有人(的阻碍)” 。 “牛皮糖”把麦凯纳斯圈内人的关系理解为纯粹的竞争关系,他认为, 贺拉斯能得到麦凯纳斯的青睐,一定是把其他人踩下去了。此时贺拉斯觉 得必须砸碎对方的幻想,他用真诚的口气描述了他所理解的真相。Non isto...quo tu rere modo,“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方式”,quo 的夺格是受到 modo 的吸引,后者和附属词一起修饰 vivimus(我们生活),rere 是 reor(想) 的第二人称单数。illic,“那里(在那个圈子里) ”。

第 49 行 domus hac nec purior ulla est,“没有任何比这更纯洁的门户”,夺 格 hac(这个)和比较级 purior 搭配。

第 50 行 nec magis his aliena malis,“也没有比它更远离这样的邪行”。aliena 修饰 domus(家),意为“与……格格不入”,his...malis 是与格,his(这些) 明显针对“牛皮糖”,贺拉斯认为互相倾轧式的竞争是一种邪行。nil mi officit,“丝毫不妨碍我”,主语是 quia 从句表达的内容,名词 nil 相当于程 度副词。inquam,“我告诉你”,是直接引语的一部分,表示强调。

第 51 行 ditior hic aut est quia doctior=quia hic ditior aut doctior est,“因为这 人比我更有钱或更博学”,典型的换序法(hyperbaton),突出了首尾的两个 形容词。贺拉斯强调了圈子成员之间的平等关系,doctior 明显针对“牛皮 糖”所夸口的 doctus。est locus uni cuique suus,“每个人(uni cuique)都有 属于自己的位置(locus suus) ”。这部分强调了这个圈子的自由氛围,让每 个人都如鱼得水。

第 52 行 Magnum narras,“你说的话太大”,vix credibile,“让人难以置信”。 对方认为贺拉斯是夸大其词。Atqui sic habet,“可是事情就是这样”。

第 53 行 Accendis,“你点燃了(我的欲望)”,从军事意义理解,accendis 可表示激发斗志,贺拉斯的反击不仅没让对方就范,反而提高了他的“士气”。quare cupiam magis illi proximus esse,“我(反而)因此更渴望接近他 (指麦凯纳斯)了”。与格 illi(他)和 proximus(邻近)搭配。

第 54 行 贺拉斯无计可施,只好又说了一些反讽的话。Velis tantummodo, “只要你愿意”。quae tua virtus,quae 是形容词(如此),后面省略了 est, “你有如此的优秀品质” ,expugnabis,“你会成功” 。virtus 和 expugnabis 都有军事色彩,前者指战斗的勇猛,后者指靠强力攻占或击败。

第 55 行 est qui vinci possit,“他是能够被征服的”,eo,“因为这个缘故”。

第 56 行 difficiles aditus primos habet,“他让初的通道变得很困难”, difficiles 作 aditus primos 的宾补。这里,贺拉斯把麦凯纳斯比作一个要塞, 把对方比作需要克服险阻,准备靠勇力夺下要塞的军队。Haud mihi dero, “我什么(品质)也不缺”,对方没听出反讽,称自己具备赢得麦凯纳斯垂青的所有素质,只缺接近的机会。

第 57 行 muneribus servos corrumpam,“我要用礼物收买(他的)奴隶”, muneribus 是工具夺格,和 corrumpam(贿赂)搭配。non...desistam,“我 不会放弃”。hodie si exclusus fuero,“如果今天我被拒之门外” ,Courtney 指出,相对于用更常见的 ero 来表示将来完成时,本身就是将来完成时的 fuero 包含了此状态(exclusus)不会延续的意味,暗示“牛皮糖”有信心。 exclusus 此处唤起了一幅城门紧闭的画面。

第 58 行 tempora quaeram,“我会寻找时间(机会) ”。

第 59 行 occurram in triviis,“我会在路上去见他” ,triviis 指三条路交会的 地方,公共场所。deducam,“我会跟随他外出”,deducere 此处专指门客陪 同重要人物从家里去其他地方。sine magno…labore,“没有艰辛的努力”。

第 60 行 Nil…vita...dedit mortalibus,“生活不会给凡人任何东西”。这是“牛 皮糖”的励志格言,dedit 用的是格言现在完成时(gnomic perfect),表达真理。此处“牛皮糖”的严肃令人喷饭,Heinze 指出,这句话译自古希腊 的一句神谕格言(ouden aneu kamatou pelei andrasin eupetes ergon) 。“牛皮糖”显然歪曲了它的含义,将它变成了自己趋炎附势行为的辩护词。Haec dum agit,“当他说这些时”。ecce,“瞧!”,这个词体现了贺拉斯绝处逢生的惊喜。

第 61 行 Fuscus Aristius occurrit,“弗斯库·阿里斯丢从对面走来”,弗斯库也是麦凯纳斯圈子的成员。mihi carus(我喜欢的)修饰 Fuscus。

第 62 行 illum qui pulchre nosset,qui 从句也修饰 Fuscus,“他也属于熟悉 那家伙的人” ,pulchre=bene,表示程度,nosset=novisset,这里的 nosset 属于表示一类人特征的虚拟式。consistimus,“我们站在一起”, “我们”指 贺拉斯和弗斯库。Unde venis et quo tendis,“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第 63 行 rogat et respondet,“他问我,我问他”。他回答(respondet)是因 为“我”也问他了,问答几乎同时进行。Vellere(扯)和 pressare(反复按) 都与 coepi(我开始)搭配。Vellere 显然是扯托加袍。

第 64 行 pressare manu lentissima brachia,“用手按他的胳膊,(但他的胳膊) 却毫无反应” 。lentissima 包含转折意味。nutans,“点头”。

第 65 行 distorquens oculos,“挤眉弄眼”。贺拉斯用尽了所有的肢体语言来 暗示朋友。ut me eriperet,目的状语从句,“好让他把我劫走” 。eriperet 正 是《伊利亚特》中阿波罗救走赫克托耳的方式。Male salsus,“残忍地捉弄 我” ,salsus 原义是“诙谐幽默”,这里意为故意看朋友的笑话。他既然熟 知“牛皮糖”,又有贺拉斯的暗示,自然能理解朋友的窘境。 

第 66 行 ridens,“笑着” 。dissimulare(掩饰、假装没注意到),历史不定 式,主语是弗斯库。meum iecur urere bilis,“胆汁燃烧着我的肝”,“我怒 火中烧”。bilis(胆汁)在西方文化中代表着怒气。urere 也是历史不定式。

第 67 行 身体暗示没有奏效,贺拉斯又诉诸语言暗示。Certe,“肯定(你 应该没忘吧) ”。nescio quid(不知道什么)作 velle loqui(想说)的宾语, 主语是 te(你)。secreto,“秘密地”。mecum(和我)也属于这个不定式结 构,整个不定式都作 aiebas(你总说)的宾语。

第 68 行 Memini bene,“我清楚地记得”。sed meliore tempore dicam,“但 我会在更好的时间告诉你”。

第 69 行 hodie tricesima sabbata,“今天是第三十个安息日” ,tricesima sabbata 很可能是弗斯库信口胡诌的,但学者们还是提供了多种解释。(1) 古罗马注者提出,两个词是同位语关系,tricesima 指一个月的第 30 天, sabbata 泛指犹太人的宗教圣日,两个词合起来指新月出现的日子。(2) tricesima 修饰 sabbata,指逾越节,因为从犹太历法年初算起,过三十个星 期左右就是逾越节。(3)Orelli 等人认为,这个说法指犹太人的住棚节或 者赎罪日。vin(=visne)tu,“你想”。

第 70 行 curtis Iudaeis oppedere,“冒犯行了割礼的犹太人”。curtis Iudaeis 是与格,curtis 指身体某部分残缺,这里指犹太男子的割礼。Nulla mihi...relligio est,“我没有任何宗教忌讳”。

第 71 行 At mi,“可是我有”。sum paulo infirmior,“我有点软弱(指怕冒 犯别人)”,unus multorum,“许多人中的一个”,“一个庸人”,作 sum 主语 “我”的同位语。

第 72 行 Ignosces,“请你原谅我”。alias loquar,“我改天再说” 。 Huncine=huncce+ne,huncce 是 hicce(hic 的强化形式)的宾格,-ne 在人 称和指示代词后面表示强调。Huncine solem,“今天的太阳”,作主语。

第 73 行 tam nigrum surrexe mihi,“竟对我如此黑暗地升起”,tam nirgum 修饰 solem,surrexe=surrexisse,“升起”。不定式表示感叹,“我今天的运 气如此悲惨! ” Fugit improbus,“那个可耻的人(指弗斯库)逃跑了”。

第 74 行 me sub cultro linquit,“把我留在了下” ,sub cultro 常用来描绘 待宰杀的牺牲,但和前面的 Fugit 一起也能激活军事联想,同盟军逃跑了, 让贺拉斯独自面对敌人的屠杀。Casu venit obvius illi adversarius,“碰巧对 面走来了他(指“牛皮糖”)的对手”。这里的 Casu(碰巧)显然呼应第 36 行的 casu,回到了前面的法律问题,obvius,“对面”,adversarius(敌人) 指原告,正所谓冤家路窄。 

第 75 行 Quo tu, turpissime,“你往哪儿去,混账东西”,高级 turpissime (恶心的)作呼格名词。magna inclamat voce,“他高声吼道”,原告见被 告没有按时出现在约定的地点,决定采取强制措施了。

第 76 行 licet antestari,“你愿意为我作证吗”,Marurek 告诉我们,antestari 是古罗马《十二铜表法》中要求人出庭作证的术语。这话是对贺拉斯说的。

第 77 行 Ego vero oppono auriculam,“我当然把耳朵尖凑了过去”。古罗马 的旁观者如果同意出庭作证,需要让诉讼者碰自己的耳朵尖。贺拉斯的这 个动作表明他已经答应。以他国库文书的官方身份,拒绝出庭作证有不尊 重法律之嫌,他只好答应。Rapit in ius,“他(指原告)拽着(他)去了法 庭”,Rapit 也呼应第 4 行 arrepta 的暴力动作,如果说贺拉斯当了被告的俘 虏,现在被告也当了原告的俘虏。clamor utrimque,“两边都是喧嚷声”, 指旁观者的骚动。

第 78 行 undique concursus,“四处都有人涌来(看热闹)”。Sic me servavit Apollo,“阿波罗就这样救了我”,不无苦涩的自嘲。 

我在圣道上溜达,和平素一样,推敲
几句无聊的歪诗,浑然忘记了周遭:
猛然间,一个只知道名字的家伙冲过来,
逮住我的手,“近来怎样,我的好兄台?”
“眼下还不错,”我说,“愿你也一切顺心。”5
他仍紧跟我,“还有事吗?”我先发制人。
“你认识我的,”他说,“我很有才。 ”“真荣幸, ”
我答道。可怜的我,徒然想逃出险境,
时而疾走一阵,时而停下来,在小厮
耳朵里胡乱咕哝,汗涔涔,一路流至10
我的脚踝。“柏拉努啊,脾气火爆是多么
幸福!”我暗自叹道,任此人叽叽咕咕
称颂每一条街道和这座伟大的名都。
见我始终不开口,“你巴望溜掉,”他说,
“我早明白了。做梦!我会一直跟着你,15
永远,懂吗?你现在是去哪儿?”“何必
被我拽着走呢?我要见的人你不认识,
他病了,住台伯河那边,靠近恺撒花园。”
“反正我闲着,腿脚也勤快,正好做伴。”
我耷拉着耳朵,如一头心怀怨恨的驴,20
驮着不堪忍受的重负。这时他又说:
“我若有自知之明,你就不该稀罕
维斯库、瓦里乌斯之流,谁写诗比我多?
比我快?谁跳舞柔美赛过我的身段?
至于我的歌喉,海默根尼都会嫉妒。 ”25
拦截的机会到了:“你总有母亲或者
别的家人担心你的健康吧?”“没了,
都埋了。”幸福的死者!现在就剩我了,
干掉我吧,悲惨的命运即将应验,女巫
曾在我幼年时摇着占卜的瓮如此歌吟:30
“他不会死于毒药,也不会在剑下丧身,
胸膜炎、咳嗽和痛风都无法让他殒命,
饶舌者却会是他的终结者。他若知谨慎,
一旦成年,千万避开喋喋不休之人。 ”
到了维斯塔神庙,大约已过十点钟,35
碰巧他付过保证金,今天正好要出庭,
如果不去,他的官司就输定了。他说,
“够朋友,你就陪我一会儿。”“苍天作证,
我身体太弱,是彻头彻尾的法盲,再说,
还要去看病人呢。”“我该怎么办?”他沉吟,40
“不管你还是不管案子?”“不管我。”“休想!”
他开始领着我走,怎敢挑战胜利者?我只好
跟在后面。“麦凯纳斯和你关系怎样?”
他问。“他这人,朋友很少,心气很高。”
“没人比你更善于利用运气。你会有45
一位重要的帮手,一位扮配角的朋友,
如果你肯引荐在下。我敢打赌,你已经
挤掉了所有人。”“你想象不出我们如何
对待彼此,再没有别的门庭那么干净,
那么憎恶这样的倾轧。谁的钱更多,50
谁的才华更高,都不妨碍我,每个人
都有自己的位置。”“真是闻所未闻! ”
“可事实如此。”“你让我斗志更旺,更想
接近他了。”“只要你愿意,你如此勇壮,
定能攻取目标,他知道自己可以被征服,55
才设下这许多险阻。 ”“是的,我样样杰出。
我要收买他的奴隶,如果今天我被
拒之门外,我绝不放弃,我会等待机会,
我会在路口迎候他,跟随他。不忍受辛劳,
人生怎会有收获!”他这么唠叨时,瞧!60
弗斯库迎面走来,他是我密友,也了解
这家伙的习性。我们停下脚步。“从哪儿来,
到哪儿去?”一番问候。我扯他的衣袖,
按他的胳膊,他没反应。我不停点头,
挤眉弄眼,盼着他救我走。这个淘气包65
摆着无辜的笑容。我的胆汁在燃烧。
“你总说要跟我聊什么秘密,你没忘吧?”
“我记得很清楚,不过,改天再说行吗?
今天是第三十个安息日,你不会想开罪
割了包皮的犹太人吧?”“我没什么忌讳,70
我不信神。”“可是我信,我有点软弱,
俗人一个。抱歉,以后再聊。”啊,为何
今天的阳光如此晦暗!无耻者逃走啦,
把我留在下。正在此时,那人的冤家
拦住了去路,大吼一声,“哪儿去,混蛋?”75
然后问,“你愿当证人吗?”我把耳朵尖
凑向他。他拽着被告往前,人们喧嚷着,
从各处涌来。阿波罗就是这样救了我。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