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um 2. 3

‘Sic raro scribis, ut toto non quater anno
membranam poscas, scriptorum quaeque retexens,
iratus tibi, quod, vini somnique benignus,
nil dignum sermone canas. Quid fiet? At ipsis
Saturnalibus huc fugisti. Sobrius ergo5
dic aliquid dignum promissis! Incipe! Nil est.
culpantur frustra calami, immeritusque laborat
iratis natus paries dis atque poetis.
Atqui voltus erat multa et praeclara minantis,
si vacuum tepido cepisset villula tecto.10
Quorsum pertinuit stipare Platona Menandro,
Eupolin, Archilochum, comites educere tantos?
Invidiam placare paras virtute relicta?
Contemnere, miser! Vitanda est improba Siren
desidia, aut quidquid vita meliore parasti15
ponendum aequo animo.’ Di te, Damasippe, deaeque
verum ob consilium donent—tonsore. Sed unde
tam bene me nosti? ‘Postquam omnis res mea Ianum
ad medium fracta est, aliena negotia curo,
excussus propriis. Olim nam quaerere amabam,20
quo vafer ille pedes lavisset Sisyphus aere,
quid sculptum infabre, quid fusum durius esset;
callidus huic signo ponebam milia centum;
hortos egregiasque domos mercarier unus
cum lucro noram; unde frequentia Mercuriale25
imposuere mihi cognomen compita.’ Novi,
et miror morbi purgatum te illius. ‘Atqui
emovit veterem mire novus, ut solet, in cor
traiecto lateris miseri capitisve dolore,
ut lethargicus hic cum fit pugil et medicum urget.’30
Dum ne quid simile huic, esto ut libet. ‘O bone, ne te
frustrere; insanis et tu stultique prope omnes,
si quid Stertinius veri crepat, unde ego mira
descripsi docilis praecepta haec, tempore quo me
solatus iussit sapientem pascere barbam35
atque a Fabricio non tristem ponte reverti.
Nam, male re gesta cum vellem mittere operto
me capite in flumen, dexter stetit et “cave faxis
te quicquam indignum! Pudor” inquit “te malus angit,
insanos qui inter vereare insanus haberi.40
Primum nam inquiram, quid sit furere: hoc si erit in te solo,
nil verbi, pereas quin fortiter, addam.
Quem mala stultitia et quemcumque inscitia veri
caecum agit, insanum Chrysippi porticus et grex
autumat. Haec populos, haec magnos formula reges,45
excepto sapiente, tenet. Nunc accipe, quare
desipiant omnes aeque ac tu, qui tibi nomen
insano posuere. Velut silvis, ubi passim
palantes error certo de tramite pellit,
ille sinistrorsum, hic dextrorsum abit, unus utrique50
error, sed variis illudit partibus: hoc te
crede modo insanum, nihilo ut sapientior ille,
qui te deridet, caudam trahat. Est genus unum
stultitiae nihilum metuenda timentis, ut ignes,
ut rupes fluviosque in campo obstare queratur;55
alterum et huic varum et nihilo sapientius ignes
per medios fluviosque ruentis: clamet amica
mater, honesta soror, cum cognatis, pater, uxor,
‘Hic fossa est ingens, hic rupes maxima, serva!’
non magis audierit quam Fufius ebrius olim,60
cum Ilionam edormit, Catienis mille ducentis
‘Mater, te appello’ clamantibus. Huic ego volgus
errori similem cunctum insanire docebo.
Insanit veteres statuas Damasippus emendo:
integer est mentis Damasippi creditor? Esto.65
‘Accipe quod numquam reddas mihi’ si tibi dicam,
tune insanus eris, si acceperis? an magis excors
reiecta praeda, quam praesens Mercurius fert?
Scribe decem a Nerio; non est satis; adde Cicutae
nodosi tabulas centum, mille adde catenas:70
effugiet tamen haec sceleratus vincula Proteus.
Cum rapies in ius malis ridentem alienis,
fiet aper, modo avis, modo saxum et, cum volet, arbor.
Si male rem gerere insani est, contra bene sani,
putidius multo cerebrum est, mihi crede, Perelli75
dictantis quod tu numquam rescribere possis.
Audire atque togam iubeo componere, quisquis
ambitione mala aut argenti pallet amore,
quisquis luxuria tristive superstitione
aut alio mentis morbo calet; huc propius me,80
dum doceo insanire omnes vos ordine, adite.
Danda est ellebori multo pars maxima avaris;
nescio an Anticyram ratio illis destinet omnem.
Heredes Staberi summam incidere sepulcro,
ni sic fecissent, gladiatorum dare centum85
damnati populo paria atque epulum arbitrio Arri,
frumenti quantum metit Africa. ‘Sive ego prave
seu recte hoc volui, ne sis patruus mihi.’ Credo
hoc Staberi prudentem animum vidisse. ‘Quid ergo
sensit, cum summam patrimoni insculpere saxo90
heredes voluit? ’ Quoad vixit, credidit ingens
pauperiem vitium et cavit nihil acrius, ut, si
forte minus locuples uno quadrante perisset,
ipse videretur sibi nequior; omnes enim res,
virtus, fama, decus, divina humanaque pulchris95
divitiis parent; quas qui construxerit, ille
clarus erit, fortis, iustus. Sapiensne? Etiam, et rex,
et quidquid volet. Hoc, veluti virtute paratum
speravit magnae laudi fore. Quid simile isti
Graecus Aristippus? Qui servos proicere aurum100
in media iussit Libya, quia tardius irent
propter onus segnes. Vter est insanior horum?
Nil agit exemplum, litem quod lite resolvit.
Si quis emat citharas, emptas comportet in unum,
nec studio citharae nec musae deditus ulli,105
si scalpra et formas non sutor, nautica vela
aversus mercaturis, delirus et amens
undique dicatur merito. Qui discrepat istis
qui nummos aurumque recondit, nescius uti
compositis, metuensque velut contingere sacrum?110
Si quis ad ingentem frumenti semper acervum
porrectus vigilet cum longo fuste, neque illinc
audeat esuriens dominus contingere granum,
ac potius foliis parcus vescatur amaris;
si positis intus Chii veterisque Falerni115
mille cadis—nihil est: tercentum milibus—acre
potet acetum; age, si et stramentis incubet, unde-
octoginta annos natus, cui stragula vestis,
blattarum ac tinearum epulae, putrescat in arca:
nimirum insanus paucis videatur, eo quod120
maxima pars hominum morbo iactatur eodem.
Filius aut etiam haec libertus ut ebibat heres,
dis inimice senex, custodis? Ne tibi desit?
Quantulum enim summae curtabit quisque dierum,
unguere si caules oleo meliore caputque125
coeperis impexa foedum porrigine? Quare,
si quidvis satis est, peiuras, surripis, aufers
undique? Tun’ sanus? Populum si caedere saxis
incipias servosve tuos quos aere pararis,
insanum te omnes pueri clamentque puellae:130
cum laqueo uxorem interimis matremque veneno,
incolumi capite es? Quid enim? Neque tu hoc facis Argis,
nec ferro ut demens genetricem occidis Orestes.
An tu reris eum occisa insanisse parente,
ac non ante malis dementem actum Furiis quam135
in matris iugulo ferrum tepefecit acutum?
Quin, ex quo est habitus male tutae mentis Orestes,
nil sane fecit quod tu reprehendere possis:
non Pyladen ferro violare aususve sororem
Electran, tantum maledicit utrique, vocando140
hanc Furiam, hunc aliud, iussit quod splendida bilis.
Pauper Opimius argenti positi intus et auri,
qui Veientanum festis potare diebus
Campana solitus trulla vappamque profestis,
quondam lethargo grandi est oppressus, ut heres145
iam circum loculos et claves laetus ovansque
curreret. Hunc medicus multum celer atque fidelis
excitat hoc pacto: mensam poni iubet atque
effundi saccos nummorum, accedere plures
ad numerandum; hominem sic erigit. Addit et illud,150
‘Ni tua custodis, avidus iam haec auferet heres.’
‘Men’ vivo?’ ‘Vt vivas, igitur, vigila, hoc age.’ ‘Quid vis?’
‘Deficient inopem venae te, ni cibus atque
ingens accedit stomacho fultura ruenti.
Tu cessas? Agedum, sume hoc ptisanarium oryzae.’155
‘Quanti emptae?’ ‘Parvo.’ ‘Quanti, ergo?’ ‘Octussibus.’ ‘Eheu!
Quid refert, morbo an furtis pereamque rapinis?’
Quisnam igitur sanus? Qui non stultus. Quid avarus?
Stultus et insanus. Quid, si quis non sit avarus,
continuo sanus? Minime. Cur, Stoice? Dicam.160
Non est cardiacus (Craterum dixisse putato)
hic aeger. Recte est igitur surgetque? Negabit,
quod latus aut renes morbo temptentur acuto.
Non est periurus neque sordidus: immolet aequis
hic porcum Laribus; verum ambitiosus et audax:165
naviget Anticyram. Quid enim differt, barathrone
dones quidquid habes, an numquam utare paratis?
Servius Oppidius Canusi duo praedia, dives
antiquo censu, gnatis divisse duobus
fertur, et hoc moriens pueris dixisse vocatis170
ad lectum: ‘Postquam te talos, Aule, nucesque
ferre sinu laxo, donare et ludere vidi,
te, Tiberi, numerare, cavis abscondere tristem,
extimui, ne vos ageret vesania discors,
tu Nomentanum, tu ne sequerere Cicutam.175
Quare per divos oratus uterque Penates
tu cave ne minuas, tu ne maius facias id
quod satis esse putat pater et natura coercet.
Praeterea ne vos titillet gloria, iure
iurando obstringam ambo: uter aedilis fueritve180
vestrum praetor, is intestabilis et sacer esto.
In cicere atque faba bona tu perdasque lupinis,
latus ut in Circo spatiere et aeneus ut stes,
nudus agris, nudus nummis, insane, paternis?
Scilicet ut plausus, quos fert Agrippa, feras tu,185
astuta ingenuum volpes imitata leonem!’
‘Ne quis humasse velit Aiacem, Atrida, vetas cur?’
‘Rex sum.’ ‘Nil ultra quaero plebeius.’ ‘Et aequam
rem imperito; ac si cui videor non iustus, inulto
dicere quod sentit permitto.’ ‘Maxime regum,190
di tibi dent capta classem redducere Troia!
Ergo consulere et mox respondere licebit?’
‘Consule.’ ‘Cur Aiax, heros ab Achille secundus,
putescit, totiens servatis clarus Achivis?
Gaudeat ut populus Priami Priamusque inhumato,195
per quem tot iuvenes patrio caruere sepulcro?’
‘Mille ovium insanus morti dedit, inclutum Vlixen
et Menelaum una mecum se occidere clamans.’
‘Tu, cum pro vitula statuis dulcem Aulide gnatam
ante aras spargisque mola caput, improbe, salsa,200
rectum animi servas?’ ‘Quorsum?’ ‘Insanus quid enim Aiax
fecit, cum stravit ferro pecus? Abstinuit vim
uxore et gnato; mala multa precatus Atridis,
non ille aut Teucrum aut ipsum violavit Ulixen.’
‘Verum ego, ut haerentes adverso litore naves205
eriperem, prudens placavi sanguine divos.’
‘Nempe tuo, furiose.’ ‘Meo, sed non furiosus.’
Qui species alias veri scelerisque tumultu
permixtas capiet, commotus habebitur, atque
stultitiane erret nihilum distabit an ira.210
Aiax immeritos cum occidit desipit agnos:
cum prudens scelus ob titulos admittis inanes,
stas animo, et purum est vitio tibi, cum tumidum est, cor?
Si quis lectica nitidam gestare amet agnam,
huic vestem, ut gnatae, paret, ancillas paret, aurum,215
Rufam aut Pusillam appellet, fortique marito
destinet uxorem, interdicto huic omne adimat ius
praetor, et ad sanos abeat tutela propinquos.
Quid? Si quis gnatam pro muta devovet agna,
integer est animi? Ne dixeris. Ergo ubi prava220
stultitia, hic summa est insania; qui sceleratus,
et furiosus erit; quem cepit vitrea fama,
hunc circumtonuit gaudens Bellona cruentis.
Nunc age, luxuriam et Nomentanum arripe mecum;
vincet enim stultos ratio insanire nepotes.225
Hic simul accepit patrimoni mille talenta,
edicit, piscator uti, pomarius, auceps,
unguentarius, ac Tusci turba impia vici,
cum scurris fartor, cum Velabro omne macellum
mane domum veniant. Quid tum? Venere frequentes.230
Verba facit leno: ‘Quidquid mihi, quidquid et horum
cuique domi est, id crede tuum, et vel nunc pete vel cras.’
Accipe quid contra haec iuvenis responderit aequus:
‘In nive Lucana dormis ocreatus, ut aprum
cenem ego; tu pisces hiberno ex aequore verris;235
segnis ego, indignus qui tantum possideam; aufer!
Sume tibi deciens; tibi tantundem; tibi triplex,
unde uxor media currit de nocte vocata.’
Filius Aesopi detractam ex aure Metellae,
scilicet ut deciens solidum absorberet, aceto240
diluit insignem bacam: qui sanior ac si
illud idem in rapidum flumen iaceretve cloacam?
Quinti progenies Arri, par nobile fratrum
nequitia et nugis pravorum et amore gemellum,
luscinias soliti impenso prandere coemptas,245
quorsum abeant? Sanin’ creta, an carbone notandi?
Aedificare casas, plostello adiungere mures,
ludere par impar, equitare in harundine longa,
si quem delectet barbatum, amentia verset.
Si puerilius his ratio esse evincet amare,250
nec quicquam differre utrumne in pulvere, trimus
quale prius, ludas opus, an meretricis amore
sollicitus plores, quaero, faciasne quod olim
mutatus Polemon, ponas insignia morbi,
fasciolas, cubital, focalia, potus ut ille255
dicitur ex collo furtim carpsisse coronas,
postquam est impransi correptus voce magistri?
Porrigis irato puero cum poma, recusat:
‘Sume, catelle!’ negat; si non des, optet: amator
exclusus qui distat, agit ubi secum eat an non,260
quo rediturus erat non arcessitus, et haeret
invisis foribus? ‘Nec nunc, cum me vocet ultro,
accedam, an potius mediter finire dolores?
Exclusit; revocat: redeam? Non, si obsecret.’ Ecce
servus, non paulo sapientior: ‘O ere, quae res265
nec modum habet neque consilium, ratione modoque
tractari non volt. In amore haec sunt mala, bellum,
pax rursum: haec si quis tempestatis prope ritu
mobilia et caeca fluitantia sorte laboret
reddere certa sibi, nihilo plus explicet ac si270
insanire paret certa ratione modoque.’
Quid? Cum, Picenis excerpens semina pomis,
gaudes si cameram percusti forte, penes te es?
Quid? Cum balba feris annoso verba palato,
aedificante casas qui sanior? Adde cruorem275
stultitiae, atque ignem gladio scrutare. Modo, inquam,
Hellade percussa Marius cum praecipitat se,
cerritus fuit? An commotae crimine mentis
absolves hominem, et sceleris damnabis eundem,
ex more imponens cognata vocabula rebus?280
Libertinus erat, qui circum compita siccus
lautis mane senex manibus currebat et ‘Vnum’
(‘quid tam magnum?’ addens), ‘unum me surpite morti,
dis etenim facile est!’ orabat; sanus utrisque
auribus atque oculis; mentem, nisi litigiosus,285
exciperet dominus cum venderet. Hoc quoque volgus
Chrysippus ponit fecunda in gente Meneni.
‘Iuppiter, ingentes qui das adimisque dolores,’
mater ait pueri menses iam quinque cubantis,
‘frigida si puerum quartana reliquerit, illo290
mane die, quo tu indicis ieiunia, nudus
in Tiberi stabit.’ Casus medicusve levarit
aegrum ex praecipiti: mater delira necabit
in gelida fixum ripa febrimque reducet,
quone malo mentem concussa? Timore deorum.”295
Haec mihi Stertinius, sapientum octavus, amico
arma dedit, posthac ne compellarer inultus.
Dixerit insanum qui me, totidem audiet, atque
respicere ignoto discet pendentia tergo.’
Stoice, post damnum sic vendas omnia pluris,300
qua me stultitia, quoniam non est genus unum,
insanire putas? Ego nam videor mihi sanus.
‘Quid? Caput abscissum manibus cum portat Agave
gnati infelicis, sibi tunc furiosa videtur?’
Stultum me fateor (liceat concedere veris),305
atque etiam insanum; tantum hoc edissere, quo me
aegrotare putes animi vitio? ‘Accipe: primum
aedificas, hoc est, longos imitaris, ab imo
ad summum totus moduli bipedalis, et idem
corpore maiorem rides Turbonis in armis310
spiritum et incessum: qui ridiculus minus illo?
An quodcumque facit Maecenas, te quoque verum est,
tantum dissimilem, et tanto certare minorem?
Absentis ranae pullis vituli pede pressis,
unus ubi effugit, matri denarrat, ut ingens315
belua cognatos eliserit. Illa rogare:
“Quantane, num tantum,” sufflans se, “magna fuisset?”
“Maior dimidio.” “Num tantum?” Cum magis atque
se magis inflaret, “Non, si te ruperis,” inquit,
“par eris.” Haec a te non multum abludit imago.320
Adde poemata nunc, hoc est, oleum adde camino;
quae si quis sanus fecit, sanus facis et tu.
Non dico horrendam rabiem—’ Iam desine! ‘Cultum
maiorem censu—’ Teneas, Damasippe, tuis te.
‘Mille puellarum, puerorum mille furores—’325
O maior tandem parcas, insane, minori!

这首诗是贺拉斯长的讽刺诗,在他所有作品中也仅比《诗艺》(即《书信集》第 2 部第 3 首)短诗的第 185 行提到阿格里帕举行竞技表演,应指他担任营造官(aedilis)时的事,由此判断此诗大约作于公元前 33 年。作品以对话的形式展开,双方分别是贺拉斯和达玛西普(Damasippus),达玛西普的话中又插入了斯泰提纽的长篇“布道”。诗歌的戏剧情景如下:贺拉斯在农神节闲居自己的萨宾农场,达玛西普突然不邀自来,并指责贺拉 斯懒惰,当贺拉斯反唇相讥时,达玛西普开始用斯多葛派的哲学教育他, 其核心便是该派别的名言“一切人皆疯子(哲学家除外)” (oti pas aphron mainetai)。原来这位达玛西普曾是一位商人,因破产准备投河,却遇见斯多葛派哲学家斯泰提纽,经过他的开导,达玛西普醍醐灌顶,不仅放弃了自杀念头,还皈依了斯多葛派。1-76 行是作品的引入部分,接下来达玛西普回顾了斯泰提纽的“布道”(77-299 行)。斯泰提纽将人类的疯狂分为四类:贪婪(82-157 行)、野心(158-223 行)、放纵(224-280 行) 和迷信(281-295 行)。77-81 行可视为“布道”的引言,296-299 行算 是结论。然而,听完之后,贺拉斯不为所动,当达玛西普继续指责他时, 他说对方比自己还疯。这首诗犹如双刃剑,贺拉斯既讽刺了斯多葛派哲学 的教条主义,也借斯多葛派之口讽刺了人类的疯狂,事实上,斯泰提纽所鞭笞的四类行为也是贺拉斯一贯嘲讽的对象。Freudenburg 指出,为与斯多葛派的道德极端主义相配合,贺拉斯在作品中也故意偏离了自己的常规风格,采用了一种更古旧、更粗粝的语言。Anderson 认为,这首诗表明,贺拉斯从《讽刺诗集》第一部以独白为主的写作方式过渡到以对白为主的、 非个人化的写作方式,这样的方式有利于更自由、更开放地探讨问题。Leon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诗中的大量个案,指出贺拉斯除了引用神话和历史 典故之外,还加入了不少同时代罗马人精神失常的例子。他认为,这与公 元前 1 世纪罗马惨烈的社会现实有关,持续的内战、政治迫害和社会动荡 让许多人精神崩溃。捕捉到这样的现象并写入诗中,表现了贺拉斯敏锐的 观察力。贺拉斯的词汇也非常丰富,在这首诗中,据 Teuffel 统计,表示“疯狂”的不同说法竟有 12 种。原文和译文中外层引号里面是达玛西普的话,中层引号里面是斯泰提纽的话,里层引号里面是“布道”中的引语。 

第 1 行 1-16 行是达玛西普对贺拉斯的斥责。没有任何介绍,直接进入对 话,这是戏剧的写法。Sic raro scribis,“你动笔的次数太少”,ut 和 Sic 呼 应,引导结果状语从句。toto…anno,“全年”,non quarter…membranam poscas,“你要求羊皮纸不到四次”。古罗马人用蜡板写草稿,用羊皮纸抄 写定稿。这部分强调贺拉斯几乎没有新作。

第 2 行 scriptorum quaeque retexens,“删除你已经写的一切”,scriptorum 是scriptum(写成的东西)的复数属格, 和quaeque(无论什么)搭配,retexens, “撤”,字面义是“把织好的线收回去”。这部分批评贺拉斯否定旧作。

第 3 行 iratus tibi,“生自己的气”。quod,“因为”,达玛西普给贺拉斯找原 因。vini somnique benignus,“对酒和睡眠大方”,意为“贪杯贪睡”,vini 和 somni 都是属格,和形容词 benignus 搭配,表示方面。

第 4 行 nil dignum sermone canas,属于 quod 从句,“你没唱出值得谈论的任何东西”,意为“你没写出任何佳作”。Quid fiet,“会发生什么”,“后果 会怎样”。At,“可是”。

第 5 行 ipsis Saturnalibus huc fugisti,“你竟在农神节逃到了这里”。ipsis 强 调 Saturnalibus。农神节是纪念农神(Saturnus)统治的黄金时代的节日,从 12 月 17 日到 23 日,是古罗马人欢庆、宴饮、交换礼物的时候。Sobrius, “清醒、没喝醉”。ergo,“因此”。达玛西普的意思似乎是,你既然不愿和 大家喝酒,躲到乡下,就应该趁安静和清醒好好写诗。

第 6 行 dic aliquid dignum promissis,“写点对得起你承诺的东西”。命令式 dic(说)指写诗,夺格 promissis(诺言)和 dignum 搭配。Incipe,“开始 吧”。Nil est,“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写不出来” 。

第 7 行 culpantur frustra calami,“芦管笔徒然被怪罪” 。immeritus laborat...paries,“墙无辜地受罪”,immeritus 指不应受到这样的对待。laborat, “受苦”。这里贺拉斯借达玛西普的话自嘲,让读者想象他因为写不出东西 而折磨笔和墙的可笑场景。

第 8 行 iratis natus...dis atque poetis 修饰 paries(墙),“出生在神和诗人发怒的时刻”,指墙的命不好。

第 9 行 Atqui,“可是”。voltus=vultus, “(你刚才的)表情”,erat 的主语, 属格 minantis 和附属成分作表语。multa et praeclara minantis,“(某人)威胁(会创作出)许多伟大的东西”,现在分词 minantis 的主语并不是贺拉斯, 而是体现出这种特征的某人,用“威胁”这个词表明了此人对批评者的强 烈敌意和对抗心理。

第 10 行 si 从句属于 minantis,不属于 erat 主句。vacuum tepido cepisset villula tecto,“房子用温暖的屋顶接纳了悠闲的(他)”。vacuum(无事可做 的)是名词化的形容词宾格,指“某人”,作 cepisset(接待)的宾语,夺 格 tepido...tecto 与动词搭配,villula 是 villa(房子、别墅)的小词形式。

第 11 行 Quorsum 和 pertinuit(有关)搭配,合起来表示“目的何在”,主 语是 11-12 行的两个不定式。stipare,“挤在一起”,宾格 Platona(柏拉图, 古希腊喜剧诗人,不是那位哲学家)和夺格 Menandro(米南德)与之搭配。 达玛西普在谈论贺拉斯随身带的书。

第 12 行 宾格 Eupolin(欧波利斯)和 Archilochum(阿齐洛科斯)是 comites...tantos(这么大部头的同伴)的同位语,tantos 通常意为“如此重 要、如此伟大”,这里达玛西普应该不会赞扬这些作家,再联系到上文的 stipare,他应该是从空间的角度用 tantos 这个词。educere,“(从城里)带 出来”。Morris 认为,欧波利斯、柏拉图和米南德分别代表了古希腊的旧喜 剧、中喜剧和新喜剧,而阿齐洛科斯是短长格讽刺诗的代表。达玛西普看 到这些作家的书,怀疑贺拉斯已经背弃了罗马本土的讽刺诗传统。

第 13 行 virtute relicta,“(你)背弃了美德”,独立夺格。Invidiam placare paras,“你准备平息(批评者的)敌意吗?”Morris 认为,从斯多葛派看来,以讽刺人类愚蠢为目标的讽刺诗是他们的哲学的同盟军,贺拉斯放弃 讽刺诗,就是抛下了“美德(道德勇气)”。

第 14 行 Contemnere, miser,“你会遭人鄙视的,可怜虫”,Contemnere(鄙 视)不是不定式,而是第二人称单数的将来时被动式。Vitanda est improba Siren desidia,“必须躲开邪恶的塞壬——怠惰”,用 desidia(怠惰)作 Siren (塞壬)的同位语,令人惊讶,贺拉斯跨行将 desidia 置于行首,增强了这 个词的冲击力。Anderson 指出,女妖塞壬在古罗马传统中有两种传统形象。 从正面看,塞壬象征着诗歌和哲学的诱惑,称诗人为塞壬是一种夸奖;从 反面看,塞壬对尤利西斯和同伴而言,是极具欺骗性的危险,是应当逃避 的东西。达玛西普的逻辑似乎是:贺拉斯误认为博学是一种优点,塞壬在 他眼里代表了智力的愉悦,值得追求,但这样的追求却是荒废时间,创作 上的衰退就是明证,塞壬其实是怠惰和愚蠢的象征。

第 15 行 quidquid(无论什么)既引导定语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也在 主句中作主语。quidquid vita meliore parasti,“你在生命更好的部分所获得 的一切”,ponendum(=deponendum)aequo animo,“应当平静地放弃”。 aequo animo 是斯多葛派哲学的一个标志说法。

第 16 行 Di...deaeque,“男女诸神”作 donent(赐予)的主语,te 是宾语, 夺格 tonsore(理发匠)和动词搭配。Damasippe,Damasippus(达玛西普) 的呼格。donent 的虚拟式表示祈愿。“愿神赐给你一个理发匠”,因为达玛 西普和其他冒充哲学家的人一样,留着长胡子。

第 17 行 verum ob consilium,“因为你睿智的建议” 。verum,“真实有效”。 这是反语,贺拉斯对这番劈头盖脸的数落忍无可忍。unde,“从哪里”。

第 18 行 tam bene me nosti(=novisti), “你这么了解我”。下面是对方的答 话。Postquam omnis res mea...fracta est,“在我所有的财产都失去之后”,res 和 fracta 搭配,表示破产。

第 19 行 Ianum ad medium,“在中间拱廊一带”,指他做生意的地点,这个 短语具体所指不详,Morris 指出,西塞罗曾用它指罗马广场银号集中的一 个区域,靠近三个拱廊的中间一个(De Off. 2.24.87),其在罗马的地位相 当于纽约的华尔街。之所以称为“雅努斯中间” (Ianum...medium),是因 为这些拱廊通常都献给双面神雅努斯。aliena negotia curo,“我(就一直) 关心别人的事”,拉丁语现在时可以表示从过去延续到现在的动作,negotia 首先表示“生意”,也可泛指其他事。

第 20 行 excussus propriis(negotiis),“被剥夺了自己的事”,excussus,“被 强行震出去” ,夺格 propriis(自己的)与 aliena(别人的)相对照。Olim nam quaerere amabam,“因为从前我爱探寻”。nam 的这个位置一般应用 enim。

第 21 行 quo...pedes lavisset...aere,“在哪个铜(盆)里洗脚”,主语是 vafer ille...Sisyphus,“那位狡诈的西西弗”,西西弗(Sisyphus)是希腊传说中柯 林斯的创建者,性格狡诈残忍,柯林斯是青铜工艺的中心。这里贺拉斯用 夸张的手法表现古罗马人对古董的痴迷。 第 22 行 quid sculptum infabre,“什么雕刻得不够精细”,后面省略了 esset, quid fusum durius esset,“什么浇铸得太硬”,都在谈青铜的制作工艺。

第 23 行 callidus(聪明的)修饰 ponebam(出价)的主语“我”,指具备 鉴定判别能力,huic signo ponebam milia centum,“为这个雕塑出价十万塞 斯托”,这个金额大约是普通人在罗马城十年的房租。过去达玛西普主要做 古董生意。

第 24 行 hortos egregiasque domos mercarier,“我买高档的花园和房子”, 意为房地产生意,mercarier(=mercari)是旧式的被动不定式,和 noram (=noveram,我知道)连用。cum lucro,“有利可图”。达玛西普夸口说, 只有他一人(unus)知道怎么靠房地产挣大钱。

第 25 行 unde,“因此”。frequentia...compita,“拥挤的路口”,泛指普通人。 Mercuriale,因为修饰中性词 cognomen(绰号)而改成中性,名字本身应 该是 Mercurialis(墨丘利的宠儿),墨丘利(Mercurius)是主管贸易的神, 所以 Mercurialis 可以译成“小财神”。

第 26 行 imposuere mihi cognomen,“给了我这个绰号”,主语是 compita。 Novi,“我知道”,贺拉斯这么回答,说明达玛西普的富有广为人知。

第 27 行 miror morbi purgatum te illius,“我惊讶你治好了那个病” 。purgatum (净化)省略了 esse, te (你)是不定式的主语,属格 morbi...illius 和 purgatum 配合。在达玛西普开口谴责人类的疯狂之前,贺拉斯已经把他对财富的追 逐称为病(morbus),表明斯多葛主义和贺拉斯之间有相通的地方。下面又 是达玛西普的话。Atqui,“可是”。

第 28 行 emovit veterem mire novus,“一种新的病令人惊讶地赶走了旧病”。 ut solet,“正如经常发生的”,无人称用法。

第 29 行 in cor traiecto lateris miseri capitisve dolore,“可怜腰部或头部的疼 痛转移到胸口” ,traiecto(转移)和 dolore(疼痛)构成独立夺格,属格 miseri(可怜,指受罪)修饰 lateris(侧翼)和 capitis(头)。

第 30 行 ut lethargicus hic,“就像这位嗜睡症患者”,cum fit pugil et medicum urget,“但他变成了格斗手,追赶(自己的)医生”。达玛西普的比喻表明, 根据他自己的诊断,他并不处于正常状态。 

第 31 行 Dum ne quid simile huic,“只要你别做出他那样的事”,与格 huic (他)与形容词 simile(相似的)搭配。esto ut libet, “ (其他的)爱怎样就 怎样吧”,esto 是第三人称将来时命令式,主语无确指,泛指事情、情况, ut,“如同” ,libet(喜欢),无人称动词。O bone,“啊,好朋友”,呼格 bone (好的人)是一种客气的称谓,并无实义。ne te frustrere,“别欺骗自己”, frustrere 是异相动词 frustror 的第二人称现在时虚拟式,表示祈使。

第 32 行 insanis et tu stultique prope omnes(sunt),“连你也是疯子,而且 几乎所有人都是愚蠢的” 。et(甚至)的意思是:别笑话我,你也不比我强。

第 33 行 si quid Stertinius veri crepat,“如果斯泰提纽喊出了任何真理”,veri (真理)是部分属格,和 quid(什么)搭配。unde(从他那里)引导定语 从句,ego 受 docilis(愿意受教的)修饰。

第 34 行 descripsi,“我刚才描述”,宾语是 mira...praecepta haec,“这些令 人惊叹的观点”。tempore,“在……的时候”,quo 从句的先行词。

第 35 行 me solatus,“安慰我(之后) ”,主语是 iussit(他命令)的主语斯 泰提纽,命令的内容是后面的两个不定式。sapientem pascere barbam, “(以) 哲学家(的身份)蓄胡子”,意为“像哲学家那样生活”。

第 36 行 a Fabricio non tristem ponte reverti,“不要悲伤地从法布里丘桥回 去”,意为“要改变生活态度”。Fabricio...ponte,是连接台伯河里的小岛和 战神广场的桥,因为是法布里丘(L. Fabricius)负责建造,所以贺拉斯如 此称它。tristem,“悲伤(的人)”,作 reverti(回去)的主语。

第 37 行 Nam,“因为”,补充信息。male re gesta,表示原因的独立夺格, “事情做砸了”,operto...capite,“蒙着头”,表示伴随情形的独立夺格,死 前蒙头是古希腊罗马的习惯做法。cum vellem mittere me in flumen,“当我 想投河自尽的时候”。

第 38 行 dexter stetit,“他(指斯泰提纽)站在我右边”,inquit,“说”。faxis 是 facio(做)的一种古旧的祈愿形式,cave faxis 表示劝阻,“你不要做”。 38-76 行主要是斯泰提纽针对达玛西普的评论。

第 39 行 te quicquam indignum,“任何配不上你自己的事”。Pudor...te malus angit,“一种错误的羞耻感扼住了你” ,Pudor(羞耻感、荣誉感)通常是个 正面词语,但形容词 malus 对它的性质做了限定,angit 意为“扼住咽喉”。

第 40 行 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te,但实际描述一类人的特征,所以动词用 了虚拟式。insanos...inter,“在疯子中间”,vereare insanus haberi,“你害怕被认为是疯子”,vereare 是 vereor(害怕)的第二人称现在时虚拟式,和 haberi(被认为)连用,这行重申了第 32 行的斯多葛派观点。 

第 41 行 Primum...inquiram,“首先我要问”。quid sit furere,“疯狂是什么”, 不定式 furere 比对应的名词 furor 更强调疯的状态。hoc si erit in te solo,“如 果它(疯狂)只存在于你一个人身上”。

第 42 行 nil verbi...addam,“我不会再说一个词”,pereas quin fortiter,“阻 止你勇敢地去死”,连词 quin 此处表示阻止。贺拉斯在这里揭示了斯泰提 纽的冷酷,他关心思想甚于关心人,他其实并非想救达玛西普的命,只不 过借这个机会,以他为例证,向围观者兜售斯多葛派的观点。

第 43 行 Quem 和 quemcumque 的先行词都省略了,两个词都作 autumat(称 为)的宾语。Quem mala stultitia(agit),“被悖逆的愚蠢驱动的人”, quemcumque inscitia veri caecum agit,“对真理的无知驱动的每一位盲目的 人”,inscitia veri 是主语,caecum(盲目的)修饰 quemcumque。

第 44 行 insanum(疯狂的),作宾补。Chrysippi porticus et grex,克吕西波 的门徒和追随者,克吕西波(Chrysippus)是芝诺之后斯多葛派的领袖, porticus(柱廊)指芝诺和继承人讲学的雅典圆柱大厅(stoa poikile),斯多 葛派的原义就是“廊下派”,porticus 这里代指直接听课的学生,grex(群) 指接受斯多葛派观点的群众。

第 45 行 Haec...formula(这条定律)是 tenet(囊括、涵盖)的主语,宾语 是 populos(各个民族)和 magnos...reges(权势显赫的国王)。

第 46 行 excepto sapiente,独立夺格,“哲学家除外” 。Nunc accipe,“现在 听我说”。quare,“为何” 。

第 47 行 desipiant omnes aeque ac tu,“所有人和你一样缺乏理智”。desipiant 指没有理性,表现愚蠢,aeque ac 表示同等水平的比较。qui 的先行词是 omnes(所有人),从句有让步的意味,qui tibi nomen insano posuere (=posuerunt),“虽然他们称你为疯子” ,insano(疯狂的)受到与格 tibi 的吸引,也变成了与格。

第 48 行 Velut,“就像”,表示类比。夺格 silvis(森林)与第 50 行的 abit (离开)搭配。ubi,表示地点的连词。passim palantes,“到处游荡(的人)”, 作 pellit(推开、使偏离)的宾语。

第 49 行 error(错误)作 pellit 的主语,error 的原义是“离开正确的路”。 certo de tramite(从正确的小径)和 pellit 搭配。

第 50 行 ille sinistrorsum, hic dextrorsum,“这位向左走,这位向右走”,unus utrique error,“两人(犯)同一个错误”。

第 51 行 illudit,“它(指错误)欺骗”,variis…partibus,“在不同的方向”。 Morris 认为,hoc…modo(以这种方式)呼应第 48 行的 Velut,但如果那样,第 52 行的 ut 就成了结果状语从句,似乎不妥,Wickham 的理解更合 适,就是将 hoc…modo 和 ut 联系起来,ut 从句起限定作用。

第 52 行 crede(相信),命令式,不定式结构 te…insanum(esse)是宾语, “(你可以相信)自己疯了,(但)要以这样的方式相信”,nihilo…sapientior ille,“他一点不比你更有智慧”,“他”指“嘲笑你的人”(qui te deridet)。

第 53 行 caudam trahat, “ (也)拖着尾巴”。古罗马注者说,男孩喜欢在别 人不注意时在他们身后系上“尾巴”,嘲笑他们,但这样捉弄别人的人经常 也被别人捉弄。Est genus unum stultitiae,“有一种愚蠢”。

第 54 行 属格结构 nihilum metuenda timentis(害怕一点不该害怕的东西的 人),修饰 stultitiae(愚蠢) ,timentis=eius qui timeat。nihilum 修饰 metuenda, 然后一起作 timentis 的宾语。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表示害怕的程度。 第 55 行 ignes...rupes fluviosque in campo obstare,“在旷野上有火、岩石和 河流阻挡”,不定式作 queratur(他抱怨)的宾语,“他”指 timentis 的主语。

第 56 行 alterum et huic varum(genus stultitiae),“另一种与此相对照(的 愚蠢)”,nihilo sapientius(一点不比这更明智)也修饰省略的 genus(种类)。

第 57 行 ignes per medios fluviosque ruentis,“直接冲到火和河流中间的人”, 结构和第 54 行相似,ruentis=eius qui ruat。

第 58 行 clamet(大喊)的主语是 mater(母亲)、soror(姐姐) 、pater(父 亲)和 uxor(妻子),从意义上说,cognatis(亲戚)也该是主语,但贺拉 斯为避免句式的单调,中间用了介词 cum,所以 cognatis 就成了从属于介 词的夺格。amica(友好的、关心的)修饰 mater,而不是单独的名词,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说,这是借用古希腊语的说法 philē mēter。honesta(值 得尊敬的)修饰 soror。

第 59 行 Hic,“这里”。fossa est ingens,“有宽阔的壕沟”。rupes maxima, “巨大的岩石”。serva,命令式,“小心!”

第 60 行 non magis audierit quam,“他(指上文的莽撞之人)听到的不会 比……更多”,意为他不会听。60-62 行引用的轶事大致情节如下,弗费乌(Fufius)和卡提恩(Catienus)都是演员,他们表演古罗马悲剧作家帕库维乌斯(Pacuvius)的剧作《伊利奥涅》(Ilione)。剧中伊利奥涅的儿子 代菲罗斯(Deiphilus)被人谋杀,他的鬼魂向母亲显现,有一段对白。弗费乌扮演伊利奥涅(古代西方都是男性扮演女性),卡提恩扮演鬼魂。可是弗费乌上场前喝醉了,结果在舞台上睡着了,当卡提恩说出台词时,弗费乌却没有反应,台下的观众不耐烦了,都齐声说卡提恩的台词。ebrius olim, “曾有一次醉酒”。 

第 61 行 cum Ilionam edormit,“当他睡过了伊利奥涅的台词”,这里切换到 历史现在时,是为了更生动。Catienis mille ducentis...clamantibus,独立夺 格,“一千二百个卡提恩(指全场观众)同时喊” 。

第 62 行 Mater, te appello,“妈妈,我向你求助”,这是代菲罗斯在该场的 第一句台词。ego...docebo,“我要证明”,突出主语“我”体现了斯泰提纽 真理在握的自负感。Huic...errori similem,“和这个错误相似的(错误)”, 作 insanire(发疯)的同源宾语(意义相近)。

第 63 行 volgus...cunctum,“所有人”,作不定式 insanire 的主语,不定式 作 docebo 的宾语。volgus(群氓)表达了对普通人智力上的蔑视。

第 64 行 Insanit...Damasippus,“达玛西普发疯”,动名词夺格结构 veteres statuas...emendo(买古代的雕像)表示方面。

第 65 行 integer est mentis Damasippi creditor,“(可是)达玛西普的债主心 智就更健全吗?”属格 mentis(心智)和形容词 integer(完整)搭配。Esto, “姑且承认” 。

第 66 行 si tibi dicam,“假设我对你说” 。Accipe quod numquam reddas mihi, “收下这个你永远不用还给我的东西”,联系到达玛西普破产的处境,这个 “东西”很可能指钱。

第 67 行 tune insanus eris,“你会是疯了吗”,ne 是疑问语气词。si acceperis, “如果你收下”。an 和 ne 呼应,表示选择疑问句。magis excors,“更荒谬”。

第 68 行 reiecta praeda,独立夺格,“抛弃战利品(指上文提到的白拿的东 西)”。定语从句 quam praesens Mercurius fert 修饰 praeda,“好心的墨丘利 送给你的”,praesens 此处不是表示“在场”,而是“庇佑”,古希腊人把白 捡的好处称为 Hermaion,就是从 Hermes(相当于 Mercurius)变来的。

第 69 行 69-71 行涉及古罗马的金融术语,贺拉斯的语言又很跳跃,连古 罗马注者都已经无法弄懂,后世的注者更是众说纷纭。但大概情景应当是 斯泰提纽在想象中对达玛西普的债主说话,其重心在于说明,债主为确保 终收回借款而采取的种种预防措施都是徒劳。Scribe decem a Nerio,记 账语言,“像奈里乌那样,写下一万塞斯托的借据”,decem(十)常指一 千塞斯托的十倍。奈里乌(Nerius),所指不详,可能是高利贷者。non est satis,“这样做不够(保险)”。

第 70 行 adde Cicutae nodosi tabulas centum,“加上深谙法律奥妙的契库塔 的一百种表格”,“一百种”自然是夸张,为了避免借债者钻漏洞,表格自 然是越全面越好。nodosi 修饰 Cicutae(主格 Cicuta,契库塔,意为“毒芹”), 原指绳子上有很多结,引申为纠缠不清,这里指契库塔熟悉法律的各种微妙暧昧的地方。mille adde catenas,“再加上一千条链(其他的束缚)” 。

第 71 行 tamen,“然而” 。sceleratus...Proteus,“邪恶的普罗透斯” 。 effugiet...haec...vincula,“会逃脱这些链”。海神普罗透斯能预言未来,但 必须被绑起来才肯说,而当别人绑他时,他会变成各种形状,参考《奥德 赛》(4.485)。这里“普罗透斯”指借债者。

第 72 行 Cum rapies in ius,“当你把……拽到法庭”,宾语是 malis ridentem alienis,“狂笑(的他)”,字面义是“用别人的脸颊笑”,malis 不是 malum (灾祸)而是 mala(脸颊)的夺格。这个说法可能模仿了荷马的《奥德赛》 (22.345),但 Morris 认为更可能是当时的俗语,形容无所顾忌、歇斯底里 的笑。这个动作表明借债者胸有成竹。

第 73 行 fiet aper, modo avis, modo saxum,“他会变成野猪,一会儿(变成) 鸟,一会儿(变成)石头”。cum volet, arbor,“当他愿意,(又会变成)树”。

第 74 行 Si male rem gerere insani est,“如果事务经营得不好是疯人的标 志”,不定式+形容词或名词属格+esse 的句型常用来陈述一类人的特征。 contra bene sani,“相反,(经营得好)是正常人的标志”。

第 75 行 putidius multo,“腐烂得更厉害”,表语,主语是 cerebrum Perelli (佩雷留的脑袋),佩雷留(Perellius)应该就是上文的债主。mihi crede, “相信我的话”,插入语。

第 76 行 动名词属格 dictantis(口授)修饰 Perelli,指上文提到的口授借 据的事(古罗马人一般都是自己念,奴隶写)。从句 quod tu numquam rescribere possis 的先行词是 id 之类的中性代词,“你永远无法偿还的东西 (指借据上说明的债务) ”。

第 77 行 77-81 行是下面长篇“布道”的序言,对象已不仅仅是达玛西普, 而是在场的所有人。Audire atque togam iubeo componere,“我叫(他)整 理好托加袍,(认真)听” ,“他”指符合两个 quisquis 从句描述的任何人, “整理好托加袍”表示场合严肃,也暗示“布道”时间会很长。

第 78 行 ambitione mala aut argenti pallet amore,“因为肮脏的野心或者对金 钱的贪婪而脸色苍白”,指被野心和贪婪折磨的人,夺格 mala 修饰 ambitione,属格 argenti(银子)修饰夺格 amore(爱),夺格表示原因

第 79 行 luxuria tristive superstitione,“因为(追求)奢侈或者因为阴暗的 迷信”。迷信(superstitione)被称为“阴暗”(tristi),是因为它带来灾难。 在 78-79 行斯泰提纽提到了四种疯狂,为后面的演说勾勒了提纲。

第 80 行 aut alio mentis morbo,“或者别的精神疾病”,calet,“发热、发烧”。 huc propius me...adite,“往这边来,靠近我”,propius 是介词 prope 的比较级,管辖 me,adite(走近)的复数命令式表明说话对象不再是达玛西普一 人,此时斯泰提纽的宣讲欲被激发起来了。

第 81 行 dum doceo insanire omnes vos ordine,“当我讲解:你们所有人, 无一例外,都疯了”。夺格 ordine(按顺序)指从第一个到后一个。

第 82 行 82-157 行集中谈贪婪。Danda est ellebori multo pars maxima avaris,“大部分的嚏根草(解药)无疑应该发给贪婪的人”,意为“贪婪 是主要的疯狂形式”。部分属格 ellebori(嚏根草,在西方被视为治疗疯 病的药)修饰 pars maxima(大部分),multo 强调 maxima 的程度,avaris (贪婪者)是与格,和 Danda est(应该给)配合。

第 83 行 nescio an,“我不知道是否”,其实表达的是肯定语气。ratio(理 性、智慧)是 destinet(分配)的主语,宾语是 Anticyram...omnem(安提 库拉的全部) ,与格 illis(他们,指贪婪者)和动词配合。据斯特拉波(Strabo) 说,安提库拉(Anticyra)出产好的嚏根草。

第 84 行 Heredes Staberi summam incidere sepulcro,“斯塔贝的继承人在他 的墓碑上刻下了遗产的总数”,斯塔贝(Staberus)所指不详,summam(总 额)是 incidere(=inciderunt,镂刻)的宾语。

第 85 行 ni sic fecissent,“如果他们不曾这么做”,表示与过去事实相反的 假设。damnati(essent),“他们就会被迫”,damnati(惩罚)是法律术语, 指遗嘱中对不执行遗嘱者预先规定的惩罚。gladiatorum dare centum...populo paria,“向民众献上一百对角斗士” 。

第 86 行 epulum(公共宴会)也是 dare 的宾语,arbitrio Arri,“根据阿鲁 斯的指令”。在贵族和有钱人的葬礼上举行宴会和角斗士表演是古罗马常见 的事。“阿鲁斯”可能指 Q. Arrus,据西塞罗说,他为父亲举行的葬礼宴会 有数千人参加(In. Vatin. 12ff)。

第 87 行 frumenti quantum metit Africa,“如同阿非利加的全部产量那么多 的谷物”,指向民众免费分发粮食。以上是斯塔贝在遗嘱中规定的三条义务, 以确保继承人能在墓碑上刻下自己的财产总额,让自己“名垂青史”。87 -88 行的引语是斯泰提纽想象斯塔贝对自己“变态”遗嘱的解释。

第 88 行 Sive ego prave seu recte hoc volui,“无论我做这个决定是对还是 错”,副词 prave(堕落地)和 recte(正确地)都是从道德意义上说的。ne sis patruus mihi,“你都不要扮演我的叔叔”,意为“不要数落我,跟我唠叨”。 斯塔贝此话是针对可能对遗嘱提出异议的某位继承人或朋友说的。

第 89 行 Credo,“我相信” ,斯泰提纽的评论。hoc Staberi prudentem animum vidisse,“斯塔贝明智的心看到了这一点”。Quid...voluit 部分是斯泰提纽想象某位旁观者的提问。

第 90 行 Quid ergo sensit,“那他究竟想到了什么?” ,针对 hoc 的发问。cum summam patrimoni insculpere saxo heredes voluit,“当他决定让继承人在石 头上刻下遗产总额的时候”。不定式结构作 voluit 的宾语,heredes 是不定 式的主语,summam 是宾语,受属格 patrimoni(遗产)修饰。

第 91 行 Quoad vixit,“只要他还活着”,意为“在他的有生之年” 。credidit ingens pauperiem vitium(esse),“他一直相信贫穷是大罪”,ingens...vitium 作不定式的表语,pauperiem 作主语,整个不定式结构作 credidit 的宾语。

第 92 行 cavit nihil acrius,“警惕任何东西都不比(警惕贫穷)更细心”。 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形容程度。

第 93 行 si forte,“如果碰巧”。minus locuples uno quadrante,“少拥有四分 之一阿斯”,大致译为“少一分钱”,minus locuples“不够富有”,夺格 uno quadrante 表示程度。perisset(死)的虚拟式表示与过去事实相反的假设。

第 94 行 ipse videretur sibi nequior,“他在自己看来都会是更邪恶的”。omnes enim res,“因为所有的东西……”。

第 95 行 virtus, fama, decus, divina humanaque,“德行,名声,荣誉,人神 之事”,pulchris divitiis parent,“都服从于美丽的财富”,parent(遵从)要 求与格名词与之搭配。 第 96 行 quas 的先行词是 divitiis(财富),作 construxerit(积累)的宾语, 从句主语 qui 的先行词是 ille(他)。

第 97 行 ille clarus erit, fortis, iustus,“他就变得(被人形容为)尊贵、勇敢、 正义”。Sapiensne,这是斯泰提纽的设问。Etiam,“连(智慧)都可以算”, et rex,“还(可称他为)国王”。

第 98 行 et quidquid volet,“以及他愿意(被称为的)任何东西”。Hoc(这 个)呼应第 89 行的 hoc,回答了第 90 行 Quid 的问题。veluti virtute paratum, “就好像通过德行而获得”,修饰 Hoc(下一行不定式的主语)。

第 99 行 speravit,“他希望”,不定式结构作其宾语。magnae laudi fore,“将 是值得大力称颂的”,意为“将给他带来极大的荣耀”,与格 magnae laudi 表目的。斯泰提纽先在世俗意义上肯定了斯塔贝的“疯狂”,为后面的逆转 做铺垫。Quid simile isti Graecus Aristippus(habuit),“希腊的阿里提波有 什么和他相似的地方?” 阿里提波(Aristippus)是居雷奈派(the Cyrenaic School)创始人,伊壁鸠鲁派先驱。

第 100 行 qui servos...iussit,“他命令奴隶”。proicere aurum,“扔掉黄金”。

第 101 行 in media…Libya,“在利比亚(沙漠)中间”。quia,“因为”,后面的虚拟式表明是阿里提波给出的理由。tardius irent,“走得太慢”,主语 是 segnes,“迟缓(的人)”,指他和随从的奴隶。propter onus,“因为重负”。 这个故事见于第欧根尼的《名哲言行录》(2.77) 。

第 102 行 Vter est insanior horum,“这两人中哪个更疯”。

第 103 行 Nil agit exemplum,“(这样的,指阿里提波)的例子没有任何作 用”,exemplum 是 quod 从句的先行词,litem...lite resolvit,“用诉讼解决诉 讼”,“在解决争议时制造另一个争议”。

第 104 行 Si quis emat citharas,“如果有人买齐特拉琴”,emptas comportet in unum,“(然后)把买来的齐特拉琴放到一起”。

第 105 行 nec studio citharae nec musae deditus ulli,仍属于条件从句部分, deditus(致力于、喜欢)修饰 emat 和 comportet 的主语。studio...ulli,“任 何热情”,和 deditus 搭配的与格,同时管辖 citharae(齐特拉琴)和 musae (音乐),意为他既不会弹奏齐特拉琴,也对任何音乐不感兴趣。

第 106 行 non sutor,“不是鞋匠的人” ,scalpra et formas, “(买了)修鞋 和鞋楦”。aversus 和与格 mercaturis(主格单数 mercatura)搭配,“厌恶海 上贸易的人” ,nautica vela,“(买了)航海的帆(船)”。

第 107 行 delirus et amens,“疯狂,失去了理智”。

第 108 行 undique dicatur merito,“他会被所有人恰当地称为” 。undique, “从各个方向”,指大家,merito(正当地)是副词。Qui,“怎样”,疑问 副词。discrepat istis,“他和那些人不一样”。istis 是与格。

第 109 行 qui 的先行词是 discrepat 的主语。nummos aurumque recondit,“储 藏银币和黄金”。nescius uti compositis,“不知道(如何)用积攒起来的(这 些东西)”,修饰 qui,异相动词不定式 uti 和夺格 compositis 搭配。

第 110 行 metuens...velut contingere sacrum,“害怕触摸(它们),仿佛(害 怕触摸)一件圣物”。

第 111 行 Si quis,“如果有人”,ad ingentem frumenti semper acervum porrectus,“如果有人一直躺在巨大的粮食堆旁边”,部分属格 frumenti(粮 食)修饰 ingentem...acervum。

第 112 行 vigilet cum longo fuste,“拿着长棍子一直守卫”,neque 分句仍属 于条件从句部分,illinc,“从那里(指粮食堆)” 。

第 113 行 audeat esuriens dominus contingere granum, “(他虽然是)主人却 不敢碰一粒粮食来缓解自己的饥饿” 。esuriens(饿)修饰 dominus(粮食的 拥有者,指前面的守卫者)。

第 114 行 ac potius foliis parcus vescatur amaris,“而且宁可节俭地靠吃苦野菜充饥”。夺格 foliis...amaris(苦叶子,指野菜)与 vescatur(吃)搭配。

第 115 行 si,另一个假设的例子。positis intus Chii veterisque Falerni...mille cadis,独立夺格,“地窖里放了一千坛希腊和罗马的陈年美酒”。intus,“在 里面”,指地窖。Chii 和 Falerni 分别是希腊和意大利的好酒。

第 116 行 破折号间是插入成分。nihil est,“(这)不算什么” ,tercentum milibus,“(应该说有)三十万坛”。

第 117 行 acre potet acetum,“他(却)喝着刺舌的醋”。age,语气词,表 示语气的加强。si,新的例子。et stramentis incubet,“他甚至躺在稻草(床) 上”,与格 stramentis 和 incubet 搭配。unde-octoginta annos natus,“已出生 (活了)七十九岁”。

第 118 行 与格 cui 引导定语从句,和 putrescat(腐烂)搭配,表示他遭受 的损失。stragula vestis,“豪华的覆盖物(被子、地毯之类)” 。  

第 119 行 blattarum ac tinearum epulae(蟑螂蛾子的盛宴)是 vestis 的同位 语。arca,“柜子”。

第 120 行 nimirum insanus paucis videatur,“他看起来太疯狂,但只在少数 人眼里”。eo,“因为这个原因(见 quod 从句)”.

第 121 行 maxima pars hominum morbo iactatur eodem,“大部分人都因为同 样的病而辗转反侧”。夺格 morbo...eodem(相同的病)与被动式 iactatur(扔 来扔去)搭配,表示动作的发出者。iactatur 让人联想起人在热病中反复翻 身、不得安宁的样子。

第 122 行 ut 引导目的状语从句,Filius(儿子)和 libertus...heres(作为继 承人的获释奴隶)作从句主语,aut etiam(或者甚至)连接两个主语。获 释奴隶当继承人,意味着他已经和儿子们闹翻。haec...ebibat,“把这些耗 光”,ebibat 字面义是“喝光”。

第 123 行 dis inimice senex,“与神做对的(被神憎恶的)老家伙”。inimice senex 是呼格,与格 dis(神)和 inimice 搭配。custodis,“你守护(这些)”。 Ne 引导另一个目的状语从句,ne tibi desit, “(还是)你担心自己陷入贫乏”。

第 124 行 enim,带感慨意味,无实义。quantulum...summae,“你财产总额 多小的一部分”,作 curtabit(砍掉、减少)的宾语,主语是 quisque dierum, “(剩下时日)的每一天” 。

第 125 行 unguere si...coeperis ,“如果你开始抹油”,夺格 oleo meliore(更 好的油)与 unguere 配合,宾语是 caules(卷心菜)和 caput(脑袋)。

第 126 行 impexa foedum porrigine 修饰 caput,“因为没有梳掉的头屑而肮脏”。impexa...porrigine 是表示原因的夺格。 

第 127 行 si quidvis satis est,“如果任何东西(对你而言)已经足够”。 Quare...peiuras, surripis, aufers undique,“为何你还要作伪证,到处去偷和抢”。

第 128 行 Tun’ sanus(es), “你正常吗”,n’=ne,疑问语气词。Populum si caedere saxis incipias,“如果你开始用石头攻击大众”。

第 129 行 servosve tuos quos aere pararis,“或者你用钱买来的奴隶”。

第 130 行 insanum te(esse),“你疯了”,clament(大喊)的宾语,que 连 接 pueri(男孩们)和 puellae(女孩们)这两个主语。

第 131 行 cum laqueo uxorem interimis,“当你用绳子杀死妻子”
, matrem...veneno,“用毒药(杀死)母亲”。

第 132 行 incolumi capite es,“你的脑袋没问题吗” ,incolumi capite(未受 损害的脑袋)是表示特征的夺格。Quid enim,“为什么(算疯)呢”,斯泰 提纽假装为这样的人辩护(Neque...Orestes)。Neque tu hoc facis Argis,“你 没在阿戈斯干这事(弑母)”,暗示疯狂只存在于神话中,而不在现实里。

第 133 行 nec...ut demens...Orestes,“也没像疯狂的俄瑞斯忒斯那样”,俄瑞 斯忒斯,阿伽门农的儿子,因为母亲与人通奸并害死了父亲,为父报仇杀 死了她。ferro...genetricem occidis,“用剑杀死了母亲”,genetricem,“生育 者”,潜台词是那种冲动的弑母才是疯狂,冷静的谋杀不算。

第 134 行 134-141 行是斯泰提纽对上述观点的反驳。An tu reris,“难道 你以为”。eum occisa insanisse parente,“从杀死母亲时开始他才发了疯”, occisa...parente,独立夺格,表示 insanisse(发疯)的情境,从语法上说, occisa 的动作应稍微先于 insanisse,但这里可以把弑母的时间也算进去, 因为斯泰提纽反驳的重心是,俄瑞斯忒斯的疯狂并不是从弑母时才开始的。

第 135 行 ac non ante…quam,“而不是在……之前” ,ante...quam=antequam, 引导时间状语从句。malis dementem actum Furiis(fuisse)
, “他已经被邪恶 的复仇女神逼疯”,和上一个不定式结构的观点相对立。

第 136 行 in matris iugulo ferrum tepefecit acutum,“在母亲的喉咙里让锋利的剑刃变暖” 。

第 137 行 Quin,“相反”。ex quo(tempore)est habitus male tutae mentis Orestes,“从俄瑞斯忒斯被认为心智失常的时候开始”。属格结构 male tutae mentis(心智很不稳定)修饰 Orestes,表示特征。

第 138 行 sane,加强 nil 的语气,不是 sanus(头脑正常)的副词。nil sane fecit,“他绝对没有做任何事”,nil 是 quod 从句的先行词。tu reprehendere possis,“你能够指责”。

第 139 行 non Pyladen ferro violare aususve sororem Electran,“他没敢用剑伤害皮拉得斯,也没伤害妹妹厄勒克特拉”。好友皮拉得斯(Pylades)和 妹妹(厄勒克特拉)在他杀死母亲的过程中都帮了忙。

第 140 行 tantum maledicit utrique,“只是咒骂了他们俩”。vocando hanc Furiam,“称这位(指厄勒克特拉)为复仇女神” 。

第 141 行 hunc aliud,“称他(指皮拉得斯)为别的东西”。aliud 是 quod 从句的先行词,iussit quod splendida bilis,“发光的胆汁所提示的话”,指盛 怒之下不由自主说出的话,胆汁(bilis)代表怒气,splendida 形容程度。

第 142 行 Pauper(贫穷的)修饰 Opimius(奥皮缪),这个名字可能是根据 opimus(富有)杜撰的。属格结构 argenti positi intus et auri(金银都藏家里) 和 Pauper 搭配,表示方面,意思是他家财万贯,但仍是穷人(因为不花)。

第 143 行 qui Veientanum festis potare diebus...solitus(est),“他习惯在节日 喝维埃酒”,产于维埃(Veii)的葡萄酒质量很差。

第 144 行 Campana...trulla,“用坎帕尼亚的杓子”,坎帕尼亚的器皿比较便 宜。vappam...profestis,“在平常(的日子)喝变味的酒” 。profestis(与节 日无关的)也和 diebus 搭配。

第 145 行 quondam lethargo grandi est oppressus,“曾有一次得了严重的昏 睡症”。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heres iam…laetus ovansque curreret,“继承 人已经开始兴奋地跑,庆祝胜利”,ovans 不仅有“高兴”的意思,而且是 一个术语,指举办档次低于凯旋(triumphans)的庆祝军事胜利的游行。

第 146 行 circum loculos et claves,“绕着(藏宝的)柜子和钥匙”。

第 147 行 Hunc(这位,指奥皮缪)作 excitat(唤醒)的宾语,主语是 medicus multum celer atque fidelis,“动作非常迅速、对他又忠诚的医生”。

第 148 行 hoc pacto,“以这种方式”。148-150 行的三个不定式结构都作 iubet(他吩咐)的宾语。mensam poni,“摆一张桌子”。

第 149 行 effundi saccos nummorum,“倒上许多包硬币”。accedere plures ad numerandum,“很多人近前来数”。

第 150 行 hominem sic erigit,“他就这样让(这个)人醒过来了”。Addit et illud,“他还说了这话”。第 151-157 行是医生和奥皮缪的对话。

第 151 行 Ni tua custodis,“如果你不看好你的东西” 。avidus iam haec auferet heres,“急切的继承人马上就要把这些抢走”。

第 152 行 Men’ vivo,独立夺格,“在我活着的时候?”n’=ne,疑问语气词, vivo 不是动词,而是形容词 vivus 的夺格。Vt vivas, igitur, vigila, hoc age, “(是的),所以,为了你继续活下去,要保持清醒,这样做。”Quid vis,“你要(我)怎么做”。

第 153 行 Deficient inopem venae te,“血脉无法支撑虚弱的你” 。inopem 这 里的意思是缺乏营养。ni cibus,“除非有食物”。

第 154 行 ingens accedit stomacho fultura ruenti,“强力的支撑来帮助你坍塌 的胃”,语法上 ingens...fultura 是 cibus 的并列主语,意义上相当于同位语。 这样表达强调了食物对奥皮缪的重要性。stomacho...ruenti 是与格。

第 155 行 Tu cessas,“你犹豫什么?”Agedum,“赶紧”,语气词。sume hoc ptisanarium oryzae,“吃了这碗米粥”。ptisanarium(糊状物)受属格 oryzae (大米)修饰。

第 156 行 Quanti emptae,“多少钱买来的”,emptae(买)修饰 oryzae,Quanti 是表示价格的属格。Parvo,“没多少钱”,表示价格的夺格。Quanti, ergo, “那到底是多少?”Octussibus,“八阿斯”,夺格。Eheu,哀叹词。

第 157 行 quid refert,“有什么区别”。morbo an furtis pereamque rapinis,“我 是死于疾病还是偷盗和抢劫”。an 表示选择,que 连接夺格 furtis 和 rapinis。

第 158 行 158-160 行总结 82-157 行,并过渡到下一部分。Quisnam igitur sanus,“到底谁是正常的” ,Qui non stultus,“不愚蠢的人”。Quid avarus, “贪婪者怎么样”。

第 159 行 Stultus et insanus,“愚蠢又疯狂”。Quid 本来要延续与刚才两个 问题相似的结构,但插入 si 从句之后,句子结构有所改变,它的功能也类 似语气词了。si quis non sit avarus,“如果有谁不贪婪”。

第 160 行 continuo sanus,“他立刻就成为正常人了吗”。Minime,“绝对不 是”。Cur, Stoice,“为什么,斯多葛主义者?”呼格 Stoice 经常带有轻蔑口 气,但这里斯泰提纽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设问的。Dicam,“我马上讲”。

第 161 行 Non est cardiacus,“不是胃病患者”,cardiacus 从词源看应与心 脏有关,但它实际指胃痛的人,这里作表语,主语是 hic aeger(这个病人)。 Craterum dixisse,“克拉特鲁说过”,将来时命令式第二人称单数 putato(假 设、考虑)的宾语。Wickham 说,克拉特鲁(Craterus)是西塞罗数次提到 的一位医生,这里作为医生的代表。

第 162 行 Recte est igitur surget, “(我们就据此认为)他身体健康,可以下 床吗”。Negabit,“他会否定”。

第 163 行 quod,“因为”,病人给出的理由。latus aut renes morbo temptentur acuto,“他的两胁和双肾被剧烈的病痛折磨”。

第 164 行 比喻结束,进入正题。斯泰提纽开始讨论第二类疯狂——野心。 Non est periurus neque sordidus,“他(指下文的 hic)既不做伪证,也不吝啬”。immolet aequis hic porcum Laribus,“让他向庇佑他的家神献上一头猪 (感谢神让他没有这些缺点)”,与格 aequis...Laribus(慈悲的家神)和 immolet(献祭)搭配。

第 165 行 verum ambitiosus et audax,“可是他野心太大,无所顾忌”。

第 166 行 naviget Anticyram,“让他航行到安提库拉(去治疯病)” 。 Quid enim differt,“因为这有何分别” 。 ne和an表示选择疑问句,barathro dones quidquid habes,“把你拥有的一切送给深渊”。与格 barathro(深渊)指民众,有政 治野心的人需要用大量金钱笼络民心,如同扔进一个填不满的深渊。

第 167 行 numquam utare paratis,“从来不用你得到的东西”。utare 是 utor 的现在时虚拟式第二人称单数,夺格 paratis 是中性复数名词。

第 168 行 Servius Oppidius(塞维乌·奥皮丢)所指不详,Servius 或许影 射罗马的第六任国王 Servius Tullius,Oppidius 或许意为“城里人” (oppidum 是“城镇”的意思)。Canusi duo praedia(在卡努西的两处地产)作 divisse (=divisisse,分)的宾语,Canusi 是地格(主格是 Canusium)。

第 169 行 dives antiquo censu,“根据很久以前的财产统计(他)很富有”。 与格 gnatis...duobus(两个儿子)和 divisse 搭配。

第 170 行 fertur,“据说他”。hoc moriens...dixisse,“临死的时候说了这话”, divisse 和 dixisse 两个不定式都与 fertur 搭配。pueris...vocatis ad lectum,独 立夺格,“把孩子们叫到床前”。

第 171 行 Postquam...vidi,“在我看见……之后”。te,指奥卢(Aulus,呼 格 Aule)。talos(形如骰子的东西)和 nuces(形如坚果的东西)都是儿童 的玩具,具体所指不详,可近似译成“抛石”和“弹珠”,这两个名词被两 个 te 主语(分别指两兄弟)共用。

第 172 行 ferre sinu laxo,“随意装在胸口”,sinu 指托加袍的褶在胸前形成 的口袋形状,laxo 形容它很松,容易漏,奥卢的这个习惯表明他不在意“财 产”,后面两个动词更印证了这一点。donare,“送给别人”,ludere,“和别 人赌”。vidi(我看见)同样管辖下一行。

第 173 行 te,指提贝略(Tiberi,主格 Tiberius)。numerare,“清点”。cavis abscondere tristem,“焦虑地把它们藏进洞里”。夺格 cavis(洞)与 abscondere (隐藏)搭配,tristem 修饰 te,但有副词意味。

第 174 行 extimui,“我就很害怕”,害怕的内容是 ne 从句,vos ageret vesania discors,“(两种)不同的疯狂会控制你们”。vesania,“疯狂”。

第 175 行 这行的 ne 从句解释了“不同的疯狂”,tu Nomentanum,“(怕) 你(指奥卢)追随诺门坦”,关于诺门坦,见《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 首第101 行注释。tu ne sequerere Cicutam, “(怕)你追随契库塔”,关于契库塔, 见本诗第 70 行的注释。

第 176 行 Quare,“因此”。per divos oratus...Penates, “(我)通过家神祈求”, divos...Penates,“家神”,初是家里储藏室和各种物资的守护神,其神位 在家中心的壁炉附近。从语法上说 oratus 修饰 uterque(你们俩),但它 隐含的逻辑主语是“我” 。

第 177 行 这行的两个 ne 都和命令式 cave(小心)搭配,两个从句共享一 个宾语 id(quod 从句的先行词)。tu...ne minuas,“你(指奥卢)不要减少”, tu ne maius facias,“你(指提贝略)不要增加”。

第 178 行 satis esse putat pater,“父亲认为足够”,et natura coercet,“自然 也设定为界限”。塞维乌·奥皮丢要求儿子们谨守中道,不要走极端。

第 179 行 Praeterea,“此外”。ne 表示否定性的目的,ne vos titillet gloria, “为避免权势诱惑你们”,titillet 原义是“挠痒、刺激”。iure iurando obstringam ambo,“我要用誓言捆缚住你们俩”,iure iurando(主格 ius iurandum)是固定说法,意为“誓言” ,ambo,“两边都”。

第 180 行 uter...vestrum,“你们俩中的任一位”,uter 的先行词是 is(他)。 aedilis fueritve...praetor,ve 连接 aedilis 和 praetor,“若当营造官或司法官”。

第 181 行 is intestabilis et sacer esto,“就让他受到驱逐和诅咒”。奥皮丢用 了两个法律术语,intestabilis 是指被剥夺出庭作证和继承遗产的权利,sacer 是指违反了宗教禁忌,应当被剥夺生命权和财产权。esto 这里是第三人称 单数的将来命令式。

第 182 行 In cicere atque faba…que lupinis,“在(向民众扔)鹰嘴豆、扁豆 和羽扇豆(的过程)中” ,bona tu perdas,“你要毁掉财产”。这是以幽默的 口吻描绘罗马官员或候选人向民众免费发放食物的行为。

第 183 行 此行的两个 ut都引导目的状语从句,latus ut in Circo spatiere,“在 大赛车场来回阔步(指成为显贵受人瞻仰)”。Circo 指 Circus Maximus(战 神广场),spatiere 指游行式地走路。aeneus ut stes,“成为铜(造的东西) 站着”,意为“变成青铜雕像,被人永久纪念”。

第 184 行 nudus agris, nudus nummis...paternis,“失去了田地,失去了父亲 留下的钱财” ,nudus 原义是“赤裸”,这里意为“失去”。insane,呼格,“疯 子”。182-184 行的大意:难道你愿意倾家荡产来换取政治的声名吗?

第 185 行 Scilicet,“当然” 。ut plausus, quos fert Agrippa, feras tu,“你想收 获阿格里帕收获的掌声与欢呼”。阿格里帕担任营造官时,举办了盛大的竞 技表演,受到了民众的欢迎。 

第 186 行 astuta ingenuum volpes imitata leonem,“一只狡猾的狐狸模仿高 贵的狮子”,做 tu(你)的同位语。

第 187 行 在没有任何过渡的情况下,场景突然切换到了特洛伊战争,并 融入了不少“现代”(相对于贺拉斯的读者而言)的罗马元素,这部分一直 持续到第 207 行。斯泰提纽想象自己化身为某个希腊人和阿伽门农对话。 Aiax(希腊语 Aias,埃阿斯)在争夺阿喀琉斯武器的竞赛中因为尤利西斯 使用诡计而失败,他因此发疯,攻击周围的羊群,以为它们都是对手, 后他杀死了自己。在贺拉斯设计的情节里,阿伽门农禁止手下埋葬埃阿斯, 斯泰提纽前来与他理论。这个情节可能受到了索福克勒斯剧作《埃阿斯》 的影响,剧中是阿伽门农的弟弟墨涅拉俄斯(Menelaus)禁止埃阿斯的弟 弟透克洛斯(Teucer)安葬埃阿斯。Atrida,“阿特柔斯(Atreus)之子”, 对阿伽门农的称呼。vetas cur,“你为何禁止”,Ne 从句是禁止的内容。Ne quis humasse velit Aiacem,“任何人都不可以埋葬埃阿斯”,这是一种旧式 的法律表述,用完成体不定式,humasse=humavisse(埋葬)。

第 188 行 Rex sum,“我是国王”。阿伽门农的回答几乎不算回答。Nil ultra quaero plebeius,“我,一介平民,不再往下问了。 ”plebeius(平民)是一 个典型的罗马词汇,在这里很有时代错位的喜剧感,质问者其实是以谦卑 的方式挑战阿伽门农,让他继续给出合理的解释。aequam rem imperito,“我 命令的是一件合理的事” 。

第 189 行 si cui videor non iustus,“如果在谁看来我缺乏正义” 。

第 190 行 inulto dicere quod sentit permitto,“我允许(他)不受惩罚地说出他心里所想。 ”Maxime regum,“国王中伟大者”,Maxime 是呼格,和复数属格 regum 搭配,因为希腊联军中有很多国王,阿伽门农是总统帅。

第 191 行 di tibi dent capta classem redducere Troia,“愿神保佑你在攻下特洛伊后将舰队带回家”。dent(给)是表示祈愿的虚拟式,和与格 tibi 搭配, 宾语是不定式 classem redducere(带回舰队),capta...Troia,独立夺格。此 行大致翻译了《伊利亚特》中的话(1.18ff)。

第 192 行 Ergo consulere et mox respondere licebit,“现在我可以向你提问并 回答了吗”。Ergo 表明了一种交换关系,前面他说了吉利的祝语,以获得 继续对话的许可。licebit(可以),无人称动词。mox,“不久、然后”。

第 193 行 Consule,命令式,“问吧” 。Cur Aiax, heros ab Achille secundus, putescit,“为什么埃阿斯,仅次于阿喀琉斯的英雄,(要任其)腐烂”。

第 194 行 totiens servatis clarus Achivis, “(他)因为这么多次救了希腊人而著名”。totiens,“经常”。夺格 servatis...Achivis(希腊人被救)表示 clarus(著名)的原因。

第 195 行 ut 引导目的状语从句,Gaudeat ut populus Priami Priamusque inhumato,“让普里阿摩斯和他的人民因为(埃阿斯)未埋葬而高兴”。普里阿摩斯(Priamus)是特洛伊国王。夺格 inhumato(未被埋葬的人)与 Gaudeat(高兴)搭配。

第 196 行 quem 的先行词是 inhumato,per quem,“通过他、因为他”。tot iuvenes patrio caruere sepulcro,“这么多年轻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却得不到安 葬”。caruere=caruerunt,“缺乏、被剥夺”,patrio...sepulcro,“故土上的坟 墓”。斯泰提纽的意思是,阿伽门农这么做是帮敌人报仇。

第 197 行 Mille ovium insanus morti dedit,“他在疯狂中杀死了一千只绵 羊”,阿伽门农给出的理由。数词 Mille 和部分属格 ovium 搭配,作 dedit 的主语,与格 morti(死)和 dedit 配合。

第 198 行 inclutum Vlixen et Menelaum una mecum se occidere clamans, “(他)嚷着要杀死著名的尤利西斯、墨涅拉俄斯还有我” 。inclutum(著 名的)修饰 Vlixen(尤利西斯,即奥德修斯),una mecum,“和我一起”, se,“他”。整个不定式结构作 clamans(喊)的宾语。

第 199 行 下面是斯泰提纽的反驳。cum引导时间状语从句。pro vitula statuis dulcem Aulide gnatam ante aras,“你在奥利斯决定用可爱的女儿代替母牛 (作祭坛的牺牲) ”。dulcem...gnatam(甜美的女儿)指伊菲革涅亚 (Iphigenia)。阿伽门农曾杀死了月神阿尔忒弥斯的一只圣鹿而冒犯了她, 在舰队准备出海的时候,海面却一丝风也没有。阿伽门农只好按照祭司的 命令,杀死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来平息女神阿尔忒弥斯的怒火。后, 阿尔忒弥斯拯救了伊菲革涅亚,舰队才得以顺利起航。pro vitula 的说法含 有本可用母牛却不用的意思,埃阿斯在疯狂中将羊当作人,阿伽门农在“正 常”状态下把人当作牛,谁更疯狂,不言而喻。

第 200 行 spargisque mola caput...salsa,“你在她的头上撒盐食” ,caput 是 宾语,夺格 mola...salsa(用盐处理过的小麦颗粒,撒在牺牲身上)和 spargis (撒)配合。improbe,呼格,“无耻的人”。

第 201 行 rectum animi servas,“你守着心灵的正道吗”,意为“你没疯吗”。 形容词 rectum(正确的)作中性名词,和属格 animi(心智、灵魂)搭配。 Quorsum,“这是要往哪里走”,意为“(你到底)想说什么”。enim 表示解 释。insanus quid...Aiax fecit,“疯狂的埃阿斯做了什么”。

第 202 行 cum stravit ferro pecus,“当他用剑屠杀羊群时”,stravit 原义是“平铺、散开”,这里形容羊的尸体成片,pecus 是中性宾格。abstinuit vim uxore et gnato,“他没有对妻子和儿子动武” 。uxore 和 gnato 是表示分离的夺格, 和 abstinuit(忍住)及其宾语 vim(暴力)搭配。

第 203 行 mala multa precatus Atridis, “(他)诅咒了很多灾祸在阿特柔斯 的儿子身上”,主语是 ille(他,指埃阿斯),Atridis 是复数与格,指阿伽 门农和墨涅拉俄斯兄弟。

第 204 行 non ille aut Teucrum aut ipsum violavit Ulixen, “ (但)他既没有攻 击透克洛斯,甚至没有攻击尤利西斯本人”。埃阿斯既没(像阿伽门农那样) 攻击亲人,也没(像一般人设想的那样)攻击私敌。

第 205 行 阿伽门农的辩解。Verum ego,“可是我”。ut haerentes adverso litore naves eriperem,“为了把黏住的船从敌意的海岸救走”,阿伽门农献祭女儿 是为了让神刮风,以便船驶离海岸。haerentes...naves,“无法行驶的船”。 adverso 形容 litore,是因为岸不肯放船走,夺格与 eriperem(夺走)搭配。

第 206 行 prudens(明智的)修饰 ego,placavi sanguine divos,“我用血祭 平息神的愤怒”。placavi,“使……满意,恢复平静”。

第 207 行 Nempe tuo,tuo 修饰 sanguine,“对,(用)你自己的(血)”,因 为女儿是自己的血肉,女儿的血便是自己的血。furiose,呼格,“疯狂的家 伙”。Meo, sed non furiosus,“是我的(血),可是(我)不疯狂” 。

第 208 行 从这行开始,斯泰提纽从反驳阿伽门农逐渐返回到对旁观者的 训导。这一行无论文字还是解释历来都有很大争议,这里采用的是Wickham 等人的版本。Qui 引导的从句省略了先行词(habebitur 的主语) 。 species...capiet,“相信……的观念” ,species(表象)这里指未经现实证明 的观念,按照 Heindorf 的解释,alias(=alias...alias,一些……一些)与属 格 veri(真理、正确的事)和 sceleris(罪、错误的事)搭配,共同修饰 species, tumultu permixtas 是 species 的第二个修饰语,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一些正 确的观念和一些错误的观念在混乱中搅到一起。阿伽门农的错误就是这样: 目的是对的,让全军摆脱困境;手段是错的,残杀亲人。但他却只看到目 的,意识不到手段的错误。Morris 等人的版本中,veri 作 veris,是复数夺 格,这样 species 的第一个定语就是 alias veris(与真实不同,不符合真实, veris的夺格和alias搭配,近似于表示比较),第二个定语是sceleris...tumultu permixtas,“因为罪的扰动而混乱”。

第 209 行 commotus habebitur,“(相信这样观念的人)就会被视为癫狂” 。commotus 指心智动荡失常。

第 210 行 ne 和 an 呼应,表示选择,stultitiane erret an ira,“是因为愚蠢还是愤怒而犯错”,整个问句作 nihilum distabit(没有差别)的主语。stultitia 和 ira 都是夺格,distabit 意为“有距离”。

第 211 行 cum...desipit,“当他发疯的时候”,Aiax immeritos...occidit...agnos, “埃阿斯杀死了无辜的羊羔”。

第 212 行 cum prudens,“当‘明智的’你”,prudens 是引用阿伽门农本人 的话。scelus ob titulos admittis inanes,“为了空洞的头衔而犯罪”,titulos 特指古罗马人在供奉的祖先蜡制面具下刻的他们生前曾担任的职位和获得 的称号。斯泰提纽认为,阿伽门农不惜杀亲,是为了追求名声。

第 213 行 stas animo,“你的心是正常的吗”,animo 的夺格表示方面。purum est vitio tibi...cor,“你的心没有过错吗” ,purum(纯洁)和夺格 vitio(罪错) 搭配,表示“没有”。cum tumidum est,“当(它因为骄傲)而膨胀”,意味 着失去正确看待事情的平静心态,呼应第 209 行的 tumultu(混乱)。

第 214 行 Si quis lectica nitidam gestare amet agnam,“如果有谁喜欢用轿子 抬着光洁的羊羔”。

第 215 行 huic vestem, ut gnatae, paret, ancillas paret, aurum,“像对待女儿一 样对待她,给她衣服、女仆和金饰” ,huic(她,指羊羔)和 gnatae(女儿) 都是与格,处于同等的语法地位。

第 216 行 Rufam aut Pusillam appellet,“把她称为鲁茷或普希拉”,Rufa 和 Pusilla 都是古罗马常见的女孩名字。forti…marito destinet uxorem,“为她安 排了勇武的丈夫”。Leon 评论道,这种对宠物的依恋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也 很常见,用以补偿正常家庭情感的缺失。

第 217 行 interdicto huic omne adimat ius praetor,“司法官会向他下禁令, 夺走他所有的权利”。interdicto 是夺格,huic 是与格,都与 adimat(夺走) 搭配。在古罗马,司法官(praetor)有权通过禁令(interdictum)剥夺疯人 的财产权,并把他交给指定的监护人看管(tutela)。

第 218 行 ad sanos abeat tutela propinquos,“看管他的任务将归于心智正常 的亲戚”。

第 219 行 Quid,“什么”,表示惊讶。Si quis gnatam pro muta devovet agna, “如果有谁把女儿当作沉默的羊羔献祭”。pro muta...agna,表示对等的交 换,devovet,“当作祭品献出”。

第 220 行 integer est animi,“他是心智健全的吗”。Ne dixeris,“你不能这 样说”,ne 和现在完成时虚拟式搭配常用于表示禁止。Ergo,“因此”。ubi prava stultitia(est) ,“哪里有违背道德的愚蠢”。

第 221 行 hic summa est insania,“哪里就有严重的疯狂”,hic(这里) 和 ubi 呼应。qui sceleratus(erit) ,“谁是邪恶的”。

第 222 行 et furiosus erit,“谁也一并是疯狂的”。quem 的先行词是 hunc。 quem cepit vitrea fama,“玻璃一般的名声所攫住的人”,vitrea(像玻璃的) 可能有两重意思,一是诱惑,贺拉斯曾用这个词形容女妖喀耳刻(Circe); 二是脆弱易碎。

第 223 行 hunc circumtonuit,“在他周围发出雷声”,主语是 Bellona(贝罗 娜)。Bellona 是女战神,马尔斯的妹妹。gaudens…cruentis,“喜欢看见流 血的(人或场面)”,修饰 Bellona,夺格 cruentis 可理解为形容词转化成的 阳性复数名词(指人)或中性复数名词(指场面)。贺拉斯借斯泰提纽之口 把野心称为人类四种疯狂中严重的一种,不是偶然的,驱动公元前 1 世 纪罗马内战和政治迫害的主要便是野心,它造成的破坏是大的。

第 224 行 “布道”的第三部分从这里开始。Nunc age,“现在,来吧”。luxuriam et Nomentanum arripe mecum,“和我一起讨论放纵和诺门坦”,命令式 arripe 原义是“抓住”,这里指捡起另一个话题。诺门坦(Nomentanus)在贺拉 斯诗中是浪荡子的代表。

第 225 行 vincet...ratio,“理性会证明” ,stultos...insanire nepotes,“愚蠢的 浪荡子也发了疯”,不定式结构作 vincet(证明)的宾语。

第 226 行 hic simul accepit patrimoni mille talenta,“这位一接过一千塔兰特 的遗产” 。simul=simul ac,“一……就” 。patrimoni(遗产)是部分属格, 和 mille talenta 搭配,塔兰特(talentum)是古代中东和地中海世界的重量 单位,这里塔兰特应该指同等重量的白银,一千塔兰特大约是 40 吨,按今 日世界一盎司白银 20 美元的价格计算,大约相当于 2600 万美元。

第 227 行 edicit,“他就宣布”,因为 edicit 带有官方命令的味道,所以 uti (=ut)从句用了虚拟式动词(veniant)。227-229 行列出的各类人都是单 数代表复数。piscator,“渔夫”。pomarius,“果农” 。auceps,“家禽贩”。

第 228 行 unguentarius,“香水商”。Tusci turba impia vici,“图斯坎街所有 的闲人”。turba,“人群”,impia,“不道德的”,Tusci...vici,主格 Tuscus vicus, 是从罗马广场到维拉布鲁(Velabrum)的一条街,在当时名声不好。

第 229 行 cum scurris,“和小丑一起” ,scurra 是靠能说会道、逗人发笑在 富人门下混饭吃的人。fartor,“香肠师”。cum Velabro,“和维拉布鲁一起”, 维拉布鲁是罗马城的一个交易区。omne macellum,“整个食品市场”。

第 230 行 mane domum veniant,“(第二天)早晨到他家去”,主语是上述 所有人。Quid tum,“然后发生什么”。venere frequentes,“许多人都来了”。

第 231 行 Verba facit leno,“一位皮条客(代表这些人)发言”。Quidquid mihi, quidquid et horum cuique domi est,“我和这些人每一位在家里的一切”,从句修饰 id。

第 232 行 id crede tuum(esse),“请相信都是你的” 。vel nunc pete vel cras, “今天或明天就请派人去要”。

第 233 行 Accipe quid contra haec iuvenis responderit aequus,命令式 Accipe 是斯泰提纽对旁观者说的,“听听这位无私的年轻人对此是怎么回答的”。 contra haec,“针对这些” 。aequus,“公正无私”。

第 234 行 In nive Lucana dormis ocreatus,“你穿着长靴在卢卡尼亚的雪中 睡觉”,卢卡尼亚的野猪以味道鲜美著称。ut aprum cenem ego,“以让我吃 上一头野猪”。这是对打猎的人说的。

第 235 行 tu pisces hiberno ex aequore verris,“你在冬天的海中四处寻找 鱼”,verris,“清扫”,指地毯式搜寻,这是对打鱼的人说的。

第 236 行 segnis ego,“我却这样懒惰” ,indignus qui tantum possideam,“不 配拥有这么多的东西”。aufer,“拿走吧”。

第 237 行 sume tibi deciens,“请收下一百万塞斯托”,关于金额,参考《讽 刺诗集》第 1 部第 3 首第 15 行的注释。tibi tantundem,“和你同样多”。tibi triplex,“你三倍的钱”。

第 238 行 unde(从那里,指后一位的家里)引导定语从句。uxor media currit de nocte vocata,“妻子在半夜听到吩咐跑来(送东西) ”。过去分词 vocata(被叫)修饰 uxor,media...de nocte,“在半夜”。

第 239 行 新的一个故事。Filius Aesopi,“艾索普的儿子”,艾索普(Aesopus) 是当时著名的悲剧演员,西塞罗的朋友,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1 首第 82 行。detractam ex aure Metellae...insignem bacam,“从梅泰拉的耳朵上取下的一颗罕见的珍珠”,梅泰拉所指不详。

第 240 行 scilicet ut deciens solidum absorberet,“显然是为了一口吞下这(价 值)一百万塞斯托(的东西)”。

第 241 行 aceto diluit,“用醋溶解(珍珠)”。普林尼《自然史》中(9.59.35) 也讲过类似的故事,只不过人物换成了克里奥帕特拉。qui 是疑问副词,“如何、怎样”。ac 和比较级形容词 sanior(更正常)搭配,表示比较(现在这 样做和 si 从句描述的情形相比)。

第 242 行 si illud idem in rapidum flumen iaceretve cloacam,“如果他把同样 的东西扔进了激流或下水道里”。

第 243 行 Quinti progenies Arri,“昆图·阿鲁斯的孩子”,关于阿鲁斯,见 前面第 86 行的注释。par nobile fratrum,“一对著名的兄弟”,progenies(后 代)的同位语,此处 par 是名词(一对)。 

第 244 行 gemellum(孪生的)修饰 par,本行三个表示方面的夺格都与之 搭配。nequitia,“邪恶”。nugis,“轻浮之事”。pravorum...amore,“对堕落 的迷恋”。

第 245 行 luscinias soliti...prandere,“习惯以夜莺为午餐”,prandere,“吃 午餐”。impenso...coemptas(高价买来的)修饰 luscinias(夜莺) 。

第 246 行 quorsum abeant,“他们该去哪里”,意为“他们该如何归类”,abeant 是表示思虑的虚拟式(deliberative subjunctive)。Sanin’ creta, an carbone notandi,n’(=ne)和 an 呼应表示选择,creta 和 carbone 都是夺格,“(他 们俩)是应该用白垩标为正常(Sani)呢,还是用炭标为不正常”,在古罗 马文化中,白色的标识表示吉利。我这里用的是 Morris 的版本,Wickham 的版本作 Sani ut creta, an carbone notati? 大意相同。

第 247 行 在 247-280 行斯泰提纽讨论了情欲的放纵。247-248 行的四个 不定式都是 delectet 的主语。Aedificare casas,“搭玩具房子”,plostello adiungere mures,“让老鼠拉小车”,字面义是“把老鼠套在小车上”。

第 248 行 ludere par impar,“猜单双数”,即猜攥在手里的东西是单是双的 游戏。equitare in harundine longa,“骑长竹竿”,这里 in 的意思是“在上面” 。

第 249 行 si quem delectet barbatum,“如果这些让哪位成年人喜欢”, barbatum(长胡子的)指“成年的”。amentia verset,“他一定疯了”,字面 义是“疯病(在他心里)打转”。

第 250 行 Si...ratio...evincet,“如果理性能证明”,puerilius his...esse...amare, “情欲比这些还幼稚”。比较级 puerilius(更孩子气的)和夺格 his(这些) 搭配,amare 在拉丁语中偏指情欲之

第 251 行 nec quicquam differre,“没有任何区别”,仍然是 evincet 的宾语, 不定式的主语是 utrumne…an(是……还是)的间接选择问句。in pulvere…ludas opus,“在沙土中玩游戏” ,opus 常指修建东西之类游戏。 trimus quale prius,“就像从前三岁时所玩的”,quale 引导的是省略了动词 的定语从句,trimus(三岁的)是形容词,quale prius 修饰 opus。

第 252 行 meretricis amore sollicitus plores,“因为对一位妓女的爱而焦虑地 哀叹”。属格 meretricis(妓女)修饰表示原因的夺格 amore。

第 253 行 quaero,“我问”,插入语,加强语气。faciasne 是与第 250 行开 始的 si 从句对应的主句。faciasne quod olim mutatus Polemon,“你会做从前 帕勒蒙在幡然悔悟后所做的吗”。这是古希腊一个著名的哲学改变人生的例 子。帕勒蒙(Polemon)在一次醉酒后误闯入雅典学园领袖色诺克拉底 (Xenocrates)的课堂,被他的哲学打动,投到他门下,后继承他的衣钵。

第 254 行 ponas insignia morbi,“你会放弃病的标志物吗”。

第 255 行 fasciolas,Wickham 认为是某种长筒袜。cubital,“肘垫” 。focalia, “围巾”。在崇尚阳刚的传统罗马人看来,这些东西都不是正常的衣着和用 物,只有追求奢侈、气质阴柔的人才用。potus ut ille dicitur,“就像人们传 说醉酒的他(指帕勒蒙)……”。被动式 dicitur 表示别人关于主语的传言。

第 256 行 ex collo furtim carpsisse coronas,“(他)从脖子上悄悄扯下了花环”,宴会上戴花环是常见的事,此时帕勒蒙意识到了羞耻。

第 257 行 postquam est impransi correptus voce magistri,“在他被禁食的老 师的声音摄住心神之后” 。correptus 是 corripio(抓住)而不是 correpo(爬) 的过去分词。属格 impransi...magistri(没用过餐的老师)修饰 voce(声音)。

第 258 行 Porrigis irato puero cum poma,“当你把水果递给正在生气的男 孩”,cum 是时间状语从句的连词,poma 是宾语,和与格 irato puero 搭配。 recusat,“他会拒绝”。

第 259 行 Sume, catelle,“快吃,小狗(昵称)”。negat,“他不肯”。si non des, “如果你不给他”,optet,“他(又)想要”。amator exclusus qui distat,“吃 了闭门羹的情人(和这个男孩)有何不同”。qui 是疑问副词,“怎样”。

第 260 行 agit ubi secum,“当他和自己讨论”,eat an non,“去还是不去”。

第 261 行 quo 既和 eat 搭配,也和 rediturus 搭配,表示目的地。quo rediturus erat non arcessitus,“(对方)没叫他去,他却打算去那里”,将来主动分词 rediturus 表达意向,过去分词 non arcessitus(没被邀请)描述状态。et 连 接 agit 和 haeret。动词 haeret(黏)和与格 invisis foribus(可恨的门)搭配。

第 262 行 Nec nunc...accedam,“即使现在我也不去” ,cum me vocet ultro, “当她主动地邀请我”。第一个选项:不去。262-271 行是贺拉斯对泰伦 斯剧作《阉奴》(Eunuchus)开场部分的改写。262-264 行对应原作的 46 -49 行。这里说话的是主人公费德里亚(Phaedria)。

第 263 行 an potius mediter finire dolores,“还是好考虑结束我的痛苦”。 第二个选项:去。

第 264 行 Exclusit; revocat: redeam?“她拒绝了我,她又叫我回去:我要回 去吗?”Non, si obsecret,“不,即使她哀求我也不行”,obsecret 通常祈求 的对象是神,用这个词表明了对方的低声下气。

第 265 行 Ecce servus, non paulo sapientior,“瞧(他的)奴隶,比他明智得 多”,non paulo 相当于双重否定。265b-271 行对应原作的 57-63 行。ere 是呼格,主格 erus(主人)。res(事情)是句子的主语,quae 从句修饰它。 在泰伦斯的剧作中,奴隶名叫帕尔梅诺(Parmeno)。 

第 266 行 quae nec modum habet neque consilium,“(如果一件事情)既没 有分寸,也没有道理”,ratione modoque tractari non volt,“它就没法按照分 寸和道理来处理”。modo 对应 modum(尺度、限度),ratione 对应 consilium, 都指理性。帕尔梅诺的意思是,非理性的事情只能以非理性的方式对待。

第 267 行 In amore haec sunt mala,“谈恋爱就是有这些麻烦”。bellum,pax rursum,“(一会儿)战争,一会儿和平”。

第 268 行 haec(这些)是 si 从句的宾语,si quis,“如果有谁”。tempestatis prope ritu mobilia 是 haec 的第一个修饰语,“几乎像天气一样变化无常”。 属格 tempestatis(天气)修饰夺格 ritu(方式),合起来修饰形容词 mobilia。

第 269 行 caeca fluitantia sorte 是 haec 的第二个修饰语,“跟随盲目的运气 而流动”,夺格 caeca...sorte 修饰现在分词 fluitantia。

第 270 行 laboret reddere certa sibi,“竭力向自己解释明白”,主语是 quis, 宾语是 haec,laboret(努力)和不定式 reddere certa(使……变得确定)连 用。nihilo plus explicet ac,“他不会比(si 从句描述的情形)解释得更清楚”。 explicet,“解释”。ac 和比较级 plus(更多)搭配,表示比较。

第 271 行 si insanire paret certa ratione modoque,“如果他按照确定的理性 和分寸来发疯”。paret(准备)和不定式 insanire(发疯)连用。

第 272 行 Quid,“什么”,表示惊讶。cum...gaudes,“当你高兴的时候”, 原因在 si 从句里,Picenis excerpens semina pomis 属于 si 从句,“从皮凯努 的苹果里剔出果核”,形容词 Picenis 修饰 pomis,它由名词 Picenum(皮凯 努)变来,当地盛产优质苹果。semina 原义是“种子”,这里指核。

第 273 行 si cameram percusti forte,“如果你碰巧击中了房间的拱顶” 。 camera,“房间或房间的拱顶”,percusti=percussisti,“击打”。Wickham 说, 这里贺拉斯描绘的是恋爱中的人玩的一种游戏,就是朝天花板扔果核,如 果击中,就是吉兆,表明对方也爱自己。penes te es,“你受你自己控制吗”, “你神经正常吗”。

第 274 行 Quid,用法同第 272 行。cum balba feris annoso verba palato,“当 你用咕噜不清的词语撞击年老的腭”,指人年老体衰仍咕哝着无聊的情话。 balba(结巴、含混)修饰 verba。annoso(上年纪的)修饰 palato(腭), 夺格和动词 feris(击打)配合。

第 275 行 aedificante casas qui sanior,“你比搭玩具房子(的小孩)明智多 少呢”,qui仍是疑问副词。现在分词aedificante作名词,夺格与比较级sanior 搭配,表示比较。Adde cruorem stultitiae,“愚蠢再加上血泊”,cruorem(血) 指恋爱经常导致的暴力仇杀,明显的例子是美狄亚,先杀弟弟,后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与格 stultitiae(愚蠢)和 Adde(加)搭配。

第 276 行 ignem gladio scrutare,“用剑在火中搅动”,翻译自毕达哥拉斯的 一句话,但这里的意思和原文不同,斯泰提纽让听众从恋爱的欲望问题(火) 过渡到暴力问题(剑)。Modo,“不久以前”,属于 cum 从句。inquam,“我 告诉你们”,插入语。

第 277 行 Hellade percussa Marius cum praecipitat se,“当马略杀死海拉斯, 自己也跳崖时”。Hellade percussa,独立夺格。praecipitat se,“将自己投下 悬崖”。马略(不是那位历史人物)和海拉斯所指不详。

第 278 行 cerritus fuit,“他是疯狂的吗” 。An,“或者”, 另一种选择。commotae crimine mentis absolves hominem,“你否定此人精神狂乱的指控”,absolves (认定无罪)与宾语 hominem(人)和表示分离的夺格 crimine(指控)搭 配,属格 commotae...mentis(动荡的心智)修饰 crimine。

第 279 行 sceleris damnabis eundem,“你裁定同一个人(指他)有罪”,属 格 sceleris 与 damnabis(判决)和宾语 eundem 搭配。

第 280 行 ex more,“按照习俗”,imponens cognata vocabula rebus,“为他 的行为选定相关的名称”。与格 rebus(事情)和 imponens(强加)搭配。

第 281 行 没有任何过渡,斯泰提纽开始谈论第四个话题——迷信,此部分 一直到第 295 行。Libertinus erat,“有一位获释奴隶”,senex(老人)是其 同位语。circum compita,“在各个十字路口(的神龛处)”。compita 这里指 Lares Compitales(罗马的公共守护神)的神龛。获释奴隶没有自己的家神 牌位,只能在公共神龛祷告。siccus,“干的”,Wickham 理解为“没有喝 酒”,意思是下文都是清醒状态下的行为,Morris 认为意思是斋戒。

第 282 行 lautis mane...manibus,“早晨洗净了手”,祷告时手必须是干净的。 currebat,“跑来跑去(从一个神龛到另一个神龛)”。Vnum...unum me surpite morti,“一个人,就保佑我一个人不死”,surpite=surripite,“偷走”,用这 个词似乎暗示获释奴隶意识到这是违法自然规律的,morti(死)是与格。

第 283 行 quid tam magnum,“(还有)什么(要求)如此微不足道”,tam magnum 应反过来理解。addens,“(他)又说”。

第 284 行 dis etenim facile est,“因为这对神来说太容易了”。orabat,“他祷告”。sanus utrisque auribus atque oculis,“他的两只耳朵和两只眼睛都正常”, auribus 和 oculis 都是表示方面的夺格。

第 285 行 nisi litigiosus,“除非喜欢打官司”,修饰 dominus(主人,指这位获释奴隶原来的主人) 。

第 286 行 mentem...exciperet dominus cum venderet,“主人当年如果卖他,不会担保他心智(正常)”。exciperet(排除)这里指出售奴隶时列出他的缺陷。Hoc quoque volgus,“这样的人群(指迷信者)也”。

第 287 行 Chrysippus ponit fecunda in gente Meneni,“克吕西波(把他们) 归入人丁兴旺的梅内纽家族”。梅内纽(Menenius)所指不详,但应该是克 吕西波用来代表疯人的。 

第 288 行 Iuppiter, ingentes qui das adimisque dolores,“朱庇特啊,你降下 也收回巨大的痛苦”。这是一位母亲的祷告(mater ait)。

第 289 行 属格结构 pueri menses iam quinque cubantis 描绘了她的处境,“儿 子已经躺在病床上五个月”。

第 290 行 frigida si puerum quartana reliquerit,“如果四天一次的发寒能离 开这个孩子” ,frigida...quartana 指四天发作一次的疟疾。

第 291 行 illo mane die,“在那天早上”,受 quo 从句限定。quo tu indicis ieiunia,“你规定斋戒那天”,指朱庇特日(Iovis dies,星期四)。在星期四 斋戒是犹太人的习惯,罗马人直到公元 4 世纪末皇帝狄奥多西一世统治期 间才正式实行星期制,但他们很早就知道了星期。

第 292 行 nudus in Tiberi stabit,“他(指儿子)将赤身站在台伯河里”。Casus 分句省略了 si(如果)。Casus medicusve levarit aegrum ex praecipiti,“如果 偶然因素或医生让病人(暂时)摆脱了危险”,levarit=levaverit,“使摆脱”。 与格 praecipiti(陡峭的、危险的)活用为中性名词。

第 293 行 mater delira necabit in gelida fixum ripa,“谵妄的母亲(仍)会毁 掉置于冰冷岸上的(儿子)”。过去分词 fixum(放置不动)用作名词。

第 294 行 febrimque reducet,“带回(重新引发)热病”。

第 295 行 quone malo mentem concussa,“她的心是被什么瘟疫击中了”, 整个分词短语修饰 mater,ne 是疑问语气词,mentem 是表示方面的宾格。 Timore deorum,“对神的恐惧(迷信) ”,Timore 用夺格是因为这个答案替 换的是 quo...malo。

第 296 行 斯泰提纽的“布道”到此结束,达玛西普继续讲述。Haec mihi Stertiniu...amico arma dedit,“斯泰提纽以我为友,给了我这些武器”。与格 amico(朋友)是 mihi 的同位语,都与 dedit 配合,Haec 修饰 arma(武器)。 sapientum octavus,“第八位贤人”,部分属格 sapientum 修饰序数词 octavus, 古希腊有著名的七贤,Cleobulus(克留勃拉)、Solon(梭伦)、Chilon(奇 伦)、Bias(毕亚斯)、Thales(泰勒斯)、Pittacus(庇塔库斯)和 Periander (勃吕安德) 。“第八位贤人”的说法表明了达玛西普对斯泰提纽的崇拜。

第 297 行 posthac ne compellarer inultus,ne 引导否定性的目的从句,“以免今后我受到言辞攻击却无力反击”。compellarer,“被(别人)用语言挑衅”, 因为达玛西普由巨富变为破产,难免不遭人讥讽。inultus,“仇没有报” 。 由此可知,上文的“武器”是指他从斯泰提纽学会的一套说辞。

第 298 行 Dixerit insanum qui me,省略了先行词的定语从句,“说我疯的 人”,不定式结构 insanum me(esse)是 Dixerit 的宾语。totidem audiet,“他 会听到同样的(话)”。

第 299 行 respicere ignoto discet pendentia tergo,“他将学会回头看挂在无知 背上的东西” 。ignoto 这里偏主动意义,“无知的”,而不是“未被觉察的”, 它修饰 tergo(背)是移就手法(hypallage)。respicere(往回看)和 discet (学习)连用,现在分词 pendentia(悬挂)作中性复数名词。这个典故出 自伊索寓言。有一个人带着两个包,胸前的包装着邻居的缺点,背上的包 装着自己的缺点,他只抱怨邻居的缺点,见 Phaedrus IV. 10。达玛西普的 长篇独白到此结束。

第 300 行 300-302 行是贺拉斯的反应。Stoice,呼格,既然达玛西普已经 熟悉并相信斯多葛派的信条,贺拉斯就干脆称他为“斯多葛主义者”。post damnum sic vendas omnia pluris, “(如果)这样,愿你破产之后卖所有的东 西都能更赚钱”,贺拉斯假装用祝愿的话来交换达玛西普对下面这个问题的 答案。pluris(更多)是表示价格或价值的属格。

第 301 行 qua me stultitia...insanire putas,“你认为我是因为什么样的愚蠢而 发疯”。qua...stultitia 是夺格,insanire 和附属成分作 putas 的宾语。quoniam non est genus unum,“既然它不止一种” 。

第 302 行 Ego nam videor mihi sanus,“因为在我自己看来我是正常的”。

第 303 行 303-304 行是达玛西普的回答。Quid,用法同第 272 行。caput abscissum manibus…gnati infelicis,“被手扯下的不幸儿子的头”,是 cum 时 间状语从句的宾语。portat(抱着)的主语是 Agave(阿高厄)。阿高厄是 忒拜国王彭透斯(Pentheus)的母亲,彭透斯因为阻止酒神的敬拜仪式而 遭到了狄俄尼索斯的报复。酒神让城里的女人都进入疯狂状态,到野外去 敬拜他。前去窥探的彭透斯被迷狂中的母亲当作狮子撕成碎片,参见欧里 庇得斯的悲剧《酒神狂女》(Bacchae)。

第 304 行 sibi tunc furiosa videtur,“那时在她自己看来她疯了吗?”

第 305 行 下面是贺拉斯的回答。Stultum me(esse)fateor,“我承认我愚 蠢”。liceat concedere veris,“且让我屈服于真相” ,liceat 是无人称动词, concedere 和与格 veris(真相)搭配。

第 306 行 atque etiam insanum,“甚至疯狂”。tantum hoc edissere,“只请解释这一点”,edissere,命令式,“详细解释”。

第 307 行 quo me aegrotare putes animi vitio,“你认为我到底受着什么灵魂 疾病的折磨” ,aegrotare 和夺格(quo…animi vitio)搭配时常有被动意味。 307b-323a 行是达玛西普的回答。Accipe,“听着”。

第 308 行 primum,“首先”。aedificas,“你在建(房子)”,可能指贺拉斯 在萨宾农场上建房子。hoc est,“这意味着”。longos imitaris,“你在模仿高 个子(指大人物)”,贺拉斯身材矮胖,用高个子比喻大人物也是在嘲笑他。

第 309 行 ab imo ad summum totus moduli bipedalis,“从脚到头总共只有两 呎”,修饰 imitaris(模仿)的主语“你”。moduli,modulus 的属格,“尺寸、 身材”。et idem, “(然而)你”。idem,“同一个人”,带有转折的强调意味。

第 310 行 rides Turbonis in armis spiritum et incessum,“你嘲笑图尔博穿着 铠甲时的神情和步态”,古罗马注者说,图尔博(主格 Turbo)是一位身材 矮小但勇武好斗的角斗士。corpore maiorem 修饰 spiritum 和 incessum,“比 (他)的身体大”,意思是相对于他的身材,他的神情步态令人惊奇。

第 311 行 qui ridiculus minus illo,“(你)又怎样不如他可笑呢” ,qui 是疑 问副词,夺格 illo(他)和比较级 ridiculus minus 搭配。

第 312 行 An...verum est,“难道这是合理的”。主语是 te...certare 这个不定 式结构。quodcumque facit Maecenas,“无论麦凯纳斯做什么”,te quoque... certare,“你都和他竞争” 。

第 313 行 tantum dissimilem(如此不同)和 tanto...minorem(如此比他逊 色)都修饰 te(你)。

第 314 行 Absentis ranae pullis vituli pede pressis,独立夺格结构,“一些小 青蛙在妈妈不在场的时候被一只牛犊踩了”。pullis(幼崽)受属格 Absentis ranae(不在场的青蛙)修饰,vitulis pede(小牛的脚)与 pressis 配合。

第 315 行 unus ubi effugit,“当其中一只逃出来”,matri denarrat,“向妈妈详细讲述”,matri 是与格,denarrat 强调完整的讲述。

第 316 行 ut ingens belua cognatos eliserit,ut 是疑问副词,“多么巨大的野兽踩扁了他的兄弟姐妹” 。Illa rogare,“她问”,rogare 是历史不定式。

第 317 行 ne,疑问语气词,Quanta,“多大(的野兽)”,num tantum...magna fuisset,“是否有这么大” 。sufflans se,“一边把自己鼓起来”。

第 318 行 Maior dimidio,“还要大一半”,dimidio 的夺格显然不是表示比 较的对象(比一半大),而是表示比较级的量度(Maior 的程度) 。Num tantum,“是否有这么大” 。Cum magis atque se magis inflaret,“当她把自己越吹越大”。青蛙的表述很不精确,是因为它们缺乏精确的大小感知。 

第 319 行 Non...par eris, si te ruperis,“即使你把自己吹爆,你也不会和它 一样大”。314-319 行是对一则伊索寓言的重述,贺拉斯的来源似乎不是 Phaedrus 的拉丁文版本(1.24)。

第 320 行 Haec a te non multum abludit imago,“这个图景和你差别不大”, Haec 修饰 imago,a te 和 abludit(有差别)搭配。

第 321 行 Adde poemata nunc,“现在再加上诗”,poemata(单数 poema) 是从希腊语变来的,指完整的诗,和 versus(诗行)不同。hoc est, oleum adde camino,“这就是火上浇油”,camino,与格,“熔炉” 。这里达玛西普用poemata 应该是指贺拉斯开始创作的抒情诗(《颂诗集》和《长短句集》)。从本诗开 头能看出,达玛西普从斯多葛派的立场出发,并不反对、甚至鼓励贺拉斯 多写讽刺诗。但抒情诗却不同,它无助于治疗人的疯狂,而且如柏拉图所 说,它自己就源于疯狂。

第 322 行 quae 的先行词是 poemata,quae si quis sanus fecit,“如果有人在 正常时写诗” ,sanus facis et tu,“那么你写诗时也是正常的”。

第 323 行 non dico horrendam rabiem,“不还没提你可怕的愤怒”。贺拉斯 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打断了他的话。Iam desine,“赶紧住嘴!”

第 324 行 Cultum maiorem censu,“(还有超出你收入的生活方式)”。夺格 censu(财产统计或财产)与比较级 maiorem(更大)搭配。贺拉斯再次打 断他。Teneas...tuis te,“管好你自己的事吧”,Teneas 是表示祈使的虚拟式, tuis(你自己的事务)是中性复数名词的夺格。

第 325 行 Mille puellarum, puerorum mille furores,“(还有)你对女孩男孩 的一千种欲望”。达玛西普的指控。 第 326 行 后一句是贺拉斯的话。tandem(后)表示希望终结纠缠的强 烈语气。maior...insane,呼格,“更大的疯子”,parcas...minori,“饶了我这 个小疯子吧”。与格 minori 与 parcas(饶恕)搭配。

“你动笔太少,一年喊着要羊皮纸的时候
四次都不到,忙着收回你织好的诗行,
反复跟自己过不去,就因为你贪睡贪酒,
才写不出值得谈论的作品。后果会怎样?
你竟在农神节逃到了这里,既然你没醉,5
那些承诺就该兑现了!开始吧!什么
也写不出来。芦管笔徒然被责骂,出生在
众神和诗人发怒时的墙无辜地被折磨。 
可你的表情似乎恶狠狠地说,我能写出
许多杰作,只要我能待在家里,舒适10
悠闲。为何让米南德和柏拉图挤在一处,
还搬来大部头的欧波利斯、阿齐洛科斯?
你就为平息别人的敌意而背弃了美德?
你会遭人鄙视的,可怜虫!邪恶的塞壬
‘怠惰’必须远离,要不,顺境时的收获15
就应坦然地放弃。”达玛西普,愿众神
因你睿智的建议赐你一位——理发师。
可你从哪里了解我这么多?“我的生意
破产后,自己的事已没法关心,便开始
关心别人的事。从前我总喜欢追问20
狡诈的西西弗曾在哪只铜盆里洗脚,
什么刻得不精细,什么浇铸得太硬,
懂行的我可以出十万,如果雕塑好。
买高档的花园和房子怎样才有利润,
只我一个人知道。所以小财神的绰号25
就戴在了我头上。”这个我知道,只是
纳闷你那病是怎么治好的。“新病赶跑
旧病,虽令人惊讶,也是常有的事,
就像头疼、腰疼有时会转到胸口,
嗜睡症病人会突然开始追打医生。”30
只要你别那样做,其余的就随意吧。“朋友,
别骗自己了,你也是疯子,几乎所有人
都是蠢人,如果斯泰提纽喊出的是真理。
我这番惊世之论就是拾他的牙慧,
是他安慰我,叫我从法布里丘桥回去后35
蓄上哲学家的胡子,不可再消沉颓废。
当时,我的生活一团糟,只想蒙着头
投河自尽,他站在我右边,‘别做傻事!’
他说,‘窒息你的是一种错误的羞耻心,
你生怕被周围所有的疯子看成疯子。40
首先我要问,疯狂是什么:如只有你一人
犯这病,我不会浪费口舌,妨碍你去死。 
任何人如果受制于悖逆的愚蠢,对真理
茫然无知,都被廊下派的克吕西波和门徒
称为疯子。这条定律罩住了全世界的45
臣民与君主,哲学家除外。且听我论述
为何所有人和你一样无理智,虽则
他们说你是疯子。就像在森林里,人们
漫无目的地游荡,偏离了唯一的正路,
那人往左,这人往右,各犯各的错,50
只方向不同而已。如果你相信自己疯,
那就是这样的疯,奚落你的那个人
也不比你高明,也拖着尾巴。有一种愚蠢
怕的是完全不该怕的东西,就像谁哀叹,
旷野上有火,有岩石,还有河流阻拦。55
另一种与此相反,但同样可笑,就像
谁径直冲到火里面,冲到河流的中央:
慈爱的母亲,纯洁的妹妹,父亲,妻子,
全在喊:“小心,这里有深沟,这里有巨石!”
但他不会听。弗费乌喝醉酒也这样,他扮演60
伊利奥涅,睡过了台词,全场观众齐喊
“我向你求助,妈妈!”现在我要证明
所有人都犯着这样的错,都有疯病。
达玛西普买古代的雕像如果算疯,
他的债主心智就更健全吗?姑且承认。65
假设我说,“收下这个,你永远不用还”,
如果你收下,算疯吗?如果拒绝墨丘利
白白送来的战利品,是不是更没理智?
像奈里乌那样,立一万的借据,还不保险,  
再学老狐狸契库塔,加上一百种表格,70
一千条链:邪恶的普罗透斯还是会逃脱。
当他狂笑着被拽到法庭,他可会变:
变猪,变鸟,变石头,变树,随心所愿。
如果生意的成败是疯与不疯的标志,
那么相信我,佩雷留的脑袋烂得更彻底,75
虽然他立的借据你永远没法还清。 
现在请各位整理好衣服,洗耳恭听:
因为肮脏的野心、贪婪的财欲而脸色
苍白的人,因为无度的奢华、阴暗的
迷信或别的心病而躁狂的人,围过来!80
听我说,为何你们都疯了,无一例外。
大半的嚏根草该送给贪婪的人,恐怕
理性应当让他们占整个安提库拉。
继承人把遗产总额刻上了斯塔贝的墓碑,
不如此,他们就得向民众献上一百对85
角斗士,还得按阿鲁斯的指令宴请他们,
分发的粮食也不能少于北非的收成。
“无论这决定是对是错,你都别抱怨。”
我相信,明智的斯塔贝知道他们不情愿。
“那他让继承人把遗产总额刻上石碑,90
究竟为什么?”他始终相信贫穷是大罪,
一辈子唯恐避之不及,假如他死时
家产碰巧少了一分钱,就会恨自己
又多了一分恶。世上的一切,德行,
名声,荣誉,人神之事,全都要侍奉95
美丽的财富。谁攒的钱多,谁就被称为
尊贵、勇敢、正义。智慧呢?是的,智慧,
甚至国王,什么都成。就像美德,
他盼望财富也带来荣名。阿里提波
是否和这位有点像?他曾在利比亚沙漠100
叫奴隶扔掉黄金,因为太沉,碍了
他们的行程。两人谁更疯?想解决争议,
却制造了争议,这样的事例有何启示?
如果有人买齐特拉琴,囤积了一大堆,
却既不弹奏它们,也对音乐没兴趣;105
谁不是鞋匠,却买了修鞋和鞋楦;谁厌恶
出海,却买了帆船;大家理应称他为
不可理喻的疯子。可如果有人储藏
黄金白银,却不知如何享用,仿佛
圣器不敢碰,和这些人有什么两样? 110
如果有人一直躺在如山的粮堆旁,
拿着长棍子守卫,虽然是它的主人,
却不敢碰一粒来安慰自己的辘辘饥肠,
宁可嚼着野菜的苦叶子,如此节省;
如果地窖里放了一千坛陈年佳酿,115
何止这个数,简直有三十万坛,他却喝
刺舌的醋;甚至七十九岁还躺稻草床,
那些精美的被子,豪奢的地毯,全成了
蟑螂蛾子的盛宴,朽烂在柜子里;他太疯,
但只在少数人眼里,所以多数人都患着120
同样的病,辗转反侧。你要把这些
留给儿子或释放的奴隶来挥霍一空,
与神做对的老家伙?还是担心自己
缺衣少食?每一天能花你多少钱,如果
你开始用更好的油抹卷心菜和积满头屑、125
和梳子离婚的脑袋?如果某种东西
已经够用,为何你还要作伪证,还要
到处偷和抢?你正常吗?倘若你拿起石头
攻击众人或者你买来的奴隶,所有
男女都会大喊,你疯了!当你用绳套130
勒死妻子,用毒药谋害母亲,难道
你的神智没问题?为什么?你既没在阿戈斯
干这事,也没用剑,像疯狂的俄瑞斯忒斯。
难道你以为,他从弑母时才开始癫狂,
而不是在母亲喉咙的暖血浸润剑锋135
之前,已经被邪恶的复仇女神逼疯?
自从俄瑞斯忒斯的心智被认定失常,
他反而没有任何你可以指责的行为:
他没敢刺伤皮拉得斯或者妹妹
厄勒克特拉,只是咒骂了他俩,称这位140
是恶神,送给那位怒火发明的称谓。
穷鬼奥皮缪家中藏满了金银,却习惯
在节日用坎帕尼亚的杓子品尝维埃酒,
平时则喝变味的酒。有一次他已然 
得了严重的昏睡症,继承人兴奋过了头,145
绕着柜子和钥匙狂跑,仿佛庆祝
战场大捷。忠诚的医生反应迅速,
用这个办法唤醒了他:他吩咐摆张桌子,
倒上许多包硬币,叫很多人近前来数。
这家伙立刻醒过来了。医生还要他警惕:150
“你不看好,就被猴急的继承人抢跑了。”
“我还没死呢。”“所以你得清醒,听我的。”
“你要我怎么做?”“你的血脉已经撑不住,  
胃也快不行了,只有食物能够救你。
还犹豫什么?赶紧吃了这碗米糊。”155
“多少钱买的?”“很便宜。”“到底多少?” “八阿斯。”
“神啊!被人偷了抢了死,还不如病死呢!”
到底谁正常?不蠢的人。贪婪的人呢?
又愚蠢又疯狂。那么,如果谁不贪婪,
就正常吗?非也。为什么?且听我的答案。160
假设克拉特鲁说,某人没有得胃病,
他的身体就正常了,可以下床活动?  
不是的,因为他两胁和肾疼痛难忍。
如果谁不狡诈,也不吝啬,请让他向家神
献上一头猪,可是他野心大,肆无忌惮:165
他也该去安提库拉。把拥有的一切扔进
深渊和从不享用财产有什么分别?
古代有位富翁叫奥皮丢,人们传说
临终时他让两个儿子平分了卡努西的
两处地产,并如此嘱咐病榻前的孩子:170
“你们小时候玩抛石和弹珠,奥卢,你总是
随意放胸前,不介意送人或跟别人赌,
提贝略,你却老在数,还焦虑地藏进洞里,
我见了就很害怕你们误入歧途,
你学诺门坦,你学契库塔,都会疯掉。175
所以看在家神份上,请听我忠告:
父亲认为足够、自然也认定合理的
这份财产,你别去减少,你别去增添。 
还有,为避免权势的诱惑,我要用誓言
捆绑住你们:你俩任何一位如果180
当了营造官或司法官,就要被驱逐和诅咒。
难道你愿意向民众扔鹰嘴豆、扁豆、羽扇豆,
就为了受民众瞻仰,就为了变成青铜像,
失去田地,失去金钱,跟疯子一样?
当然,你想学阿格里帕,收获掌声,185
一只狡猾的狐狸想模仿高贵的狮子! ”
“阿伽门农,你为何不许埋葬埃阿斯?”
“我是王。”“我是平民,就不再往下问了。”
“我的命令是正当的,谁若不服,尽管说,
不会受到惩罚。”“诸王的统领,愿神灵190
保佑你攻下特洛伊,带舰队平安返家!
现在我可以提问,也可以答话了吗?”
“请吧。”“为什么仅次于阿喀琉斯的英雄,
希腊人的伟大救星,要任其尸骨腐烂?
难道是为普里阿摩斯和他子民得偿所愿?195
因为埃阿斯让多少年轻人在故土夭亡,
却不得安葬! ”“他疯了,杀死了一千只绵羊,
还嚷着要杀死尤利西斯、墨涅拉俄斯
还有我。”“无耻啊,你在奥利斯决定用可爱的
女儿替母牛作祭品,在她头上撒盐食,  200
你的心智就正常?”“什么意思?” “埃阿斯
屠杀羊群时是疯了,可他做了什么?
他没对家小动武,虽痛骂了你们兄弟,
却没攻击透克洛斯和尤利西斯。”
“可我是为了让困住的船驶离海岸,205
用血祭平息神的愤怒,我很明智。”
“用你自己的骨血,疯子。”“是我的骨血,
但我不疯。”谁若将正确和错误的观念
搅在一起,头脑混乱,谁就是癫狂,
因愚蠢还是愤怒而犯错,结果都一样。210
发疯的埃阿斯杀死了无辜的羊羔,你呢?
为空洞的头衔犯了大罪,还自称明智, 
你正常吗?当你的心膨胀时,还叫纯洁?
如果谁用轿子抬着光洁的羊羔,像闺女
一样宠着她,给她衣服、女仆和金饰,215
给她好听的名字,安排了勇武的夫婿,
司法官会下禁令,夺走他所有的权利,
把他交给心智正常的亲戚照顾。
什么?如果谁把女儿当作沉默的羊羔
献祭,他还心智健全?你不能这么说。220
所以,邪恶的愚蠢是登峰造极的疯狂,
谁若邪恶,也一并疯狂,痴迷玻璃般的
名声的人,血腥的女战神会在他周遭
发出雷霆。现在,我们讨论放纵,
理性会证明,愚蠢的浪荡子也发了疯。225
某人刚接过一千塔兰特的遗产,就宣告:
渔夫、果农、家禽贩、香水商,图斯坎街的
各色人等,明天一早到他家报到,
连同小丑、香肠师、维拉布鲁的整个
食品市场。结果呢?许多人蜂拥而至。230
一位皮条客发言:“我们每个人在家里的
一切都归你,今明天你派人去拿就成。”
听听这位公正的年轻人怎么回应:
“你穿着长靴守在卢卡尼亚的雪里,
就为我吃上野猪,你在冬天的海中235
四处找鱼,我却这么懒,不配有这么多。
拿走吧!你一百万,你也一百万,你
三百万,多谢你妻子半夜还来送东西。”
艾索普的儿子从梅泰拉的耳朵取下一颗
罕见的珍珠,为一口吞下这百万的宝贝,240
把它溶在醋里。如果他把珍珠扔进湍急的
河里,扔进下水道,他就更有智慧?
阿鲁斯有一对著名的双胞胎儿子,论邪恶,
论轻浮,论对堕落的追逐,都堪匹敌,
他俩习惯拿夜莺当午餐,再贵也不惜。245
这两位,该用白垩还是黑炭标记呢? 
搭玩具房子,让老鼠拉小车,猜单双数,
把长竹竿当马骑,如果谁长了胡子,还痴迷
这些游戏,他就一定不正常,但假如
理性能证明,成人的情欲比这些还幼稚,  250
无论是三岁时玩沙堡,还是因为得不到
某位妓女的心而忧虑、哀叹,都没有
什么区别,请问你能学古时的帕勒蒙
那样洗心革面吗?那样决然地丢掉
病态的标志,长筒袜、肘垫、围巾,就像255
醉酒的他悄悄扯去了项上的花环,
被禁食老师的声音完全摄住了心神。
你把水果递给气头上的男孩,他不会要:
“快吃,小家伙!”他不吃;你不给他,他又想。
被拒的情人也一样,他跟自己论辩,260
她没叫他,他想进去,怎么办?一边
紧贴着可恨的门。“她叫我呢,我还是
不进去?或者应该终结这痛苦?拒绝我,
又叫我回去,回去吗?不,求我都不成。”
听他明智的奴隶说什么:“主人啊,如果265
一件事既没分寸,也没道理,就不可以
用理性对待。谈恋爱就这样,一会儿战争,
一会儿和平,像天气一样变化无定,  
像运气一样不可预测,谁非要弄清
它们的究竟,只会自寻烦恼,就像270
按照理性的指引制定发疯的计划。”
什么?从皮凯努苹果里剔出果核,如果它
碰巧击中了房顶,你就雀跃,正常吗?
什么?当你用无牙的腭咕哝着情话,
你怎比搭房子的小孩明智?愚蠢加上血泊,275
欲望加上暴力。我问你们,不久前,当马略
杀死海拉斯,自己也跳崖时,他疯了
没有?或者你否定精神狂乱的指控,
虽然裁定他有罪,却要按照习俗
给他的行为选择一个更适合的名称? 280
有一位年老的获释奴隶,每天早晨
都洗净了手,在公共神龛间跑来跑去,
祷告说,“神啊,就保佑我一人不死,一个人,
对神来说多容易办到!”这个人既不瞎
也不聋,但除非喜欢打官司,主人卖他285
会指出他心智不正常。这群人克吕西波
也归入了兴旺发达的梅内纽家族。
“朱庇特啊,是你降下和收走巨大的痛苦,”
母亲祈求,儿子已卧床不起五个月,
“如果他不再四天发作一次寒症,290
你规定的斋戒那天早上,他就将赤身
站在台伯河里。” 如果运气或者医生
将他从悬崖边拽回来,谵妄的母亲却会
在冰冷的河岸上害死他,让病魔重回。
她的心得了什么瘟疫?对神的恐惧。 ’295
朋友斯泰提纽,第八位贤人,给了我  
这些武器,好让我反击别人的奚落。
以后说我疯的人也将听到这一套,
会第一次回头,看见自己背上的包。 ”
斯多葛主义者,愿你破产之后更赚钱!300
你说,我犯的什么愚蠢,什么疯?既然
不止一种,而且我觉得自己很正常。
“什么?当可怜儿子的头被阿高厄扯下,
捧在手里时,她可曾觉得自己癫狂?”
我承认自己愚蠢(且让我屈服于真相),305
甚至疯狂,你只用解释这一点,说吧,
你觉得我受着什么疯病的折磨?“听着,
第一条,你在盖房子,这是模仿高个子,
而你从脚到头勉强才两呎长,就这样,
你还嘲笑图尔博穿铠甲的神情和步态,310
嫌他是侏儒,可是你不也一样滑稽?
麦凯纳斯做什么,你都要和他争强,
你和他不一样,比他差远了,难道应该?
妈妈不在时,一些小青蛙被牛犊踩踏, 
一只逃出来,跟妈妈形容是怎样的巨兽315
踩扁了兄弟姐妹。妈妈问,‘它到底多大,  
有没有这么大?’一边鼓起身子。‘还要
大一半。’‘这么大吗?’妈妈把自己越吹
越鼓,小青蛙说,‘即使你把自己吹爆,
也没它大。’这个形象和你大致相配。320
这些缺点加上诗,就像熔炉加上油,
如果有正常人写那玩意儿,你就算正常。
更甭提你那可怕的脾气——”得啦,住口!
“败家的活法——”别管闲事,达玛西普!
“还有你对女孩男孩的一千种欲望——”325
饶了我这个小疯子吧,你这疯子的鼻祖!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