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tularum 2. 1

Cum tot sustineas et tanta negotia solus,
res Italas armis tuteris, moribus ornes,
legibus emendes, in publica commoda peccem
si longo sermone morer tua tempora, Caesar.
Romulus et Liber pater et cum Castore Pollux,5
post ingentia facta deorum in templa recepti,
dum terras hominumque colunt genus, aspera bella
componunt, agros adsignant, oppida condunt,
ploravere suis non respondere favorem
speratum meritis. Diram qui contudit hydram10
notaque fatali portenta labore subegit,
comperit invidiam supremo fine domari.
Vrit enim fulgore suo, qui praegravat artes
infra se positas, extinctus amabitur idem.
Praesenti tibi maturos largimur honores15
iurandasque tuum per numen ponimus aras,
nil oriturum alias, nil ortum tale fatentes.
Sed tuus hic populus, sapiens et iustus in uno,
te nostris ducibus, te Graiis anteferendo,
cetera nequaquam simili ratione modoque20
aestimat et, nisi quae terris semota suisque
temporibus defuncta videt, fastidit et odit,
sic fautor veterum ut tabulas peccare vetantes,
quas bis quinque viri sanxerunt, foedera regum
vel Gabiis vel cum rigidis aequata Sabinis,25
pontificum libros, annosa volumina vatum,
dictitet Albano Musas in monte locutas.
Si, quia Graiorum sunt antiquissima quaeque
scripta vel optima, Romani pensantur eadem
scriptores trutina, non est quod multa loquamur:30
‘Nil intra est olea, nil extra est in nuce duri!’
Venimus ad summum fortunae, pingimus atque
psallimus et luctamur Achivis doctius unctis.
Si meliora dies, ut vina, poemata reddit,
scire velim chartis pretium quotus adroget annus.35
Scriptor abhinc annos centum qui decidit, inter
perfectos ueteresque referri debet an inter
viles atque novos? Excludat iurgia finis.
‘Est vetus atque probus centum qui perficit annos.’
Quid, qui deperiit minor uno mense vel anno,40
inter quos referendus erit, veteresne poetas
an quos et praesens et postera respuat aetas?
‘Iste quidem veteres inter ponetur honeste,
qui vel mense brevi vel toto est iunior anno.’
Vtor permisso, caudaeque pilos ut equinae45
paulatim vello et demo unum, demo etiam unum,
dum cadat elusus ratione ruentis acervi,
qui redit in fastos et virtutem aestimat annis
miraturque nihil, nisi quod Libitina sacravit.
Ennius et sapiens et fortis et alter Homerus,50
ut critici dicunt, leviter curare videtur
quo promissa cadant et somnia Pythagorea.
Naevius in manibus non est et mentibus haeret
paene recens? Adeo sanctum est vetus omne poema.
Ambigitur quotiens uter utro sit prior, aufert55
Pacuvius docti famam senis, Accius alti,
dicitur Afrani toga convenisse Menandro,
Plautus ad exemplar Siculi properare Epicharmi,
vincere Caecilius gravitate, Terentius arte.
Hos ediscit et hos arto stipata theatro60
spectat Roma potens; habet hos numeratque poetas
ad nostrum tempus Livi scriptoris ab aevo.
Interdum vulgus rectum videt, est ubi peccat.
Si veteres ita miratur laudatque poetas,
ut nihil anteferat, nihil illis comparet, errat.65
Si quaedam nimis antique, si pleraque dure
dicere credit eos, ignave multa fatetur,
et sapit et mecum facit et Iove iudicat aequo.
Non equidem insector delendave carmina Livi
esse reor, memini quae plagosum mihi parvo70
Orbilium dictare, sed emendata videri
pulchraque et exactis minimum distantia miror;
inter quae verbum emicuit si forte decorum,
si versus paulo concinnior unus et alter,
iniuste totum ducit venditque poema.75
Indignor quicquam reprehendi, non quia crasse
compositum illepideve putetur, sed quia nuper;
nec veniam antiquis, sed honorem et praemia posci.
Recte necne crocum floresque perambulet Attae
fabula si dubitem, clament periisse pudorem80
cuncti paene patres, ea cum reprehendere coner,
quae gravis Aesopus, quae doctus Roscius egit:
vel quia nil rectum, nisi quod placuit sibi, ducunt,
vel quia turpe putant parere minoribus et quae
imberbi didicere senes perdenda fateri.85
Iam Saliare Numae carmen qui laudat, et illud,
quod mecum ignorat, solus vult scire videri,
ingeniis non ille favet plauditque sepultis,
nostra sed impugnat, nos nostraque lividus odit.
Quodsi tam Graecis novitas invisa fuisset90
quam nobis, quid nunc esset vetus? Aut quid haberet,
quod legeret tereretque viritim publicus usus?
Vt primum positis nugari Graecia bellis
coepit et in vitium fortuna labier aequa,
nunc athletarum studiis nunc arsit equorum,95
marmoris aut eboris fabros aut aeris amavit,
suspendit picta vultum mentemque tabella,
nunc tibicinibus nunc est gavisa tragoedis;
sub nutrice puella velut si luderet infans,
quod cupide petiit, mature plena reliquit.100
Quid placet aut odio est, quod non mutabile credas?
Hoc paces habuere bonae ventique secundi.
Romae dulce diu fuit et sollemne reclusa
mane domo vigilare, clienti promere iura,
cautos nominibus rectis expendere nummos,105
maiores audire, minori dicere per quae
crescere res posset, minui damnosa libido.
Mutavit mentem populus levis et calet uno
scribendi studio; pueri patresque severi
fronde comas vincti cenant et carmina dictant.110
Ipse ego, qui nullos me adfirmo scribere versus,
invenior Parthis mendacior, et prius orto
sole vigil calamum et chartas et scrinia posco.
Navem agere ignarus naves timet; abrotonum aegro
non audet nisi qui didicit dare; quod medicorum est115
promittunt medici; tractant fabrilia fabri:
scribimus indocti doctique poemata passim.
Hic error tamen et levis haec insania quantas
virtutes habeat, sic collige. Vatis avarus
non temere est animus, versus amat, hoc studet unum;120
detrimenta, fugas servorum, incendia ridet;
non fraudem socio puerove incogitat ullam
pupillo; vivit siliquis et pane secundo;
militiae quamquam piger et malus, utilis urbi,
si das hoc, parvis quoque rebus magna iuvari.125
Os tenerum pueri balbumque poeta figurat,
torquet ab obscenis iam nunc sermonibus aurem;
mox etiam pectus praeceptis format amicis,
asperitatis et invidiae corrector et irae;
recte facta refert, orientia tempora notis130
instruit exemplis, inopem solatur et aegrum.
Castis cum pueris ignara puella mariti
disceret unde preces, vatem ni Musa dedisset?
Poscit opem chorus et praesentia numina sentit;
caelestes implorat aquas docta prece blandus,135
avertit morbos, metuenda pericula pellit;
impetrat et pacem et locupletem frugibus annum.
Carmine di superi placantur, carmine Manes.
Agricolae prisci, fortes parvoque beati,
condita post frumenta, levantes tempore festo140
corpus et ipsum animum spe finis dura ferentem,
cum sociis operum, pueris et coniuge fida,
Tellurem porco, Silvanum lacte piabant,
floribus et vino Genium memorem brevis aevi.
Fescennina per hunc inventa licentia morem145
versibus alternis opprobria rustica fudit,
libertasque recurrentes accepta per annos
lusit amabiliter, donec iam saevos apertam
in rabiem coepit verti iocus et per honestas
ire domos impune minax. Doluere cruento150
dente lacessiti: fuit intactis quoque cura
condicione super communi; quin etiam lex
poenaque lata, malo quae nollet carmine quemquam
describi: vertere modum, formidine fustis
ad bene dicendum delectandumque redacti.155
Graecia capta ferum victorem cepit et artes
intulit agresti Latio; sic horridus ille
defluxit numerus Saturnius et grave virus
munditiae pepulere, sed in longum tamen aevum
manserunt hodieque manent vestigia ruris.160
Serus enim Graecis admovit acumina chartis
et post Punica bella quietus quaerere coepit,
quid Sophocles et Thespis et Aeschylus utile ferrent.
Temptavit quoque rem si digne vertere posset,
et placuit sibi, natura sublimis et acer;165
nam spirat tragicum satis et feliciter audet,
sed turpem putat inscite metuitque lituram.
Creditur, ex medio quia res arcessit, habere
sudoris minimum, sed habet comoedia tanto
plus oneris, quanto veniae minus. Aspice, Plautus170
quo pacto partes tutetur amantis ephebi,
ut patris attenti, lenonis ut insidiosi,
quantus sit Dossennus edacibus in parasitis,
quam non adstricto percurrat pulpita socco.
Gestit enim nummum in loculos demittere, post hoc175
securus cadat an recto stet fabula talo.
Quem tulit ad scaenam ventoso Gloria curru,
exanimat lentus spectator, sedulus inflat;
sic leve, sic parvum est, animum quod laudis avarum
subruit aut reficit! Valeat res ludicra, si me180
palma negata macrum, donata reducit opimum.
Saepe etiam audacem fugat hoc terretque poetam,
quod numero plures, virtute et honore minores,
indocti stolidique et depugnare parati
si discordet eques, media inter carmina poscunt185
aut ursum aut pugiles; his nam plebecula gaudet.
Verum equitis quoque iam migravit ab aure voluptas
omnis ad incertos oculos et gaudia vana.
Quattuor aut plures aulaea premuntur in horas,
dum fugiunt equitum turmae peditumque catervae;190
mox trahitur manibus regum fortuna retortis,
esseda festinant, pilenta, petorrita, naves,
captivum portatur ebur, captiva Corinthus.
Si foret in terris, rideret Democritus, seu
diversum confusa genus panthera camelo195
sive elephas albus vulgi converteret ora;
spectaret populum ludis attentius ipsis
ut sibi praebentem nimio spectacula plura;
scriptores autem narrare putaret asello
fabellam surdo. Nam quae pervincere voces200
evaluere sonum, referunt quem nostra theatra?
Garganum mugire putes nemus aut mare Tuscum,
tanto cum strepitu ludi spectantur et artes
divitiaeque peregrinae! Quibus oblitus actor
cum stetit in scaena, concurrit dextera laevae.205
‘Dicit adhuc aliquid?’ ‘Nil sane.’ ‘Quid placet ergo?’
‘Lana Tarentino violas imitata veneno.’
Ac ne forte putes me, quae facere ipse recusem,
cum recte tractent alii, laudare maligne,
ille per extentum funem mihi posse videtur210
ire poeta, meum qui pectus inaniter angit,
irritat, mulcet, falsis terroribus implet,
ut magus et modo me Thebis modo ponit Athenis.
Verum age, et his, qui se lectori credere malunt
quam spectatoris fastidia ferre superbi,215
curam redde brevem, si munus Apolline dignum
vis complere libris et vatibus addere calcar,
ut studio maiore petant Helicona virentem.
Multa quidem nobis facimus mala saepe poetae,
ut vineta egomet caedam mea, cum tibi librum220
sollicito damus aut fesso, cum laedimur, unum
si quis amicorum est ausus reprehendere versum,
cum loca iam recitata revolvimus irrevocati,
cum lamentamur non apparere labores
nostros et tenui deducta poemata filo,225
cum speramus eo rem venturam, ut simul atque
carmina rescieris nos fingere, commodus ultro
arcessas et egere vetes et scribere cogas.
Sed tamen est operae pretium cognoscere, quales
aedituos habeat belli spectata domique230
virtus indigno non committenda poetae.
Gratus Alexandro regi magno fuit ille
Choerilus, incultis qui versibus et male natis
rettulit acceptos, regale nomisma, Philippos;
Sed veluti tractata notam labemque remittunt235
atramenta, fere scriptores carmine foedo
splendida facta linunt. Idem rex ille, poema
qui tam ridiculum tam care prodigus emit,
edicto vetuit, ne quis se praeter Apellen
pingeret, aut alius Lysippo duceret aera240
fortis Alexandri voltum simulantia. Quodsi
iudicium subtile videndis artibus illud
ad libros et ad haec Musarum dona vocares,
Boeotum in crasso iurares aëre natum.
At neque dedecorant tua de se iudicia atque245
munera, quae multa dantis cum laude tulerunt
dilecti tibi Vergilius Variusque poetae,
nec magis expressi vultus per aenea signa,
quam per vatis opus mores animique virorum
clarorum apparent. Nec sermones ego mallem250
repentes per humum quam res componere gestas,
terrarumque situs et flumina dicere et arces
montibus impositas et barbara regna, tuisque
auspiciis totum confecta duella per orbem,
claustraque custodem pacis cohibentia Ianum255
et formidatam Parthis te principe Romam,
si, quantum cuperem, possem quoque: sed neque parvum
carmen maiestas recipit tua, nec meus audet
rem temptare pudor, quam vires ferre recusent.
Sedulitas autem, stulte quem diligit, urget,260
praecipue cum se numeris commendat et arte;
discit enim citius meminitque libentius illud,
quod quis deridet, quam quod probat et veneratur.
Nil moror officium, quod me gravat, ac neque ficto
in peius vultu proponi cereus usquam,265
nec prave factis decorari versibus opto,
ne rubeam pingui donatus munere et una
cum scriptore meo capsa porrectus operta
deferar in vicum vendentem tus et odores
et piper et quicquid chartis amicitur ineptis.270

这首诗写给屋大维,大约作于公元前 14 年或 13 年。据苏埃托尼乌斯的《贺拉斯传》记载,屋大维读了贺拉斯的一些近作(很可能包括《书信 集》第二部的第 2 首和第 3 首)之后,非常欣赏,但又因为诗中没有提及 自己而生气,于是写信质问贺拉斯,“难道你觉得让后世感觉我和你关系很 近会让你丢脸吗?”贺拉斯无奈只好写了这首致皇帝的书信体诗。这首诗 和《书信集》第二部的其他两首一样,带有明显的文学批评性质。在赞美 屋大维功绩之后,贺拉斯开始指责罗马读者盲目崇拜古代诗人,却对当代 的优秀诗人视而不见。然后他回顾了古希腊诗歌在波希战争之后的迅速崛起,并和罗马诗歌做了比较,指出罗马人过分看重实际事务的性格阻碍了诗歌发展。贺拉斯指出,即使从实用角度来说,诗歌也是有价值的,它可 以培养公民的爱国心、宗教虔诚和道德观。接着他回溯了罗马诗歌的历史,对比了悲剧与喜剧,讨论了普劳图斯等作家的缺点。他认为罗马戏剧的主要问题在于过分迎合观众,而罗马观众的审美素质又较低。所以,他请求 屋大维关注那些为读者而创作的当代诗人。他抓住这个机会,再次表明自 己不适合写歌颂屋大维的鸿篇巨制,称维吉尔和瓦里乌斯远比自己胜任, 这体现了贺拉斯一贯的以小妥协换取大独立的策略。

第 1 行 这行的Cum和虚拟式动词搭配,表示原因。Cum tot sustineas et tanta negotia solus,“因为你独自承担着如此繁多如此沉重的责任” 。

第 2 行 接下来的三个分句概括了屋大维作为罗马皇帝的责任。res Italas armis tuteris,“你用武力保卫着我们的意大利国家”,res 这里指罗马帝国, armis 是工具夺格,后面的 moribus 和 legibus 用法相同。moribus ornes,“你 用道德装饰它”,屋大维时期通过了一系列整肃道德的法令。

第 3 行 legibus emendes,“你用法律改善它”。in publica commoda peccem, “我将会损害公共利益” 。

第 4 行 si longo sermone morer tua tempora,“如果我用冗长的讨论耽误你的 时间” 。sermone(谈话)这里特指书信体诗,贺拉斯本人并未把它们称为 epistulae,而是和自己的讽刺诗一起统称为 sermones。1-4 行是开场白。Caesar,“恺撒”,这是贺拉斯对屋大维的一贯称谓。

第 5 行 Romulus et Liber pater et cum Castore Pollux,“罗慕路斯、植物神利 柏耳、卡斯托和珀鲁克斯”,这里列举的都是传说中对罗马做出贡献的神和英雄。Orelli 认为,贺拉斯把罗马创建者罗慕路斯排在前面,是要满足屋大维自比罗慕路斯的虚荣心。Liber pater,如 Morris 所说,这里不宜等 同于酒神巴克斯,而是植物神,pater 的养育者身份和下文 colunt(耕作) 都体现了这一点。cum Castore 结构只是为了避免全部用主格列举的单调。

第 6 行 post ingentia facta deorum in templa recepti,post(之后)和后文的 dum(当时)形成了对比。post ingentia facta,“在(完成)巨大的功绩之 后”,deorum in templa recepti,“被迎进了神庙”,Morris 认为 templa 指神 在上界的居所。过去分词短语修饰第 5 行的主格名词。

第 7 行 dum 指他们正在做这些事、尚未完成时。terras hominumque colunt genus,“开垦大地,教化人类”,Chase 指出,贺拉斯同时在两个意义上用 colunt 这个词。aspera bella componunt,“平息激烈的战争”。

第 8 行 agros adsignant,“分配公用地”,在贺拉斯看来,私产的出现是文 明的标志之一。oppida condunt,“创建城镇”。7-8 行的描述间接地赞美了屋大维平息内战、重建罗马、整顿秩序的功绩。

第 9 行 ploravere(=ploraverunt),“他们曾哀叹”,宾语是后面的不定式。 suis non respondere favorem speratum meritis,“他们盼来的敬意与他们的贡 献不相称”。favorem speratum 是不定式的主语,favorem 指人们的感激敬 重之心,与格 suis...meritis 和 respondere 搭配。

第 10 行 10-12 行记述海格力斯(Hercules,即希腊神话中的 Heracles) 的事迹。Wickham 指出,古罗马诗人常把屋大维比作海格力斯,参考贺拉 斯《颂诗集》 (3.3.9,3.14.1,4.5.36)和维吉尔《埃涅阿斯记》 (6.802)。 Diram qui contudit hydram,“铲除了凶残的九头蛇”,qui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 作 comperit(发现)的主语。contudit,“彻底击败”,hydram(主格 hydra) 是希腊传说中的九头毒蛇,杀死它是海格力斯接受的十二项任务之一。

第 11 行 notaque fatali portenta labore subegit,“用他命定的努力征服了著名的怪兽”。portenta 这里不指兆象,而指怪兽,如同 monstra。fatali 修饰 labore, 指命运提前确定的,这也是暗中称赞屋大维的功绩是天命所归。

第 12 行 invidiam supremo fine domari,“只有后的死亡能够驯服妒忌”, 作 comperit 的宾语。在海格力斯的故事里,妒忌(invidiam)来自朱诺, 她一直忌恨海格力斯,直到他死才心满意足。supremo fine,“后的终点”, 指死亡,延续了上文的主题,即这些神和英雄在创建功勋之时都未赢得人们的感激和敬重,直到死后或者功业完成后才获得承认。

第 13 行 enim 表示解释。Vrit...fulgore suo,“他在自己的光华中燃烧”,这 里的主语已经不是海格力斯,从时态的转换可以看出,而是泛指做出杰出 成就的人。但它出现在这个位置,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海格力斯的死,他在 希腊南部的埃塔山将自己烧死(Vrit)。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Vrit 的主语。 praegravat,“使不堪重负” ,artes infra se positas,“置于他之下(比不上他) 的各种技艺”,意思是让别人的成就相形见绌。

第 14 行 extinctus amabitur idem,“同样是他,死后却将受人爱戴”。 extinctus ,“熄灭”,呼应 Vrit,idem(同样的)回指 Vrit 的主语。

第 15 行 Praesenti tibi maturos largimur honores,“(然而)你还活着(的时 候),我们就及时地献给你许多荣誉”。与格 Praesenti tibi 和 largimur(慷慨 地赠予)搭配。maturos(及时)与上文的情形相对。

第 16 行 ponimus aras,“我们搭建了祭坛”,iurandasque tuum per numen 修 饰 aras,“以你的名义祷告”。iurandas,“发誓、祷告”。numen,“神性、神 的地位”。严格地说,屋大维生前并未被正式封神,但在行省很多人已把他作为神崇拜。大多数古代抄本中 numen 作 nomen(名字),但 Bentley 认为, 发誓或祷告时 per numen 是标准说法。

第 17 行 现在分词 fatentes(声称)修饰 ponimus 的主语“我们”,前面两 个省略 esse 的不定式作它的宾语。nil oriturum alias,“将来再不会出现任 何(像你一样的人)”,nil ortum tale,“任何像这样的人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oriturum 和 ortum 分别是 orior(出现)的将来主动分词和过去分词。

第 18 行 18-27 行从对屋大维的赞美过渡到这首诗的第一个诗学话题,连 接点是罗马人的态度。虽然在今人中间,他们正确地称颂屋大维,但他们 总的趋势仍是盲目崇拜古人,否定今人。Sed tuus hic populus,“可是你的这个民族”。sapiens et iustus in uno,“在一个方面明智而公正” ,uno 是中 性名词,Wickham 等人认为,uno 是阳性名词,作 te 的同位语。

第 19 行 动名词夺格 anteferendo 表示方面,te nostris ducibus, te Graiis anteferendo,“将你置于我们的其他领导人之前,置于希腊(领导人)之前”, nostris ducibus 和 Graiis 都是与格。

第 20 行 cetera...aestimat,“他(指罗马民族)判断其他事情” ,nequaquam simili ratione modoque,“完全不按照相似的原则和尺度”,ratione 强调逻辑 性,modo 强调恰当的分寸。

第 21 行 nisi...videt,“如果他们看见的不是……”,quae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 ea 作 videt 宾语,terris semota,“离开了大地”。 

第 22 行 suis temporibus defuncta(sint), “过完了(分配给)它们的时间”, 两个短语都表示“已经死了”,但严格地说,它们都形容作者,这里中性名 词 quae 指的却是作品。fastidit et odit,“他们就挑剔、憎恶它们”。

第 23 行 fautor(喜欢、支持的人)作populus的同位语,中性复数属格veterum (古老的东西)修饰它,表示动宾关系,因为 fautor 隐含的动词意味(faveo) 很强,贺拉斯用了副词 sic(如此)来修饰它。ut 从句呼应 sic。tabulas peccare vetantes,“禁止犯罪的表”,指十二铜表法,不定式 peccare 作现在分词 vetantes 的宾语。

第 24 行 quas从句修饰tabulas,bis quinque viri sanxerunt,“十人团通过的”, bis quinque,“五的两倍”,十,bis quinque viri 指 decemviri(十人团),他 们于公元前 451-前 450 年制定了十二铜表法,sanxerunt 是法律术语,“通 过、批准、使生效”。foedera regum,“历代国王的条约”。

第 25 行 过去分词 aequata(使平等)修饰 foedera,意思是 facta aequis condicionibus(以平等的条款签订)。vel Gabiis vel cum rigidis...Sabinis,“或 者和加比族,或者和强硬的萨宾族”,Gabiis 省略了 cum。Fairclough 指出, 罗马后一任国王塔克文(Tarquinius Superbus)和加比族签订的条约以及 第三任国王荷提留斯(Tullus Hostilius)和萨宾族签订的条约据说直到屋大 维时代依然保存完好。

第 26 行 pontificum libros,“祭司的记录”,主要记载宗教仪式的规则和具 有宗教重要性的历史事件。annosa volumina vatum,“先知们古老的书卷”, 指记录各种预言、神谕的著作,例如西比尔的预言书。

第 27 行 dictitet,“反复说、不断声称”,主语仍是 populus,宾语是后面的 不定式结构。Musas(缪斯)是不定式 locutas(说)的主语,省略了 esse, 宾语是前面的 tabulas、foedera、libros 和 volumina。Albano...in monte(在 阿尔班山上)做状语,阿尔班山就如同希腊的帕纳索斯山(Parnassus)。贺 拉斯的意思是,在盲目崇古的罗马人看来,一切古代文献都是神圣的。

第 28 行 28-31 行反驳崇古的第一个理由。Si, quia Graiorum sunt antiquissima quaeque scripta vel optima,“如果因为在希腊人的著作中, 古老的总是尤其好的”。Graiorum...antiquissima quaeque scripta 是主语, optima 是表语,vel 在形容词高级前加强语气。Si 从句的范围从 Romani 到 trutina。

第 29 行 Romani pensantur eadem scriptores trutina, “(所以)按照同样的标 准衡量罗马作家”。夺格 eadem...trutina 和 pensantur(被称、被衡量)搭配。

第 30 行 non est quod multa loquamur,“我们没必要多费唇舌”,意为这种观点不值一驳。non est,“不存在这样的(理由,必要性)” 。quod 引导名 词性从句。Multa 是中性复数名词,作 loquamur(我们说)的宾语。

第 31 行 Nil intra est olea...duri,“橄榄里面没有硬的东西(指核)”,中性名词属格 duri 修饰 nil,nil extra est in nuce duri,“坚果外面没有硬的东西 (指壳)”。这行的字面义明显与事实不符,两千年来的注者却似乎视而不 见,在翻译的时候,也未做任何说明。David Ferry 在 2001 年的英译本中, 巧妙地破解了这一行的谜:我们不能把它理解为贺拉斯的陈述,而要理解 为惊讶的感叹。如果一个人只吃过橄榄,初次吃坚果就会感叹:“这个橄榄 竟没有核!”同理,只吃过坚果、初次吃橄榄的人也会感叹:“这个坚果竟 没有壳!”胡乱将罗马和希腊相比,就会产生与此类似的错误认识。

第 32 行 Venimus ad summum fortunae,“我们已经到达时运的巅峰” 。 pingimus,“我们绘画”,意为罗马也开始有了艺术。

第 33 行 psallimus,“我们唱歌”。luctamur Achivis doctius unctis,“我们更 娴熟地与希腊人摔跤”。luctamur,此处用其原义“摔跤”,doctius,“更有 技巧”,Achivis…unctis,“抹了橄榄油的希腊人”,抹油是为摔跤做准备。 绘画(包括雕塑)、音乐、体育和文学是古希腊教育的四大技艺。

第 34 行 32-33 行提到了前三样技艺,34-49 行谈论文学,并反驳崇古 的第二个理由。Si meliora dies... poemata reddit,“如果时间能创造更好的 诗”,意为越古老的诗越好。dies(日子)代指时间,ut vina,“就像葡萄酒”。

第 35 行 scire velim,“我想知道”,宾语是 quotus 引导的间接问句。chartis pretium quotus adroget annus,“多少年(的时间)可以确保作品的价值”, quotus 在拉丁语中是单数。“作品要多古老才算好”。与格 chartis(纸草) 和 adroget(要求)搭配。

第 36 行 Scriptor(作者)受 qui 从句修饰,作 debet(应该)的主语。abhinc annos centum qui decidit,“从现在算起,死于一百年前”。

第 37 行 inter perfectos veteresque referri debet,“应该被归入古老而完美的 作家之列”。an,表示选择疑问。

第 38 行 inter viles atque novos,“算作劣质而新近的作家”。Excludat(阻 止)是表示祈使的虚拟式,Excludat iurgia finis,“请用确定的划分来避免 争吵”。finis(边界)这里指为古代和现代确定分界线。

第 39 行 这行是贺拉斯想象的回答。centum qui perficit annos,“完成了一 百年的人”,“一百年”显然不是指寿命,而是说死期和现在的距离。Est vetus atque probus,“他(指 qui 从句的先行词)算古代的好人”。

第 40 行 Quid,“什么”,表示惊讶。qui deperiit minor uno mense vel anno,先行词省略了,“死期(距今)比一百年少一个月或者一年的人”。夺格 uno mense...anno 表示少(minor)的程度。

第 41 行 inter quos referendus erit,“他应该算到哪个群体里”。-ne 和 an 搭 配表示选择。veteresne poetas,“古代诗人”。

第 42 行 quos et praesens et postera respuat aetas,“现在和未来的时代都会 鄙视的那些人(现代诗人)”。

第 43 行 Iste,“你说的这种人”。quidem,“当然”。veteres inter ponetur honeste,“应当被归入古代作家”,honeste,“正当地”。

第 44 行 vel mense brevi vel toto est iunior anno,“或者只差短短的一个月, 或者差一整年”。

第 45 行 Vtor permisso,“我利用他承认的这一点(43-44 行的让步)”, permisso(允许、承认)是中性名词的夺格。caudaeque pilos ut equinae,“就 像马尾巴的毛一样”。

第 46 行 paulatim vello et demo unum,“慢慢地拔掉一根”,vello(我拔) 是过程,demo(我拿走)是结果,demo etiam unum,“然后再拔一根”。

第 47 行 dum cadat,“直到他倒下”,cadat 的主语是下一行 qui 从句限定的 人,过去分词 elusus(困惑、不知所措)修饰主语,ratione ruentis acervi, “像一堆倒下的东西”,ratione 这里的意思是“方式”,但 Morris 等人认为, 它在这里用的是本义“推理”,并指出 ratione ruentis acervi 是第欧根尼提到 的一个逻辑难题(2.108):如果一堆谷物可以称为“堆” (acervi),如果从 中拿走一颗谷物,它还可以称为堆吗?该问题的另一种问法是:一个人要 掉多少根头发才可被称为秃子?但正如 Wickham 所说,贺拉斯如果真是把 这两个问题揉在一句里,就显得很不自然了,他很可能仅仅在形容自己抽 丝剥茧式的反驳对方的手法。

第 48 行 redit in fastos,“(在作出判断之前)回头查看历书”。fastos 是古 罗马的官方历法。virtutem aestimat annis,“根据年代判断(是否)优秀”, virtutem 泛指各方面的优秀,annis 是夺格。

第 49 行 miratur...nihil,“什么也不佩服”,nisi quod Libitina sacravit,“除了葬礼女神认可的东西”。Libitina(利比提娜),掌管葬礼的女神,sacravit, “使神圣”。

第 50 行 50-62 行描述罗马人对古代作家的狂热崇拜。Ennius et sapiens et fortis et alter Homerus,“恩尼乌斯既智慧,又勇敢,是又一个荷马”。sapiens 是对古人常用的称赞语,fortis 指恩尼乌斯是史诗作者,alter Homerus 是很多人送给他的头衔。

第 51 行 ut critici dicunt,“如评论家所说”,贺拉斯明确指出上文的评价并 不代表自己的观点。关于 leviter curare,学术界争议很大,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和后来的 Bentley 等人认为,它的意思是恩尼乌斯对自己成就相 当自信,无须担心(curare)自己的宏伟承诺(见下一行的注释)是否会实 现,Suerbaum 等人的理解却几乎相反,他们觉得贺拉斯是在指责恩尼乌斯 没有去关注自己的成就是否配得上自己的诺言。两种理解都把 leviter 视为 否定性副词(leviter curare=non curare),只是阐释方向相反,但如 White 所说,leviter 并无天然的否定意义,它的负面含义只能由语境赋予。如果 贺拉斯是赞扬恩尼乌斯,那么这种表达过于迂回;如果他是在批评恩尼乌 斯名不副实,那是后文的事,这里为时尚早,目前的重心是描述罗马读者 的崇古倾向。White 指出,如果说 leviter 带有否定意味,它否定的是 curare 的行为,也即是说担心自己的作品达不到自己承诺的水准是不应该的,是 “轻浮的” (leviter),因为罗马读者评判作品的唯一标准是:他是否是古 人?这样的解释完全符合此诗的逻辑,贺拉斯讽刺的对象不是恩尼乌斯, 而是罗马读者。

第 52 行 quo,疑问副词,“往何方”,和 cadant 一起意为“结果如何”,主 语是 promissa...et somnia Pythagorea,“毕达哥拉斯式的梦和承诺”。恩尼乌 斯在自己的史诗《编年史》开头,称他梦见荷马对自己说,恩尼乌斯是他 转世而来,称这个梦为“毕达哥拉斯式”,是因为它符合他的灵魂轮回说 (transmigration)。无疑,恩尼乌斯借此表达了高度的自负,“承诺”意味 着他的才华不逊于荷马。此行末尾的分号是 Heinze 所加,一般都作句号, White 认为,分号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它指明了第 52 行和 53-54a 行的逻 辑关系。贺拉斯嘲笑当年恩尼乌斯为了不辜负“荷马第二”的称号,紧张 兮兮地苦练诗艺,没想到远不如他的奈维乌斯(Cn. Naevius)后来的名声 反而超过了他,仅仅因为奈维乌斯的生卒年代比自己早了约三十年。

第 53 行 Naevius in manibus non est,“难道奈维乌斯不是(被我们)捧在 手里”,mentibus haeret paene recens,“印在心里,仿佛他就(活在)昨天吗”。与格 mentibus 和 haeret(黏住)搭配,paene,“几乎”。奈维乌斯(前 270-前 201),他不仅是喜剧和悲剧作家,还创作了罗马本土的第一部史 诗《布匿战争》 (Bellum Punicum),但今日文学史家公认他的水平不及后来的恩尼乌斯(前 239-前 169)。

第 54 行 recens 后面的问号是 Bentley 所加。Adeo sanctum est vetus omne poema,“每一首古代的诗都是如此神圣”。sanctum(神圣的)作表语,Adeo 形容其程度。 

第 55 行 Ambigitur quotiens,“每次争论”,Ambigitur 是无人称被动式。uter utro sit prior,“哪一位比另一位更好” 。

第 56 行 aufert Pacuvius docti famam senis,“帕库维乌斯夺走了‘博学的老 作家’的荣誉”。帕库维乌斯(M. Pacuvius,前 220-前 130),古罗马悲剧 作家。Accius alti(famam aufert), “阿基乌斯获得了‘崇高’的评价”。阿 基乌斯(L. Accius,前 170-前 86),古罗马悲剧作家。

第 57 行 dicitur,“据说、他们说”。Afrani toga convenisse Menandro,“阿 弗拉尼乌斯的托加袍应当适合米南德”,阿弗拉尼乌斯(L. Afranius)大体 与阿基乌斯同时,创作了模仿希腊新喜剧的“托加袍喜剧” (fabula togata) 。

第 58 行 Plautus ad exemplar Siculi properare Epicharmi,“普劳图斯追逐西 西里的埃庇卡摩斯的榜样”。埃庇卡摩斯(Epicharmus of Kos),生卒年在 公元前 540 年到 450 年之间,是古希腊喜剧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普劳图斯 (T. Maccius Plautus,前 254-前 184),古罗马的两大喜剧家之一。

第 59 行 vincere Caecilius gravitate,“凯基里乌斯以题材的严肃取胜”,凯 基里乌斯(Statius Caecilius,前 220-前 166),古罗马喜剧家。Terentius (vincere)arte,“泰伦斯以技法取胜”,泰伦斯(P. Terentius Afer,前 195 -前 159),古罗马的两大喜剧家之一。

第 60 行 Hos ediscit...Roma potens,“强大的罗马熟记于心的就是这些作 家”。ediscit,“以记忆的方式学”。hos arto stipata theatro spectat,“挤在狭 窄的剧院里观看的也是他们”,主语仍是 Roma。stipata,“挤在一起的”。

第 61 行 habet hos numeratque poetas,“她(指罗马)把这些归入诗人的名 单”,habet,“认为”,numerat,“数、列举”。

第 62 行 ad nostrum tempus Livi scriptoris ab aevo,“从作家里维乌斯的时代 直到我们的时代”,Livi scriptoris修饰aevo,里维乌斯(L. Livius Andronicus, 约前 280-前 220),戏剧家、史诗作家和翻译家,古罗马文学的奠基人。

第 63 行 63-68 行贺拉斯指出,这种对古人的崇拜缺乏分辨力。Interdum 和 ubi 都表示“有时”。Interdum vulgus rectum videt,“有时大众看见了真 相”,est ubi peccat,“有时他们也犯错” 。est ubi,“有这样的时间(或场合)” 。 peccat(犯错)的主语是 vulgus(大众、庸众)。

第 64 行 ita和ut从句搭配,表示限定。Si veteres ita miratur laudatque poetas, “如果他们以如此的方式崇拜和称赞古代诗人”,主语仍是 vulgus。

第 65 行 ut nihil anteferat,“认为任何人都无法超过(他们)”,nihil illis comparet,“不拿任何人和他们相比”,主语都是 vulgus,宾语都是 nihil, nihil 看似指物,实际指人,参考第 17 行中 nil 的用法。errat,“他们就错了”。

第 66 行 Si...credit,“如果他们相信”,主语仍是 vulgus,quaedam nimis antique(dicere eos) ,“这些古代作家有时表达过于古旧”,eos(他们)指 上文提到的作家,作不定式 dicere 的主语,quaedam 作宾语。si pleraque dure dicere...eos,“大多数东西表达太粗糙”。

第 67 行 fatetur,“他们承认”,主语是 vulgus,ignave multa(dicere eos), “许多东西表达得过于平淡”,副词 ignave 意为艺术上懒惰,没有精心构 思,前面的 antique(偏风格)和 dure(偏格律)也是副词。

第 68 行 et sapit et mecum facit,“那么他们既有见识,也和我意见一致”, Iove iudicat aequo,“他们的判断也有朱庇特支持” 。Iove...aequo,独立夺格, “朱庇特满意”。

第 69 行 69-75 行谈论贺拉斯对里维乌斯的态度。Non equidem insector (carmina Livi), “我对里维乌斯的诗歌并无敌意” ,equidem,“就我来说”, insector,“带着敌意追赶” 。delendave carmina Livi esse reor,“我也(不) 认为它们应该被毁掉”。

第 70 行 quae 从句修饰 carmina,memini quae plagosum mihi parvo Orbilium dictare,“我记得喜欢责打学生的奥比留让我小时候听写的那些诗”。memini (我记得),宾语是后面的不定式,plagosum...Orbilium 是不定式 dictare 的 主语,据苏埃托尼乌斯说,奥比留(Orbilius)是罗马当时著名的老师之 一。mihi parvo,与格,“当我还小的时候”。

第 71 行 sed...miror,“我只是感到惊讶” ,videri(ea), “它们被评价为……”, 有三个修饰语和 videri 搭配。emendata,“没有毛病”。

第 72 行 pulchra,“语言优美”,exactis minimum distantia,“几乎臻于完美”, 中性复数名词的夺格 exactis(精确无误)和现在分词 distantia(距离)搭配。三个修饰语都是评论家的观点。

第 73 行 quae 回指 carmina,inter quae verbum emicuit si forte decorum,“如果在他的作品中碰巧有一个优雅的词语闪耀” ,emicuit,“闪耀、显眼” 。 decorum 修饰 verbum,它并不指“优美”,而指“恰到好处、令人愉悦” 。

第 74 行 si versus paulo concinnior unus et alter,“如果有一两行诗表达得比较精致”,concinnior 偏指结构上的安排简洁雅致。

第 75 行 iniuste totum ducit venditque poema,“它(这样的出色之处)不合理地掩盖了整首诗的缺陷”。ducit venditque,按照 Ritter 的解释,可能指古 罗马人出售奴隶时的一种做法,就是把漂亮的奴隶排在一群奴隶的前 面,这样整体看起来就更好,更容易批量卖出。

第 76 行 76-85 行,反对以古今之分为基础的文学评论。Indignor,“我愤愤不平的是”,宾语是后面的不定式结构。quicquam reprehendi,“任何(作 品)被指责” ,non quia crasse compositum illepideve putetur,“不是因为别人认为它的手法太粗糙,风格不优雅”,crasse 指缺乏打磨,illepide 指缺乏 品味,都修饰 compositum。

第 77 行 sed quia nuper(sit) ,“而是因为它的创作时代太近”。

第 78 行 nec veniam antiquis...posci,“人们为古代作品所要求的不是宽恕 (它们的缺点)”,sed honorem et praemia,“而是(不应得的)荣誉和奖赏”。

第 79 行 si dubitem,“如果我怀疑”,Recte necne crocum floresque perambulet Attae fabula,“阿塔的剧作是否在舞台上走得稳当” 。阿塔(T. Quintius Atta) 也是一位“托加袍喜剧”作家,卒于公元前 78 年,他的作品今天已只剩极 少片段和一些篇目了。Recte(正确地)和 perambulet(来回走)搭配,指 不跌倒或绊倒。necne,“是否”。crocum floresque 指舞台,因为古罗马的舞台周围会铺上鲜花(flores),并洒上藏红花(crocus)液。Wickham 认为, perambulet 也暗指阿塔的作品风格夸张拖沓,Porphyrion 认为 crocum floresque 并非指舞台,而是影射阿塔的一部名为 Matertera 的戏剧,里面 有一段极其冗长的花的名单。Lambinus 称 Atta 的名字意为“跛脚”,贺拉斯这里是用他的名字开玩笑。

第 80 行 clament...cuncti paene patres,“几乎所有的老人都会喊道”,宾语 是不定式结构 periisse(=perivisse)pudorem, “(我的)羞耻心死了”,意为 作为当代人,“我”无资格批评古人。

第 81 行 ea cum reprehendere coner,“既然我尝试批评这些(作品)”,ea 是后面两个 quae 从句的先行词,指上文的阿塔等作家的戏剧作品。cum 这 里带有原因状语从句的味道。

第 82 行 quae gravis Aesopus, quae doctus Roscius egit,“庄重的艾索普和博 学的罗斯丘表演过的(作品)”。艾索普(Aesopus)和 Roscius(罗斯丘) 分别是西塞罗时代著名的悲剧演员和喜剧演员。

第 83 行 vel quia...ducunt,“或者他们认为”,ducunt 的主语是 patres,nil rectum, nisi quod placuit sibi,“除了让他们自己高兴的东西都是不对的”。

第 84 行 vel quia turpe putant,“或者因为他们认为……是可耻的”,宾语是 后面的两个不定式 parere 和 fateri。parere minoribus,“服从比自己年纪小 的人(的观点)”。

第 85 行 quae imberbi didicere(=didicerunt),“(他们)没长胡子时学的东 西”,imberbi(没胡子的)修饰 didicere 的主语“他们”,quae 省略的先行 词 ea 作不定式 perdenda(esse)的主语,“应当被毁掉”,该不定式又进一步作不定式 senes... fateri 的宾语,“(他们)年老时承认”。

第 86 行 86-89 行,赞美古人其实是因为妒忌今人。Iam 表示话题的转换。 qui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作 vult 的主语,Saliare Numae carmen qui laudat,“赞 美努玛的萨利颂诗的人”,努玛(Numa)是罗马第二代国王,罗马宗教制 度的奠定者,萨利颂诗(Saliare…carmen)是努玛为萨利(Salii,战神祭 司团)撰写的颂诗,佶屈聱牙,据昆体良说(1.6.40)就连祭司们自己都读 不懂。illud, quod mecum ignorat,“他和我一样不懂的东西”,作下一行 scire (懂得)的宾语。

第 87 行 solus vult scire videri,“他想装出唯有他懂得(这些东西)的样子”。

第 88 行 ingeniis...sepultis,“埋在坟墓里的才华”,意为“死者的才华”,与 格同时和动词 favet(喜欢)和 plaudit(喝彩)搭配。ille(他)是主语, non 是对全分句的否定。

第 89 行 nostra(ingenia)sed impugnat,“而是攻击我们的(才华)”。nos nostraque lividus odit,“强烈地憎恨我们和我们的一切”。nostra 重复时范围 不限于 ingenia,lividus(脸色铅灰的、充满愤恨的)强化了 odit 的程度。

第 90 行 90-92 行,贺拉斯庆幸希腊人不厚古薄今。Quodsi,“但如果” 。 tam Graecis novitas invisa fuisset quam nobis,“希腊人像我们一样厌恶新的东西”,novitas 是主语,invisa 是表语,Graecis 和 nobis 都是与格,fuisset 的虚拟式表明是与过去事实相反的假设。

第 91 行 quid nunc esset vetus,“现在会有什么是古老的” 。Aut quid haberet...publicus usus,“或者公共用途能拥有什么”, “或者公众能有什么”, quid 受 quod 从句的修饰。Orelli 指出,publicus usus 的措辞有法律色彩, 贺拉斯认为图书是人类的公共资源,不是私有财产。

第 92 行 quod legeret tereretque,“阅读和翻阅的东西”,tereret(磨损)指 用手反复翻阅。viritim,“单个人地”,意为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书。

第 93 行 93-117 行对比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性格,希腊人更有游戏心,罗马人更严肃持重。Primum,初,positis...bellis,独立夺格,“放下战争”, 指波希战争结束。Vt...nugari Graecia coepit,“自从希腊开始沉迷于各种轻 松的爱好”,不定式 nugari 从 nuga(琐屑之事)变来,指做与所谓大事(政 治、军事、法律)等相对的小事。

第 94 行 in vitium fortuna labier aequa,“在顺遂的时运中(开始)染上各种毛病”。fortuna... aequa 是夺格,aequa 意为“有利的”,labier(=labi)含有 堕落的味道,vitium 指与舒适生活相伴的毛病,就如同撒路斯特所说,迦 太基这个对手的覆灭让罗马的道德走向腐败。

第 95 行 nunc...nunc,“时而……时而” 。athletarum studiis...arsit,“为运动 员而激动”,equorum(studiis arsit),“为马而痴狂”,主语都是 Graecia。

第 96 行 marmoris aut eboris fabros aut aeris amavit,“热爱大理石、象牙或 青铜雕塑的工匠”。

第 97 行 suspendit picta vultum mentemque tabella,“将眼睛和心灵都系于图画上”。suspendit(悬挂)此处是比喻用法,picta...tabella(画板)是夺格, vultum(脸、表情)借指眼睛。

第 98 行 nunc tibicinibus nunc est gavisa tragoedis,“时而喜欢笛手,时而喜欢悲剧演员” ,tibicinibus 和 tragoedis 都是夺格,与 est gavisa(gaudeo 的现 在完成时)搭配。

第 99 行 sub nutrice puella velut si luderet infans,“希腊就像一个在保姆脚下玩耍的小女孩”,infans(不会说话的)修饰 puella,极言其小。

第 100 行 quod cupide petiit,“她贪婪追求的”,作 reliquit 的宾语,mature plena reliquit,“玩腻之后很快就扔掉了”。plena 此处意为“满足的”。

第 101 行 Quid placet aut odio est,“什么让人喜欢或憎恶”,quid 受 quod 从句修饰,quod non mutabile credas,“你相信是不变的”。

第 102 行 Hoc paces habuere bonae ventique secundi,“这是幸福的和平与顺 利的处境导致的结果”。Hoc 指上文描述的希腊人的情形。habuere (=habuerunt),“拥有”。venti... secundi,“顺风”。

第 103 行 Romae dulce diu fuit et sollemne,“在罗马,长久以来这都是令人 愉快的习惯(做法)”。Romae 是地格,中性形容词 dulce(甜美)和 sollemne (仪式化的、传统的)作表语,主语是后面的几个不定式。

第 104 行 reclusa mane domo vigilare,“早晨早起,敞开大门(以迎接门客)”。 clienti promere iura,“向门客讲解法律” ,clienti 是与格。

第 105 行 cautos nominibus rectis expendere nummos,“把钱谨慎地借给信 用良好的人” 。cautos(谨慎的)修饰 nummos(钱),是移就手法。nominibus rectis,“正确的名字”,指还款有保证的人。

第 106 行 maiores audire,“听长辈训导”,minori dicere,“向晚辈建议”, 训导和建议的内容都是后面的宾语从句。per quae crescere res posset,“通 过什么途径财产才能增殖”。

第 107 行 minui(posset)damnosa libido,“危险的情欲才能减轻” ,damnosa, “造成损失的”,从经济角度谈论情欲的危害。

第 108 行 Mutavit mentem populus levis,“反复无常的民众已经改变了心 态”。Mutavit 呼应第 101 行的 non mutabile。calet uno scribendi studio,“都为同一个写作的爱好而激情燃烧”。

第 109 行 pueri patresque severi,“儿子和严肃的父亲”。fronde comas vincti, “头戴(诗人的常春藤)叶冠”修饰 pueri 和 patres,过去分词 vincti(绑) 是中间语态用法,comas(头发)是其宾语,fronde(叶子)是夺格。

第 110 行 cenant et carmina dictant,“吃晚餐,让(奴隶)记下他们的诗句”。 dictant,“听写”,罗马人一般是自己念,奴隶写。

第 111 行 Ipse ego,“我自己”,受qui从句修饰。qui nullos me adfirmo scribere versus,“声称自己不写任何诗”。

第 112 行 invenior Parthis mendacior,“被发现比帕提亚人还会撒谎”。与格 Parthis 和比较级 mendacior 搭配。“撒谎”一贯被用来形容罗马的敌人。

第 113 行 prius orto sole vigil,“太阳出来之前就醒了”,修饰 posco 的主语 “我”。calamum et chartas et scrinia posco,“要求给我拿来芦管笔、纸草和 书箱”。

第 114 行 Navem agere ignarus,“不知道如何驾船(的人)”,naves timet, “害怕船”。abrotonum aegro non audet(dare) ,“他不敢给病人开青蒿”, audet 的主语是 nisi qui 描述的人之外的其他人。

第 115 行 nisi qui didicit dare,“除了学过如何开这药的人”。quod medicorum est,“属于医生的”,意为“医生该做的”,作 promittunt(承诺)的宾语。 Bentley 认为 114-115a 行贺拉斯已经举了医生的具体例子,在 115b-116a 行再明确提及医生,有重复之嫌,但我觉得这里贺拉斯是从否定到肯定,从具体到一般,承接很自然。promittunt 按照 Porphyrion 的意见等于 profitentur(宣布从事某行业),但拉丁语中没有其他例证支持这种用法。

第 116 行 tractant fabrilia fabri,“木匠用木匠的工具”。

第 117 行 scribimus indocti doctique poemata passim,“(而)我们(指罗马 人)无论有无经验,所有人都在写诗”。indocti 和 docti 指是否受过写诗的专业训练。passim,“到处”,指所有人。

第 118 行 118-138 行指出,这种写诗的狂热也并非没有好处。tamen,“然而”。Hic error...et levis haec insania,“这个迷误和这种轻微的疯狂有多大的 好处”,作 sic collige(请如此思考)的宾语。

第 119 行 Vatis avarus non temere est animus,“诗人的心灵不会轻易贪婪”。 属格 Vatis(诗人)修饰 animus,置于行首,表示强调和主题化。副词 temere (莽撞盲目地)修饰 avarus。

第 120 行 versus amat,“他热爱诗歌” ,hoc studet unum,“他只对这一件事有激情”。 

第 121 行 detrimenta, fugas servorum, incendia ridet,“他嘲笑财产的损失, 奴隶的逃亡和火灾”。这都是古罗马有产阶级时刻担心的灾祸。

第 122 行 non fraudem socio puerove incogitat ullam pupillo,“他不会策划针 对同伴或年轻的被监护人的任何诡计”。fraudem...ullam 作 incogitat(针 对……想),socio 和 pupillo 都是与格,puero 是 pupillo(被监护人)的同 位语,表示其年龄。

第 123 行 vivit siliquis et pane secundo,“他的食物是豆荚(代指蔬菜)和 次等的面包” ,vivit(生活)和表示食物的名词夺格搭配,表示食谱。

第 124 行 militiae quamquam piger et malus,“虽然(他)在战场上(是) 一个迟钝的坏(士兵)” ,utilis urbi, “ (和平时期)对于城市却有用”,militiae (军事)和 urbi(城市)都是与格,但分置行的首尾,对应拉丁文的惯用 语 domi militiaeque,“和平与战争”。

第 125 行 si das hoc,“如果你承认这一点”,后面的不定式作 hoc 的同位语。 parvis quoque rebus magna iuvari,“大事也可以被小事帮助”。夺格 parvis ...rebus 和被动不定式 iuvari(帮助)搭配。

第 126 行 Os tenerum pueri balbumque poeta figurat,“诗人训练了小孩咿呀学语的嫩嘴” 。balbum(口齿不清)和 tenerum(柔嫩)都修饰 Os(嘴)。 诗歌可以用来训练孩子的发音。

第 127 行 torquet ab obscenis iam nunc sermonibus aurem,“即使在那时(指 小时候)已经让他的耳朵从污秽的言语转过来”,诗歌内在的美可以抵抗不良的道德影响。

第 128 行 mox,“很快”,指孩子大些的时候。etiam pectus praeceptis format amicis,“他也用亲切的箴言塑造他的心灵”。pectus(胸膛)代指心灵和思 想,amicis(友好的)修饰 praeceptis(规诫)。因为诗歌有审美特性,孩子更容易接受其中的教诲。

第 129 行 corrector(纠正者)是 poeta 的同位语,三个属格名词表示纠正的对象。asperitatis,“粗野”,invidiae,“妒忌”,irae,“愤怒”。这行讲诗 歌对性情的陶冶。

第 130 行 recte facta refert,“他讲述崇高的行为”,副词 recte(正确地)修饰过去分词(因而保留了动词性)充当的名词 facta(已经完成的事)。orientia tempora notis instruit exemplis,“他用著名的例子教育(处于成长阶段的 人)”,orientia...tempora(升起的时间)用太阳的比喻指青少年时期。

第 131 行 inopem solatur et aegrum,“他安慰穷困和生病的人”。solatur(安 慰)是异相动词。Ritter 认为,夺格 notis...exemplis 也修饰 solatur。 

第 132 行 unde,疑问副词,“从哪里”,引导 ni(=nisi)从句对应的主句。 Castis cum pueris ignara puella mariti disceret unde preces,“未婚的少女和纯 洁的男孩一起该从哪里学习祷告的颂歌”。属格 mariti(丈夫)和形容词 ignara(不知道)搭配,修饰 puella,preces(祷告)可能指贺拉斯此前创 作的《世纪之歌》,该诗就是由“纯洁的”少男少女表演的。

第 133 行 vatem ni Musa dedisset,“如果缪斯神没有赐给(我们)一位诗人”。

第 134 行 Poscit opem chorus,“合唱队请求(神的)帮助”,praesentia numina sentit,“感觉到了神的存在”。

第 135 行 caelestes implorat aquas docta prece blandus,“他们(指合唱队的 人)用他(指诗人)教给的祷告,以神喜欢的方式祈求天上的甘霖” 。 caelestes...aquas,“天上的水”,指雨,docta prece,工具夺格,docta 既可 理解为纯粹的过去分词(教),也可理解为形容词(博学的、技艺高超的), blandus(迷人的、让人喜欢的)修饰 implorat(祈求)的主语。

第 136 行 avertit morbos,“驱走疾病”,metuenda pericula pellit,“放逐可怕的危险”。

第 137 行 impetrat et pacem et locupletem frugibus annum,“实现和平和瓜果飘香的年景”,夺格 frugibus(瓜果)和 locupletem(富足的)搭配。

第 138 行 Carmine di superi placantur, carmine Manes,“上界和下界的神都 因为诗歌而平息了怒气” 。Manes(冥界的神)和 di superi 相对。贺拉斯在 这部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讨论了诗歌的伦理和宗教功能。

第 139 行 139-160 行追溯了罗马戏剧的历史。Agricolae prisci,“初的 农民”,fortes parvoque beati,“坚忍且知足”,parvo(很少)是中性名词夺 格,和 beati(快乐的)一起表示“知足常乐”。

第 140 行 condita post frumenta,“在谷物储存好以后” ,levantes tempore festo corpus,“在节日里舒缓他们的身体”,现在分词短语修饰 Agricolae。

第 141 行 et ipsum animum,“和心灵本身”,spe finis dura ferentem 修饰 animum 和 corpus,“忍受着种种艰辛,但怀着它们终将结束的希望”,这里 是回顾收获以前,夺格 spe 修饰 ferentem。

第 142 行 cum sociis operum, pueris et coniuge fida,“和劳动的伙伴,即孩 子们和忠实的妻子一起” 。sociis 是 pueris 和 coniuge 的同位语,Wickham 和 Morris 把 pueris 理解为“儿子”,Fairclough 等人理解为“奴隶”,由于 这段文字是描绘早期罗马的普通农民,显然第一种理解更恰当。

第 143 行 Tellurem porco, Silvanum lacte piabant,“他们用猪向地母献祭, 用牛奶向林神献祭”,夺格 porco 和 lacte 都与 piabant(赎罪、献祭)搭配。Tellurem(主格 Tellus)和 Silvanum(主格 Silvanus)分别是古罗马本土的 大地女神和森林神。

第 144 行 floribus et vino Genium,“用花和酒向自己的守护神献祭”, memorem brevis aevi 修饰 Genium, “(祂)从没忘记(他们的)短暂生命”。

第 145 行 Fescennina per hunc inventa licentia morem,“通过这种习俗创造 出来的费坎尼亚诗”。Fescennina...licentia,直译为“费坎尼亚的放纵”,指 费坎尼亚诗(Fescennini versus),文学史一般认为古罗马戏剧起源于费坎 尼亚诗,因为诗中多色情内容,所以贺拉斯用 licentia 形容,但 Fescennini 究竟何指,学术界并不肯定,流传较广的说法是 Fescennini 从 Fescennia(费 坎尼亚,埃特鲁里亚一个城镇)的名字变来,另一种解释是,游行队伍的 前列有一个阳具模型(fascinum),以对抗罗马人普遍相信会带来厄运的“邪 恶眼睛”。卡图卢斯曾用 Fescennina locutio(费坎尼亚言谈)来指婚礼上的 黄色笑话(61.120)。过去分词 inventa(发明、创造)修饰 licentia,显然 贺拉斯认为戏剧表演源于宗教节庆。

第 146 行 versibus alternis opprobria rustica fudit,“用交替的诗行倾泻乡野 的辱骂”。versibus alternis 指歌手轮流唱诗,互相应答,这就有了戏剧的雏 形。opprobria rustica,这种表演不避粗俗,如中国东北二人转。

第 147 行 libertas...recurrentes accepta per annos,“它的直言无忌,年复一年 被接受下来”,意为人们接受了这个传统。

第 148 行 lusit amabiliter,“令人愉快地游戏”,主语是 libertas。donec,“直 到”,iam saevus...iocus,“已经很激烈的嘲讽”,donec 从句的主语。

第 149 行 apertam in rabiem coepit verti,“开始变成公开的疯狂” 。

第 150 行 per honestas ire domos impune minax,“极具威胁地在高贵的家族 间穿行,却不受到惩罚” 。ire 和 coepit(开始)连用,minax(有威胁性的) 修饰 libertas。Doluere cruento dente lacessiti,“被(它的)残酷牙齿袭击的 人感到了疼痛”。Doluere(=doluerunt)的主语是名词化的过去分词 lacessiti, 后者和夺格 cruento dente 搭配,cruento(使流血的)形容讽刺的杀伤力。

第 151 行 fuit intactis quoque cura,“未被侵扰的人也担心起来” 。intactis(未 被碰到的)是阳性复数名词的与格,和 cura(忧虑、担心)搭配。

第 152 行 condicione super communi,“对公共状况”,修饰 cura。quin etiam 表示强调。lex poenaque lata(sunt),lata 是法律术语 fero(通过)的过去 分词,“一项法令和相应的惩罚被制定出来”,十二铜表法规定,恶意中伤 诽谤他人应以棒刑处死。

第 153 行 quae 从句的先行词是 lex(法律),nollet(不愿意)意为“规定”,malo...carmine quemquam describi,“任何人都不能受到恶意诗歌的描述”。

第 154 行 vertere(=verterunt)modum,“(人们)改变了方式”。formidine fustis,“(因为)对大棒的恐惧”。

第 155 行 ad bene dicendum delectandumque redacti,过去分词短语修饰 vertere 的主语,“被迫使用良善的言辞让人愉悦” ,dicendum 和 delectandum 都是动名词,不表示被动,redacti,“被赶回”。

第 156 行 Graecia capta ferum victorem cepit,“被征服的希腊征服了野蛮的 征服者”,贺拉斯的名言,capta和cepit都从capio(征服)变来,ferum victorem (未开化的胜利者)指罗马。

第 157 行 artes intulit agresti Latio,“把艺术带给了粗鄙的拉提乌姆(代指 罗马)”,agresti Latio 是与格。sic,“这样,于是”。

第 158 行 horridus ille defluxit numerus Saturnius,“粗糙的农神体格律消失 了”,农神体格律(numerus Saturnius)是罗马本土产生的诗歌格律,defluxit (流走)用了河流的比喻。grave virus munditiae pepulere(=pepulerunt),“种 种洁净驱逐了恶臭的毒汁”。munditiae 指艺术上的干净雅致。

第 159 行 sed in longum tamen aevum,“但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

第 160 行 manserunt hodieque manent vestigia ruris,“粗鄙(传统)的痕迹 一直存在,甚至到今天” 。

第 161 行 161-176 行讨论古罗马悲剧和喜剧的优缺点。Serus enim Graecis admovit acumina chartis,“因为(罗马人)很晚才将智慧用于(研究)希腊 的著作”。Serus(迟的)这里有副词味道,与格 Graecis...chartis 和 admovit (运用)搭配,acumina 作宾语。

第 162 行 post Punica bella,“在布匿战争之后”,贺拉斯应该指的是结束于 公元前第三世纪末的第二次布匿战争(和迦太基的战争),罗马文学的第一个繁荣期大致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quietus, “ (安享)平静的” ,修饰 coepit 的主语。quaerere coepit,“开始探寻”,宾语是后面的间接问句。

第 163 行 quid Sophocles et Thespis et Aeschylus utile ferrent,“索福克勒斯、 泰斯庇斯、埃斯库罗斯能带来什么有用的东西”,索福克勒斯和埃斯库罗斯都位列古希腊的三大悲剧家,泰斯庇斯(Thespis)是已知古希腊早的悲剧演员,也是古希腊悲剧的奠基人。

第 164 行 Temptavit quoque rem si digne vertere posset,“他也尝试着看能否 将(他们的作品)翻译或改编成水平相称的作品”。Temptavit…rem 的搭配 中 rem 的意义较虚,基本上就等于 Temptavit(尝试),si digne vertere posset 可以理解为 rem(事情)的同位语,si 表示“是否”。副词 digne 意为“配得上原作”,vertere 指翻译或改编,这是早期罗马戏剧处理希腊戏剧常 见的办法。

第 165 行 placuit sibi,“他自认为结果满意”,natura sublimis et acer 修饰 placuit 的主语“他(指罗马人)”,natura(天性)是表示方面的夺格,sublimis et acer,“崇高热切”。

第 166 行 nam spirat tragicum,“因为他洋溢着悲剧精神”,spirat,“呼吸”, tragicum 是中性名词作宾语,指悲剧所体现的特质。satis…feliciter audet, “他的尝试也足够成功” ,feliciter 指结果幸运,audet 指敢于探索。

第 167 行 sed turpem(lituram)putat inscite,“但他无知地认为修改是可耻 的事” ,metuitque lituram,“并且害怕修改” 。lituram(涂抹、修改)同时 作 putat 和 metuit 的宾语。贺拉斯这里替罗马人感到惋惜,他们的天性适 合创作悲剧,却由于缺乏在诗艺上精益求精的意识,导致成就不高。 Wickham 认为 165-167 行是讽刺的语气,似乎不妥。

第 168 行 Creditur(被相信)主语是 comoedia(喜剧),habere sudoris minimum,“有少的汗水”,意为“需要下的功夫少”。ex medio quia res arcessit,“因为它取材于日常生活”,ex medio,“从中间”,指日常生活, res 指素材、题材,作 arcessit(召唤、选取)的宾语。

第 169 行 tanto plus 和 quanto minus 呼应,表示反比关系。quanto veniae minus(habet comoedia), “ (观众)对它的宽容(比对悲剧)少多少”,habet comoedia tanto plus oneris,“它承受的压力就要多多少”。quanto 和 tanto 都 修饰比较级中性名词,veniae(宽恕)和 oneris(负担)都是部分属格,分 别与 minus 和 plus 搭配。相对于悲剧,喜剧的情节更贴近生活,观众反而 更加挑剔,所以更不容易让他们满意。

第 170 行 Aspice,命令式,“看”。贺拉斯以普劳图斯为例来说明。

第 171 行 Plautus quo pacto partes tutetur,“普劳图斯怎样塑造……的角色”, 后面有三个属格短语修饰 partes(角色)。tutetur 原义是“保护”,这里指作者费心写作,以免遭到观众指责。amantis ephebi,“年轻的恋人”,ephebi (大约 18-20 岁的人)作 amantis 的同位语,指明其年龄。

第 172 行 patris attenti,“小心谨慎的父亲”,lenonis…insidiosi,“狡诈的皮条客”,两个 ut 都是疑问副词,“怎样”,意思同 quo pacto。

第 173 行 quantus sit Dossennus edacibus in parasitis,关于这行诗的解释学 术界有争议,关键问题是 Dossennus 是谁,古罗马注者认为他是一位亚提拉闹剧(fabula Atellana,在古代居住在意大利坎帕尼亚地区的奥斯肯族中 流行的一种闹剧)的作家,后来的 Ritter 等人根据亚提拉闹剧的一些残篇推断,他是这种闹剧中的固定角色。如果后一种说法成立,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是:“多塞努在他的所有贪婪食客中间多么突出”。贺拉斯大概是批评 普劳图斯的食客形象过分接近闹剧中的多塞努,而没向希腊的新喜剧学习。

第 174 行 quam non adstricto percurrat pulpita socco,“他穿着多么松垮的拖 鞋在舞台上跑来跑去”,这是以比喻的方式批评普劳图斯的艺术风格。socco (主格 soccus)是喜剧演员穿的一种拖鞋,正如悲剧演员要穿高底靴 (cothurnus)一样。“松垮的拖鞋”意味着创作草率随意。

第 175 行 Gestit enim nummum in loculos demittere,“因为他(普劳图斯) 急于把钱扔进钱袋里”。post hoc,“这事完成后” 。

第 176 行 securus cadat an recto stet fabula talo,“他就丝毫不关心自己的剧 作是会倒下还是能稳稳站住”。an 表示选择,夺格 recto...talo(直的脚踝) 和 stet(站)搭配。这里贺拉斯没有根据地猜测普劳图斯的意图,将他想 象成一个财迷,显然是不厚道的,他对普劳图斯艺术风格的指责也很不公 正。由于受到希腊古典主义的过多影响,他无法欣赏具有浓厚民间色彩的 普劳图斯的作品,如今文学史已经公认,普劳图斯堪与泰伦斯并驾齐驱。

第 177 行 177-207 行指出,戏剧作家过分依赖观众。Quem 已不再指普劳 图斯,而是泛指戏剧作家,它的先行词省略了,Quem tulit ad scaenam ventoso Gloria curru,“被荣光女神用御风马车送往舞台的人” ,Gloria 拟人 化了,ventoso(多风的、风驱动的)修饰 curru(马车)是恰当的,因为荣 光和风一样变幻无定,也和风一样缺乏实质性的内容。

第 178 行 exanimat lentus spectator,“怠惰的观众让他几乎停止呼吸”, exanimat 的宾语是 Quem 省略的先行词。sedulus inflat,“专注的观众让他 恢复生气”,exanimat 和 inflat 都与呼吸有关,前者是消灭呼吸,后者是注 入气息,非常形象地表现了观众让剧作家患得患失的样子。

第 179 行 sic leve, sic parvum est,“如此轻浮,如此微不足道”,主语是 quod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animum quod laudis avarum subruit aut reficit,“让觊觎 称赞的心受伤或复原的东西(指观众的反应)”。属格 laudis(称赞)和 avarum (贪婪)搭配,subruit 和 reficit 分别对应于 exanimat 和 inflat。

第 180 行 Valeat res ludicra,“再见,这可笑的营生(指戏剧创作)”。si 从 句进一步解释我拒绝从事戏剧创作的原因。

第 181 行 si me palma negata macrum(reducit),“如果未能获得棕榈(指 演出失败)会让我瘦着回家”,名词 palma 和修饰它的过去分词 negata 连 用,应当理解为一个描述事件的名词概念,作 reducit(这里指送回家), macrum(瘦)修饰 me,donata reducit opimum,“获得棕榈则会让我胖着回家”。macrum 和 opimum 分别对应于 subruit 和 reficit。贺拉斯以夸张的 手法形容了观众反应对剧作家心理的巨大影响。

第 182 行 Saepe etiam audacem fugat hoc terretque poetam,“就连胆大的诗 人经常都会被这件事(指下文)吓跑,不敢再来”。terret(使害怕)放在 fugat(使逃跑)后面,似乎是指“吓阻”(也即指向将来),fugat 本身已经 包含了此次的害怕。

第 183 行 quod,“因为” 。183-184 行的形容词短语都形容素质较低的那 些观众,也可理解为名词化的形容词,直接作 poscunt(要求)的主语。numero plures,“人数更多”,virtute et honore minores,“品质与地位更低”。

第 184 行 indocti stolidique et depugnare parati,“未受过教育,愚顽迟钝, 随时准备武力解决问题” 。

第 185 行 si discordet eques,“如果骑士阶层(的观众)有不同的意见”。 media inter carmina poscunt aut ursum aut pugiles, “ (他们)会在演出中间要 求看熊和格斗士”。carmina(诗歌)这里指戏剧台词。熊(ursum)和格斗 士(pugiles)都是古罗马竞技表演的内容,底层民众经常观看,代表了他们的品味。Morris 说,泰伦斯的《婆母》 (Hecyra)曾在演出时两次被赶下 舞台,都是观众受到此类表演吸引的结果,贺拉斯或许影射了这个事件。

第 186 行 his nam plebecula gaudet,“因为底层人喜欢这些”。夺格 his 和 gaudet 搭配,plebecula 是 plebs(底层平民)的小词形式,表示轻蔑。gaudet 的一般现在时表示他们一贯如此,下文谈及骑士阶层审美趣味的堕落贺拉 斯却用了现在完成时。

第 187 行 Verum equitis,“但是对骑士阶层来说”,quoque,“也”,iam migravit voluptas omnis,“所有的愉悦已经转移”。

第 188 行 ab aure ad incertos oculos,“从耳朵转移到了游移不定的眼睛”, et gaudia vana,“和空洞的兴奋”。耳朵欣赏诗歌的韵律,同时伴随着大脑的思考,是一种高级的享受(voluptas),眼睛被各种浮光掠影的景象吸引,缺乏持久的关注,偏向感官刺激(gaudia)。

第 189 行 “幕布紧闭四个小时甚至更久”,指戏剧表演持续的时间,古罗马戏剧落幕才是开始,升幕是结束。

第 190 行 dum fugiunt equitum turmae peditumque catervae,“当骑兵队和步兵团一闪而过”,turmae 和 catervae 都是军队的单位。这里贺拉斯以夸张 的手法描绘了剧作家为吸引观众眼球而设计的犹如好莱坞大片的场景,其蓝本显然是古罗马的凯旋仪式(triumphus)和竞技表演(ludi)。

第 191 行 mox,“很快”,下一个场景。trahitur manibus regum fortuna retortis,“运气剧变的国王手捆在身后被拖上来”。manibus...retortis,“手向后扭曲”, 指被绑在身后,regum fortuna,“国王的运气”,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实 际作为俘虏被拖上来的是国王,但观众看到他,会联想到他以前的权势与 风光,会感慨运气之无常。

第 192 行 esseda festinant,“双轮战车匆匆闪过”,pilenta, petorrita, naves, “轿子、四轮马车、船”,也是 festinant 的主语。

第 193 行 captivum...ebur,“抢来的象牙”,captiva Corinthus,“抢来的科林 斯(的战利品)”,captivum 和 captiva 都是“俘虏”的意思,Corinthus 是 阴性名词。portatur(搬运)这里指装在车上展示,炫耀胜利。

第 194 行 Si foret in terris,“倘若他(此时)在人世间”,in terris,“在大地 上”,rideret Democritus,“德谟克利特会嘲笑”。德谟克利特,古希腊哲学 家,原子论的创立者,其伦理哲学也有重要的影响,传说他喜欢嘲笑人。

第 195 行 seu...sive,“无论……还是”,连接 panthera 和 elephas 这两个主 语。diversum confusa genus panthera camelo,“花豹和骆驼混合的另一个物 种”,指长颈鹿,如它的拉丁学名 camelopardalis 所体现的,古人认为它是 骆驼和花豹杂交的物种。贺拉斯故意用了一个难以确定的语法结构来模仿 这种“混合”的感觉,学者们始终无法断言 diversum...genus 究竟是 panthera 的同位语,还是 confusa 的宾语。普林尼《自然史》说,罗马人第一次看 见长颈鹿是在恺撒举办的一次庆典表演上(8.18.27)。

第 196 行 elephas albus,“白象”。vulgi converteret ora,“让观众扭头”,“吸 引观众的视线”。vulgi 一词表达了贺拉斯对他们的鄙视。

第 197 行 spectaret populum ludis attentius ipsis,“他(指德谟克利特)会更 专注地盯着观众而不是表演本身”,夺格 ludis...ipsis 和比较级副词 attentius 搭配。ludis(竞技表演)一词暗示,这样的戏剧表演已经不能称为戏剧了。

第 198 行 ut,相当于英文的 as,praebentem 修饰 populum,sibi praebentem nimio spectacula plura,“能给他提供多得多的奇观” 。spectacula 既可理解为 一般意义上的“难得一见的东西”,也可理解为特指罗马人热衷的人兽搏斗、 角斗士对决等娱乐表演(拉丁语称之为 spectacula)。

第 199 行 autem,“然而”,表示对照,putaret,“他会认为”,宾语是不定 式结构。scriptores...narrare...asello fabellam surdo,“剧作家是在对一头聋的驴子讲故事” 。fabellam 是 fabula(故事、戏剧)的小词形式。

第 200 行 Nam,“因为”。quae pervincere voces evaluere sonum,“什么样的 人声能盖过这种声音”,evaluere(=evaluerunt),“有足够的力量”,大体上等于 potuerunt,和不定式 pervincere(战胜)连用。 

第 201 行 referunt quem nostra theatra,修饰 sonum,“在我们的剧场回荡”。

第 202 行 Garganum mugire putes nemus aut mare Tuscum,“你会以为是加 尔甘的树林或者塔斯坎海在咆哮”。加尔甘(Garganus)是阿普里亚地区的 一座山,塔斯坎海在罗马西北方向。mugire 常用来形容牛等动物叫。

第 203 行 tanto cum strepitu ludi spectantur,“当人们在如此巨大的喧嚷声中 观看表演” ,et artes divitiaeque peregrinae,“观看来自海外的工艺品和财 宝”。artes 和 divitiae 并列,指的不是各类艺术,而是抢来的工艺品。

第 204 行 Quibus oblitus actor cum stetit in scaena,“当全身披满了这类装饰 的演员一站上舞台”,Quibus 的先行词是 artes 和 divitiae,oblitus 不是 obliviscor(遗忘)的过去分词,而是 oblino(涂抹)的过去分词(=oblinatus)。

第 205 行 concurrit dextera laevae,“(每位观众的)右手就碰上了左手”, 指鼓掌,这样措辞有讽刺的味道。

第 206 行 Dicit adhuc aliquid,“到现在为止他说过什么吗”。Nil sane,“当 然没有”。Quid placet ergo,“那有什么吸引人的呢”。

第 207 行 Lana,“羊毛”,这里代指羊毛衣服,过去分词 imitata(模仿) 修饰它,是主动意义。violas,“紫罗兰”,作宾语。夺格 Tarentino...veneno (塔伦顿的染料)和 imitata 配合,普林尼《自然史》称塔伦顿的紫色染料 很好(9.39.63)。veneno 这里指“染料”,但贺拉斯选择这个词,或许也为了引起“毒药”的联想。观众并不关心剧情,只关心演员的服饰。

第 208 行 208-213 行,贺拉斯称他批评罗马戏剧作家并非是要贬低戏剧 艺术本身。Ac ne forte putes me...laudare maligne,“为了避免你认为我吝于赞美”,副词 maligne 意为“吝啬地、不情愿地”,laudare 的宾语是 quae 从 句省略的先行词,quae facere ipse recusem,“我自己拒绝做的” 。

第 209 行 cum recte tractent alii,“而别人却做得很好的(事情)”,cum 含有对照意味,从句附属于 quae 从句。tractent,“处理、应付” 。

第 210 行 Wickham 说,ne forte...ille 是卢克莱修特有的一种表达法,意思 是“为避免……请让我以他为例……”。ille per extentum funem mihi posse videtur ire poeta,“那位诗人(那样的诗人,具体见下文)在我看来能够在 绷紧的绳子上行走”,意为我认为他技巧高超,就像杂技演员。不定式 posse...ire 与 videtur(他看起来)连用。

第 211 行 qui 从句修饰 poeta,meum qui pectus inaniter angit,“他用虚构的 世界让我的心痛苦”,inaniter,这里指不存在的东西。

第 212 行 irritat 和 mulcet 与 angit 并列,“让(我的心)愤怒,给它安慰”, falsis terroribus implet 也与 angit 并列,“让它充满想象的恐惧” 。 

第 213 行 ut magus et modo me Thebis modo ponit Athenis,“像魔法师一样 一会儿把我放到忒拜,一会儿放到雅典”。贺拉斯在 211-213 行描绘了他 心目中理想的戏剧诗人。

第 214 行 214-218 行,贺拉斯请求屋大维关注非戏剧诗人。Verum,“可 是”。age 表示催促,无实义。与格 his 和命令式 curam redde brevem 搭配, “请给他们一点短暂的关注”。qui 从句修饰 his,se lectori credere malunt, “宁可信任读者”,se 是不定式的主语,与格 lectori 和 credere(信任)搭 配。

第 215 行 quam spectatoris fastidia ferre superbi,“而不愿忍受傲慢观众的挑 剔。”quam 表示比较,和 malunt 搭配。superbi(傲慢的)修饰 spectatoris。

第 216 行 si munus Apolline dignum vis complere libris,“如果你想用书装满 你那个配得上阿波罗的礼物(指屋大维在帕拉丁山阿波罗神庙里建的图书 馆)”。夺格 Apolline 和 dignum 搭配,夺格 libris 和 complere 搭配。

第 217 行 vatibus addere calcar,“(如果你想)给诗人以激励”。

第 218 行 ut 引导目的状语从句,ut studio maiore petant Helicona virentem, “好让他们以更大的热情追求青翠的赫利孔山(缪斯的居处)”。

第 219 行 219-250 行,贺拉斯说诗人虽有缺点,但伟大的功业需要诗人 来歌颂。Multa quidem nobis facimus mala saepe poetae,“我们诗人的确经常 做很多伤害自己(名声)的事”,mala 是名词,受 Multa 修饰,与 nobis 搭 配。

第 220 行 ut vineta egomet caedam mea,“且让我来砍自己的葡萄园”,意为 做伤害自己的事,贺拉斯幽默地把自己也归入讨厌的诗人之列。后面的几 个 cum 引导的时间状语从句都是列举诗人的恼人之处。

第 221 行 tibi...sollicito...aut fesso, “(在)你焦虑不安或者疲惫(的时候)”, 与格和 damus 配合,librum 指诗集。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把诗集硬塞给别人 是诗人的通病。laedimur,“我们感觉很受伤”,后面的 si 从句解释原因。

第 222 行 unum si quis amicorum est ausus reprehendere versum,“如果哪位 朋友竟敢批评我们的一行诗”。

第 223 行 loca iam recitata revolvimus irrevocati,“在没人要求的情况下,我 们重新展开(指朗诵)已经朗诵过的段落”。irrevocati 来自 revocare,后者 用来要求演员再表演一次。loca(单数 locus)指作品中的一段。

第 224 行 lamentamur,“我们抱怨”。non apparere labores nostros,“我们的 辛劳无人注意”,apparere,“显现出来、被人看到”。

第 225 行 tenui deducta poemata filo,也是 apparere 的主语,“用精细的线编织的诗歌”,用的是纺织的比喻。

第 226 行 speramus,“我们希望”,eo rem venturam(esse),“事情的结局 会是这样”,eo 是表示方向的夺格,和 ut 从句呼应。

第 227 行 simul atque carmina rescieris nos fingere,“一旦你得知我们在写 诗”。不定式结构 carmina...nos fingere 是 rescieris(你发现)的宾语。 commodus(殷勤的、亲切的)修饰下一行三个动词的主语“你”。

第 228 行 ultro arcessas et egere vetes et scribere cogas,“你就会主动地邀请 我们上门,不许我们缺衣少食,强迫我们写作”。vetes(否定、禁止),egere 对应的名词 egestas 在拉丁语中指赤贫状态。

第 229 行 Sed tamen,“然而”。est operae pretium cognoscere,“值得去探究”, 主语是不定式 cognoscere,operae pretium 是固定短语,指付出努力(opera) 有价值(pretium)。

第 230 行 quales aedituos habeat...virtus,“你的卓行应该选择怎样的祭司”, virtus 指屋大维的全部卓越品质,这里被比喻成了一位神,诗人担任神的 祭司。aedituos 意为“看护神庙(aedis)的人,祭司”。 belli spectata domique 是 virtus 的第一个修饰语,“在战争和内政中显示出来的”。

第 231 行 indigno non committenda poetae 是 virtus 的另一个修饰语,“不应 托付给不称职的诗人的” 。indigno…poetae 是与格。

第 232 行 Gratus Alexandro regi magno fuit ille Choerilus,“那位科利洛斯曾 让伟大的亚历山大欣赏”,科利洛斯(Choerilus)是亚历山大大帝的随军诗 人,与格 Alexandro regi magno 和 Gratus(受喜欢的)搭配。

第 233 行 qui 的先行词是 Choerilus,incultis(没有文化的、粗糙的)和 male natis(拙劣创制的)都修饰 versibus(诗歌) ,Wickham 认为 male natis 很可能借用了出身的比喻,指科利洛斯的所谓史诗没有纯正的血统。 versibus 和修饰语都是与格,和 rettulit 搭配。

第 234 行 rettulit acceptos 是记账用语,“计入贷方”,意为“算作收入”, versibus 的与格表示“记到诗歌的名下”,也即这笔收入属于诗歌。acceptos 修饰 Philippos(印有国王腓力普头像的金币),马其顿国王腓力普是亚历 山大大帝的父亲,这种金币是当时希腊主要的金币。regale nomisma 作 Philippos 的同位语,有两种解释,一种是“皇家铸币厂生产的金币”,一 是“与国王地位相称的金币”。233-234 行的大意是,科利洛斯依靠自己 歌颂亚历山大的诗歌获得了丰厚的奖赏。

第 235 行 Sed 表示转折。veluti tractata notam labemque remittunt atramenta, “正如墨汁被人使用可能写出(你希望的)记号,也可能留下污渍”。过去分词 tractata(处理、使用)修饰 atramenta(墨) 。

第 236 行 fere scriptores carmine foedo splendida facta linunt,“诗人们也经 常用丑陋的诗歌玷污了光辉的事迹”。夺格 carmine foedo 和 linunt 搭配。

第 237 行 Idem rex ille,“同样是这位国王”,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rex。  

第 238 行 poema tam ridiculum tam care prodigus emit,“用如此高昂的价格 慷慨地买下了如此可笑的一首诗”,副词 care(花很大地)修饰动词 emit, 描述客观的付出,形容词 prodigus(浪费的)修饰 emit 的主语,描述主观 的态度。

第 239 行 edicto vetuit,“下令禁止”,edicto(谕令)是工具夺格。ne quis se praeter Apellen pingeret, “ (不许)除阿佩利斯外的任何人画自己”,阿佩利 斯(Apelles)是亚历山大信任的宫廷画家。

第 240 行 aut alius Lysippo, “(也不许)除利西波斯外的人”,夺格 Lysippo 与 alius(另外的人)暗含的比较意义搭配,利西波斯(Lysippus)是古希 腊晚的一位著名雕塑家,深受亚历山大器重。

第 241 行 duceret aera fortis Alexandri voltum simulantia,“铸造青铜,模仿 勇武的亚历山大的脸”,即制作青铜肖像,duceret 的宾语是 aera(青铜), 现在分词 simulantia(模仿)修饰 aera,并自带宾语 fortis Alexandri voltum, 在表示这个意义时,通常 duco 的宾语是雕塑,材料用夺格。

第 242 行 Quodsi,“但如果”。iudicium subtile videndis artibus illud,“(亚历山大的)那种欣赏艺术时的敏锐判断力”。与格 videndis artibus(观看艺 术)表示目的或用途,修饰 subtile(敏锐)。iudicium 是 vocares 的宾语。

第 243 行 ad libros et ad haec Musarum dona vocares,“你将(它)用于(判 断)书籍和这些缪斯的礼物(指诗歌)”,vocares(呼唤)这里和 ad 搭配, 表示用到某个场合。

第 244 行 iurares,“你就会发誓”,宾语是不定式结构。(Alexandrum) Boeotum...in crasso aëre natum(esse),“他(指亚历山大)一定是出生在窒 闷空气中的博奥蒂亚人” 。Boeotum(博奥蒂亚人)作省略的不定式主语的 同位语,博奥蒂亚是希腊的一个地区,离雅典不远,但居民普遍智力低下, 和雅典人形成鲜明对照,所以博奥蒂亚人在古典时代被视为蠢人的代名词,
 古人认为他们智力受到了当地窒闷空气的影响,空气清新的阿提卡半岛则 造就了雅典人的聪颖。贺拉斯显然认为,亚历山大对绘画和雕塑有很高的 鉴赏力,对文学则是纯粹的外行。

第 245 行 At,“可是”。屋大维和亚历山大不同,有文学的鉴赏力。dedecorant 的主语是 Vergilius Variusque(维吉尔和瓦里乌斯),在维吉尔发表《埃涅阿斯记》之前,瓦里乌斯是当时优秀的史诗诗人,se 也指他们。neque dedecorant tua de se iudicia atque munera,“他们既没辱没你对他们的评价, 也没让你的礼物蒙羞”。

第 246 行 quae 从句修饰 munera(礼物) ,quae multa dantis cum laude tulerunt,“他们获赠这些礼物,是赠予者的极大荣耀”,multa dantis cum laude 表示伴随状态,属格 dantis(指屋大维)修饰 laude(称赞、荣耀)。

第 247 行 dilecti tibi...poetae,“你所敬重的诗人”,作 Vergilius Variusque 的 同位语,tibi 是表示动作(dilecti)发出者的与格。

第 248 行 expressi vultus per aenea signa(apparent), “通过青铜雕像表现的 面容”,vultus(面容)是主语。

第 249 行 nec magis...quam(expressi)per vatis opus mores animique virorum clarorum apparent,“不会比通过诗人的作品表达的伟大人物的品质和心灵 更鲜明生动”。属格 virorum clarorum(伟大人物)修饰 mores animique(品 质和心灵),后者和前面的 vultus 做比较。apparent 指两种表现形式的呈现 度,贺拉斯认为诗歌比雕塑更适合记录伟大的事业。

第 250 行 250-270 行,功成名就的贺拉斯再次委婉拒绝了给屋大维写史 诗,他说自己并非不想写,实在是功力不够。Nec sermones ego mallem repentes per humum(componere) ,“我并非更愿创作这些在地面爬行的日 常诗歌”。repentes 是 repo(爬行)的现在分词,不是表示“突然”的形容 词。

第 251 行 quam res componere gestas,“而不愿创作(歌颂)伟大功绩(的诗)”,res gestas 是拉丁语总括某人功绩或者某段历史的标准说法。252- 256 行列举了屋大维在各方面的功绩。

第 252 行 terrarumque situs et flumina dicere,“歌咏不同的地域与河流”, terrarum...situs 直译为“(不同)地域的位置”。dicere(歌咏、吟唱)管辖 252-256 行的所有宾格名词。arces montibus impositas,“建于山上的要塞”。

第 253 行 barbara regna,“蛮族的王国” 。tuis auspiciis,“你的庇佑”,夺格。

第 254 行 totum confecta duella per orbem,“在全世界终结的战争”,所谓 的 pax Romana 从公元前 27 年开始,罗马摆脱了痛苦的内战,由于国力强 盛,外战相对也减少了许多,尤其是在屋大维当政期间。duella = bella,“战 争”。orbis(宾格 orbem)或者 orbis terrarum 是拉丁语“世界”的标准说法。

第 255 行 claustraque custodem pacis cohibentia Ianum,“关住和平守护神雅努斯的门闩” 。cohibentia(限制、控制)修饰 claustra,宾语是 Ianum(主 格 Ianus,雅努斯),custodem pacis 作 Ianum 的同位语。雅努斯神庙的门战争时开启,和平时关闭,除努玛在位时外,罗马历史上它只关闭过两次,公元前 235 年(第一次布匿战争胜利)和公元前 29 年(屋大维结束内战)。

第 256 年 te principe,独立夺格,“在你做元首的时候”,元首(principe, 主格 princeps)是屋大维在位时的称谓,字面义为“第一公民”,符合他竭 力维护的共和体制表象。formidatam Parthis 修饰 Romam,“让帕提亚人害怕的”,Parthis 是表示动作(formidatam)发出者的与格。在屋大维统治期间,帕提亚国王主动归还了克拉苏惨败时丢失的罗马军旗。

第 257 行 si, quantum cuperem, possem quoque,“倘若如我所热切渴望的,我也具备这样的能力”。possem 的虚拟式表示与现在事实相反的假设。

第 258 行 sed neque parvum carmen maiestas recipit tua,“你的伟大不容许卑下的诗歌”,nec meus audet rem temptare pudor,“我(因为)羞耻心也不敢 尝试这样的事”。苏埃托尼乌斯的《奥古斯都传》(89)称,屋大维非常厌 恶劣质的歌功颂德之作。

第 259 行 quam 从句的先行词是 rem,quam vires ferre recusent, “(我的) 能力拒绝承担的事”。

第 260 行 autem,“而且”,这里不表示转折,而表示追加想法。Sedulitas, stulte quem diligit, urget,“过分的殷勤会让它愚蠢崇拜的人觉得受到侵犯” 。 quem 是 diligit(敬重爱戴)的宾语,它对应的先行词(已省略)是 urget (进逼、侵扰)的宾语。

第 261 行 praecipue cum se numeris commendat et arte,“尤其是当它用格律和艺术来突出自己的时候”,指以诗歌形式表达,numeris 和 arte 都是夺格。

第 262 行 discit的主语借用下一行定语从句的quis,泛指任何人。discit enim citius meminitque libentius illud,“因为人会更快地学会、更欣然地记住那种 东西(见下文的定语从句)”。

第 263 行 quod quis deridet,“人嘲笑的东西”,quam quod probat et veneratur, “而不是人赞成和崇拜的东西”。quam 和比较级 citius 和 libentius 呼应。 贺拉斯的逻辑是:我是一位坏诗人,如果我为你写史诗,一定会是坏作品, 坏作品会被人嘲笑,但人们容易记住被人嘲笑的东西,那么我的诗作只能败坏你的名声。

第 264 行 贺拉斯的换位想象:如果有一位蹩脚的诗人来赞颂他,他会如 何感受。这行与第 260 行有对应关系,officium=Sedulitas,gravat=urget。 Nil moror officium, quod me gravat,“我不会看重侵扰我的殷勤” 。Moror 这里的意思不是“耽误、拖延”,而是“关注”。gravat,“压迫” 。

第 265 行 neque ficto in peius vultu proponi cereus usquam(opto), “我不愿意(看见)丑化我的蜡制头像在任何地方摆出来”,被动不定式 proponi(展 示)和 opto(我愿意)连用,cereus(蜡制的)修饰 opto 的主语“我”,它 和 ficto…vultu(虚构的脸)一起指“我”的面容被蜡像仿制,in peius 指 比真实相貌难看。

第 266 行 nec prave factis decorari versibus opto,“我也不愿意被恶劣的诗作 ‘装饰’”。被动不定式 decorari(装饰、授予荣誉)也和 opto 连用,副词 prave(恶劣地)修饰 factis(创作)。

第 267 行 ne rubeam pingui donatus munere,“以免当我被赠予愚蠢的礼物 时脸红”。夺格 pingui…munere 和过去分词 donatus 搭配,修饰主语“我”。

第 268 行 una cum scriptore meo capsa porrectus operta,“和我的作者一起躺在打开的箱子里”,因为“我”被“我的作者”写进了他的书里,所以贺拉 斯说“和我的作者一起”。夺格 capsa…operta 和 porrectus(伸展)搭配。

第 269 行 deferar in vicum,“我将被运到街上”,后面的现在分词短语修饰 vicum,vendentem tus et odores,“卖乳香和各种香料”。

第 270 行 et piper et quicquid chartis amicitur ineptis,“以及胡椒,以及任何 用愚蠢诗歌包裹的东西”。夺格 chartis…ineptis 和 amicitur(被包裹)搭配。 贺拉斯的意思是,抄写劣质诗歌的纸草终都只能沦为包裹杂货的东西。 卡图卢斯《歌集》第 95 首中也说:“沃鲁西乌斯的史诗将在帕杜斯河边枯 朽,/ 松散的纸草只能时常将鲭鱼包裹”(7-8 行)。 

恺撒,你独自承担着如此繁多的重任,  
用武力保卫、用道德装饰、用法律改进
我们的意大利,如果我用冗长的讨论
耽误你的时间,就是对不起国人。
罗慕路斯、利柏耳、卡斯托和珀鲁克斯5
都被迎进了神庙,因为伟大的功绩,
可他们忙着开垦大地,教化人类,
平息激烈的战争,建造城镇,分配
田地时,却曾哀叹,自己的贡献远超过
盼来的这份感激。铲除凶残的九头蛇、10
用命定的努力征服著名怪兽的英雄
却发现能驯服妒忌的只有后的死亡。
谁燃烧着夺目的光焰,让别人的技艺
相形见绌,常等到死后,才获得敬意。
可是你尚在人间,我们就已献给你15
无数荣誉,搭建了祭坛,以你的名义
祷告,称赞你是空前绝后的人物。
然而,这个民族虽然在这个领域
公正明智,认定罗马和希腊众领袖
非你对手,判断其他事却全然没有20
相似的理性和分寸。某作者如果不是
已经入土,他们就百般诋毁、挑剔。
这些崇古者甚至声称,十人团通过的
禁止犯罪的铜表法,罗马国王签订的
条约(无论和加比族还是强硬的萨宾族),25
历代祭司的记录,还有古老的先知书,
全是缪斯在阿尔班山上亲口所赐。
如果因为希腊人老的作品也是
好的,所以罗马作家也必须按这个 
标准来衡量,我们就无须多费唇舌:30
“这个橄榄没有核,这个坚果没有壳!”
我们已到达时运的巅峰,我们唱歌,
我们绘画,我们更娴熟地与希腊人摔跤。
如果诗如葡萄酒,需要长时间来酿造,
我想知道,作品要多古老才算好。35
死了一百年的人,应该被归入古老
而完美的作家之列,还是算作劣质的
现代作家?为避免争吵,请划好边界。
“死于一百年之前,就算古代的好人。”
什么?死期晚一个月或者一年的人40
究竟该往哪里放,是看成古代诗人呢,
还是现在和未来都会鄙视的家伙?
“只差短短的一个月,或者差一整年,
你说的这人算古代作家,理所当然。 ”
就像马尾巴的毛,既然这一点他承认,45
我就慢慢拔掉一根,然后再一根,
直到困惑的对手像谷堆一样倒地,
谁让他总要查历书,用年代判断价值,
无葬礼女神的册封,什么也不敬佩?
评论家都说,恩尼乌斯既勇敢,又智慧,50
是荷马第二,如今看来,他当初唯恐
辜负转世之梦的承诺,又有何用?
奈维乌斯不是被我们捧手里,印心里,
仿佛就活在昨天吗?每首古诗都如此
神圣。每次评谁比谁好,人们总是55
声称,帕库维乌斯“博学”,阿基乌斯
“崇高”,阿弗拉尼乌斯犹如米南德,
普劳图斯以西西里的埃庇卡摩斯为楷模,
凯基里乌斯胜在严肃,泰伦斯,狡黠。
强大的罗马牢记的就是这些作家,60
挤在剧院里看他们,把他们称为诗人,
从里维乌斯的时代一直沿袭至今。
有时大众看见了真相,有时也盲目。 
如果他们膜拜古诗人到如此地步,
认为无人可及,无人可比,就错了。65
如果他们相信,古人有时太艰涩,
经常太粗糙,许多东西表达太平淡,
那就有见识,我赞成,朱庇特也这样判断。
我并不反感里维乌斯的诗,不觉得
它们应毁掉,严苛的奥比留曾让幼年的我70
听写其中的句子,我只是感到惊讶,
竟有人说他语言优美,措辞无瑕。
如果碰巧有一个优雅的词语闪耀,
如果有一两行诗表达得比较精巧,
就被人夸大,掩盖了他整篇作品的不足。75
我愤懑的是,指责任何作品的依据
不是手法笨拙,风格卑下,而是
离今天太近;而古代作品,不仅可以
宽恕,还能得到美名。如果我怀疑
阿塔的剧作站不住,老人们都会抗议,80
说我不知羞耻,竟然批评庄重的
艾索普和博学的罗斯丘演过的伟大之作:
他们或者相信,自己喜欢的才是
对的,或者以向小辈低头为耻,
或者承认,应抹掉年少时学的一切。85
赞美努玛的萨利颂诗的家伙,
虽然和我一样不懂,却要竭力装作
只有他懂,他其实并非欣赏死者,
而是攻击活人的才华,切齿痛恨。
但如果希腊人像我们一样喜旧厌新,90
现在会有什么是古老的?公众怎能
各随己意,找到可以翻阅的作品?
自从希腊人摆脱战争,便开始沉溺
轻松的游戏,在顺遂的时运中染上恶习。
时而为竞技者欢呼,时而为赛马癫狂,95
追捧大理石、象牙或青铜雕塑的工匠,
他们的眼睛和心灵为精美的图画流连, 
刚喜欢笛手,转眼又喜欢悲剧演员。
就像一个在保姆脚下玩耍的小婴孩,
贪婪追求的东西,玩腻以后就丢开。100
什么可爱,什么可憎,什么你相信
不变?希腊人如此,是因为和平与顺境。
在罗马,长久以来,按人们喜欢的习俗,
黎明要早起,向登门的客人讲解法律;
借钱要谨慎,只给信用良好的人;105
听长辈训导,向晚辈建议,用什么途径
财产才能增殖,情欲的危害能减轻。
无常的民众已改变了心态,如今激情
全为创作而燃烧,儿子和严肃的父亲
都头戴叶冠用餐,一边朗声长吟。110
我自己呢?声称不写诗,却被人们发现
比帕提亚人还会撒谎,日出之前
就醒了,向奴隶索要书箱、芦管笔和纸草。
不会驾船的害怕船,没学医的不敢开青蒿
给人治病,只有医生才承诺医生115
该做的,木匠才用木匠的工具:而我们,
无论是否懂行,所有人都在写诗。
然而,这个迷误,这种轻微的疯痴,
不也有很大的好处?贪婪无法占据
诗人的心灵,他爱诗如命,心无旁骛,120
他嘲笑财产失窃、奴隶逃亡和火灾,
同伴和年幼的被监护人他也不会暗害,
他的食物是豆荚和次等的面包,虽然
做士兵迟钝愚拙,在和平时期却堪
一用,如果你承认,小事可襄助大事。125
诗人训练了小孩的嫩嘴,咿呀学语时
已经让他的耳朵远离了污秽的言辞,
很快又用亲切的箴言塑造他的心地,
从他性格中祛除粗野、妒忌和愤怒。
他讲述崇高的行为,用各种范例教育130
成长的孩子,安慰穷困和生病的人。 
纯洁的少男少女,能从哪里听闻
祷告的颂歌,如果缪斯不降下诗人?
合唱队向神求助,感觉到神的亲临,
用诗人蒙神悦纳的祷告,他们祈愿135
天降甘霖,驱走疾病和可怕的危险,
实现和平,带来瓜果飘香的年景。
天神和地神都因诗歌而气和心平。
初的农民坚忍而知足,平日经受了
种种艰辛,但深信它们总会终结,  140
储藏好谷物以后,他们在节日里舒缓
身体和心灵,和妻儿一起,和劳动的伙伴
一起,向地母献祭猪,向林神献祭奶,
向提醒 生命短暂的守护神献祭花和酒,这种
习俗发明的费坎尼亚诗用交替的诗行145
倾泻乡野的辱骂,年复一年,时光
流转,它因直言无忌越来越受欢迎,
越来越放肆,原本已经很激烈的嘲讽
开始变成公开的疯狂,狰狞地穿行
在高贵的家族间,不受惩罚。被撕咬的人150
感到了疼痛,未被侵扰的人也担心
公共的利益,终通过了一项法令,
任何人都不能受到恶意诗歌的毁谤。
人们改变了方式,因为害怕大棒,
被迫回归良善的言辞和恭敬的态度。155
被征服的希腊征服了野蛮的征服者,把艺术
带给粗鄙的拉提乌姆,糙野的农神体
流走了,洁净之水驱逐了恶臭的毒汁,
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粗鄙的印痕
仍然残留,甚至到今天。因为晚近160
罗马人才潜心钻研希腊的书卷,等到
布匿战争后和平初现,才开始仿效
索福克勒斯、泰斯庇斯、埃斯库罗斯,
看能否翻译或改写出无愧于他们的诗。
结果他自认满意,因为天性热切 165
崇高,洋溢着悲剧精神,运气也不错,
但他无知地以修改为耻,害怕修改。
喜剧取材于日常生活,所以他认为
创作轻松,然而喜剧反而难下笔,
因为观众要求更严苛。看普劳图斯170
怎样塑造年轻的恋人,谨慎的父亲,
狡诈的皮条客,多塞努如何屡屡现身,
变成他那些贪婪食客,他自己穿着
多么松垮的拖鞋在舞台上来回穿梭。
因为他急于把钱装进袋,毫不在乎175
以后剧作是倒下还是稳稳站住。
荣光女神的御风车送往舞台的家伙,
观众怠惰就窒息,观众专注就复活,
如此的小事却可以让贪求赞誉的心
受伤或者复原!再见,这可笑的营生,180
得不到棕榈我就掉肉,得到就长肉!
就连胆大的诗人都常被观众吓走,
因为那些人数更多、地位和素质
更低的群体愚昧鲁钝,如果骑士
有异议,他们就准备动武。演出中间185
非要看熊和格斗士,因为底层人喜欢。
可是骑士的趣味也已变化,从耳朵
转移到游动的眼睛和各种空洞的愉悦。
幕布紧闭了四个小时,甚至更久,
骑兵队和步兵团倏然登台,旋即飘走,190
很快,气数已尽的国王被绑着押来,
战车、轿子、马车和船沿路排开,
载着抢来的象牙,来自科林斯的战利品。
德谟克利特如活着,一定忍俊不禁,
无论是花豹和骆驼混合的某个物种  195
还是一头白象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他会专注地盯着观众而不是表演,
因为他们的种种反应更为稀罕。
至于剧作家,他会认为完全是对着 
一头聋驴讲故事。谁的嗓音能盖过200
在我们的剧场回荡的声响?你或许感到
加尔甘的树林或者塔斯坎海在身边咆哮,
当人们在如此的喧嚷中观看表演,争睹
海外的工艺品和财宝!披满这些饰物,
演员一登台,观众的右手就碰上了左手。205
“他说了什么?”“没什么。”“那有什么看头?”
“衣服用的是塔伦顿的染料,颜色像紫罗兰。”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向来不愿称赞
我自己拒绝做、别人却做得很好的事。
告诉你,我心目中高超的诗人是什么样子:210
他让我的心为虚构的世界感觉痛苦,
搅动它,安抚它,让它充满想象的恐惧,
犹如魔法师,放我到忒拜,放我到雅典。
可是有些人,宁可信任读者,也不愿
忍受傲慢观众的挑剔,请你也短暂215
关注一下他们,如果你希望装满
献给阿波罗的图书馆,希望劝勉
诗人以更大的热情探寻青翠的赫利孔山。
我们诗人经常做败坏名声的傻事,
(且让我来砍自己的葡萄园,)例如在你220
焦虑疲惫时硬塞诗集,倘若哪位
朋友竟敢批评我的诗,我就心碎,
没人请求,我们也非要再朗诵一次,
还时常抱怨,我们的辛劳无人注意,
用精细的线编织的诗歌被世人冷落……225
我们梦想这样的结局:一旦你听说
我们在写诗,立刻殷勤地邀我们上门,
不许我们缺衣少食,强迫我们
写作。然而,你征战和治国的卓越成就
应该选择怎样的祭司,值得去探究,230
绝不能托付给不称职的诗人。科利洛斯
曾让伟大的亚历山大欣赏,他的诗
毫无文化,血统可疑,却受到赏赐, 
挣到许多皇家的金币。正如墨汁
可能写出文字,也可能留下黑污,235
诗人也经常用他们丑陋的作品亵渎
光辉的事迹。同样是这位国王,以如此
高昂的价格买回了如此可笑的诗,
下令禁止阿佩利斯外的任何人
画自己,也只允许利西波斯一人240
为勇武的亚历山大铸造青铜像。他欣赏
艺术时判断力是那么敏锐,但如果转向
书籍和这些缪斯的礼物,你就会发誓,
他一定出生在博奥蒂亚,窒闷的空气
害了他。可是你敬重的维吉尔和瓦里乌斯245
没辱没你的评价,他们获赠厚礼,
为赠予的你增添了极大荣耀。而且,
青铜雕出的面容不会比诗人描绘的
伟大人物的品质和心灵更生动鲜明。
我并非更喜欢自己的诗歌在地面爬行,250
而不愿用高贵的文字记录辉煌的功业,
歌咏各处的土地与河流,山顶的城堞,
蛮族的王国,歌咏在你的庇佑下世界
如何终止了一切战争,和平守护者
雅努斯的门如何被关上,骄横的帕提亚255
如何因你的声威而开始畏惧罗马——
倘若我有雄心,也有才华:但你的庄严
不容许卑下的诗歌,羞耻的我也不敢
尝试自己无力承担的工作。而且,
殷勤其实是一种冒犯,如果太愚拙,260
尤其当它换上了格律和艺术的面目,
因为人们更容易、也更愿意记住
可笑的而不是他们赞成和崇拜的内容。
我不喜欢烦扰我的殷勤,也不希望
丑化我的蜡像在任何地方展览,265
也不想在某些垃圾的诗作里‘露脸’ ,
省得自己脸红,当我接过这愚蠢的 
礼物,当我和作者一起躺在打开的
箱子里,运到街上,那里卖香料、胡椒
和各种杂货,都用拙劣的诗来包。270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