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7

Laudabunt alii claram Rhodon aut Mytilenen
        aut Epheson bimarisve Corinthi
moenia vel Baccho Thebas vel Apolline Delphos
        insignes aut Thessala Tempe.
Sunt quibus unum opus est intactae Palladis urbem5
        carmine perpetuo celebrare et
undique decerptam fronti praeponere olivam;
        plurimus in Iunonis honorem
aptum dicet equis Argos ditesque Mycenas.
        Me nec tam patiens Lacedaemon10
nec tam Larisae percussit campus opimae
        quam domus Albuneae resonantis
et praeceps Anio ac Tiburni lucus et uda
        mobilibus pomaria rivis.
Albus ut obscuro deterget nubila caelo15
        saepe Notus neque parturit imbres
perpetuos, sic tu sapiens finire memento
        tristitiam vitaeque labores
molli, Plance, mero, seu te fulgentia signis
        castra tenent seu densa tenebit20
Tiburis umbra tui. Teucer Salamina patremque
        cum fugeret, tamen uda Lyaeo
tempora populea fertur vinxisse corona,
        sic tristes affatus amicos:
‘Quo nos cumque feret melior fortuna parente,25
        ibimus, o socii comitesque!
Nil desperandum Teucro duce et auspice Teucro;
        certus enim promisit Apollo
ambiguam tellure nova Salamina futuram.
        O fortes peioraque passi30
mecum saepe viri, nunc vino pellite curas;
        cras ingens iterabimus aequor.’

这首诗写给普朗库(L. Munatius Plancus)。普朗库在政治上是一个反 复无常的人。他曾是恺撒手下的将军,创建了里昂城。恺撒死后投靠安东 尼,出任亚细亚和叙利亚总督。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结为联盟后,他在 公元前 31 年又投靠了屋大维。后来元老院授予屋大维奥古斯都的封号就是 他的提议。作品的内容明显分为两部分,1-14 行称赞普朗库的家乡提布 尔(Tibur,罗马东边的郊区,风景怡人),15 行之后主要是劝普朗库借酒 浇愁,这部分又可细分为 15-21 行、21-32 行两个子单元,先是一般的 劝诱,然后举出具体的例子。从公元 2 世纪开始,就有评论者认为从第 15 行开始是另外一首诗,但早期注者 Porphyrion 已经反驳过这个观点,认为 后部分仍是在对普朗库讲话。Baca 认为,前后两部分的连接点是贺拉斯的 诗学观念。他的理由是,贺拉斯在第一部分表达了对“恒久颂歌”(史诗) 传统的厌倦情绪,而第二部分中贺拉斯文本(21-32 行)与维吉尔《埃涅 阿斯记》(1.195-199,1.204-207)的相似性或许源于贺拉斯对友人维吉尔转向史诗写作的惊讶和委婉批评。Lowrie 提出,在这首诗里贺拉斯尝试为 自己在文学传统中定位,将抒情诗置于其他体裁之上,但诗的讯息并不确 定。Moles 把普朗库视为全诗的灵魂,以索隐式的解读挖掘了作品的政治 含义,认为贺拉斯称赞了普朗库背叛安东尼、投向屋大维的行为。Elder 认为,有一种解读可以让全诗成为一个有机整体。诗的主题是身在何处并 不重要,生活的幸福取决于勇敢而坦然的态度。在这个框架下,对提布尔 的称赞并非为了否定其他著名的地点,透克罗斯的典故也不仅仅是给酒能 解忧提供一个样例,诗歌的三个部分都突出了地点这个话题。本诗格律是 The Alcmanian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译文采用单行六顿、双 行四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AB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laudabunt(赞美)是表示让步的将来时。claram 意为“著名”,同 时修饰 aut...aut(或者……或者)连接的三个地名:Rhodon(Rhodos 的宾 格,罗得斯岛)、Mytilenen(Mytilene 的宾格,穆蒂莱尼)和 Epheson(Ephesos 的宾格,以弗所)。罗得斯岛以贸易、哲学和艺术著称,穆蒂莱尼是阿尔凯 奥斯和萨福出生地莱斯博斯岛的首府,以弗所是亚细亚行省的中心城市。

第 2 行 bimaris...Corinthi(濒临双海的柯林斯),属格,修饰 moenia(城墙)。希腊城市柯林斯因为处于地峡,所以两面临海(塞隆尼湾和科林斯湾) 。

第 3 行 Baccho(主格 Bacchus,酒神巴克斯)和 Apolline(主格 Apollo, 阿波罗)都是表示原因的夺格,与同时修饰 Thebas(主格 Thebae,忒拜) 和 Delphos(主格 Delphoi,德尔斐)的词 insignes(知名)搭配。巴克斯 是忒拜城塞墨勒(Semele)和宙斯的儿子,德尔斐是阿波罗神庙所在地。

第 4 行 Tempe(坦佩),希腊贴撒利亚(Thessalia)地区一条景色优美的山 谷。因为 Tempe 在希腊语中是中性复数宾格,所以形容词 Thessala(从 Thessalia 变来)也是中性复数宾格。

第 5 行 sunt quibus 省略了先行词,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1 首中的相似 结构。unum opus,“唯一的工作”,拉丁语中单数名词前一般不用数词“一”, 若用则表示强调。“工作”的内容是不定式 celebrare(赞美)和第 7 行的不 定式 praeponere(放在前面)。intactae Palladis(未被触碰的雅典娜,即处女神雅典娜),属格,修饰 urbem(城市,指雅典) 。

第 6 行 carmine perpetuo(不停止的歌,意为“长诗、史诗”,也有人理解为“不停地歌唱”或者“追求永恒声名的诗歌”),工具夺格,修饰不定式 celebrare。 

第 7 行 undique(从各个地方) ,Wheeler 的版本作 indeque(从那里)。decerptam(采撷)修饰 olivam(橄榄),橄榄是雅典娜的圣物。与格 fronti (前额)和 praeponere 搭配,此处指把橄榄叶冠戴在头上。关于 undique 和整行的意思,评论者有争议。Orelli 等人解释道,undique 指从雅典城的 各处搜寻橄榄叶冠所象征的传说(诗歌材料),为诗人赢得声名,类似的比 喻见于卢克莱修的《物性论》(1.928 ff)。Bentley 等人认为,undique 意味 着橄榄叶被所有诗人采摘,因而橄榄叶冠象征着写滥的题材。

第 8 行 plurimus(许多人)相当于英语中的 many a one,意义复数而形式 单数。Iunonis(主格 Iuno,朱诺),朱庇特的妻子,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 赫拉(Hera) 。

第 9 行 aptum(适合)与 equis(马)搭配,修饰 Argos(阿戈斯)。阿戈 斯是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城市,附近山谷适宜放牧。贺拉斯的措辞模 仿了荷马在《伊利亚特》中的说法(2.287)。阿戈斯是朱诺钟爱的城市, 所以上一行会说 in Iunonis Honorem(为了向朱诺致敬)。Dicet 的将来时与 第 1 行的 laudabunt 一致。dites...Mycenas(富庶的迈锡尼),迈锡尼在青铜 时代以盛产黄金著称,荷马在《伊利亚特》中用“多金”形容它(8.180) 。

第 10 行 Me 放在行首的强调位置,突出“我”与其他人(alii,第 1 行) 的不同,类似用法参考 Odes 1.1.29。nec 与 nec 搭配,tam 和 tam 与第 12 行的 quam 搭配。patiens 是从 patior(忍受)变来的形容词,Lacedaemon 指斯巴达人,他们以纪律严明、坚忍刚毅著称。

第 11 行 属格 Larissae(主格 Larissa,拉里萨,贴撒利亚的中心城市)与 opimae(富饶,因为拉里萨土地肥沃)搭配,限定 campus(原野)。percussit 原义是“击打”,这里指让人心动。

第 12 行 domus,原义是“家” ,这里指居住的洞穴。Albuneae,主格 Albunea (阿尔布奈亚),是西比尔(Sibyllae)中的后一位。初的西比尔是特 洛伊附近侍奉阿波罗的一位女祭司,擅长预言。后来罗马人把十位女先知 都称为西比尔。阿尔布奈亚居住的洞穴附近有一座神庙,古罗马人来此聆 听神谕。resonantis(发出回响)从语法上说修饰 Albuneae,但从意义上说 应该修饰 domus,是移就的修辞手法。

第 13 行 praeceps 此处形容水倾泻而下。提布尔地区地形崎岖,阿尼奥河 (Anio)流经此地时多激流瀑布。Tiburni(主格 Tiburnus,提布尔诺斯),古希腊先知,据说被放逐到意大利,成为提布尔的创立者。lucus 是具有神 圣色彩的丛林。uda(湿润的)修饰 pomaria(果园)。

第 14 行 阿尼奥河在流经城区时,被分成了多条运河,用于灌溉果园,因 此贺拉斯用 mobilibus…rivis(不息的溪流)来形容。  

第 15 行 从表面上看,这一行到末尾与前文的唯一联系是第21 行的Tiburis umbra tui(你的提布尔的树荫),所以 Grotifend 等人认为,1-14 行和后面 的内容分属两首诗。但 Wheeler 指出,贺拉斯所有的颂诗在格律上都是四 行一节,不应该在节中间突然结束。Albus(白色的)修饰 Notus(南风)。 南风经常带来雨云,但有时也会吹走原来的云,造成晴朗的天气,所以希 腊语中有 leukonotos 的说法(Albus Notus 与之对应)。ut 与第 17 行的 sic 呼应,表示相似的比较。obscuro(晦暗的)修饰 caelo(天空),都是表示 分离的夺格,与动宾短语 deterget nubila(驱走云)搭配。

第 16 行 parturit,“分娩、产生”,imbres,“雨”。

第 17 行 perpetuos(不停的)修饰上一行的 imbres。memento(记住),命 令式,不定式 finire(终结)及其附属成分作它的宾语。

第 18 行 tristitiam(悲伤)作 finire(终结)的宾语。vitae…labores(生活 的痛苦)也作 finire 的宾语。

第 19 行 molli(醇和)修饰 mero(未兑水的纯酒),作第 17 行的动词 finire 的工具夺格。Plance 是 Plancus(普朗库)的呼格。seu 与 seu 呼应,表示 “无论……还是”。te(你)同时作下一行 tenent 和 tenebit 的宾语。fulgentia (闪闪发亮)修饰 castra(兵营),signis(军旗)作 fulgentia 的原因夺格。 罗马军队的主军旗树在将军帐外,装饰着许多华丽的金银片。

第 20 行 tenent 和 tenebit 分别是动词 teneo(让人留下)的现在时第三人称 复数和将来时第三人称单数。时态暗示普朗库此时不在故乡,而在军中。 densa(浓密)修饰 umbra(树荫)。

第 21 行 Moore 等评论者认为,第 21 行后半行到末尾与前面 15-21 行前 半行之间的联系也很松散,只有酒能解忧的说法将它们连接在一起。 Tiburis…tui(你的提布尔),从属于 umbra 的属格。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说提布尔是普朗库的出生地。至少他在提布尔有别墅。Teucer(希腊语 Teukros,透克罗斯),Telamon(特拉蒙)之子,Aiax(希腊语 Aias,埃阿 斯)之兄弟。Salamina(主格 Salamis),希腊城市萨拉米斯,和 patrem(父 亲)一起作下一行 fugeret(逃离)的宾语。特拉蒙是萨拉米斯国王,特洛 伊战争中,他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埃阿斯和透克罗斯参加了希腊联军,事先 要求兄弟俩必须一起回来。埃阿斯被雅典娜逼疯后,屈辱自尽。战争结束 后,特拉蒙坚决不允许透克罗斯单独回来,并将他流放。透克罗斯后来在 塞浦路斯定居,并创建了一个新的萨拉米斯城。Garrison 指出,普朗库和 透克罗斯一样,也因为兄弟之死(死于公元前 43 年的政治迫害)遭受人们 的指责。贺拉斯似乎暗示,两人受到的待遇都是不公正的。 

第 22 行 uda(湿的)修饰 tempora(太阳穴附近的位置),作下一行 vinxisse (缠绕)的宾语。Lyaeo 是表示原因的夺格,与 uda 配合,其主格是 Lyaeus (相当于希腊语 Luaios),意为“解放者”,是酒神巴克斯的称号(对比拉 丁语 Liber),此处转指酒。

第 23 行 populea(白杨做的)修饰 corona(花环、叶冠),作完成体不定 式 vinxisse 的工具夺格。fertur 意为“据说”。白杨是赫拉克勒斯的圣树。

第 24 行 tristes(悲伤的)修饰amicos(朋友),作异相动词的过去分词adfatus (对人说话)的宾语。

第 25 行 quo nos cumque 是插词法(tmesis),quocumque(无论往哪里) 被 nos(我们)分成了两个词,参考 Odes 1.6.3。melior(更好,bonus 的比 较级)修饰 fortuna(运气),parente(父母,此处指父亲)是表示比较对 象的夺格。

第 26 行 ibimus(我们去)的将来时有劝诱的语气。socii 和 comites 都表示 同伴,但前者还包含盟友之意,后者主要侧重“同行者”这层联系。Wheeler 认为,socii 指其他头领,comites 指他们各自的跟随者。

第 27 行 Nil(没有什么)和 desperandum(值得绝望,despero 的被动将来 分词)之间省略了 esse。Teucro duce(主格 dux,领导者)和 auspice(主 格 auspex,占卜官、支持者)Teucro 都是独立夺格结构,表示伴随条件, 排列顺序是交错法(chiasmus)。Chase 指出,贺拉斯让希腊英雄透克罗斯 表达了罗马文化的观念。在古罗马军队中,只有主帅有通过飞鸟兆相征询 神意的权力(auspicium)。

第 28 行 certus(确定的)修饰 Apollo(阿波罗),形容太阳神的预言从来 都会应验。promisit,“承诺、保证”。

第 29 行 整行诗的结构是宾格不定式,相当于英语的宾语从句,作上一行 promisit 的宾语。Salamina(Salamis 的希腊语宾格)充当不定式的主语, futuram(将会是)和省略的 esse 是谓语,形容词 ambiguam(模棱两可) 作表语,也可把 fururam 理解为表示存在的“将会有”之意,这样 ambiguam 就作Salamina的定语。两种结构后的意思大致相同。tellure(土地)被 nova (新的)修饰,是表示地点(或原因)的夺格,指塞浦路斯。

第 30 行 形容词 fortes(勇敢的)和相当于形容词的过去分词 passi(忍受) 这里都是呼格,直接对同伴发话,修饰 viri(男子、勇士)。peiora 是 malus (坏的)的比较级中性复数,这里名词化了,作 passi 的宾语,指“比目前 的困境更糟糕的处境”。

第 31 行 nunc(现在)与上一行 passi 表示的过去相对照。vino(葡萄酒)作动词命令式 pellite(赶走)的工具夺格,curas(烦忧)作 pellite 的宾语。

第 32 行 cras(明天)指向将来。ingens(巨大的)修饰 aequor(海)。iterabimus 意为“再次”,这里指再次起航。他们刚从特洛伊回到萨拉米斯,又要向塞 浦路斯进发。Elder 评论说,这里的将来时恰好与谈论普朗库时的将来时 tenebit 呼应。如果透克罗斯的故乡萨拉米斯相当于普朗库的故乡提布尔的 话,这则典故传达给普朗库的讯息则是,如果透克罗斯可以把异乡当故乡, 勇敢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那么军旅中的普朗库也不应为离开提布尔而 烦恼。

让别人去赞颂著名的罗德岛、穆蒂莱尼、
        以弗所,两面临海的柯林斯,
因为巴克斯和阿波罗而获得荣耀的忒拜、
        德尔斐,或者贴撒利亚的坦佩。
也有人会在恒久的颂歌里专心吟咏5
        处女神雅典娜钟爱的城,
用各处采来的橄榄叶编成额头的冠;
        更多的人会向朱诺敬献
诗章,描绘阿戈斯的牧场和迈锡尼的黄金。
        而我,无论对坚忍的斯巴达人,10
还是对拉里萨肥沃的原野,都不会心折,
        西比尔水声回荡的洞穴,
奔泻的阿尼奥河,提布尔的丛林,蜿蜒
        水道间的果园,才让我眷恋。
如同南风时常会驱走暗云,让天空15
        重变清澈,而不总催生
无尽的雨,智慧的普朗库啊,记住:
        悲伤和生活的种种愁苦
须用醇酒浇灭,无论在此刻,营垒
        旌旗闪烁,还是在未来,20
提布尔的浓荫包围着你。透克罗斯
        逃离父亲和萨拉米斯时,
据说曾将白杨冠戴上浸满酒的头顶,
        如此安慰悲伤的友人:
“伙伴们,至少命运比我的父亲仁慈,25
        它引向何方,都跟随到底!
别绝望,你们的透克罗斯有神的吉兆,
        因为灵验的阿波罗宣告
新的土地将把萨拉米斯的名字争夺。
        勇士们,多少患难你们不曾与我30
一起忍受,现在且让酒将烦忧赶开,
        明日再驶回茫茫大海。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