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2. 20

Non usitata nec tenui ferar
penna biformis per liquidum aethera
    vates, neque in terris morabor
        longius, invidiaque maior

urbes relinquam. Non ego pauperum5
sanguis parentum, non ego quem vocas
    dilecte, Maecenas, obibo
        nec Stygia cohibebor unda.

Iam iam residunt cruribus asperae
pelles et album mutor in alitem10
    superne nascunturque leves
        per digitos umerosque plumae.

Iam Daedaleo notior Icaro
visam gementis litora Bospori
    Syrtesque Gaetulas canorus15
        ales Hyperboreosque campos.

Me Colchus et qui dissimulat metum
Marsae cohortis Dacus et ultimi
    noscent Geloni, me peritus
        discet Hiber Rhodanique potor.20

Absint inani funere neniae
luctusque turpes et querimoniae;
    compesce clamorem ac sepulcri
        mitte supervacuos honores.

这首诗写给麦凯纳斯(Maecenas)。贺拉斯在诗中宣告他不会死,而会化作一只天鹅,从斯提克斯河畔飞出,游遍全世界。将诗人比作鸟,在古 希腊文学中很普遍,Moore 举出的例子有忒奥格尼斯(237ff,1097f)、品 达(N. 6. 47ff)、欧里庇得斯(Frg. 911 N.)和忒奥克里托斯(7.47)。然而, 贺拉斯诗中由人变鸟(9-12 行)的过分“现实主义”的描写却让很多评论者感觉极不舒服,甚至让他们觉得贺拉斯丧失了一贯的正确趣味。另外,此诗用意何在,注者学界也争论不休。多数人把它理解为一首跋诗,和第 3 部第 30 首主题相似,只不过水准远不如那一首。如果它是跋诗,为何一起发表的《颂诗集》前三部会有两篇总结性的作品?Moore 的猜测是,贺拉斯先写了这首,后来又写了另一首,自觉第二首更适合做压卷之作,便把这首放在了这里。Silk 认为,这首诗不是跋诗,而是序诗,准确地说, 是《颂诗集》第三部的序诗。正如系列“罗马颂诗”所表明的,第三部的题材和风格都和前两部有重要不同,这首诗的作用便是提前向读者暗示即 将发生的变化。Wheeler 认为,这是一篇玩笑之作,不必过分认真地对待其中的某些细节。Chase 同意这首诗的语气是戏谑的,但认为贺拉斯对自己的评价是严肃的。Jacobson 提出,评论者之所以觉得这首诗怪异,并且对它评价不高,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天鹅意象与诗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考虑到它也是灵魂的比喻。灵魂如鸟的观念在古希腊罗马并不罕见,它见于 希腊艺术作品中,亚历山大据说死时化身为鹰,西塞罗转述苏格拉底之死时也说他将“飞起来”。因此,诗中鸟的主题在两个层面上发生作用。从鸟如灵魂的角度看,贺拉斯描绘的是自己肉身的死亡和灵魂获得的自由。从鸟如诗人的角度看,贺拉斯等于是在宣告,自己活下来的部分是诗人的部分,自己的诗歌将获得不朽的地位。Jacobson 还认为,在这首诗中,贺拉 斯与《颂诗集》前两部展开了一场有意思的对话,也俏皮地颠覆了读者在 此之前形成的印象。此前他一直在强调死亡不可避免,要接受现实,现在 却突然宣称自己不会死;此前他一直说自己诗才有限,这里却突然超越了无数同行;此前他一直暗示自己的作品只适合少数知音的口味,现在却想 象着读者遍及世界。本诗格律是 The Alca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 介”)。译文四行一节,采用 1-2 行六顿、3 行五顿、4 行四顿模仿原诗节 奏,以 AABA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usitata(通常的、平常的)和 tenui(疲弱的)都修饰 penna(翅膀, 诗歌的单数用法),夺格与被动动词 ferar(载着)搭配,ferar 是将来时。

第 2 行 biformis(两种形态)修饰 vates(先知、诗人)。“两种形态”指人 和天鹅(见下文)。Moore 提醒我们,对于熟悉双形生物(如半人马、狮身 鹫首兽、人身牛头的米诺陶)的古代读者来说,这个词唤起的感觉和我们 很不一样。liquidum aethera(清澈的天空),作 per(穿越)的介词宾语。 aether 这个词不只在一般意义上指天空,而含有“上界”的联想,因为 aether 也是构成上界的特殊物质。

第 3 行 vates 不同于 poeta,更强调预言家、先知的特质。terris(大地、地 面)与 aethera 相对。morabor,“耽搁” 。

第 4 行 longius=diutius(更久)。夺格 invidia(嫉妒)与 maior(更大)配合,invidia maior 意为“已超出嫉妒的伤害范围”。

第 5 行 urbes,“城市”。relinquam,“离开”。Non 和 non 否定的是第 7 行 的 obibo(我会死)。Non 和 ego 的重复表示强调。pauperum 修饰 parentum, “贫寒的父母”,都是属格,修饰 sanguis(血脉、后代)。贺拉斯出身平民 阶层,但家境宽裕,这里是夸张的说法。

第 6 行 Chase、Moore 和 Garrison 等人相信,quem vocas=quem vocas ad te (你经常邀请做客的人),古罗马注者和后来的许多学者如 Wheeler、 Wickham 等人却认为,quem vocas dilecte(亲爱的)应是一个单元,“你所 称为挚友的”,而不是把 dilecte 视为 Maecenas 的呼格,Wheeler 甚至说把 vocas 理解为“邀请做客”是愚蠢的。

第 7 行 dilecte,dilectus(diligo 的过去分词)的呼格,diligo 在拉丁语中表 示一种尊重、敬重之爱。

第 8 行 nec,注意第一、二节密集的否定结构。Stygia,Styx(斯提克斯河) 变来的形容词,修饰 unda(波浪),都是夺格,与被动动词 cohibebor(限 制、禁锢)配合。

第 9 行 1-8 行的将来时是预告,9-12 行转入现在时,表明诗人的预言 已经成为现实,Iam(已经)的重复强调了这一点。residunt(沉淀、回落) 这里意为“收缩”。cruribus,“腿”。asperae(粗糙)修饰 pelles(皮)。类 似的描写在奥维德《变形记》中有很多,但 Moore 等评论者抱怨 9-12 行 的描写毫无审美趣味。

第 10 行 mutor in album alitem,“我变成了一只白色的鸟(天鹅)”。

第 11 行 superne,副词,“上面”,与“腿”相对。nascuntur,“生出”。leves (轻的)修饰 plumae(羽毛、翅膀) 。

第 12 行 digitos,“手指” ,umeros,“肩膀”。

第 13 行 Daedaleo,从 Daedalus(代达罗斯)变来的形容词,修饰 Icaro(主 格 Icarus,伊卡洛斯),两个词的夺格与比较级形容词 notior(更著名)配 合,表示比较的对象。notior 修饰 visam 的主语“我”。在许多版本中 notior 作 ocior(更迅捷),但正如 Chase 所说,这里的重点不是速度,而是名声。 关于代达罗斯父子,见《颂诗集》第 1 部第 3 首第 34 行的注释。

第 14 行 visam(拜访、参观)重新回到将来时,表达对长远未来的展望。 gementis(呻吟)修饰 Bospori(博斯普鲁斯海峡),形容海浪声,两个词 的属格与 litora(海岸)配合。

第 15 行 Syrtes,西尔特斯地区,在北非,见《颂诗集》第 1 部第 22 首第 5 行的注释,Gaetulas,从 Gaetulia(盖图里亚,在北非)变来的形容词,修饰 Syrtes。canorus(动听的)修饰 ales(鸟),作“我”的同位语。

第 16 行 Hyperboreos,从 Boreas(北风)变来的形容词,修饰 campos(原 野)。传说在北风之地的北边(Hyper 表示“之外”)有一个神秘的民族, 过着永远幸福的生活。Wickham 指出,这一节的地点分别代表了极东、极 西和极北。

第 17 行 Me,“我”,处于强调的位置,第 19 行 noscent(知道)的宾语。 Colchus,科尔基斯(Colchis)人,科尔基斯是古代黑海岸边的国家,传说 伊阿宋曾到那里寻找金羊毛。关系代词 qui 的先行词是 Dacus,达契亚 (Dacia)人,达契亚古国在今日的罗马尼亚。dissimulat(掩盖、隐藏)的 宾语是 metum(恐惧)。Colchus 和 Dacus 都是表示集体的单数名词。

第 18 行 属格 Marsae cohortis 与 metum 配合,表示恐惧的对象。Wheeler 说,Marsa cohors(战神大队),来自意大利中部的罗马步兵精英战团,此 处是罗马军队的代称。ultimi(遥远的)修饰 Geloni(格罗尼人),格罗 尼人是属于斯基泰人的一个游牧部落,生活在今天的俄罗斯南部。

第 19 行 peritus(有经验的、有文化的)修饰 Hiber(西班牙人),可能也 同时修饰 Rhodani potor(喝罗讷河水的人,指高卢人)。用附近的河流指代 民族,是古希腊罗马的常见做法。

第 20 行 discet,“学习、研究”,注意和上一行 noscent(知道)在程度上 的差异。贺拉斯似乎在东方的“野蛮”民族与受罗马熏陶甚深的西班牙人 和高卢人之间做了区分。此时的西班牙文化程度已经很高,罗马白银时代 的很多作家都来自西班牙,例如塞涅卡、卢坎、昆体良和马尔提阿利斯。 但也有注者认为 peritus 修饰本节所有提到的民族。

第 21 行 Absint(不要有),表示祈愿或委婉命令的虚拟语气。inani funere, “空洞的葬礼”,独立夺格解释 Absint,一般的解释是,“空洞”是因为贺 拉斯的身体已经飞走,但 Jacobson 认为这样理解太可笑,如 Nisbet 和 Hubbard 所说,消失的不是身体,而是某种更重要的东西——诗人的灵魂。 既然灵魂未死,葬礼自然没有意义。neniae,“挽歌”。

第 22 行 luctus(悲恸、哀悼)受 turpes(可耻的)修饰。querimoniae,“抱 怨、哀叹”。

第 23 行 compesce,“抑制、制止”,命令式。clamorem,“喧嚷声”,这里 指哀悼之声。属格 sepulcri(坟墓)修饰 honores(荣誉)。

第 24 行 mitte,“放弃”,命令式。supervacuos(多余的、无用的)修饰 honores。 这一节可能受到了恩尼乌斯为自己撰写的墓志铭的影响:Nemo me lacrymis decoret, neque funera fletu / Faxit. Cur? Volito vivus per ora virum. (别让任何人用眼泪向我致敬,也不要哭泣着 / 参加我的葬礼。为何?我 活着,在世间的名声里飞翔。) 

我将乘着一双奇异而劲健的翅膀,
双形诗人,穿行在清澈的上界穹苍,
    不在大地上继续停留,嫉妒
        已无法伤害我,俯瞰下方,

城市已远。我,贫寒父母的血脉,5
我,麦凯纳斯啊,你平素所称的挚爱,
    不会死去,斯提克斯河的波浪
        也不可能是我的阻碍。

就在此刻,粗糙的禽皮已然开始
蒙紧我的小腿,白色的鸟形正吞噬10
    上身,轻柔的羽毛生长,蔓延,
        覆盖了双肩和所有手指。

名声超越了代达罗斯和伊卡洛斯,
我将飞越涛声低沉的博斯普鲁斯,
    歌吟的鸟,飞越盖图里亚的15
        西尔特斯和极北之地。

科尔基斯人,畏惧罗马将士却强作
镇定的达契亚人,遥远的格罗尼部落,
    都会听闻我的名字,博学的
        西班牙人和高卢人都会读我。20

葬礼有何意义?我拒绝你们的挽歌,
拒绝可耻的哀叹与悲恸,拒绝一切
    无聊的喧嚷,也拒绝任何坟墓
        述说多余的荣耀与光泽。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