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tularum 2. 3

Humano capiti cervicem pictor equinam
iungere si velit et varias inducere plumas
undique collatis membris, ut turpiter atrum
desinat in piscem mulier formosa superne,
spectatum admissi risum teneatis, amici?5
Credite, Pisones, isti tabulae fore librum
persimilem, cuius velut aegri somnia vanae
fingentur species, ut nec pes nec caput uni
reddatur formae. ‘Pictoribus atque poetis
quidlibet audendi semper fuit aequa potestas.’10
Scimus et hanc veniam petimusque damusque vicissim,
sed non ut placidis coeant immitia, non ut
serpentes avibus geminentur, tigribus agni.
Inceptis gravibus plerumque et magna professis
purpureus, late qui splendeat, unus et alter15
adsuitur pannus, cum lucus et ara Dianae
et properantis aquae per amoenos ambitus agros
aut flumen Rhenum aut pluvius describitur arcus.
Sed nunc non erat his locus. Et fortasse cupressum
scis simulare: quid hoc, si fractis enatat exspes20
navibus aere dato qui pingitur? Amphora coepit
institui, currente rota cur urceus exit?
Denique sit quod vis, simplex dumtaxat et unum.
Maxima pars vatum, pater et iuvenes patre digni,
decipimur specie recti: brevis esse laboro,25
obscurus fio; sectantem levia nervi
deficiunt animique; professus grandia turget;
serpit humi tutus nimium timidusque procellae;
qui variare cupit rem prodigialiter unam,
delphinum silvis adpingit, fluctibus aprum.30
In vitium ducit culpae fuga, si caret arte.
Aemilium circa ludum faber imus et ungues
exprimet et molles imitabitur aere capillos,
infelix operis summa, quia ponere totum
nesciet. Hunc ego me, si quid componere curem,35
non magis esse velim, quam pravo vivere naso,
spectandum nigris oculis nigroque capillo.
Sumite materiam vestris, qui scribitis, aequam
viribus, et versate diu, quid ferre recusent,
quid valeant umeri: cui lecta potenter erit res,40
nec facundia deseret hunc, nec lucidus ordo.
Ordinis haec virtus erit et venus, aut ego fallor,
ut iam nunc dicat iam nunc debentia dici,
pleraque differat et praesens in tempus omittat;
hoc amet, hoc spernat promissi carminis auctor.45
In verbis etiam tenuis cautusque serendis
dixeris egregie, notum si callida verbum
reddiderit iunctura novum. Si forte necesse est
indiciis monstrare recentibus abdita rerum,
fingere cinctutis non exaudita Cethegis50
continget, dabiturque licentia sumpta pudenter;
et nova fictaque nuper habebunt verba fidem, si
Graeco fonte cadent, parce detorta: quid autem
Caecilio Plautoque dabit Romanus, ademptum
Vergilio Varioque? Ego cur, acquirere pauca55
si possum, invideor, cum lingua Catonis et Enni
sermonem patrium ditaverit et nova rerum
nomina protulerit? Licuit semperque licebit
signatum praesente nota producere nomen.
Vt silvae foliis pronos mutantur in annos,60
prima cadunt, ita verborum vetus interit aetas,
et iuvenum ritu florent modo nata vigentque.
Debemur morti nos nostraque, sive receptus
terra Neptunus classes Aquilonibus arcet
regis opus, sterilisve diu palus aptaque remis65
vicinas urbes alit et grave sentit aratrum,
seu cursum mutavit iniquum frugibus amnis,
doctus iter melius: mortalia facta peribunt,
nedum sermonum stet honos et gratia vivax.
Multa renascentur, quae iam cecidere, cadentque70
quae nunc sunt in honore vocabula, si volet usus,
quem penes arbitrium est et ius et norma loquendi.
Res gestae regumque ducumque et tristia bella
quo scribi possent numero monstravit Homerus.
Versibus impariter iunctis querimonia primum,75
post etiam inclusa est voti sententia compos.
Quis tamen exiguos elegos emiserit auctor,
grammatici certant et adhuc sub iudice lis est.
Archilochum proprio rabies armavit iambo;
hunc socci cepere pedem grandesque cothurni,80
alternis aptum sermonibus, et populares
vincentem strepitus et natum rebus agendis.
Musa dedit fidibus divos puerosque deorum
et pugilem victorem et equum certamine primum
et iuvenum curas et libera vina referre.85
Descriptas servare vices operumque colores
cur ego si nequeo ignoroque poeta salutor?
Cur nescire pudens prave quam discere malo?
Versibus exponi tragicis res comica non vult.
Indignatur item privatis ac prope socco90
dignis carminibus narrari cena Thyestae.
Singula quaeque locum teneant sortita decentem.
Interdum tamen et vocem comoedia tollit,
iratusque Chremes tumido delitigat ore;
et tragicus plerumque dolet sermone pedestri95
Telephus et Peleus, cum pauper et exul uterque
proicit ampullas et sesquipedalia verba,
si curat cor spectantis tetigisse querela.
Non satis est pulchra esse poemata; dulcia sunto,
et, quocumque volent, animum auditoris agunto.100
Vt ridentibus arrident, ita flentibus adsunt
humani vultus; si vis me flere, dolendum est
primum ipsi tibi; tum tua me infortunia laedent,
Telephe vel Peleu; male si mandata loqueris,
aut dormitabo aut ridebo. Tristia maestum105
vultum verba decent, iratum plena minarum,
ludentem lasciva, severum seria dictu.
Format enim natura prius nos intus ad omnem
fortunarum habitum; iuvat aut impellit ad iram,
aut ad humum maerore gravi deducit et angit;110
post effert animi motus interprete lingua.
Si dicentis erunt fortunis absona dicta,
Romani tollent equites peditesque cachinnum.
Intererit multum divusne loquatur an heros,
maturusne senex an adhuc florente iuventa115
fervidus, et matrona potens, an sedula nutrix,
mercatorne vagus, cultorne virentis agelli,
Colchus an Assyrius, Thebis nutritus an Argis.
Aut famam sequere, aut sibi convenientia finge.
Scriptor honoratum si forte reponis Achillem,120
impiger, iracundus, inexorabilis, acer,
iura neget sibi nata, nihil non adroget armis.
Sit Medea ferox invictaque, flebilis Ino,
perfidus Ixion, Io vaga, tristis Orestes.
Si quid inexpertum scaenae committis, et audes125
personam formare novam, servetur ad imum
qualis ab incepto processerit et sibi constet.
Difficile est proprie communia dicere, tuque
rectius Iliacum carmen deducis in actus,
quam si proferres ignota indictaque primus.130
Publica materies privati iuris erit, si
non circa vilem patulumque moraberis orbem,
nec verbo verbum curabis reddere fidus
interpres, nec desilies imitator in artum,
unde pedem proferre pudor vetet aut operis lex,135
nec sic incipies, ut scriptor cyclicus olim
‘Fortunam Priami cantabo et nobile bellum.’
Quid dignum tanto feret hic promissor hiatu?
Parturient montes, nascetur ridiculus mus.
Quanto rectius hic, qui nil molitur inepte:140
"Dic mihi Musa virum, captae post tempora Troiae
qui mores hominum multorum vidit et urbes.’
Non fumum ex fulgore, sed ex fumo dare lucem
cogitat, ut speciosa dehinc miracula promat,
Antiphaten Scyllamque et cum Cyclope Charybdim;145
nec reditum Diomedis ab interitu Meleagri,
nec gemino bellum Troianum orditur ab ovo.
Semper ad eventum festinat et in medias res
non secus ac notas, auditorem rapit, et quae
desperat tractata nitescere posse, relinquit;150
atque ita mentitur, sic veris falsa remiscet,
primo ne medium, medio ne discrepet imum.
Tu, quid ego et populus mecum desideret, audi.
si plausoris eges aulaea manentis et usque
sessuri, donec cantor ‘Vos plaudite’ dicat,155
Aetatis cuiusque notandi sunt tibi mores,
mobilibusque decor naturis dandus et annis.
Reddere qui voces iam scit puer et pede certo
signat humum, gestit paribus colludere et iram
colligit ac ponit temere et mutatur in horas.160
Imberbus iuvenis, tandem custode remoto,
gaudet equis canibusque et aprici gramine Campi,
cereus in vitium flecti, monitoribus asper,
utilium tardus provisor, prodigus aeris,
sublimis cupidusque et amata relinquere pernix.165
Conversis studiis aetas animusque virilis
quaerit opes et amicitias, inservit honori,
commisisse cavet quod mox mutare laboret.
Multa senem circumveniunt incommoda, vel quod
quaerit et inventis miser abstinet ac timet uti,170
vel quod res omnes timide gelideque ministrat,
dilator, spe longus, iners, avidusque futuri,
difficilis, querulus, laudator temporis acti
se puero, castigator censorque minorum.
Multa ferunt anni venientes commoda secum,175
multa recedentes adimunt. Ne forte seniles
mandentur iuveni partes pueroque viriles;
semper in adiunctis aevoque morabmtur aptis.
Aut agitur res in scaenis, aut acta refertur.
Segnius irritant animos demissa per aurem,180
quam quae sunt oculis subiecta fidelibus et quae
ipse sibi tradit spectator. Non tamen intus
digna geri promes in scaenam, multaque tolles
ex oculis quae mox narret facundia praesens,
ne pueros coram populo Medea trucidet,185
aut humana palam coquat exta nefarius Atreus,
aut in avem Procne vertatur, Cadmus in anguem.
Quodcumque ostendis mihi sic, incredulus odi.
Neve minor neu sit quinto productior actu
fabula, quae posci vult et spectanda reponi.190
Nec deus intersit, nisi dignus vindice nodus
inciderit: nec quarta loqui persona laboret.
Actoris partes chorus officiumque virile
defendat, neu quid medios intercinat actus
quod non proposito conducat et haereat apte.195
Ille bonis faveatque et consilietur amice,
et regat iratos et amet peccare timentes;
ille dapes laudet mensae brevis, ille salubrem
iustitiam legesque et apertis otia portis;
ille tegat commissa, deosque precetur et oret,200
ut redeat miseris, abeat Fortuna superbis.
Tibia non, ut nunc, orichalco vincta, tubaeque
aemula, sed tenuis simplexque foramine pauco
adspirare et adesse choris erat utilis atque
nondum spissa nimis complere sedilia flatu,205
quo sane populus numerabilis, utpote parvus,
et frugi castusque verecundusque, coibat.
Postquam coepit agros extendere victor et urbes
latior amplecti murus vinoque diurno
placari Genius festis impune diebus,210
accessit numerisque modisque licentia maior.
Indoctus quid enim saperet liberque laborum
rusticus urbano confusus, turpis honesto?
Sic priscae motumque et luxuriem addidit arti
tibicen traxitque vagus per pulpita vestem;215
sic etiam fidibus voces crevere severis
et tulit eloquium insolitum facundia praeceps,
utiliumque sagax rerum et divina futuri
sortilegis non discrepuit sententia Delphis.
Carmine qui tragico vilem certavit ob hircum,220
mox etiam agrestes Satyros nudavit, et asper
incolumi gravitate iocum temptavit eo, quod
illecebris erat et grata novitate morandus
spectator, functusque sacris et potus et exlex.
Verum ita risores, ita commendare dicaces225
conveniet Satyros, ita vertere seria ludo,
ne quicumque deus, quicumque adhibebitur heros,
regali conspectus in auro nuper et ostro,
migret in obscuras humili sermone tabernas,
aut, dum vitat humum, nubes et inania captet.230
Effutire leves indigna tragoedia versus,
ut festis matrona moveri iussa diebus,
intererit Satyris paulum pudibunda protervis.
Non ego inornata et dominantia nomina solum
verbaque, Pisones, Satyrorum scriptor amabo;235
nec sic enitar tragico dfiferre colori,
ut nihil intersit, Davusne loquatur et audax
Pythias, emuncto lucrata Simone talentum,
an custos famulusque dei Silenus alumni.
Ex noto fictum carmen sequar, ut sibi quivis240
speret idem, sudet multum frustraque laboret
ausus idem: tantum series iuncturaque pollet,
tantum de medio sumptis accedit honoris.
Silvis deducti caveant, me iudice, Fauni,
ne velut innati triviis ac paene forenses245
aut nimium teneris iuvenentur versibus unquam,
aut immunda crepent ignominiosaque dicta:
offenduntur enim, quibus est equus et pater et res,
nec si quid fricti ciceris probat et nucis emptor,
aequis accipiunt animis donantve corona.250
Syllaba longa brevi subiecta vocatur iambus,
pes citus: unde etiam trimetris adcrescere iussit
nomen iambeis cum senos redderet ictus,
primus ad extremum similis sibi: non ita pridem,
tardior ut paulo graviorque veniret ad aures,255
spondeos stabiles in iura paterna recepit
commodus et patiens, non ut desede secunda
cederet aut quarta socialiter. Hic et in Acci
nobilibus trimetris apparet rarus, et Enni
in scaenam missos cum magno pondere versus260
aut operae celeris nimium curaque carentis
aut ignoratae premit artis crimine turpi.
Non quivis videt immodulata poemata iudex,
et data Romanis venia est indigna poetis.
Idcircone vager scribamque licenter? An omnes265
visuros peccata putem mea, tutus et intra
spem veniae cautus? Vitavi denique culpam,
non laudem merui. Vos exemplaria Graeca
nocturna versate manu, versate diurna.
At vestri proavi Plautinos et numeros et270
laudavere sales, nimium patienter utrumque,
ne dicam stulte, mirati, si modo ego et vos
scimus inurbanum lepido seponere dicto,
legitimumque sonum digitis callemus et aure.
Ignotum tragicae genus invenisse Camenae275
dicitur et plaustris vexisse poemata Thespis,
quae canerent agerentque peruncti faecibus ora.
Post hunc, personae pallaeque repertor honestae,
Aeschylus et modicis instravit pulpita tignis
et docuit magnumque loqui nitique cothurno.280
Successit vetus his comoedia, non sine multa
laude, sed in vitium libertas excidit et vim
dignam lege regi: lex est accepta chorusque
turpiter obticuit sublato iure nocendi.
Nil intentatum nostri liquere poetae;285
nec minimum meruere decus vestigia Graeca
ausi deserere et celebrare domestica facta,
vel qui praetextas vel qui docuere togatas.
Nec virtute foret clarisve potentius armis
quam lingua Latium si non offenderet unum290
quemque poetarum limae labor et mora. Vos, O
Pompilius sanguis, carmen reprehendite, quod non
multa dies et multa litura coercuit atque
praesectum deciens non castigavit ad unguem.
Ingenium misera quia fortunatius arte295
credit et excludit sanos Helicone poetas
Democritus, bona pars non ungues ponere curat,
non barbam; secreta petit loca, balnea vitat.
Nanciscetur enim pretium nomenque poetae,
si tribus Anticyris caput insanabile nunquam300
tonsori Licino commiserit. O ego laevus,
qui purgor bilem sub verni temporis horam!
Non alius faceret meliora poemata. Verum
nil tanti est: ergo fungar vice cotis, acutum
reddere quae ferrum valet, exsors ipsa secandi:305
munus et officium nil scribens ipse docebo,
unde parentur opes, quid alat formetque poetam,
quid deceat, quid non, quo virtus, quo ferat error.
Scribendi recte sapere est et principium et fons.
Rem tibi Socraticae poterunt ostendere chartae,310
verbaque provisam rem non invita sequentur.
Qui didicit patriae quid debeat et quid amicis,
quo sit amore parens, quo frater amandus et hospes,
quod sit conscripti, quod iudicis officium, quae
partes in bellum missi ducis: ille profecto315
reddere personae scit convenientia cuique.
Respicere exemplar vitae morumque iubebo
doctum imitatorem et vivas hinc ducere voces.
Interdum speciosa locis morataque recte
fabula nullius veneris sine pondere et arte,320
valdius oblectat populum meliusque moratur,
quam versus inopes rerum nugaeque canorae.
Graiis ingenium, Graiis dedit ore rotundo
Musa loqui, praeter laudem nullius avaris.
Romani pueri longis rationibus assem325
discunt in partes centum diducere. ‘Dicat
filius Albini: si de quincunce remota est
uncia, quid superat? Poteras dixisse.’ ‘Triens.’ ‘Eu!
Rem poteris servare tuam. Redit uncia, quid fit?’
‘Semis.’ An, haec animos aerugo et cura peculi330
cum semel imbuerit, speramus carmina fingi
posse linenda cedro et levi servanda cupresso?
Aut prodesse volunt aut delectare poetae
aut simul et iucunda et idonea dicere vitae.
335 Quicquid praecipies, esto brevis, ut cito dicta335
percipiant animi dociles teneantque fideles;
omne supervacuum pleno de pectore manat.
Ficta voluptatis causa sint proxima veris,
ne, quodcumque volet, poscat sibi fabula credi,
neu pransae Lamiae vivum puerum extrahat alvo.340
Centuriae seniorum agitant expertia frugis;
celsi praetereunt austera poemata Ramnes:
omne tulit punctum qui miscuit utile dulci
lectorem delectando pariterque monendo.
Hic meret aera liber Sosiis, hic et mare transit345
et longum noto scriptori prorogat aevum.
Sunt delicta tamen, quibus ignovisse velimus:
nam neque chorda sonum reddit, quem vult manus et mens,
poscentique gravem persaepe remittit acutum,
nec semper feriet quodcumque minabitur arcus.350
Verum ubi plura nitent in carmine, non ego paucis
offendar maculis, quas aut incuria fudit,
aut humana parum cavit natura. Quid ergo est?
Vt scriptor si peccat idem librarius usque,
quamvis est monitus, venia caret, et citharoedus355
ridetur, chorda qui semper oberrat eadem:
sic mihi, qui multum cessat, fit Choerilus ille,
quem bis terve bonum cum risu miror; et idem
indignor quandoque bonus dormitat Homerus;
verum operi longo fas est obrepere somnum.360
Vt pictura, poesis; erit quae, si propius stes,
te capiat magis, et quaedam, si longius abstes:
haec amat obscurum; volet haec sub luce videri,
iudicis argutum quae non formidat acumen:
haec placuit semel, haec decies repetita placebit.365
O maior iuvenum, quamvis et voce paterna
fingeris ad rectum et per te sapis, hoc tibi dictum
tolle memor, certis medium et tolerabile rebus
recte concedi: consultus iuris et actor
causarum mediocris abest virtute diserti370
Messallae, nec scit quantum Cascellius Aulus,
sed tamen in pretio est; mediocribus esse poetis
non homines, non di, non concessere columnae.
Vt gratas inter mensas symphonia discors
et crassum unguentum et Sardo cum melle papaver375
offendunt, poterat duci quia cena sine istis:
sic animis natum inventumque poema iuvandis,
si paulum summo decessit, vergit ad imum.
Ludere qui nescit, campestribus abstinet armis,
indoctusque pilae discive trochive quiescit,380
ne spissae risum tollant impune coronae:
qui nescit versus, tamen audet fingere. Quidni?
Liber et ingenuus, praesertim census equestrem
summam nummorum, vitioque remotus ab omni.
Tu nihil invita dices faciesve Minerva;385
id tibi iudicium est, ea mens: si quid tamen olim
scripseris, in Maeci descendat iudicis aures
et patris et nostras, nonumque prematur in annum,
membranis intus positis. Delere licebit
quod non edideris; nescit vox missa reverti.390
Silvestres homines sacer interpresque deorum
caedibus et victu foedo deterruit Orpheus,
dictus ob hoc lenire tigres rabidosque leones.
Dictus et Amphion Thebanae conditor urbis,
saxa movere sono testudinis et prece blanda395
ducere quo vellet. Fuit haec sapientia quondam,
publica privatis secernere, sacra profanis,
concubitu prohibere vago, dare iura maritis,
oppida moliri, leges incidere ligno.
Sic honor et nomen divinis vatibus atque400
carminibus venit. Post hos insignis Homerus
Tyrtaeusque mares animos in Martia bella
versibus exacuit, dictae per carmina sortes,
et vitae monstrata via est; et gratia regum
Pieriis tentata modis, ludusque repertus405
et longorum operum finis: ne forte pudori
sit tibi Musa lyrae sollers et cantor Apollo.
Natura fieret laudabile carmen, an arte,
quaesitum est: ego nec studium sine divite vena,
nec rude quid prosit video ingenium; alterius sic410
altera poscit opem res et coniurat amice.
Qui studet optatam cursu contingere metam,
multa tulit fecitque puer, sudavit et alsit,
abstinuit venere et vino. Qui Pythia cantat
tibicen, didicit prius extimuitque magistrum.415
Nunc satis est dixisse: ‘Ego mira poemata pango;
occupet extremum scabies; mihi turpe relinqui est,
et quod non didici sane nescire fateri.’
Vt praeco, ad merces turbam qui cogit emendas,
adsentatores iubet ad lucrum ire poeta420
dives agris, dives positis in faenore nummis.
Si vero est, unctum qui recte ponere possit,
et spondere levi pro paupere, et eripere artis
litibus implicitum; mirabor, si sciet inter-
noscere mendacem verumque beatus amicum.425
Tu seu donaris, seu quid donare voles cui,
nolito ad versus tibi factos ducere plenum
laetitiae; clamabit enim ‘pulchre! bene! recte!’
pallescet super his; etiam stillabit amicis
ex oculis rorem, saliet, tundet pede terram.430
Vt qui conducti plorant in funere, dicunt
et faciunt prope plura dolentibus ex animo, sic
derisor vero plus laudatore movetur.
Reges dicuntur multis urgere culullis
et torquere mero quem perspexisse laborent,435
an sit amicitia dignus: si carmina condes,
numquam te fallent animi sub vulpe latentes.
Quintilio si quid recitares, ‘corrige sodes
hoc,’ aiebat, ‘et hoc’: melius te posse negares
bis terque expertum frustra, delere iubebat440
et male tornatos incudi reddere versus.
Si defendere delictum quam vertere malles,
nullum ultra verbum aut operam insumebat inanem,
quin sine rivali teque et tua solus amares.
Vir bonus et prudens versus reprehendet inertes,445
culpabit duros, incomptis adlinet atrum
transvorso calamo signum, ambitiosa recidet
ornamenta, parum claris lucem dare coget,
arguet ambigue dictum, mutanda notabit,
fiet Aristarchus, nec dicet, ‘cur ego amicum450
offendam in nugis?’ Hae nugae seria ducent
in mala derisum semel exceptumque sinistre.
Vt mala quem scabies aut morbus regius urget,
aut fanaticus error et iracunda Diana,
vesanum tetigisse timent fugiuntque poetam455
qui sapient: agitant pueri incautique sequuntur.
Hic dum sublimis versus ructatur et errat,
si veluti merulis intentus decidit auceps
in puteum foveamve, licet ‘succurrite’ longum
clamet ‘io cives,’ non sit qui tollere curet.460
Si curet quis opem ferre et demittere funem,
‘qui scis an prudens huc se proiecerit atque
servari nolit?’ dicam, Siculique poetae
narrabo interitum. Deus immortalis haberi
dum cupit Empedocles, ardentem frigidus Aetnam465
insiluit. Sit ius liceatque perire poetis.
Invitum qui servat, idem facit occidenti.
Nec semel hoc fecit, nec, si retractus erit, iam
fiet homo et ponet famosae mortis amorem.
Nec satis apparet, cur versus factitet; utrum470
minxerit in patrios cineres, an triste bidental
moverit incestus: certe furit, ac velut ursus
obiectos caveae valuit si frangere clathros,
indoctum doctumque fugat recitator acerbus;
quem vero arripuit, tenet occiditque legendo,475
non missura cutem, nisi plena cruoris, hirudo.

这是贺拉斯长的一首诗,也是他所有作品中具历史影响力的一篇作品,在公元 10 世纪亚里士多德作品被欧洲人重新发现以前,它被视为古 典时代重要的诗学著作,后来维达、布瓦洛和蒲柏的诗论可以说都是它 的直接后裔。然而,它也是贺拉斯作品中被误读严重的作品,后世一般 把它称为 Ars Poetica(《诗艺》)或者 De Arte Poetica(《论诗艺》) ,似乎它 是一篇和亚里士多德《诗学》相仿的学术著作,然而贺拉斯显然只把它看 成和《书信集》中其他作品一样的书信体诗,一篇闲谈(sermo)。书信是 以直接交流为目的,所以《诗艺》有明显的个人化、口语化和自由联想的特征,诗中太多内容与戏剧有关,是因为庇索父子中有一人正在尝试戏剧 写作,这种对具体写作对象的照顾是不同于纯理论著作的。但由于贺拉斯 生前未发表这篇作品,而古罗马的编辑者和注者又给它起了上述那两个带 有专著色彩的名字,历来对它的阐释就沿着另外的轨道运行了。从诗中可 以看出,信的对象是庇索父子,但关于他们的身份,学术界一直有争论, 这又进一步涉及写作时间的判断。其中的父亲,主流观点认为是 L. Calpurnius Piso(前 48-32 年,公元前 15 年的执政官),Reenen 认为应该 是 Gn. Calpurnius Piso(公元前 23 年的执政官)。关于写作时间,主要有三 种观点。早期注者和 Cichorius 把它定在公元前 8 年,也就是贺拉斯生命的 后一年;Bentley 等人的判断是在公元前 15 年;Reenen 等人相信在公元 前 20 年左右。但 Elmore 根据诗中出现的几位人物的名字和古罗马重要职 位的任职年龄综合推断,这首诗大约完成于公元前 27 年。无论它作于何时,就风格而言,它与《书信集》和《讽刺诗集》近,离《颂诗集》和《长短 句集》远,因此指责它缺乏《诗学》那样的严格定义、清晰推理和缜密结 构是无意义的,它原本就不是那类著作,要恰当地理解它,除了需要参照 贺拉斯同类作品的写法,还要将它置于同类主题的历史传统中,不少学者 从后一个方面分析了此诗和古希腊罗马传统(尤其是雄辩术传统)的关系。 Norden 指出,这首诗的程序有明显的 eisagogē(技艺入门指导)的特征, 这类作品一般都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技艺本身(ars 或 technē), 第二部分介绍掌握这门技艺的人(artifex 或 technitēs),作品形式可以是问 答,也可以是老手对新手的教导。Norden 提到,维特鲁威(Vitruvius)的 《论建筑》(De Archifecfura)和昆体良的《雄辩术原理》(Institutiones Oratoriae)等著作都遵循了这样的写法。贺拉斯的《诗艺》1-294 行论诗, 295-476 行论诗人,他以成名诗人身份指导庇索父子,都符合这个模式。 Fiske 进一步指出,在多个细节上它也符合 eisagogē 的传统,一是第二人称 的使用,二是个人经验的榜样,三是强调训练而非天才,四是老手承诺帮 助新手。古罗马注者 Porphyrion 提到,贺拉斯的这首诗吸收了 Neoptolemus of Parium 的一些重要概念,但 Neoptolemus 的作品已经佚失,Jensen 根据 贺拉斯同时代的雄辩术理论家 Philodemus 的论述重构了可能是 Neoptolemus 的观点,他把技艺分为三部分:(1)poiēsis,指创作,主要 包含立意、谋篇等等;(2)poiēma,主要指艺术表达;(3)poiētēs,主 要涉及诗人的职责与素质。Grant 和 Fiske 将这首诗和西塞罗的《论雄辩家》 (De Oratore)做了系统的比较,发现两者在立场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常 可相互印证和发明,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古罗马发达的雄辩术教育让两人都极其熟悉古希腊罗马雄辩术的基本概念和方法。他们还指出,贺拉斯这 篇作品中的核心思想“合适”(decorum)也是古希腊罗马雄辩术的核心思 想(prepon),几乎所有的论述都可统摄在这一观点之下。Tracy 考察了这 首诗的写作方式,她认为,无论是颂诗、讽刺诗还是书信体诗,贺拉斯都 遵循了她所说的“抒情”模式,就是用具体的手段、与情感和行动融合的 手段来表达思想,包括意象、象征、寓言、典故、轶事等等,思想与思想 之间通过对照和联想的方式发生关联。“抒情”模式和“逻辑-说教”模 式的区别可概括为:前者具体,后者抽象;前者诉诸行动和情感,后者诉诸逻辑论证;前者倚重具体例子和形象,后者倚重事实、数据和分析;前 者提出观点无须铺垫,后者提出观点需要充足的准备;前者喜欢极端例子 的对比,后者需要全面的权衡;前者以中心词汇和隽语的方式概括观点,后者会系统地总结观点。但另一方面,贺拉斯的大多数作品都有明晰的深层逻辑结构。表面的随意和深层的严密相结合,是贺拉斯作品的突出特征。 Tracy 尝试梳理了《诗艺》的逻辑结构。从宏观上说,作品可分为四部分,1-152 行是第一部分,概述贺拉斯的诗学观点;153-294 行将这些观点用 于戏剧;295-450 行将它们用于诗歌;451-472 行是戏剧化的结尾。全诗 的微观结构如下: 

(一)文学方法: (1)介绍:1-13 行,忠实于生活的原则;14-23 行,统一性的原则;24 -37 行,总结与确认; (2)文学元素:38-40 行,主题;40-45 行,布局;46-72 行,语言、 词汇;73-85 行,格律;86-98 行,语气、方式; (3)作家:99-124 行,如何打动读者;125-152 行,写作技巧(正确性 与独创性)。 (二)戏剧:(1)内容与形式的一般问题:152-178 行,真实与现实;179-219 行, 从观众角度来评价;220-233 行,应用上述标准;234-250 行,概述措辞、 语气等等; (2)上述原则的应用:251-269 行,格律演变;270-294 行,希腊和罗 马戏剧的例子。 (三)诗歌: (1)天才与技艺: (A)作品角度:295-332 行,诗歌素养、人生体验,希腊与罗马的比较;333-346 行,文学的功能;347-390 行,技巧是手段; (B)诗人角度:391-407 行,灵感问题;408-452 行,技巧问题。 (四)尾声: 453-476 行:疯狂诗人的形象。 

总体上说,与贺拉斯的伦理观念一致,《诗艺》表现的是一种平衡的诗学, 内容与形式的平衡,天才与技艺的平衡,独创性与传统的平衡,表现与模仿的平衡,审美与教化的平衡,但在后世它却被新古典主义者和文学教化 论者故意曲解,去适应他们各自的立场。“诗如画”(第 361 行)这一著名 论点的阐释史就是很好的例子,Trimpi 详细考察了它的古希腊罗马语境,探讨了它被故意误解的历史文化原因(详见相关注释)。此外,由于贺拉斯 一贯喜欢反讽,Frischer 在 1991 年提出,或许《诗艺》也是反讽之作,表 达的只是某位匿名的、不可靠的雄辩术老师的观点,这个看法相当大胆,历史上尚未有第二人有如此的论断,但已经有很多研究者指出,贺拉斯自 己的创作实践跟《诗艺》的观点有相当距离,一个突出的方面是他的很多作品都有意抵制“统一性”,以致被注者视为两首诗,此外,他作品内部的 详略分布往往出人意料,结尾尤其喜欢破坏前文形成的“完整性”。我们也 不应忘记,这首诗的指导对象时两位水平不高的诗歌初学者,所以不少建 议未必适合贺拉斯这样的诗歌高手,而更多地代表了“常识”。 

第 1 行 Humano capiti cervicem pictor equinam iungere si velit,“如果一位画 家愿意把马的脖子和人的头连在一起”,与格 Humano capiti 和动词不定式 iungere(连接)搭配,宾语是 cervicem…equinam。

第 2 行 et varias inducere plumas undique collatis membris,“并且在各处(指 不同的动物)搜集来的肢体上铺上各种羽毛”。varias…plumas 是不定式 inducere(铺展)的宾语,与格 collatis membris 和 inducere 搭配,inducere 让人联想起画家的渲染与涂抹。

第 3 行 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副词 turpiter(丑陋地)修饰 desinat(停止, 这里指两种形象交界)。atrum(黑色的)修饰 piscem(鱼),作 in 的宾语。

第 4 行 mulier formosa,“一位美丽的女人”,副词 superne 表明女人的形象 只存在于上半部,意为上部的女人形象和下部的鱼形象嫁接在一起。

第 5 行 spectatum admissi risum teneatis, amici,“如果你们被允许观看(这 样的画),你们能忍住不笑吗,朋友们?”过去分词 admissi(允许)修饰 teneatis(你们忍住)的主语,spectatum(看)是目的分词(supine) ,risum(笑)是宾语,amici 是呼格,对庇索父子讲话。贺拉斯的语气是严肃还是 调侃?这样的组合真的可笑吗?为艺术设置任何规则都是危险的,我们且不说 20 世纪的超现实主义(达利的画难道不很像这里描绘的样子?),即 使在古典时代,神话故事和对应的艺术作品中此类怪物可以说比比皆是, 但读者和观众并不觉得有何不妥。甚至贺拉斯本人也曾变成这样的怪物,想想《颂诗集》第 2 部第 20 首里,肥胖的贺拉斯如何长出天鹅的蹼和翅膀? 当然贺拉斯这里强调的是不同部分的整体性,但不少评论者指责贺拉斯的 天鹅形象,正是因为他们相信,它破坏了原诗的整体性。

第 6 行 Credite,命令式,“请相信”,宾语是后面的不定式结构。Pisones, “庇索父子” ,点明了这封信的对象。isti tabulae fore librum persimilem, “(那 样的)书(指下文)会和这幅画很相似”。librum 是不定式 fore 的主语, 与格 isti tabulae 和 persimilem 搭配,前 per-强调相似(similem)的程度。

第 7 行 cuius 的先行词是 librum(书) 。cuius velut aegri somnia vanae fingentur species,“它毫无依据的形象就如同病人的梦一样被造出来”,属 格 cuius 修饰 vanae...species,一起作从句的主语,vanae 这里意为“虚假的、 不真实的”,名词属格 aegri(病人)修饰 somnia(梦)。

第 8 行 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ut nec pes nec caput uni reddatur formae,“无 论脚还是头都无法归于一个统一的形状”。uni…formae 是与格。

第 9 行 9b-10 行是贺拉斯想象的对方的反对意见。Pictoribus atque poetis, “画家和诗人”,与格和 fuit 搭配,表示拥有。

第 10 行 quidlibet audendi semper fuit aequa potestas,“一直都有同样的随意 想象的权力”。aequa(平等的)指画家和诗人都拥有这种权力,即英语所 谓 poetic license,Chase 把 aequa 理解为“正当合理的”,也可成立。动名 词属格 audendi(敢,这里指随意想象和创造)修饰 potestas,quidlibet(随 便什么)作 audendi 的宾语。

第 11 行 Scimus et hanc veniam,“我们知道这种特权”,veniam(宽恕、纵 容)这里指允许诗人和画家享有这种权力。petimusque damusque vicissim, “我们有时寻求(以诗人身份),有时赐予这种特权(以批评家身份) ”, vicissim,“轮流”。Morris 解释为,贺拉斯是说诗人和画家之间轮流向对方 寻求和赐予对方这种特权。

第 12 行 两个 ut 都引导结果状语从句。sed non ut placidis coeant immitia, “但不应把残忍的和温驯的结合到一起”,下一行是具体例子。

第 13 行 non ut serpentes avibus geminentur, tigribus agni,“不应让蛇和鸟成 对,老虎和羊羔成双”。geminentur,“使成对”,avibus 和 tigribus 都是夺格。这里的观点也值得商榷,浪漫主义诗学的一个基本观点是真正的想象力必 然能够让对立的东西统一和融合,贺拉斯自己的作品也经常体现出这样的 力量。

第 14 行 plerumque,“经常”。Inceptis(开头、开篇)是中性复数名词的与 格,和 adsuitur(缝上)搭配。gravibus,指题材和风格都严肃高贵,修饰 Inceptis,中性复数名词 magna 作异相动词过去分词 professis(宣布)的宾 语,合起来修饰 Inceptis,意为“昭示着伟大内容的”。更准确地说,这行 指的是具备这种特征的诗作。

第 15 行 purpureus…unus et alter adsuitur pannus,“一片或两片紫色布条缝 在上面”,意为“一两处优美的诗句加在(整体平庸的作品上)”,late qui splendeat,带有目的状语从句意味的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pannus(布片), “好让它的光彩远播”。

第 16 行 cum 引导时间状语从句。lucus et ara Dianae,“狄安娜的圣林和祭坛”,和后面的三个主格名词都是从句主语。

第 17 行 ambitus(蜿蜒)受属格 properantis aquae(奔流的水)修饰,后者又受 per amoenos...agros(穿过怡人的原野)修饰。

第 18 行 flumen Rhenum,“莱茵河” ,pluvius...arcus,“雨弧(即彩虹)”。 describitur,“被描绘”。贺拉斯这里可能影射了同时代流行的一些诗作,这些诗原本希望写成史诗,但作者笔力无法胜任,只好用一些优美的景色描 写来敷衍。

第 19 行 Sed nunc non erat his locus,“但这些地方不适合写这些东西”。nunc (现在)指出现这些描写的场合。his(这些)是复数名词的与格。Et fortasse cupressum scis simulare,“也许你知道如何画柏树”,又回到了绘画的比喻, simulare(模仿)这里指作画。

第 20 行 quid hoc,“这个才能(画柏树的才能)有何用”。si 从句的主语是 qui pingitur(被画的人),exspes(绝望的)修饰主语,指逃难时。

第 21 行 enatat...navibus,“从船里游出来”。aere dato,独立夺格,“给了(你)钱(让你画画)”。按照当时的风俗,这时画的内容应该是沉船事故本身(参 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5 首后一节的注释),只会画柏树的画家自然无力应付,就像只会描写风景的诗人无力写好史诗一样。Amphora coepit institui, “开始制作时(设计的是)酒坛”,被动不定式 institui 和 coepit(开始)连用,以制陶作类比。

第 22 行 currente rota,独立夺格,“(随着)轮子的转动”,cur urceus exit, “为什么出来的是杯子?”

第 23 行 Denique,表示总结,“总之” 。sit quod vis,“如果你希望(写) 什么”,simplex dumtaxat et unum,“一定要让它单纯一致”。贺拉斯在这里 强调的是贯彻艺术意图的重要性和局部服从整体的原则。

第 24 行 Maxima pars vatum...decipimur specie recti,“我们很多诗人都被(看 似)正确的表象欺骗”,decipimur 的第一人称复数形式暗示,Maxima pars vatum(诗人中的大部分)包含了贺拉斯本人。夺格 specie(表象)被中性 单数名词的属格 recti(正确)修饰。pater et iuvenes patre digni,“父亲和配 得上父亲的年轻人”,呼格,指庇索父子。

第 25 行 brevis esse laboro,“我竭力争取简洁”,obscurus fio,“却变成了 晦涩”。省略信息太多,导致信息无法充分传达。这里的“我”泛指诗人。

第 26 行 sectantem levia,“追求流畅(的诗人)” ,nervi deficiunt animique, “就会缺乏力量和精神”。过分打磨语言,追求光洁流畅,就会失去阳刚雄 健之气,变得阴柔。

第 27 行 professus grandia,“宣称(追求)雄伟(的诗人)”,turget,“变得 臃肿”,过分追求宏大阳刚,往往会失去精致简练。

第 28 行 tutus nimium timidusque procellae,“过分追求稳妥,害怕风暴(的 诗人)”,serpit humi,“就会在地面爬行”,不敢冒险的诗人就不会有杰出 的成就,从风格上说,谨小慎微就会缺乏气势。

第 29 行 qui variare cupit rem prodigialiter unam,“渴望让一个题材变出奇 怪花样(的诗人)”,副词 prodigialiter(令人惊讶地)修饰 variare(变化)。

第 30 行 delphinum silvis adpingit, fluctibus aprum,“就会(像画家)把海豚 画进了树林,把野猪画进了大海”,silvis(树林)和 fluctibus(波浪)都是 与格。害怕平实,追求险怪,是很多诗人的通病。25-30 行解释了 specie recti,如果掌握好尺度,上述的追求都是正确的(rectum),但物极必反, 不守中道,正确就沦为表象(species),实际是错误。

第 31 行 In vitium ducit culpae fuga,“逃避一种错误会导致另一种错误”, 属格 culpae(错误)修饰 fuga(逃跑)。si caret arte,“如果它缺乏技艺”, arte 指对诗歌规律的理解和对诗歌技巧的掌握。

第 32 行 Aemilium circa ludum faber imus,“在埃米琉学校附近,有一位卑 微的工匠”,Aemilium...ludum,古罗马注者说,在罗马大竞技场附近,有一所角斗士学校,是 Aemilius Lepidus 开办的。imus,古罗马注者说它指 一排店铺远的一间,但 Wickham 等人认为理解为“卑微的”更合适,因为其反义词 summus 指人的地位高。Bentley 觉得 imus 费解,提出用 unus 代替,意为他的雕塑技巧独一无二。

第 33 行 et ungues exprimet,“既能雕塑指甲”,et molles imitabitur...capillos, “也能模仿柔软的头发”,夺格 aere(用青铜)同时和两个动词搭配。

第 34 行 infelix operis summa, “(但是)作品后的结果却不理想”,summa 指作品的总体效果,operis 是 opus 的属格,infelix(不幸的)指效果差。 quia ponere totum nesciet,“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搭配(雕塑)的整体”。

第 35 行 si quid componere curem,“如果我想写点什么”。

第 36 行 Hunc ego me...non magis esse velim 和 quam 搭配,虽然形式上是 比较级(magis),实际上是对比较的两项的同时否定,相当于类比,意为 “我不愿像他那样,正如我不愿……”。pravo vivere naso,“长着一只丑陋 的鼻子” ,vivere(生活)这里的意思是以这样一种外貌存在,pravo...naso 是表示特征的夺格。

第 37 行 将来被动分词 spectandum 修饰 me,意为“值得看”,夺格 nigris oculis nigroque capillo(黑色的眼睛和黑色的头发)表示“值得看”的理由, 或者说相貌的优点。黑眼睛黑头发是地中海人(尤其是希腊人)的典型外 貌特征。贺拉斯的意思是,即使局部漂亮,如果整体不和谐,那也不值得 追求,就如同那位工匠的青铜雕塑。1-37 行揭示了合适(decorum)的两 条原则,一是局部服从整体,二是不走极端。

第 38 行 Sumite materiam vestris...aequam viribus,命令式,“要选择与你们的笔力相称的题材”。与格 vestris... viribus 和 aequam(相等的)搭配。qui scribitis,“你们(这些)写作的人”,修饰 verstris 隐含的 vos。

第 39 行 et versate diu,命令式,“还要在心里反复思量”。quid ferre recusent, 主语是 umeri,“什么是你的肩膀拒绝承担的”,意为“你不能胜任的”。

第 40 行 quid valeant umeri,“什么是它们能够承担的”,valeant=possint, 后面省略了 ferre。cui 的先行词是 hunc,cui lecta potenter erit res,“谁若恰 当地选择了题材”,与格 cui 表示动作(lecta)发出者,副词 potenter 意为 “有效地、有能力地”。

第 41 行 nec facundia deseret hunc,“雄辩的力量不会抛弃他”,意为他不会 感觉无话可说。nec lucidus ordo,“清晰的布局也不会(抛弃他)”,意为他 的思路会很清楚。38-41 行讨论了合适的另一条原则:作者与题材之间的 契合,这是作者的自知之明。

第 42 行 Ordinis haec virtus erit et venus,“这(指 ut 从句的内容)是布局 方面的优点和妙处所在” 。venus,“美丽、魅力”。aut ego fallor,“或者我 被欺骗了”,意为“如果我没说错的话”。

第 43 行 ut iam nunc dicat iam nunc debentia dici,“他(主语是第 45 行的auctor)就在此刻说此刻该说的话”,nunc 既指时间,也指场合,debentia (应该)是中性复数名词,作 dicat 的宾语,并和被动不定式 dici 连用。

第 44 行 pleraque differat et praesens in tempus omittat,“把更多的话推迟, 暂时不说”。differat,“推延”,omittat,“放到一边” 。

第 45 行 promissi carminis auctor,“创作已承诺作品的作者”,贺拉斯用属 格 promissi carminis(承诺要写的诗)来修饰 auctor 似乎是为了突出创作意 图和实际创作过程之间的差异。hoc amet, hoc spernat,重申了 43-44 行的 内容,“他爱这点,他鄙视那点”,指诗人在作品特定位置的取舍。Bentley 把第 45 行和第 46 行交换了,Munro、Schütz 和 Morris 等人继承了他的做 法,但 Wickham 等人认为这种调整不仅不必要,而且妨碍了意思的连贯。 42-45 行讨论了布局方面的合适。

第 46 行 etiam,表示追加另一个方面。In verbis...serendis,“在连词语时”, serendis 是完成时为 serui(连接、编织)而不是 sevi(播种、分散)的 sero 的将来被动分词。tenuis(精细)和 cautus(谨慎)都修饰 dixeris 的主语“你”。

第 47 行 dixeris egregie,“你会表达得极好” ,notum si callida verbum reddiderit iunctura novum,“如果巧妙的联系能让一个旧词变得新奇”。 notum...verbum,“被熟知的词”,宾语;iunctura 这里指一个语境(让旧词 和别的词出现在一起),主语;novum(新的),是宾补。

第 48 行 Si forte necesse est,“如果碰巧必须”,主语是后面的不定式。

第 49 行 indiciis monstrare recentibus abdita rerum,“用新鲜的表达方式显明 深奥隐晦的事物”,indiciis...recentibus 是工具夺格,abdita(隐藏的)是中 性复数名词,受部分属格 rerum(事物)修饰。

第 50 行 fingere cinctutis non exaudita Cethegis continget,“(你)将会创造 古旧的柯特古斯未曾听说的词”。柯特古斯(主格 Cethegus),参考《书信 集》第 2 部第 2 首第 117 行的注释,cinctutis(系腹带的)修饰 Cethegis, 与格表示动作(exaudita)发出者,早期罗马人托加袍里不穿内衣,只在腰 间系一条腹带(cinctus),贺拉斯用这个词仅仅表示“老派、过时”之意。 continget(将发生)是无人称动词,不定式作其主语。Morris 指出,cinctutis 本身就是贺拉斯新造的词。

第 51 行 dabiturque licentia,“自由就会给(你) ”,licentia相当于英文的poetic license,指诗人享有的为特定语境量身定做词语的自由,过去分词 sumpta pudenter(谦逊谨慎地使用)修饰 licentia,Morris 和 Fairclough 等人认为它 是一个浓缩的条件句,“如果你谨慎地使用”。

第 52 行 et nova fictaque nuper habebunt verba fidem,“新发明的词会获得信任(被人接受)”,nuper(近)修饰 ficta。

第 53 行 si Graeco fonte cadent,“如果它们发源于希腊”,cadent(落下) 用的是河流从高处发源往下流的形象。parce detorta,“稍加改动”,Morris 和 Chase 等人是如此理解的,但 Wickham 认为 detorta 延续了河流的比喻, 指改变河道,使之分流用于灌溉,parce 表明了贺拉斯的态度,这种创造新词的办法必须适量,不可过度。我觉得,如果贺拉斯要突出这一点,或许 他会在 parce 前加上表示转折的词语,52-53 行或许只是在描绘当时的一 种现象,并不表示他完全赞成这种做法。quid autem,“然而为什么”。

第 54 行 Caecilio Plautoque dabit Romanus, ademptum Vergilio Varioque,“拒 绝给维吉尔和瓦里乌斯的(自由),罗马人却要给凯基里乌斯和普劳图斯”, 过去分词 ademptum(拿走、取消)是中性名词单数,作 dabit 的宾语。关 于凯基里乌斯,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1 首第 59 行的注释。维吉尔在生 前身后一直受到一些罗马人的批评,说他的风格不够罗马,贺拉斯在这里 为朋友辩护,并且质疑罗马人对早期作家过度使用希腊化词汇的纵容。

第 55 行 Ego cur...invideor,“为何我被拒绝(这个自由)”,invideor 这里不 是“妒忌”,而是“拒绝、不愿给”。acquirere pauca si possum,“如果我能 (以这种方式)获得一些词汇”。

第 56 行 cum 表示对照。lingua Catonis et Enni,“加图和恩尼乌斯的语言”。

第 57 行 sermonem patrium ditaverit,“丰富了我们的母语”,et nova rerum nomina protulerit,“也创造了事物的新名称”。protulerit(profero), “提出”。

第 58 行 Licuit semperque licebit,“一直可以并且永远可以”。Licuit和licebit 分别是无人称动词 licet(允许)的现在完成时和将来时。

第 59 行 signatum praesente nota producere nomen,“创造印有今天标记的 词”,形象取自铸币,意为诗人可以创造有时代特色的词。

第 60 行 Vt silvae foliis pronos mutantur in annos,“就像森林在流年中变换 叶子”,夺格 foliis(叶子)表示 mutantur(变化)的方面。in annos 表示“从 一年到另一年”,in dies 和 in horas 也类似。

第 61 行 prima cadunt,“初的(叶子先)掉”。Fairclough 指出,地中海 气候区的落叶树叶子不是一年掉光全换,而是先掉老的叶子,其他的可 以继续在树上留两三年。ita verborum vetus interit aetas,“年老的词语也这 样死去”。属格 verborum(词语)修饰 vetus...aetas(老年),interit,“死亡”。

第 62 行 et iuvenum ritu florent modo nata vigentque,“就像年轻人的样子, 刚刚诞生的词茁壮成长”。属格 iuvenum(年轻人)修饰 ritu(方式),modo nata(verba)作主语,florent(开花)和 vigent(变绿)都比喻成长。 

第 63 行 Debemur morti nos nostraque,“我们和我们的一切都必须归于死 亡”。Debemur 含有“欠债”的意味,morti(死亡)是与格。sive...ve...seu 连接 63b-68a 行的分句,“无论……还是……还是”。receptus terra,“被引 入陆地”修饰 Neptunus(涅普顿,代指海),合起来表达一个概念,指下 文所说的 opus(工程)。

第 64 行 classes Aquilonibus arcet,“保护舰队免受北风侵袭”,regis opus, “一项有王家气派的工程”,作 Neptunus 的同位语。贺拉斯这里影射的是阿格里帕为保护屋大维的舰队而完成的一项令人惊叹的工程,他将卢克林 湖(Lucrinus lacus)和阿文湖(Avernus lacus)连接起来,并在卢克林湖向 海的岸上凿出一条人工通道,这样舰队就可从海上进入平静的湖中停泊, 这就是所谓的“海被引入陆地”。Schütz 认为,regis opus 是在将阿格里帕 的工程和当年波斯国王薛西斯的做法相比,薛西斯为了入侵希腊,曾开凿 阿托斯运河,并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上搭起了浮桥。

第 65 行 sterilis...diu palus aptaque remis,“长久荒芜的、适合划船的沼泽”, Bentley 认为此行过于平淡,但我觉得它和下一行通过对照咬合得很紧,并 无不妥。remis(桨),与格,和 apta 搭配。

第 66 行 vicinas urbes alit,“(现在却)养育着附近的城市”,grave sentit aratrum,“感觉着沉重的犁”,意为沼泽变成了耕地。Chase 告诉我们,这 里贺拉斯影射的是恺撒在庞廷沼泽(Pomptina palus)排水造田的事。

第 67 行 cursum mutavit iniquum frugibus amnis,“河流改变了威胁蔬果的 路径”,iniquum(有敌意的)和与格 frugibus(蔬果)搭配,一起修饰 cursum (河道),amnis(河流)是主语。

第 68 行 doctus iter melius,“被教会了更好的路”,比喻说法,Chase 认为, 76-68a 行指的是屋大维改良台伯河河道的事。mortalia facta peribunt,“所有凡人的事功都将灭亡” 。

第 69 行 nedum sermonum stet honos et gratia vivax,“言语的荣耀和魅力更 不能长久生存”。nedum,“更不用提”。属格 sermonum(言语,与事功相 对,如中国古人所谓立言与立功)修饰 honos 和 gratia,vivax(长寿的、 生命力强的)与 stet(保持状态)关联,与上文的 peribunt 对照。

第 70 行 Multa renascentur, quae iam cecidere,“许多已经死去的说法将会重 生”,Multa 后省略了 vocabula(见下一行)。

第 71 行 cadentque quae nunc sunt in honore vocabula,“现在受人尊崇的说 法也会死去” ,vocabula 是 renascentur 和 cadent 的主语,也是两个 quae 从 句的先行词。ccidere 和 cadent 都延续了上文树叶枯凋的比喻。si volet usus,“如果用法的意愿是这样”,usus(用法)拟人化了。

第 72 行 quem 回指 usus,作介词 penes(在……手中,属于)的宾语。abitrium (判断、选择)、ius(权利)和 norma(标准)都被 loquendi(言语)修饰, 共同作 est 的主语,这行的意思是言语的所有这些方面都受用法控制。46 -72 行讨论了用词的合适。

第 73 行 贺拉斯开始讨论格律。Res...numero 部分是 monstravit(演示)的 宾语从句,Homerus(荷马)是主句的主语。Res gestae regumque ducumque (国王和领袖的事迹)和 tristia bella(悲惨的战争)都是从句的主语。

第 74 行 quo scribi possent numero,“可以用什么格律写”。荷马用的格律 是长短短格六音步(dactylic hexameter),每行的标准音节数是 18 个,但 实际操作中长短短格常被长长格(spondeus)替换。

第 75 行 Versibus impariter iunctis,夺格与被动式 inclusa est(包括、盛放) 搭配, “(长度不等)的诗行搭配在一起”,指哀歌双行体(elegiac couplet),六音步和五音步(pentameter)的诗行交替排列。querimonia,“哀叹”, primum,“初”,早的哀歌双行体主要用于表达哀伤的情绪。

第 76 行 post,“后来” ,etiam inclusa est,“也包括进来”。属格 voti 与形容 词 compos(拥有)搭配。Orelli 和 Chase 等人认为 voti 的意思是“欲望”, 这样 voti sententia compos 的字面义就是“拥有欲望的感情”,“欲望得到满 足之后的感情”,指“成功的爱情”。但 Wickham 和 Morris 等人将 voti 理 解为“祷告,(向神)许愿”,这样 voti sententia compos 的意思就是“祷告 得到应允之后的情感”,指向神还愿感恩,他们的理由是贺拉斯把爱情归入 了抒情诗的题材范围(83-85 行),而且古希腊流行的哀歌体诗内容往往 是给神的献祭,形式是铭体诗(epigrams)。

第 77 行 tamen,表示转折。Quis...auctor,“什么作者”,exiguos elegos emiserit,“创造了卑微的哀歌体”,整个间接分句作 certant 的宾语从句。 exiguos(卑微)是与史诗的题材和格律相对。

第 78 行 grammatici certant,“评论家彼此争论”,grammatici 并非“语法学 家”,而是指专门讲授和评论文学的人。adhuc sub iudice lis est,“直到现在 (这宗)官司还等待法官的判决”,意为“仍然悬而未决”。

第 79 行 Archilochum proprio rabies armavit iambo,“愤怒武装了阿齐洛科斯,用他自己发明的短长格”。夺格 proprio…iambo 和 armavit 配合。之所 以用 rabies(疯狂)一词,是因为阿齐洛科斯的诗攻击性很强,参考《书 信集》第 1 部第 19 首 23-31 行注释。

第 80 行 hunc socci cepere pedem grandesque cothurni,“喜剧和悲剧接受了这个格律”,hunc…pedem 指阿齐洛科斯发明的短长格,socci 指古希腊喜 剧演员穿的拖鞋,grandes…cothurni 指古希腊悲剧演员穿的高底靴。古希 腊戏剧对白主要采用短长格三音步(iambic trimeter),每个音步包含两个 短长格片段,这样每行的标准音节数是十二个,但允许适当地用长长格 (spondeus)和短短短格(tribrachus)代替短长格。

第 81 行 aptum(适合)修饰 pedem(格律),和与格 alternis...sermonibus (轮流的谈话,对白)搭配。现在分词 vincentem(战胜)也修饰 pedem, 自带宾语 populares...strepitus(观众的喧嚷)。

第 82 行 natum,“天生(适合)”,也修饰 pedem,和与格 rebus agendis(做 事、行动)搭配。

第 83 行 Musa dedit fidibus,“缪斯把……交给了里拉琴(指抒情诗)”,宾 语是不定式 referre(讲述)及其自带宾语(83-85 行的所有宾格名词)。 divos puerosque deorum,“神和神的儿子(指英雄) ”。

第 84 行 pugilem victorem,“胜利的格斗者”,名词 victorem 作 pugilem(格 斗者)的同位语。equum certamine primum,“在比赛中获得第一的马”。

第 85 行 iuvenum curas,“年轻人的忧虑(指爱情的烦恼)”,libera vina,“自 由的葡萄酒(指饮酒时欢乐的状态) ”。83-85 行概括了古希腊抒情诗的四 个主要类别:赞美神和英雄的诗,庆祝比赛胜利的诗,爱情诗和宴饮诗。 第一二类品达为擅长,三四类的圣手是萨福、阿尔凯奥斯和阿那克里翁。

第 86 行 Descriptas...vices,“描述的更替”,指 73-85 行概述的诗歌格律 的演变,作 servare(保持)的宾语,operum...colores,“作品的颜色(指风 味和风格)”,也是 servare 的宾语,不定式 servare 是 nequeo(我不能)和 ignoro(我不知道如何)的宾语。

第 87 行 cur ego...poeta salutor,“为何我被称为诗人?”86-87 行的意思 是,如果“我”不熟悉各种诗歌的格律演变和风格特征,并且不能根据不 同的体裁选择不同的题材,采用与之相配的格律和语言风格,“我”就没有 资格被称为诗人,诗人必须熟悉传统的程式。

第 88 行 Cur nescire pudens prave quam discere malo,“为什么我假作谦虚, 宁可无知,也不愿学习(这些)?”pudens(谦虚的、有羞耻心的)修饰 malo(更愿意)的主语“我”,副词 prave(悖逆地、错误地)修饰 pudens, 不定式 nescire(不知道)和 discere(学习)都和 malo 关联。

第 89 行 Versibus exponi tragicis res comica non vult,“适合喜剧的题材不应 当用悲剧的诗行”。工具夺格 Versibus...tragicis 与 exponi(摆出来、展示) 搭配。这里的 Versibus 一词偏指诗行的风格。

第 90 行 item,“同样地”。Indignatur(鄙视、厌恶)的主语是 cena Thyestae (图埃斯特的晚餐,见下一行的注释),宾语是不定式 narrari(被讲述)及 其附属成分。privatis ac prope socco dignis carminibus,工具夺格,“用日常的、几乎适合喜剧的诗歌”,privatis 指“私下的、普通的”,与悲剧和史诗 的高贵语体相对,夺格 socco(喜剧演员穿的一种拖鞋)与修饰 carminibus 的另一个形容词 dignis(相配、值得)搭配。

第 91 行 cena Thyestae,阿伽门农之父阿特柔斯和图埃斯特(主格 Thyestes) 是兄弟,因为觉得受到了图埃斯特的冒犯,阿特柔斯把后者的两个儿子杀 了,做成菜肴,请图埃斯特吃。

第 92 行 Singula quaeque locum teneant sortita decentem,“每一种体裁都要 守住分给它的合适位置” 。sortita 是异相动词 sortior(获得、指派)的过去 分词,表示主动,locum(地点、位置)同时作 teneant(保持)和 sortita 的宾语。decentem(合适的、优美的)修饰 locum,一些版本作 decenter, Bentley和Wickham 等人赞成decentem,Orelli和Schütz等人赞成decenter。

第 93 行 Interdum,“有时”,tamen,“然而”,et(甚至)修饰 comoedia(喜 剧),vocem...tollit,“提高嗓音”,意为“采用更富于激情的语言”。

第 94 行 iratus...Chremes,“愤怒的克莱梅”,Orelli 等人认为 Chremes 指泰 伦斯剧作《自虐者》(Heautontimoroumenos)中的同名角色,但 Macleane 等人指出该剧中克莱梅的台词体现不出贺拉斯所说的特点,因此Cox提出, 克莱梅只是一个符号,代表任何愤怒的父亲,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4 首(48ff.) 。delitigat,“高声吵架”,tumido...ore,工具夺格,“肿胀的语 言”,形容用了很多表达强烈感情的语汇。

第 95 行 tragicus plerumque dolet sermone pedestri Telephus et Peleus,“悲剧 中的泰勒福斯和佩琉斯一般也用平常的语言表达痛苦”。dolet(痛苦)这里 和工具夺格 sermone pedestri(散文化的语言)搭配,指用语言表达痛苦。泰勒福斯(Telephus)是赫拉克勒斯的儿子,穆西亚(Mysia)的国王,在 特洛伊战争中被阿喀琉斯重伤。阿里斯托芬曾嘲笑欧里庇得斯在一部今已 失传的悲剧中让泰勒福斯向希腊人求情,希望阿喀琉斯能治他的伤(Acharn. 428)。佩琉斯(Peleus)是阿喀琉斯的父亲,曾因为杀死自己的弟弟福科 斯(Phocus)而遭流放。这行末尾原本有个句号,但 Bentley 认为 tragicus 一词无法单独作主语,因而去掉了句号。

第 96 行 cum引导时间状语从句。pauper et exul,“贫困、被放逐”修饰uterque (两人中每人都)。

第 97 行 proicit ampullas et sesquipedalia verba,“扔掉了夸张的表达和冗长的大词”。ampullas 原指又大又圆的瓶子,这里借指形象与它类似的风格, sesquipedalia 字面义是“一呎半”,指音节很多的词。

第 98 行 si curat,“如果他们希望”,curat 的单数与 uterque 配合,意义上是复数。cor spectantis tetigisse querela,“用哀叹触动观众的心”,不定式作 curat 的宾语,cor(心)作不定式 tetigisse(碰到、触动)的宾语,不定式 的完成体强调对结果的关心。querela 是工具夺格。86-98 行探讨了语气和 表达方式的合适。

第 99 行 Non satis est,“不够”,主语是不定式 pulchra esse poemata(诗是 美的)。dulcia sunto,第三人称复数的将来命令式,“让它们(诗作)富于感染力”,dulcia,“甜美迷人”。pulchra 侧重遣词造句和音韵节奏的装饰性, dulcia 侧重诗歌的情感力量。

第 100 行 quocumque volent, animum auditoris agunto,“让它们(诗作)驱 赶听众的灵魂去它们(诗作)想(去的)任何地方”,quocumque 既是从句的状语,也是主句的状语。

第 101 行 Vt 和 ita 呼应,Vt ridentibus arrident(humani vultus), “正如人 的脸会向笑的人露出笑容”,ridentibus 是复数阳性名词的与格。ita flentibus adsunt humani vultus,“对流泪的人它们(人的脸)也会有(相应的表情)” 。

第 102 行 si vis me flere,“你如果想让我哭”,dolendum est primum ipsi tibi, “你自己必须首先感到痛苦”,dolendum 的将来被动分词形式表达强制和 必须的意味,与格 ipsi tibi 表示动作发出者。

第 103 行 tum tua me infortunia laedent,“然后你的不幸才会打动我”。

第 104 行 Telephe vel Peleu,“泰勒福斯和佩琉斯”,呼格,作 tua(你的)隐含的人称代词 tu 的同位语,意为“你”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作品里。 male si mandata loqueris,“如果你所说的语言不适合你塑造的形象”,副词 male 修饰 mandata(中性复数名词),意为“错误地分派给你的语言,不适合你的语言”。这是 Orellic、Cox 和 Wickham 等人的观点,他们相信贺拉斯在这部分仍然在讨论戏剧作者,而不是演员,参考第 113 行及注释。Chase 和 Morris 虽然也认为 male 修饰 mandata,但把 mandata 理解为分配给演员 的角色。Lambinus 和 Fairclough 等人则认为 male 修饰 loqueris,并且贺拉斯是在指导演员表演。

第 105 行 aut dormitabo aut ridebo,“我或者会睡着,或者会发笑”。dormitabo 使用了 dormiam(睡觉)的反复形式,表明这样的事会一再发生。Tristia maestum vultum verba decent,“悲伤的语言适合抑郁的表情”,Fairclough 等人把 verba 理解为演员对台词的演绎。 

第 106 行 iratum plena minarum,“充满威胁的语言适合愤怒的表情”,iratum 省略了 vultum,plena 省略了 verba,下一行的用法相同。

第 107 行 ludentem lasciva,“轻浮的语言适合游戏的表情”,severum seria dictu,“严肃的内容适合严厉的表情” 。

第 108 行 Format enim natura prius nos intus,“因为自然先从内部塑造了我 们”,ad omnem fortunarum habitum,“对应运气的各种状态”。

第 109 行 iuvat aut impellit ad iram,“它让(我们)快乐,或者驱使(我们) 愤怒”。

第 110 行 aut ad humum maerore gravi deducit et angit,“或者用沉重的哀伤将(我们)压在地上,扼住咽喉”。angit 的原义是“掐住脖子、使窒息”, “让人痛苦”是派生义。

第 111 行 post,“然后”,与 prius 呼应,自然先塑造情感,再塑造语言。 effert animi motus interprete lingua,“它(仍指自然)用舌头这个翻译来表 达灵魂的运动”。interprete 作 lingua 的同位语,都是工具夺格。

第 112 行 Si dicentis erunt fortunis absona dicta,“如果所说的内容与说话人 的处境不符”。属格 dicentis 修饰 fortunis,后者的与格和形容词 absona(不 和谐、冲突)搭配,过去分词 dicta 作中性复数名词。

第 113 行 Romani tollent equites peditesque cachinnum,“罗马的骑士与平民 都会放声大笑”,equites peditesque 直译为“骑兵与步兵”,这里表示社会 阶层,是拉丁语中的惯用语,源自古时候的军队划分,出身较好的公民充 任骑兵,地位较低的公民担任步兵。

第 114 行 –ne 和 an 呼应,表示选择,Intererit multum divusne loquatur an heros,“神或英雄说话有很大区别”。heros 严格地说不应翻成“英雄”,但 在汉语中似乎已成习惯,它的本义是神和人生出的孩子,介于人神之间, 半人半神。有些抄本中 divus 作 Davus,很可能是讹误。

第 115 行 maturusne senex an adhuc florente iuventa fervidus,“已经熟透的 老人或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Intererit multum...loquatur(说话有很大区别) 的框架依然发挥作用,一直到第 119 行末。夺格 florente iuventa(盛开的 青春)和形容词 fervidus(脾气火爆的)搭配。

第 116 行 matrona potens, an sedula nutrix,“有权势的已婚妇女或是殷勤呵 护的奶妈”。

第 117 行 mercatorne vagus, cultorne virentis agelli,“四处奔波的行商或是 开垦青翠田地的农夫”。属格 virentis agelli 修饰 cultor(耕作者)。

第 118 行 Colchus an Assyrius,“科尔基斯人或亚述人”,科尔基斯(Colchis)是伊阿宋等人寻找金羊毛的国度,和亚述都代表了东方蛮族,但在希腊和 罗马人的观念里,科尔基斯更阳刚,亚述更阴柔。Thebis nutritus an Argis, “在忒拜长大的人或者在阿戈斯(长大的人)” ,Thebis 和 Argis 都是地格。 贺拉斯的意思是既是描写希腊人,不同地域的希腊人也有区别,但忒拜人 和阿戈斯人之间似乎没有明显对照的特征,或许他想到了埃斯库罗斯的《七将攻忒拜》(Seven Against Thebes)这类反映二者冲突的作品。

第 119 行 Aut famam sequere,“或者遵循传统”,famam(流言、名声)这 里指广泛流传的故事版本,sequere 是 sequor(跟随)的第二人称命令式。 aut sibi convenientia finge,“或者发明首尾一致的(新版本)” ,convenientia 既是中性复数名词,作 finge(创造、杜撰)的宾语,也保留了 convenio(合 适、一致)的动词味道,和与格 sibi 搭配。

第 120 行 Scriptor honoratum si forte reponis Achillem,“如果你以作家身份 碰巧重新塑造著名的阿喀琉斯”。Scriptor(作家)是动词reponis(与componis 相对,重新创作)的主语“你”的同位语。Bentley 等人认为,honoratum 不是修饰 Achillem 的常规修饰语,把它改成了 Homereum(荷马的),但没 有任何古代抄本的支持,Ritter 和 Fairclough 认为,honoratum 动词味道很 浓,指阿喀琉斯在《伊利亚特》中先失去荣誉然后恢复荣誉的过程。Wickham 的解释我觉得合情理,他说 honoratum 不是修饰神话人物阿喀琉斯本身, 而是修饰其舞台形象,他已经在戏剧的历史中被反复描写而变得“著名”, 也正因为如此,重新塑造(reponis)才格外有挑战性。

第 121 行 如下一行的虚拟式 neget 和 adroget 所示,122-123 行是贺拉斯 的建议,即要把阿喀琉斯塑造成这个样子。impiger, iracundus, inexorabilis, acer,“精力充沛,脾气暴躁,无法被安抚,冲动急切”。

第 122 行 iura neget sibi nata,“让他否认法律为他而设”,nata 后面省略了 esse,iura(法律)是不定式结构的主语,不定式结构作 neget 的宾语。nihil non adroget armis,“让他用武力要求任何东西”,nihil non 是双重否定。

第 123 行 Sit 的虚拟式也是表示建议,Sit Medea ferox invictaque,“让美狄 亚凶狠,不可阻拦”,invicta(不可战胜)形容美狄亚的意志之执拗。flebilis Ino, “ (让)伊诺悲痛欲绝”,伊诺(Ino)是卡德摩斯(Cadmus)和阿塔玛 斯(Athamas)的女儿,她的丈夫发疯,把他们的一个孩子撕成了碎片,她带着另一个孩子逃跑了,后来她跳海自尽,成为一位海神。

第 124 行 perfidus Ixion, “(让)伊克西翁奸诈无信”,伊克西翁(Ixion) 是拉皮特(Lapiths)的国王,他未能按照诺言支付彩礼,岳父出于报复偷了他的几匹马,他邀请岳父赴宴,将他推到火床上烧死。由于他是希腊神话中第一位弑亲者,被所有的人抛弃,宙斯怜悯他,请他到奥林匹斯山, 他又对赫拉动了淫心,宙斯造了一朵赫拉形状的云,他竟与这朵云发生了 关系,云生出了肯陶洛斯(Centauros),后者与佩里昂山上的母马交配, 成为半人马族的祖先。伊克西翁不仅犯了弑亲大罪,而且违反了做客之道, 亵渎神灵,不可饶恕,宙斯让赫尔墨斯把他绑在一个永远旋转的火轮上。 Io vaga, “ (让)伊俄流浪”,伊俄是宙斯爱上的一位仙女,为了逃避赫拉的 监视,宙斯把她变成了一头母牛,但赫拉派出了牛虻不停追赶她,她只好 四处流浪。tristis Orestes,“让俄瑞斯忒斯悲伤”,关于俄瑞斯忒斯(Orestes), 参考《讽刺诗集》第 2 部第 3 首第 133 行的注释。99-124 行讨论了戏剧 人物塑造的合适问题。

第 125 行 Si quid inexpertum scaenae committis,“如果你要把未曾尝试过的 东西搬上舞台”,与格 scaenae(舞台)与 committis(你托付)搭配。et 连 接 Si 从句的另一部分。

第 126 行 audes personam formare novam,“勇敢塑造新的人物” ,audes(你 敢于)和不定式 formare 连用,表明了这种行为的风险。servetur 和 constet 都是表示建议的虚拟式。servetur ad imum,“让……保持到后”,主语是 动词 processerit(出现、开始)的主语(人物形象)。

第 127 行 qualis ab incepto processerit,“从开始时就出现的样子”,qualis 引导从句,也在从句内修饰 processerit 的主语。et sibi constet,“还要让它 不自相矛盾”,与格 sibi 和 constet(一致)搭配。

第 128 行 Difficile est proprie communia dicere,“以个人特有的方式处理普 遍的题材很困难”,Difficile 是表语,主语是后面的不定式,dicere 这里指 写诗,副词 proprie 与中性复数名词 communia(公共的、普遍的东西)相 对,意为“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关于 proprie 和 communia 的意义,学 界有争议,Wilkins 和Morris等人认为proprie的意思是“恰当地”, communia 指属于人类普遍经验但尚未被人写入诗歌的题材,或者说“全新的题材”, 其意义类似于公用地,尚未被以前的诗人圈占,留下他们的印记。因此贺 拉斯这行的用意是劝庇索父子不要轻易尝试这条艰难的道路,好选择第 129 行的做法。Orelli 和 Brink 等人坚持将 proprie 理解为“独特地”,这行 意为诗人处理普遍的题材却能体现个性是很难做到的。Maidment 等人觉 得,communia 即第 131 行的 Publica materies(公共素材),指前人作品中 的熟悉题材和形象,但 Wickham 和 Brink 等人却相信,贺拉斯在这里受到 了亚里士多德《诗学》的影响,proprie 和 communia 的区别类似特殊性和 普遍性、殊相和共相的区别。关于 tu,White 指出,拉丁语中虽然经常用第二人称单数的动词表示泛指,但在那种情况下很少出现强调的 tu,出现 tu 则往往有劝诫的味道。Maidment 主张将 240-243 行挪到第 128 行前。

第 129 行 rectius,“更正确地、更保险地”,和下一行的 quam 呼应。Iliacum carmen deducis in actus,“你把《伊利亚特》变成戏剧”。Iliacum carmen 指 史诗《伊利亚特》,deducis 表示作品形态的变化。

第 130 行 si proferres ignota indictaque primus,“如果你第一个表现未被知 晓和吟唱的主题”,ignota 和 indicta 都是中性复数名词,作宾语。从这行反 推,proprie 理解为“独特地”,communia 理解为“普遍经验中尚未被表达 的东西”似乎是恰当的。沿袭传统的题材做适当改动,远比开创新题材 容易,但沿袭并不意味着没有创新的可能,如下文所示。

第 131 行 Publica materies privati iuris erit,“公共的素材将成为(你的)私产”,属格 privati iuris 表示其性质,iuris(主格 ius)本义为“权利”,这里 指作为权利的财产。si 从句指明了创新的途径。

第 132 行 si non circa vilem patulumque moraberis orbem,“如果你不绕着廉 价的、向所有人敞开的圆圈浪费时间”,意为“如果你能避开那些不入流作 家趋之若鹜地模仿的那些东西”。vilem(低劣)指档次低,patulum(完全 敞开)指没有难度,orbem(圆圈、轨道)指某个领域。Morris 认为,这 个形象首先来自牲口拉磨,单调地绕着圈子,Wickham 指出,贺拉斯一贯 强调,如果要模仿古希腊作家,一定要选择源头性的重要作家,而不要追 随流俗,模仿风行一时的作家。

第 133 行 nec verbo verbum curabis reddere fidus interpres, “(如果)你既不 费力地一词一句机械翻译”。fidus interpres(忠实的译者)作 curabis(费力) 的主语“你”的同位语,这里含贬义,verbo verbum...reddere,“逐词地翻 译”,verbo 是与格。

第 134 行 nec desilies imitator in artum, “(如果)你也不让自己在模仿时陷 入人为的困境” 。desilies...in artum,“你跳进一个狭窄的地方”,指自己给 自己设置本可避免的陷阱,imitator(模仿者)作 desilies 主语“你”的同 位语,这里动词色彩较重。注者都认为,贺拉斯引用了山羊被狐狸骗、跳 进一口井的寓言。

第 135 行 unde 引导表示地点的定语从句,pedem proferre pudor vetet aut operis lex,“羞耻心和作品的设计让你无法从那里拔腿(离开) ”,不定式 proferre 和 vetet(禁止)连用。Morris 认为 pudor(羞耻心)指作者耻于承 认自己犯了错误,Chase 则相信它指作者缺乏自信和对模仿对象的崇拜心理。Morris 认为 operis lex(作品的法律)指作品的仿作性质使得作者无法自由发挥而无损作品的整体性,Chase 则把它理解为作品的整体构思。

第 136 行 nec sic incipies,“(如果)你也不如此开头”,ut 从句对 sic 进行 限定。ut scriptor cyclicus olim,“如同从前某位仿荷马史诗作者(所写)”。 scriptor cyclicus(史诗集群的作者)是亚历山大评论家发明的术语,用来 称谓模仿荷马史诗、记述《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之外关于特洛伊战争 的传说的作家。卡利马科斯等人对这些作家评价很低。

第 137 行 Fortunam Priami cantabo et nobile bellum,“我要歌咏普里阿摩斯 的命运和那场著名的战争”。Morris 指出,其实这样的开头并不算夸张,是 很常规的,弥尔顿的《失乐园》开篇口气比这大得多,也不是缺点。

第 138 行 Quid dignum tanto feret hic promissor hiatu,“这位夸口的人会创 作出什么和这张大嘴相配?”夺格 tanto...hiatu(如此大张的嘴)和 dignum (相称)搭配,形容作品开篇的夸张虚浮。promissor(承诺者)嘲笑这位 作家许下了他无法兑现的诺言,因为他的笔力无法应付这样的题材。

第 139 行 Parturient montes, nascetur ridiculus mus,“大山将会分娩,产下 的却将是一只可笑的老鼠”,形容作品虎头蛇尾。Bentley 将 Parturient 改成 了 Parturiunt,认为现在时更合理,但这没有任何古代抄本的支持,而且如 Schütz 所说,将来时与前文的一系列动词是一致的。这句话来自古希腊谚语,原文见于 Athenaeus 14.6,拉丁文版本见于 Phaedrus 4.22。

第 140 行 Quanto rectius hic,“这位(的做法)正确得多”,qui 从句修饰 hic(这位),qui nil molitur inepte,“他完全没有愚蠢地过分着力”,molitur (努力)形容作者刻意追求高贵的语体风格。

第 141 行 141-142 行是贺拉斯模仿《奥德赛》的开篇。Dic mihi Musa virum,“缪斯,请向我讲述那个人(指奥德修斯)的事”。captae post tempora Troiae,“在特洛伊被攻陷之后”。

第 142 行 qui mores hominum multorum vidit et urbes,“他见到了许多民族 的习俗和城市”。

第 143 行 Non fumum ex fulgore, sed ex fumo dare lucem cogitat,“他所打算 的不是在光之后制造烟,而是在烟之后制造光” 。“光”(fulgore 和 lucem) 指作品中更出彩的部分,“烟” (fumum)指作品中较平淡的部分。荷马的 史诗让人感觉渐入佳境,他的模仿者却让人有“反高潮”之感。

第 144 行 ut 引导目的状语从句,dehinc,“然后”。speciosa...miracula promat, “引出令人炫目和惊叹的(故事)”,miracula(奇迹)受 speciosa(美丽的、 好看的)修饰。贺拉斯的意思是荷马故意让开头不起眼,将更精彩的部分 留到后面,不断给读者以惊喜。 

第 145 行 Antiphaten Scyllamque et cum Cyclope Charybdim,都是 miracula 的同位语,介词 cum 加夺格 Cyclope 是为了避免全部使用宾格的单调。安 提法忒斯(主格 Antiphates),莱斯特律戈涅斯王,他曾当场吃掉前来刺探 的奥德修斯的同伴,见《奥德赛》(10.100ff.)。斯库拉(主格 Scylla),吃水手的女海妖,有六个头十二只手,腰间缠绕着一条由许多恶狗围成的腰 环,守护着墨西拿海峡的一侧。卡律布狄斯(主格 Charybdis),海神波塞 顿和大地女神盖亚的女儿,是守护墨西拿海峡另一侧的漩涡怪。斯库拉和 卡律布狄斯都见《奥德赛》 (12.87ff.)。基克洛普斯(主格 Cyclopes),西西里独眼巨人族,火神伏尔甘的奴仆,见《奥德赛》(9.160ff.)。

第 146 行 nec reditum Diomedis ab interitu Meleagri(orditur), “他也不会从 墨勒阿革的死开始(讲述)狄俄墨得斯的返归”。墨勒阿革(主格 Meleager), 按照希腊语翻译名字应该是“墨勒阿革洛斯”,为了节省音节,这里按照拉 丁语翻译,他因狩猎卡吕冬的野猪而闻名。狄俄墨得斯(主格 Diomedes), 特洛伊战争中希腊一方的著名勇士,阿戈斯国王,墨勒阿革是他的叔叔。

第 147 行 nec gemino bellum Troianum orditur ab ovo,“也不会从(丽达的) 孪生蛋开始(讲述)特洛伊战争”。宙斯化身为天鹅与她交配后,她生下了 两个蛋,从里面孵出了海伦、克吕泰涅斯特拉、卡斯托和珀鲁克斯。

第 148 行 Semper ad eventum festinat,“他总是迅速地进入事件(指不做过 多的铺叙,不绕弯子)” ,in medias res...auditorem rapit,“将听众直接卷入 情节的中间” 。

第 149 行 non secus ac notas,修饰 res(事情,这里指情节),“不以别的方 式,而是仿佛(听众)已经知道(原委)”。ac 和副词 secus(另外地)搭 配,含有比较的意味。

第 150 行 quae 从句的先行词 ea 省略了,quae desperat tractata nitescere posse,“那些他觉得无法处理得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desperat(他绝望) 和不定式 posse(能)连用,后者又和不定式 nitescere(发光)连用。Relinquit, “他就放弃” 。

第 151 行 ita mentitur,“他是这样虚构” ,mentitur 原义是“撒谎”,sic veris falsa remiscet,“他是这样将真假混合” 。

第 152 行 两个ne从句与ita和sic呼应。primo ne medium, medio ne discrepet imum,“避免让中间和开头不一致,让结尾和中间不一致”。以上讨论独创性的合适问题。

第 153 行 贺拉斯开始集中阐述戏剧的创作。Tu, quid ego et populus mecum desideret, audi,命令式,“请你听我和大众希望什么”。 

第 154 行 si plausoris eges aulaea manentis et usque sessuri,“如果你想要一 位为你喝彩、会一直坐着到剧终的观众”。eges(你需要)和属格名词搭配, plausoris(喝彩者)受 aulaea manentis(等待幕升,古罗马幕升表示表演结 束)和 usque sessuri(一直坐)修饰。

第 155 行 donec cantor ‘Vos plaudite’ dicat,“直到歌者喊出‘请你们大家鼓 掌’”。普劳图斯和泰伦斯的每部喜剧结尾都有 Vos plaudite 或类似的话,关 于歌者(cantor)的身份,学者有不同的意见,Bentley 认为他是用笛子伴 奏的人,Hermann 认为他是演员,但都没有确凿的证据。

第 156 行 Aetatis cuiusque notandi sunt tibi mores,“你就应当注意每个人生 阶段的特征” ,mores(习俗、特征)是主语,受属格 Aetatis cuiusque 修饰, 将来被动分词 notandi(留意)表示必要性,与格 tibi 是 notandi 的逻辑主语。

第 157 行 mobilibusque decor naturis dandus et annis, “(你)还要为变动的 性情和年龄配上合适的样貌”。decor 是主语,意为“美、优雅、合适”,这 里取“合适”之义合适,与形容词 decorum 对应。与格 mobilibus(易变 的)修饰 naturis 和 annis,都与 dandus(给)配合。

第 158 行 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puer(男孩),Reddere qui voces iam scit,“已 经知道(如何)说话”,Reddere(还)意味着不只能听懂大人的话,还能 主动表达自己的意思。pede certo signat humum,“在地面印上坚实的脚印”, 意为“能够走稳、自由活动了”。

第 159 行 gestit paribus colludere,“急于和同龄人一起玩耍”。paribus 是阳 性复数名词,这里指年龄相仿的人。

第 160 行 iram colligit ac ponit temere,“盲目地发怒和息怒”,形容小孩的 冲动、无理性。colligit(积聚)和 ponit(平复)都和 iram(愤怒)搭配。 mutatur in horas,“每个小时都在变化” ,mutatur 的被动式表明了身不由己。

第 161 行 Imberbus iuvenis,“还未长出胡子的年轻人” 。tandem custode remoto,独立夺格,“监护人终于被撤掉”,意为“年轻人”已经成年。

第 162 行 gaudet equis canibusque et aprici gramine Campi,“热衷于马、犬 和阳光下战神广场的草坪”。Campi 指 Campus Martius,是罗马青年锻炼身 体的地方。

第 163 行 cereus in vitium flecti,“易于染上恶习”,形容词 cereus(像蜡一 样、易于被塑造的)和不定式 flecti(弯曲、影响)及其附属成分 in vitium 搭配,vitium 指不良习惯。monitoribus asper,“对劝诫者粗暴无礼”。

第 164 行 utilium tardus provisor,“懒于积攒有用的东西”,provisor(预见者、积攒者) 是invenis的同位语,tardus形容行动迟缓,中性复数属格utilium 修饰 provisor。prodigus aeris,“挥金如土”,属格 aeris(钱)表示 prodigus (浪费)的方面。

第 165 行 sublimis,“精神昂扬”,cupidus,“欲望强烈”,amata relinquere pernix,“迅速抛弃爱过的东西”,形容年轻人在兴趣和欲望方面的朝三暮 四。amata 是中性复数名词,兼含人和物,形容词 pernix(迅疾的)和不定 式 relinquere(离开、抛弃)连用。

第 166 行 Conversis studiis,独立夺格,“热情与兴趣发生了变化”。aetas animusque virilis,“成年人的年龄和心灵”。

第 167 行 quaerit opes et amicitias,“追求财富和人际关系”,amicitias 在拉 丁语中经常不指“友谊”,而指与达官显贵的关系。inservit honori,“追逐 官位”,inservit(服务、照看)和与格搭配,honor 一般指官职。

第 168 行 commisisse cavet quod mox mutare laboret,“担心做了什么很快又 要费力去纠正的事情” ,cavet(小心、避免)和不定式 commisisse(做) 连用,commisisse 的完成体表现了成年人时时反省所做之事的谨慎。laboret (费力、辛苦)和不定式 mutare(改变)连用。

第 169 行 Multa senem circumveniunt incommoda,“许多不便包围着老人”, 贺拉斯开始谈论第四个人生阶段。

第 170 行 vel quod quaerit et inventis miser abstinet ac timet uti,“或者因为他 热衷于追逐利益,获得之后却又可怜地保持距离、害怕享用”。及物动词 quaerit(寻求)这里是无宾语的用法,inventis 是中性复数名词的夺格,与 abstinet(克制、保持距离)搭配,timet(害怕)和不定式 uti 连用。

第 171 行 vel quod res omnes timide gelideque ministrat,“或者因为他处理 所有的事情都胆怯而无激情”。副词 gelide 形容迟缓、冷漠。vel 和 aut 不 一样,并没穷尽可能性,这里只列举了两种情形。

第 172 行 dilator,“行动拖拉的人”,作 quaerit 和 ministrat 主语的同位语。 关于 spe longus,历来有很多争论,Brink 和 Morris 等人认为这个短语不可 解释,无法成立,有不少人曾尝试改动它。Bentley 改成 spe lentus,“在希望方面迟缓”,意为“不急于抱希望” ;Bailey 改成 spe mancus,“在希望方 面犹如残废” ,意为“缺乏希望”;Powell改成splenetic,“坏脾气的”。Wickham 则相信,要理解这个短语的意义,必须到 dilator 中寻找线索。Alexander 进一步指出,我们可以参考《颂诗集》第 1 部第 4 首第 15 行和第 1 部第 11 首第 6 行的 spem longam,spe longus 应看成一种移就,把原本修饰“希 望”的词用来修饰老人对待希望的态度,他还引用了塔西佗 spes longinqua et sera(Annales 13.37)的说法作为佐证。他认为,spe longus 的意思是“认 为希望的实现很遥远”,而不是很多人所说的“怀抱遥远的希望”。人生阅 历让老人明白,任何希望的实现都需要等待,经常是漫长的等待,因而他 们不再热心制定新的计划。iners,“怠惰”。avidusque futuri,“对将来贪婪”, 似乎与前面的几个说法相矛盾,所以 Bentley 把它改成了 pavidusque futuri, “畏惧将来”,但 Alexander 认为,“对将来贪婪”与上文并不矛盾,只不 过这里的“将来”不是遥远的将来,而是近在眼前的将来,每一个即将到 来的时刻,老人对遥远的计划已不再关心,但他们仍贪婪地抓住活着的每 个时刻,新来的每一天。

第 173 行 difficilis,“顽固偏执”,querulus,“爱发牢骚”,laudator temporis acti,“爱赞美过去的时光”,名词 laudator(称赞者)受属格 temporis acti 修饰,独立夺格 se puero(当他还是孩子时)限定“过去的时光”。

第 174 行 castigator censorque minorum,“喜欢指责批判比自己小的人”。 阳性复数属格 minorum 修饰名词 castigator(斥责者)和 censor(批评者)。

第 175 行 Multa ferunt anni venientes commoda secum,“来临的年岁带来相 伴的许多好东西”。现在分词 venientes(来)修饰 anni(年)。

第 176 行 multa recedentes adimunt,“逝去的(年岁)带走许多(好东西)” 。 Ne forte,“以免偶然”。

第 177 行 seniles mandentur iuveni partes, “(属于)老年的部分(指台词和 情节)被交给年轻人”,pueroque viriles,“(属于)成年(的部分)被交给 孩子”。partes 也可能指戏剧表演中的角色。iuveni 和 puero 都是与格。

第 178 行 semper in adiunctis aevoque morabimur aptis,“我们就总是要停留 于那些与各个年龄段相关联、相适合的(特征)”。adiunctis(连接的)和 aptis(适合的)都是中性复数名词的夺格,和与格 aevo(年龄)搭配。 morabimur 这里的意思是多花笔墨和时间。但如 Wickham 所说,“我们” 也可理解为观众,呼应第 153 行,如果这样,morabimur 就指更愿意多花 时间欣赏。

第 179 行 Aut agitur res in scaenis, aut acta refertur,“事情或者在舞台上直接 表现出来,或者作为故事让人讲述出来”。在古典剧作中,很多血腥残酷以及其他不适合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情节都是让目击的角色转述的。

第 180 行 Segnius irritant animos demissa per aurem,“通过耳朵进入的(印象)刺激心灵比……要迟钝”,比较级副词 Segnius 和 quam 呼应,过去分 词 demissa(掉下)这里是中性复数名词,作主语。

第 181 行 quae sunt oculis subiecta fidelibus,省略了先行词 ea,“呈现给忠诚的眼睛的(印象)” 。quae ipse sibi tradit spectator,“观众自己传递给自己 的(印象)”,即亲眼所见的东西。

第 182 行 tamen,“然而” 。Non…promes in scaenam,“你别在舞台上表现”。

第 183 行 intus digna geri,“适合在里面(指幕后)进行的(情节或场景)”, digna 是中性复数名词,但仍保留了形容词味道,和被动不定式 geri 连用, 这是就情节本身的性质而言。multaque tolles ex oculis,“你也要从眼前拿走 很多东西”,multa 是 quae 从句的先行词。

第 184 行 quae mox narret facundia praesens,“在场的雄辩很快就要叙述的 事情”,指剧中角色将大段叙述的情节。这是从写作手段的互补而言。

第 185 行 ne pueros coram populo Medea trucidet,“以免美狄亚在观众面前 屠戮她的孩子”。介词 coram 与夺格 populo(观众)搭配。

第 186 行 aut humana palam coquat exta nefarius Atreus,“或者亵渎神灵的 阿特柔斯公开烹煮人的内脏”,参考第 91 行的注释。

第 187 行 aut in avem Procne vertatur,“或者普洛克涅被变成鸟(准确地说 是燕子)”,参考《颂诗集》第 4 部第 12 首第 5 行注释。Cadmus in anguem, “卡德摩斯被变成蛇”。卡德摩斯(Cadmus)为了找回被宙斯拐走的妹妹 欧罗巴离开家乡,遍寻不获后他遵循神谕建立了忒拜城,在建城过程中他 杀死了战神的圣龙,一直心有不安,后来无意中说,如果神如此看重龙, 就让自己也变成龙吧,结果他立刻变成了一条蛇。这两个情节很难在戏剧 舞台上表现,所以也适合通过讲述的方式间接告知观众。

第 188 行 Quodcumque ostendis mihi sic,“你以这种方式无论向我呈现什 么”,sic 指以视觉的方式直接展现在舞台上。incredulus odi,“我都会因为 难以相信而心生厌恶”。

第 189 行 Neve minor neu sit quinto productior actu fabula,“让你的剧作既 不要短于五幕,也不要长于五幕”。fabula(故事)在拉丁语中常指戏剧, 比较级 productior(拖长的)与夺格 quinto...actu 搭配。

第 190 行 quae 从句的先行词是 fabula,quae posci vult et spectanda reponi, “它希望被人要求上演和重演”,被动不定式 posci(要求)和 reponi(恢 复)都和 vult 连用,有些版本中表目的的将来被动分词 spectanda 被换成了 过去分词 spectata,大意无冲突。这个定语从句有条件状语从句的味道。

第 191 行 Nec deus intersit,“也不要让神介入”。nisi dignus vindice nodus inciderit,“除非有值得神来解决的困难出现”,nodus 原义是“绳结”,这里 指难以解决的困难,夺格 vindice(保护者)和 dignus(值得)搭配。贺拉 斯强调,古希腊戏剧常用的以神解围(deus ex machina)手段不宜滥用。 

第 192 行 nec quarta loqui persona laboret,“也不要让第四位角色费神说 话”。古希腊戏剧早只有一位说话的演员,对白在这位演员和合唱队领队 之间进行,根据亚里士多德《诗学》的说法,埃斯库罗斯增加了第二位演 员,索福克勒斯增加了第三位。贺拉斯认为,安排三位演员已经足够。

第 193 行 Actoris partes chorus officiumque virile defendat,“让合唱队保护 好(自己)的演员角色和艰巨的职责”。如前所述,合唱队在古希腊戏剧中 的职责相当于一位演员,virile(男性的)指这个职责并不容易履行好。

第 194 行 neu quid medios intercinat actus,“也不要让合唱队在两幕之间唱 什么”,quid 受后面的定语从句限定。

第 195 行 quod non proposito conducat et haereat apte,“对作品的中心设计 没有帮助、不能恰当地融进去的东西”。conducat,“对……有利”,haereat, “黏住,与……一致”。按照常规,合唱队一般在情节的单元之间发言,但 贺拉斯认为这不是简单因循的程式,而要把它用作有效的艺术表现手段。

第 196 行 Ille bonis faveatque et consilietur amice,“让它支持好人,友善地 提建议”,bonis 是阳性复数名词的与格,consilietur,“建议”,异相动词。

第 197 行 et regat iratos et amet peccare timentes,“引导发怒的人,爱害怕 犯道德错误的人(即遵循正义的人) ”,现在分词 timentes(害怕)作阳性 名词,与不定式 peccare(犯错、犯罪)连用。

第 198 行 ille dapes laudet mensae brevis,“让它称赞简朴的宴席”,属格 mensae brevis 修饰 dapes(宴席),brevis 这里意为“简单、少” 。

第 199 行 ille salubrem iustitiam legesque et apertis otia portis,“让它(称赞) (对社会)有益的公正、法律和敞开大门的和平”。夺格 apertis...portis 表 示 otia(闲暇、宁静)的特征。

第 200 行 ille tegat commissa,“让它隐藏托付给它(的秘密)” 。tegat(覆 盖)这里指保守秘密,过去分词 commissa 作中性复数名词。deosque precetur et oret,“让它向神祷告祈求”。

第 201 行 ut 从句表示祷告的内容。ut redeat(Fortuna)miseris,“好运回 到不幸的人身上”,abeat Fortuna superbis,“好运离开傲慢的人” 。

第 202 行 在 202-219 行贺拉斯批评了戏剧在音乐、语言和内容方面的变 化。Tibia,“长笛”,初是用木头或象牙制的。non 呼应第 204 行的 erat, 说明古代长笛和现代长笛的不同。ut nunc,“像现在(指罗马长笛)”。 orichalco vincta,“裹了一层铜合金”,vincta(绑缚)指在原来的材料外面 加了一层别的材料,orichalco 是铜和其他金属的合金。tubaeque aemula,“小 号的竞争对手”,作 Tibia 的同位语,意为音质像小号。 

第 203 行 sed tenuis simplexque,“而是又轻巧又简单”,tenuis 指重量, simplex 指材料构成,夺格 foramine pauco 表示特征, “(只有)很少的孔”, 暗示现代长笛有更多的孔,吹出的音乐更复杂。

第 204 行 adspirare et adesse choris erat utilis,“在为合唱队伴奏和提供帮助 方面很有用”,因为长笛是吹奏乐器,所以用 adspirare(朝……吹气)表示 伴奏,不定式 adspirare 和 adesse 表示形容词 utilis(有用)的方面,choris 是与格,同时和两个不定式搭配。

第 205 行 nondum spissa nimis complere sedilia flatu,不定式 complere 也和 utilis 搭配, “ (很容易)用它的声音填满还不太挤的座位”,副词 nimis(太) 修饰 spissa(拥挤、密集),后者修饰 sedilia(座位) ,flatu(气息)指笛音。 古代剧场较小,容纳的观众人数也少。

第 206 行 关系副词 quo 引导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sedilia,副词 sane 修饰 numerabilis(数得出来的),集体名词 populus 指观众,utpote 表示解释, parvus(少)点明了 numerabilis 的含义。

第 207 行 frugi(冷静、克制)是不变形容词,castus,“纯洁”,verecundus, “谦逊、不张扬”。coibat,“聚集”,主语是 populus。

第 208 行 Postquam,“在……之后”,从句一直延续到第 210 行末尾。coepit agros extendere victor,“征服者开始拓展疆界”,victor(胜利者)指罗马人, 也可理解为 populus 的延续,“当他们成为征服者之后”。但 202-207 行的 描述似乎没有希腊罗马的区分,这行却明显指向布匿战争后罗马的扩张。

第 209 行 urbes latior amplecti murus,“更宽的城墙(开始)环绕城市”。

第 210 行 vinoque diurno placari Genius festis impune diebus,“宗教节日在 白天饮酒取悦守护神的做法也不再受到约束”。vino...diurno 是工具夺格, 和 placari(安抚、平息怒气)搭配。Genius 是个人和地方的守护神,参考 《书信集》第 2 部第 2 首 187-189 行的注释。罗马人在节日里放纵饮酒, 借口是把酒献给守护神。impune(不受惩罚)意味着到了这个阶段,节日 纵酒的行为已经不受道德谴责和法律惩罚(早期罗马的道德规范很严苛)。

第 211 行 accessit numerisque modisque licentia maior, “(音乐的)节奏和旋 律获得了更大的自由”。licentia maior 是主语,numeris 和 modis 都是与格, 和 accessit(靠近、发生)搭配。numeris 指音乐的数学法则,modis 指音 乐的表现方式。Wickham 指出,西塞罗(Leg. 2.15.39)和昆体良(1.10.31) 都抱怨过当时剧场音乐的低劣。

第 212 行 Indoctus quid enim saperet liberque laborum,“没受过教育、暂时 不用干活的观众能知道什么?”Indoctus(无文化的)修饰的名词省略了。liber...laborum,“免于劳动”,因为这是节日。

第 213 行 Rusticus urbano confusus, turpis honesto,修饰句子的主语,“乡下 人和城里人、下等人和上等人混在一起”。turpis 和 honesto 都是用其本义, 指社会阶层,不指道德。

第 214 行 Sic,“这样”,表示变化的由来。priscae motumque et luxuriem addidit arti tibicen,“笛手在古代的艺术上增加了运动和花样” ,priscae arti 指古代长笛的简单风格,与格和动词 addidit 搭配。关于 motum(运动)和 luxuriem(奢侈),注者有不同的理解。Wickham 认为 motum 指笛手的肢 体语言,亚里士多德《诗学》 (26.1)中称,用肢体来传达音乐的戏剧力量是堕落的表现。Wickham 觉得,motum 和 luxuriem 可能合起来表达一个概 念 motus luxuriosos(花哨的、华而不实的动作) 。Morris 则相信,motum 和 luxuriem 的所指都见下一行。

第 215 行 traxitque vagus per pulpita vestem,“并且来回走动,在整个舞台上拖着他的长袍”。Morris 指出,motum 指“来回走动”,luxuriem 指笛手 的(紫色)长袍(专名叫 syrma)。pulpita 指的是罗马舞台,它没有希腊舞台的 orchestra 部分(舞台前部专属合唱队的部分) 。

第 216 行 sic 用法同第 214 行。etiam fidibus voces crevere severis,“新的音 调甚至加到了素朴的里拉琴身上” ,voces 这里指乐器发出的声音, fidibus...severis 是与格,表示 crevere(增加)涉及的对象。早期的里拉琴 奏出的音调简单朴素,所以柏拉图允许它进入理想国。阿里斯托芬的《蛙》 (Frogs)讨论过埃斯库罗斯戏剧的旧音乐和欧里庇得斯戏剧的新音乐。

第 217 行 tulit eloquium insolitum facundia praeceps,“冲动的雄辩带来了一 种(以前)罕见的言说风格”。facundia 指合唱队台词所追求的滔滔不绝的 风格,praeceps 和 insolitum 一起突出了这种新语言的不自然,praeceps 还 包含了缺乏自制的意思,与第 211 行的 licentia maior 呼应。Wickham 说, 贺拉斯把戏剧语言风格的变化归于戏剧音乐的变化,显然不符合历史,或 许是他故意开玩笑,揭示出二者的相似性。

第 218 行 utiliumque sagax rerum,“在实用的事情上充满睿智”,属格表示 sagax(敏锐的、有洞察力的)的方面,divina futuri,“预言将来”,两个短 语都修饰 sententia,“(合唱队的)思想、见解”。

第 219 行 sortilegis non discrepuit…Delphis,“与德尔婓的神谕没有区别”, sortilegis(预言的、神谕式的)修饰 Delphis(德尔婓),夺格和 discrepuit (不同)搭配,贺拉斯的意思是合唱队的很多观点都表述得模棱两可。从 这行看,上一行的 sagax 和 divina 都有反讽的味道。202-219 行的论述非常模糊,贺拉斯究竟是在批评希腊戏剧还是罗马戏剧并没有明确而且一致的线索,Morris 评价说,这部分的观点是错误的,没有文学史和文学批评 的价值,只是反映了当时流行的一些看法。

第 220 行 贺拉斯开始讨论萨梯羊人剧(satyric drama),他认为羊人剧从起 源上看与悲剧有密切关系,不能简单地把它降到喜剧的层次。qui 从句的 先行词省略了,Carmine qui tragico vilem certavit ob hircum,“为了一只不 值钱的山羊而用悲剧诗歌竞争的人” 。Carmine...tragico 是动词 certavit(争 夺)的工具夺格,传说古代雅典戏剧比赛的奖品是一只山羊,但这很可能 是杜撰,古人普遍认为古希腊语悲剧(tragōdia)一词源于 tragos(山羊) 。

第 221 行 mox etiam agrestes Satyros nudavit,“很快也让野性的萨梯神赤裸 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Satyros 是半人半兽的森林神,因为放纵难驯,所以用 agrestes(狂野的)修饰,在这首诗里,为了保持这个名称和萨梯羊人剧这个体裁之间的关联,一律翻成“萨梯”。扮演 Satyros 的人除了用山羊皮遮住阴部外,全身赤裸。贺拉斯似乎认为,萨梯羊人剧起源于悲剧 (Carmine...tragico),这颠倒了历史事实,实际上是悲剧起源于萨梯羊人剧。

第 222 行 asper incolumi gravitate iocum temptavit,“在不损害严肃性的同 时,粗糙地尝试引入调笑的成分”,asper 表明技巧还不成熟,缺乏打磨, 独立夺格 incolumi gravitate(严肃性未受伤害)说明这种新的戏剧形式仍 以悲剧为基础。eo,“因为这个原因” ,quod 与之呼应。

第 223 行 quod illecebris erat et grata novitate morandus spectator,“因为观众 要用有吸引力的东西和招人喜欢的新奇来挽留”。将来被动分词 morandus 和 erat 搭配,表示必要性,illecebris(诱惑)和 novitate(新奇)都是工具 夺格,spectator(观众)用单数表示复数概念。

第 224 行 functusque sacris et potus et exlex,都修饰 spectator,“举行完宗 教仪式之后,喝醉了酒,不再服从法律的管束”。赫拉斯似乎认为,悲剧初是宗教仪式,而萨梯羊人剧则是悲剧表演结束后的一种放松的娱乐。

第 225 行 Verum,“但是”。三个 ita 都与 ne 呼应,这里的 ne 不是简单地 表示否定性的目的,而带有限定的味道。risores,“笑的人”,“插科打诨者”, 作 Satyros 的同位语,dicaces(能言善辩的)修饰 Satyros,后者作不定式 commendare(推荐,突出……的优点)的宾语,commendare 这里意为通 过恰当地塑造形象,赢得观众的心。

第 226 行 conveniet,“恰当”,主语是不定式commendare和vertere。ita vertere seria ludo,“以这样的方式让严肃的内容转向游戏”。seria 是中性复数名词。 ludo 是夺格,vertere 极少和夺格搭配,此处借用了同义词 mutare 的用法。

第 227 行 ne quicumque deus, quicumque adhibebitur heros,“不要让任何将 呈现在舞台上的神和英雄……”。

第 228 行 regali conspectus in auro nuper et ostro,修饰 deus 和 heros,“刚才 还穿金戴紫,一身高贵” ,conspectus 是过去分词,“被看见”,regali(皇家 的)修饰 auro(黄金)和 ostro(紫色染料、紫色衣服)。nuper(刚才)指 在萨梯羊人剧之前表演的悲剧,227-228 行表明,悲剧和紧随其后表演的萨梯羊人剧往往有相同的角色。

第 229 行 migret in obscuras humili sermone tabernas,“因为卑俗的言谈而进 入阴暗的茅舍”,比喻戏剧突然从悲剧的高贵语体转向卑下的日常语体 (humili sermone)。tabernas 泛指破旧的房屋。Morris 指出,贺拉斯选用 tabernas 这个词,可能是影射一种叫 fabulae tabernariae(大致可翻译成贫民 区戏剧)的古罗马闹剧。

第 230 行 aut, dum vitat humum, nubes et inania captet,“或者,在避免地面的时候,只顾抓云和虚空”,比喻戏剧的语言竭力保持和日常生活的距离, 但虚张声势,空洞无物,走向另一个极端。

第 231 行 不定式 Effutire leves...versus(喋喋不休说着轻浮的诗句)从属于 形容词 indigna(不相配、不屑于),后者修饰主语 tragoedia(悲剧)。Morris 认为,tragoedia 不指悲剧本身,而是出现在萨梯羊人剧中的悲剧角色。

第 232 行 ut festis matrona moveri iussa diebus,“就像在节日里被命令舞蹈 的已婚妇女” 。matrona 在拉丁语中偏指社会地位较高的妇女。

第 233 行 intererit Satyris paulum pudibunda protervis,“置身狂放的萨梯中 间让她有些羞惭”。pudibunda(羞愧)修饰 tragoedia,与格 Satyris...protervis 和动词 intererit(在场,在……中间)搭配。Wickham 对 231-233 行的解 释是,因为萨梯羊人剧紧接着悲剧表演,而悲剧风格又很高贵,所以萨梯 羊人剧虽然以娱乐为目的,风格仍不能太低俗。

第 234 行 Non 和 solum 搭配,“不仅仅” 。注者普遍认为,nomina...verbaque 作 amabo(我会喜欢)的宾语,翻译了希腊语 onomata kai rhemata,泛指 语言的全部。inornata,“无装饰的、平常的”,dominantia 可能翻译希腊语 kuria,“通常的、被普遍接受的用法”,Chase 和 Morris 理解为词的字面义, 与比喻义相对。

第 235 行 Morris 认为,Pisones(庇索父子)在这里出现,表明他们(或 者说当时的罗马人)对萨梯羊人剧有浓厚的兴趣。Satyrorum scriptor(羊 人剧的作者)作 amabo 主语“我”的同位语,浓缩了一个条件或时间从句。

第 236 行 nec sic enitar tragico differre colori,“我也不会如此竭力远离悲剧的色调”,enitar(我努力)和不定式differre(有差别)连用,夺格tragico...colori (悲剧色彩)表示分离。sic 和 ut 呼应。

第 237 行 ut nihil intersit,“以致毫无分别”,主语是…ne 和 an 连接的间接 问句。Davusne loquatur et audax Pythias,“说话的是达武斯和胆大妄为的皮 底阿斯”,Davus 是古罗马喜剧中奴隶的常见名,Pythias 也是喜剧中的角色, 但现存的喜剧中没有这样的名字,古罗马注者说他是 Lucilius 一部剧中的 人物,后来的学者怀疑 Lucilius 是 Caecilius(凯基里乌斯,公元前 2 世纪 的古罗马喜剧家)的误写。

第 238 行 emuncto lucrata Simone talentum 概述 Pythias 的行为,“她欺骗西 蒙,得到了一塔兰特(的白银)”。emuncto...Simone,独立夺格,emuncto (原形 emungo)是古罗马喜剧中的俚语,意为“欺骗”。lucrata 是异相动 词 lucror(赢得)的过去分词,表主动,其阴性形式表明 Pythias 是女人, 不是古希腊的著名男性Pythias(他和Damon在西方传统中是友谊的典范), 古罗马注者说,她是 Lucilius(Caecilius?)喜剧中的角色,她为了给女儿 准备嫁妆,骗得了主人西蒙的一塔兰特的白银(按今日价格算约合 3 万美 元)。

第 239 行 an custos famulusque dei Silenus alumni,“或是西勒诺斯,(酒) 神的看护者、随从和养育者”,西勒诺斯(Silenus),潘神或赫尔墨斯的儿 子,属格 dei(神)和 alumni(被养育者)都指狄俄尼索斯(Dionysus)。 贺拉斯的意思是,如果他创作萨梯羊人剧,他不会只注意区分悲剧和喜剧 的区别,还要区分不同的喜剧人物。西勒诺斯这样的神的随从和普通的奴 隶说话风格必定不同。

第 240 行 不少注者觉得 240-243 行与上下文都没有明显的联系, Maidment 和 Prickard 主张将它们挪到第 128 行之前,但 Fairclough 认为, 这是因为许多人错误地把这段话理解为贺拉斯对戏剧情节的论述,贺拉斯 此处的话题其实仍是诗歌风格,尤其是措辞。Ex noto fictum carmen sequar, “我将追求的是这样一种诗歌风格,它源自大家熟悉的语言”。Fairclough 指出,注者不假思索地认为 fictum(虚构)一定是说情节,但贺拉斯或许 用这个词强调的是自己的风格仿佛是全新的创造。noto(熟知)是中性单 数名词。

第 241 行 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ut sibi quivis speret idem,“让每位读者都 觉得自己也能做到” 。speret(希望)这里指读者看到贺拉斯的诗歌,觉得 这样的创造很容易,自己也会。sudet multum frustraque laboret ausus idem, “但在尝试之后,(发现)自己流了许多汗,却徒劳无功”。过去分词 ausus不是指情态(敢),而是指行动(已经尝试)。这是贺拉斯反复谈过的一点, 看似平常的诗歌背后却有艰辛的付出,所谓“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 无”,乃是诗歌的上乘境界。

第 242 行 tantum series iuncturaque pollet, “(恰当的)顺序和连接就有这么 大的力量”。副词 tantum 修饰动词 pollet(强大)。series iuncturaque 指词句 顺序的安排与搭配。贺拉斯诗歌被人盛赞的一点就是语序的布置能激活每 个词的大表意潜能。

第 243 行 tantum de medio sumptis accedit honoris,“如此丰富的美就会添加 到平常的事物上”。tantum 是名词,和属格 honoris(优雅尊贵的美)搭配。 de medio,“来自日常生活”,修饰中性复数名词的与格 sumptis(选取)。

第 244 行 me iudice,独立夺格,“(如果)我做裁判”,“按照我的观点”。 Silvis deducti(从森林里带出来的)修饰 Fauni,deducti 隐含了 in scaenam (带到舞台)的意思。Fauni 是罗马本土牧神,这里贺拉斯把他们等同于 希腊的萨梯神,作 caveant(小心)的主语。caveant 是表示劝诫的虚拟式。

第 245 行 ne velut innati triviis ac paene forenses,“不要像出生在三岔路口的人、甚至像经常去法庭的人”。innati triviis 指在街头长大的人,代表了 “俗”的城里人,forenses 指文化程度较高的人,代表了“雅”的城里人。贺拉斯认为,无论雅俗,来自森林的萨梯神都不该模仿城里人的话。

第 246 行 aut nimium teneris iuvenentur versibus unquam,“或者有时用太感伤的诗句扮演年轻人”,iuvenentur 是贺拉斯根据 iuvenis 杜撰的动词,指模 仿年轻人的做派。teneris(温柔的)修饰 versibus(诗歌),指当时罗马流 行的爱情哀歌(love elegy)。

第 247 行 aut immunda crepent ignominiosaque dicta,“或者大声说出污秽可耻的词句”。immunda(不干净)和 ignominiosa(令人羞耻的)都修饰中性 复数名词 dicta(说出的东西)。

第 248 行 offenduntur enim,“因为他们会感觉受到冒犯”,offenduntur 的主 语是 quibus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quibus est equus et pater et res,“那些有马 有财产、出身高贵的人” ,est 和与格 quibus 搭配,表示拥有。equus(马) 指向 eques(骑士阶层),pater 指向父亲是自由民或者说有公民地位的人,奴隶和获释奴隶在拉丁语中合称为“没有父亲的人” (nullo patre nati)。res 指向有产阶级。

第 249 行 nec 属于第 250 行的分句。si quid fricti ciceris probat et nucis emptor,“如果买烤豆和烤栗子的人赞同什么”。属格 fricti ciceris 和 nucis 都修饰 emptor(买主),指下层罗马人。Fairclough 指出,直到今天,烤豆和烤栗子还是意大利流行的便宜食品。

第 250 行 nec...aequis accipiunt animis donantve corona,“他们(指上层人) 也不会以赞赏的心态接受或者把(奖励的)桂冠授予它”,其宾语是第 249 行的 quid。248-250 行突出了罗马上层和下层在趣味上的对峙。

第 251 行 Syllaba longa brevi subiecta vocatur iambus,“一个长音节置于一 个短音节之后称为短长格”。与格 brevi(短)省略了 syllabae(音节),和 subiecta(置于……之下或之后)搭配。

第 252 行 pes citus,iambus 的同位语,“一种快速的音步”。unde(从那里) 带有“因此”的味道。iussit(命令、要求)的主语是 pes citus,宾语是不 定式结构,不定式结构的主语是 nomen(名称),谓语是 adcrescere(被加 到),中性复数名词的与格 iambeis(短长格的诗句)和 adcrescere 搭配, trimetris(三音步)本是 nomen 的同位语,受到 iambeis 的吸引变成了与格。

第 253 行 cum senos redderet ictus,“虽然它(实际上)有六个节奏组”,cum 带有让步的意味,所以 redderet 用了虚拟式,分配数词 senos(六)表示每 行的节奏组数。redderet 的主语从上下文可推知,指短长格三音步的诗行。 短长格三音步(iambic trimeter,古希腊戏剧对白的主要格律)实际上由六 个短长格构成,每两个合起来视为一个单元(metrum)。贺拉斯的解释是, 因为短长格节奏太快,一个短长格作一个节奏单元似乎所占时间不够。

第 254 行 primus ad extremum similis sibi,“从头到尾都与自己相似”,短长 格三音步的基本形态是六次重复短长格。non ita pridem,“不久以前”, pridem 指距今不远的过去,受 ita 修饰。但如 Morris 等人所说,少量地用 长长格(spondeus)替换短长格的做法从这种格律出现时就已经有了。

第 255 行 tardior ut paulo graviorque veniret ad aures,“为了让(短长格三音 步的)诗句的听觉效果缓慢一点,稳重一点”。ut 从句解释了下一行 recepit (接受)的目的。

第 256 行 spondeos stabiles in iura paterna recepit,“它(指短长格诗句)把 沉稳的长长格也吸收进了父辈传下来的遗产中” 。

第 257 行 commodus et patiens,“态度迁就而容忍的”,修饰 recepit 的主语, 指规则的松动。ut 从句描述了对规则变通的限制。

第 258 行 non ut de sede secunda cederet aut quarta socialiter,“但像盟军一 样,不肯放弃第二和第四个位置”,也即是说,在短长格三音步的六个短长 格节奏组中,第二和第四个节奏组不许用长长格替换,由于古罗马诗人一 般不会违反后一个(第六个)节奏组的格律,实际格律就成了:x – u – x – u – x – u –(x 代表可长可短,–代表长,u 代表短),可借用中国七言近体诗的规则来概括: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socialiter 有拟人味道,“像盟 友(socius)一样”,和前面拟人化的动词 iussit 和 recepit 呼应。

第 259 行 Hic et in Acci nobilibus trimetris apparet rarus,“这种格律(指短 长格)即使在阿基乌斯高贵的三音尺诗中也极少出现”。Acci(主格 Accius), 阿基乌斯,古罗马悲剧作家,评论者常用高贵来形容其风格,在《书信集》 第 2 部第 1 首第 56 行,贺拉斯用的是 alti 一词,与 nobilibus 意义相近。

第 260 行 et Enni in scaenam missos cum magno pondere versus,“恩尼乌斯的搬上舞台的诗句也沉重不堪”,in scaenam missos...versus 指史诗作家恩尼 乌斯的诗剧。Wickham 指出,此行以长长格为主的节奏模仿了恩尼乌斯的 “沉重”,贺拉斯显然认为,罗马作家滥用长长格损害了短长格的优势。他 自己和前辈的卡图卢斯都写过纯粹的短长格诗歌。

第 261 行 属格 operae(作品)和下一行的 artis(艺术)都修饰第 262 行的 crimine(指控),aut...aut(或者……或者)连接了两条指控,都是贺拉斯 眼中的大忌。celeris nimium(太草率)和 curaque carentis(缺乏打磨)都 修饰 operae,这里的 celeris 和第 252 行的 citus 不同,不是指诗句本身的节 奏快,而是指作家的创作速度过快。cura(用心、功夫)是夺格。

第 262 行 premit(压迫)的主语是 versus,夺格 crimine turpi(令人羞愧的 指控)与之配合。ignoratae...artis,“不被知道的艺术”,应该换个角度理解, 指恩尼乌斯对(戏剧)艺术(尤其是格律)无知。

第 263 行 Non quivis videt immodulata poemata iudex,“不是随便一位评判者都能辨识音韵不和谐的诗作”,immodulata 源自动词 modulor(特指让诗 句和音乐相协调)。

第 264 行 data Romanis venia est indigna poetis,“(音韵方面)不恰当的宽容赐给了罗马诗人”。贺拉斯指责罗马诗人和评论家普遍不懂诗歌的音乐 性,随意改变古希腊诗歌的韵律规则。

第 265 行 Idcircone vager scribamque licenter,“因为这个原因,我就要越出 边界,毫无顾忌地乱写吗?”Idcirco,“因此” 。vager(浪游)指不在规定 范围内活动,和 licenter(放纵地)在意义上相呼应。

第 266 行 an omnes visuros peccata putem mea,“或者我该认为,所有人都 会发现我的错误”,将来主动分词 visuros(看见)省略了 esse,omnes 作不 定式主语,过去分词 peccata(犯错)作中性复数名词和不定式宾语。tutus et intra spem veniae cautus,“因而谨慎创作,(避免犯错),而不寄望于犯错 后被原谅”。tutus 这里不是指“安全”,而是和 cautus(谨慎)一样指诗人 的态度,提前避免犯错。 

第 267 行 Vitavi denique culpam,“至少我避免了(别人的)指责”,denique 有转折的味道。

第 268 行 non laudem merui,“(虽然)没有赢得称赞”。Vos,“你们”,含有劝勉的意味:“我只要避免指责就行了,立志高远的你们……”。exemplaria Graeca,“希腊的典范作品”,复数命令式 versate 的宾语。

第 269 行 versate 和夺格 manu(手)搭配,意为“翻阅”,nocturna(晚上 的)和 diurna(白天的)从语法上说都修饰 manu,但在意义上却是 versate 的时间状语,“晚上读,白天读”。

第 270 行 At vestri proavi Plautinos et numeros et laudavere sales,“可是你们 的先祖既称赞普劳图斯的格律,也称赞他的机智诙谐”。一些抄本中 vestri 作 nostri,但正如 Bentley 所说,贺拉斯这里并非指所有古代罗马人,而是突出了庇索家族的祖先所属的阶层。

第 271 行 nimium patienter utrumque,这个副词短语表达的是贺拉斯的评价,“在两方面都过分宽容地”,patienter 修饰 mirati(崇拜)。

第 272 行 ne dicam stulte,“我不愿说愚蠢地”,贺拉斯对普劳图斯评价较低,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1 首 171-176 行。si modo ego et vos scimus, “只要我和你们知道……”。

第 273 行 inurbanum lepido seponere dicto,“(如何)区分优雅和粗糙的语言”。seponere,“放到一边、区分”,不定式和 scio(知道)搭配,都包含了“如何”的意思。inurbanum(缺乏教养的)省略了 dictum,lepido(有 魅力的)修饰 dicto,夺格表示分离。

第 274 行 legitimumque sonum digitis callemus et aure,“并且借助手指和耳朵理解正确的音律”。legitimum...sonum(合法的声音)指符合规则、效果和谐的诗歌音韵,digitis 指通过敲击手指来数节奏。

第 275 行 此行的不定式从属于 dicitur...Thespis(泰斯庇斯据说),泰斯庇 斯(Thespis),雅典诗人,古希腊悲剧的奠基人,与梭伦同时代。Ignotum tragicae genus invenisse Camenae,“发明了一种新的诗歌——悲剧”。Ignotum (不为人知的)修饰 genus(种类),属格 tragicae 修饰 Camenae(主格 Camena,罗马本土的诗神,借指诗歌),Bentley 认为,从意义上说,tragicae 和 Camenae 其实相当于同位语,因为泰斯庇斯是悲剧的创始人,我们不能说他发明了一种“新悲剧”。

第 276 行 plaustris vexisse poemata,“用游行花车装着他的诗作”,意味着 这些花车就是表演的场所。

第 277 行 quae 从句的先行词是 poemata,quae 在从句中作宾语。canerent agerentque(唱和表演)的主语是 peruncti faecibus ora(用酒渣抹满脸的人)。 过去分词 peruncti(抹遍)作阳性复数名词,相当于中间语态,faecibus(酒 渣)是工具夺格,ora 是表示方面的宾格,和 peruncti 搭配,这个说法影射 希腊语 trugōdia(喜剧的别称)的词源。Morris 指出,贺拉斯用复数动词 和复数主语不恰当,因为在泰斯庇斯的悲剧里只有一位演员。Wickham 说, 贺拉斯描述的情形也不符合悲剧传统,而是与喜剧一致,因为喜剧起源于 酒酿游行,plaustris(花车)和 faecibus 都与它有关。

第 278 行 Post hunc,“在他之后”,personae pallaeque repertor honestae,“面 具和雅致长袍的发明者”,作 Aeschylus(埃斯库罗斯)的同位语。pallae (主格 palla)是古希腊悲剧演员所穿的有拖裙的长袍。

第 279 行 et modicis instravit pulpita tignis,“既用大小合适的圆木铺了舞台”,泰斯庇斯时代的舞台很小,埃斯库罗斯把舞台扩大了。

第 280 行 et docuit magnumque loqui nitique cothurno,“也教会(演员)用 高贵的语体说话,踩着高底靴(表演)”。所有这些手段都突出了悲剧高于 日常生活的特征。

第 281 行 Successit vetus his comoedia,“继这些出现的是老喜剧” 。与格 his (这些,指上文的悲剧)和 Successit(代之而起)搭配。non sine multa laude, 双重否定,“赢得了不少赞誉”。Wickham 指出,目前可确定早的希腊喜 剧表演时间是在公元前 457 年,而埃斯库罗斯曾在公元前 499 年上演悲剧。

第 282 行 sed in vitium libertas excidit et vim,“但是喜剧的(表达)自由逐渐堕落,毫无节制,成了语言的暴力攻击”。libertas(自由)偏指语言上的 无所顾忌,excidit 表示趋坏的变化。vim(人身攻击)是法律术语,也受 介词 in 管辖。

第 283 行 形容词 dignam(配得上)修饰 vim,和被动不定式 lege regi(受 法律管辖)连用。lex est accepta,“通过了一项法律”,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1 首第 152 行。

第 284 行 chorusque turpiter obticuit,“合唱队丢人地陷入了沉默”,sublato iure nocendi,表示原因的独立夺格,“伤害人的权利被剥夺了”。Morris 指出,贺拉斯的说法不足信,合唱队的衰落与这项法律应该没多大关系。

第 285 行 Nil intentatum nostri liquere poetae,“我们的诗人没有留下任何没 有尝试的(诗歌类别)” ,intentatum 来自 tento(尝试),liquere = liquerunt。

第 286 行 nec minimum meruere decus,“赢得的光荣也不小”,主语是名词 化的过去分词 ausi(敢……的人) ,nec minimum 类似双重否定, meruere = meruerunt。vestigia Graeca ausi deserere,“敢于抛下希腊人的足迹”,意为摆脱对希腊榜样的依赖。过去分词 ausi 修饰 poetae,表达主动意 义,和不定式 deserere(抛弃)连用。

第 287 行 celebrare domestica facta,“歌咏本国的事迹”,也和 ausi 连用。

第 288 行 vel...vel,“无论……还是”。两个 qui 从句都省略了先行词,并且 共享动词 docuere(教,这里指创作和上演)。praetextas(穿紫边托加袍的) 和 togatas(穿普通托加袍的)省略了中心词 fabulas(剧作),指演员穿罗 马本土服装、题材也取自本土的悲剧和喜剧,分别对应于 fabula crepidata 和 fabula palliata(希腊式的悲剧和喜剧)。

第 289 行 foret和si从句中offenderet的未完成虚拟式表示与现在事实相反 的假设和结果。Nec virtute foret clarisve potentius armis quam lingua Latium, “拉提乌姆的强大就不会仅在勇武和闻名遐迩的军功方面,而不是在文学 成就方面”。拉提乌姆(Latium)指罗马,potentius(更强大)与比较词 quam 对比的是军事和文学方面的建树,夺格既可理解为方面,也可理解为原因。

第 290 行 si non offenderet unum quemque poetarum,“假若……没有让每一 位诗人感到厌恶”,主语在下一行。

第 291 行 limae labor et mora,“打磨工作的艰辛与漫长”。limae(主格 lima) 原指木匠的锉,这里比喻诗人的反复修改,labor 侧重工作的辛苦,mora 指所需时间长。贺拉斯指责罗马诗人不愿修改,导致文学成就远逊希腊。

第 292 行 Vos, O Pompilius sanguis,对庇索父子的呼格,“你们,努玛的血脉”。Pompilius 是形容词,修饰 sanguis(血、后裔)。庇索这个家族分支 属于卡普尔尼亚族(Calpurnia gens),据说其先祖是 Calpus,罗马第二代国王 Numa Pompilius 的儿子。carmen reprehendite,复数命令时,“谴责(那 样的)诗作” ,carmen 受 quod 从句修饰。

第 293 行 quod non multa dies et multa litura coercuit,“没有被许多天(的考虑)和许多次修改约束驯服过”。两处 multa 后面的单数都表示复数,相当 于英语的 many a 加单数名词的用法。

第 294 行 atque praesectum deciens non castigavit ad unguem,“没有用修剪整齐的指甲十次检验纠正过”。praesectum 修饰 unguem,受介词 ad 管辖, 这行的形象来自雕塑家用整齐的指甲检查雕像是否光滑的做法,参考《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5 首第 32 行的注释。

第 295 行 从这一行开始,贺拉斯讨论的重点转移到了诗人。Ingenium misera quia fortunatius arte credit...Democritus,“因为德谟克利特相信天生的才能比可怜的技艺更幸运”,作 credit(相信)宾语的不定式省略了 esse。

第 296 行 et excludit sanos Helicone poetas,“并且禁止神智正常的诗人靠近赫利孔山”,赫利孔山是缪斯居处,借指诗歌,德谟克利特认为,没有神圣 的疯狂,诗人不能称为真正的诗人,这个观点曾被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西塞罗等人转述过。贺拉斯用这个观点来解释罗马诗人为何不喜欢修改。

第 297 行 bona pars,“大多数(诗人) ”,non ungues ponere curat,“懒得去 修剪指甲”,ponere 这里意为“扔掉”,表示修剪,和 curat(花工夫)连用。

第 298 行 non barbam (ponere),“不剃胡子”。secreta petit loca,“追寻幽谧 的地方”,secreta 指“远离众人、不受打扰”。balnea vitat,“避开澡堂”, 澡堂是罗马文学中嘈杂市井生活的经典意象。直到今天,不修边幅、离群 索居仍是诗人和艺术家追求的形象。

第 299 行 Nanciscetur enim pretium nomenque poetae,“因为他可以获得诗 人的身价和名声”。

第 300 行 si...caput...nunquam tonsori Licino commiserit,“如果他从来不把 脑袋交给理发匠里奇努” 。与格 tonsori Licino 和 commiserit(他托付)搭配。 tribus Anticyris...insanabile(用三个安提库拉也治不好)修饰 caput(脑袋), 安提库拉(Anticyra)盛产嚏根草,古代西方人认为嚏根草可治疯癫,参考 《讽刺诗集》第 2 部第 3 首 82-83 行的注释。

第 301 行 O ego laevus,“啊,我是多么愚蠢”,laevus 原义是“左边的”。

第 302 行 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 ego,qui purgor bilem sub verni temporis horam,“我在春天到来的时刻清除掉了自己的胆汁”,古代西方人认为胆 汁过剩会引发疯病,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2 首第 137 行的注释。被动 式 purgor 和宾格 bilem(胆汁)搭配,表明用作中间语态。

第 303 行 Non alius faceret meliora poemata,“(倘若我没做这样的话),没有人能写出比我的诗更好的作品”。Verum nil tanti est,“可是没有什么值得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为写好诗而犯疯病不值得。 第 304 行 ergo fungar vice cotis,“因此我要扮演砥石的角色”,夺格 vice(替 换)和 fungar(履行任务)搭配,受属格 cotis(磨石)修饰。

第 305 行 acutum reddere quae ferrum valet,“它能够让铁器变锋利”,quae 的先行词是 cotis,valet=potest。exsors ipsa secandi, “(虽然)它自己无法 切割”,形容词 exsors 意为“无法享有”,动名词属格 secandi 与之搭配。

第 306 行 munus et officium nil scribens ipse docebo, “(虽然)我自己不写 (诗),却要传授(诗人的)职司与责任”。munus 在这里是 officium(义 务)的同义词,现在分词短语 nil scribens(什么也不写)修饰主语。

第 307 行 unde parentur opes,“(创作)资源从何处获得”,opes 这里指写 作的素材库,parentur 是 paro(准备、获取)的虚拟式。quid alat formetque poetam,“什么东西滋养和塑造诗人” 。

第 308 行 quid deceat, quid non,“什么是合适的,什么不是”。deceat(合适)和对应的名词、形容词反复强调了这首诗的核心观念。quo virtus, quo ferat error,“高明和错误的路径分别引向何方”。virtus 指创作上的优点, 与 error(错误、偏离)相对。

第 309 行 Scribendi recte sapere est et principium et fons,“智慧是正确写作 的发端和源泉”,这句话有很强的哲学色彩,Scribendi recte 让人联想起道 德哲学的术语 vivendi recte(正确生活),sapere 在贺拉斯的《讽刺诗集》 和《书信集》中总是特指哲学智慧,这里它当然包含了对创作原理的理解, 但其根源仍在哲学观念。

第 310 行 Rem tibi Socraticae poterunt ostendere chartae,“苏格拉底的书(指 柏拉图著作,可能也包括色诺芬的著作)会向你显示写作的内容” 。Rem 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题材,而更偏向作品要表达的思想。贺拉斯只是以苏 格拉底为例,并非劝对方只看这类书。

第 311 行 verbaque provisam rem non invita sequentur,“内容准备好了,词语不会不愿意跟随”。意为不用过分担心语言,只要确定了需要表达的东西, 语言会自发地涌现,所谓“工夫在诗外”。

第 312 行 Qui 从句的先行词是第 315 行的 ille,patriae...ducis 都是 didicit (学过)的宾语。patriae quid debeat et quid amicis,“他对祖国和朋友负有 什么义务”,patriae(祖国)和 amicis(朋友)都是与格。

第 313 行 quo sit amore parens, quo frater amandus et hospes,“应该用怎样的 爱去爱父母、兄弟和陌生人”,夺格 quo 是形容词,修饰 amore(爱),将来被动分词 amandus 包含了义务的味道。

第 314 行 quod sit conscripti, quod iudicis officium,“元老院议员和法官的责 任是什么”,两个 quod 都是形容词,修饰 officium(义务),属格 conscripti (省略了 patris,主格 conscripti patres 是对元老院议员的称谓)和 iudicis (法官)和 officium 搭配。

第 315 行 quae partes in bellum missi ducis(sint),“被派去指挥战争的统帅 该承担什么责任”,属格 ducis(统帅)修饰 quae partes,自己受分词短语 in bellum missi 修饰。

第 316 行 ille profecto reddere personae scit convenientia cuique,“他(指 312 -315行描绘的人)一定知道如何为每一个角色设计合适的形象”。profecto, 副词,“当然”。现在分词 convenientia(与……一致)是中性复数名词,作 reddere(此处意为分派)的宾语,personae...cuique 是与格。 

第 317 行 Respicere exemplar vitae morumque iubebo doctum imitatorem,“我要求博学的摹仿者仔细观察(真实)生活和人物的样态”。doctum imitatorem 指已经掌握了诗歌基本知识和技巧的人,Fairclough 觉得它特指 312-315 行已经从书本学会相关内容的人,无论何种理解,贺拉斯强调的都是,生 活经验也很重要。exemplar 如果理解为“形态”,则 vitae morumque(生活和人物性格)是单纯的属格,如果理解为“范本”,则属格表示同位关系。 imitatorem(摹仿者)一词反映了古希腊摹仿论(艺术摹仿生活)的思想。

第 318 行 vivas hinc ducere voces,“从这里获取活的声音”,hinc(这里) 指现实生活本身,vivas...voces(活的声音)指和生活一样真实的声音,这是贺拉斯诗学思想的重要方面,他固然强调反复学习古希腊作家的传统, 但也充分认识到了生活本身是创作活的源泉,《讽刺诗集》尤其体现了他的这个侧面。

第 319 行 Interdum,“有时”。speciosa locis(= locis communis),“因为有许多哲理而吸引人”,夺格 locis 表示方面,locis communis 在西方修辞学传统中指一些概括人类普遍境遇的话,它们与作品主旨没有必然关联,可以轻易地挪到另一部作品中。morataque recte,“正确描绘了人物形象的”。两 个短语都修饰 fabula(剧作)。

第 320 行 属格 nullius veneris(没有优雅的魅力)和夺格 sine pondere et arte (没有真正的分量和技艺)都修饰 fabula。 第 321 行 valdius oblectat populum meliusque moratur,“却能带给观众更大 的愉悦,能更好地吸引他们”。比较级 valdius(更强烈地)和 melius(更 好地)和 quam 呼应。贺拉斯认为,作品的“内容”(第 310 行的 Rem)可 以弥补艺术和形式上的欠缺。

第 322 行 versus inopes rerum nugaeque canorae,“内容空洞浅薄、徒有音乐性的诗歌”。属格 rerum 和形容词 inopes(缺乏)搭配,nugae... canorae, “音韵和谐的琐屑之作” 。

第 323 行 Graiis ingenium, Graiis dedit ore rotundo Musa loqui,“缪斯给了希腊人天才,给了希腊人流畅完美的吟咏能力”。ore rotundo 字面义为“圆嘴”, 修饰不定式 loqui(吟咏),形容风格流畅、圆润,没有缺陷。

第 324 行 praeter laudem nullius avaris,“除了荣誉之外别无贪求”,修饰上 一行的与格Graiis(希腊人),nullius是中性单数名词的属格,和形容词avaris (贪婪)搭配。

第 325 行 Romani pueri,“罗马的男孩” 。longis rationibus,“冗长的计算”, 夺格与 discunt(学习)配合。

第 326 行 assem...in partes centum diducere,“把阿斯分成一百等份”,不定 式作 discunt 的宾语,阿斯是古罗马铜币,初含有一罗马磅(libra,329 克)的铜,后来含量和价值都不断下降,但仍被视为一个小的货币单位。 罗马人热衷的领域是政治、军事和经济,算账的基本功从小就学,这种实 用的态度和希腊人形成鲜明对比。

第 327 行 引号里的内容是模仿罗马课堂上的问答。Dicat filius Albini,表示命令的虚拟式,“让阿比努的儿子回答”,老师的话,阿比努(主格 Albinus) 所指不详。si de quincunce remota est uncia,“如果从五盎司中减去一盎司”, uncia(盎司)是一罗马磅的 1/12。

第 328 行 quid superat,“还剩多少”。Poteras dixisse,按照 Schütz 的解释, 意为“到现在你应该能告诉我(答案)了。”Bentley 认为另外一些抄本中 的 Poterat 更合理,如果这样,Poterat dixisse 应该放到引号外,是贺拉斯的 评论,“他应该会(这样)回答” 。Triens,“三分之一”,学生的回答。用 算式表示就是 5/12-1/12=4/12=1/3。Eu,“不错”,表示肯定的叹词。

第 329 行 Rem poteris servare tuam,“你以后可以保护好自己的财产了”, 从老师的评价可以看出罗马教育的实用目的。Redit uncia, quid fit,“如果加 一盎司,结果是多少呢?”

第 330 行 Semis,“二分之一”,因为 5/12+1/12=6/12=1/2。An,“难道”, 表示反问语气,属于 speramus 的主句,被 cum 从句隔开了。haec animos aerugo et cura peculi cum semel imbuerit,“一旦这种铜锈般的贪婪和对财产 的关注侵入了他们的心灵”,aerugo 原指“铜锈”,cura(关心、担心)和 属格 peculi(财产)搭配。

第 331 行 An speramus carmina fingi posse,“难道我们还能期望(这样的)诗歌能被写出来?”

第 332 行 两个将来分词短语修饰 carmina(诗歌)。linenda cedro,“值得涂抹雪松(油)”,雪松油在古时用来防止书和别的东西被虫蛀,这个说法表明诗作有传世的价值,参考奥维德《哀歌》 (Tristia,3.1.13) 。levi servanda cupresso,“值得存放在光滑的柏木(书箱)里” 。

第 333 行 333-346 行讨论文学的功能。Aut prodesse volunt aut delectare poetae,“诗人或者希望(自己的作品)给人益处,或者给人快乐”,这是 贺拉斯《诗艺》中的著名观点,体现了他一贯的折中主义。但它的问题显而易见,比起卡图卢斯等倾向于审美功用的新诗派来,贺拉斯的立场更为保守,而且 prodesse(有用、有好处)和他刚刚批判的罗马实用主义倾向 其实没有本质区别,与他推崇的希腊艺术精神有相当距离。 

第 334 行 aut simul et iucunda et idonea dicere vitae,“或者同时说出既让人 愉悦也对生活合适的内容”,即兼顾 delectare 和 prodesse。

第 335 行 Quicquid praecipies,“不管你提出怎样的劝诫”,praecipies 的含 义是诗人预先掌握了真理或智慧,然后教化读者,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是 有问题的,19 世纪的济慈就说,诗歌只是猜测(speculation),诗人与读者 相比,并不一定具备更高的智慧。esto brevis,将来命令式,“一定要简洁”, ut 引导目的状语从句,但也带有解释为何要“简洁”的原因。

第 336 行 ut cito dicta percipiant animi dociles,“以便愿意受教的心灵能够很快理解(你)所说的意思”,teneantque fideles,“并且忠实地留在(记忆) 中”。形容词 fideles(忠诚的)带有副词味道。

第 337 行 omne supervacuum pleno de pectore manat,“所有多余的内容都会从(已经)装满的胸中漫溢出来”,继续解释为何要简洁。

第 338 行 Ficta voluptatis causa sint proxima veris,“为了(让读者感到)快乐,你虚构的东西一定要接近真实”。中性复数名词 Ficta(编造的东西) 是主语,夺格结构 voluptatis causa 表示目的,sint 是表示劝诫的虚拟式。

第 339 行 quodcumque volet,“无论它(指剧作)想(讲述)什么”,ne...poscat sibi fabula credi,表示否定性的目的,“都不要让它命令(观众)相信它”, 意为情节太离奇,远离生活的真实。

第 340 行 neu pransae Lamiae vivum puerum extrahat alvo,“也不要从用完餐的拉米娅的肚子里拽出一个活着的小孩”。过去分词 pransae(用餐)修 饰 Lamiae(拉米娅是古希腊童谣中的妖怪),两个属格词合起来修饰 alvo。

第 341 行 Centuriae seniorum agitant expertia frugis,“老年观众们会把缺乏 道德教益的东西赶下(舞台)”。Centuriae(单数 centuria)原指古罗马军队 的单位(60-100 人),这里和部分属格 seniorum(老人)一起表示群体。 形容词 expertia(缺乏)这里作中性复数名词,和属格 frugis 搭配。

第 342 行 celsi praetereunt austera poemata Ramnes,“傲慢的骑士阶层会对 没有装饰的诗歌置之不理”。celsi(高傲的)修饰 Ramnes(原指骑兵,这 里指骑士阶层)。austera 修饰 poemata(诗歌),指只注重道德教化、没有 文学色彩。

第 341 行和第 342 行分别对应于 prodesse 和 delectare 的要求。

第 343 行 omne tulit punctum qui miscuit utile dulci,“将道德性和艺术性结 合起来的人总能获得所有选票”。punctum(选票)这里指观众的认可。tulit (拿走)的现在完成时表示普遍经验。宾格 utile 和夺格 dulci 都是中性单 数名词,分别对应于 prodesse 和 delectare。

第 344 行 lectorem delectando pariterque monendo,动名词夺格结构,“同等地愉悦读者和劝诫读者” 。

第 345 行 Hic meret aera liber Sosiis,“这本书会为索西乌兄弟赚钱”,索西 乌兄弟(主格 Sosii)是当时罗马大的书商,参考《书信集》第 1 部第 20 首第 2 行的注释。hic et mare transit,“这本书会漂洋过海”。

第 346 行 et longum noto scriptori prorogat aevum,“会为它著名的作者赢得 长久的生命” 。noto scriptori 和 Sosiis 一样,都是与格,longum...aevum(长 的时代)作 prorogat(延长)的宾语。

第 347 行 Sunt delicta tamen, quibus ignovisse velimus,“然而有一些错误我 们愿意原谅”,与格 quibus 和 ignovisse(原谅)搭配,不定式的完成体指 向一个完成的行动。

第 348 行 nam neque chorda sonum reddit, quem vult manus et mens,“因为 琴弦不会(总是)发出手和心希望它发出的声响”,quem 的先行词是 sonum (声音),neque 和第 350 行的 nec 呼应,第 350 行的副词 semper(总是) 也修饰此分句。

第 349 行 poscentique gravem persaepe remittit acutum,“在(演奏者)希望 升半音的时候经常却发出了降半音的调”,现在分词 poscenti(要求)这里作阳性单数名词,指人,gravem(省略了 sonum)作其宾语,acutum 也省略了 sonum。Platt 对这行提出了三条质疑:贺拉斯刚说某些错误可以原谅,但他举出的错误对于音乐演奏者来说属于缺乏基本功的严重错误;如果保 留这行,要么说明贺拉斯不懂音乐,要么证明贺拉斯时代的音乐家都是骗 子;有了这行,第 350 行的 semper 似乎出现太晚。但其他学者并未觉得这 行不妥。如果要为贺拉斯辩护,我们可以说,他的重点不在说明演奏者(或 者诗人)本身技艺太差,而是强调他们所倚赖的工具(弦或语言)不会轻易臣服于他们的艺术意图,所以出现艺术缺陷是经常的事,但这些缺陷应当是局部的,不妨碍整体水准的。persaepe(常常)不是指某一位演奏者高 频度地犯错(对比第 356 行),而是在描绘一种发生在很多人身上的普遍现 象,换言之,persaepe 形容的不是时间的密集,而是空间的广布。

第 350 行 nec semper feriet quodcumque minabitur arcus,“无论威胁的目标是什么,弓也不是总能击中”。

第 351 行 Verum ubi plura nitent in carmine,“但是当一首诗中多数地方都很出色时”,ubi 引导时间从句,plura 作中性复数名词,nitent,“发光”。

第 352 行 non ego paucis offendar maculis,“我不会因为少数几处瑕疵而感 到不快”,paucis...maculis 是夺格,和被动式 offendar(冒犯)搭配。quas 从句的先行词是 maculis(污点、缺点),quas aut incuria fudit,“或者(因为)疏忽而留下的”,fudit,“泼、扔” 。

第 353 行 aut humana parum cavit natura,“或者(因为)人类天性不够警惕”。 Quid ergo est,“那么这事应该怎么看呢?”Quid 指对这个话题的总结。

第 354 行 Vt 和第 357 行的 sic 呼应,表示类比。scriptor si peccat idem librarius usque,“如果抄写员一再犯同样的错”。scriptor...librarius,“誊写书的人”,通常由有文化的奴隶担任,idem(同样)是中性单数名词,作 peccat (犯错)的宾语。

第 355 行 quamvis est monitus,“无论(别人)怎样提醒他”。venia caret, “他就得不到原谅”,夺格 venia 和动词 caret(缺乏)搭配。

第 356 行 et citharoedus ridetur,“齐塔拉琴手也会被嘲笑”,qui 从句修饰 citharoedus。chorda qui semper oberrat eadem,“在同一根弦上反复走调”。

第 357 行 mihi…fit Choerilus ille,“在我眼中他(本行 qui 从句的先行词) 就成了那位科利洛斯”,Choerilus(科利洛斯)是为亚历山大大帝写诗的著 名蹩脚诗人,参考《书信集》第 2 部第 1 首第 232 行的注释。qui multum cessat,“在很多地方松懈(留下败笔)”。

第 358 行 quem bis terve bonum cum risu miror,“看见他的两三处写得不错的地方,我会露出惊讶的笑容”。bis terve,“两三次”,bonum(好)修饰 quem,cum risu(带着笑)修饰异相动词 miror(感到惊奇)。

第 359 行 et idem indignor quandoque bonus dormitat Homerus,“我同样会感到惋惜,每当我们的大师荷马打盹”。中性名词 idem 作异相动词 indignor (感到和……不相称)的宾语。quandoque(无论何时)和 dormitat(打盹) 的反复形式表明,贺拉斯认为荷马也经常有写得不好的地方。

第 360 行 verum operi longo fas est obrepere somnum,“可是当作品很长时, 睡意悄悄潜入是可以接受的” 。fas(合理的、可以允许的)带有道德判断的意味,与格 operi longo(长作品)和不定式 obrepere(爬入)搭配。somnum (睡眠)和前面的 dormitat 一样表示作品中的松懈之处。

第 361 行 361-365 行是著名的“诗如画”观点,详细讨论见第 365 行的注释。Vt pictura, poesis,“画如何,诗也如何”。erit quae, si propius stes, te capiat magis,“有的画,如果你站得近些,更能吸引你”。quae 省略了先行词 pictura。

第 362 行 et quaedam, si longius abstes,“有的画,如果你站得更远,(更能吸引你)”。

第 363 行 haec amat obscurum,“这(幅画)喜欢阴暗的(光线)”,形容词 obscurum 作单数中性名词。volet haec sub luce videri,“这(幅画)希望在(明亮的)光线下被人看”。

第 364 行 quae 从句修饰前面的 haec,iudicis argutum quae non formidat acumen,“不害怕评论者敏锐的判断” 。

第 365 行 haec placuit semel,“这(幅画)只让人愉悦了一次” ,haec decies repetita placebit,“这(幅画)反复观看十次,仍会让人愉悦”。贺拉斯在 361-365 行究竟表达了什么观点,在文学史和艺术史上争议极大。文艺复 兴时期以来,评论者普遍将“诗如画”的说法与据说是古希腊诗人西蒙尼 德斯(Simonides)的观点联系起来:“画是无言诗,诗是有声画”(参考后 来德国莱辛的《拉奥孔》) ,艺术界甚至以此论点为基础,发展出了一种“绘 画的人文主义理论”(参考 Rensselaer W. Lee 的专著),将绘画从一门技艺 提升为一门人文学科,认为它和诗歌一样可以兼顾教化和娱乐的功能。然 而,这种阐释显然不合原文的语境,贺拉斯并不是在对绘画和诗歌做全盘 的比较,而只是讨论诗画欣赏和评判时一种相似的现象,而且如 Morris 所 说,“喜欢阴暗的(光线)”用于某些画自然不错,用于诗歌则几乎不可解。 Trimpi 认为,要理解这段文字,应从古希腊和罗马的修辞学和雄辩术传统 入手。16 世纪的 Lambinus 已经注意到,贺拉斯的文字与亚里士多德《修 辞学》中的一段很相似,Trimpi 进一步指出,贺拉斯的描述与《修辞学》 第 3 卷第 12 章的全部内容都有关。亚里士多德在这章区分了分别适合书面 演说和口头演说的两种风格,并把后者进一步分为政治演说和法庭演说, 他发现,书面演说在实际辩论中往往缺乏说服力,而口头演说如果去掉了 手势和语调的帮助,则显得重复、别扭。亚里士多德把政治演说比作风景 画,听众越多,距离越远,因而不需要细节的高度完美;法庭演说相对政 治演说需要更精致;只面对单个评判者的演说尤其需要注意细节。这种比 较显然与贺拉斯的说法有关联,但还不够清晰。Trimpi 仔细梳理了 361- 365 行的对比,辨识了其中的三个对比点:距离、光的明暗和让观众愉悦 的能力,他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三个对比点都是比较的同一对对比项, 还是每次对比的对比项各不相同?如果用字母表示对比点,数字表示对比 项,倘若三组对比都是为了突出某一种画(和诗)是好的,另一种是不好 的,那么我们期待的应该是 A1、B1 和 C1 分别对应于 A2、B2 和 C2,但 贺拉斯的语序破坏了这种平行结构,他赞美的似乎是 A1、B2 和 C2,如果 我们可以把这种不平行的结构解释为《书信集》的闲谈风格,那么下一个 问题仍需回答:到底什么样的画“喜欢阴暗的(光线)”?在参考了塞涅卡 等人的修辞学著作后,Trimpi 发现,古罗马人继承了亚里士多德的区分, 在这个框架下,适合近距离观赏和“喜欢阴暗的(光线)”不是对立的特质,反而属于同一序列,它们都对应于学校和小讲堂所要求的更精致、更谨严 的演说风格,obscurum 准确地说并非强调“黑”和“暗”,而是远离大庭 广众(sub luce 也不是强调阳光,而是户外,典型的场所便是罗马广场), 更具私密性和娱乐性。如果这样理解,A1、B1 和 C1 就与 A2、B2 和 C2 完全平行了。前者指的是精巧的、私密的、供志趣相投的人欣赏的画、诗 和演说,后者则是向任何人开放的、被人任意评判的作品,在贺拉斯看来, 荷马史诗属于后一类,与口头演说相似。对应于朗吉努斯的论述,前者近 于秀美,后者近于崇高。贺拉斯称,前者“只让人愉悦了一次”,后者“反 复观看十次,仍会让人愉悦”,似乎令人惊讶,我们很可能认为,精致的东 西应该耐看才对,但放到古罗马修辞学和雄辩术的语境中就不奇怪了。贺 拉斯等人相信,私密性的、学究气的精致演说缺乏实用价值,只是语言和 技巧的练习,在元老院、法庭公开发表的演说往往与重大的公共利益相关, 更有价值,当它们以书面的形式结集出版时也会引发持久的兴趣,西塞罗 的演说就是明证。placuit 和 placebit 或许不仅指作品本身的质量,也指它 们对观众的心理效力。联系到上文,贺拉斯是在为荷马史诗之类的长诗辩 护,荷马史诗由于其口头文学的表演性,有很多段落重复冗余,贺拉斯认 为对这类作品不应采用适用于短诗的标准,只要它整体水准很高,便不要 吹毛求疵。如此看来,贺拉斯真正肯定的(至少在这部分)反而是第二个 对比项,即“需要从远处观赏、在强光下审视的画”。但另一方面,我们会 感觉,这和他一贯强调精致和反复修改的美学趣味似乎是抵触的,或许正 因如此,后来的新古典主义者无视他为荷马所做的辩护,认定这段文字推 崇的不是荷马所代表的“自然”才能,而是后天能习得的“艺术”,换言之, 他们认为贺拉斯肯定的仍是第一个对比项。另一个强大的阐释传统同样曲 解了贺拉斯,他们把贺拉斯近和远的说法看成了表象与本质、肤浅与深刻的比喻,近代表了色彩和诗的语言装饰,是字面的、肤浅的,远的画代表 了画的真实含义、诗的深层寓意,因而需要“敏锐的判断” (argutum...acumen),这种解释与基督教的解经传统是一致的。但我们不 得不说,贺拉斯的原义究竟是什么,仍是一个悬案,例如 Wickham 就认为, 贺拉斯并没肯定哪种画更好,只是指明它们的不同,并认为应以不同的方 式对待它们。

第 366 行 O maior iuvenum,呼格,“兄弟中年长的一位”,指庇索父子中 的哥哥,quamvis et voce paterna fingeris ad rectum,“虽然你被父亲的声音 (指教导)塑造了正确的(判断)”,夺格 voce paterna 和被动式 fingeris 搭配。形容词 rectum(正确的)用作中性单数名词。 

第 367 行 per te sapis,“你自己也有智慧”,per te 表示“通过自己获得”。 hoc tibi dictum tolle memor,“带走(我)对你说的这句话,(并且)记住”, tolle(拿走)是命令式,形容词 memor(注意的)带有动词味道。

第 368 行 certis medium et tolerabile rebus recte concedi,“中等、勉强可接 受的程度在某些领域是应当允许的”。与格 certis...rebus(某些事)和被动 不定式 concedi(让步)搭配,形容词 medium(中间的)和 tolerabile(可 容忍的)都作中性单数名词,副词 recte(正确地)表明了贺拉斯的态度。

第 369 行 consultus iuris et actor causarum mediocris,“平庸的法律顾问和辩 护律师”,前者负责咨询,后者负责上法庭,abest 的主语。

第 370 行 abest virtute diserti Messallae,“与梅萨拉优秀的辩才相去甚远”, 夺格 virtute(这里指卓越、优秀)与 abest 搭配,表示分离,受属格 diserti Messallae 修饰。梅萨拉(M. Valerius Mesalla Corvinus)是当时著名的辩护 律师。

第 371 行 nec scit quantum Cascellius Aulus(scit), “他们知道的也远没有 奥卢斯多”,奥卢斯(Cascellius Aulus)是当时著名的法学家。

第 372 行 sed tamen in pretio est,“然而他们的身价却不低(意为很受欢 迎)”,因为是实用的行业,需求量大。mediocribus esse,mediocribus(平 庸的)本来应用宾格,作不定式 esse 的表语,隐含的主语是 eos(他们, 指诗人),由于受到与格名词 poetis 的吸引也变成了与格,整个不定式作 concessere(让步、容忍)的宾语。

第 373 行 non homines, non di, non concessere columnae,“从未有人、神或 者柱廊容忍过”。concessere(=concesserunt)的现在完成时表示普遍经验, columnae 注者一般理解为“书店”(引申为书商,homines 则指读者),因 为古罗马书摊多开在露天的柱廊下,但 Griffiths 认为,它指的是罗马住宅 里的柱廊(peristylium,相当于内院),是上层人士听诗歌朗诵的地方,因 此它指的是懂行的诗歌听众,与一般的读者(homines)相对。我认为无论 columnae 指的是什么,译成“柱廊”都不错,一是从逻辑上人、神、物可并列,二是保留了原诗可能有的幽默味道。

第 374 行 Vt(正如)和第 377 行的 sic 呼应。gratas inter mensas,“在美味 的宴席间”,symphonia discors,“不和谐的音乐演奏”,symphonia 并不是 后来的“交响乐”,而是指各种乐器发出的混合乐音。

第 375 行 crassum unguentum,“黏滞的香水(指次等香水)” 。Sardo cum melle papaver,“和撒丁岛蜂蜜一起上的罂粟籽”。罂粟籽(papaver)烤了 之后加上蜂蜜(melle)是古罗马人喜欢吃的小点,但撒丁岛的蜂蜜味道苦。

第 376 行 offendunt,“让(客人)厌恶”,主语是 symphonia、unguentum 和 papaver。poterat duci quia cena sine istis,quia 统摄整部分,“因为举办宴席可以不要这些(不好)的东西”,代词 istis 表达了蔑视之情。

第 377 行 sic animis natum inventumque poema iuvandis,“同样,(既然)诗 歌是为愉悦心灵而创作的”,与格结构 animis...iuvandis 表示目的,natum (诞生)和 inventum(发明)都修饰 poema,此处意义相差不大,只是后者更强调作品包含的创造性。

第378行 si paulum summo decessit,“如果它离开巅峰一点点”,夺格summo (山顶,比喻高水准)和 decessit(离开)搭配。vergit ad imum,“它就 会滑到底部”。意为诗歌艺术必须追求高程度的完美,否则就是失败。

第 379 行 Ludere qui nescit,“不懂体育竞技的人”,Ludere(游戏)这里指 竞技活动。campestribus abstinet armis,“不会去碰战神广场的那些器具”, 形容词 campestribus 从名词 Campus(指 Campus Martius,战神广场,罗马 青年进行体育锻炼的场所)变来,修饰 armis(武器,指标枪之类,但这里 是用于体育比赛的器具),夺格表示分离,与 abstinet(不碰)搭配。

第 380 行 indoctusque pilae discive trochive quiescit,“没学过球、铁饼或铁 圈的人会保持安静”。pilae、disci 和 trochi(和铁饼类似的投掷物,但是空 心的)都是属格,和形容词 indoctus(未被教过)搭配。

第 381 行 ne spissae risum tollant impune coronae,“以免围观的众人发出肆 意的笑声” 。spissae...coronae(拥挤的圆圈)指观众。impune,“不受惩罚 地”,因为他们的嘲笑是合理的。

第 382 行 qui nescit versus, tamen audet fingere,“然而,不懂诗的人却敢写诗”。这是贺拉斯觉得不合情理的常见现象,不仅写诗如此。不懂物理的人不敢评论物理,不懂诗的人却敢评诗。之所以如此,我想是因为诗的媒介是人人都用的日常语言,以致许多人误认为诗歌不是专门的技艺或学问。 Quidni,“为什么不呢?”,带有反讽味道。

第 383 行 Liber et ingenuus,“他是出身自由家庭的自由公民”,因为获释 奴隶的孩子也是自由公民(Liber),这里特意强调了出身(ingenuus,意味 着父母也是自由公民)。praesertim census equestrem summam nummorum, “尤其是他的财产达到了骑士阶层的标准”,过去分词 census 是术语,指古罗马判定公民阶层和任职资格的财产审核。表示财产的词与census搭配,可以用宾格,这种结构比较罕见。

第 384 行 vitioque remotus ab omni,“而且没沾染任何恶习”。

第 385 行 Tu nihil invita dices faciesve Minerva,“你不会违背密涅瓦(即雅典娜)的意愿说任何话,做任何事” 。invita...Minerva,独立夺格,按照西 塞罗的解释,这个短语的意思是“不违背自己的精神天性”,见《论义务》 (1.31.110)

第 386 行 id tibi iudicium est, ea mens,“这是你的判断,这是你的性情”。 si quid tamen olim scripseris,“然而,你一旦写了什么”。

第 387 行 in Maeci descendat iudicis aures et patris et nostras,“就要让它进 入迈奇乌、你父亲和我的耳朵(意为听取意见)”。迈奇乌(Sp. Maecius Tarpa) 曾被庞培指定为戏剧的审查官,是当时著名的文学评论家,贺拉斯在《讽刺诗集》第 1 部第 10 首第 38 行也提到了他,这里可能泛指有经验的评论者。nostras = meas,第一人称复数表示单数在拉丁语中很常见。

第 388 行 nonumque prematur in annum,“你要把它藏到第九年” ,prematur, “压住”,这里指忍住不公开发表。“第九年” (nonum...annum)或许影射 卡图卢斯《歌集》第 94 首第 1 行,那里卡图卢斯赞美自己的朋友、诗人钦纳精益求精,花了九年时间才完成一部诗作。

第 389 行 membranis intus positis,独立夺格,“把(写着作品的)羊皮纸扔在家里”。intus 这里表示放在家里,远离众人。

第 390 行 Delere licebit quod non edideris,“你没有发表的东西可以(随意地)删除”,nescit vox missa reverti,“发出的声音却不知道如何收回”,missa 修饰 vox,nescit 和被动不定式 reverti 连用。贺拉斯解释了为什么不要轻易 发表作品的原因。

第 391 行 Silvestres homines,“森林中(游荡的)初民”,作 deterruit 的宾 语,Silvestres 也隐含了“野蛮、未开化”之意。sacer interpresque deorum, “祭司与先知”,修饰 Orpheus(俄耳甫斯)。sacer(神圣的)和 interpres 并列,好理解为名词(近似于 sacerdos) ,interpres...deorum(神意的阐释 者)即先知。俄耳甫斯的父亲是色雷斯国王俄阿格鲁斯,母亲是缪斯神卡里厄普。阿波罗教给了他音乐,并赠给他一把竖琴。在伊阿宋寻找金羊毛的远征中,他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音乐盖过了女妖塞壬的致命歌声, 也迷住了看守金羊毛的大蟒。但他著名的故事还是下地府拯救妻子欧律 狄刻。他的音乐几乎颠覆了地府的秩序,冥王夫妇不得已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在返回阳间的路上不可回头看欧律狄刻。但快到地面的时候,俄耳甫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于是无可挽回地失去了欧律狄刻。后来他因为拒绝酒神狂女的追求,被她们撕成了碎片。俄耳甫斯在西方被视为诗人和音乐家的原型,其沟通天人的魔力尤其被视为诗人神圣灵感的象征。

第 392 行 caedibus et victu foedo deterruit Orpheus,“俄耳甫斯迫使他们远 离了屠杀和肮脏的食物”。caedibus 和 victu foedo 的夺格都表示分离, deterruit(吓阻)这里并不意味着暴力恐吓,而是借助于艺术的力量。

第 393 行 dictus ob hoc lenire tigres rabidosque leones,“因为此事,(人们) 传说他能驯服凶猛的老虎和狮子”,过去分词 dictus(据说)修饰 Orpheus, rabidos(凶猛的)从意义上说同时修饰 tigres 和 leones。

第 394 行 Dictus(est), “据说”,主语是Amphion(安菲翁)。Thebanae conditor urbis(忒拜城的创建者)作 Amphion 的同位语,一些版本中 urbis(城市) 作 arcis(要塞),意思相差不大。安菲翁是宙斯和安提俄珀(Antiope)的 儿子,赫尔墨斯曾教他音乐,赠他竖琴,他的音乐让石头自动筑成了忒拜 城(见下一行)。

第 395 行 saxa movere sono testudinis,“用竖琴的声音移动石头” ,testudinis (主格)这里的意思不是“乌龟”,而是“竖琴”。prece blanda(saxa)ducere quo vellet,“用温和的劝诱引导(石头)去他希望的地方”。prece blanda 是 工具夺格,quo 是表示方向的关系副词,引导宾语从句。贺拉斯对两则神 话做了理性的解释,把它们理解为诗歌教化作用的形象化表达。

第 396 行 Fuit haec sapientia quondam,“这就是古时候的智慧” 。haec 指诗 人所教的东西,具体见下文的几个不定式,sapientia 在贺拉斯诗中几乎总带有“哲学”的意思,因此古代诗人扮演了哲学家的角色。

第 397 行 publica privatis secernere,“将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区分开”,sacra profanis,“将神圣与世俗(区分开) ”。宾格 publica、sacra,夺格 privatis 和 profanis,这里都是中性复数名词。

第 398 行 concubitu prohibere vago,“禁止偏离正道的性关系” ,prohibere (阻止)的宾语取自后面的与格名词 maritis(已婚者)。dare iura maritis, “给已婚者制定规则”。

第 399 行 oppida moliri,“建立城镇”。leges incidere ligno,“把法律条文刻在木板上”。Fairclough 指出,梭伦的法律就是如此颁布的。

第 400 行 Sic honor et nomen divinis vatibus atque carminibus venit,“这样,神圣的诗人和诗歌就获得了荣誉和名声”。vatibus(单数主格 vates)是贺拉斯钟爱的词,相对于舶来的希腊词 poeta,这个词的先知意味和神秘色彩更浓。这段论述与雪莱《诗辩》的观点一致,雪莱说,诗人在历史上曾被 称为立法者、先知。

第 401 行 Post hos,“在这些人之后” ,insignis Homerus Tyrtaeusque,“杰出的荷马和提尔泰乌斯”,提尔泰乌斯(Tyrtaeus)是公元前 7 世纪古希腊的哀歌体诗人,他的很多诗据说都与战争有关,传下来的只有极少残篇。

第 402 行 mares animos in Martia bella versibus exacuit,“用诗句激励阳刚的心灵投身战斗”。mares,“具备男性气质的”,形容词 Martia 从名词 Mars (战神马尔斯)变来,exacuit,“磨锋利”。

第 403 行 dictae(sunt)per carmina sortes,“神谕通过诗歌传达” 。

第 404 行 vitae monstrata via est,“生命的道路也(通过诗歌)展示出来”。 Wickham 举出了赫希俄德的说教诗和梭伦的箴言诗为例。

第 405 行 gratia regum Pieriis tentata(est)modis,“国王的恩宠通过皮埃里 亚式的诗歌尝试(获得) ”。形容词 Pieriis 从 Pieria(皮埃里亚,位于马其 顿和帖撒利亚之间,不少早期希腊诗人都出生于此)变来,修饰 modis(节 奏、引申为格律和诗歌) 。Morris 指出,品达(Pindar)、巴库里底斯 (Bacchylides)、西蒙尼德斯(Simonides)都曾为赢得古希腊僭主的欢心 而为他们写赞歌。

第 406 行 ludusque repertus(est)et longorum operum finis,“(通过诗歌) 娱乐找到了,漫长的劳动结束了”。402-406 行讨论了诗歌的各种用途。 Ne 引导否定性的目的从句。

第 407 行 ne forte pudori sit tibi Musa lyrae sollers et cantor Apollo, “(我说 这些),是为了避免你或许会为精于抒情诗的缪斯和掌管歌曲的阿波罗而羞 愧”。pudori...tibi 是典型的双重与格,“对你而言是羞愧之事”。lyrae sollers (擅长里拉琴)修饰 Musa,cantor(歌手)作 Apollo 的同位语。

第 408 行 Natura fieret laudabile Carmen, an arte,这个间接问句作 quaesitum est(探寻)的主语,“一首诗值得称赞,究竟是因为天才,还是因为技艺”。 Natura(自然)和 arte(艺术)都是夺格,这两个概念可以说贯穿西方美学 的始终。美学中的“自然”极少指大自然,一般指人先天的才能和本性, “艺术”则指后天习得的技艺和学问。新古典主义推崇“艺术”,浪漫主义 热衷“自然”,贺拉斯等人代表的古典传统则偏向平衡的观点。

第 409 行 ego(我)是 video(看见,想象……的可能性)的主语,宾语是 quid 引导的间接问句。nec...nec,“既不……也不”。studium sine divite vena, “没有丰富才能的学习”。studium(学习)指向技艺,作 prosit (有用) 的一个主语。vena 意为“矿脉”,这里比喻与生俱来的才能。

第 410 行 rude...ingenium,“粗糙的才能”,指未经学习、和技艺结合起来 的才能,作 prosit 的另一个主语。

第 411 行 alterius sic altera poscit opem res et coniurat amice,“其中的一项是 如此(迫切地)要求另一项的帮助,如此亲密地合作”。属格 alterius 修饰 opem(帮助)。coniurat(共谋)字面意思是“一起发誓”。

第 412 行 Qui studet optatam cursu contingere metam,“渴望在赛跑时到达预 想目标的人” ,meta 是终点的标志。

第 413 行 multa tulit fecitque puer,“在小时候一定忍受过许多(艰辛),做 过许多(准备)”,puer(男孩)作 Qui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的同位语,指向 tulit 和 fecit 所涉及的过去时间。sudavit et alsit,“经受过酷暑和严寒的考 验”,sudavit(流汗)和 alsit(受寒)描绘从前的刻苦训练。

第 414 行 abstinuit venere et vino,“远离性爱和美酒”,指过禁欲的生活。 Qui Pythia cantat tibicen,“吹奏皮提亚长笛的人”,关于这部分注者有两种 解释,一是在皮提亚竞技会(与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齐名的周期性赛事, 但以文艺比赛为主,是向太阳神阿波罗献祭的活动)上参加长笛比赛的人, 二是为纪念阿波罗战胜巨蛇皮同(Python)而演奏的笛手,古罗马注者选 择了后一种解释,Morris 等人倾向于前一种理解。

第 415 行 didicit prius extimuitque magistrum,“此前一定专门学习过,并且 严格遵循老师的教导”。extimuit(非常害怕)形容敬畏老师(magistrum)。

第 416 行 Nunc satis est dixisse,“可是(在诗歌领域),现在(这样)说就 够了”,dixisse 的现在完成时表明贺拉斯见过这种现象。Bentley 等人认为, Nunc(现在)应该是 Nec(也不)。Ego mira poemata pango,“我(总是) 写让人惊叹的诗”。

第 417 行 occupet extremum scabies,“落后的要长癞”。古罗马注者解释 说这是当时孩子玩追逐游戏时常说的一句话。mihi turpe relinqui est,“被人 超过是我的羞耻”。turpe(可耻的)是中性形容词,主语是被动不定式 relinqui (被甩到后面)。

第 418 行 quod non didici sane nescire fateri,这个不定式结构也是 est 的主语,“承认我全然不知道我没学过的东西(也是让我羞耻的)”。quod 从句 作 nescire(不知道)的宾语,后者与不定式 fateri(承认)连用。

第 419 行 Vt praeco,“就像叫卖者”,受后面的 qui 从句修饰。ad merces turbam qui cogit emendas,“吸引人群来买货物”。ad merces…emendas 结构 表示目的。

第 420 行 adsentatores iubet ad lucrum ire poeta,“诗人驱使奉承者冲着利益前来(意为赞美他就可获得好处)” 。ad lucrum(为着好处)和动词 ire 搭 配表示目的。

第 421 行 两个形容词短语都修饰 poeta。dives agris,“有许多田地”。dives positis in faenore nummis,“靠放高利贷有很多利息收入”。独立夺格 positis…nummis(借钱给人)解释了 faenore(利息)的来源。

第 422 行 Si vero est,“但如果他(指上文的 poeta)是……的人”,受后面 的 qui 从句限定。unctum qui recte ponere possit,“能够摆出丰盛的酒席”。 unctum(抹油的)这里指荤菜,再引申为宴席。recte(正确地)意为达到 赴宴者的心理期待值。

第 423 行 et spondere levi pro paupere, “(能够)为微不足道的穷人提供担保” ,levi 修饰 paupere(穷人),强调了地位之低。eripere artis litibus implicitum,“(能够)把陷于棘手官司的人解救出来”。夺格 artis litibus 表 示分离,implicitum(卷入)作阳性名词单数,指人。以上都是古罗马恩主 经常为门客做的事。

第 424 行 mirabor,“我会惊讶”,宾语是 si(是否)引导的间接问句。si sciet inter-noscere,“他是否会区分”。

第 425 行 mendacem verumque...amicum,“说假话和说真话(这里主要指对他诗歌的评价)的朋友”。beatus(幸运的、有钱的)修饰主语。

第 426 行 Tu,“你”,转向直接的建议。两个 seu 结构都属于 cui 从句,该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 eum 作下一行 ducere 的宾语。seu donaris, seu quid donare voles cui,“无论你已经赠给某人礼物,或者准备赠给他礼物”。与格 cui 同时与 donaris(= donaveris)和 donare 搭配,quid(什么)是宾语。

第 427 行 nolito,“不要”,将来命令式。ad versus tibi factos ducere,“带着 他看你刚完成的诗”。plenum laetitiae(充满欣喜)修饰省略的 eum(他)。

第 428 行 clamabit enim ‘pulchre! bene! recte!’,“因为他会惊叹:‘太美了! 太好了!太恰到好处了! ’”

第 429 行 pallescet super his,“他会因为这些诗句而脸色发白,(几乎要晕 厥)”。etiam stillabit amicis ex oculis rorem,“他甚至会从友好的眼睛里滴出 露水”。这里贺拉斯用了他典型的漫画笔调。

第 430 行 saliet, tundet pede terram,“他会跳起来,他会用脚敲击地面”。

第 431 行 Vt 和 sic 呼应,Vt qui conducti plorant in funere,“正如被请到葬 礼上哭丧的人”,conducti...in funere 修饰 qui,这些是为报酬而哭的人。

第 432 行 dicunt et faciunt prope plura dolentibus ex animo,“他们所说的、 所做的几乎比真心伤恸的人还多”。dolentibus ex animo(打心底悲伤)作 阳性复数名词,夺格和 plura(更多)搭配表示比较的对象。

第 433 行 sic derisor vero plus laudatore movetur,“同样,虚伪的称赞者比 真正的称赞者反应更激烈”。derisor 这里不是“嘲笑者”的意思,而是指 “表里不一者”。movetur 意为“被作品打动”。laudatore(赞美者)的夺格用法同上一行。

第 434 行 Reges dicuntur multis urgere culullis,“据说国王会用许多杯酒来 劝……”,宾语是 quem 从句省略的先行词 eum(他) 。

第 435 行 torquere mero quem perspexisse laborent,“用纯酒来试验他们竭 力希望看透的人”,torquere 一般意为“折磨”,这里指用喝醉的方法来试 探。mero(主格 merus)是不兑水的酒,古罗马人一般都喝兑水的酒。 perspexisse(看透)的完成体强调动作的结果。

第 436 行 an sit amicitia dignus,间接问句作 perspexisse 的宾语,“他是否 配得上(自己的)友谊”。夺格 amicitia(友谊)和 dignus(相称)搭配。 si carmina condes,“如果你写诗”。

第 437 行 numquam te fallent animi sub vulpe latentes,“永远不要让狐狸隐 藏的心思欺骗你”。sub vulpe(在狐狸下面)指“藏在狐狸心里的”。

第 438 行 Quintilio si quid recitares,“如果你对着昆提琉朗诵什么作品”, 昆提琉(P. Quintilius Varus)这里代表了诚实无欺的评论家,在《颂诗集》 第 1 部第 24 首中贺拉斯曾赞美他忠诚坦荡,这里的虚拟式表明他已去世。 corrige sodes,“请你修改这里”,引述昆提琉的话。

第 439 行 aiebat,“他会说”,未完成过去时表示习惯,si 从句用了虚拟式, 这里的主句却用了直陈式,表明类似的话昆提琉生前的确经常说。Melius 前面省略了 si。melius te posse negares,“如果你说(自己)无力做得更好”, 不定式结构作 negares(否认)的宾语。

第 440 行 bis terque expertum frustra,“已经尝试两三次却徒劳无功”,这个 短语修饰不定式主语 te(你),expertum 是异相动词 experior(尝试)的过 去分词,表示主动意义。delere iubebat,“他会命令你划掉”。

第 441 行 et male tornatos incudi reddere versus,“把表达得不好的诗句重新交给砧板(意为继续修改)”。

第 442 行 Si defendere delictum quam vertere malles,“如果你宁可为自己的错辩护也不愿修改”。vertere 这里是“修改”的意思。

第 443 行 nullum ultra verbum aut operam insumebat inanem,“他就不会再多说一句话或者多花一点无益的功夫”。

第 444 行 quin 从句暗含了“阻止”的意思,“以免你以无人匹敌的方式爱你自己和你的诗”。

第 445 行 Vir bonus et prudens versus reprehendet inertes,“正直睿智的人会 批评毫无生气(过于平淡、缺乏力量)的诗句” 。

第 446 行 culpabit duros,“会指责刺耳(音律、节奏不和谐)的诗句”,incomptis adlinet atrum transvorso calamo signum,“对凌乱的诗句,他会横过笔来,涂上黑线”,incomptis(顺序混乱)是中性复数名词的与格,和 adlinet(涂抹)搭配。transvorso calamo,独立夺格,“翻转芦管笔”。

第 447 行 ambitiosa recidet ornamenta,“他会删除虚张声势的装饰语”, ambitiosa(雄心勃勃的)这里形容唬人的、卖弄才华的诗句。

第 448 行 parum claris lucem dare coget,“他会强迫(你)给晦暗的诗句更多的光(把晦涩的地方表达得更清楚)”。

第 449 行 arguet ambigue dictum,“他会谴责模棱两可的措辞”,副词 ambigue(有歧义地)修饰名词化的过去分词 dictum(说的话) 。mutanda notabit,“他会标记出应该修改的地方”,mutanda 作中性复数名词。

第 450 行 fiet Aristarchus, “(总之),他会是阿利斯塔克(那样的人)”。阿 利斯塔克(Aristarchus)是公元前 2 世纪亚历山大著名的文法学家和文学评论家。nec dicet,“他也不会说”。cur ego amicum offendam in nugis,“我 为何要在小事(指评论诗作)上得罪朋友呢?”

第 451 行 Hae nugae seria ducent in mala,“这些小事会把(他)带进严重 的麻烦”,seria 修饰 mala(灾祸),ducent 的宾语是省略的 amicum(朋友)。

第 452 行 两个过去分词都修饰省略的 amicum。derisum semel,“一旦被嘲 笑”,exceptumque sinistre,“被尖刻地评价”。贺拉斯的意思是,在作品还 未公之于众前,坦诚地指出其缺点,让朋友及时修改,可以避免此后朋友 招致名誉的损失,因而是爱护朋友的表现。

第 453 行 453-476 行描绘发疯的诗人,似乎可以理解为第 452 行所说的 遭遇带来的后果。Vt,“如同”,省略了 eum(也是 quem 从句的先行词)。 Quem 是 urget(追逐、折磨)的宾语,主语是 453-454 行列举的四种病。 mala...scabies,“可憎的癞疥”,morbus regius,“国王病”,指黄疸,之所以 被称为“国王病”,是因为古代西方人说治这个病需要很贵的药方。

第 454 行 fanaticus error,“疯狂的游荡”,Morris 等人说是指古罗马女战神 Bellona 的祭司的疯狂舞蹈,fanaticus 一词源自 fanum(神庙),这些祭司 会在街上疯跑,狂乱地伤害自己的身体,并向路人乞讨。iracunda Diana, “愤怒的狄安娜”,指真正的疯病,因为西方古代相信月亮,尤其是满月, 会引诱人发疯。

第 455 行 vesanum tetigisse timent fugiuntque poetam qui sapient,“有智慧的 人会害怕碰疯癫的诗人,会躲避他”。qui sapient 省略的先行词作主语, tetigisse(触碰)和 timent(害怕)连用,vesanum(疯狂的)修饰 poetam。

第 456 行 agitant pueri incautique sequuntur,“男孩们会驱赶他,莽撞地跟在他身后”。incauti(不小心的)修饰 pueri,但有副词味道。

第 457 行 Hic(他)指这位疯癫的诗人,dum sublimis versus ructatur et errat, “当他昂着头,吐出诗句,四处乱跑”。异相动词 ructatur 原义是“打嗝”。

第 458 行 si veluti merulis intentus decidit auceps in puteum foveamve,“如果 他像一位紧盯着乌鸫的捕鸟人掉进了井里或坑里”。与格 merulis(乌鸫) 和 intentus(专注)搭配。auceps,“捕鸟人”。

第 459 行 licet ‘succurrite’ longum clamet ‘io cives’,“虽然他会大喊‘大家 快来帮我’”,这里 licet 时表示让步的连词,longum 表示大声喊,以让远处的人听得见,用中性形式是因为他喊的内容整个被视为中性名词。io 是 表示催促的叹词。

第 460 行 non sit qui tollere curet,“不会有人肯花工夫把(他)救上来”。

第 461 行 Si curet quis opem ferre et demittere funem,“如果万一有人愿意帮 忙,把一根绳子放下去” 。

第 462 行 ‘qui scis an prudens huc se proiecerit atque servari nolit?’ dicam,“我会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故意让自己掉进去,不想被人救呢?’”qui 是 疑问副词,“怎么”。an,“是否”。prudens 这里意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第 463 行 Siculique poetae narrabo interitum,“我还会(向他)讲述恩培多 克勒的死”。属格 Siculi...poetae(西西里岛的诗人)修饰 interitum(死亡)。 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是公元前 5 世纪希腊的哲学家和诗人,关于他 的死,流传广的说法是他为了研究火山,钻进了埃特纳的火山口。

第 464 行 Deus immortalis haberi dum cupit Empedocles,“恩培多克勒渴望 人们把他看成不朽的神” ,haberi(被认为)和 cupit(希望)连用。

第 465 行 ardentem frigidus Aetnam insiluit,“冷静地跳进了熊熊燃烧的埃特纳山”。frigidus 指经过冷静算计,而不是一时冲动。

第 466 行 Sit ius liceatque perire poetis,“让诗人享有死的权利和自由吧”。 perire(死)作 ius(权利)的同位语,liceat(被允许)的主语。

第 467 行 Invitum qui servat, idem facit occidenti,“谁救不愿被救的人,就 相当于谋杀他”。Invitum(不愿意)作阳性单数名词,同时作 servat(救) 和occidenti(杀)的宾语,idem(同样的事)作facit的宾语,与格名词occidenti (杀他的人)和它搭配。

第 468 行 Nec semel hoc fecit,“这事他(指诗人)做过不止一次”。si retractus erit,“如果他被拽回来”,iam fiet homo,“他也再不会变成(正常)人”。

第 469 行 et ponet famosae mortis amorem,“也不会放弃他对轰动性死法的热爱”。属格 famosae mortis(著名的死)修饰 amorem(爱)。 

第 470 行 Nec satis apparet,“这也不会向我们显明”,主语是 cur 引导的间 接问句。cur versus factitet,“他为何会不停地写诗” 。factitet(制造)的重复形式强化了诗人的偏执形象。

第 471 行 utrum...an 连接的间接问句也是 apparet 的主语,utrum minxerit in patrios cineres,“他是否曾冲祖先的骨灰撒尿”。an triste bidental moverit incestus,“或者触犯禁忌,惊动了雷霆劈过的禁地”。triste(不祥的)带有宗教色彩,bidental 是雷霆劈过的地方,被视为禁地,周围会筑矮墙隔开, 任何挪动墙砖或者闯入的人都被视为亵渎者(incestus)。

第 472 行 certe furit,“至少他疯了”,ac velut ursus,“就像一头熊”。

第 473 行 obiectos caveae valuit si frangere clathros,“如果它有力气撞破囚 禁它的笼子的栏杆”。obiectos(拦在面前的)修饰 clathros(栏杆),合起 来受属格 caveae(这里指笼子,不指洞穴)修饰。valuit(= potuit)和 frangere (折断、打碎)连用。

第 474 行 indoctum doctumque fugat recitator acerbus,“这位凶狠的朗诵者会同时追逐有学问的和无学问的人” 。fugat 意为击败和追赶敌人。

第 475 行 quem vero arripuit,“可是他若抓住了谁” ,quem 从句省略的先行 词是 tenet(牢牢控制)和 occidit(杀死)的宾语,动名词夺格 legendo(念诗)表示手段。

第 476 行 non missura cutem(不会离开皮肤)修饰 hirudo(水蛭,上文主语的同位语),形容诗人会缠住别人不放。nisi plena cruoris,“除非它吸饱 了血”。幽默生动的结尾与《讽刺诗集》和《书信集》中的普遍风格一致。

如果有画家非要将人头安上马颈,
拼凑不同动物的四肢,铺上种种
花色各异的羽毛,让美丽女人的身姿
向下延伸,丑陋地和黑鱼连在一起,
应邀看这样的画,朋友们,你们能不笑吗?5
相信我,庇索贤父子,有的书就很像这幅画,
它造出的荒诞形象就仿佛病人的梦,
无论脚和头都无法归于统一的形状。
“画家和诗人向来都有同一种自由,
那就是不羁的想象。”没错,我们轮流10
行使这特权,有时索取,有时赐予,
但不应让残忍和温驯结合,不应允许
蛇和鸟成对,或者老虎和羊羔成双。
开篇虚张声势的作品几乎总这样:
一两处优美的片段会给它装点门面,15
比如描绘一下狄安娜的圣林和祭坛,
蜿蜒的河流怎样穿过怡人的原野,
或者写一下莱茵河、彩虹或别的景色。
但放在这里不合适。也许你知道如何
画柏树:可是有用吗,如果海难的幸存者20
要你画他的遭遇?酒坛是初的设计,
为什么轮子转动,出来的却是杯子?
总之,你写的东西一定要单纯一致。
尊贵的父子啊,似是而非的表象总是
欺骗我们大多数诗人:我争取简洁,25
却变成了晦涩;追求流畅,就会欠缺
力量和精神;号称雄伟,却变得臃肿;
求稳妥,害怕风暴,就会在地面爬行;
渴望给一个题材变出新奇的花样,
结果就是海豚进树林,野猪进波浪。30
缺乏技艺,逃避一种错就会犯另一种。
埃米琉学校附近,有位卑微的工匠,
能雕塑指甲,也能模仿柔软的头发,
却不懂整体搭配,所以效果很差。
如果我想写什么,我可不愿学他,35
正如我不愿长一只难看的鼻子,哪怕
我的黑眼睛黑头发值得世人膜拜。
写作时要选择与自身笔力相称的题材,
还要反复思量,什么是你的肩膀
不能胜任的,什么胜任,题材若恰当,40
你就会有雄辩的力量和清晰的布局。
如果我理解正确,布局的优点和妙处
就在于:创作承诺的作品时,诗人此刻
只说此刻该说的话,暂时不说
更多的话,选择这些,放弃那些。45
而且,在连词语时,如果你审慎精确,
能通过巧妙的联系让旧词变得新奇,
你的表现力就非常高超。如果有时
必须用新鲜的方式显明深奥的事物,
你会创造出柯特古斯未听说的词语。50
谨慎地使用,你就可享有这种自由,
新发明的词也会获得信任,如果源头
在希腊,只是稍加改动:然而罗马人
为何对凯基里乌斯和普劳图斯容忍,
对维吉尔和瓦里乌斯却严苛?为何我不许55
如此发明,即使有这个能力,而老加图
和恩尼乌斯的语言却丰富了我们的文字,
也创造了事物的新名称?应该永远可以
创造印有今天标记的词语,犹若
森林在流年中变换叶子,初的先落,60
年老的词语也这样死去,新诞生的词
开始它们的成长,就像年轻人的样子。
我们和我们的一切都将死亡。今日
引海入湖,让舰队免受北风侵袭,
多有皇家气派;长久荒芜的沼泽,65
原只能行船,今日变成了耕地,养育着
附近的城市;河流拐入了更好的路径,
不再威胁蔬果:但凡人的事功都将
灭亡,言语的荣耀和魅力更不能长存。
许多死去的说法会重生,现在受尊崇,70
以后也会死去,如果习惯变了,
因为是由它决定语言的权利和规则。
荷马让我们知道了,国王和领袖的功勋,
悲惨的战争,可以用什么格律歌吟。
长短交错的诗行初是抒发哀伤,75
后来也为应验的祷告感谢神灵,
究竟什么作者创造了卑微的哀歌体,
评论家各执一词,争议仍未平息。
阿齐洛科斯发明了短长格,发泄愤怒,
后来喜剧和悲剧都接受了这个格律,80
因为它适合对白,声音铿锵,能盖过
观众的喧嚷,也宜于表现故事情节。
缪斯让里拉琴来赞美神和他们的后裔,
称颂胜利的格斗者和赢得比赛的良骥,
描绘爱情的烦恼和欢畅无拘的酒宴。85
如果我不能追踪格律的演替,不熟谙
各类作品的风格,为何被称为诗人?
为何我假作谦虚,宁可无知,也不肯
学习这些?适合喜剧的题材不应用
悲剧的诗行,图埃斯特的晚餐也不能90
用日常的、色彩近于喜剧的诗句来记述。
每一种体裁都要守住合适的疆域。
然而有时,连喜剧都会提高嗓音,
克莱梅咆哮怒骂,犹如风狂雨横;
悲剧中的泰勒福斯和佩琉斯表达痛苦95
也常用普通的语言,当他们远离故土,
穷困潦倒,若想博得观众的同情,
哀叹时就需扔掉空洞夸张的煽动。
诗精致优美还不够,也要富于感染力,
它想去哪里,就驱赶听众的灵魂去哪里。100
我们会以笑容回应笑容,向流泪的脸
展露悲伤,若想让我哭,你自己首先
要感到痛苦,你的不幸才可能打动我,
泰勒福斯或佩琉斯啊,台词和形象如果
不符,我或者会睡着,或者会发笑。表情105
抑郁则语言悲伤,愤怒则语言挑衅,
戏谑则语言轻浮,严厉则语言凝重。
因为自然首先根据不同的处境
从内部塑造了我们。它让我们快乐
或者愤怒,或者被沉重的哀伤紧扼,110
然后用舌头来翻译灵魂的种种变动。
如果所说的内容不适合角色的处境,
罗马的骑士与平民都会大笑不止。
神祇或英雄,风烛残年的老人或血气
方刚的青年,有权势的贵族太太或殷勤115
呵护的奶妈,四处奔波的行商或开垦
青翠田地的农夫,科尔基斯人或亚述人,
忒拜人或阿戈斯人,他们说话都各有特征。
或遵循传统,或发明首尾一致的
新版本。若重写阿喀琉斯这个老角色,120
你就让他强健、暴躁、顽固、激烈,
让他蔑视法律,用武力争抢一切。
让美狄亚凶狠偏执,让伊诺哀恸绝望,
让伊克西翁奸诈,让俄瑞斯忒斯悲伤。
如果你要在舞台上尝试新东西,创造125
新人物,就要让他开始的形象保持到
终场,而不要自相矛盾。以独特的方式
呈现普遍的体验很困难,更保险的做法是
你把经典的《伊利亚特》改编成戏剧,
而不是率先去处理一个全新的题目。130
公共的素材将成为你的私产,如果你
能避开不入流作家趋之若鹜的东西,
既不费力地一词一句强行翻译,
也不让自己在模仿时陷入逼仄的险地,
因为羞耻心和作品的设计而无法逃走,135
也不学某位史诗作者,如此开头:
“我要歌咏国王的命运和特洛伊的争战。”
张着这样大的嘴,他有什么往里填?
大山分娩,产下的却将是可笑的老鼠。
这位要高明多了,显得游刃有余:140
“缪斯,请向我讲述他的故事。特洛伊
陷落后,他目睹了许多民族的习俗与城市。”
他的意图不是在光后制造烟,而是
在烟后制造光,渐次引出炫目的奇迹:
安提法忒斯、基克洛普斯、卡律布狄斯、145
斯库拉……他也不会从墨勒阿革的死开始
讲狄俄墨得斯,从丽达的孪生蛋讲这场战争。
他总是迅速地进入事件,仿佛听众
已知道原委,把他们径直卷入情节里。
无法处理得很出彩的东西,他就放弃。150
他是这样虚构,这样将真假混合,
中间与开头一致,结尾与中间也和谐。
请听听我和大众都期待什么。如果
你希望观众喝彩,守到后一刻,
直到歌者喊出“请你们大家鼓掌”,155
你就应当注意每个阶段的特征,
为各种性情和年龄配上合适的样式。
小孩学会了说话,能够踩稳步子,
就会急于和同龄人玩耍,他的脾气
来得突然,去得莫名,变化随时。160
还没胡子的年轻人,刚摆脱长辈监控,
热衷于犬马与战神广场的阳光和草坪,
容易染上恶习,对劝诫者粗暴无礼,
花钱如流水,却懒于积攒有用的东西,
精神昂扬,欲望强烈,且喜新厌旧。165
成年了兴趣就会变化,转而追求
财富和人际关系,汲汲于荣名官位,
唯恐做了什么事很快又要反悔。
老年人被许多烦恼围困,或者因为
他吝啬成性,不敢享用聚敛的钱财,170
或者因为他处理一切都犹疑、冷漠、
拖拉,不愿怀希望,怠惰,贪恋每刻
时光,执拗,爱发牢骚,沉溺自己
年少时的世界,却对青年人百般挑剔。
新来的岁月带来许多好东西,逝去的175
岁月也带走许多。为避免老年的角色
交给年轻人,成年的角色交给孩子,
我们就始终要关注与年龄匹配的特质。
事件或者在舞台上演出来,或者由人物
讲述。印象从耳朵进入,比现场目睹,180
让观众直接感受,对心灵的冲击力量
要和缓得多。然而,不要选择在舞台上
呈现更适合幕后的情节,也不要表演
立刻就会有角色来细致描绘的片段,
别让美狄亚当众屠戮她的孩子,或者让185
渎神的阿特柔斯公开煮人的内脏,
普洛克涅变成鸟,卡德摩斯变成蛇。
我会怀疑、憎恶如此表现的一切。
你的剧作应该是五幕,不长不短,
如果你希望人们喜欢它,反复观看。190
别让神介入,除非有无法解决的困难,
也不要在戏剧对白中引入第四位演员。
让合唱队履行好演员的角色和艰巨职责,
它在两幕之间的唱词应该对作品的
设计有帮助,并且能恰当地融入结构。195
让它支持好人,出谋划策,做朋友,
劝诫发怒的人,热爱正直的人;
让它称赞简朴的宴席、美好的公正、
人类的法律和无忧的和平;让它信守
别人托付的秘密,并向神祷告祈求,200
好运离开傲慢者,回到不幸者身上。
初的长笛不像现在,裹了一层
铜合金,音质如小号,而是轻巧简单,
孔很少,为合唱队伴奏。那时的剧院
座位远不是挤挤捱捱,它的声音205
足以覆盖全场。观众稀少,但他们
冷静克制,谦逊低调,心地纯洁。
当罗马人开始拓展疆界,成为征服者,
城市日益宏伟,宗教节日里饮酒
取悦守护神的人不再有受罚之忧,210
音乐的节奏和旋律也变得自由无拘。
因为这些观众懂什么?没受过教育,
摆脱了活计,各色人等混杂在一起。
于是,笛手给古代的艺术增加了肢体
动作和花样,在舞台上拖着长袍晃荡,215
新的音调甚至加到了素朴的里拉琴上,
合唱队盲目追求传统中罕见的雄辩,
不仅指导日常事务,甚至还预言
将来,几乎成了德尔婓神谕的化身。
为了不值钱的山羊而竞相写悲剧的人220
也很快脱光野性萨梯神的衣服,在无损
严肃性的同时,试探性地引入调笑的成分,
只有新奇的、充满诱惑的内容才能
留住祭神归来、酩酊狂乱的观众。
但是,应当如此塑造插科打诨、225
能言善辩的萨梯,如此让严肃的剧情
变得轻松,既不要让刚才还穿金戴紫、
一身高贵的神衹和英雄因卑俗的言辞
而进入阴暗的茅舍,也不要为躲开地面,
只顾捕捉云彩和虚空。悲剧不甘愿230
喋喋不休说着轻浮的诗句,仿佛
在节日里被迫跳舞的一位已婚妇女,
在狂放的萨梯中间,她感觉有些羞惭。
庇索贤父子,我若写萨梯剧,不会只喜欢
无装饰的、被普遍接受的语言,也不会竭力235
远离悲剧的色调,不表现应有的差异,
无论说话的是达武斯和胆大的皮底阿斯
(她欺骗西蒙,得到了一塔兰特白银),还是
西勒诺斯,酒神的看护者、随从和养育者。
我将用熟悉的语言锻造诗歌,让读者240
觉得自己也能写,但尝试却是徒劳:
恰当的顺序和连接就是如此奇妙,
赋予平常的事物如此丰富的美。
我认为,牧神既然来自森林,就忌讳
把他们塑造成街头的平民、甚至律师,245
或者扮年轻,吟着过分感伤的诗,
或者大声喊出污秽可耻的词句:
因为骑士等有产阶层会觉得是侮辱,
如果买烤豆和烤栗子的人赞同什么,
他们也不会给它桂冠,欣然认可。250
长音节跟在短音节之后称为短长格,
一种快速的格律,因此实际上有六个
节奏组的诗行却被称为短长格三音步,
它从头到尾都一样。为了让这种诗句
听起来缓慢一点,庄重一点,不久前,255
它把沉稳的长长格也纳入了父辈的遗产。
它允许变通,但像盟军一样,不放弃
第二和第四个位置。短长格的格律甚至
在阿基乌斯高贵的三音尺诗中也罕见,
恩尼乌斯的戏剧诗歌也沉重不堪,260
面临令人羞愧的指控,或者态度
草率,缺乏打磨,或者不懂艺术。
不是谁都能辨识音韵不和谐的作品,
在这方面,我们太纵容罗马诗人。
因此我就要肆意乱写?还是该相信,265
所有人都会发现我的错,细致谨慎,
不寄望犯错后被原谅?虽然没赢得称赞,
至少我避免了指责。希腊的那些典范
作品,你们要日夜翻阅,手不离书。
但你们的先祖却欣赏普劳图斯的格律270
和机智,两方面的崇拜都太宽松(我不说
愚蠢),只要我和你们知道如何
区别优雅和粗糙的语言,如何借助
手指和耳朵理解符合规则的音律。
泰斯庇斯据说发明了一种新的诗歌275
——悲剧,用游行花车运载他的诗作,
由满脸抹了酒渣的人歌唱和演出。
在他之后,埃斯库罗斯发明了面具
和雅致的长袍,用合适的圆木铺了舞台,
教演员踩着高底靴,用高贵的语体对白。280
继之而起的是老喜剧,赢得了不少赞誉,
但表达的自由堕落成语言的侵害,法律
必须干预:于是通过法令,剥夺了
中伤的权利,合唱队陷入了屈辱的沉默。
我们的诗人几乎涉足了一切疆域,285
那些抛下希腊人的足迹,歌咏本族
历史的作者也赢得了不小的荣耀,无论
他们用悲剧还是喜剧启示我们。
拉提乌姆的文学成就本可不逊于
它的勇武和军功,假如诗人不厌恶290
艰辛漫长的打磨。你们,努玛的血脉,
若没有推敲多日,没有反复修改,
没有像雕塑那样用修剪整齐的指甲
十次检验过,这样的诗作就该责骂。
因为德谟克利特相信,才华比可怜的295
技艺更幸运,并且禁止神智正常的
诗人靠近赫利孔山,许多诗人便不打理
指甲和胡子,追寻僻处,躲开浴池。
因为他如果不把三倍癫狂的脑袋
交给理发匠里奇努,就可以骗来300
诗人的身价和名声。啊,我这个白痴,
为何在春天到来时清空了自己的胆汁!
我可以写出比别人都好的诗啊。可是,
这代价不值得:所以我要做一块砥石,
自己无法切割,却让铁器变锋利;305
虽然我不写诗,却讲解诗人的职司,
资源在哪里,什么滋养和塑造诗人,
什么合适,什么不,什么是对错的路径。
正确写作的发端和源泉在于智慧。
苏格拉底的书给你提供了素材,310
内容有了,词语不会不愿意跟随。
若懂得对祖国和朋友有什么义务,应该
怎样去爱父母、兄弟和陌生人,元老院
议员和法官的责任是什么,将领应扮演
战场上的什么角色,作者就一定清楚315
如何恰如其分地设计每个人物。
我要求训练有素的摹仿者仔细观察
生活和人物的样态,汲取真实的表达。
有时,剧作本没有魅力、分量和技艺,
却因为人物塑造得当,又包含了哲理,320
比那些音韵和谐却内容琐屑的诗作
更受观众欢迎,给他们更大的愉悦。
希腊人除了荣誉别无贪求,缪斯
赐给他们天才和流畅圆润的诗艺。
罗马人幼年却在学习通过冗长的325
计算把阿斯分成一百份。“请阿比努的
儿子回答:如果五盎司减去一盎司,
还剩多少?你该算出来了。”“三分之一。”
“不错!你能看管好财产了。加一盎司呢?”
“二分之一。”一旦他们的心灵充满了330
这种铜锈般的贪婪,我们还能指望
谁写出配得上雪松油和柏木书箱的诗章?
诗人希望诗或者有益,或者有趣,
或者既让人愉悦,也对生活有帮助。
不管什么劝诫,一定要简洁,以使335
受教的心灵迅速地理解,长久地记忆,
而多余之物都会从盛满的胸中流溢。
为娱乐而虚构的东西一定要接近真实,
无论剧作表现什么,都别太奇怪,
比如从吃饱的拉米娅肚子里拽出活小孩。340
老年人会驱赶缺乏道德教益的东西,
傲慢的骑士对素朴的诗歌置之不理:
而谁若将道德性和艺术性结合起来,
既愉悦也劝诫读者,所有人都会喝彩。
他的书会为索西乌兄弟赚钱,会漂洋345
过海,为著名的作者赢得长久的生命。
然而有一些错误我们愿意原谅:
琴弦不总是发出手和心希望的声响,
演奏者希望升半音,却发出降半音的调,
弓箭也不能永远击中它的目标。350
但是一首诗如整体出色,我不会挑剔
少数几处瑕疵,它们或者是大意,
或者因为人性的局限。那该如何呢?
倘若一位抄写员反复犯同样的错,
无论怎样提醒,那就得不到原谅,355
齐塔拉琴手始终栽在同一根弦上,
也该被嘲笑:他就是我的科利洛斯,
到处是败笔,偶有亮点,我会惊奇
而笑;我同样会觉惋惜,每当荷马梦游,
但是长作品偶有松懈,可以接受。360
诗就像画。有的画,离得近,更能吸引你;
有的画,你站得远,才能体现出魅力;
这幅画,喜欢幽暗;这幅画,喜欢阳光,
不畏惧评论者敏锐的判断:这幅画欣赏
一次足矣,这幅画观看十次也不够。365
这位大贤侄,虽然令尊的教导让你有
正确的判断,你自己也不乏智慧,请记住
我的话,中等或平庸的水准在某些领域
可以容忍:法律顾问和辩护律师
可以没有梅萨拉优秀的辩才,也可以370
没有奥卢斯渊博的知识,身价却照样
不低;但古往今来,人、神和柱廊
都绝对不会容忍乏善可陈的诗人。
正如在美味的宴席间,嘈杂音乐,次等
香水,还有加上撒丁岛蜂蜜的罂粟籽,375
都令人嫌恶,因为没它们也可办宴席。
同样,既然诗歌是为了愉悦心志,
只要离巅峰差一点,它就会滑到山底。
不懂竞技的人,不会碰运动器械,
没学过球、铁饼或铁圈,他不会妄作,380
以免围观的众人肆意挖苦奚落:
但不懂诗的人却敢写诗。为什么不呢?
他是自由民,财产更是达到了骑士
阶层的标准,而且没沾染任何恶习。
你说话做事都不会违背密涅瓦的意愿,385
你的判断和性情都如此,然而,一旦
你写了什么,就要听取迈奇乌、你父亲
和我的意见,要让草稿远离众人,
在家里藏上九年。没有发表的东西
可以删除,发出的声音却追赶莫及。390
森林中的初民,因为神的祭司与先知
俄耳甫斯,远离了屠杀和污秽的血食,
因此人们说他能驯服凶猛的虎狮。
据说忒拜的创建者安菲翁挪动大石
是用竖琴的声音,并且能劝诱它们395
去他希望的地方。古时的智慧区分
公共事务与私人事务,世俗与神圣,
禁止淫邪的性关系,给已婚者制定规章,
建立城镇,把法律条文刻在木板上。
这样,神圣的诗人和诗歌就获得了名声400
和荣誉。后来,杰出的荷马和提尔泰乌斯
用诗句鼓动阳刚的灵魂到沙场磨砺,
诗人们通过作品传达神谕,展示
生命的道路,皮埃里亚式的格律还是
赢得王公恩宠的工具,轻松的娱乐、405
劳动的抚慰同样在其中。我说这些,
是怕你为抒情的缪斯和歌唱的阿波罗羞愧。
人们常问,一首诗好,是因为天才,
还是技艺:我相信,离开了学习的才华
和离开了才华的学习都不堪大用,它俩410
如此迫切地需要彼此,亲密地共事。
渴望到达终点的赛跑者,年少时
忍受过许多艰辛,经历过严寒酷热,
禁绝过性爱美酒。皮提亚长笛的演奏者
一定在可畏的老师门下刻苦学习过。415
可诗人这样说就成:“我的诗绝对是杰作!
落后的活该长癞!如果我被别人甩后面,
承认不懂没学过的东西,那就太丢脸。”
就像叫卖者吸引人群来买货物,
诗人如果有许多田,有许多利息收入,420
也会驱使逐利的奉承者蜂拥而来。
但如果他能摆出丰盛的酒席,能为
卑贱的穷人提供担保,解救深陷
官司的门客,我会想他能否幸运地分辨
朋友中间谁在说假话,谁在说真话。425
无论已经还是准备送礼物,你啊,
都不要带满心欢喜的他去看你的诗,
他定会惊叹:“太美!太好!无懈可击!’”
几乎快晕厥,甚至会从友好的眼睛里
挤出露水,蹦跳,手舞足蹈,狂喜。430
正如被请到葬礼上哭丧的人,所说
所做的几乎比真心伤恸的亲友还多,
虚伪的称赞者也会比真正的称赞者更激动。
据说国王如果努力想看透谁,会不停
向他劝酒,借着对方的醉意试探435
他是否配得上友谊。如果你写诗,
永远 不要被狐狸隐藏的心思欺骗。假若
你对着昆提琉朗诵什么作品,他会说,
“请修改这里和这里。”如果你说难改好,
尝试两三次都无效,他会命令你划掉,440
把表达欠佳的诗句重新交给砧板。
如果你不肯修改,非要护自己的短,
他就不多说一句,不浪费一点精神,
任你以无人匹敌的方式爱你的作品。
正直睿智的人会批评无生气的诗句,445
指责刺耳的诗句,碰到凌乱的诗句
他会横过笔涂上黑线,他会删除
唬人的装饰语,强迫你照亮晦暗之处,
谴责含混的措辞,标出该修改的地方,
就像阿利斯塔克,他不会说,“在小事上450
我为何要得罪朋友?”一旦成为世人的
笑柄,小事就会给朋友招来灾祸。
神志不清的诗人仿佛被可憎的癞疥、
黄疸、阵性的痴癫和彻底的疯狂折磨,
有智慧的人都害怕碰他,都躲避他,455
男孩们四处推搡他,不知深浅地追赶他。
当他昂着头,吐出诗句,四处乱跑,
如果像一位紧盯着乌鸫的捕鸟人,他碰巧
掉进了井里或坑里,虽然他高喊“大家
快帮我”,却不会有人肯花工夫捞他。460
万一有人愿意帮忙,放下绳子,
我会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故意如此,
不想被人救呢?”我还会给他讲那位
西西里诗人之死。恩培多克勒想成为
人们心目中不朽的神,冷静地跳进了465
滚烫的埃特纳火山。让诗人自由地毁灭!
谁救不愿被救的人,就等于谋杀。
这事他做过不止一次,拽回来,他
也不会变正常,放弃追求轰动的死法。
我们无从知道,他为何写诗如麻,470
是否尿浇过祖先的骨灰,或者侵犯过
雷霆劈过的禁地。至少他是疯了,
像撞破囚笼栏杆的熊,用凶狠的朗诵
追赶所有人,无论你懂诗还是不懂,
一旦抓到谁,他就不放手,不停念诗,475
直到吸饱血,像终于离开皮肤的水蛭。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