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6

Erant omnīnō itinera duo, quibus itineribus domō exīre possent: ūnum per Sēquanōs, angustum et difficile, inter mōntem Iūram et flūmen Rhodanum, vix quā singulī carrī dūcerentur; mōns autem altissimus impendēbat, ut facile perpaucī prohibēre possent: alterum per prōvinciam nostram, multō facilius atque expedītius, proptereā quod inter fīnēs Helvētiōrum et Allobrogum, quī nūper pācātī erant, Rhodanus fluit, isque nōn nūllīs locīs vadō trānsītur. Extrēmum oppidum Allobrogum est proximumque Helvētiōrum fīnibus Genāva. Ex eō oppidō pōns ad Helvētiōs pertinet. Allobrogibus sēsē vel persuāsūrōs, quod nōndum bonō animō in populum Rōmānum vidērentur, exīstimābant vel vī coāctūrōs ut per suōs fīnēs eōs īre paterentur. Omnibus rēbus ad profectiōnem comparātīs, diem dīcunt, quā diē ad rīpam Rhodanī omnēs conveniant. Is diēs erat a. d. V. Kal. April., L. Pīsōne, A. Gabīniō cōnsulibus.

一共只有两条路——赫珥威提依人能借之以离开家乡的路(Erant omnino itinera duo, quibus itineribus domo exire possent):[CA注]有时候,比方说在这个例子中,关系代词所指代的名词会在从句中再一次出现——特别是在凯撒的作品中。这似乎是法律文书的风格。[译按]CA注指的即是主句中的itinera[道路,复数宾格]和从句中的itineribus[道路,复数夺格]。

色克瓦尼人的领地(Sequanos):[M注]色克瓦尼人的城邦即是现今的Franche Comté。[Ø注]Sequani即finis Sequanorum[色克瓦尼人的领地]。

[G注]当时有要塞Écluse隘口巩卫这条道路,距日内瓦19罗马里。流经这块地方的尔霍达努斯河是罗马行省的边界。赫珥威提依人的选择是,或是渡过尔霍达努斯河,穿过被罗马人控制的地盘,或是沿着它的北岸通过友好的色克瓦尼人的领地。

只容一辆辎重车勉强通过(vix qua singuli carri ducerentur):[G注]where carts could scarcely be hauld in single file,参见图 36-55 辎重车与推车。

俯临着(impendebat):[任译]俯临。[译按]impendeo本意“悬挂”,任译极传神,从之。

我们的行省(provinciam nostram):[CA注]“我们的行省”指的即是高卢南部的罗马行省。

[G注]这条道本身比较易走,但是赫珥威提依人走这条路的话就得打败日内瓦的罗马军团,强行穿过被罗马军队控制的地盘,路程约50里。

最近被征服(nuper pacati erant):[M注]伽尤斯·颇姆璞提努斯(C. Pomptinus)在前61年任裁判官的时候,击败了入侵他的纳尔波高卢(Gallia Narbonensis)行省的阿珥罗卜若革斯人(Allobroges)——他们也许是叛乱分子(insurgents)。[G注]伽尤斯·颇姆璞提努斯在前61年镇压了“属绝望的”叛乱(a rebellion “of despair”)。

阿珥罗卜若革斯人(Allobrogum):[CA注]Adelung把Allobroges这个名字解释作“高地人”(highlanders):al意为“高”,broga意为“土地”。对此,O’Brien在他的爱尔兰语英语词典中表示赞同:aill意为“岩石”,brog意为“居所”。

[译按]Johann Christoph Adelung(1732—1806),德国学者。John O’Brien逝世于1767年,为天主教Cork及Cloyne教区主教,于1768年出版了《爱尔兰语英语词典》(The Irish-English Dictionary)。

[G注]凯撒时代之后,尔霍达努斯河的河床一定发生过变化。现今在日内瓦和Écluse隘口之间只有一个浅滩。

日内瓦(Gen‹a›va):[CM注]若以铭文为依据,Genava当是正字(the right orthography)。这个词,根据Glück的说法,是从凯尔特语单词gena[嘴巴]来的,恰如其分地描绘了日内瓦的位置——湖水的波浪急匆匆地涌入狭窄的河道(river course)。[译按]据Hering本校勘记,钞本上Genava均作genua,下I.7.1,I.7.2 Genavam均作genuam,据蒙森(Mommsen)说改之,《高卢战记》中“日内瓦”仅此3见。尖括号(‹   ›)表示推测性增补。

在这镇上(ex eo oppido):[CA注]事实上,这座桥在镇子的边上。

延伸(pertinet):[CA注]有些人将pertinet译作belongs,这是完全错误的。古希腊语译文表达了真正的意思:ἀφ’ ἧς (Γενοΐας) καὶ γέφυρα εἰς τὴν Ἑλβητικὴν διήκει。[译按]διήκει意为“延伸”。

因为阿珥罗卜若革斯人看起来对罗马人并无好感(quod nondum bono animo in p. R. viderentur):[TH注]这里使用虚拟式,因为阿珥罗卜若革斯人对罗马人的背叛仅仅是赫珥威提依人密谋时考虑到的理由,而非凯撒确认的事实。[G注]5年前,阿珥罗卜若革斯人驻罗马的使者与喀提林的党羽相勾结,后来又背叛了他们。

集结(conveniant):[G注]这里使用了虚拟式,是因为diem dicunt[他们确定日子]具有命令的意味。[译按]conveniant为convenio[会合]的虚拟式现在时主动态第三人称复数。

这天((is) dies):[CA注]上面的(qua) die[日子]用作阴性,而这里的(is) dies却用作阳性——有这样一条一般规则(不很精确,有不少特例):当表示特定的、特殊的一天时,dies用作阳性,而在表示一段持续的时间时,dies用作阴性。

路奇乌斯·皮索(L. Pisone):[G注]路奇乌斯·皮索是凯撒的岳父。[译按]这位路奇乌斯·卡珥普尔尼乌斯·皮索·凯索尼努斯(Lucius Calpurnius Piso Caesoninus)与其祖父重名,前者是公元前58年的执政官,后者是前112年的执政官。参见I.12.7的相关笺注。

路奇乌斯·皮索和奥卢斯·伽比尼乌斯任执政官时:[任注]即前28年。[A注]这是A. U. C. 696年,公元前58年,喀提林(La. Catilinus, Eng. Catiline)死后第4年,第一次三巨头会晤(the first triumvirate)后的第二年。[Y注]是年,西塞罗被放逐。[译按]任译此处恐为印误。

4月朔日前的第5天(a. d. v. Kalendas Apriles):[GS注]a. d. V. Kal. Apr. =ante diem V. Kalends Aprilis。[C注]在古代,总是由祭司在神庙中宣布每月的朔日或新月出现的那天。这天被称作kalendae或kalends,来自古希腊语动词καλέω[呼唤;祈求]——拉丁语废词calo亦来自它——这即英语calendar的词源。必须注意,罗马人给每个月份划了3个节点,即kalends[朔日],nones[3、5、7、10月的第7天,其余月份的第5天]和ides[古罗马历望日,3、5、7、10月的第15天,其余月份的第13天],并从这些节点倒过来推算其他日子。并且,在计算日子的时候,他们同时把所指的那天,以及从之倒推的节点日包括进去。由此,当下这个例子a. d. V. kal. April.意味着3月28日。因为,4月的朔日是1日,而3月31日被称作pridie kalendarum或者pridie kalendas(暗示着ante[在……之前]),意思是“4月朔日之前的那天”,这天也被算作之前的第二天,或者,如英语的表达,of the Kalends of April。相应地,3月30日就是4月朔日前的第3天,29日就是第4天,28日就是第5天。另外重要的一点是,ante diem,在所有类似的例子中,本质上是die ante的误用(corruption),最终逐渐变为习语。由是,先前的表达实际上是die quinto ante Kalendas,从而可以被译作“4月朔日前的第5天”。凯撒在这里给出的日期即儒略历(Julian calendar)3月24日,对应到我们使用的格里历(reformed calendar)即3月22日。

[H注]因为历法混乱,各权威关于真实日期的说法相差将近一个月。著名的天文学家Leverrier估计是3月24日,那年的春分日。

[TH注]当时罗马的历法十分混乱,而这种紊乱在前45年愈发严重,在那年的第一天,儒略历(Juian calendar)开始实行。在旧历中,一年仅有355天,或者,粗略地说,有12个太阴月(lunar months)。一个由22或23天轮流组成的闰月插在每年的2月23日之后。然而这过度了,因为每4年多了4天。在前191年,祭司团(college of pontiffs)被授予权力,根据他们的判断来变更或省略闰月。这项特权常被滥用,因为闰月偶尔省略,来迎合某位想要尽快回到罗马的行省总督。在前58年到前45年之间,仅有2个闰月,从而导致在前46年,历法比实际早了90天。为了使历法正常,当时的独裁官凯撒颁布法令宣布那年有445天。

一共[只]有两条路——[赫珥威提依人]能借之以离开家乡的路。一是通过色克瓦尼人[的领地],[这]条[路]狭窄而艰险,[位处]尤剌山和尔霍达努斯河之间,只容一辆辎重车勉强[通过],而且一座极高的山俯临着[它],以至于极少的人就能轻松地阻碍[他们];[2]另一条路通过我们的行省,比较容易[通过]也更少阻碍,那是因为在赫珥威提依人与那最近被征服的阿珥罗卜若革斯人(Allobroges)的领地之间是尔霍达努斯河,而它在一些水浅的地方[能]被涉水渡过。 [3]阿珥罗卜若革斯人最偏远的镇是离赫珥威提依人的领地最近的日内瓦(Genava)。在这镇上[有]一座桥延伸至赫珥威提依人[的领地]。[赫珥威提依人]认为自己或者说服阿珥罗卜若革斯人——因为[阿珥罗卜若革斯人]看起来对罗马人并无好感——或者就用武力迫使[阿珥罗卜若革斯人]允许他们穿过阿珥罗卜若革斯人[的领地]。[4]一切事情准备妥当后,他们确定了所有人在尔霍达努斯河河岸上集结的日子。这天是路奇乌斯·皮索(Lucius Piso)和奥卢斯·伽比尼乌斯(Aulus Gabinius)任执政官时4月朔日前的第5天。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