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54

Hōc proeliō trāns Rhēnum nūntiātō, Suēbī, quī ad rīpās Rhēnī vēnerant, domum revertī coepērunt; quōs ubi quī proximī Rhēnum incolunt perterritōs sēnsērunt, īnsecūtī magnum ex iīs numerum occīdērunt. Caesar ūnā aestāte duōbus maximīs bellīs cōnfectīs mātūrius paulō quam tempus annī postulābat in hīberna in Sēquanōs exercitum dēdūxit; hībernīs Labiēnum praeposuit; ipse in citeriōrem Galliam ad conventūs agendōs profectus est.

苏厄比人(Suebi):[H注]也许第51章中提到的苏厄比人仅仅是一个支队,是迁徙者的先头部队。

莱茵河附近(proximi Rhenum):[CA注]即在莱茵河河岸上,这里省略了介词ad。

乌比依人(Ubii):[Hering本]、[Holmes本]、[Klotz本]、[Budé本]ubi。[Pontet本]、[CA本]Ubii。[任译](无与之对应的字词)。[M译]the Ubii。[M注]乌比依人在莱茵河西岸,科隆(Cologne)是他们的首府。[LS注]乌比依人……是日耳曼族,但是他们似乎比苏厄比人更开化,……可是他们最终被苏厄比人征服。

[CA注]通行本中作ubi而非Ubii。支持ubi的学者坚持认为Ubii是错误的,因为乌比依人离战场太远了——这只是批判性洞察力的一个小例子!——好像乌比依人与苏厄比人之间的相对位置和凯撒与阿瑞欧维斯图斯之战的战场有关。一个支持Ubii的强有力的证据来自I.37:特热威瑞人(乌比依人的邻居)带着情报到凯撒那儿去——苏厄比人打算渡过莱茵河到他们附近。又,乌比依人是苏厄比人的旧敌,参见IV.3。Davies,Clarke以及Oudendorp等等许多学者的校勘本都支持Ubii,这最先是Rhenanus和Hotomannus的猜想。古希腊语译文作Οὔβιοι。

[G注]乌比依人……是苏厄比人的死敌,因此他们和罗马人结盟。

[译按]据CA注改ubi作Ubii。任译索引中有“乌皮人(Vbii)I. 54……”一条(疑因袭自Loeb本索引),若按任译及其底本,则“I. 54”当删。François Hotman(1524—1590),法国学者。Beatus Rhenanus(1485—1547),又名Beastus Bild,阿尔萨斯的宗教改革者。

他们(quos):[译按]译者将quos引导的关系从句移出主句,以求可读。

在一个夏季(una aestate):[任译]在一个夏季中。[M译]in one campaign。[E译]in a single summer。[G译]in one summer。[H译]in a single season。[P译]ἑνὶ θέρει。[谢词]aestas:进军;远征;夏季……[OLD1 The warm period of the year, summer. … c (as the campaigning season)。[C注]赫珥威提依之役持续了大约3个月,而阿瑞欧维斯图斯之役从凯撒着手攻击他开始持续了约一个月——正如在第37章末尾所言。然而,在击败、驱逐了赫珥威提依人之后,有一个间隙,大约一个月或6周,这段时间里高卢首领召开了会议,他们向凯撒陈情,凯撒则与阿瑞欧维斯图斯之间的互派使者。[译按]M译亦通,然诸家皆理解作“夏季”,故从任译。

两场重大的战役(duobus maximis bellis):[H注]赫珥威提依人的溃败对未被征服的高卢来说是有力的一击,战胜阿瑞欧维斯图斯则挫败了日耳曼人向前的步伐。一位从前只有很少军事经验的中年男子取得了这些胜利。

稍稍早于这年的时令所要求的(maturius paulo, quam tempus anni postulabat):[G注]与阿瑞欧维斯图斯的决定性的战役大约发生于9月10日。

色克瓦尼人的领地(in Sequanos):[Klotz本]in Sequanos。[任译](无与之对应的字词)。[TH注]那个战场——凯撒从那里把军队带in Sequanos[往色克瓦尼人的领地]——曾经属于色克瓦尼人,但是阿瑞欧维斯图斯强行夺了过来(I.31.10)。或许,凯撒现已将之归还给了色克瓦尼人。凯撒驻军色克瓦尼人的领地,而非行省,使他的意图显得明白——他就是想要征服高卢。[译按]任译恐失。Sequanos是Sequani的复数宾格,本是专名,这里意为“色克瓦尼人的领地”,是凯撒的习惯用法。

冬营(hibernis):[M注]罗马人的冬营(winter-quarters)表现出古代战争最明显的特征。冬营由令人惊异的力量修建,除了根据罗马军队中不同军阶相对的尊荣而修建之外,冬营具有那个时代所有的市镇设施,要占据一大片土地——许多罗马城镇的起源就是冬营。……那些名字里出现cester或chester的地方,曾经就有过冬营。不仅仅是因为名称——cester和chester都源自于castra,而非一个撒克逊(Saxon)单词——我们下这个结论,在部分地方,发现有罗马人的战争工具以及他们逗留的其他痕迹。

[译按]谢词castra词条:castra, orum, n. pl. 与罗马驻军营地有关的城市名称……;castra来自于castrum,意为“防御工事;堡垒;营地”。

内高卢(citeriorem Galliam):[G注]即阿尔卑斯山以南。

以主持巡回审判大会(ad conventus agendos):[M译]to hold the assizes。

[任注]罗马行省下面划分成许多称作“区”(conventus)的行政单位,行省长官每年一次轮流到各区的首府去主持审判、接受请愿,处理税收和征兵等事务上的纠纷。有时附近各被征服部落和盟邦的首领也都赶来相会,所以本书中有的地方又译为巡回审判大会。

[M注]拉丁文单词conventus[聚会;会议;宣判大会]在起初指的是那些罗马人在他们所征服的国家中设立的法庭,换一种表达即是“省级巡回审判”(provincial assizes),用来管理法律事务、聆听请愿、规定有关税收和兵役的一般事务、给文件盖印以示合法。地方总督通常由20个从罗马居民——行省中特殊的那部分人——中选拔出的人协助管理大部分事情,作为他的assessores[助手;助理法官]——或称作consilium[商议;会议;咨询委员会;建议]、“智囊团”。法庭审判就像所有的行省总督那样,都使用拉丁语——参见瓦勒瑞乌斯·玛克西穆斯(Valerius Maximus,约前20—约50)所著《言行录》(Facta et Dicta Memorabilia / Factorum ac Dictorum Memorabilium / De Factis Dictisque Memorabilibus)II.2——由此,在那些场合,行省总督就需要一个翻译员协助。其他文献,比如西塞罗的《驳维勒斯演说辞之三》第37章中,也提及了此事。将凯撒写高卢人的战记和颇吕比欧斯《论罗马军事》第二卷中高卢人与罗马人的战争史,以及第三卷中关于他们参与布匿战争(Punic War)的叙述相比较是件有趣的事情。

[G注]总督的法庭是为了司法(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而设立的,(凯撒去内高卢的)进一步的原因是为了靠近罗马并观察那里的政治变化。

[译按]ad conventus agendos的译文从任译,另参见V.1.5,V.2.1,VI.44.3以及VII.1.1。

这场战役[的消息]被传过莱茵河后,那些已经到达莱茵河边的苏厄比人开始返回家乡。那些居住在莱茵河附近的乌比依人(Ubii)一知道他们受了惊吓,在追击后,杀死了他们中大量的人。[2]凯撒在一个夏季完成了两场重大的战役,稍稍早于[这]年的时令所要求的,把军队带往色克瓦尼人[领地]中的冬营。[3]凯撒委派拉比厄努斯去冬营[后],就启程去内高卢以主持巡回审判大会。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