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2

Apud Helvētiōs longē nōbilissimus fuit et dītissimus Orgetorīx. Is, M. Messālā et M. Pupio Pīsōne cōnsulibus, rēgnī cupiditāte inductus coniūrātiōnem nōbilitātis fēcit, et cīvitātī persuāsit ut dē fīnibus suīs cum omnibus cōpiīs exīrent: perfacile esse, cum virtūte omnibus praestārent, tōtīus Galliae imperiō potīrī. Id hōc facilius iīs persuāsit, quod undique locī nātūrā Helvētiī continentur: ūnā ex parte flūmine Rhēnō lātissimō atque altissimō, quī agrum Helvētium ā Germānīs dīvidit; alterā ex parte mōnte Iūrā altissimō, quī est inter Sēquanōs et Helvētiōs; tertiā lacū Lemannō et flūmine Rhodanō, quī prōvinciam nostram ab Helvētiīs dīvidit. Hīs rēbus fīēbat ut et minus lātē vagārentur et minus facile fīnitimīs bellum īnferre possent: quā ex parte hominēs bellandī cupidī māgnō dolōre adficiēbantur. Prō multitūdine autem hominum et prō glōriā bellī atque fortitūdinis angustōs sē fīnēs habēre arbitrābantur, quī in longitūdinem mīlia passuum CCXL, in lātitūdinem CLXXX patēbant.

最高贵……的(nobilissimus):[G注]即出生高贵的人。高卢人的民众革命和希腊人、罗马人中的一样,把原来的首领或者国王逐出,并设立了每年选举一次的职位威尔戈卜热图斯(Eng. Vergobret, La. Vergobretus,参见I.16)。但是统治家族的首领自然依旧野心勃勃,想要重新获得从前权力阶层的利益。欧尔革托瑞克斯欲在高卢建立君主政体。

显然(longe):[M译]by far。[译按]此为意译。

欧尔革托瑞克斯(Orgetorix):[CA注]这个名字的意思,据凯尔特语学者的说法,是“百山之首”(chief of a hundred hills):or意为“山丘”,ced意为“一百”,righ意为“首领”。[H注]词尾-rix很常见,意为“首领”(来自拉丁语rex[国王])。Orgetorix意为“杀戮者之王”。

在玛尔库斯·美斯撒拉和玛尔库斯·皮索任执政官的时候(M. Messala [et P.] M. Pisone consulibus):[TH注]在M. Pisone之前的et P.见于诸抄本,显然是一处添写。正如Meusel所言,共和国时代的罗马人不会有2个前名,而在此类短语中凯撒总是会省略et。[任注]古代罗马人纪年,大致采用两种方法:一种以传说中的罗马城建城的一年(前753)作为元年,依次后推,如公元一年,即记作“建成后754年”,简写作“A. U. C. 754”;另一种方法是以当年担任执政官的两个人的姓名作为年号,如此处说的美斯撒拉和皮索执政的一年,即前61年,也就是A. U. C. 693年。[译按]Hering本中的方括号([   ])表示校勘者所作的删减;这一功能晚近由大括号({   })来承担,而方括号则用来表示因文本缺损而作的增补。参见:Martin. L. West. Textual Critism and Editiorial Technique: Applicable to Greek and Latin Texts, B. G. Teubner, 1973: 80~81。方括号中的词(或字母)于译文中均略。

[M注]前61年任执政官的是玛尔库斯·瓦勒瑞乌斯·美斯撒拉·尼戈尔(Marcus Valerius Messala Niger)和玛尔库斯·普皮乌斯·皮索(Marcus Pupius Piso),在这年中,克罗迪乌斯(Clodius)亵渎了德善女神(Bona Dea)的祭仪;庞培(Eng. Pompey the Great, La. Pompeius)击败了海盗、提格剌内斯(Tigranes)国王和米特里达梯(La. Mithridates, Gk. Μιθριδάτης)国王。

[译按]普卜利乌斯·克罗迪乌斯·普珥克赫尔(Publius Clodius Pulcher)没有胡须,故他得以伪装成女性并潜入凯撒的家中参加只有女性能参加的祭祀德善女神的仪式,因为他失掉了向导,所以别人从他的声音中认出了他,他遂逃走。尽管西塞罗后来提供了不利于他的证据,克罗迪乌斯仍被无罪释放,然而凯撒却和妻子离婚了——她被控带克罗迪乌斯加入那次祭祀。前58年,克罗迪乌斯当选为护民官,他利用法律报复西塞罗——西塞罗曾经在前63年未经审判处死了制造第二次喀提林阴谋(Second Catilinarian Conspiracy)的几个人——从而导致西塞罗离开罗马。克罗迪乌斯于前53年死于械斗。

Clodius[克罗迪乌斯]又拼作Claudius[克劳迪乌斯]。

贵族(nobilitatis):[G注]从第4章中我们可以看到,由贵族掌控的权力阶层的力量是多么巨大,以及他们之所以会自然地加入这样一个团体的原由。

集团(coniurationem):[吴辞]结党;同盟;共同宣誓;阴谋;谋叛……。[G注]即一个以誓言表达了忠心的联盟。[W注]这个贵族集团的真实目的是使欧尔革托瑞克斯成为所有赫珥威提依人的国王,而大多数高卢民族都没有国王。他期待人们迁徙的真实动机是:一,通过让自己成为迁徙时的首领,他能够掌控足够多的权力使自己成为国王;二,他想要以国王的身份征服其他高卢各邦。

怂恿(persuasit):[H注]语词persuadeo与suavis[甜美的;悦人的]具有相同的词根。

民众(civitati):[CA注]这里的civitas意指在某个地区或城邦中,在同一个统治机构下的所有居民。

带着全部的资财(cum omnibus copiis):[M注]cum omnibus copiis等同于πανδημεί,意为“带着他们全部的物品和动产”(with all their goods and chattels),比较I.31.5的cultum et copias Gallorum。

[TH注补遗]我们不确定,(omnibus) copiis是等同于militibus[军队]还是古希腊语的πανδημεί[男人、女人和孩童],抑或是opibus[资财]。Meusel认为它等同于opibus,并说这就是在凯撒笔下copiae不作“军队”(troops)解时的含义。但是当阿瑞欧维斯图斯(Ariovistus)praeter castra Caesaris suas copiae traduxit[率领着自己的部队在凯撒营前经过](I.48.2)时,copiae明显就包含了,或说伴随着(were accompanied)妇女和孩童——尽管凯撒可能仅考虑到了军队。比照I.51.2。

[译按]《古希腊语汉语词典》:πανδημεί,亦作πανδημί,是πάνδημος的副词,意为“人人;全体;大家一齐”。另见I.31.5及相关笺注。

领地(finibus):[CA注]凯撒作品中的fines[领地;界限;终点]常常指的是领地(territory)或国土(country)。

日耳曼人(Germanis):[W注]我们从I.1.4~5可以知道,莱茵河并不能阻挡日耳曼人频繁的战争。凯撒在后文中暗示了日耳曼人的逼迫是赫珥威提依人迁徙的一个原因。在另一方面,日耳曼人会占据赫珥威提阿(Helvetia)这一必然的事情使凯撒不会让赫珥威提依人迁徙。

一面(altera):[A注]在表示部分时,alter[其他;另一个]一般用来代替secundus[第二个;其次的],就像这里的una, altera, tertia。除了alter和secundus,有时也用alius,就像第1章中修饰ex parte的unam, aliam, tertiam。

尤剌山(monte Iura):[CA注]这个名字在凯尔特语中的意思是“神的领地”,Jou是对神的称呼,rag意为首领或统治者的领地。这个被蛮族用来指代高山的名字是非常恰当的。

勒玛恩努斯湖(lacu Lemanno):[CA注]就是现今的日内瓦湖(the lake of Geneva)。斯特拉波拼写作Λιμέννα,而古希腊语译本拼写作Λεμάνος。

由于这些情况(his rebus):[任译]在这种环境中。[M译]From these circumstances。[译按]his rebus为独立夺格状语,将之理解作原因状语为宜。

发生了(fiebat ut):[任译](无与之对应的字词)。[M译]it resulted, that ... 。[G注]此处未完成时的fiebat表示从句中的持续性效果(the continued effect of the causes)。[译按]fit ut又有“偶然发生”的意思。

人数之众多:[G注]赫珥威提依人的人数——包括那些小的、从属的部落——是368000(参见I.29)。

他们……狭窄的领地(angustos se fines):[Y注]形容词angustos修饰的是fines,其在句子中的位置——出现在fines之前,二者被se隔开——使之有强调的意味。

240罗马里(milia passuum ccxl):[CA注]Cluverius批评这里的长和宽的数据都是不精确的。但是我们必须记住,凯撒在写作时并没有到过赫珥威提依人的土地,从而,他这里只不过使用了赫珥威提依人的粗略估计。凯撒认为赫珥威提阿(Helvetia)从日内瓦到康士坦茨湖(lake of Constance)的长度是48地理英里,而实际只有40地理英里。[译按]Cluverius(1580—1622),德语名为Philipp Clüver,德国学者。

180罗马里:[任注]罗马里(mille passuum)——罗马人以5罗马尺(pes)为一罗马步(passus),1000罗马步为一罗马里。一罗马尺合29.6公分,一罗马步合149公分,一罗马里合1490公尺,即1.49公里,合2.98华里。[M注]罗马里(the Roman mile):一罗马里(mille passus)=4854英尺,即是9.193英里。由此根据文本,这块领地的长度约为217英里,宽度约为163英里。赫珥威提阿从勒玛恩努斯湖到康士坦茨湖(lake of Constance)的实际长度不足40地理英里(geographical miles)。[谢词]1罗马尺=29.57公分(厘米)。[译按]据《高卢战记》的文本,赫珥威提依人的领地大约长354.84公里,宽266.31公里。又,1地理英里(geographical miles)等于1.8553公里。

在赫珥威提依人中,最高贵、最富有的显然是欧尔革托瑞克斯(Orgetorix)。他,在玛尔库斯·美斯撒拉(Marcus Messala)[与]玛尔库斯·皮索(Marcus (Pupius) Piso)任执政官的时候, 因为被对王权的贪求诱导,建立了一个贵族集团 ,并怂恿民众带着全部的资财 从他们自己的领地离开。[2] 他激励道,由于[赫珥威提依人]在勇力上胜过所有人,所以占有高卢全境的统治权是很轻松的。[3][欧尔革托瑞克斯]用这个[理由]很轻易地说服了他们[去做]这件事——赫珥威提依人[的领地]在周围被天然的地势包围:一面被那分开赫珥威提乌斯地(ager Helvetius)与日耳曼人 [领地]的极宽极深的莱茵河围着,一面被那处于色克瓦尼人与赫珥威提依人之间极高的尤剌山(mons Iura) 围着,第三面被那条把我们的行省与赫珥威提依人[领地]分开的勒玛恩努斯湖(lacus Lemannus)与尔霍达努斯河围着。[4]由于这些情况,[便]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局促地徘徊,又难以方便地向邻邦发动战争。因为这个原因,渴求战争的人蒙受了极大痛苦。[5]而由于人数之众多和战争与勇敢[带来]的荣耀,[赫珥威提依人]认为他们拥有一块狭窄的领地 ——长度达240[罗马]里 ,宽度达180[罗马]里 。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