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minum 1. 20

Vile potabis modicis Sabinum
cantharis, Graeca quod ego ipse testa
conditum levi, datus in theatro
    cum tibi plausus,

care Maecenas eques, ut paterni5
fluminis ripae simul et iocosa
redderet laudes tibi Vaticani
    montis imago.

Caecubum et prelo domitam Caleno
tu bibes uvam: mea nec Falernae10
temperant vites neque Formiani
    pocula colles.

这首诗写给麦凯纳斯,关于麦凯纳斯,见第一首的介绍。从形式上看, 这似乎是一封信,此前麦凯纳斯应当表达了到贺拉斯的农场来做客的意愿。 贺拉斯邀请朋友来做客,却友善地警告对方,自己没有上等酒可以招待他,只有自己亲自酿造的普通酒,但它的酿造日期对朋友来说很有纪念意义。 Moore 评论道,此诗缺乏贺拉斯一贯的考究风格,似乎是草就。但更多的 学者并不认同这种评价。Commager 指出,“罗马的内容(酒),希腊的形 式(酒器),简朴的杯子,亲身的劳动,所有这些都暗示,贺拉斯献给恩主 的真正礼物不是酒,而是这首诗本身。”Putnam 也说,至少他款待麦凯纳 斯的酒带有诗的印记,诗中的许多用词都兼有酿酒和作诗的双重含义(详 见相关注释) 。Putnam 还认为,诗歌的主旨包含着对朋友的劝诫。虽然贺拉斯真心感激麦凯纳斯对自己的关心提携,也一再称赞他的品质,但他也经常提醒这位挚友,财富、权势之类的东西都是不可靠的,诗歌、艺术和 美才是值得追求的,这样的态度在《颂诗集》中有反复的表达(Odes 1.1, 2.17, 3.8, 3.29)。本诗格律是 The Sapph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四行一节。译文采用每节前三行五顿、末行二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第 1 行 Vile(便宜)修饰 Sabinum(萨宾地区酿造的酒,参考前面第 10 首第 7 行的注释),“便宜”是相对于麦凯纳斯这样的显贵平时所喝的高档 酒而言的。potabis(喝)的主语是“你”——麦凯纳斯,动词的将来形式 表明这是邀请,参考卡图卢斯《歌集》第 13 首开篇。modicis(朴素的) 修饰 cantharis(带手柄的酒瓶),modicis 或许也暗含着道德上的节制之意, cantharis 是陶制的酒器,和贵族常用的金银酒器不同,但另一方面,如 Wickham 和 Chase 所称,它却是酒神巴克斯的圣器。

第 2 行 Graeca(希腊的)修饰 testa(陶罐、陶坛),夺格表示储藏的空间,古罗马通常用这样的坛子盛放进口的希腊酒,贺拉斯把自己的萨宾酒放在 里面,似乎是为了吸收原来希腊美酒的味道,某种诗学隐喻至此呼之欲出。 Quod 指上一行的 Sabinum。ipse(自己)强调整个过程是贺拉斯亲手完成,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让奴隶去做。

第 3 行 conditum(condo 的过去分词),“储存”,修饰 quod 或者说 Sabinum, levi(lino 的现在完成时),字面意思是“抹泥、抹浆”之类,这里是指给酒坛封口。按照当时的惯例,贺拉斯应当会刷上沥青封酒坛,印上自己的 印,并贴上日期标签。Putnam 指出,condo 在贺拉斯诗中经常表达创作的 意思,如《长短句集》 (Epodes 1.1.12, 1.3.24) 、 《讽刺诗集》 (Satires 2.1.82) 和《诗艺》 (Ars Poetica 436),在Epodes 1.1.12中,condo更是直接和compono (写)并列。lino 也有双重含义,如果作为诗学比喻,成功的诗人留下好 的作品,蹩脚的诗人却会“弄脏、毁掉”自己的诗。《长短句集》(Epodes 2.1.235-7)中就有这样的用法。datus(给)省略了 est,作下一行 plausus (欢呼、喝彩)的谓语。in theatro,“在剧场”。

第 4 行 cum 这里引导单纯的时间状语从句。tibi,指麦凯纳斯。贺拉斯强调的是酿酒的时间对于麦凯纳斯本人的特殊意义。这里描绘的剧场观众向 麦凯纳斯欢呼的场景究竟发生在什么背景下,按照 Wheeler 的总结,学界 一共有三种猜测。多数注者认为,麦凯纳斯是在一场重病康复后现身,但 也有人认为,观众的欢呼可能是因为麦凯纳斯赞助了剧场的表演,Faber 等人提出,此事可能发生在麦凯纳斯挫败雷比达(M. Aemilius Lepidus)阴 谋后。Putnam 指出,datus…cum 显然呼应着第 3 行的 conditum。从词源考 虑,datus 和 conditum 中的 ditum 都源于动词 do,而前 con-则源于介词 cum;从修辞考虑,这样的安排则是典型的交错法(chiasmus),这两层关 系都暗示贺拉斯的酿酒和剧场观众的喝彩之间有某种对应,如果说二者都 是赠给麦凯纳斯的礼物,哪种礼物谦卑而珍贵,哪种礼物风光而空洞,就 不言而喻了。MacLeod 补充道,conditum 突出了“与世隔绝”和“在时间中绵延”的两层意味,体现了私密性和永恒性,与 datus(还有后面的 redderet)所形容的喝彩声形成了对照,后者是公共的、短暂的,贺拉斯的 褒贬已经藏在措辞里了。

第 5 行 care,carus(亲爱的)的呼格,后面的 Maecenas(麦凯纳斯)和 eques(骑士)也都是呼格,但 care 直接修饰 eques。Wheeler 提出,这里 的 eques=equitum decus(骑士阶层的荣耀)。Bentley 认为 care eques 没有道 理,应当是 clare eques(杰出的骑士)。我觉得,care 或许同时表达了两层 意思,一是贺拉斯对麦凯纳斯的个人情谊,二是公众对他的拥戴。麦凯纳 斯拥有巨大的权力、财富和声名,但一生不愿进入贵族之列,而乐于以骑 士的出身示人,这里贺拉斯特意提到“骑士” (eques),是对恩主和朋友的 高度称赞,所以无须另外的修饰词。Putnam 独具慧眼地指出,care 不仅不 是错误,而且是贺拉斯精心挑选的词,它和诗歌开篇的 vile 形成了巧妙的 对照,贺拉斯的酒虽然在世人眼中没多少价值,却代表了忠诚的友谊和永 恒的诗歌,在权力高峰的麦凯纳斯虽然被众人视为很有价值(carus),这 种热情却是转瞬即逝,不可靠的。ut,引导结果状语从句。paterni(父亲 的)修饰 fluminis(河),共同作 ripae(岸)的属格。

第 6 行 fluminis paterni 指台伯河,麦凯纳斯出生于埃特鲁里亚地区,先祖 曾是该地区的统治者,参考前面第 1 首第 1 行的注释。iocosa(开玩笑的) 修饰第 7 行的 imago(影像),imago 此处指回声。

第 7 行 redderet,“送回、回应”,laudes,“赞美”,此处指赞美的欢呼。Putnam 认为,这两个词也可能有诗学含义,redderet 不仅在词源上与前面的 conditum 和 datus 相关,而且在 Odes 4.6.43 中贺拉斯曾直接用它表示作诗, laudes 在贺拉斯和维吉尔的作品中也经常指用文学记述英雄事迹。Vaticani 修饰 montis,属格,梵蒂冈山(Mons Vaticanus)在意大利中部,按照 Wheeler 的说法,Vaticanus 的名称可能源于拉丁语 vates(先知)一词,因为此山曾 是埃特鲁里亚人的占卜之地。

第 8 行 imago 和 montis 连用,常代称古希腊神话中的厄科仙女(Echo), 因此也可表示回声。贺拉斯集中的证据见 Odes 1.12.3。

第 9 行 Caecubum,指产于凯库布(Caecubus ager)的葡萄酒。prelo(榨 酒机)被 Caleno(由 Cales 变来的形容词)修饰,domitam(被征服)修饰 uvam(葡萄),prelo domitam Caleno uvam 合起来指卡莱斯(Cales)出产 的葡萄酒。Putnam 和 MacLeod 觉得,domitam 和 prelo 的词源(premo) 都影射了世人的不自由,与诗人的自由相对照(参见第 12 行的注释)。

第 10 行 tu(你)指麦凯纳斯,刻意突出“你”这个主语,是为了强调麦凯纳斯和贺拉斯平时所喝的酒如何不同。bibes 的将来时表示习惯或倾向, 类似的用法见于见面第 7 首第 1 行。但一些学者认为,bibes 的用法不应和 第 1 行的 potabis 有如此大的差别。Keller 建议改为 bibas(虽然你喝)或者 bibis(你习惯喝),Orelli 等人建议把 tu 改成 tum(然后),Munro 建议把 bibes 改成 vides(你提供),此外还有多种设想。mea(我的)修饰第 12 行的 pocula(酒杯),mea 和 tu 的强烈对照似乎意味着 bibes 或者 bibis 是 恰当的选择。Falernae 修饰 vites(葡萄藤),法雷努(Falernus)是著名 的葡萄酒产地。

第 11 行 temperant,“混合、缓和”,古罗马人喜欢将葡萄酒以一定的比例 (酒通常不到 1/3)兑上水。Formiani 修饰 colles(山谷),福米埃(Formiae) 附近的山谷生产优质葡萄。

第 12 行 pocula(酒杯)作 temperant 的宾语。关于 9-12 行的四种酒,Allen 在分析古现代相关文献的基础上给它们排了序,普林尼在《自然史》中把 罗马的葡萄酒分为四等。凯库布酒位列第一等,卡莱努酒虽列第三等,但 普林尼指出它以前的地位更高,斯特拉博(Strabo)曾把康帕尼地区的葡 萄酒称为意大利葡萄酒的代表,而卡莱努又是康帕尼的著名产地,因此在 贺拉斯的时代,卡莱努可能也是上等酒。法雷努在普林尼的分类中列第二 等靠前的位置,福米埃在 Smith 的《古典器物词典》中则位列第三等酒。 大体上,贺拉斯的意思是:你喝的都是凯库布、卡莱努这样的上等酒,我 连法雷努、福米埃这些稍微像样的酒都没有,这自然只是朋友间的调侃。 Prickard 认为,四种酒的头韵关系暗示,它们之间完全可以互换,并无等 级的区别,贺拉斯如此处理,只是为了简洁(其实就是中国修辞学所谓的 互文手法)。他还相信,bibes 的将来时应当理解为命令式用法。贺拉斯的 意思是:你,麦凯纳斯,尽管喝你的这四种酒,但我贺拉斯一种都没有! MacLeod 提出,贺拉斯称,无论是法雷努的葡萄还是福米埃的山谷都无法 “管辖、控制”(从 temperant 的本义引申)自己的酒杯,也就是在宣告精 神上的自立。

便宜的萨宾酒和朴素的陶瓶等着你,
是我亲手藏进希腊的坛子,抹上
封泥,犹记当日人们正向你致意,
    在宽阔的剧场。

麦凯纳斯,我亲爱的骑士,你先祖5
居住的河流两岸,还有梵蒂冈山,
那时都传来快乐的回声,仿佛
    也把你颂赞。

你在家会喝凯库布和卡莱斯榨酒机
征服的葡萄:可我的杯子,却难让10
法雷努的藤蔓和福米埃的山谷亲至,
    赐给它醇香。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