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odon 16

Altera iam teritur bellis civilibus aetas,
    suis et ipsa Roma viribus ruit,
quam neque finitimi valuerunt perdere Marsi
    minacis aut Etrusca Porsenae manus,
aemula nec virtus Capuae nec Spartacus acer5
    novisque rebus infidelis Allobrox,
nec fera caerulea domuit Germania pube
    parentibusque abominatus Hannibal,
impia perdemus devoti sanguinis aetas
    ferisque rursus occupabitur solum.10
Barbarus heu cineres insistet victor et urbem
    eques sonante verberabit ungula,
quaeque carent ventis et solibus ossa Quirini
    (nefas videre) dissipabit insolens.
Forte quid expediat communiter aut melior pars15
    malis carere quaeritis laboribus.
Nulla sit hac potior sententia: Phocaeorum
    velut profugit exsecrata civitas
agros atque lares patrios habitandaque fana
    apris reliquit et rapacibus lupis,20
ire pedes quocumque ferent, quocumque per undas
    Notus vocabit aut protervus Africus.
Sic placet, an melius quis habet suadere? Secunda
    ratem occupare quid moramur alite?
Sed iuremus in haec: ‘simul imis saxa renarint25
    vadis levata, ne redire sit nefas;
neu conversa domum pigeat dare lintea quando
    Padus Matina laverit cacumina,
in mare seu celsus procurrerit Appenninus,
    novaque monstra iunxerit libidine30
mirus amor, iuvet ut tigres subsidere cervis
    adulteretur et columba miluo,
credula nec ravos timeant armenta leones
    ametque salsa levis hircus aequora.’
Haec et quae poterunt reditus abscindere dulces35
    eamus omnis exsecrata civitas,
aut pars indocili melior grege; mollis et exspes
    inominata perpremat cubilia.
Vos, quibus est virtus, muliebrem tollite luctum,
    Etrusca praeter et volate litora.40
Nos manet Oceanus circumvagus; arva beata
    petamus, arva divites et insulas,
reddit ubi cererem tellus inarata quotannis
    et imputata floret usque vinea,
germinat et numquam fallentis termes olivae45
    suamque pulla ficus ornat arborem,
mella cava manant ex ilice, montibus altis
    levis crepante lympha desilit pede.
Illic iniussae veniunt ad mulctra capellae
    refertque tenta grex amicus ubera,50
nec vespertinus circumgemit ursus ovile,
    neque intumescit alta viperis humus;
nulla nocent pecori contagia, nullius astri61
    gregem aestuosa torret impotentia.
Pluraque felices mirabimur, ut neque largis53
    aquosus Eurus arva radat imbribus,
pinguia nec siccis urantur semina glaebis,55
    utrumque rege temperante caelitum.
Non huc Argoo contendit remige pinus,
    neque impudica Colchis intulit pedem,
non huc Sidonii torserunt cornua nautae,
    laboriosa nec cohors Vlixei:60
Iuppiter illa piae secrevit litora genti,63
    ut inquinavit aere tempus aureum;
aere, dehinc ferro duravit saecula, quorum65
    piis secunda vate me datur fuga.

注者一般认为,这首诗可能作于公元前 41 年,此时,贺拉斯刚从共和 派惨败的腓立比战役归来,尚未归顺屋大维,因此更多的是从战败者一方 来看待罗马内战的(Sellar 指出,维吉尔《牧歌》第四部分是从战胜者一 方来展望未来的,因而充满乐观情绪),而且他尚未像后来那样多少受到赞助制度的牵绊,所以这篇作品的政治情感真实动人。Moore 称,就形式而 言,这首诗在《长短句集》中也是完美的,因此它是贺拉斯好的政治抒情诗。Garrison 相信,它继承了公元前 7 世纪诗人阿齐洛科斯在诗中表 达政治异见的传统,从语言方面看,它则模仿了古希腊罗马立法机构的演 说。此外,诗作明显与维吉尔《牧歌》第四部分有对话关系。本诗格律是 The Second Pythiamb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两行一节。译 文采用每节前行七顿、后行五顿模仿原诗节奏,以 ABAB 的格式押韵, 后两行采用双行押韵。 

第 1 行 Altera...aetas,“又一个时代”或者“又一代人”,从马略和苏拉的 内战算起,此时已经是第二代了。iam,已经。teritur,“消耗、逐渐毁掉”。 bellis civilibus,“内战”,夺格与被动式动词 teritur 配合。这一行明显回应 了维吉尔《牧歌》(4.4)对新的黄金时代的预言:Ultima Cumaei venit iam carminis aetas(西比尔预言的终极时代已经到来)。与维吉尔相反,贺拉斯 不仅看不到所谓黄金时代的征兆,反而相信国家正走向毁灭。

第 2 行 suis...viribus,“她(罗马)自己的力量”,表示手段或原因的夺格。 ipsa Roma,“罗马自己”。ruit,“走向毁灭”。

第 3 行 quam 回指 Roma,并引导 3-9 行的句子,作第 3 行 perdere(摧毁) 、 第 7 行 domuit(征服)和第 9 行 perdemus(摧毁)的宾语。neque 和后面 的 aut、nec 一起连接了一系列否定分句。finitimi...Marsi,“相邻的马尔西 人”,马尔西族好战,居住在意大利中部的山间。他们领导了公元前 91- 前 88 年的同盟者战争,要求削弱罗马的力量,在 Corfinium 建立意大利的 首都。valuerunt 和 perdere 连用,相当于 potuerunt(能够)。

第 4 行 属格 minacis...Porsenae(危险的波塞那)修饰 Etrusca...manus(埃特鲁里亚的军队)。公元前 6 世纪,在罗马后一位国王塔克文被赶下台后, 埃特鲁里亚国王波塞那为恢复君主制,率军围攻罗马,一度对罗马造成了 严重的威胁。

第 5 行 aemula...virtus,“竞争的勇敢”。属格 Capuae(主格 Capua,卡普亚) 修饰 virtus。公元前 216 年,罗马在坎奈(Cannae)战役中惨败后,同盟 城市卡普亚投向了汉尼拔一边,并试图成为意大利的首都,但公元前 211 年被纳入罗马版图。Spartacus acer,“凶狠的斯巴达克”。斯巴达克是公元 前 73-前 71 年奴隶起义的首领。

第 6 行 novis...rebus,“叛乱、暴动”,表示时间的夺格。infidelis,“不忠的”。 Allobrox,单数代表复数,指阿罗布洛基族,高卢南部的一个部落,在公 元前 63-前 62 年的喀提林事件中对罗马不忠。在出卖同谋喀提林之后, 公元前 54 年,他们自己又发动了针对罗马的叛乱。参考西塞罗《反喀提林》 (3.4.8)和撒路斯特《喀提林阴谋》 (40)。  

第 7 行 fera...Germania,“野蛮的日耳曼尼亚”。caerulea...pube,“蓝眼睛的 年轻人”,夺格与动词 domuit 配合,日耳曼人以金发碧眼著称。公元前 102 -前 101 年,日耳曼的条顿族(Teutones)和金布里族(Cimbri)曾攻入罗 马境内。  

第 8 行 parentibus 与 abominatus 配合,“让父母们憎恶的”,abominatus 修 饰 Hannibal(汉尼拔)。公元前 3 世纪末的第二次布匿战争中,迦太基名将 汉尼拔率军绕道阿尔卑斯山,南下突袭意大利,让罗马遭受多次惨败,损 失了一代青壮年男子,成为罗马害怕和憎恶的人。3-8 行回顾了罗马历 史上一些著名、危险的敌人,但他们未能摧毁罗马。

第 9 行 impia...aetas,“渎神的一代人”,作 perdemus 主语“我们”的同位 语,也呼应第 1 行。perdemus 的将来时和前面 valuerunt、domuit 的现在完 成时相对照,表明目光移到了将来。属格 devoti sanguinis(遭诅咒的血) 修饰 aetas,表示特征。“遭诅咒的血”或许指罗马人兄弟相残的历史基因 (罗慕路斯杀死雷穆斯) 。

第 10 行 feris(野兽)与被动式动词 occupabitur(占据)搭配。rursus,“再 次”,如同罗慕路斯建国之前。solum,“土地”。

第 11 行 Barbarus,单数代表复数,“蛮族”。heu,表示哀叹的词。cineres insistet,“站在灰烬上”,insistet 是及物动词。victor(胜利者)作 barbarus 的同位语,也可把 barbarus 理解为形容词,那么就和 victor 组成偏正结构。 urbem(城市,特指罗马)作下一行 verberabit(抽打、践踏)的宾语。

第 12 行 eques,单数代表复数,“骑兵”。sonante...ungula(发出声响的马蹄),工具夺格。

第 13 行 quae 引导本行的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ossa(骨头)。carent ventis et solibus,“没有暴露在风和阳光中”,carent 的时态表明这是现在的情形, 与将来时形成对照。Quirini 是 Quirinus(原是萨宾族的战神,后来等同被 神化的罗慕路斯)的属格。虽然有人传说罗慕路斯直接升了天,但据信他 仍在罗马广场的演说台(rostra)后面留下了一座坟墓。

第 14 行 nefas videre,省略了 est,“不堪看、不应看”,nefas 表示触犯宗 教的神圣规则,城市创建者和先祖的白骨暴露在外,是对整个罗马民族的 大羞辱,也是对罗马诸神的冒犯。dissipabit,“四处撒落”,主语是前面的 eques。insolens,“狂妄傲慢”,带有副词味道。9-14 行是对罗马未来 极度悲观的展望。

第 15 行 Forte,“或许”。quid expediat,“什么能有用”,间接问句作下一 行 quaeritis(询问)的宾语。quaeritis 的主语是“你们”。这里,贺拉斯想象他置身于元老院或公民大会,向在场的全体罗马人发话。communiter, “所有人一起”。melior pars,“更好的那部分人” 。

第 16 行 malis...laboribus,“不幸的苦痛”,夺格与不定式 carere(摆脱)配合。关于 carere 的语法功能,学者们有不同意见。Chase、Currie、Smith 等人认为它是不定式和另一个动词(expediat)连用的结构,Scaliger、 Kiessling 和 Fraenkel 等人相信,它是 quid expediat 的同位语。Batstone 令人信服地证明,它直接作动词 expediat 的宾语。拉丁语中,表示加快速度、 继续、犹豫和停止的一些动词后面可以用不定式作宾语。

第 17 行 Nulla...sententia,“没有决议” ,sententia 是法律术语。sit,虚拟式表示法律的强制语气。hac(这),比较夺格,与比较级 potior(更好)配 合。属格 Phocaeorum(主格 Phocaei,弗凯亚人)修饰 civitas(城市、国 家)。根据希罗多德《历史》 (1.165)的记述,为了避免被波斯奴役,公元前 534 年,弗凯亚人抛弃了故土,向西迁徙,终在马赛建立了新的城市。 离开弗凯亚时,他们发下重誓,除非他们扔进海里的一大块铁能浮出水面, 否则任何人不得回到故土。

第 18 行 velut,“如同”,引导比较状语从句。profugit,“逃离” 。exsecrata, 异相动词 exsecror(诅咒)的过去分词,表示主动而非被动意义。

第 19 行 agros,“田地”。lares patrios,“父辈的家神”,代指家。将来被动 分词 habitanda(居住、占领)修饰 fana(神庙),表示注定。

第 20 行 夺格 apris(野猪)和后面的 rapacibus lupis(掠夺成性的狼)都与 habitanda 配合。reliquit,“离开、抛下”。 

第 21 行 ire(去)引导的不定式结构作第 17 行 sententia 的同位语。pedes quocumque ferent,“脚把我们带到的(陆地上的)任何地方” 。per undas, “越过波浪”,指漂洋过海。

第 22 行 Notus,“南风”。vocabit,“呼唤”,往往用于顺风,参考卡图卢斯 《歌集》第 4 首第 20 行。protervus(狂暴的)修饰 Africus(来自北非的西南偏西的风)。

第 23 行 这行又用了元老院的语言。Sic placet,“就这样决定了吗?”罗马 立法机构征询意见的标准问法是“Placetne?” ( “同意吗?”)。an melius quis habet suadere,“或者谁能提出更好的方案?”Secunda…alite 是古罗马占鸟 术的说法,独立夺格表示伴随状态,“有飞鸟的吉兆”。古罗马人做重大决 定时,往往要占卜,常见的是占鸟术和肠卜术。

第 24 行 不定式结构 ratem occupare(上船)作 moramur(耽误、犹豫)的 宾语。quid,“为什么”。

第 25 行 iuremus(发誓),表示祈使的虚拟式。in haec,“以这些条件”。 25-34 行贺拉斯列举了七件不可能的事(adynata)。Garrison 认为,从结 构上看,它们平衡了 3-8 行列举的七个敌人。simul,“一旦”。imis…vadis, “海底” 。saxa,“岩石”,贺拉斯把弗凯亚人的铁块换成了石头。renarint (=renaverint),“重新浮上来”。

第 26 行 levata(升上来)修饰 saxa。连词 ne 和不变形容词 nefas(亵渎神 灵)构成双重否定(litotes),主语是 redire(返回),意为“那时才可以回 家”。

第 27 行 neu(=neve),“或者……不” 。neu...pigeat,“不让人憎恶”,主语 是不定式结构 conversa lintea domum dare(掉转风帆、往家行驶)。quando, “当……的时候”。

第 28 行 Padus,帕杜斯河,今天的波河。Matina...cacumina,“马提努山 (Matinus)的顶峰”。帕杜斯河在意大利北部,马提努山在南方的阿普里 亚地区。

第 29 行 in mare,“进入海水”。seu(=sive),“或者如果”。celsus...Appenninus, “高峻的亚平宁山(意大利中部的山脉)”。procurrerit(向前跑、向前移动) Wheeler 的版本作 proruperit(向前崩裂)。

第 30 行 nova(新的、奇怪的)修饰 libidine(冲动),夺格与 iunxerit(连 接、使结合)配合。monstra,“怪物”,指后面提到的动物,因为它们的本 性变化了,所以可称为怪物。

第 31 行 mirus amor,“令人惊讶的欲望”。iuvet ut=ut iuvet,ut 引导结果状语从句,iuvet,无人称动词,“让……喜欢”。tigres(老虎)是 iuvet 的宾 语,不定式结构 subsidere cervis 是主语。subsidere 这里指趴在身下,与格 cervis(鹿)和它配合。老虎不仅和自己的猎物交配,而且扮演被动的一方。

第 32 行 adulteretur 这里用了被动式,既可理解为“与……通奸”,也可理 解为“败坏”。如果是前一个意思, miluo(鸢)的夺格就表示动作的发出 者;如果是后一个意思,动作发出者则是上文的 mirus amor,miluo 表示败 坏的方式。鸽子和鸢的交配不仅破坏了自然界猎物和猎食者的关系,而且 败坏了鸽子忠贞于伴侣的传统形象。

第 33 行 credula,“轻信的”,修饰 armenta(牛羊)。因为狮子不再吃它们,所以“轻信” 。ravos…leones,“棕色的狮子”。一些版本中 ravos 作 flavos 或 fulvos,意思基本相同,也有作 saevos(凶猛)的。timeant,“畏惧”。

第 34 行 amet,“喜爱”。salsa...aequora(咸的海)。levis hircus(光滑的山 羊)。山羊皮肤本不光滑,但这里想象它们开始喜欢在海里生活,自然会变 得和水生动物一样光滑。

第 35 行 Haec(这些)指 25-34 行列出的条件,quae 引导定语从句,先 行词是省略的 ea,都作下一行 exsecrata(发重誓)的宾语。quae 同时也是 从句的主语,poterunt(能够)与 abscindere(截断)连用,宾语是 reditus…dulces(甜蜜的归程)。

第 36 行 eamus(去、离开)的虚拟式表示劝诱。omnis...civitas,“全城(的 人)”。因为罗马城是罗马的灵魂,所以也可理解为全国的人。

第 37 行 pars,“部分”。indocili...grege,“无知的群氓”,夺格与比较级 melior (更好)配合。贺拉斯和多数共和派人士一样,都是反平民派的。melior 修饰 pars。mollis,“软弱的”,exspes,“无望的”,两个形容词都用作阳性 名词,指这样的人。

第 38 行 inominata...cubilia,“不祥的居住地”。perpremat,“一直停留、一 直不肯离开”,虚拟式表达“且让他们如此”的轻蔑语气。

第 39 行 Vos,“你们”,指上文提到的罗马民族的优秀分子。与格 quibus 引导定语从句,quibus est virtus,“有勇武美德的人、勇敢者” 。 muliebrem...luctum,“女人般的哭诉” 。tollite,复数命令式,“扔掉”。

第 40 行 Etrusca praeter et...litora= et praeter Etrusca...litora,et 连接上文, 后面的结构意为“离开埃特鲁里亚的海岸”。volate,复数命令式,“飞” 。

第 41 行 nos,“我们”,包括说话人和“你们”。这里贺拉斯假想已经做出 决定。manet,“等待” 。Oceanus circumvagus,“环流的大洋河”。在希腊神 话中,Oceanus 是环绕所有陆地的一条河流。arva beata,“幸福的土地”,arva 本义是“可以耕作的土地”,作 petamus(寻求)的宾语。

第 42 行 Garrison 指出,arva divites et insulas(=arva divitium insularum) 既是重复 arva,也是一语双叙(hendiadys)手法,意为“富饶岛屿上的土 地”,这样的重复增强了诗句的憧憬感觉。divites...insulas 指希腊传说中的 “福岛”。荷马笔下的福地位于冥府(《奥德赛》4. 563ff.),赫希俄德的福岛在海中(《工作与时日》170ff.)。

第 43 行 43-56 行和 61-62 行描绘的是黄金时代的典型景象,可参考赫 希俄德《工作与时日》 (17-23)和维吉尔《牧歌》 (18-45)。reddit,“回馈” 。 ubi,“那里”,引导非限定性定语从句。cererem,“谷物”。tellus inarata,“未 经耕作的土地”。quotannis,“年复一年”。

第 44 行 imputata...vinea,“未经修剪的葡萄藤”,floret,“茂盛生长”。

第 45 行 germinat,“长出”。numquam fallentis...olivae,“从不欺骗人的橄 榄”,属格,修饰 termes(枝条),之所以这样形容,因为橄榄树的产果量 很不稳定,年与年之间差别很大,福岛的橄榄树与别处不同。

第 46 行 suam(自己的)置于行首表示强调,修饰 arborem(树)。pulla ficus, “褐色的(成熟的)无花果” 。ornat,“装饰”。无花果只有通过嫁接才能造出高产的变种,在福岛这种变化却是自行发生的。

第 47 行 mella,“蜂蜜”。cava(中空的)修饰 ilice(橡树),都受介词 ex 管辖。manant,“流出”。montibus altis,“高山”,夺格与动词 desilit(往下 跳)搭配。

第 48 行 levis...lympha,“轻柔的水流” 。crepante(发出声音)修饰 pede(脚、 脚步),夺格描绘飞泉的情态。

第 49 行 Illic,“那里”。iniussae(无人命令)修饰 capellae(母山羊) 。veniunt, “来”。ad mulctra,“到奶桶边”。

第 50 行 refert,“带回(家)”。tenta…ubera,“鼓胀的乳房”。grex amicus, “友好的牛(羊)群”。

第 51 行 vespertinus…ursus,“夜晚的熊”。circumgemit,“在周围咆哮”, ovile(羊圈)作它的宾语。

第 52 行 intumescit,“拱起”,这个动词从它真正的主语 viperis(蝰蛇,这里用了夺格)转到了在视觉效果上受其影响的地面(humus),并体现在 humus 的修饰语 alta(高,因为地面的蛇拱起身子)上。

第 53 行 plura,“更多(此类景象)”。felices(幸福的)修饰 mirabimur(惊 讶地看)的主语“我们”。ut 表示感叹,与 mirabimur 配合。largis(大量的) 修饰 imbribus(雨)。 第 61 行 61-62 行在所有早期抄本中都位于第 60 行之后,但显然与上下 文不衔接,Moore 把它们挪到了这里。nulla...contagia,“没有瘟疫”。nocent, “伤害”。属格 nullius astri(没有星星)修饰 impotentia(暴力) 。 第 62 行 gregem(牲口群),作 torret(炙烤)的宾语。aestuosa(酷热的) 修饰 impotentia,和 nullius astri 一起,指伴随着某些星座出现而来的夏季 酷热。

第 54 行 aquosus(多水的)修饰 Eurus(东风),因为在意大利一带,东风常带来降雨。arva,“耕地”。radat,原义是“磨、擦”,这里指水冲毁田地。

第 55 行 pinguia...semina,“多产的种子”。siccis...glaebis,“干燥的土壤”。 urantur,“被烧掉、渴死” 。

第 56 行 这一行是表示原因的独立夺格结构。utrumque,“两者(都)”,指水灾和旱灾,作 temperante(管理,调节)的宾语。rege(国王)受属格 caelitum(天神)的修饰,指众神之王朱庇特。

第 57 行 huc,“这里”,指福岛。Argoo…remige,“阿尔戈号上的桨手”, 工具夺格,与 contendit(驶往、奔向)搭配。pinus,“松树”,借指松木造 的船。阿尔戈号就是伊阿宋等人寻找金羊毛时乘坐的船。在古希腊,阿尔 戈号远航常被视为黄金时代终结的标志。

第 58 行 impudica Colchis,“淫邪的科尔基斯人”,指美狄亚(Medea)。她 违背国王父亲的旨意,帮助伊阿宋获得金羊毛,在和他一起逃跑的途中, 还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以拖延父亲的追捕。intulit pedem,“到(这里)” 。

第 59 行 Sidonii...nautae,“西顿的水手”,西顿是腓尼基城市,腓尼基水手以喜好冒险闻名。torserunt,“扭动、转动”。cornua,这里指桁端。转动桁 端就是改变船的航向。

第 60 行 laboriosa...cohors,“艰辛工作的全体船员”,受属格 Vlixei(尤利 西斯,即奥德修斯)修饰。

第 63 行 illa...litora,“那些海岸”。piae...genti,“虔敬的民族”,与格,和 secrevit(单独留出)。

第 64 行 ut,引导时间状语从句。inquinavit(污染) ,主语仍是朱庇特。aere, “青铜”,工具夺格,与 inquinavit 配合。tempus aureum,“黄金时代”。

第 65 行 aere,重复强化了感叹意味。dehinc,“然后”,ferro,“铁”,工具 夺格,与 duravit(使变硬)搭配。saecula(时代、世代)作 duravit 的宾语, quorum 引导定语从句,先行词是 saecula,同时修饰名词 fuga(逃跑),属格表示动宾关系。

第 66 行 piis,“虔敬之人”,与格,和动词 datur(给)配合。secunda(幸运的)修饰 fuga。vate me,“以我为先知”,独立夺格结构,可理解为“根据我的预言”。贺拉斯用 vates 这个带有宗教神圣色彩的词来称呼自己,也表明了对自己诗人身份的高度自信。 

眼见又一个世代在内战中消耗殆尽,罗马
    也正被自己的力量压垮,无论
毗邻的马尔西人,还是危险的国王波塞那
    统帅的埃特鲁里亚大军,无论
勇武的卡普亚,凶狠的斯巴达克,还是趁乱局5
    反复生事的阿罗布洛基,都未能
毁灭她;野蛮日耳曼的碧眼青年,被无数父母
    痛恨的汉尼拔,也不曾征服她:我们
这渎神的一代,流着遭诅咒的血,却将毁掉她,
    祖先的土地将重新被野兽占领。10
可叹,胜利的蛮族终将把我们的灰烬践踏,
    骑兵的铁蹄将响遍我们的都城,
罗慕路斯的骸骨,从未遭受过日晒雨淋,
    也将被他们肆意抛撒,不堪看!
也许你们全体公民或元老院议员想询问,15
    怎样才能摆脱这一切苦难。
没有比这更好的决议:就像弗凯亚人那样,
    发下毒咒,逃离他们的故国,
舍弃田地、祖先的家神和庙宇,留一片荒凉,
    沦为野猪和凶残狼群的巢穴,20
我们也应流浪到脚止歇的地方,流浪到南风
    和狂暴西风隔海召唤的异乡。
就这样决定了?或者谁有良策?为何还不肯
    登船远去,跟随飞鸟的兆象?
但先让我们起誓:“谁回来就是亵渎神灵,25
    除非沉到海底的石头浮上来,
谁要掉转航向而不遭唾弃,就需耐心等
    帕杜斯河冲掉马提努山的顶盖,
或者高峻的亚平宁山崩裂,坠入了海水,
    奇异的欲望将动物随意结合,30
让人瞠目,老虎竟然喜欢和鹿交配,
    忠贞的鸽子和鸢一起堕落,
轻信的牲畜不再畏惧凶猛的狮子,山羊
    爱上海的咸水,皮肤变光滑。”
发完这些能截断甜蜜归程的重誓,就让 35
    我们整个民族都远走天涯,
优秀的人们至少应离开,只剩无知群氓
    留在这不祥的居住地,绝望而怯懦。
具备勇武美德的你们,扔掉女人般的哀伤,
    从埃特鲁里亚的海岸飞向世界。40
环绕陆地的大洋河等着我们,让我们去追觅
    幸福的原野,富饶岛屿的土壤,
那里的田亩无须耕作,每年都献出粮食,
    葡萄藤未经修剪,就茂盛生长,
从不让人失望的橄榄枝条浓密,褐色的 45
    无花果装点着诞生它们的树,
蜂蜜从中空的橡树里流出,水流轻巧地跳跃,
    自山顶一路吐出温柔的絮语。
那里,母山羊无人命令就会来到奶桶边,
    友好的牛群鼓胀着乳房回家,50
夜晚不会有熊在周围咆哮,威胁羊圈,
    地面也不会拱起许多蝰蛇,
没有瘟疫伤害羊群,也没有任何星座
    带来无情的暑热炙烤牲口,
更多幸福的景象让我们惊讶,东风如何
    不再裹挟着暴雨冲毁田畴,
多产的种子如何不在龟裂的土壤里渴死,
    旱涝都已被众神之王降伏。
阿尔戈的桨手未曾划着松木船到过这里,
    淫邪的美狄亚也未曾在此踏足,
西顿的水手,历尽艰辛的尤利西斯和同伴
    也不曾在此转动桁端:因为
朱庇特为虔敬的民族单独留出了那些海岸,
    当他用青铜污染了黄金时代,
青铜和黑铁让世代的人心变得顽固,以我
    为先知,虔敬者才能有幸逃脱。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