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Odi et amo. Quare id faciam, fortasse requiris.
     Nescio, sed fieri sentio et excrucior.

本诗格律是哀歌双行体。这首诗或许是古罗马文学中最精炼、内涵最丰厚的一首短诗。在这篇作品里,卡图卢斯以惊人的语言张力呈现了自己对莱斯比娅的复杂情感。Copley(1949)认为,它不仅仅反映了卡图卢斯对负心情人爱恨交织的心情,也表达了对自己的矛盾态度。要理解这一点,必须把这首诗放到古罗马性伦理和卡图卢斯的个性语汇中来考察。古罗马社会轻视甚至敌视与婚姻无关的爱情,却高度重视友谊(amicitia)和亲情(pietas)。卡图卢斯对这段恋情的珍视正是通过与友谊和亲情相关的语汇来表现的。在他的语言中,amare(amo的不定式)一般侧重情欲之爱,diligere(diligit的不定式,第72首)、bene velle(第75首)侧重庆精神上的尊重和依恋。在与莱斯比娅的恋情中,令卡图卢斯良心不安的不是这段关系本身的通奸性质(他自己是将其视为一种与婚姻相等、甚至超越婚姻的神圣契约的),而是由于莱斯比娅不理解、也未付出对等的严肃情感,使得他失去了对莱斯比娅的精神上的亲近感,但在另一方面,他对莱斯比娅炽热的情欲又让他无法自拔,导致了一种自我憎恶的情绪。所以,odi(“憎恶”)不仅包含对莱斯比娅的情感,也包含他对自己、对这段关系的感受。

Odi与amo都是元音+辅音+元音的结构,从odi的o回到amo的o,仿佛卡图卢斯的感情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两个及物动词的绝对用法(不带宾语)强化了词语的力度,有岩石般的坚硬质地。

Fieri(“被造成、变成”),突出了这种状态的身不由己。

最后一行,值得注意的是,这首诗以两个动词开头,又以两个动词结尾。excrucior(不定式excruciari)表示情感或心理上受折磨,但它源于crux(“十字架”,钉十字架是古罗马最残酷的刑罚之一),因此程度很重。

我恨,我爱。为什么这样?你或许会问。
     不知道,可我就如此感觉,忍受酷刑。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