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Iam ver egelidos refert tepores,
Iam caeli furor aequinoctialis
Iucundis Zephyri silescit auris.
Linquantur Phrygii, Catulle, campi
Nicaeaeque ager uber aestuosae:5
Ad claras Asiae volemus urbes.
Iam mens praetrepidans avet vagari,
Iam laeti studio pedes vigescunt.
O dulces comitum valete coetus,
Longe quos simul a domo profectos10
Diversae varie viae reportant.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这是卡图卢斯《歌集》中又一首轻快的诗,大约作于公元前56年春天。当时卡图卢斯在比提尼亚行省任职期满,即将回意大利,他打算在回家途中到小亚细亚的各个名城游历一番。11行诗明显分为两个单元,1-6行和7-11行。Iam(“已经”)四次出现在行首,传递出一种急切的心情。20世纪俄国诗人曼德尔施塔姆在《词与文化》中引用了本诗的第6行,将其称为“卡图卢斯的白银号角”。按文学史分期,卡图卢斯属于古罗马文学的黄金时代。曼德尔施塔姆用“白银”二字,似乎是有意让卡图卢斯成为俄罗斯白银文学的灵感源泉。

Aequinoctialis(从aequinox变来),aequinox指春秋分,这里显然指春分。furor,原意是“疯狂”,因为地中海地区春分前后多风暴。

Zephyri(原形Zephyrus,“西风”),欧洲的西风从大西洋来,温和湿润。

Phrygii(原形Phrygius),形容词,从Phrygia(佛里吉亚,包含了比提尼亚行省的西部)变来。

Nicaeae,主格Nicaea(尼西亚,如果按古典拉丁文发音,应译为尼凯亚)。尼西亚是比提尼亚首府,公元325年著名的尼西亚主教会议就在这里召开。

Vigescunt(不定式vigescere),意思是“获得力量,变得强壮”。

Coetus comitum这里指和卡图卢斯一起在总督孟米乌斯手下任职的朋友,他们此时也要启程回家。

第10行,因为当初他们是作为总督的手下一起离开意大利到比提尼亚的。

如今春日已载回解冻的温暖,
如今春分时节狂暴的天幕
已因和煦的西风而变得舒缓。
卡图卢斯,快告别佛里吉亚平原,
告别火城尼西亚的富饶田亩,5
让我们飞向亚细亚的那些名都!
如今我急切的心渴望去远游,
如今我欣喜的脚期盼去奔逐,
再见了,共享过这段时光的朋友!
我们曾一起离开遥远的故土,10
却将沿不同的道路踏上归途。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