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Suffenus iste, Vare, quem probe nosti,
Homo est venustus et dicax et urbanus,
Idemque longe plurimos facit versus.
Puto esse ego illi milia aut decem aut plura
Perscripta, nec sic, ut fit, in palimpsesto5
Relata: cartae regiae, novi libri,
Novi umbilici, lora rubra, membranae,
Derecta plumbo et pumice omnia aequata.
Haec cum legas tu, bellus ille et urbanus
Suffenus unus caprimulgus aut fossor10
Rursus videtur: tantum abhorret ac mutat.
Hoc quid putemus esse? Qui modo scurra
Aut si quid hac re tritius videbatur,
Idem infaceto est infacetior rure,
Simul poemata attigit, neque idem umquam15
Aeque est beatus ac poema cum scribit:
Tam gaudet in se tamque se ipse miratur.
Nimirum idem omnes fallimur, neque est quisquam
Quem non in aliqua re videre Suffenum
Possis. Suus cuique attributus est error;20
Sed non videmus manticae quod in tergo est.

本诗格律是limping iambics。这首诗是写给朋友瓦卢斯(参考第10首)的一封信,中心话题是一个叫苏费努斯的人以及他的诗。

Suffenus(苏费努斯),iste既表达了卡图卢斯对这个人的蔑视,也说明瓦卢斯认识他。

Vare,Varus(瓦卢斯)的呼格。

Venustus(“风度迷人”)、dicax(“言谈机智”)、urbanus(“有城里人的风范”)都是古罗马上流社会常用的称赞之词。

第4行,卡图卢斯常常嘲讽高产的诗人(参考第95首),他相信只有精雕细刻才能创造出真正的艺术品。

Palimpsesto(原形palimpsestus),“重复利用的纸草或羊皮纸”。按照古罗马人的习惯,不重要的内容通常记录在palimpsestus上面,需要写新东西的时候,就刮掉原来的字再写。

第11行从6-8行,我们可以对古罗马书籍的装帧有所了解。

第11行,这里卡图卢斯再次反驳了文(诗)如其人的看法。

Scurra,“聪明时髦的城里人”。

Tritius(tritus的中性比较级),字面意思“磨得更光亮”,这里意思是“更有教养、更文雅”,Garrison(1989)版作scitius(scitus的中性比较级),意思是“知道得更多、更聪明”,也可成立。

Infaceto… rure,infacetum rus(“傻气的乡村”)的夺格。

最后一行,这个典故出自伊索寓言。有一个人带着两个包,胸前的包装着邻居的缺点,背上的包装着自己的缺点,他只抱怨邻居的缺点。见Phaedrus IV. 10。

瓦卢斯,你熟悉的那位苏费努斯
有风度,谈吐风趣,也有教养,
可是他,却写了太多太多的诗,
我想,怎么也不少于一万行,
而且不是抄在旧纸上,可以刮掉5
再写:宽绰的羊皮,崭新的书卷,
崭新的轴,红色的捆绳,封套,
用铅标了行,又用浮石磨得光鲜。
你拿来读,文质彬彬的苏费努斯
眨眼间却仿佛变成了一个羊倌,10
一个挖沟人:反差如此令人惊异。
我们该怎么解释呢?片刻之前
还不乏魅力,甚至气质非凡的人,
一下笔写诗,就比蹩脚的乡村
更蹩脚,而且只有在写诗之际15
他才感觉最幸福,他为自己
兴奋不已,对自己敬佩万分。
无疑,我们都会犯同样的错,
苏费努斯你随处都能找到,
谁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错,20
却谁也看不见自己背着的包。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