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Risi nescio quem modo e corona
Qui, cum mirifice Vatiniana
Meus crimina Calvus explicasset
Admirans ait haec manusque tollens,
“Di magni, salaputium disertum!”5

本诗格律是十一音节体。卡图卢斯的朋友卡尔伍斯不仅是著名的诗人,而且是著名的演说家、律师。这首诗称赞了他的辩才。

Nescio quem,字面意思是“我不知道谁”,合起来相当于“某人”。

Corona,原意是“头上的冠冕”,这里指环绕在古罗马法庭周围的旁听席。

Vatiniana(原形Vatinianus),从Vatinius(瓦提尼乌斯)变来的形容词,关于瓦提尼乌斯,参考第14首和第52首。

Salaputium这个词是本诗最大的疑案,从18世纪的Doering开始,学者们就提出了种种猜测。一些人根据塞涅卡(Seneca)描写卡尔伍斯的话判断,salaputium是“小个子”的意思,然而他们是根据卡尔伍斯个子矮小的事实臆测的,并无其他证据支持。MacKay(1933)提出,这个词可能有误,或许原文是salapantium,salaputas的复数属格。Salaputas的意思是“蝎子”,比喻语言犀利的人。这样salapantium disertum就是称赞卡尔伍斯是所有语言犀利的人中最厉害的。Pisani (1956)从语文学的角度指出,salaputium不可能是拉丁语的词,拉丁语中非首音节的a一般都会弱化成i、e或u。Weiss(1996)更进一步,推测salaputium可能是奥斯坎语(Oscan,意大利中南部一些民族语言的通称,

与拉丁语有联系,也有区别)的一个词,由sala(“盐”)和putium(“净化”)两部分组成。在拉丁语和许多西方语言中,“盐”都可以指人说话机智诙谐。“净化”、“提纯”的“盐”可以比喻这种品质的程度之高。Weiss还提出,disertum(“雄辩”)不仅可以形容人,也可形容人的话。所以salaputium disertum就是称赞卡尔伍斯的演说极其高妙。至于这首诗的幽默在何处,卡图卢斯为什么会觉得这个评论好笑,则需要知道当时在古罗马文化圈发生的一场论战。当时的雄辩术大体有两种风格,一种是以霍尔腾西乌斯(Hortensius,参考第95首注释4)等人为代表的亚细亚派,提倡充满雕饰、语言夸张、语气庄严的风格,一种是以卡尔伍斯为代表的阿提卡派,主张语言应当简洁精致。西塞罗的立场居于中间,他在著作中曾批评卡尔伍斯的风格过于简略,仿佛没有血肉的骨架,并说大众不会喜欢。卡图卢斯这首诗中却找了一个说话带方言腔的“乡巴佬”来称赞卡尔伍斯,这有两个效果。一个是喜剧效果,虽然他语言土里土气,却有很高的文学鉴赏力,能体会到阿提卡派的妙处;另一方面,卡图卢斯也用活生生的例子驳斥了西塞罗的观点,证明阿提卡派的风格也能赢得大众的喜欢。Weiss的推测如果符合历史事实,那么这首五行的小诗就有了更丰富的文化内涵。这里暂时按传统的理解翻译。

刚才旁听席上有个人让我捧腹,
当我的卡尔伍斯口若悬河地
列举完指控瓦提尼乌斯的证据,
他举起双手,惊异万分地说:
“天,这小人儿口才真不错!”5

article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