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33

Hīs rēbus cognitīs Caesar Gallōrum animōs verbīs cōnfirmāvit pollicitusque est sibi eam rem cūrae futūram; magnam sē habēre spem et beneficiō suō et auctōritāte adductum Ariovistum fīnem iniūriīs factūrum. Hāc ōrātiōne habitā, concilium dīmīsit. Et secundum ea multae rēs eum hortābantur quārē sibi eam rem cōgitandam et suscipiendam putāret, in prīmīs quod Haeduōs, frātrēs cōnsanguineōsque saepe numerō ā senātū appellātōs, in servitūte atque in diciōne vidēbat Germānōrum tenērī eōrumque obsidēs esse apud Ariovistum ac Sēquanōs intellegēbat; quod in tantō imperiō populī Rōmānī turpissimum sibi et reī pūblicae esse arbitrābātur. Paulātim autem Germānōs cōnsuēscere Rhēnum trānsīre et in Galliam magnam eōrum multitūdinem venīre populō Rōmānō perīculōsum vidēbat, neque sibi hominēs ferōs ac barbarōs temperātūrōs exīstimābat quīn, cum omnem Galliam occupāvissent, ut ante Cimbrī Teutonīque fēcissent, in prōvinciam exīrent atque inde in Ītaliam contenderent , praesertim cum Sēquanōs ā prōvinciā nostrā Rhodanus dīvideret; quibus rēbus quam mātūrrimē occurrendum putābat. Ipse autem Ariovistus tantōs sibi spīritūs, tantam arrogantiam sūmpserat, ut ferendus nōn vidērētur.

用言辞振作了高卢人的精神(Gallorum animos verbis confirmavit):[CA注]比较古希腊语译文τοῦς Γάλλους παρεμυθήσατο。

他怀着巨大的希望(magnam se habere spem):[C注]明显凯撒不怀有这种希望,因为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对那地方发动战争,作为为进一步的目的征兵、训练军队的工具。然而,这整个章节都是以增加声望为目的的令人钦佩的似是而非的(plausible)写作之典范。

被他的恩惠(beneficio suo):[CA注]凯撒在前一年任执政官的时候已经从元老院那里为阿瑞欧维斯图斯弄到了“国王与朋友”的称号。参见卡斯西乌斯·迪欧的《罗马史》(Historia Romana)XXXVIII.34,普鲁塔克《凯撒传》19,以及《高卢战记》I.35,I.42,I.43。[译按]卡斯西乌斯·迪欧(Cassius Dio,155—235)全名路奇乌斯·卡斯西乌斯·迪欧(Lucius Cassius Dio)或克劳迪乌斯·卡斯西乌斯·迪欧(Claudius Cassius Dio),希腊名为Δίων ὁ Κάσσιος。他曾任执政官,是一名以希腊语写作的古罗马史家。迪欧花了22年的时间,写了80卷《罗马史》,覆盖1400年时间。

除了(secundum):[M译]、[G注]in accordance with。[K注]besides。[译按]从K注。

还有……也(et):[TH注]Meusel删去了et,他给出的理由是,凯撒并不用et来表达“也”(also)的概念。使我不解的是,他又在I.52.3开头加了一个et。

为此(quare):[G注]等同于propter quas,即ut propter eas。

“兄弟”和“亲人”(fratres consanguineosque):[CA注]参见西塞罗《致阿特提库斯书》I.19以及塔西佗《编年纪事》XI.25。[译按]参见I.3.4的及相关笺注。

于……奴役和权力(in servitute atque in dicione):[TH注]Meusel同样删去了in (dicione),这个in在钞本L中省略了。一个介词带2个同义词或一个并列连词连接2个关系紧密的概念的结构在凯撒笔下出现了将近170次,这里是唯一一次在第二个词之间介词重复的情况。[译按]TH注中,此注与关于et的笺注原为一条。

奇姆卜瑞人和条顿人(Cimbri Teutonique):[任注]奇姆卜瑞人和条顿人——波罗的海沿岸的两支日耳曼部落,前2世纪末,全族南迁,进抵阿尔卑斯山,企图侵入意大利,连续歼灭3支罗马大军,引起意大利的极大震动,到前102—前101年,条顿人和奇姆卜瑞人才先后为凯撒的姑父马略所击溃,几乎全族被歼。

[H注]通过把来自阿瑞欧维斯图斯的危险描述得好像与奇姆卜瑞人和条顿人对罗马的威胁一样严重,凯撒计划为自己抵抗阿瑞欧维斯图斯的举动作解释、辩护。

[M注]Niebuhr说,奇姆卜瑞人(Cimbri)并不是真正的高卢人,而是威尔士人(Cymry),事实上是凯尔特人(Celts),和威尔士人——低布列塔尼人(Basbreton)——早期的坎伯兰人(Cumbrians)与英格兰(England)西海岸的居民同一血统。他们向东最远处到达Dnieper河——在那里他们被称作迦拉太人(Galatians)。并且,他同样肯定,条顿人是日耳曼人。日德兰半岛(Jutland)和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s)源出的地区,曾是那些奇姆卜瑞人原来的居所,奇姆卜瑞人被前进的萨尔玛提亚人(Sarmatians)赶出,向南面迁徙。他们在前115年出现在诺瑞库姆(Noricum),并从那里进入依珥吕瑞库姆(Illyricum)。

依珥吕瑞库姆靠近诺热亚(Noreia)——在现今的Carinthia,在这个地方,奇姆卜瑞人于前113年击败了执政官格奈乌斯·帕皮瑞乌斯·卡尔波(Gnaeus Papirius Carbo),他与一支大军被派来保护Carnians。然而,奇姆卜瑞人向西迁徙到了赫珥威提阿,并在一路荒凉中与条顿人、阿姆卜若内斯人(Ambrones)、提古瑞尼人搀和在一起,除了大量的女人和儿童之外,他们有300000名战士。

凭借这种游牧性质,他们遍布高卢。西南高卢——即Languedoc、行省高卢、Dauphiné、Savoy和阿珥罗卜若革斯人的家乡——已是罗马行省,“我们的行省”(provincia nostra),而执政官玛尔库斯·尤尼乌斯·西拉努斯(Marcus Iunius Silanus)被派去保护它。他在前109年被奇姆卜瑞人击败。在前面几章(第7章和第12章)中,我们看到在前107年提古瑞尼人击败了执政官路奇乌斯·卡斯西乌斯·罗恩吉努斯(Lucius Cassius Longinus),他的军队几乎被歼灭,而他本人则被杀死于日内瓦湖畔(Lake of Geneva)。

在前105年,高卢使节玛尔库斯·奥热里乌斯·斯考茹斯(Marcus Aurelius Scaurus)被奇姆卜瑞人俘虏,并因为警告奇姆卜瑞人不要越过阿尔卑斯山而在奇姆卜瑞人的一个首领波若瑞克斯(Bororix)面前被杀死。同年(前105年)10月6日,罗马军队在由地方总督克维恩图斯·色尔维利乌斯·凯皮欧(Quintus Servilius Caepio)和执政官格奈乌斯·玛恩利乌斯·玛克西穆斯(Gnaeus Manlius Maximus)率领时——两位将军的意见不合——遭到致命袭击。这两位执政官的军队共有80000名士兵,却仅有10人幸存下来。在这之后,奇姆卜瑞人转向西班牙——在那里,他们像洗劫高卢那样野蛮地洗劫了2~3年。

随后,奇姆卜瑞人进入了他们期待已久的意大利,并且再次和条顿人勾结在一起——侵略者的势力从而增加为两股。当条顿人和阿姆布昂人绕着利古斯提库斯(Ligusticus)海湾——或称作热那亚海湾(Gulf of Genoa)——通过Nice渗透入意大利时,奇姆卜瑞人从东北面进入意大利,穿过靠近特瑞得恩图姆(Tridentum)——Trent——的Tyrolese 阿尔卑斯山,进入波河平原(Plain of Po)。

著名的伽尤斯·马略(Gaius Marius)在第四个执政官任期时,于前102年抗击条顿人,并且,他通过在蛮人后方的3000名由克劳迪乌斯·玛尔刻珥路斯(Claudius Marcellus)率领的伏兵,在一场战斗中以屠杀的方式歼灭了大量的军队。这场战斗发生在尔霍达努斯河河岸,靠近色克斯提埃温泉(Aquae Sextiae)——Aix in Provence。伽尤斯·马略的同僚,后来给著名的苏拉(Sulla)做过副官的克维恩图斯·路塔提乌斯·卡图路斯(Quintus Lutatius Catulus)在靠近阿特赫西斯(Athesis)河——Adige河——源头的地方,占据了坚固的阵地反抗奇姆卜瑞人,只可惜不太成功。因为他被奇姆卜瑞人的突然袭击击溃,被迫撤退到波河后方,并使整个山南高卢(Transpadane Gaul)——富饶的伦巴第平原(plain of Lombardy)——陷于敌手,这件事发生在前101年的春天。卡图路斯在这年担任总督,而马略则第五次担任执政官,开始在罗马——在那里,由于奇姆卜瑞人还在意大利,他谢绝了凯旋仪式——与他晚期的同僚联合。他们50000人的联军,在威尔刻珥来(Vercellae)——米兰(Milan)西面——附近追上了奇姆卜瑞人,并在绕迪依平原(Raudii Campi),于7月30日,彻底消灭了蛮族军队的主力,而马略消灭了条顿军队的主力。参与这场激烈战争的正面部队由卡图路斯指挥——他率领着20000人在中心位置——由此他因为确定了决定性的胜利而获得了荣耀。马略带着其他人,位于军队的两翼,由于升起了让人迷了眼的巨大尘土,他几乎错过了敌人,但是在罗马,所有的功劳都被归给他。在Tyrol隘口驻扎的提古瑞尼人,在听说盟友条顿人和奇姆卜瑞人的覆灭后,便四散奔逃。

[CA注]这里的Cimbri Teutonique暗指那些野蛮的游牧民族对罗马领土的著名入侵。

[译按]Barthold Georg Niebuhr(1776—1831),德国学者。奇姆卜瑞人属今奥地利人。M注中Papirius[帕皮瑞乌斯]原作Paprirus,恐失;Aix in Provence被前124年的执政官伽尤斯·色克斯提乌斯·卡珥维努斯(Gaius Sextius Calvinus)命名为“色克斯提爱温泉”(Aquae Sextiae);Cymry[威尔士人]原作Cymri。

会前往行省(in provinciam exirent):[任译]冲进我们的行省。[M译]going forth into the province。[E译]they would break forth into the Province。

[LS注]日耳曼人已经在色克瓦尼人的领地定居,故可以轻易地渡过莱茵河,因为它是可涉水而渡的。

尔霍达努斯河,这唯一的屏障(Rhodanus):[M译]... the Rhone [was the sole barrier that] ... 。[G注]only the Rhone。[译按]根据M译、G注,中译里加“这唯一的屏障,”。[TH注]Schneider注意到,阿瑞欧维斯图斯和他的那些住在色克瓦尼人领地中的仿效者们,可以轻松地跨过尔霍达努斯河,然而山脉从某种意义上该是一种屏障。但在事实上,山脉的防御能力很低,而在不屈不挠的敌军面前过河是很困难的。

特别是因为尔霍达努斯河……把色克瓦尼人和我们的行省分开(praesertim cum Sequanos a provincia nostra Rhodanus divideret):[CA注]本特利认为从praesertim到divideret是由后人添加的。[TH注]Meusel论证说,凯撒本该写Rhodanus solus(或unus),并且在Sequanos后他原本可以加上in quorum finibus Germani considerant[那些日耳曼人占据其领地的人]。这似乎并不确凿,但是可以支持Meusel把praesertim ... divideret置于括号中的做法。[译按]TH注中,此注与关于“尔霍达努斯河,这唯一的屏障”的笺注原为一条。

如此自恃(tantos…spiritus):[M译]such pride。[CA注]译tantos…spiritus作such airs of importance,比较古希腊语译文:ὁ γὰρ Ἀριόβιστος οὗτως ὑπερεφρόνει。

知晓这些事情后,凯撒用言辞振作了高卢人的精神,并许诺这件事情会处于他的监管中;他怀着巨大的希望,阿瑞欧维斯图斯在被他的恩惠和威望诱导后,会终止恶行。[2]这[番]话给出后,[凯撒]解散了会议。除了这些事,还有许多原因也促使他认为这件事情为此当由他考量并负责。首先,因为他看到屡次被元老院称作“兄弟”和“亲人” 的海都依人受制于日耳曼人的奴役和权力;他又知晓他们的人质在阿瑞欧维斯图斯和色克瓦尼人中——他认为在罗马人如此巨大的权势之下,[这事]对于他本人与共和国来说,是极羞耻的;[3]他又看到日耳曼人逐渐习惯于渡过莱茵河,而他们的大批族人进入高卢对罗马人来说充满危险。[4]他又料想,[这群]凶残、野蛮的人在占据了高卢全境后,不会克制住他们自己,如同先前奇姆卜瑞人(Cimbri)和条顿人(Teutoni)做的那样,会前往行省并由此进入意大利;特别是因为尔霍达努斯河,[这唯一的屏障,]把色克瓦尼人和我们的行省分开。由于这些事情,[凯撒]认为要尽早对付[他]。[5]而这阿瑞欧维斯图斯是如此自恃、如此傲慢,使得他看起来无法容忍。

article Nav